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53|回复: 0

王虹:南师附中文革备忘录(下)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3

回帖

13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3
发表于 2014-5-3 14: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师附中文革备忘录(下)


1967


11
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发表社论《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社论指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个口号,由天真的青年人提出,被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利用,蛊感一批学生,制造宗派,从反对党內走资派排斥、打击革命干部子女、工农子女这个正确前提出发,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13
南京的江苏饭店发生震惊全国的武斗事件。
当天下午,红联接到八.二七总部沈立智的电话,赤卫队与造反派在江苏饭店发生冲突,要求红联立即前往增援。宋杰与二十多名同学,先赶到南大小礼堂,参加动员会。然后迅速赶到江苏饭店的西侧二层楼馆。经短暂的砖瓦、盘碟的交火,控制了整个二楼。
同学们将赤卫队员押出江苏饭店大门时,尽量护着赤卫队员的头部,避免被门口的工人造反派打伤。
江苏饭店的东侧楼馆的战况较为激烈,造反派动用消防车水枪喷射二楼的赤卫队。
另一批南师附中红联住校学生三、四十人,晚11点乘校车到达江苏饭店时,武斗已经基本结束。江苏饭店事件造成700余人受伤,多数为赤卫队。
其后的几天,造反派,赤卫队分别举行集会游行。赤卫队更是开创汽车游行,展示实力。110日,中央文革和周恩来强硬表态:赤卫队是保守组织。全国的赤卫队倾刻瓦解,赤卫队头目被游街示众之事多有发生。
118
北京四中《中学文革报》第1期登载了遇罗克的《出身论》。当时正在北京的高三丁李得宁,寄来了载有《出身论》的小报。高三丁沈德辉迅速将《出身论》抄成大字报。红野还翻印成小册子散发。
有一次,高三丁造反军卢寿春在五四教室楼与东一楼之间拦住了已经返宁的李得宁,他手里拿着红野翻印的《出身论》,一手指着李说:你们大量翻印大毒草《出身论》,反动透顶,《出身论》说出了你们的心里话。
李得宁不敢反驳,只是向他指出「供分析批判用」那一行字。卢寿春并不买帐:这不过是你们的一个幌子。李得宁当时无言以对。
671
高三丙井冈山的钱迈期、柯惟中贴出大字报「高干子弟与资本主义复辟」。有人称之为大毒草。
120日,红联召开揭发批判孙盛元大会。批判他在文革前猥亵女同学的行为,指责他隐瞒校长沙尧整人的「黑材料」,将他视为「保黑」干将。
会上,人事秘书杨琼揭发沙尧包庇孙盛元的事实。孙盛元在与女学生关系上的错误,较青年教师杨壮彪要严重得多,后者受到了双开的处分(开除教职,开除党籍),而孙盛元仍然担任学校团委副书记。
批判会之后,「红五星」发表声明,撇清与孙盛元的所有关系。
121
校内贴出孙盛元被「开除党籍」的通告。
122
早晨,南大「八.二七」、南工「东方红」的一些头头,计谋当日夺取省委、省人委、市委、市人委的大权。因没有与其它组织实行「革命大联合」,遭到组织成员们的反对,没能采取行动。
下午,由「江苏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筹委会」发起,南京地区的「造反派」组织在中苏友好馆召开联席会议,由文风来、张建山主持,讨论夺权问题。会上,省红总指责南京八.二七吸收赤卫队太多而发生争吵,会议不欢而散。
123
「江苏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筹委会」开会,继续讨论夺权。省革总、市革总代表参加了会议。会上讨论了分口、分工的夺权方案,决定除「筹委会」以外,再成立「江苏省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夺权委员会」和「江苏省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保卫委员会」。「夺权委员会」由文风来、张建山、杨华、耿昌贤、刘元松等九人组成,文风来为临时召集人。
124
中午,南京所有造反派负责人,在中苏友好馆电影院召开会议,到会三百多人。南京军区代表,《解放军报》记者,外地驻宁代表也参加了会议。文风来提出23日的夺权方案。首都三司驻宁联络站、全国革命串联总队的代表认为:方案是「由少数人研究的」、「这种脱离群众的做法发展下去,要成为新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南京八.二七政治组组长袁服武、南工「东方红」代表发表声明:「夺权委员会」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产物,「夺权委员会」、「保卫委员会」、「筹委会」是非法的,应该解散。「红三司」代表宣布撤消张建山代表「红三司」的资格。会议宣布文风来的夺权方案作废。
  当晚,省工总、省农总、南京红二司、南大红色造反队、南体一一四、炮工革反团、南航红旗等八个组织继续讨论夺权。
125
省红总、省工总等组织在《新华日报》召开负责人会议,决定抢在「南京八.二七」、南工「东方红」前夺权。又在中苏友好馆召开二十五个组织及三个外地驻宁联络站负责人会议,决定成立五人「夺权指挥部」,设在南京师范学院指挥夺权。
126
凌晨1点,「夺权委员会」在红总、省委革命造反总部、南大八.二七张建山派等组织参与下,宣布夺取江苏省委、南京市委权力,控制了省市委的几十个大印。
「夺权委员会」同时宣布,将八.二七等组织排除在夺权之外。造反派分裂为「好派」、「屁派」。
.二七中学分会沈立智以保持与八.二七组织一致为由,拒绝了张建山等人的说服,留在「屁派」。
128
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8.12造反兵团,出面组建以中技校造反派为主的红总中学司令部。八.二七中学分会的地质学校东方红、动力学校斗批改被拉入红中司。
南大八.二七向沈立智施压,要求接纳南无8.12的对立派保守组织「东风」,被拒绝。后来,沈立智顶不住压力而违心地妥协了。
地校东方红在离开八.二七中学分会时,曾向沈立智承诺:如果受到好派方面的围攻,请通告我们,一定前往相助。
128
红联夺了南师附中的权。学校大印托付高三丁宋杰保管。随后,红联控制了学校广播站。
当时劳改队的吴至婉老师找到宋杰,询问对于劳改队的处置。宋杰当即宣布「解散!」。这是夺权后,红联做的第一件事情。
当天晚间,红野实施了索取「黑材料」的特别行动。所谓「黑材料」是指6689月间,思想兵利用「血统论」 整肃同学,强迫「挖烙印」的材料,也包括文革前教改时期同学的思想汇报,日记等。
