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07|回复: 4

周继能(老周):广州十七中“文革”死难者追记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9-3 21: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E! }6 {1 ?! e- `7 @3 D

5 N" q2 I8 d) u& H- z8 V7 S4 M1966年,我就读于广州市第十七中学,即将高三毕业,参加高考。可是,“文革”的狂飚骤起,击碎了我们求学的梦。千年恶魔肆虐中华,也涂炭了一个普通中学。在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学校有三位教师的生命被吞噬,有七位学生的生命被夺去。1 S) |8 W9 b# E8 V% W
(一) 老教师何佩华之死/ k* q; ?; {9 d: g- W/ e7 ^1 @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发表,学校正式停课。之前大半年内,批判“三家村”等“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已经把火逐渐烧起来了,经历过“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的人已经感觉到风雨欲来的气氛。六月初,市委派出的“文化革命工作组”进驻,首先就把几位年轻女教师打成“狐狸帮”,再就公开了“内部掌握”的一个“四类分子”名单,包括“教导主任”和老教师在内共七位,他们马上被遣送回乡……, m0 q) K1 x% x' ^6 n
然后,学校接连多天批斗教师,历数他们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只见被批斗者辩解“这是我向党交心时说的……”两年后,我有机会见过教师档案,里面有教师1959年“向党交心运动”时的材料,封面书名“大西瓜” ,画着一个剖开的西瓜并散落的西瓜籽,寓意交出红心,剔除杂质。据说当时有个评比,交出的“黑瓜籽”越多,表明你对党越忠诚。结果,教师们入彀了,“大西瓜”一直在档案里躺着,“文革”一到,派上用场。
5 W1 w- u$ x$ n# ~: S1966年8月8日,就是“十六条”公布的那一天,忽然传来一个消息,五十多岁的语文教师何佩华,早晨在离学校不远的登峰路口铁路上卧轨自杀。据目击者称:他身上带的一个伍分硬币,被火车压成杯口大……% W* o2 r& L( @8 @6 p5 I$ g
没有任何涟漪,当天全校师生被驱赶到市委“报喜”,欢呼“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的公布,两千多师生汇入全城的人的海洋。( M! a1 {/ d; ]9 R& a6 a" L: {# _/ F% R
至今,我也说不出何老师有何“问题”,并没有大字报针对他,他因何自杀?他就这样消失了,消失得这样彻底。9 P6 r+ ^( ?# S9 C, h: j& Q3 X2 ^
(二) 教导主任庞乘风之死. l) d: I7 D2 P2 B9 G
1968年4月,教导主任庞乘风被以郑南进为首的学生活活打死。
* [" n% t6 q2 h0 |* F  V1 A, r4 v; L+ J1966年6月,“文革工作组”进驻学校,为了“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一下子就把七个“内部掌握”的“四类分子”的名单抛了出来。这其中就有副教导主任庞乘风,随后,他们统统被押送会原籍。4 z: U; i# o& o# k+ s
1968年4月,有两、三位年老的“四类分子”,小心奕奕给“军训团”递交了“申述书”,叙说自己在原籍的艰辛,要求回城,这其中有庞乘风。这件事被部分“红卫兵”知道了,视作“翻案”,在校内刷上“不许庞乘风翻案”的大标语。. B9 Q$ }( O( J4 m
一天晚上,以高三级学生郑南进为首的“主义兵”,把庞乘风叫了去。一班人围成一圈,伸手就打,打到半夜见人不成了,急忙从墙头拖过去,扔回家里就跑了。庞乘风当天晚上就咽了气。
8 Q0 l. d, p  Z. H9 N0 A而这个在军训团发现庞乘风“申述书”,并在学校刷上标语的,正是本人。 我在《教导主任之死与我》一文中交代此事。. J$ A) \6 ]9 g4 a: S) F
三)女教师杨爱梅之死
5 H3 G) W8 R( E7 a8 l语文教师杨爱梅,是一位官太太,他的丈夫江帆,是“文革”前广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学校曾经通过杨爱梅老师,请来江部长,作“形势报告”,无非是“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之类。
4 q# W/ D9 e0 d9 {# K' F. @/ _9 w- @+ ^0 T批判“三家村”的时候,杨老师上台发言,义愤填膺的样子,我记得她把“牛鬼蛇神”念成了“牛鬼神蛇”。可是“文革工作组”一进校,就把她们几个谈得来的女教师打成了“狐狸帮”。随着运动深入,江部长被打成“黑手”,收入最凶险的“103队”,在粤北服罪。而杨老师则因为曾有在蒋政权电台当播音员的经历,被打入另册。% Z+ e/ c% C: v$ O* q, |
1968年7、8月连续四十多天封闭式的“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杨老师被揪斗。我见到她,丧魂失魄的样子,当初官太太的优越感已经荡然无存。她托我替她从家中捎来粮票,我找到她留在家中的三个未成年儿女,给办了,我离她家极近。学习班是个恐怖集中营,除了天天揪斗教师,还不时召开“宽严大会”,把“认罪态度差”的人冷然揪出,直接送到监狱。各校逐渐传来教师自杀的消息。& J1 ~0 x- F5 _5 h
9月初,学习班结束,杨老师却选择在这个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
% \6 [4 D: n( r% }' h# h! ~% X一天早上,我听军训团蓝干事说,杨爱梅自杀了,我赶到她家,尸体刚刚运走。蓝干事说,杨爱梅清晨时分自杀,就用一条小绳子吊在房间与阳台之间的窗户上,由于绳子太细,断了,杨爱梅掉了下来,待蓝干事赶到,犹有体温(当年绝无电话,所有联系要靠跑腿)。6 o2 H3 o# b. U* d/ {3 R! b
真是可怜啊。杨老师与十三岁的女儿睡在一起,半夜爬起来就上吊,她怎么那么狠心!?世界对她,是怎样一种冷酷!她对这个世界,是何等的决绝啊!
8 P! s5 a/ W; N, v5 z) n四)物理教师伦毅的两次自杀" c5 c+ N' z# [3 H% Q8 ~% Z/ ?
物理教师伦毅,在“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上两次自杀,竟然活了下来。
6 G, m  A+ N3 T3 S7 X% i2 [伦老师是带着毒药进学习班的,因为“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是封闭式的,教工根本出不去。在“学习班”进行一段时间之后,伦老师喝下了毒药,被送到医院救治。7 t  O* |; V) n+ A# w/ [
抢救过来之后,被直接送回“学习班”,接受批斗,此时多了一个罪名“对抗无产阶级专政”。: r( D& u$ R  }2 i, C  z
一天, 全体教工集中开会,伦老师因为体弱,一个人留在临时宿舍内。他竟然找来玻璃片,割开了肚皮,拉出了肠子……他再次被送到医院。
2 t6 V% P* n- C' e! S; D  Q8 p* S历时四十多天的“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结束,教工们回到了学校。由于三届小学生升上中学,要对他们进行“阶级教育”,我参加了“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的筹备工作。
" }/ P) w+ ?; _* ^$ X# ~& R我带人到了医院,跳上了伦老师的病床,给他拍照。
, }) b, m. F) r  e6 M- s伦老师闭上双眼,以此表示抗争……5 k% c8 g- K$ W2 h" p( n( k" h9 t) x
下面就是当年到医院拍照的介绍信,文字是我亲笔:
( Q5 ^6 v2 H$ Z1 o: \5 _6 {(图一)* _7 \1 z  n' r4 j, _

