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07|回复: 0

祝东力:康生与“内人党”冤案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5-1-26 06:4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康生与“内人党”冤案7 v1 Y. w/ T3 i& D3 o/ n4 a

  K1 [$ p/ g% Y" ]" Y8 ~: q祝东力2 q8 n7 I# X1 c2 ]& j+ k* t7 L
8 z; d8 C2 {; f, u7 ~- o
  康生等利用挖所谓“内人党”,在内蒙古诬陷、迫害广大干部群众,破坏民族
9 p0 X! W4 o& L, M团结。内蒙古自治区因“内人党”等冤案,有三十四万六千多名干部、群众遭到诬3 L% w) D- B& N0 E$ i$ ?& s: S& k
陷、迫害,一万六千二百二十二人被迫害致死。* a' C: W: @5 y/ @2 v: _& r0 B

$ O1 H; y$ _' J( c3 l—— 引自一九八○年十一月二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起诉书》
& B2 l3 ?0 V) _! g 4 }+ ~# i. I$ X+ J, u$ G
                (一)
' v) Y" T9 q: c+ a4 Q# W7 O* o $ ^1 ?( b8 L+ {% F
  一九六六年夏召开的那次中共中央华北局会议,使前门饭店永远载入了史册。/ [4 W, j, }/ g9 p/ {* A
因为,正是在这次会议上,身兼中央和地方党政军十几种职务的乌兰夫,突如其来
$ a6 e8 V$ }) ~地遭到激烈批判和围攻,会后便如陨星一般从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消失了。( U- k3 O) ~+ q2 g5 ?2 Z0 X
/ V- {, N8 \3 I3 z2 G. E/ i1 L" `* J
  前门饭店会议挑开了内蒙古十年“文化大革命”的腥红序幕,它也是内蒙古十- R" R! y* D) G
年烽烟的第一场政治戮杀。
; f/ k, a0 M' k+ |
/ U! a; a, d8 Y1 W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进行第十七天的时候,华1 X5 h6 N$ r4 h/ e2 R1 z. ~
北局工作会议也在前门饭店开幕了。中央和地方的会议交错举行,毛泽东当时的用4 I& L$ v0 ]* w6 J9 l: m2 J9 S# ?
意是∶以中央带动地方,发动“文化大革命”。
/ L: g, V+ y% K
; H! f" @: Y& B) u. G  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六日,中央终于批准撤销了乌兰夫内蒙古党委第一书记、华8 L% z7 U: V% ~0 `# V& w
北局第二书记职务。从此,乌兰夫被监护在北京,不能返回日思夜想的内蒙古了。
! t1 E1 w! }& w 6 S2 T4 C9 ^; s( L6 e3 I  U- h
                (二)
4 s: ~" x* {' M/ u/ X- J7 r
$ M+ \; V/ v9 Y4 c& }  滕海清平素沉默寡言,性格倔强而又暴躁,尤其缺乏地方工作经验,在内蒙古
3 M6 W% ], S4 u* o4 [8 Z( n局势动荡复杂的情况下,中央派他来支左,真可谓人非其选。- {# u# ^& S# `6 @0 [) G- P+ O
& |0 ?- a- _& @( K$ v& g7 l
  此时内蒙古局势持续恶化。* }" c* I' w+ I- d+ Z

7 A. V; b7 s2 a, [6 i& S  一九六七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康生把到京已经几天的滕海清召到钓鱼台谈话
! w) l2 i+ Q. z% J6 u。康生对滕海清说∶“内蒙的敌人是很多的。”  m- I6 F# e/ f; W6 l+ K& ?
! A4 I- e! q% \+ q- Y) c
  滕海清随身带的秘书走笔如飞,一字不漏地记录着每一句话。
8 Y! N  ?5 V- Q* l7 Z% k
4 G; B" b1 Y% M1 I$ ?  康生又说∶“你了解乌兰夫在内蒙用的人就知道了,奎壁、吉雅泰是叛徒,权7 {$ g5 l& ]6 k4 |9 e6 N. D' B
星垣、王再天、王逸伦是特务,王铎是走资派。”+ v& C+ v# E' P* [! Y: ~

