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65|回复: 0

姜弘:读鲁礼安《仰天长啸:一个被单监十年的红卫兵狱中吁天录》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09-11-1 00: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仰天长啸:一个被单监十年的红卫兵狱中吁天录》0 R9 F4 M" o; D! ~2 P" v% R
- i8 C* ?0 t$ @4 R
                •姜 弘•
$ M2 e$ M7 N6 ~; t3 ]0 v# W% L) o# b* F; s- w. b8 P) h
〔编者按:鲁礼安著《仰天长啸:一个被单监十年的红卫兵狱中吁天录》一书将由
2 V0 y& ?6 B* O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关于鲁礼安在文革中的活动,请参看宋永毅等著《文化4 ?1 t9 d6 M& g$ U# [9 ?, @3 L
大革命和它的异端思潮》一书第七章“武汉‘北、决、扬’:马克思主义不同政见$ M, [4 @$ M( Q' l. ]% o7 I% @
的深化”〕0 y+ |+ s5 L8 A  V$ U2 ]. S

: R- Z1 k" B$ f4 U5 l  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了近三十年,我才读到第一本完整的个人回忆录,而且这
+ T  ^% I# H2 l+ @* f( {" D样真实生动,把人带到了在今天看来简直不可思议的那个疯狂的年代。我原来曾想( b) i. G. l  c( _
,文化大革命是无法如实描述的,因为那一切太离谱,太不正常了,真实的不正常
1 k; B+ b) Z9 e, ~" @9 G5 n6 Y& x; ~有可能成为漫画,使人感到荒诞。然而,读了鲁礼安的这本书,我改变了看法。也* x" e4 P5 i9 h: j8 N$ r
许因为我是过来人,而且曾参与过有关活动,所以读时如同回到了当年,一切都重
# W7 g8 E2 O! a& F现眼前,感到真实而亲切。这种真实感来自作者的真诚,他不加矫饰地把当年那种
( ]6 D7 D+ a$ U/ t3 H9 O无限崇拜、无限忠诚照原样再现出来了。说幼稚也好,说愚昧也好,或者干脆说奴, S+ t& k+ `% g+ ~# b7 n  Q- P7 _
性也好,当年确实就是那样——鲁礼安给了我们一块“文革”的活化石。% y9 u4 k0 P4 k4 _6 |
; G0 M* j) Z- `9 i$ {
  “十年文革”并不是一段统一完整的历史,其间有许多矛盾和反复。总的说来
7 X/ g7 c+ i* S1 ],那是一场夺权斗争,但上层与下层并不一致:上层是争夺领导权,即特权;下层
: d( q4 w* Y) d9 j7 l8 w& R9 E则是争取生存权,即人权。一开始的近半年时间里,是“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是: Q  u7 z# [0 s7 l$ [) i" E
有特权的“红五类”制造“红色恐怖”的时期。中间不到两年时间,是多年来受压
3 P: ~2 V" Z7 a2 b/ c* E8 A& d) x的广大弱势群体为保护自己不受迫害,并进而起来争取生存权的时期,也就是造反
' W* b2 g+ Q9 m, O  N派起来造反的时期。这中间,毛泽东鼓动人们造反的目的与人们自身的诉求并不一$ c8 `) l$ W) _( M2 v
致。1969年以后,所谓的“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清查五一六”
8 w: y" x. p( C! J0 a! x等等,是上层继续进行权力斗争并联手镇压造反派的时期。
+ _+ i" _' u3 h: U, |) ?6 B: B( O7 m! J7 l: k2 }1 h4 D! Q! u
  说来可怜,造反派活动的时间不过两年,而他们的头头和主要骨干都受到了严5 Q7 k: s' G+ C) Z! E+ e, s