! N$ p/ D- L/ s( L: K" I(五)学生程敬理等五人之死
/ l) K2 [' k$ \6 j3 I: G2001年,我回母校参加校庆筹备会,学校书记指着教学大楼左侧的一块空地说:“这里真奇怪,种什么都不长,只能铺上水泥。”! ?0 [2 b8 {4 e
我对书记说:“书记啊,这里怎么会长呢东西,这下面是个砖基础啊!”
" w( ]- r5 _0 |% [- t: O% A& L书记说:“什么砖基础?”+ z' q+ t; c$ w7 P& e
我说:“烈士纪念碑啊!”! ^9 ?" k- z; s% u/ ~
1967年8月11日,学校有五个红卫兵被打死,死难者一方在此处谋划修筑一个“烈士纪念碑”以事纪念,砖基础砌筑好之后,事情黄了。- R* }& }0 a7 a
1967年7月,广州武斗全面爆发。. J* P- o8 A" K' B
1967年8月11日,学校的“红旗派”听说“中央文革”的代表刚下飞机就被绑架,急欲营救。他们出发前谋划到空军后勤部抢夺武器,结果空手而回。
/ t, V9 a! D$ m$ Y- G在回校路上,汽车经过东风路省人委招待所大楼(如今广东大厦)前,遭到伏击,当场死五人,多人受伤。幸得十六岁的司机机警,蹲在方向盘下把车开了出去。; A7 p: c; H: P( g/ j
这五个死去的学生是:
7 W; B6 S  ]7 d程敬理 梁江平 李志林 冯伟军 罗干英# ?+ }  w# i/ {- X" Q4 N
除了程敬理与我同届,是20岁的高三学生,其余全是初中学生,年纪最大的十七岁。4 o1 b8 N- Y  }& e
2005年,我参加小学同学聚会,见到了梁江平姐姐。我问:“‘文革’中你的一个弟弟没了,是吧?”她说:“是啊!他是我最好的弟弟啊,只参加一次活动,就没了……”
) t9 d7 W5 Z9 J5 Q. g5 P# ~7 l说者沉痛,听者泫然。
4 a0 w4 s# C2 K& J5 H) Q附(图二)2 ?6 t+ K/ c: p+ y
(六)学生陈安、林尤侠之死
1968年一月,听说清远县的“造反派”被围攻,广州的“红旗派”就派出人员去支援。1968年1月13日,我校的陈安、林尤侠被打死。
6 n: _+ j% \2 ~7 F$ g我听军训团的蓝干事说,陈安、林尤侠这天与他人闲来无事,竟然打起主意杀当地农民的狗来吃。被农民发现,围上来用锄头打死。蓝干事到殡仪馆看了,死得很惨,头破额裂,赤身裸体的。; D5 [1 O/ I: V9 s& X
死难者一方在学校操场召开“追悼会”,我们由于是不同的“派别”,紧张戒备,站在远处观看。有位不知是那个派别的学生,在厕所内无意中说了句“轻于鸿毛”,被一路追打,跑了过来,头破血流。
4 T9 A7 B( m! X3 ?0 L: s; x老实说,作为对立的“派别”,那时我为他们的死曾经兴高采烈过。今天,我为这些早萎的同辈人哭泣!
$ I/ G5 r) `5 b2 A3 i' e, ]8 f' g(七)结束语
  U1 x: i, a3 f- H3 d" }岁月流逝,记忆也会淡忘。' C/ O  f' u4 U+ C: Y  b- J$ w& {
今天,我写下此文,是想让后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这样的生命。即使是我们,也快把他们忘却啦。这个学生死难者的名单,我是打了很多个电话,才搜集齐全的。
: A  G8 I9 X. b% x1 e在刻意制造的遗忘面前,我们要留住自己的记忆。
' ]: c  z2 A/ c& b2 Z* T# I因为,人血不是水!!!
/ V7 k) c5 J4 y/ c* i6 F& r5 G6 i**************************************
) U& D  j1 V, ?4 T6 y附件一:9 Y# |, H/ K5 y4 L9 N3 P
教导主任之死与我. G9 r& f/ Y  m
(“文革”忏悔录)4 p0 Z" l4 y: i7 v) s% M3 K
1968年4月初的一天,我在学校军训团蓝干事的桌面上见到一份《申述书》,是学校教导处庞主任写的。内容是为自已因“历史反革命”之罪名被押送回乡而作的辩解与要求。该教导主任的这一“身份”,在66年7月运动之始由“内部掌握”而被公开。
$ K/ s, v/ p7 O5 v# L我当时20岁,66届高三毕业,因“史无前例”的到来而留校“革命”。见到这份《申述书》,立即与当时“无产阶级司令部”关于“右倾翻案”的论述联系起来,(当时报上宣传要“打垮‘二月逆流’为代表的右倾翻案风”),想到了“紧跟”。所谓“紧跟”,就是“紧跟伟大领袖的战略部署”之谓也。一天晚上,我纠集了几个“战士”到教工宿舍及学校的当眼处,刷上了几条“不准庞**翻案”诸如此类的标语。然后煮糖水吃去了。
2 y+ B: b3 a7 }几天后,竟然传来了庞主任的死讯,他是被“主义兵”打死的。据军训团蓝干事说,头天晚上,“主义兵”把庞主任叫了去,一伙人围成一圈,伸手就打,打到半夜见人不成了,急忙从墙头拖了过去,扔回家里就跑了。庞主任当天晚上就咽了气。9 y- P& ?0 X7 J" Y" a& \: P
这就把人打死了啊!?开始时我是感到了某种震惊。但是,在当时打死个“地、富、反、坏、右”分子,是一件完全不值一提的事,蓝干事压根就没有往上报呢,估计上头也不要求上报。我内心稍萌的“罪恶感”很快就平息了。
& P$ F$ F0 h' T. T, k6 p: w为首打人者郑某,我的同届邻班同学。郑某“根正苗红”,颇得“政治”眷顾,在校学生竟然去当过“四清运动政治学徒”;文革狂飚扫到学校,则荣任“文化革命工作队”队员之职。到了1967年,其母被“揪出”,据称是“叛徒”。郑某就从天上跌到了地下。同校如花似玉的妹妹,竟也因之精神失常。郑某,就是在这种情形下,犯下了弥天大错。% M1 T) y' G& J) Q0 Q- d; y
打人者郑某,下场亦甚悽惨。80年代初曾在某国有大公司机关工作,后因此事被揭发,受到了处分,隨后患上了不治之症,终年不及四十,他受到了上天的惩罚。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一个普通的中学也变成了“绞肉机”。二年多的时间里,“非正常死亡”的学生有七人,教师有四人。《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枉死的庞主任,打人者郑某,以及“有幸”降生在这一年代的人,哪一个不成了摆在圣人神坛前的“用草紥成的祭祀用的狗”(刍狗)呢?
" @  p2 K' C" D! V" s# s/ P' |我把这一秘密埋在心底32年,自已也从毛头小子到了望六之人。此事再不提起,将会湮灭在冥冥之中。假如不是我当时的无知,“主义兵”或者不会知道有人在“翻案”,事情有可能会是另一种样子。虽然庞主任很难躲得过隨后“清理阶级队伍”的屠戮,但事情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清夜扪心,深感痛疚,我诅咒自已的过错,诅咒这一年代。愿庞主任在天之灵安息!& G, e1 p; [2 {5 \' A
(以上文字发表于2000年6月2日《南方周末》,现稍加整理恢复)/ Z' ]' T2 a, K( T9 `7 C5 i& {
这是一则“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故事的现代版。
; u% |0 |+ n+ d7 o8 K80年代初,学校清查“文革”中“非正常死亡”教师的情况,找到了我的一位同学,我也知道了。本来最清楚前因的我,最能说清情况了。但是,我怯懦的没有主动前去。虽然可以用“当时环境”作遁词,却实在是再一次对不住死者了。
% c$ V- @$ C. ?$ G; _在此一并忏悔吧!
$ j1 X, i! x9 v8 w4 \*********************************0 h7 m. W0 `7 v0 d# h1 E
附件二:《“文革”忏悔录》目录* x  r) E* K" c- F8 T, F
《“文革”忏悔录》之一:《被关在柜子里的邵老师》) b9 K/ v6 ?' ~$ c& |7 C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 ... ID=1&ID=1695340
* Q' u9 n( i0 K- x; l《”文革”忏悔录》之二:《迟到的忏悔:对不住林老师》
- `3 y  g1 K" |$ I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 ... ID=1&ID=1818968' D5 y) s7 a8 e1 K( N
《“文革”忏悔录》之三:《教导主任之死与我》6 g7 Y6 d7 \0 ^/ i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 ... ID=1&ID=1830529
: g9 O9 Z! [" Z' S《“文革”忏悔录》之四:《1968年纪事》
7 S! L7 V( r! v* h" e1 k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 ... ID=1&ID=1846416
( ], C3 s" v& V) H/ J  T0 C/ W 1 S1 H. R3 O# U( g% H6 [- i
# v; }# x1 f6 d8 {; R0 O) U8 `5 x