2 A" q) {0 y: X# j" |  二十八日中午,康生又打电话召来滕海清和高锦明,同时,北京军区司令员郑
. q# j, n; w  j' O( B维山也应召赶来了。郑维山同滕海清一样,也是红四方面军出身,一九五五年授衔
4 _/ [4 f+ V( d$ M+ f( n的中将。- C( U: u% ?& y" y) }# ]6 e
# O. X- @5 W& [6 q5 j7 P
  康生结合前一阶段内蒙古的动荡局势说∶“要斩断背后操纵的黑手,提高警惕" ~* a- }/ s5 q1 M* V  X
。内蒙很复杂,有苏蒙二修、汉奸、日本人、傅作义的、乌兰夫的,复杂得很,这) W+ G: {( c: {3 q$ d7 O. f, U
方面要提高警惕。”' Z: q: u# r8 e5 h7 i* Q
5 D2 f- {+ M2 Z4 ]6 Y1 _: L4 n& Q
  康生主观臆断,对内蒙古形势做了极为歪曲的判断。+ I, g! J# q$ b7 ~

$ Z( W% N5 _7 b9 D  滕海清把康生的一席话当作中央精神,再三领会。
& |" P  L8 S) S" _' f7 x
1 d; e+ z7 g- r' o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九日和十二日,初冬的北京满目萧条。这两天,江青在北京- I  H( F; K% ^- B7 I% `2 z$ Y3 M  P
的文艺座谈会上发表了两次讲话,主要讲的是文艺界的“黑线”问题,江青说∶北8 \6 `9 V( a' f9 n
京的文艺界必须大乱。
- U! y' ~0 p7 c9 I% {( n  m# q$ l4 n , [, Y% o: ]! a  q: H
  当时,滕海清刚好回北京汇报工作,得到了一盘江青讲话的录音带,如获至宝
. D7 c  T. ~. B$ l: j. l" h,立即带回内蒙古。
" s! h4 E/ n; c7 X2 v, S ) A5 Y% D/ B2 S0 \
  人们常说“时势造英雄”。乌兰巴干在“文革”期间曾是内蒙古地区的一位风云人物。6 y9 o8 Z2 d" K* C7 E9 i

3 {7 c' b; [+ ~6 [0 [1 ^  一九四九年,组织上派乌兰巴干到自治区党校学习。在学习期间,经审查发现
/ b- y( M/ P4 U/ p∶乌兰巴干有过变节行为,但考虑到他当年入伍不久并且没有隐瞒,因此未按叛徒
' P+ l- x1 I7 M定性,只取消其侯补党员资格,转业到地方工作。' Y0 {* `' z7 G! [+ p8 N5 L+ r
8 `& A8 W: n8 \' ]( s6 M2 N
  一九五八年,乌兰巴干的长篇小说《草原烽火》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正式出版。  b) S8 u; L" l
之后,又被选入建国优秀创作丛书,重排精装本,并多次重印,在当时广为流传。
! t7 R. _& G$ y9 h5 d% B$ G+ E8 i" u ) @+ q0 @" }1 ~$ ]& u
  乌兰巴干当上了内蒙古文联副主席兼作家协会内蒙古分会主席,还是第三届全" H1 ]' C# F) N6 P
国人大代表。
, p$ J# ~0 b# v7 F! p ' t7 D9 a/ ]: S6 y  Q3 l
  几年之后,“文革”风暴平地而起,乌兰巴干抢先组织了“内蒙古揪叛国集团
2 [% O" d: B% m  V$ \) M3 i联络站”,摇身一变,成了内蒙古文艺界造反派的头面人物。% i4 e) ]" b, V