厉惩处,且被后人说成是“文革”中所有暴行的制造者。这实在是冤枉,因为那些# z4 z' |' |- [% ?( ]  [
暴行和血案,主要发生在前后两个阶段,即一开始的“红色恐怖”中和后来的“清7 p8 o$ g1 J5 a1 s; E" d
队”等有组织、有领导的镇压行动中。造反派当然也有暴行,但他们远没有保守派' n. H* j; ~! q( F! V. |$ O
那样有恃无恐,在军队和各级政权的支持下大胆地“采取革命行动”。鲁礼安的独& z5 _; o( {) v6 {
特之处,在于他自始至终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号称“敢死队”,实际上他一
5 ]6 v3 m) h  b  {直沉浸在逻辑和激情之中,所进行的是思想理论上的战斗。他那种理想主义倾向,
/ B0 a0 V6 a3 _0 |他的辩才和勇气,吸引了许多右派。我和我的右派朋友常在私下里议论他,称赞他7 O; H! t$ {- e9 v7 q
,因为我们从他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z( }* z0 n3 s/ ]9 b
# S+ p" B2 E8 K* Q5 M  b4 {
  在“文革”中,1957年的右派同情并支持造反派,这是普遍现象。我和我
7 @' P% a: h: R- |  j9 J9 @周围的几乎所有右派,全都站在造发派一边,其中知名人物有老作家姚雪垠、李蕤& Z; c0 @5 X( j
,诗人白桦、王采、秦敢,翻译家章其,著名法学家韩德培,还有此间的著名记者
; p0 J4 s4 r& [3 f1 E; F  b赵熔、刘若等等。这些人大都在运动一开始就受到了猛烈冲击,是造反派起来批判$ L& J1 n% g( D4 A* Y# e
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我们才得以解脱,成为游离于斗争旋涡边缘的“死老虎”。造
; T* V* N0 t# G, F+ r2 K# w: x反派对待我们这些人的态度也远比保守派温和。当时支持造反派的“中央文革”成9 i3 t( a! `0 ~+ ]6 r, j
员的有些讲话,如批判血统论,说十七年也有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说右派摘掉帽子
  o6 p6 c! L  |& K; B也是群众等等,这些说法都在我们心里引起了一丝希望,以为中央可能会重新审视
+ ]. l' b1 Q1 q9 Q( v以往的运动。当然很快就发现,这是错觉,是一厢情愿。: l/ ], k" ^8 Y* O- u* n

  K' V' J: z& o3 `* Y& k+ {7 b  事实上,当时我们都已成为俎上之肉,随时随地任人侮辱摧残,是争取生存权
) {/ P' U; g$ R3 c8 s5 ?7 r& u和对民主的渴望,使得一些右派介入了造反派的活动。最突出的是公开站出来造反
2 R  U6 j; h7 E5 O的诗人白桦,因为他是现役军人,保守派奈何他不得。1967年夏天,白桦常常
, ?) V) |- ^6 c- L出现在大字报栏前和一些群众活动场所。在“百万雄师”围攻造反派的武斗现场,: z7 q! c$ A/ {: e& f/ {+ b  ^
他一个人面对大批暴徒,与之辩论,营救被围困的造反派学生。他的组诗《迎着铁
3 M5 I7 @' y. F  v/ R2 x矛散发的传单》,充分反映了造反派群众那种追求民主、反抗暴政的的意愿和激情" {6 o5 H: w; W: p% [
。这些诗被抄成大字报贴遍武汉三镇,传颂一时,脍炙人口。这些诗印成小册子以) [& F; @& p. B! h: Z. y2 C; ?7 ]
后,他亲自在街上散发。一次我遇见他,向他索取,他答应过几天给我。几天以后
& B% W6 Y+ J* q8 |2 ^0 P$ d,他到文联大院来,把诗集送给我和徐迟、姚雪垠。徐迟对这些诗评价很高,他伸# h' L5 n8 J/ p8 m1 l% K6 N. G/ ^* W
出拇指说:“全国文艺界头一份!”