. m/ G4 \7 H: d% F; j3 l
3 ]+ n8 B) f0 C) d. S4 ^4 Ahttp://www.huanghuagang.org/hhgM ... guangZhouWenGe.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61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0-9-6 07: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是有人为了贴上大陆网站而冒称“老周”。# Z5 [! B- u3 U+ e$ s; L; l: M9 c, F
8 B8 w, z2 f& F
该文作者是王希哲,这一段出自他的自传式《走向黑暗》,我们地方文革网广东版最早已有登载。
& h1 Q4 ^9 X9 Q5 v: k" \8 R2 o) E, Z: i
这里抽出来另文也不错。本来每个学校和单位都应该有一份这样的记录,如果读者您是当年的“桃花源中人”(集中营中人),是否可以从你开始?
: b) }- ^4 F6 q0 _; j0 b- f$ p* _. P- L" `3 D! b$ @
本人已收集这方面的资料若干年,电脑档案中设立了“广州文革非正常死亡名单”,其中分栏的“广州中学、中专文革非正常死亡名单”,上面列了广州所有中学中专的名字。例如17中部分,就填上王希哲该文提供的资料。可惜大部分的学校名下是空白(因为要想找到类似的资料如同大海捞针)。
* J, l$ W1 U4 D- v" X  D3 L. W4 {
5 J6 S9 V" n2 v  X岂止空白?也是世态的苍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2
发表于 2017-11-6 00: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该文作者不是王希哲吧?是周继能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2
发表于 2017-11-6 01: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2
发表于 2017-11-6 01: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凯迪社区作者周继能版本