, d1 v7 ^, x5 K" \  那时,公安厅有个干部名叫丁XX,在四处造反的形势下,也想立上一功。他
; K1 Y. q' A( M, G9 w把自己以前工作上掌握的有关历史上“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档案和一些地方发生
$ Q3 a& w3 s% K  A2 U8 u7 u/ j, b的案件材料,悄悄交给了乌兰巴干。
8 b+ `9 s- S( W4 R! j- x. ~
6 T8 k* a! e8 C; @; u  那时,内蒙古电影制片厂有个女演员同内蒙古大学的一位男教师关系暧昧,被8 }  U- S- }' k2 n6 F& ^, G
人发现。本来,这只是一起普通的生活作风问题,在当时教育或纪律处分一下也就
1 N* x. ]: k! T4 |# t( P( ]过去了。可事情不巧,这位内大教师偏偏是从蒙古人民共和国学习后回国的人员。
# C6 M* u5 n8 w0 n3 H8 l8 g
; O0 Z! ~9 @, z7 T% J( _5 l  乌兰干巴嗅觉很灵,感到其中有机可乘,便循迹而至。
6 l2 l; e0 t% y1 J3 B, D- v8 y( | # r5 Q8 E* B, D2 A$ ?
  他串通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军管会的一些人先把女演员关了起来,连续审问,逼
3 g8 p1 d4 Y% @+ a+ D( I6 T她编造交代了有关参加叛国组织的情况,搞出了一份七八十人的名单。. }. W; Q7 t! G# j9 ^$ l
! T, A; B! t' k1 M& s
  小说家使出看家本事,结合丁XX提供的材料,写写划划,编编抄抄,不几天" ~! i3 R9 O! F. l; n" g2 D1 g
就整理出了一份材料—《乌兰夫黑帮包庇一个大叛徒集团的罪行的简要报告》。1 m: T6 ~* H/ Y8 ]0 D* S; {

) k1 Q/ U" H1 b* [  乌兰巴干向“滕办”秘密送交有关“内人党”的材料,这是第一次,同时,这
! @+ }: v; d2 j* ~- M- O也是“文革”期间内蒙古地区第一次正式提出“内人党”问题。
- t3 h+ h3 r1 \: L# W% e 7 Z' a' B8 ~& f
  十一月二十五日,乌兰巴干手下的“掀叛联络站”非法拘捕了内蒙古自治区党/ ~# [! v* B) H" h, k
委宣传部副部长特古斯。特古斯在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曾是东蒙地区的内蒙古8 d9 J7 ~1 \2 y" E# S* u: f1 e
人民革命党党员。
0 R! T0 x$ n5 H+ _0 u
3 e) n7 a& X. q% `  据后来内蒙古有关组织的统计,乌兰巴干前后给滕海清办公室报送了几十份有
# E! W+ R' C. s/ C关“内人党”的材料,所“发现”的“内人党”及其变种组织一共有一百多个,数4 P- K! {0 \- f6 f, i: y2 L* k. y
量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 `4 q0 ^1 r6 Z% G 5 ~5 ^( e4 P, _" o3 X
  其实,乌兰巴干炮制这些材料的手段十分简单,无非是篡改历史——包括内蒙8 `! t5 O; u" h" O
古的历史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及苏联的历史,把历史的说成现实的,比如捏造说历史5 v0 Q& s1 Y- C( [. |2 D( {# Z
上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现实中还在继续活动等等。# O( K0 r+ `& n5 E' J8 a& ]( ?