' ~: [9 I' ]8 ~0 z* X, h3 j3 H' B+ }7 H! ]  p
  连老作家姚雪垠也并未完全置身事外,而是以曲折隐蔽的方式表示对造反派的4 j" R  z5 I. c& V! L8 _8 g
支持。1967年春天,造反派被镇压,军区发布《三二一通告》,取缔工人造反7 r  P% s+ s/ n
组织,把学生从《长江日报》的红旗大楼赶走。一时间,武汉三镇一片沉寂。对此0 r' W- r- o" `4 B- o% k( C* `
,姚雪垠怀着悲愤的心情,一连写下了二三十首七言律诗,并加了一个小序,油印
8 C+ s& b/ P$ f" {- t( K- w/ V成小册子,偷偷散发出去。小序称:“三二一”以后,红旗大楼前人迹寥寥,大字
% l1 p% G. B' u8 l  T报全被撕毁,纸屑飞扬,一片凄凉。他于无意间发现海关大楼旁有一组小字报,直
) \/ l) I. B0 A) @  G行书写,虽已残破,尚可辨认,竟是一组七言律诗,而且格律谨严,对仗工稳,因7 H% Q; R/ ?& b. Y1 N
而不忍任其湮没,择可识者抄下云云。记得第一首里有一联是“武汉关前月色冷,$ Q5 ]1 T5 b- o& @
钟声寂奏东方红”。中间有一首把这一年三月二十一日称为“新马日”,就是把军; s  u6 @' J3 {# G+ q
区镇压造反派比做1927年湖南长沙的“马日事变”——军阀何键镇压革命的工
" e! r3 _% M/ |' i" c农群众。于此可以看出我们这些人当时的思想感情倾向。
5 J0 y2 P) y  |- {- g5 @% o8 A" I5 ~. h- T( [1 w* i* F- V, Z
  像这样暗地里支持和帮助造反派的人很多,鲁礼安提到的造反派小报《五千里0 H7 N/ f( ^9 Y$ g$ d
狂澜》,他称赞的报头五个气势磅礴的大字,也是右派写的,此人就是武汉歌舞剧
/ f( ~5 u5 r' s! T院的音乐家王同善。我自己也参加过一些活动,帮助他们办过小报,还参加过“钢4 a  F3 x( \5 a- v+ k
工总文艺分团”的活动,这个组织的头头王振武和鲁礼安有交往,思想观点接近“- e2 O9 l" K1 _* U& R/ S1 u# b
北斗星学会”和“决派”。& y7 |3 ]! h' _4 H& l) }$ D

0 u$ ^( L# b) t; E  当年有一种说法,说右派“人还在,心不死”,时刻梦想资本主义复辟。不知/ R* n3 y/ w5 m
道这话是毛泽东还是康生说的,反正一样,他们二人至死都是一致的。这话并没有1 h) Q: t* m1 c7 u" \! N8 b% Q9 D
错,他们所说的“资本主义复辟”无非是讲民主、自由、人权,而这正是五七年的
7 ]* `4 R: M3 d  F9 B右派和“文革”中的造反派所追求所梦想的。我和我的朋友们注意并赞赏鲁礼安和
1 m& O9 B3 Z1 C: q% L他的《扬子江评论》、《北斗星学会宣言》等,是发现他们抓住了当代中国的两个+ ?, ?) ^( e' ~" j4 W  [
最重要也最敏感的问题,而这两个问题正是1957年“鸣放”中的关键问题,这5 T$ y. M+ H; H/ M/ E
就是实行民主和解放农民。当年在武汉大学的大字报栏上就有这样的醒目大标题:
. c. d$ o+ x: c8 A* V  u6 S“争民主,争人权!”、“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鲁礼安他们呼& x& r2 w  V0 l& l! ^; U7 [
唤巴黎公社原则,关心农民的现实处境,把这两个问题联系起来了。巴黎公社原则3 O  O$ w, S  F0 p( m0 X, x
就是彻底改变政权性质,实行直接民主;在中国,最需要这种变革的,就是压在最* b3 U& J/ V8 Q4 V( ?5 \5 L
底层的最广大的弱势群体农民。当时对于他们的这些思想和主张,我和我的朋友们
9 p$ K# w% m5 h是赞赏和佩服的。但同时又为他们担心,感到他们已闯入了禁区。他们不知道,我  K( V0 a2 X$ r7 |% v' p
们当年就是在这些问题上犯禁而罹难的。因为这个问题是毛泽东所最忌讳的,作为) ]0 {) A; E, j7 i, T" D+ `
几亿农民的皇帝,他不允许任何人代表农民说话,更不允许给农民以自由。就像马
2 Y1 Q. ~( L9 H% j8 L$ f  [! E5 q) ?) |克思所说,他要保持农民那种“一袋马玲薯”式的生存状态;合作化也好,公社化& X6 C# ]$ j% q9 A8 t
也好,不过是把麻袋变大些罢了。他不许“走资派”在农村搞“三自一包”,是担2 i6 E. U3 H/ ^( G3 B* U6 k8 y8 S
心农民冲破麻袋在地上生根发展,变成社会公民,危及他的皇权。鲁礼安不知道,
3 S" A8 B4 `: u巴黎公社式的民主,是只可以说说而不可以去做的,他的主张不但触犯了皇帝,也1 Y7 d! _" o- R/ L( Q( @
为各级官员所不容。当时,姚雪垠就看出了这一点,说他的思想很危险,会吃大亏4 P% g( L9 ?% c' N& u2 P