[原创]广州十七中“文革”死难者追记) P: z; H$ c2 g2 m: ~  @* ?; O

6 S: w# Q& v) d) @
7 Q2 k0 O% S8 X- y, V: ]2 ?6 q! N6 {8 X! w  t9 T& j+ c
1966年,我就读于广州市第十七中学,即将高三毕业,参加高考。可是,“文革”的狂飚骤起,击碎了我们求学的梦。千年恶魔肆虐中华,也涂炭了一个普通中学。在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学校有三位教师的生命被吞噬,有七位学生的生命被夺去。
- d# \  m9 F3 A0 Z( U0 V6 |3 l" e+ p6 f$ M% z, R
* x, @- W5 \) S* M% `+ H; W. J
         (一)老教师何佩华之死
3 c  P8 v, [3 d6 q   5 E: f, ~1 E6 M7 j; L) Y: p6 N) a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发表,学校正式停课。之前大半年内,批判“三家村”等“反党、反社会主义黑线”已经把火逐渐烧起来了,经历过“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的人已经感觉到风雨欲来的气氛。六月初,市委派出的“文化革命工作组”进驻,首先就把几位年轻女教师打成“狐狸帮”,再就公开了“内部掌握”的一个“四类分子”名单,包括“教导主任”和老教师在内共七位,他们马上被遣送回乡……
3 j, ]9 h: Y2 @3 X: F; [7 \- j3 j$ q, z