索取目标锁定为思想兵的重要骨干,高三丁程江江(学生党员) 、李晓东以及班主任胡百良。胡百良之所以成为目标,是因为他将红联批判血统论的行为,指责为矛头指向红卫兵。
索取行动以红野领头,兵分两路,红联部分人员协同作战。为确保行动的顺利,动用了学校卡车(加拿大道奇军用卡车)。
其中一组去了珞珈路附近的女同学程江江处。另一组则由红野成员先后去胡百良家和李晓东处。最后两路人马汇合山西路,再返回学校。
去程江江处的高三丁王虹,根据程江江父亲身体情况,以及程江江本人关于家中没有「黑材料」的说明,临时决定终止了行动。
另一组在胡百良家「缴获」了他的工作笔记。笔记内容包括学生家庭政治情况的详细记录,以及胡百良的批语,诸如「思想反动」白专道路」之类(工作笔记由高三丁李丹柯保管,离校时交给了校革委会的闵开仁老师)。
在李晓东处发现了其妹李晓惠(高一戊)索取的班上同学宛小蓉的日记。这本日记由高三丁王亮于插队之际,交给了宛小蓉本人。
130
「夺权委员会」在五台山体育场、人民广场等处召开「江苏省革命造反派联合夺权誓师大会」。五十二个「造反派」组织、三十万人参加。南京军区四千人参加,副司令饶子健在会上讲话。
南师附中高三乙何立群,以「南京八.二七中学分会南师附中红联」名义,在大会上表态支持1.26夺权,引起轰动。会后举行了盛大游行。
131
红联发表声明,指出何立群发言不能代表红联。在对待1.26夺权的态度上,红联内部出现分歧。高三丙井冈山造反总队与高二的革命造反总队合并为井冈山造反兵团,退出红联。合并后的井冈山加入红中司,何立群出任红中司副司令。
红联与井冈山在校内保持一致,并定下「君子协议」,不允许校外组织进入南师附中对另一方实施打压及武斗。
25
「夺权派」召开会议,提出「谁反对一·二六夺权就是反革命」。南京八.二七、江苏东方红等「反夺权派」则报之以「一·二六夺权好个屁!」。「好派」与「屁派」之说,正式登场。
红总、八.二七各自派出代表团赴北京汇报夺权情况。南师附中红联高三丙的翁毓菲作为南京八.二七秘书组成员,参加了八.二七赴京代表团。
211
春节之后,红联召开了全校控诉和批判「血统论」的大会。许多同学都进行了发言,红联还动员了一些受迫害的教师发言,其中有吴至婉、田翠娥、陈继贵等老师。陶强老师当时准备了几千字的发言稿,吕鸣亚老师认为这样做会引火烧身,让她撕毁了「发言稿」。
212日(星期日)
.二七中学分会参加南大操场召开的「一二六夺权问题辩论大会」。大会途中传来华水革联被南师八.三、炮工革反团冲砸,广播器材被抢的消息。八.二七中学分会的学生立即前往增援。乘坐十几辆卡车前来华水滋事的近千名身着黄军装的炮工大学生,面对人数多出十倍的中学生毫无反抗之力。四中、五中的学生不仅夺回了华水革联的器材,连炮工宣传车上的广播器材也顺带一扫而光。由于现场拥挤,卡车无法动弹,炮工学生只得弃车步行十多里路返回学校。
219
南师附中图书馆封门木板被撬开,大量书籍遭盗卖。作案人是高二甲红卫兵王晓淮及其团伙的几个初中红卫兵。作案动机仅仅是为了筹集「徒步串联」的经费。他们联系了一辆物资回收公司的卡车,将图书馆的藏书作为废品盗卖。遭盗卖的书籍包括南京师范学院1952年保存在南师附中,原民国中央大学的一批古籍图书档案资料。这批文物级珍本、孤本和善本的线装书籍,在这次劫难中无一幸存。由于图书馆封门木板被撬开,六万余册的藏书(全国藏书最多的中学图书馆)几乎遗失殆尽。
2
许世友、肖永银等南京军区负责人,以保护「我们的子弟」为由,将南京市300多名军队干部子弟招入军区装甲兵等部队。其中包括许世友、王平、聂凤智,在南师附中的子女:许建国、王晓鸣、王晓旭、王晓虹、聂梅梅。造反派闻讯后,决定攻打装甲兵营。肖永银连夜将「子弟兵」送到江北坦克训练基地。这件事情传到北京,周恩来办公室曾电话问责南京军区,被肖永银搪塞过去。随后总参又来电,也是不了了之。
2月下旬
数百名红联学生参加了南京八.二七中学分会的宣传活动。到达九中时,听到九中「8.18」红卫兵的广播:「南师附中红联不要受九中新红联一小撮人的蒙蔽」、「九中新红联挑动群众斗群众绝无好下场」。
红联当即决定协助九中新红联夺取广播站。8.18广播站设在教师办公楼的阁楼上,易守难攻。高一甲朱鸿鸣首先冲破关卡,众人一拥而入。广播站內一名手握铁棍、身穿黄军装的光头红卫兵,几近歇斯底里,最终被众人制服。广播器材由九中新红联搬走。
事件过程中,有易燃物冒烟,引来消防车开至九中临街处。此时,夺取行动已经结束,时间也刚过晚上9点。
32
造反军乘社会上夺权,组建「三结合」领导班子的契机,在学校大礼堂安排了校长沙尧的「亮相会」。会上,造反军对沙尧作出了肯定,沙尧则称造反军为「革命小将」。沙尧还表示,学校「真正的反革命还没有揪出来」(意指副校长李夜光),对于「红联的大方向还待看看」
当日下午,红联决定以大字报、大标语的形式,对沙尧亮相进行反击,任务交付给红野。当晚红野全体成员为书写大字报、大标语忙了一个通宵。每人都写了几份大字报。第二天,批判沙尧的大字报、大标语遍布校园的各个角落,起到了造势的作用。
随后,红联公布了1955年党组织审干时,对沙尧作出的有「自首变节」行为的书面结论。沙尧的档案中还有「限制使用,不宜当笫一把手」的记述。这一信息是由南师院档案部门的人员透露出来的。
造反军、老忠、红五星对此略显被动。
「老忠」的政治教师季复修反戈一击,贴出「红房子里开黒会」的大字报。揭发「老忠」曾在学校小红房开会,策划通过造反军保沙尧成为学校「三结合」干部。这张大字报引起轰动,让「老忠」成员受到压力。
红联顺势推出副校长李夜光作为「三结合」的干部,在校内贴出了大幅标语。
沙尧于1955年担任南师附中书记兼校长,在「肃反」、「反右」等政治运动中,都是积极的执行者。文革初期,通过抛档案,将目标转向老教师、其他干部,以达到保全自己的目的。
李夜光则性格稳重,处事平和,属于一直受压的「白区地下党」干部。
35
中央接见江苏及南京两派,决定对江苏实行军管。高三丙翁毓菲作为南京八.二七年龄最小的代表,也参加了周恩来等领导的接见。周恩来亲切的称她为「你这个小鬼」。
结束了北京之行,翁毓菲回到老家杭州,彻底逍遥了。她对中央高层彻底看穿:「周恩来扭转不了局势,周恩来收拾不了残局!」。
3月初
南师附中红联与炮工革反团约定在炮工操场举办了1.26夺权擂台辩论会。部分红联同学乘坐学校卡车,其余同学骑自行车前往卫岗炮工。红联在辩论中明显占据上风。炮工辩手情急之下,竟然以炮工参与了1.26夺权自居,冒出「你们红联为夺权做了些什么?」这样理屈词穷的言语。事后听说,炮工革反团特地挑选一些学生进行辩手训练,期望在以后的擂台辩论中找回面子。
炮工擂台辩论会的意义当然不在于胜负,而在于它是经典而又纯粹的文斗。在那个黩武的年代,这样的辩论会并不多见。
314
南京市军管会成立。成立前后,取缔了14个「成分不纯」的反动组织(几个月后又获平反)。造反军则效仿军管会贴出大字报,勒令解散了教师「铁臂摇」战斗队。红联则认为教师与学生在政治权利上是平等的,这些教师并不是「牛鬼蛇神」。红联高一甲的东方红革命造反团随即收留了这些教师,组织更名为「东方红革命造反团教师支队」。
同日,八一战斗队正式并入红联。红联也成立了由家庭出身较好的成员参加的红卫兵组织「南师附中红卫兵革命造反兵团」。宋杰、何纪宁以及原八一战斗队的吴芸生、胡东光为红卫兵组织的负责人。随后,红色尖刀队的部分成员也加入了红联。