% K& t6 e$ u# T: L5 j4 q  那张所谓的《苏蒙修情报系统及叛国集团分布图》也是这么来的。: X+ z8 u( E/ ~0 s' x8 k
# _; f8 ~3 A8 h; z7 S, Q
  一九六八年二月四日,北京,钓鱼台。
1 ?2 A0 a9 A" H9 h, E6 u  y $ n+ s. ], ?& N  [; c/ x# i. b
  在八号楼宽敞的客厅内,灯火通明,窗幔低垂。这天夜里,中央文革小组的康7 f9 r$ [, ]4 H9 t4 O
生、江青等人要在这里接见滕海清一行。$ h' l7 O* U0 `, u

( k$ @* q, R" g/ K* M+ R+ X# t* l. M  滕海清和李树德先汇报了内蒙古革委会成立以来的工作情况,特别是“挖肃”
  b9 w" s% ^8 F8 `# E! ^运动的进展情况。当提到革委会委员(原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再天时,康生插话说
3 S+ h# s- [7 V9 B  ]/ \; s∶“王再天这个人很阴险,他是苏修特务,内蒙是否还有别人?王再天不仅是苏修
# C/ L5 k: a' u5 ?- ^特务、张学良的忠实走狗,而且可能是个日本特务。”
' t% o" V8 P  |) P  G* i
/ Q  L4 v8 \0 h  这时,江青插话说∶“我在北京文艺界作的报告,北京没有动起来,文艺界的( V6 g: W" n1 N
坏人没有挖出来,内蒙倒动起来了,他们通过文艺界的深入斗争,使整个运动深入4 `6 K% n7 [0 Q5 {3 r
前进了一步,挖出了这么多坏人。”5 L  M% x6 d" x; e( H# E

  s) t' j8 u5 O* M+ B  此时,内蒙古的“挖肃”运动已经遍地开花,被挖出的所谓叛徒、特务、反革1 p, Z$ d3 W" G5 |; j
命份子和内人党党徒成千上万。滕海清心里本来还在敲小鼓,怎么会有这么多阶级6 S0 q$ g- h$ I5 }3 r4 T* V
敌人呢?眼下,他听了康生和江青的话,心里增加了不少信心。
0 E7 m  K- L" t
/ I& T- B1 f( \  江青说完,康生对滕海清等人指示说∶“乌兰夫影响很大,流毒很深,首先应* E6 q9 _* U: D6 s* Z$ i* K. L
在部队内肃清。一方面对乌兰夫进行批斗,同时大揭王逸伦、王铎,这样群众就知
; S8 r, t& K8 d4 O  i7 F道我们不是反对蒙古族。”
+ B" K4 }7 v5 b  k- l- n1 ^ 1 Q5 M* {3 \) J( k: g6 h% k- T
  滕海清和李树德点头称是,康生又说∶“内蒙地区苏修、蒙修、日本特务不少2 p4 t8 W' f, `3 x0 b
,内人党至今还有地下活动,开始可能揪得宽点,不要怕。”2 R  s! P1 |  y# D9 ~
/ |2 n8 X; C7 g8 R/ J; |9 N
  至此,康生一伙对挖“内人党”运动已经做了明确指示,滕海清经过这一番耳
8 b' f0 D! j) I! F, G提面命,跃跃欲试,准备大干一番了。
  d. H, @9 O3 n' T
, j  W. ?+ ~0 N+ z, e) ]                (三)) i3 p9 w$ v4 E1 T. ^7 a9 r

0 R9 S% D% K6 C4 \% z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物又起到了牵动全局的作用,他就是郭以青。
3 R( \: d# X2 S+ G, t! K
3 N  Q/ u+ t1 M3 J- q  郭以青是三十年代的老北平中共地下党员。五十年代,郭以青调到内蒙古地区
2 Q2 Q2 N. y- \& A2 ^5 R( R工作,“文革”前夕任自治区党委代常委委员兼宣传部部长、内蒙古大学党委副书记。# \, u( C- e, m: c0 H0 L7 D

1 v" D  ^  P0 x+ i5 t  一天,郭以青带着几名造反派,突然来找核心小组副组长高锦明。, s, n: C) F- i% Y% a' b  n0 U