: h& G5 N* \7 v) b# t  J9 M    然后,学校接连多天批斗教师,历数他们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只见被批斗者辩解“这是我向党交心时说的……”两年后,我有机会见过教师档案,里面有教师1959年“向党交心运动”时的材料,封面书名“大西瓜” ,画着一个剖开的西瓜并散落的西瓜籽,寓意交出红心,剔除杂质。据说当时有个评比,交出的“黑瓜籽”越多,表明你对党越忠诚。结果,教师们入彀了,“大西瓜”一直在档案里躺着,“文革”一到,派上用场。& N7 x! \7 w" z1 z% l; I

! ^! Q/ D( Q! V) s
1 B1 d: q5 P* j; Y$ U1 h! N6 c    1966年8月8日,就是“十六条”公布的那一天,忽然传来一个消息,五十多岁的语文教师何佩华,早晨在离学校不远的登峰路口铁路上卧轨自杀。据目击者称:他身上带的一个伍分硬币,被火车压成杯口大……
6 k. k0 X: ?/ J: d% b
7 {' f; i7 e) H) @# J3 Z3 m4 _+ l5 p9 ?
    没有任何涟漪,当天全校师生被驱赶到市委“报喜”,欢呼“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的公布,两千多师生汇入全城“报喜”的海洋。
: [# r; u; e& C1 \, p
) V8 |, a" @/ U8 u1 V2 b2 @7 Q4 _, q- A! a. o2 R5 @: c
    至今,我也说不出何老师有何“问题”,并没有大字报针对他,他因何自杀?他就这样消失了,消失得这样彻底。
7 G! y' x5 F" i, {  G
" X7 q& P/ S- B! l( E4 S0 c5 L! K" W
) d5 z' e8 L2 O$ z             (二)教导主任庞乘风之死
- S) j1 F& N  K  d9 o
7 {3 x% M' Z7 i8 a
! z( v; l4 D1 A* m3 _3 u$ p    1968年4月,教导主任庞乘风被以郑南进为首的学生活活打死。
' J6 n8 c5 v! E3 `1 i: x* [
& }, P  x( R1 ^8 P+ e  V+ W& b$ O  {
    1966年6月,“文革工作组”进驻学校,为了“揭开阶级斗争的盖子”,一下子就把七个“内部掌握”的“四类分子”的名单抛了出来。这其中就有教导处副主任庞乘风,随后,他们统统被押送回原籍。
4 p. J. G# r5 }% @4 \! i* G; N+ D! V
! v. Z* P* m& C0 L% O
    1968年4月,有两、三位年老的“四类分子”,小心奕奕给“军训团”递交了“申述书”,叙说自己在原籍的艰辛,要求回城,这其中有庞乘风。这件事被部分“红卫兵”知道了,视作“翻案”,在校内刷上“不许庞乘风翻案”的大标语。1 p8 }, v# O, A
2 q+ r# W- e: g: A$ z

. Q, Q" m8 h/ u3 m, {5 [$ L    一天晚上,以高三级学生郑南进为首的“主义兵”,把庞乘风叫了去。一班人围成一圈,伸手就打,打到半夜见人不成了,急忙从墙头拖过去,扔回家里就跑了。庞乘风当天晚上就咽了气。
: s; A3 M& [. H0 L, A0 b  M% ]" h+ l6 T5 \2 c2 {$ q

/ e6 h5 o/ U7 I; J# c$ ]2 _/ v    而这个在军训团发现庞乘风“申述书”,并在学校刷上标语的,正是本人。 我在《教导主任之死与我》一文中交代此事。(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830529)  
' @" D0 Y+ H* M3 D& F  u: o: W1 C         
5 p7 S# y; L9 |' k
& p* A% b" X2 J3 C6 w5 a0 c: v4 K0 b6 J  |" g2 C! V  b4 N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 D* T) l& f- w% c$ z& I
: [; `- L8 ]* ?5 K6 I( k+ }: r; q8 M! R, l% M' P( O& |& ?
此处,就是当年把庞乘风主任拖出去的墙头,图片中的围墙是后来改建加高了的,墙外宿舍也不是原来建筑。当年的事情也没几个人记得了。% @9 d5 T: @' f3 D5 O

5 E$ x& b4 K* ~6 I' x3 e
! T3 h# }" p- ~7 S  P8 t, P: i8 m3 `, K0 x

( ^7 x; I% e2 _* V* }         (三)女教师杨爱梅之死2 ?% a& r$ }2 S
. V3 u% R# \) r) {+ d' r