的,要我千万不要介入他们的活动。当时,我们这些人既同情、赞赏鲁礼安,又为
7 v" {& T" ~7 y2 P2 |& \他的命运担心,如前所述,因为我们从他身上看到了我们当年的影子。! L9 r' w  g& a' ?  }% |  O

9 \7 V) s& q9 W  白桦的那本《迎着铁矛散发的传单》里有一首诗,就是表现这种心情的,里面) `! I# P4 J" e" n+ V* |8 _
有这样的诗句:“我也有过这样的青春/那时的战友/就像今天的你们”。下面他
3 |/ X9 e( N* {描绘了在战场上与国民党军队拼杀的场景,但在我心里、在我眼前,出现的却是1
+ `. A  E, F! ?( e3 ~: l9 k3 X2 ^957年“大鸣大放”中的情景。和别的右派说到这一点,都有同感。我没有问过0 h0 n! g( {7 Q0 E
白桦,但确信他也会同我一样,心里想到的是1957年为民主而进行的斗争,笔
6 F1 R. E2 {& U9 Z, c下却只能这样写。1957年的我们和1967年的鲁礼安们,不是都像毛泽东所( J3 o6 j  q$ l$ m" @
描绘的那样,“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X) ~  h! s+ Q$ O5 q# [
谁又曾料到后来的“风云突变”呢?1971年林彪事件以前,我对毛泽东有怀疑
1 J. f+ X; l- K& A# `、有不满,但还没有看清楚,是《571工程纪要》起到了启蒙作用,好像对我猛
9 Z$ J6 n! o: y; G) G% D击一掌,使我突然清醒过来,开始认识毛泽东的真面目。& u3 @- \7 G1 u: ^
( x% s* X% V! o2 R
  十几年以后,当我再见到鲁礼安的时候,,我已年过半百,他的青春也已逝去
8 X1 q; p$ I3 i) g2 N  r3 U, d,成了中年人。那是在一次美学讲座课的中途休息时间,他来听课,并向我提出圣
- f4 S# f8 }- ^1 A4 P1 Z经与文学的关系问题。回来后,我向朋友们谈到他的情况,都不胜感慨也非常同情
- ^; g5 k. V7 W。——可谁又想得到,历史好像在兜圈子,几年以后,我们和他们,鲁礼安们,又" U/ g0 \; F. b9 c7 q& \+ \; G
同时在心里产生了“我们也有过这样的青春”的感喟!
# i( T; r# q2 j/ \7 |+ Z" A. F0 A. P* X
  那是1989年5月,在武汉召开全国首届胡风思想学术讨论会,会议将要结
* v; ]8 P" o+ U1 s+ L3 b束的时候,传来了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前绝食的消息。于是大家的注意力全都转向了
- i( b2 W8 @  @北京,听广播、看电视,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大家兴奋激动,议论纷纷,有人担
# N# L  e: P! G" i$ W) U4 [心,有人怀疑,绝大多数人是欢欣鼓舞的,因为这是专制制度之下不可能发生而民* K0 I% h  F- c+ A" H
主社会里常见的正常社会现象——也许,中国社会从此将走上健康的民主发展的大! P. f) I3 F) V6 ?9 k! y/ K
道。正是出于这样的心愿,我和许多人都在文化界支持北京学生的声明上签了字。
9 M  j% |' Z" x* E4 F其中有参加过“一二九”运动的胡风分子,有像我这样参加过四十年代末的学生运
- [! |+ g7 t3 b: y3 l. p& D4 s动的右派,也有“文革”中造过反的的中年人。面对电视画面上那滚滚的民主浪潮
' w) F- w( N6 f2 H& X/ X$ X,燃烧的青春火焰,那热情激荡而又秩序井然的动人景象,自然都会在内心里产生
& \; D- s' u" f6 y8 c& A8 ^感应,联想起过往的岁月——“我也有过这样的青春”……' A$ G) |6 i  \  M9 o

7 z4 h$ n* s0 W4 h  我不知道当时鲁礼安在哪里,处境如何,但我相信他也会有同感。因为发生在
& z4 P! a: u1 V6 E# {+ p上世纪下半期的这三次重大历史事件——1957年的“鸣放”、1967年的“
- D3 J, ?7 L( F! ^; }造反”、1989年的“风波”,其间尽管有许多不同,但在反专制、反特权,争4 [& J0 Q7 U% d8 T$ D+ C
民主、争人权这一根本问题上是一致的,是前后呼应的,或者说,这是三次被切断. U' c& e7 Y  o, h/ f
了的民主运动。
" D; \1 Q4 ~" o" ?% ~
" ]3 O. z# v5 d) q8 |6 ]  1957年的“鸣放”,是一次夭折了的思想解放运动,是五四精神的一次回) X+ P5 ]: K( x
光反照。当时提出的问题既深且广,远超过以后的两次。特别是储安平的“党天下
) d7 t* b5 {# _: K9 W3 i”,真是一针见血,一语道破了中国现实的本质,揭示出中国社会各种痼疾的真正* x7 S, k5 z/ f1 l7 r: _
