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1|回复: 0

罗屿:刘少奇冤案中的伪证是如何炮制的?

[复制链接]

1359

主题

438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68
发表于 2023-9-4 08: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V* Q) `6 F* ~( L4 g$ g
) _3 O* E2 f- x5 v3 F: @
2012年初,中共文献研究会刘少奇分会副会长、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二部原副主任黄峥的两本著作《刘少奇冤案始末》、《刘少奇的最后岁月》再版,引起广泛关注。* I  W  T+ {/ R, K6 @

. T" I4 t* Q& d7 W# `为什么时至今日,刘少奇冤案还会引起人们的兴趣?% S6 ?% |2 r( J/ l: A/ }$ Y" |8 r. P

" l# ?& k. Y& V. }8 |! L1 @3 E2 v在黄峥看来,“文化大革命”中的刘少奇一案是这场动乱中牵涉面最广、受害人职务最高、后果最为严重的案件,也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大的冤案。它不仅当时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一直到40多年后的今天,人们议论此案,仍觉难以置信。  ~: }! n& f) b
0 a# W5 Y7 n; f% s- J& f+ L& p% m; _9 N
对黄峥而言,从事刘少奇研究,纯属偶然。, c" s6 Z3 y% f1 D
& p- Z& O4 J  d! v
1979年在安徽省委省政府工作的他,被派往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班学习。1980年中共中央为刘少奇平反,随即在中央文献研究室成立刘少奇研究组,黄峥被推荐给当时研究组负责人,也是刘少奇原来的秘书姚力文。此后,黄峥被调到北京,成了一名刘少奇研究组的研究人员。
( T  v/ [, E& ~8 E+ @% W* K
4 h* b4 }7 m9 h& F7 s# d$ w( J在黄峥看来,为刘少奇平反已经三十年,但直到现在,对刘少奇一生的宣传和研究还很不够,有三个不相称:一是同他在革命、建设中做出的贡献不相称,二是同他在党和国家中所处的崇高地位不相称,三是同他在文革中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不相称。$ H! B% K: c& B9 G
+ O5 o  d  x) z/ x0 w' o/ h: K3 B
从申辩到沉默
1 U! o5 v% ?  p2 x  f* {1 R7 {0 r  o6 r+ ~4 K: ^
“刘少奇冤案和‘文化大革命’是紧密相连的”,在黄峥看来,“没有‘文化大革命’,就不会有刘少奇冤案,而没有刘少奇冤案,也不成其‘文化大革命’。”2 b5 f8 Z% ?7 V/ B

' e$ [* t% |. h- N让我们将历史翻回到四十多年前。
1 G1 g5 B7 K1 @/ N6 P
2 a$ r  X  I" v* X1968年10月召开的中共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上,刘少奇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而那时的刘少奇,却对这次会议的情况一无所知。
6 R; p$ A# Y0 k6 C2 V& S
/ x3 A. D9 H9 f  X+ B  x在对刘少奇立案、审查、定案的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向他透露过有关专案的消息,更没有人听取过他的任何申诉。
4 y* r+ z5 \$ W9 L# P& q% S5 p/ t. t% g! R7 p4 a
在经历反复的侮辱、批斗及抄家后,刘少奇妻子王光美在1967年9月13日被正式逮捕,儿女们也被赶出家门。此后,中南海福禄居中的刘少奇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只有严密的监控如影随形。& X2 m8 P! o1 w; U7 E

+ ]5 ?0 t( l6 e) q, F- `, @, @刘少奇意识到,他一切争辩都将无济于事。从此,他一句话也不说了,用沉默表示无声的抗议。而在此之前,为捍卫自己的政治生命,刘少奇曾几次三番口头争辩、书面申诉。但这一切均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 S1 L2 j( d8 I