3 t2 ]# C- k, \8 c  郭以青等人信誓旦旦地说∶内蒙古大学党委副书记巴图是“内人党”常委,他
! _/ W0 p0 X) y的“内人党”问题和“二○六”案件都已经被我们“突破”了。巴图供出了军区政
! ^5 g: e- W7 ~( q+ q8 U治部副主任鲍荫扎布、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特古斯、内蒙古医学院院长木伦和
" ^0 Z  _/ m4 @! T" A, }3 W巴彦淖尔盟盟委书记巴图巴根等,一共八个人,都是盟市级以上的干部。$ Q+ b4 B" r+ C/ a

# h  E- ^! I- O- e  高锦明听罢郭以青等人的汇报说∶“内大又立了一功。”
- b6 L: h7 C+ I+ \ 3 U0 P' h6 G+ @" P) B- ~0 k1 m
  核心小组研究后决定,秘密逮捕上述八名盟市级以上干部,对他们实行分别军
% |8 M2 z! M% ^6 T; _管,成立专案组,个别审讯和交待,使案犯无法串供。
" Y) {% q2 P$ m! j- y$ `
% e0 Y+ L4 l# k  一九六八年七月五日,炎热的夏季,呼和浩特新城宾馆。" I4 n- x1 c9 j: ~0 x$ i. ?

: q* K3 e+ b- L# w5 H  这天,内蒙古革委会第三次全委(扩大)会议在滕海清主持下拉开了帷幕。
' i3 B- v0 y! W3 S1 H ; X# [4 u9 a: x4 f+ E  n
  会议之后,《关于对“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处理意见》上报中央并以内革发8 `+ f! j# w% n* p* ^$ Q
三五一号文件印发全自治区。' Z& Q2 Y, \5 Y2 O
0 v. ~  T( o6 u. r6 @9 W. n5 o4 f
  同时,内蒙古革委会领导人也向康生口头请示过。康生说∶“你们内蒙的同志6 B( S; A- B. F" T1 U- j4 K) ^9 y
脑子里是没有敌情的。内蒙有这样大的反革命组织,他们还向中央请示什么呢?有4 b2 @% _2 v, j2 N; K
多少挖多少,越多越好嘛。”
7 }6 u8 i) u6 \6 j8 \
3 h) C, A5 s) h0 o  这样一来,挖“新内人党”的活动便从原先的群众运动,一跃而具备了合法的形式。7 g1 k& S" u5 B* s- D" k7 S; L
9 V$ f/ o. Y0 d, T
  一场有领导、有组织、自上而下的大迫害运动在全区席卷而来。4 n5 m2 W9 J( x
# Y" r0 B3 M' C, S" [
  当时,特古斯肺结核、胸膜炎复发,每天发烧,可是对他的车轮战昼夜不停,
4 H8 j8 q7 S3 o3 r" l  g& M- u当他休克出汗,说不出话来时,便休息片刻,旋即再战。4 h/ @  H4 [/ e- S
' r! G* E" O7 e/ A( o* N
  特古斯实在支持不住了,答应写材料。他写了几十页,把全部历史颠倒过来,
2 w. g2 G4 j5 T- d. h但涉及有关具体人时,仅限于老“内人党”范围,不几天,他又全部推翻了书面交待。8 P1 {+ t1 o( b, Y7 V

3 i" A; D  ^7 U+ C  ?2 r8 {  在突审特古斯期间,外调的专案人员曾找到抗战胜利后在东蒙地区工作的胡昭
8 q0 j& V" @, Z4 ?衡和张策,调查特古斯早年的历史情况。
' Z  N) O: X$ J6 z% K$ r " v1 `0 E, e6 m! l+ {
  胡昭衡、张策分别于1968年八月和1969年四月写出书面证明材料。在' Q6 {: n/ C, d6 \
当时极左思潮的氛围中,他们坚持原则,事实求是地陈说了那段历史,一致肯定了
" J( d: e, z: K6 j0 Z6 {特古斯当年的表现。. u! k- c- l+ \4 {