红联成立红卫兵是出于对抗造反军的考虑,但基本上形如虚设,消极因素也不言而喻。
315
造反军以及部分思想兵、红色尖刀队成员,在学校北操场举行红卫兵重组联合大会(会前曾邀请红联参加)。南京多所中学老红卫兵前来助阵。大会亮出「拥军保许(世友)」的旗号。
南京市红总(好派)获此信息,认定造反军等是「铁杆保皇」、「垂死挣扎」,即派出装有高音喇叭的宣传车冲入会场,切断会场电源,迫使大会中止。
经过重组的造反军人数在400人左右,大多是初一、初二的学生,实力远不及多为初三以上,人数在600人左右的红联。
3月下旬
一天的上午,红联获悉几名北京「联动」来学校,被造反军安排在学生宿舍。于是紧急动员,要将联动分子揪出来。
两名男「联动」得到信息,逃离校园。女生宿舍的二名女「联动」落网。其间发生了激烈的女「联动」争夺战。争夺战的主角是女生,双方的男生只能袖手旁观。红联女生拽住女「联动」胳膊往外拉,造反军女生则往回拽。拉锯战持续二十多分钟,最终因红联人多,将女「联动」拉至五四大楼的高二甲教室。女「联动」在盘问中十分镇静,其中一位还说:「你们也有人出身革命干部家庭,这是在给出身不好的当枪使,地富反坏右子弟就是在进行阶级报复。」
下午,两名逃离的男「联动」折回校园与红联谈判。表示只要红联释放女「联动」,将接受任何条件。
当晚,在红联的监督下,「联动」乘火车返回北京。
3月下旬
高一甲造反军张建东、曾海玲贴出署名「东海」的大字报。认为红卫兵过去将矛头指向同学是错误的,该作自我批评,转变立场。
「东海」的大字报立即得到化名「王海平」(高三乙王燕玲、曾海燕和施立平同学)大字报的支持,强调出身不能选择,道路可以自己决定,造反军以家庭出身来压制同学是错误的。
「东海」大字报在造反军中产生震动,有造反军同学签名支持。造反军的曾小渤则写了一份署名「太平洋」(意喻比东海宽阔)的大字报,重申造反军大方向正确,是紧跟毛主席革命路线的。
325
高三丙钱迈期、柯惟中,将1月份贴出的大字报「高干子弟与资本主义复辟」略加修改,再次转抄并翻印。
该文于196712月在北京八一学校东方红公社的刊物《春雷》上刊出,标题被修改为「高干子女的特权思想与资本主义复辟」,增添了67412日江青讲话的内容,结尾部分有所改动,其余文字完全照搬,文章署名「向东辉」。据悉,「向东辉」是北京四中的一个学生组织。
3
红联同学拾到初二丁造反军刘小京写的一封信件。信中使用了「谭立夫语言」,将红联说成是「崽子翻天」,「右派造反」 ,「红卫兵们就是要力挽狅澜,父辈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已降临到他们这一代红色接班人的身上,造反军必须战斗到底,夺取最后胜利」。
3
红联得到进一步地扩大,许多原八一战斗队的同学加入了红联。其中初一乙的一位军干子弟,因其父要她加入「保许」组织,而要求加入红联。
41
人民日报「军政训练好」的社论发表后,南京市军管会派军训队到南师附中,目的是让学校能够尽快复课闹革命。
毛泽东关于学习上海女六中大联合经验的指示发表之后,红联有人到上海女六中,也到南京市军管会推荐的南京三女中,去了解联合的情况。发现实际情况同宣传并不相符。在问到南京三女中学生是否常去南大时,有女生回答:「去南大干什么?」。
军训队队长是南京军区临汾旅的一位团参谋长。许多造反军人员的家长,是这位参谋长的老首长。这也是军训队亲近「出身好」的造反军的一个因素。
412
为彰显造反军8个月来的「光辉历程」,曾小渤凑了10来首的「组诗」,冠名《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由胡百良夫妇忙乎了一宿,抄成大字报。不料被满腹诗文的胡东光(高二丙红联115师)逮了个正着:「这狗屁倒灶的也叫诗?」。曾小渤赶紧修改「组诗」,但已无济于事。
军训期间,中央文革小组江青关于「触龙说赵太后」的讲话被披露。高三乙造反军刘迎胜,顺势贴出了《看明日之域中,竟为谁家之天下?》的大字报。这张大字报后来被编入造反军的铅印小报《共产党宣言》。
红联当时曾贴出一幅漫画,内容是造反军骂市委书记也是「崽子」。
414
戚本禹代表中央文革表态:《出身论》是大毒草,恶意歪曲党的阶级路线,挑动出身不好的青年向党进攻。
54
军训队带领初三丙班学生,进行抓特务训练。
55
下午四、五点钟,南师附中涌入一批身着黄军装,袖戴超长红袖章,有的还剃了光头的外校老红卫兵。他们的自行车在校园内横冲直撞,犹如66年红八月场景再现。造反军与全市老红卫兵准备晚上在学校大礼堂召开纪念五四大会。
当时只有包括中心组成员周正珑在内的几十名红联学生留在学校。周正珑决定迅速联络附近的红联同学,同时请求附近中学的造反派支援。
晚间,大礼堂会场聚集了全市六、七百名老红卫兵。红联高一甲「东方红」的七名同学,从礼堂侧门冲入主席台前,张贴反「血统论」的大标语。五名「东方红」成员被推挤出礼堂,但仍有朱鸿鸣、吴小白留在会场,刷出「黑字兵滾!」的大标语,一度拖延了大会的进程。
二十几分钟后,一百多名红联学生,高唱歌曲涌入礼堂,双方发生冲突。红联的「南师附中红色造反联合会」、「红卫兵南师附中革命造反兵团」二面大旗成为争夺的目标,旗杆也在冲突中被折断。高一丁班的李克正不顾额头划破淌血冲上主席台。此时,礼堂侧门、后门拥入多路人马:十六中、八中、粮校、九中增援红联的队伍已经赶到。校园内各校学生二千余人云集,群情激昂。造反军准备将会场移至北操场,红联方面的人马也赶到北操场,最终致使会议无法进行而取消。
冲突中,仅一人额头被划破。红联广播站的电子管被人拔走,后由高三乙戴佐农修复。
56日(星期六)
包括对于55事件的态度,军训队最终没能处理好南师附中学生派别的关系,被红联认定不是「一碗水端平」。
红联组织队伍步行去市军管会交涉,途中不呼口号,不举标语。当天,军训队撤离学校。造反军不少人哭成了泪人。
58
上午红联决定恢复军训队入校前的格局,将造反军请出五四大楼。高三乙张三力、高三丁宋杰作了简短动员后,红联同学分头通知本班造反军成员离开五四大楼。一些坚决不离开大楼的造反军成员,最终被人数众多的红联学生挤出了大楼。
此间,以初二为主的造反军学生,成立了「铁血师」,由高年级学生指点,与红联较劲。「铁血师」基本上由出手打老师最狠的学生组成。「铁血师」师部设在紧靠造反军军部的东二楼。如北京「联动」一样,他们在东二楼用铁床、桌椅板凳、棍棒铁条,构筑了南师附中最初的「防御工事」。他们多次将「牛鬼蛇神」老师带到东二楼惩罚。他们用皮弹弓向红联所在五四大楼窗户弹射,击碎玻璃,并于晚间四出活动,多次与红联住校同学发生肢体冲突。
5月中旬的一个夜晚,红联的红野进入「铁血师」的据点,见楼内空无一人,遂拆移了「防御工事」,在楼下贴出通告,将东二楼作为「红色野战军」的总部。迫使「铁血师」 移往建国院平房。
5月中旬
红野的高三丁成员在五四大楼教室进行了为期10多天的文革研讨会,总结前一段的经验等等。中学文革的主要任务就是批判血统论成为大家的共识。文革中整教师,揪住所谓历史问题不放是错误的,也成为大家的共识。宋杰还以数学上点与线的关系(历史问题仅是点)来说明应该如何正确认识教师。
在学习毛泽东的「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该相信党」的语录时,宋杰提出「首先应该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存在」,当时争得耳红脖子粗。