- Q6 z; K* v  `# I多年后,黄峥看到过两张拍摄于1968年10月的刘少奇照片。“他躺在病床上,手里紧紧攥着两个已经变形的塑料瓶。”按照刘少奇子女刘平平等人事后的讲述,两个捏变形的瓶子,正是父亲处于重病中的表现。“由于病痛和窒息的痛苦,他常常紧攥着拳头,或者伸出十指乱抓、乱撕,一旦抓住东西,就死死不放。工作人员和医护人员看着他难受的情景,实在不忍心,就把两个硬塑料瓶子让他捏在手里,到爸爸死的时候,两个塑料瓶已经完全变形,捏成了两个小葫芦。”, q; R( `. `3 D8 c+ _9 N7 J
; Q$ m1 \$ o& G4 K! h( ~, ?
由于从事刘少奇研究,多年来,黄峥不仅要查阅研读各种史料,同时也要大量采访当年事件的亲历者。他也因此和王光美及刘少奇几个子女有了20余年的交往。同时,黄峥根据其他刘少奇身边人讲述的细枝末节,尽可能还原历史的原貌。
$ n5 j% R& k4 \% v% `
; q# C4 I! A9 k+ P: A0 o0 o据当年刘少奇身边的卫士贾兰勋回忆,自1968年3月以后刘少奇吃饭、走路就已经很困难了。“他的一只腿走起路来只能拉拉着,勉强向前移动,手还得扶着墙壁,吃饭时手和嘴配合不到一起,有时嘴张开了饭菜到不了口,饭菜到了嘴边,嘴又闭上了。手拿起筷子来,颤抖得很。”
4 \7 ?( k8 e4 l( s9 `$ a! e8 v* d8 Q7 O# o+ @2 [* ?& T
在一份写于1968年4月12日的《刘少奇情况反映》中,黄峥看到这样的文字:“据大夫检查:刘的神志不大清楚,表现定向,辨别不清,表情呆板,对问话没有反映,说不清一句完整的话。两脚移动吃力,走路迈不开步。在穿衣、安假牙时,几次发现上下倒装、倒安的情况,当别人告其错了时,还不知纠正。据大夫判断,刘不像是装的。”
# R0 @6 m$ y1 k4 ?( ~8 C% d
1 f& V3 n9 i- t: ?0 |但很显然,大夫的判断,在一些人眼里并不做准。5月19日的《情况反映》中便将刘少奇的言行归结为 “装糊涂”。“用梳子、肥皂刷牙,袜子穿在鞋上,短裤穿在长裤外面,有时把两条腿穿在一个裤腿里,装疯卖傻,尽出丑态。为严防意外,监护工作相应采取一些措施。”
4 C* M/ R8 L0 v- U7 A* t7 i1 j& l' U
然而,所谓“加强监护”,更多是为防止刘少奇“行凶或自杀”。但按日后的记载看,无论前者还是后者,似乎都已超出当时刘少奇的能力。/ ~+ b3 U+ ^( E
8 A, A$ C$ o9 o0 Q
由于仅仅是被监护而非医治,1968年7月9日刘少奇病情恶化,支气管炎急性发作,转为支气管肺炎,生命垂危,随时可能发生意外。这时,才有从医院调来的专家对其进行会诊抢救。而抢救的目的,则是“保存活证据”。据事后资料披露,7月9日和8月6日,有关负责人两次对医护人员说:“要尽力治好,护理好,要把他拖到九大,留个活靶子供批判。”
, S6 U: L0 P+ u# K3 J
# O( T9 V) z% S7 I+ G# ]正是把握着“拖到九大留个活靶子”的原则,当年对刘少奇的治疗,只针对肺炎,而对神经病变引起的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等未采取有效措施。根据之后的《病情报告》记载,10月5日,刘少奇哭过两次,10月9日以后则完全不能进食。而从10月11日起,对刘少奇实行从鼻孔插管灌食。, m! i/ P$ F) @) a1 v2 R
4 s" B+ ^' Z9 w3 Q0 |
这种维持生命的方式,一直持续到他去世。
$ a1 g( l7 N2 b; D* b# [3 t! A1 z% S0 p( q' I# I4 Y( ?& W
伪证是如何制造的
, S/ @, Z% s- q) r6 k4 D( w! X1 }# O$ B, F. H
囚禁、病危、反复抢救中的刘少奇,自然很难知道1968年10月后他头上已被安了三顶帽子——“叛徒、内奸、工贼”,更无法知晓,这三顶帽子是如何炮制的。9 }/ q+ f0 }+ N- h3 X
2 J: ?) A8 H& A1 ^
或许我们可以根据多年后这三顶帽子被推翻的过程,而去反推一下它的制造始末。按照黄峥讲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由于陆续有群众反映,党内也有很多人提出为刘少奇平反,最终由中纪委和中组部联合组成一个调查组,对刘少奇案进行复查。刘少奇420多卷档案,再加上王光美等人的案卷,共570卷档案。调查组看卷后根据提供的‘证据’再去调查。”黄峥记得,自己曾问当时参与复查的人,那么大的帽子,推翻有没有阻力?对方则说,没有。复查只用了半年时间。一箱箱材料很快都被否定。因为基本都是假的,是逼供的产物。
9 h$ H' c$ R/ L' Z, {* h: p0 e
( e" w- u! |1 u4 x- Y: f而这些伪证的出炉,都源自对刘少奇的一系列“专案调查”。
8 Y! S6 t3 h7 `* b# W/ O0 i
2 D: D; @& g8 w  S# M3 S. N0 q在对刘少奇进行专案审查前,1966年冬天,一个名为“王光美专案组”的机构成立。事后看,成立的依据,只是一张手写的、字迹潦草的“名单”。“它既没有标题,也没有日期,更没有注明是在什么会议上、由哪些人研究决定的。”黄峥说,这张手写“名单”中,江青的名字被圈掉,换成汪东兴,据当事人回忆,是江青自己提出的,但其实整个专案组一直处在江青、康生的操纵之下。前台的直接负责人则主要是谢富治。3 B7 E/ _1 k9 S1 |$ [7 T1 D
4 r0 V( N% z5 `0 _7 k
1967年3月,随着“文革”的恶性发展,刘少奇问题升级,对他的审查随之开始。“最初,只是有人认为刘少奇在1927年有叛党嫌疑,于是在一次毛泽东、林彪及部分中央政治局常委等人参与的讨论会上提出由‘王光美专案小组’的办事机构‘调查研究’此事,并没有说要成立刘少奇专案组。但康生、江青等人在后来的实际操作中却设立了一个相当庞大的‘刘少奇专案组’。”黄峥说,或可证明江青、康生等人心虚的表现是,虽然专案审查刘少奇从1967年3月开始,5月加剧,但直到1968年4月中旬以前,关于刘少奇案情的各种请示报告和对外联系工作仍用“王光美专案组”名义,1968年4月下旬起才用“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名义。; ?0 n3 f( f6 m% O" e( Z9 `& }2 F
- s- ?% V6 s/ n* x
至于专案组的工作方式,曾担任专案组负责人之一,后被江青批为右倾,关进秦城监狱5年的肖孟在1979年时这样回忆:他们(江青康生等)不断给专案施加压力,反右倾。在调查、看材料中,如实反映某些情况时,就以客观主义、扩散专案材料等罪名,停止专案人员工作,查封档案材料,有的人被赶出专案组,甚至关起来。搞专案的人思想负担很重,精神压力很大。在我被关进秦城监狱后,甚至有这种想法,宁肯坐牢,也比按那些人的旨意昧着良心办事为好,倒感觉自慰一些。”
2 K7 n6 Q; \' N, p5 v( E
; X' q5 i' L" _& M2 y+ q1 {肖孟所谓的“昧良心”,是指刑讯逼供,炮制伪证,以此证明在1925年、1927年、1929年刘少奇曾叛变革命,充当内奸、工贼。“在江青康生看来,若要彻底打倒刘少奇只能从历史上找问题,说他是个叛徒。永世不得翻身。”黄峥说,“于是,他们千方百计,逼出证据。”
8 r% ?: Y% @0 [& X3 E$ C( f! j6 d. }0 _* b$ Q
比如,为证明刘少奇于1929年在满州工作时叛变,专案组将刘少奇在满州时的部下孟用潜定为“隔离审查”的“重点突破”对象。肖孟当时参与了审讯孟用潜,按他事后回忆,“每次审讯,专案组几乎全体出动,七嘴八舌,拍桌子瞪眼睛,威胁恐吓,如‘交代不清,休想出去’、‘顽抗到底,死路一条’,还有指供、诱供情况。”
( V1 N% n5 p- t' R+ P2 c
6 {0 d0 Y6 a+ I( _就这样,经过连续7天的日夜突击审讯,孟用潜作了违心的交代。但他事后多次口头和书面申诉,推翻假供,前后达20次,一再说明这些交代材料“都是编造的,并没有事实依据”,“写材料是在审讯小组帮助之下集体创作”。但这些申诉都被扣押和销毁了,有几次还强迫孟用潜本人当场撕掉,并一再警告他不许翻案,否则以现行反革命论处。7 k6 X. F' R5 m8 p
9 Q  z3 T, H+ k1 s3 C. m9 r
因为一再翻供,孟用潜一直被关到1972年。放出来时刘少奇已经去世。
5 u  _' n. L  G9 R: }" \6 f$ G5 d9 W- ~% a8 o! q/ A6 H
像孟用潜这样,被株连进刘少奇案的人还有很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1980年9月前的统计,因刘少奇冤案被错判的案件有22053件,因此而错受刑事处分的达28000余人,其他受批斗、审查、隔离、关牛棚的人更是难以计数。, `7 W2 F( z8 Y& z