0 L( I4 O% |5 ], D    语文教师杨爱梅,是一位官太太,他的丈夫江帆,是“文革”前广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学校曾经通过杨爱梅老师,请来江部长,作“形势报告”,无非是“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之类。
$ Q9 f7 W. b$ L* K7 b9 G( ]
8 {- f' m/ V  j0 U
. j/ k- Y) u, E' Q! M2 A    批判“三家村”的时候,杨老师上台发言,义愤填膺的样子,我记得她把“牛鬼蛇神”念成了“牛鬼神蛇”。可是“文革工作组”一进校,就把她们几个谈得来的女教师打成了“狐狸帮”。随着运动深入,江部长被打成“黑手”,收入最凶险的“103队”,在粤北服罪。而杨老师则因为曾有在蒋政权电台当播音员的经历,被打入另册。
. T; e* y4 c3 N. r, U( O: d0 o& O, f5 W+ H2 w

. Q, f: e2 o& |    1968年7、8月连续四十多天封闭式的“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杨老师被揪斗。我见到她,丧魂失魄的样子,当初官太太的优越感已经荡然无存。她托我替她从家中捎来粮票,我找到她留在家中的三个未成年儿女,给办了,我离她家极近。学习班是个恐怖集中营,除了天天揪斗教师,还不时召开“宽严大会”,把“认罪态度差”的人冷然揪出,直接送到监狱。各校逐渐传来教师自杀的消息。3 x7 _, v! U" y( V
' d! F+ @# E- U% J
# h% p! R- J8 t/ i/ {
    9月初,学习班结束,杨老师却选择在这个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7 M; }5 `/ M1 O6 f3 f

. v! T0 t' P% P& ]9 t; g
+ V. T$ p) K0 w( H6 \  H. T: ]/ _    一天早上,我听军训团蓝干事说,杨爱梅自杀了,我赶到她家,尸体刚刚运走。蓝干事说,杨爱梅清晨时分自杀,就用一条小绳子吊在房间与阳台之间的窗户上,由于绳子太细,断了,杨爱梅掉了下来,待蓝干事赶到,犹有体温(当年绝无电话,所有联系要靠跑腿)。
& C! y; r% C7 K5 ], i6 W0 P3 R- n2 c

. O) k1 X1 W, k    真是可怜啊。杨老师与十三岁的女儿睡在一起,半夜爬起来就上吊,她怎么那么狠心!?世界对她,是怎样一种冷酷!她对这个世界,是何等的决绝啊!6 S- P0 f! Z% b1 H
) x) s5 c9 U# M9 V& ^1 z

9 r. j. ^% l, V" z/ y9 y         
! [7 Y/ u, B! x( o       (四)物理教师伦毅的两次自杀
" w% F2 P0 I8 v! {0 t- {2 ~" d8 A# N0 f$ U

; A; e  \  b. a" X* v    物理教师伦毅,在“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上两次自杀,竟然活了下来。
* q% l6 H( @$ L. V
9 o$ b3 H) H! M% A5 z! v. Q5 q. a6 j* R1 X/ ^7 R( t- s9 e6 y" q* \. c" G
    伦老师是带着毒药进学习班的,因为“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是封闭式的,教工根本出不去。在“学习班”进行一段时间之后,伦老师喝下了毒药,被送到医院救治。
) C2 l, Y5 M" F! m$ x4 n' Y2 Z6 E, j& N

' ]4 j- l$ v; C3 H( R" M    抢救过来之后,被直接送回“学习班”,接受批斗,此时多了一个罪名“对抗无产阶级专政”。
. S8 D/ c; H& I4 d  R" |. Y- Y# r
2 u/ L; [9 d% R1 A, I
0 C! n! p1 a/ A! G" ~     一天,全体教工集中开会,伦老师因为体弱,一个人留在临时宿舍内。他竟然找来玻璃片,割开了肚皮,拉出了肠子……他再次被送到医院。
! q8 Y4 _; R8 Z' {3 F5 K1 a
" ?2 T1 O% G" \5 Q+ o2 `! F2 A/ r5 U3 R% D
    历时四十多天的“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结束,教工们回到了学校。由于三届小学生升上中学,要对他们进行“阶级教育”,我参加了“阶级斗争教育展览会”的筹备工作。( U7 ^9 P! y5 y9 D
$ g' ?3 m( G8 l5 o

4 }7 p0 c( `6 g5 Y: h    我带人到了医院,跳上了伦老师的病床,双腿跨在他的身体之上,给他拍照。# T% d- o7 k* M8 b( F+ K
- M* p! @# o& e; T% I

+ z" v* p4 W/ x" H$ U    伦老师闭上双眼,以此表示抗争……
% S; |: m4 B. f' R3 T
# Q4 v% J& e9 @1 N
" q7 }6 o! c+ S% _# m/ q    下面就是当年到医院拍照的介绍信,文字是我亲笔:1 z4 h/ L0 A% |1 m; |% ?. G9 c% z
: S- a0 n, \! P, \

& ?. x/ ?, i  Z' Y7 Z; n$ e1 n7 l* e) P. ?5 f

8 D8 _4 Q5 _+ k) L7 m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 o0 d) q4 y8 h) B1 T4 r+ ?6 K
! H5 s8 H# h" ^8 L
(五)学生程敬理等五人之死* b. n9 X' n0 d- `% {, X
% W* `& x2 ~5 R( H6 |/ U) t* a