此间,与南师附中相邻的南京建筑学校(现属南京工业大学)两派严重对立,5月中下旬还发生了武斗。红野在建筑学校,贴出支持红中司「八一」的声明。建筑学校「总司」找到高三丁教室,表明他们也是屁派。红野宛然表达了支持各单位的造反派,不以好派、屁派论处的立场。
6
造反军经历5月的受挫,已经难有统一而明确的运作方向。
一部分人员乘67年春夏之交社会混乱之局面,重操旧业,进行新一轮抄家。包括南京大学教授、知名人士、著名画家的住宅。这些抄家活动,更象是「打家刼舍」。
造反军的高二甲王晓焰于68年春被南京市公检法拘捕。公检法在南师附中大礼堂召开批判会,王晓焰被戴上手,拘捕令在南师附中校园內张贴。王晓焰多项罪名中的主要罪名是抄家时强奸少女,获六年刑期。王晓焰被绳之以法,多少反映了造反军新一轮抄家的性质。
按照造反军当时负责人纵晨光的说法,社会两大派都在拉拢造反军(造反军有更多的军队信息),造反军没有介入两派之争。
但这并不影响造反军的部分人员,与「好派」红总在「倒许」上,暂时同流。
65
经李汉平(省军管会副主任杜方平秘书,原南师附中校友)牵线,造反军人员在工人文化宫与省级机关老干部文革串联会(老串会)的成员朱之闻(原教育厅副厅长,南师附中教改组组长)、王野翔、刘史明见面。决定朱之闻参加造反军的支农活动(南师附中每年都参加的农村麦收活动,红联也在不同生产队支农),以便更密切地联系。
613
红总控制的新华日报社杀出了一个屁派「6.13 战斗队,两派各自发行不同的「新华日报」。八.二七中学分会号召八.二七同学上街抢夺好派的「新华日报」。南师附中红联部分战斗队也参与其中,高一甲班和初三丁学生连续3天进入好派「省级机关革命造反总部」所在地察哈尓路邮电支局,抄走好派「新华日报」。后经省军管会协调,新华日报社两派妥协,只发行不偏不倚的「新华日报电讯版」。
627
凌晨四时,十四所818、长江红旗、350312.1、华工「革反团」等数千人包围了南京机器制造学校教学大楼,与该校「东方红」发生武斗。红总头头苗凤高、林树勇,亲自浇汽油点火,致使该校教学大楼被烧毁,多人受伤。(六二七事件)
军管会人员赶到现场,请示北京林彪办公室后,方才命令救火。市消防队(屁派)出动的消防车,被红总挡在校门之外。
正待南大操场开会的数万名八.二七中学分会人员接到消息,立即前往机校,迫使红总人员撤离。事后,纵火人员林树勇、苗凤高,被判刑(1968年)。
73
红联呼吁造反派实现联合,步行至十中,参加了南京促联召开的大会。当时的口号是:「要文斗不要武斗!」「八.二七、红总联合起来!」。
74
无锡主力军与无锡九.二武斗失利后,于73日作出撤离无锡的决定。4日下午二时许,由65届初中校友顾立群,引领由无锡乘卡车撤退的主力军一行,进入南师附中请求住宿。学校的「工人红卫军」工友们,烧水送饭为主力军解渴充饥,校医董美瑞还为主力军的伤员看病。学校的祁师傅认为佩带大刀(古巴刀)、长矛的主力军,住在校园内很不协调。经沟通,金从友师傅为主力军的卡车电平加注了蒸馏水,使主力军于5日下午顺利移住到其他单位。被无锡所谓保守派九二打压的主力军,当时受到南京两派的热情接待。
717
红联全体出动,参加九中新红联成立半周年纪念活动。靠近九中的25中的老红卫兵(参加了红中司)前来骚扰,与九中新红联发生冲突。高三丁姜叙用拳头击倒一位骚扰者。人数较少的25中红卫兵暂退入九中8. 18红卫兵占据的教师办公楼。
随后,训练有素的25中武斗队赶到。虽然人数只有二、三十人,却装备齐全,包括黄军装、木棍、皮鞭、日本军刀等。
南师附中、九中的学生则以树枝、木棒、砖头抗击。高一丁李克正等人的额头被打破,姜叙的手臂被打伤送往玄武医院治疗。
25中学生终因人数劣势而退离九中。被捕获的几名25中学生被红联学生打得也不轻。红联学生为避免再次的武斗发生而撤离现场。这次与25中红卫兵的不期而遇,是文革中红联参与的仅有的一次「武斗」。
717
夜晚,红中司八中八.一二的「全无敌」,途径南师附中,产生抢劫广播站之念头。他们径直进入五四大楼,砸开广播站大门,用棍棒击打高三乙张三力的头部,搬走广播器材。物理实验室校工金从友从嘈杂中惊醒,立即敲响挂在树上的校钟(旧钢轨)。他被棍棒击中头部倒地。
住校的高二甲李远归,手舞大棒与八中学生搏斗,两支胳膊都受伤流血,直到八中八. 一二撤离。
红联查明肇事者,通过南师附中井冈山与八中交涉,并向省?军管会提出申诉。三天后,八中一行用板车送还广播器材,表示同为反血统论「战友」,纯属误会。
为防范类似情况的发生,五四大楼也进行了防御准备。
与南师附中相邻的3503厂红总12.1,有一天在广播中发出要挟,要对南师附中广播站下手。红联一面向省军管会报告,一面加强防御准备。当晚,12.1武斗人员开始进入南师附中。军管会巡逻车及时赶到,12.1知难而退。
1.26以后,红联没有竭尽全力参与社会上好派、屁派之争。一方面有校内造反军的牵制,另一方面是由于部分成员对于两派之争另有看法。南大八.二七对此也略有微词,红联则认为大学生不了解中学的情况。
随着社会两派抗争加剧,包括部分高年级在内的红联学生趋于逍遥,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68年插队下乡。高一年级的学生开始主导南师附中运动的走势。后来的红联中心组成员肖邦放(高一甲)、王义(高一丙)、吕沈(高一戊),都出自高一年级。
红联派出更多的同学到南京八.二七系统协助工作,包括八.二七组织的宣传活动。高一甲朱鸿鸣,担任南大八.二七对外广播站播音员兼八月下关挹江门城楼上的广播员。下关火车站7.31武斗中,有3名红联学生被红总俘获。一人手掌被长矛刺穿,乘飞机送往上海治疔。高一甲龙江(女),被关押在「长江红旗」达二十多天,受尽磨难。
723
高三丁王虹返回无锡老家。24日走访轻工业大学六.二六,25日走访无线电工业学校临革会(无锡九二大本营)。两天获取的信息得出一个结论:无锡与南京情况相似。王虹在无线电工业学校(抗大临革会)现场,以八.二七南师附中红联名义起草声明:「无锡两派都是造反派,应该联合起来」。该声明由「九.二」的人员,张贴到无锡主要街道路口。这是南京造反派第一次发出主张无锡两派联合的声音。后来无锡「九.二」 头头与南京八.二七商讨联合事宜的时侯,还向沈立智说起过这件事情。
726
晚上6时左右,长江红旗(720军工厂)、南京汽车制造厂红总,联手对二中红旗(八.二七)实行围剿,由南汽红总主攻,720厂红旗做接应。二中紧靠720厂,路边由红总人员把守,围观民众能够看到被攻打的二中大楼的情况。刚刚从无锡返宁的王虹也到了现场,并通过附近的公用电话,报告了省军管会。此时,二中学生(总共10余人)已经退守楼顶平台。没能退守到楼顶的几位女生成了俘虏,被红总人员两个架一个,拖往720厂。天色渐暗,学生点燃了楼顶的木质材料,作为照明和报警之用。不久,开来两辆(八.二七派)消防车。红总缴获了消防车,作为攻击顶楼之用。两只高压水龙直射顶楼平台,水源里参入了有毒的电石。军管会的部队终于跑步赶到,却被红总拒之门外。部队沿着二中围墙边的道路排成一条长龙,估计能有两个营。指挥官看到不能正常进入,便一声令下:翻墙!当时的情景十分震撼。翻入围墙的士兵,迅速控制了学校出入口,更多的士兵进入学校,高压水龙的喷射也被制止。接着,从学校抬出几位士兵,说是中暑。留在校门外的接应部队被吩咐:吃仁丹!士兵们打开水壶服用仁丹。当时虽已盛夏季节,但毕竟不在烈日暴晒之下,此时「中暑」,或有其他原因。