症结所在。三十年后的89民运,所提出的基本诉求虽然并未超过当年的“鸣放”) K8 U+ ]# Z! e
,但目标明确集中,都是有可操作性的现实问题,更富有实践意义,而且声势浩大
) @8 s( d1 m1 A$ T# ^,影响深远。时至今日,这两次民主运动的性质和意义已经为历史所肯定,稍有良2 ^5 L8 w0 ~8 v; i% v& `
知的人也都明白了事实真相,“扩大化”、“动乱”之说也早已无人理会了。* v% ]* n5 ^5 r$ N
& q# z" k8 W% _
  现在的问题是,对于夹在这中间的“文革”中的造反运动,对于参加那场运动
4 R. Y  i, Y' H的鲁礼安们,今天究竟应该怎么看?我认为,“文革”中那场造反运动与前后两次
5 o$ c$ c! }3 k6 `9 H民主运动的不同是很明显的,一是性质不同,二是思想资源不同。表面看来,“鸣
$ L  G+ _  N% ~6 ?/ i放”与“造反”都是“响应号召”,都是中了毛泽东的“阳谋”。但二者有重要区
  x: h$ u( |' G2 y# T9 a别:右派是有自己的独立见解和主张而为毛所不容,才“因势利导,聚而歼之”的
9 B4 X/ ?' x7 r) N8 q, n" C。造反派则不同,他们对毛无限崇拜、无限忠诚,是被愚弄、利用之后又被抛弃的
" k6 E! Q- u& d: d+ i3 O牺牲品。1957年的那场斗争确实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在野的知识阶
" X- S& X- i7 t1 y( e" B# \级与掌了权的阿Q之间、五四新文化传统与游民造反传统之间的斗争。196
9 o/ F) P6 [) L# I+ t7--68年的造反运动则比较复杂,即是那次内讧中的一次反复,又是受压群众; L3 T. n$ K4 j/ r  _! n# I
的一次自发抗争。% H; `) z6 @% M' Z9 O; ?

: l- G9 e$ D0 Y  说到思想资源的不同,主要是历史环境的不同造成的。右派的思想里不仅有社
1 T4 s6 M3 M/ Q* A" ?- d; v会民主主义,而且有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观念,这与他们早年所受的教
5 ^) v9 c" C4 v4 h# p& p育、所受五四精神的熏陶有关。造反派就没有这种精神资源,他们生长在严格封闭
' a" n+ u  e( D. {0 ]- W# a的单一思想文化环境中,所能接受的只有一种意识形态,就是“毛主席的教导”。5 E3 r" w1 ]+ C& j$ A
不应该忘记那场轰轰烈烈的“学雷锋运动”,那是一场造神运动,愚民运动。雷锋. r: j7 ]) {1 Z9 [/ I
精神的核心是什么?就是林彪为《毛主席语录》题词时所书写的那几句雷锋日记:
; ^/ a) I/ U5 g) U“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就是听话,效忠!而
8 G1 [& a) x' K9 Y1 q那本由空洞的豪言壮语拼凑而成的《雷锋日记》,则是由中国作家协会书记郭小川& _. \7 p; G/ k3 W% a1 J6 w
精心修改加工出来的宣传品。就这样,一本语录,一本日记,如同两个轮子,人们
4 f7 R( Q- v+ D0 c* q就是踏着它们滑进那个疯狂年代的。! }2 N- s) R/ ?; P2 A
1 j* i% A0 x+ d# r* t' K: [6 O
  鲁礼安们的不幸和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们因受压而反抗,而独立思考,从
/ C& O- J9 {6 e( j# l2 }" Y7 L& R而冲破思想禁锢,从毛泽东走向马克思,反过来质疑现存制度,而且不顾伟大领袖6 @. U5 W5 n0 K  z( _6 w0 @' _5 C
的战略布署,自己组织起来去探索新的革命之路——走向民主之路。他们当然没有
  s' e+ i( x4 D想到,这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就是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是反革命。然而
8 F/ @4 u  w8 A) m* d,正是在这里,他们遇上了1957年的右派,他们之间的思想观点相近,精神上
9 F3 X- S% R3 {  j- K; o5 j$ E4 g3 r相通,而且这种相近、相通的东西一直延续到1989年。上面谈到的右派对这两8 r) q* a# C/ [& @* A1 `3 z
次历史事件的态度,就说明了这一点。可惜的是,这种相近、相通之处未能相互传
0 m5 W, c' Q  ~$ m4 W' x+ q承,积累发展,并上溯到五四源头,进行认真的研究总结。# {0 H3 f4 y- {$ y) e2 H& j8 c( J
  n2 U. `* V3 L; @# }% g
  如今,这一切都过去了,成为历史了,但是有关造反派的真假是非问题并未弄" G2 g; U9 O" N6 [* f8 ?