5 N2 q6 ~" J8 A7 X8 ~  [     2001年,我回母校参加校庆筹备会,学校书记指着教学大楼左侧的一块空地说:“这里真奇怪,种什么都不长,只能铺上水泥。”
! J4 r& r# Y3 k0 q. `$ {0 ^  J5 C2 A- D* l8 S
" A( K/ ?  l# \) u
    我对书记说:“书记啊,这里怎么会长东西呢,这下面是个砖基础啊!”/ H# O8 t' t+ B7 P
    书记说:“什么砖基础?”
& j4 }  s% c: a& b3 r+ A" C$ t7 u    我说:“烈士纪念碑啊!”
' Y& @( ^1 V6 u6 V
: ~+ w: @+ Y3 ]* @2 N1 g5 D" _4 d3 @: C$ W
     1967年8月11日,学校有五个红卫兵被打死,死难者一方在此处谋划修筑一个“烈士纪念碑”以事纪念,砖基础砌筑好之后,事情黄了。/ l0 @& H' L! I1 g( k

* c! r+ ?. W, z9 ~0 P3 ^6 @) Q% z: X- w3 |$ d/ h
   1967年7月,广州武斗全面爆发。. Q# @# ^1 v7 w" w$ `- f) V
4 T# q8 N# t# t, x) o+ F" M& [
4 D7 h  S4 T( s' E& \- ?3 P
    1967年8月11日,学校的“红旗派”听说“中央文革”的代表(注:金敬迈)刚下飞机就被绑架,急欲营救。他们出发前谋划到空军后勤部抢夺武器,结果空手而回。* w( Z6 K! w( C; C
  ?+ g* B6 r8 E
- [. b7 R% S, R
    在回校路上,汽车经过东风路省人委招待所大楼(如今广东大厦)前,遭到伏击,当场死五人,多人受伤。幸得十六岁的司机机警,蹲在方向盘下把车开了出去。# H2 z# S7 M6 T* u% v: S
5 ]2 ?+ z- t/ @1 w

/ C2 f5 ~& |. k1 X    这五个死去的学生是:
, u' m. ]' {) S2 G
, B6 n: M1 Z) J8 {; s) C3 L" ?: q( Z' s" ~& l7 j/ `
    程敬理    梁江平    李志林   冯伟军    罗干英
& i8 r& T  f) p$ q- I/ w+ l) x) {' o  u, [4 [+ R3 j

2 l& L* H: {- g* i7 P    除了程敬理与我同届,是20岁的高三学生,其余全是17岁以下的初中学生。8 Z2 z+ [" }$ }4 `9 C8 l+ `: ?

6 B4 q8 v! x4 b1 j; s5 v/ y1 m2 B/ E6 |# T# @
    2005年,我参加小学同学聚会,见到了梁江平姐姐。我问:“‘文革’中你的一个弟弟没了,是吧?”她说:“是啊!他是我最好的弟弟啊,只参加一次活动,就没了……”2 M3 J9 r: ]2 z4 o8 |

" B$ i: d( A8 ?9 l9 T$ @3 ?* S$ B* N5 K. c" b
    说者沉痛,听者泫然。" S7 X5 n" d$ P& \
5 a. n4 L5 V4 }& \# m
' u3 o5 a" ^; W% w

7 U# Y. W% X/ l6 H2 Z! x
$ v- H8 L% \7 u- q# I% d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 p2 x  T$ ~: g$ M+ `
+ k" S/ B/ C6 X% ]2 ^ 当年五个同学的“追悼会”
" e8 `* J8 u* r- g, V
" A' M& h, C/ m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j( G; a( ^5 J& A& b* E: o

# N" e& u! m" |0 b
! J0 r. e: B2 m' S9 m教学楼前这块什么也不长的地
3 H2 ]- a8 @5 _4 Q' z
: O/ @8 S% n# V  |* x$ G- @1 x0 Y+ g3 i* e

# @$ J0 d, [9 S) _; |9 p; x0 b, A! Z1 ~$ T
         (六)学生陈安、林尤侠之死  n, i5 @: {/ T: S, F7 J" m4 j) c

2 C/ S, c! }8 _( H" L/ W% L& K  b  J6 ~3 K, U/ z7 q. V
    1968年一月,听说清远县的“造反派”被围攻,广州的“红旗派”就派出人员去支援。1968年1月13日,我校的陈安、林尤侠被打死。' Y" P3 p3 Q9 M* s) v3 ]; Z, y