晚上9时左右,二中的武斗得以制止。
7
造反军利用军队关系,以「第三次世界大战备战军校」的名义,印刷了小报《共产党宣言》。这是南师附中第一份铅印小报。高三乙刘迎胜的《看明日之域中,竟为谁家之天下?》、《小太阳永不落》,以及《学校的门朝哪儿开》等文章,是该报代表性文章。文章《看明日之域中,竟为谁家之天下?》虽然鼓吹的是红二代子承父业,却不合时宜地扯到了一个「财产与权力的再分配」的敏感话题。1970年「深挖516」运动中,该文被南师附中革委会,定为文革中的反动文章(二篇文章之一)。
82
造反军背离315日红卫兵重组时「拥军保许」的初衷,在南师附中校门口及市区各大广场,贴出「许世友、杜平是哪个司令部的人?」、「空城计唱不得!」、「许世友的卑鄙勾当!」等大字报。红总方面进行了大量转抄宣传。
造反军提出「把许世友从深山老林中揪出来!」的口号,披露了许世友藏身安徽大别山南京军区五处的信息。
杜方平通过秘书,称赞造反军干得很好,很坚决、很有影响。
同时授意造反军赴京,通过「知道许世友许多材料」的肖望东,获取更多信息。并叮嘱:调查材料一定盖有「部军官组」公章才有效。
84
南师附中井岗山造反兵团、四中革反会,冲击南京军区看守所,抢夺被关押的原南京军区政治部秘书长孙海云未遂。
85
10时,曾邦元在南大天文馆一楼会议室,会见南师附中红联约30名同学,沈立智也参加了会见。曾邦元表示,南京军区大部分领导支持八.二七,并提到他将与南京军区领导讨论一项重大决策(指88日八.二七方面撤退下关)。
86
「新工总」调集万余人包围五中「八.八」,双方激烈武斗。7日上午,占领五中,抓走了「八.八」成员七人。
87
南师附中造反军、海军军械学校红联总、军院红司、南大红色造反队、南师八三、35031.21再次冲击军区看守所,抢出了孙海云。
88
南大「八.二七」、「南京八.二七」、「江苏东方红」、「老工总」等撤退到下关。以挹江门为界,形成两派对峙的局面。
市区几乎所有单位的八.二七,都化整为零撤出主城区。
上午,大批南大学生离校回家。下午一时半,曾邦元、于从俭(南工东方红)、罗世果(华水革联)及沈立智等7人,乘坐南大的吉普车到达南京军区招侍所AB大楼。军区一位负责人交待了八.二七今后与南京军区水上大队的联络方式(水上大队人员也在场)。并决定由水上大队的船只开到三汊河渡口(沈立智、罗世果事先去三汊河渡口摸清了水况),将曾邦元、梁玉楼等五人送至下关,丁曰泗、沈立智暂留AB大楼(作为联络)。
南京八.二七大队人马随后退离南大,经北京西路至草场门时,受到南京电力学校红中司学生的阻击,一位八.二七南汽工联的头头手捧土制炸药包冲入路障,廹使电力学校学生让出道路。
下午三点半,红总武斗人员的卡车到达南大,校内己空无一人。
红联也在同一天撤出南师附中。部分红联同学笫二天乘火车去北京。副校长李夜光夫妇,在得到红联高一甲肖邦放关于造反军要抄他家的消息后,带上两个孩子与红联同学一同撤往北京。李夜光先住在北京大学南师附中校友的宿舍内,二天后住到南师附中第一任书记刘英杰家中(他俩都是南师附中最初的党支部成员),直到南京局势稳定后才返宁。
李夜光的出走,使造反军第二天的抄家扑空。造反军人员砸碎镜子、砸坏桌椅板凳、剪坏蚊帐,还用盐水浇在棉被上。
红联近二十位同学,于88日之后到南京工学院继续活动,在动力系的活动室抄写大字报,在同学中进行联络。南工东方红、井冈山有协议:两派在校内和平共处。红联同学的活动没有受到干扰。
大字报内容为八.二七宣传部提供的材料,以及「南京八.二七」报、「中学八.二七」报的文章。大字报一半交给南工东方红「小老虎」战斗队,另一半由南师附中高三丙杨洪苍转交给八.二七活动小组,以便夜间上街张贴。
每逢八.二七有游行集会,这批在南京工学院的红联同学就担负起通知联络任务。红联参加了数次八.二七中学分会组织的游行活动。
818
「南京八.二七中学分会」举行游行,庆祝毛主席首次接见红卫兵一周年。
821
杜方平再次接见造反军的负责人,要他们办专栏,画漫画,扩大影响。杜方平还指示外地小报转印造反军的材料,扩大「反许」效果。
杜方平认为,「红总应该吸收造反军,造反军是中等学校造反派的旗帜」,又说:「如果与附中井冈山有矛盾,情愿不要井冈山也要吸收造反军」。
827
「南京八.二七」、「江苏东方红」、「老工总」等组织万余人去南大操场召开「庆祝南大八.二七成立一周年大会」。途中,遭35051.21拦截,发生武斗。中央调查组副组长宋皋提出三点意见,军区出动四个营部队,制止了武斗。
.二七中学分会的数万中学生(包括红联),强行进入南京大学的大操场。中央调查组、江苏省军管会代表也出席了大会。大会途中,南大「文革楼」上的红总人员,向靠近操场的一块空草坪上扔出一颗土制炸弹。
会后,八.二七中学生,分城南、城北两个方向游行。南师附中红联随城北的队伍,经三山街转太平南路,抵北京东路后行至鼓楼广场,历时2小时。
830
四女中两派学生各自召开「纪念八三0’大会」,为争夺礼堂而引发冲突,八.二七将会场移至南大。会后参加大会的八.二七学生举行游行,南师附中红联为城北队伍的前导。行至鼓楼,遭遇350312.1的一群手持大刀、长矛,赤膀大汉的冲击。游行结束后,四女中红总学生被八.二七学生围困在学校内。前来解救的红总人员几经努力都无功而返。下午二时许,四女中中山路沿途挤满围观的市民。红总南京化纤厂的四辆增援卡车从鼓楼坡疾驰而下,笫一辆冲向珠江路口前来阻止武斗的部队士兵,造成二死二伤(八.0事件)。
直到晚上,被困四女中的红总学生才在军管会的保护下
撤离。
91日,周恩来下命不准再揪许世友。
94日,造反军贴出「肖望东揭发许世友」的大字报。
同一天,在中央文革和省军管会压力下,红总和八.二七达成《关于坚决制止武斗的协议书》。
95
 「市革总」和「红中司」联合召开大会,揭发市委副书记刘中镇压红卫兵破「四旧」运动,迫害南师附中师生的罪行。
9月中旬,南师附中学生开始返校。
在红联高二丙115师的倡导下(初衷是为了发表「高干子弟与资本主义复辟」这篇文章),红联印刷了自己的小报《中学红卫兵》。683月,《中学红卫兵》笫二期也印刷出版。《中学红卫兵》只出了两期。《中学红卫兵》报也在社会上发售。之前,造反军的小报也出了第二期,鼓吹「学校的门」应该朝红五类子弟开(比当局的工农兵学员政策早4年)。红联笫二期小报则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是教育的根本,作为回应。
造反军也在社会上发售小报《共产党宣言》。有一次遇到外国人也想购买小报,被造反军人员拒绝。
在这之后,南师附中井冈山也出了小报《中学红卫兵报》。
红联小报中最具代表性的文章,当属高惠敏、佟元诲合作的《高干子弟与资本主义复辟》。该文试论证「未来如果发生资本主义复辟,权贵阶级非高干子弟莫属」这个命题。
文章认为,在当前的政策下,高干子弟仕途通达,最有可能成为接班人、当权者。只有当权者才可能搞成「复辟」,四类分子的子女绝无这种可能。
1970年「深挖516」的时候,南师附中革委会也将这篇文章定为南师附中文革中的反动文章(二篇文章之一)。
9月以后的话题是大联合。中央文革在南京地区的联络人、解放军报社驻宁记者邢文举,传话给红联:如果红联、造反军能够联合,给南师附中上报纸!