清楚,人们还没有把“文革”中的施暴者与受害者(牺牲)区分开来,鲁礼安的这
- e8 }  E4 L0 @本书有助于解决这一历史公案。书里有一个附录,注明了有关人物的基本情况,那* |! N! \* b. l2 C% O  f6 a
些曾经为武汉人所熟悉所关注的活跃人物,那些造反派头头,不是悲惨的死去,就
* z3 e6 w7 }6 A# j1 D6 z" \5 Q/ Z是沦落到了底层。——前两年我曾在街头遇见当年和我一起办报的那个“中学红联, y2 g; m1 u, {. o; p
”的小刘,那个精明活泼的中学生,如今已是个形容憔悴的中年人,正在为下岗后
  D6 S% l9 P0 E; d5 x4 n. r的生活而奔忙。是他认出了我,我却认不出他了。当时,我不由得联想到鲁迅笔下) g9 w2 j# i% z/ E9 M: a; R; p2 j
的闰土,心里戚戚然无言以对……- k7 M  ^$ N* L$ E. R( K

" {5 Q/ }5 ~& Q* \. m, G8 k! ?  这样的人很多很多——“八九点钟的太阳”,火样的青春,被愚弄、被利用、
; s* a! G1 n" ]0 G( }被毁灭了,反转来又要承担沉重的历史罪责,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当然,问题不  B( x( \5 q! N3 k3 o/ N2 A4 W
仅仅在于此,历史的发展总是要有人付出代价,作出牺牲的;问题在于,是用这沉
" J" b9 i8 o$ u; r6 B7 ]重的代价掩盖历史真相,还是用以换取真正的历史教训?鲁礼安的这本书既是不平
% Z1 a0 A; [- O- r/ n/ v之鸣,更是揭示历史真相,提供第一手可靠资料。至于反思、忏悔、评判,那是以: z9 t0 O1 F/ K$ i) h
后的事。
8 d5 B  |1 v9 ^$ e' _! W
9 X. K' K# E" G" Z$ S! L9 ]  以上是我读这本书时的一些想法。我已经年过古稀,鲁礼安也已经年近花甲,
8 k: f! a6 a6 h3 ]2 C- }- |我们都老了。人老了,去日无多而往昔的记忆甚多,回忆是老年人的特长和专利,, u" v/ f  C' ]' r+ H$ U9 G- X. F  k1 R% y
所以常常向后看。由此,我又想到了那个养老经,即“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8 x$ R! O0 N) S
健康为中心,潇洒一点,糊涂一点”以及“老有所养,老有所乐”等等。对此,我
5 U. \- [9 P$ m不敢非议,只想修改一下,是为“潇洒一点,清醒一点,老有所思,老有所为”—
* P+ E: k0 K! B( s' ]/ E" |) }( Z( R—独立自主,无所顾忌,回忆我们曾经有过的青春,像鲁礼安这样,如实地记录下% n; X) t  Q9 g9 |& M) o# s
来,留给后人。
5 m. E9 X: s3 Z0 M/ X6 a) Y) d9 E: R$ k
二00四年中秋之夜于武昌东湖  J' Y0 \$ G5 r$ ?% _

8 F1 X" {% w8 N□ 原载“新世纪”网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1-28 02:29 , Processed in 0.06435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