; y% _% c+ l: O2 s9 A5 _4 u  苏尔原是内蒙古党委宣传部的一名干事,特古斯揪出后,被指派参加了特古斯
$ O. W4 |+ ~, i- `- z" R- B& m专案组。一九六九年二三月间,内蒙古党委宣传部的张XX告发说,苏尔在一次上
3 ~- B! s+ m. r5 s: I厕所进门前,摸了第二颗扣子,是特务联络暗号。于是,苏尔被隔离审查,关了半年时间。
; F; o1 k" u8 B3 ~0 U0 P7 I7 `) m' ]
, K2 A- @& B, h3 a- Z* f$ [  1969年五月二十二日,经毛泽东批示的中央二十四号文件下达后,内蒙古
: V- z2 K! ?- M) |+ n地区开始为“内人党”冤案中的受害者落实政策。苏尔获释,重回特古斯专案组。
: M6 V: q; Z0 X5 ?/ N" s ( w- k( k( H+ g% i& _9 G. c
  七月二十五日,苏尔和特古斯专案组的几个同志以及原宣传部干事高克林、就+ Z: A- y% {  H9 V5 n; u
特古斯问题,给周恩来写了一份报告,报告由高克林执笔。2 B- O3 \, G& ?, t# {2 z
" B1 G2 }& x- Q
  在长达六千多字的报告中,他们如实地反映了特古斯专案的前后经过,指出“8 n* h/ u/ m/ D4 q' z3 e$ s
我们搞特古斯‘新内人党’问题,从开始到现在,是在没有任何可靠证据的情况下  E1 a$ |. X$ D. e7 T! t. @2 Y: }
进行的”。同时还将张策、胡昭衡证明材料附于报告之后。
+ a' w1 G! a' m1 i- O* B& y
! n6 K; N/ z! A1 d+ v' l/ A# `- r  其时,在内蒙古军区领导机关中,受灾最重的要数军区政治部。
3 R- T6 z. |4 u
4 H- z0 G' c( ~& T2 P$ b  军区政治部副主任鲍荫扎布是军内第一个“新内人党”,军队系统正是从他这
. ^5 J) V& R# ^) |9 P2 T' U; }1 ^里强行“突破”的。+ r4 r, |% S7 T5 n" i8 j

+ y) a/ o8 f0 ?# S. ^+ y; p5 q  鲍荫扎布在严刑之下,屈打成招,编造了他手下的“内人党”党员名单………。9 m6 R  ^$ i6 w" S

+ ?; p1 z3 [& G3 T  骑五师战士郭建奇遭受严刑拷打,当抽打他到1600多次后,他申辩道∶“  z+ m4 n0 ^2 I0 {- f
我不是‘内人党’,你们不信我把心掏出来给你们看!”果然,他趁上厕所,就割& Y# I' e" ]* k4 }5 n5 e
肚剖腹,掏出了自己鲜红的还在微微搏动的心………。
7 i8 o- u# M/ Q& S( y  w1 D ' R" f! x% p% a- m
  伊盟盟委书记暴彦巴图被打倒后,遭受批斗共三百余次,一次在北京召开的会
0 a: ~5 N1 ^% t5 Y+ l议上,康生听过伊盟造反派的汇报后,说∶“像暴彦巴图这样的坏人,是极少数!”
4 s3 X/ ]8 Q2 y. C
! A# \) F2 z+ E' |  于是,由于康生的一句话,暴彦巴图一直被关押到1972年秋,是伊盟被关0 S# m1 a& t6 v: u$ [6 a( _
时间最长的一个。) T7 y. m1 m6 B- X7 F$ H) \; `

8 v) j0 ?8 A+ I5 l5 l* h( x3 L - ~7 ~) I( E( M7 l. n
□ 原载《新闻自由导报》第206期
0 c2 ^  i. H+ X* d# k * h: Q1 G. ^6 _" G
http://www.cnd.org/HXWZ/ZK98/zk143.hz8.html#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2 04:10 , Processed in 0.11710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