所谓两派是指造反派的好派、屁派。从这个意义上讲,南师附中的两派,红联和井冈山在校内从来就是一致的,不存在联合问题。
附中校园出现64届「72贤」盱眙县马垻公社「新农民」现状报道的大字报。当年以黄桂玉(后改名方玉)为典型的新农民,是作为教改的成果和方向来宣传倡导的。而在红联的报道中,「新农民」仅仅几年的时间,锐气便荡然无存,更不要说大有作为了。校友孙伯文日常生活必做的事:「早上清点一下自己养的鸡,晚上再清点一次」。大字报,对所谓的上山下乡运动,表现出了质疑。
11
关于社会上两派的话题,高一、初三的红联学生仍然十分关注,经常自发组织到三牌楼及中山北路上张贴大字报。
高一甲东方红的几位学生在三牌楼刷的大标语,覆盖了八中812的旧大字报,恰巧遇到从3503厂开完大会散场的八中人员,引发一场小冲突。
1220
南大操场举行南京八.二七成立一周年大会。会后,八.二七中学分会举行盛大游行。南师附中红联走在最前面。红联队伍排的列顺序为:最前面是红联旗帜,其后是「南师附中八.二七」大型立体模块,包括高达1.5米的「南师附中」立体字块(4人肩扛1个字块)和流行的「八.二七火炬」立体图标(高一甲陈尉在同学、朩工师傅帮助下制作)。然后是身着黄军装(借来的)的红野高个男生。其后是高一甲两位女生:方晓珊拉着小提琴,刘丽明拉着手风琴。紧接着是管乐队,几十面洋鼓和铜号,吹打着「革命歌曲」和「八.二七」战歌。最后面是4人一排的红联大队伍。
68
1
由中央文革小组康生出面,逮捕了《出身论》作者遇罗克,最初刑期15年。197035日,遇罗克被处决(同时被处决的还有北京钢铁学院教师郭昌明及右派分子「北大才子」顾文选等19人)。周恩来特批:「这样的人不杀,杀谁?
2
春节后,部队重新恢复招兵。南师附中李天燕、吴芸生、宋杰、胡东光等几十名同学应征入伍,大多在济南军区野战部队67199师。高二乙谭钢屏原本是符合东海舰队潜艇特种兵条件的九人中的一人,鼓楼区征兵办公室的鲍政委对谭说:「群众组织对你入伍有意见」,「这是审批的一个附加条件」。后来查明:这个「群众组织」,正是红色造反军。
32
在南京师范学院操场召开欢送学生入伍大会。
323
江苏省和南京市革命委员会同时成立。南师附中红联沈立智担任南京市革命委员会委员。庆祝大会主会场设在鼓楼广场,会后安排了游行。模范马路的游行队伍中,二中红旗与建校红委会发生冲突,引发现场两派中学生的更大冲突,致使人数较少的红总学生退出游行。这是八.二七和红总的中学生,文革中最后一次冲突。
当天,仅有南师附中井冈山和十一中红总与本校八.二七共同参加了庆祝游行。南师附中造反军没有参加成立大会。
4
在鼓楼区军管会的干预下,红联、井冈山、造反军,三方成立了6人协调小组,每方2名学生。沈立智按照市革委会要求,回南师附中参加学校「斗、批、改」。
红联、井冈山将朱之闻作为审查对象,在五四大楼隔离审查。红联的审查集中于朱之闻的「牺盟会」历史问题,文革中「老串会」以及与杜方平的关系(杜方平为原省军管会副主任,被开除军职,审查中)。井冈山则针对文革前的教改,对朱之闻进行审查。
红联还重点审查了校长沙尧的「自首变节」,文革中「抛档案」问题。沙尧被隔离于学校东一楼。
45
清明节发生朱之闻「坠楼事件」。44日晚间,五四大楼二楼高二甲教室,进行了一场朱之闻的批斗会。朱之闻站在中间,四、五个学生追问他的历史问题,有学生击打他的脸和头部,朱之闻后退,周围的学生将他向前推
清明节早晨,井冈山的石笑海、张人则路过五四大楼,发现了躺在楼前水泥地上,蠕动着的朱之闻。他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和血迹,两眼闭着,不出声。张人则守候着朱之闻,由石笑海去井冈山队部,联系同学将朱之闻送至鼓楼医院。
经急救室医生诊断,朱之闻是两脚朝下,以站立的姿势着地,脚后跟骨头粉碎性骨折,脊椎因受压挫伤。
当晚,高二乙张人则、王咸留在医院。朱之闻夫人赶往医院。红联高二甲沈恒瑜,为防朱之闻串供,也前往医院。
井冈山学生在医院轮换值班,直到教育厅的文革组织接手。
朱之闻出院在家休养,红联指令丁文卿老师(学校两位57右派之一)用板车将朱之闻拖回南师附中,继续隔离审查。朱的女儿及保姆,为照料朱之闻的日常生活,也住在学校。直到工宣队进驻南师附中,朱之闻才得以回家。
朱之闻认为「小将没有错」,却自始至终没有说出「坠楼」原因,包括对他的家人。
6
「清理阶级队伍」之风在全国蔓延,势头凶猛。造反军指责红联侧的教师队伍,成份不纯。
红联部分学生为表明立场,对一些教师采取了抄家行动。抄家的红联学生以高二甲为主,也有其他年级的学生参与其中。他们在镇江路学校教师宿舍(邻接北操场)抄家时遭遇抵抗。同为红联的高一丙葛久研(葛家谭老师的儿子),与前来抄家的高二甲李远归发生肢体冲突,致使抄家未遂。家住南师院的英语老师张守己家也被抄,当时张老师的夫人南师院的杨仙惠老师不在家。张老师情绪激动,曾举双拳表示抗议!(初一甲费荣来在场)