3 G7 T( a' s& P* [  @( y& D1 |7 b( c$ d8 l( P
    我听军训团的蓝干事说,陈安、林尤侠到了清远,这天与他人闲来无事,竟然打起主意杀当地农民的狗来吃。被农民发现,围上来用锄头劈死。蓝干事到殡仪馆看了,死得很惨,头崩额裂,赤身裸体的。9 k3 W) n& o7 M! P
$ P. I9 o2 }/ u) A. p5 ~
1 _+ T4 `4 q. S5 X5 i0 l
    死难者一方在学校操场召开“追悼会”,我们由于是不同的“派别”,紧张戒备,站在远处观看。有位不知是那个派别的学生,在厕所内无意中说了句“轻于鸿毛”,被一路追打,跑了过来,头破血流。
9 I0 W- N' Y$ r$ F4 I  o5 M& V- R/ P9 t
5 G9 q1 a! j1 R& Q
    老实说,作为对立的“派别”,那时我为他们的死曾经兴高采烈。今天,我为这些同辈人早萎的生命哭泣!- Z, J3 O2 J+ ?( U/ Q

4 I9 y' N8 f9 p, i. e1 C2 p4 J
, g* {2 }( O( ]6 Y   (七)结束语
2 U) q2 }6 d: N. [6 x! @
. ?4 `, N0 M3 X6 i0 i; @2 R" {/ e& q4 N0 y8 W7 v
    岁月流逝,记忆也会淡忘。
# ~4 f" l  Q8 c7 I9 q% ]& @% z" T9 L6 ~% a% q- B) c% r
0 ^: W# Q0 N3 l: W
    今天,我写下此文,是想让后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过这样的生命。即使是我们,也快把他们忘却啦。这个学生死难者的名单,我是打了很多个电话,才搜集齐全的。
- s% z; V6 q5 O1 }9 h/ J- ^; ~  n
* x4 x0 `& ^0 t5 {( [8 t1 \( M3 n( I) ^- H4 C
    在刻意制造的遗忘面前,我们要留住自己的记忆。
2 r; }. r5 J- A# T5 L8 C7 f
, T! O2 v4 J) h6 f3 L
# C/ x1 P; H. t, r    因为,人血不是水!!!
6 Y6 U! J! y( Q3 w/ }0 U8 N
! ^) n, J* C9 t$ O& g" T& N+ @/ e- Q4 G, Q( H; ^  }) Q$ J% P

, P8 t% S% s8 \3 |* v* r
% g/ v+ {: e- d, x  C+ [4 s. A* B! g9 M
. A3 E' q* {( Y5 l9 B; M: J- h) Y, D2 z0 l+ y
*********************************
/ K+ o/ ]  Z( O" H  i附件二:《“文革”忏悔录》目录
# Q- O, r. ?6 K8 L* L! B% B# ~; ^; W, y( ?3 T) |/ M
4 M3 |9 B# W; k% D" j
《“文革”忏悔录》之一:《被关在柜子里的邵老师》
6 e# `6 l+ @+ \) v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 ... ID=1&ID=1695340" U1 D3 p7 F& G2 @6 U! S3 O+ m2 C
  《”文革”忏悔录》之二:《迟到的忏悔:对不住林老师》
2 U$ k! Z- S# S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 ... ID=1&ID=1818968! k* r* c' }6 @4 N
   《“文革”忏悔录》之三:《教导主任之死与我》! `; T; b- g  ~0 ?: @2 Y& s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 ... ID=1&ID=18305298 a( _+ G. g- [$ \+ H
《“文革”忏悔录》之四:《1968年纪事》
/ x9 U7 X% Y9 B1 m$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 ... ID=1&ID=18464162 Y) T8 s) q8 g$ N3 }: d! n

- k6 G" [2 L% ]8 D8 D" W; J0 z
6 W$ i/ ?9 W, K" Z***********************************
$ I, G. c5 m8 o) E5 r& |+ r+ w8 t+ z& F9 `

+ u3 |  c' b9 {: U! L* w' c8 l1 ]

6 N$ p8 W* i7 F; n" k/ Y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0 w7 n/ X2 r* I0 }2 g6 t! V4 R$ @  M: s# c) L6 x

& F, T+ m; s3 D* L/ t. x如今广州十七中
% N  u8 x6 R1 [8 i! I2 K8 _
4 \; e- J# n8 C0 R+ V  X
  c6 @$ F5 l% X
: t) n1 R4 M  S8 ]
" Q' X# L& D, Z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2 H9 `# H( n3 @. G1 A
/ e+ K# C+ L, A! a- w$ D
" ~' J  i+ [3 y7 c 笔者当年(右一)" F9 _7 f8 f$ e9 C/ D
: A* f' @& y% l  A3 L

. f" o2 A0 K) x, V6 t# |! D
: ?, w5 t, w- G- H- {+ F7 O! Y
* c7 W# H- T! k* P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 n/ i% H( I3 j
9 K  ^& E) w7 z. o
遥忆当年愚     一生悔无知
- Q7 n! i, ~9 {: G7 ^, ]1 S
; W4 k/ K* U+ j  v  x
% F' G% G% \. h+ W* e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 ... oardid=1&read=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0-1 19:42 , Processed in 0.10148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