家住镇江路的扬长庚老师当时抗议红联的行为,跳入教师宿舍旁边的水塘,被高二丁王燕虹拉起。
当晚,王燕虹去杨长庚家,劝说杨老师不能轻生。杨长庚向王燕虹述说66年他的眼睛被学生击打的事情,并拿出另一只假眼,给王燕虹看。
红联部分战斗队人员抄教师家的事情第二天披露。很多红联学生认为这是红联的污点。
红联高一甲「东方红革命造反团教师支队」,也在这样的背景下「自行」宣布解散。
井冈山造反兵团,为揭开学校「阶级斗争盖子」,隔离审查了1955年被开除教职的高鸿魁。1955年参加高鸿魁专案的徐鸣嵩老师,曾向井冈山提供过高鸿魁的情况。
高鸿魁1949年前,在学校(南师附中前身)教过公民课(政治课),是学校国民党组织的负责人。1955年,沙尧调进南师附中任书记兼校长,全面展开「肃反」。暑假期间,南师附中与另一所中学的教职工,在第十中学进行闭门整肃。高鸿魁、赵峻山(徐悲鸿学生)是整肃重点。其间,发生外语教师徐学凯跳楼自杀事件。
暑假后,高鸿魁在学校东二楼继续受审查,没能「下楼」。后由公安局出面,在学校大礼堂宣布高鸿魁强制劳教。高鸿魁也被清理出教师队伍,家属被撵出镇江路学校教工宿舍。高鸿魁劳教结束后,住在镇江路附近「后山」的山坳子。
1968年夏天,高鸿魁被井冈山关押在五四大楼二楼教师休息室,由他妻子送饭。高鸿魁在隔离期间遭受拷打(初三丁孙永明参与了拷打),臀部被打烂。校医董美瑞,每天为高鸿魁換药,感受到他强烈的生存欲望。不久,高鸿魁被发现用裤腰带挂在房门上自杀了。「自杀鉴定」责任人是南京十四所的医生(红总派)。
高鸿魁是南师附中文革三年中,唯一非正常死亡的人员。1979年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胡百良时任校长的南师附中,为高鸿魁「平反」,家属领到「抚恤金」,但住房没人过问。
此间,在鼓楼区军管会的主持下,南师附中红联、井冈山、造反军共同成立了隶属于军管会「干部调查组」的专案小组(下属4个小组约10人)。分别对沙尧、李夜光、赵耀如、鞠健的历史问题进行调查(江苏省范围内),为组建校革委会做准备。
在干部人选上,不同组织的意见并不一致。造反军指责李夜光是红联、井冈山的「幕后黑手」,红联、井冈山则指责沙尧「挑动群众斗群众」。
有一天早上,沙尧和李夜光分别站在学校大门口的两侧,被挂牌示众。大门口的墙壁上贴有「揪黑手」大标语。
一天午后,造反军的纵晨光,在察哈尔路口「绑架」了李夜光。李夜光被挂上「走资派」牌子,双手反剪地被押解到附近城乡结合部的一间屋子(红五星的姚振松老师在场)。「绑架」的目的是准备第二天的批斗会。当晚,在漆黑一片的夜幕下,李夜光被逼在农村田埂上来回行走,反复折腾。最后让李夜光睡在地上,仅以几张报纸当被子。
体育教师王昌松得知情况,准备联络工人红卫军前去「营救」(红联自觉出面不妥)。为避免事态恶化,告知了在鼓楼区革委会任职的南师附中教师方永兴,让他介入此事。第二天一早,李夜光被放回学校。
68年夏,校游泳池恢复开放。社会上「小痞子」前来闹事,游泳不付费,猥亵女生,发生了多次冲突。
红联学生组织了护校队。有一天清晨,50多名男生由高一甲肖邦放带领,在临近学校大门的察哈尔路口,一举抓获了前来捣乱的「小痞子」头头。遂交送军管会处理,起到了震懾「小痞子」的效果。
89日,工宣队(3503厂)、军宣队同时进驻南师附中。
之前,由市革委会工宣队领导办公室,在山西路区党校安排工宣队集训了一个星期。工宣队人数40人,队长王保业。军宣队则由指导员刘永晨带队。
蹲点高三丁的工宣队小王(女),开口闭口都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红联红野的学生则强调工人阶级领导是通过其政党来实现。小王请队长老王来压阵。王保业透露要展开「清理阶级队伍」,并说「馒头要一口一口吃」。
红野有学生提醒:「首先要弄清楚吃的是否是馒头,否则可能磕掉牙齿」。
工宣队进驻学校后没多久就着手「清理阶级队伍」。
南师附中教职员工,全体封闭式住校一个多月,集中审查,人人过关。工宣队将教职员工分成四个组,由红联、井冈山、造反军学生,组成红卫兵突击队,分派到每个教职工组,协助工宣队工作。
其中一个组的红卫兵突击队员有:红联的王虹(副组长,高三丁)、王丽华(高一戊)、余珊萍(高一丁),造反军的吕辉英(高三乙)、卞昌久(组长,高一己)。
突击队的红联学生基本是在应付,而造反军学生十分认真。有一次,一位男教师正在谈思想认识,卞昌久猛然拍动桌子,大声喝斥「老实交代!站起来!」。当时红联学生都觉得「唐突而滑稽」,而被迫站起来的男教师,已浑身在哆嗦!
工宣队将筛选出的「问题」教职工,另组成「学习班」,重点审查。红卫兵突击队使命结束,4位突击队组长后来入选学校革委会委员。
「学习班」里,电工廖玉华在「老忠」战斗队的小红房安装「窃听器」的事情被揭出。安装「窃听器」是应红联的要求,用扬声器充当话筒(根本听不到清晰的声音)。工宣队过问此事,红联沈立智以「毕竟被阶级敌人插了一手」作为应对。为避免工宣队陷入「阶级敌人操纵」的思路,红联主动出击,由红野主攻「老忠」战斗队的胡百良。一夜之间,揭发批判胡百良的大字报铺天盖地。考虑到胡百良56年参与「侨生事件」,57年又「内定右派」,工宣队终于将胡百良弄进了「学习班」。小红房事件被淡化,参与「窃听器」安装,担心被再次扯上「阶级报复」的王亮(高三丁),也松了一口气。
老三届学生「上山下乡」插队农村,已经被定为国策。南师附中所在的鼓楼区的中学生,面向最艰苦的苏北淮阴地区。
红联115师高惠敏(高二丙)贴出内容虚拟的大字报《分配办公室吴茨人部长访谈录》。指出去「驼子晒太阳的地方」(怀荫)几乎是出身不好的学生的不二选择。造反军学生则指责该大字报对现实不满。造反军还贴出「公安六条」、「招兵条例」等大字报,为现实政策辩护。
当时,红联内部弥漫着「文革走过场」的疑虑。
917日~19
南京市中学红代会在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召开成立大会。省革委会主任许世友、市革委会副主任彭勃到会讲话。
红联高一戊吕忱与10多位南师附中学生,参加了南京市中学红代会。工宣队进校后,吕忱曾参与鼓楼区红卫兵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被选为鼓楼区红代会主任。之后,吕忱作为南京市中学红代会的代表,出席了后来的江苏省红卫兵代表大会,当选省红代会委员。吕忱也参与了南师附中红代会的组建工作。
921
南师附中最初上山下乡的约50位红联学生,去了泗洪县界集公社。这批学生多是红联骨干,为避免「秋后算帐」,希望尽快逃离学校的「清理阶级队伍」。初三甲周正珑在 《告别战友》的信中写到:「没有不散的筵席,没有不分手的朋友。但真正分别之时,宣泄的情感却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103
第二批去泗洪界集插队的红联、井冈山学生约70人离校。
1021
20位红联学生,乘火车前往内蒙古伊克昭盟鄂托克旗毛盖图公社落户(今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毛盖图苏木)。这批同学分在沙日胡舒、伊克乌素、圐圙、乌兰胡舒四个大队。离开南京的场景,有如背井离乡,壮士一去不复返般地悲壮。
1031
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发表。当晚,胡百良鬼使神差地将粉碎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误读为「无」产阶级司令部。工宣队得知后,连夜汇报军管会。军管会立即将「误读事件」定性为「八届十二中全会之后,南京地区最严重的一起反革命事件」。
第二天,工宣队在小礼堂(生物大教室)召开批斗会。胡百良自辩是口误,红联沈立智反驳:「为什么别人不出错,偏偏你错!」。胡百良被红联学生顺势推下讲台,台下红联学生对他施加拳脚。胡百良会后被扭送鼓楼文攻武卫指挥部,四十八天后才返回学校。
11月初
初一丁黄小娅从泗洪界集,寄给在校红联同学的信中写道:「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不可能大有作为」。这封信的内容曾在红联同学之间流传。
11月初
高三乙和高二为主的数十名学生去淮安县复兴公社插队。
1123
笫一批去洪泽县的40名红联学生插队黄集公社。
1124
南京鲁迅中学革命委员会成立(南师附中改名鲁迅中学,鲁迅曾在校园东二楼处读过书)南京市革委会批复文件日期为1120日。
革委会由刘永晨(主任,军代表)、吴鼎福(副主任,原党支部副书记)、方永兴(红五星)、张振海(红五星)、闵开仁(红五星)、王盘琴、孙盛元(红五星,原团总支副书记)、王义(红联)、徐建华(造反军)、卞昌久(造反军)、何纪宁(红联)11人组成。
军代表与4名学生委员很快离开学校。红五星的党团员教师与工宣队一道主持学校工作。
11
学校成立了清理阶级队伍「专案组」。红联李丹轲、造反军程江江,以及一些教师和初中学生也参加了「专案组」。其间,程江江、李丹柯,曾一同去鼓楼「文攻武卫」提审过胡百良。据很多教师反映,当时见到「专案组」成员,心里就发慌。
126
第二批去洪泽黄集插队的红联学生约40人离校。
1228
去泗洪县小楼公社插队的学生离校。
1229
造反军学生集体去淮安县黄码公社插队。
1230
又一批学生去洪泽县公河公社插队。
69
2
最后一次公开招兵,南师附中的32位学生应征入伍,分配在兰州部队。
大批老三届学生离校后,「清理阶级队伍」仍在继续。
沙尧、李夜光仍是审查重点。李夜光被关押达半年之久。
1969年初
由工宣队孙朝身主持李夜光批斗会,李夜光遭到4位男女学生竹棍抽打,屁股被打得发紫,很多天不能下床。
其间,李夜光还遭受其他学生的侮辱、殴打。一次被叫去校广播室擦玻璃,有学生逼李夜光打自己100个耳光;另一次被原初三的一位学生带到学校「防空洞」进行殴打,并被告之不准说出。这些打人的学生,都是原初中升入高中的造反军学生。
陶强老师也受到过殴打,眼睛被打成「熊猫眼」,膝盖被打肿。
3
30几名学生组队(造反军居多)到江苏连云港云台山下的东辛农场插场。
4
南师附中最后一批老三届学生(约10人)再去东辛农场。
4
中共九大召开,「四人帮」正式进入权力中心,中央文革小组也随之撤销。从66年的「5.16通知」开始,至69年的「九大」召开,三年文革终于收场。
文革余波
694月九大召开,清理阶级队伍的工作基本完成。
1969年秋冬,当局推出城镇居民下放农村政策。除了宣传「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外,更是将下放农村与清理阶级队伍的后续处理挂钩。
南师附中有18名教职员工下放农村:
周兴发 (男)化学教师、教研组长,下放洪泽县万集公社袁集大队。
葛家覃 (男)数学教师,下放洪泽县公河公社盱丰大队
辛天桦 (女)俄语教师,下放洪泽县公河公社盱丰大队。
吴至婉 (女)语文教师,下放洪泽县万集公社丰收大队。
杨秀清 (女) 校医,下放洪泽县万集公社袁集大队。
丁文卿 (男) 地理教师 ,下放淮安县大兴公社。
戴国芬 (女)物理教师,下放淮安县复兴公社。
季廉方(男)语文教师,下放淮安县盐河公社胡庄大队。
唐世中 (女)数学教师,下放淮安县径口公社。
徐远凡 (女)语文、外语教师,下放丹阳县荆林公社蒯家大队。
印敬良 (男)化学实验员,下放灌云县百蚬公社大兴大队
(男)生物教师,原教导处副主任,下放泗洪县双沟公社。
(男)音乐教师,下放洪泽县岔河公社张王大队。
张泽山 (男)698月来校后即下放灌云县四队公社民治大队。
李淑华 (女)698月由五七干校分配来校,不久即下放 淮安县溪河公社。
金玉鸾 (女)语文教师,下放洪泽县双沟公社东风大队(744月病逝)。
吴耀卿 (男) 外语教师,下放泗洪县龙集公社( 72年病逝)。
华永昌 (男)政治教师,下放洪泽县岔河公社张马一队(「下放干部」返城之前病逝)。
吴耀卿不在下放的最初名单中,因历史问题还没有最终结论,不能将「问题」留给贫下中农。后来为了让吴耀卿尽快下放,「历史问题」也就草草了事了。
还有几位教职工,由于其他原因下放未果。他们是:陶强、吴寿玉、金从友、李琳文。
南师附中一方面搞教职工下放,另一方面学生人数增加,造成师资严重不足,只好从高中毕业生中选择教师。
19702月,中央开展「一打三反」运动。此前,查全华已于19691215日在南京遇难(因组织马列小组于69年初被捕)。
19704月,中央开展「深挖5.16」运动。
江苏省革委会重点整肃的是「好派」造反派。南师附中原本想将红联的红野作为「打砸抢」的典型进行整肃,却只能拿好派的井冈山开刀。造反军也同属「倒许乱军」,却没有被整肃。
高三乙何立群、高三丙顾浩,先后被公安局从泗洪界集押回到南京审查。南师附中「专案组」成员,数学教师杨志年也曾协警前往。其他井冈山成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审查(高三乙金乐平、高二乙张传绵、高三丙石笑海等。)。
高二乙张人则,曾前往南京市清查「五.一六」办公室交涉,被视为「自投罗网」,由南师附中人员押回,在3503厂看管。张利用看管人员的疏忽,当天成功「越狱」,逃回苏北农村。
何立群(红中司副司令)作为案情重大人员,由南京市相关部门关押了三年。顾浩也在南师附中学生宿舍关押了三年。何立群被释放时,精神上已遭受严重摧残。
已经参军入伍的同学:刘迎胜、陆炜、吴芸生等也受到牵连。陆炜(高三丙井冈山)被清理出部队。刘迎胜(高三乙造反军)因为文革中「反对许世友」,被开除军藉﹑留党察看。
南师附中70%的教职员工遭受到审查(吴鼎福语)。徐鸣嵩(外语教师)文革中与井冈山关系密切,成为重点审查对象。由于他拒不交代,被学校革委会关押了二年。


王虹整理(20144月)

http://nsfzlsj.blog.com/?p=41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6-14 00:44 , Processed in 0.05052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