3 Y. w2 O* U% Z0 Y2 k% w% m1 B/ i* i在被株连的人中,孟用潜终有一天走出监狱,至少也还算“幸运”。像时任中央监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王世英、河北北京师范学院教授张重一等人,则在重病缠身时被专案组逼死。而他们中的张重一,甚至和王光美、刘少奇并不相熟,“话都没有讲过”。; K7 {! b7 J7 l
0 b% H/ Q) \9 O7 d0 t, R
1967年10月,专案组将张重一拘留时,他因肝癌变恶化病势垂危,“随时有死亡的危险”。专案组索性“突击审讯”,在27天中审讯21次,在张重一10月24日病危至11月1日死亡的七天里,专案组更是“穷追紧逼”,现场录制的录音带有80盘之多。“从保存下来的20盘录音带中可以听到这种残酷的‘突击审讯’是怎么回事。录音中不时出现病人痛苦的呻吟声、神志不清的嘟哝声和审讯人员七嘴八舌的吆喝声。”黄峥说。, c7 c5 g% q8 V# g, F. C
7 A! k  f0 g$ K$ |+ B8 G$ t
最终,一个垂危病人的种种神志不清的话,被专案组说做“终于迫使他断断续续地交代了有关王光美特务问题的几个情况。”. ^3 S6 ]6 _9 `

$ d9 n' A" d! Y  a* i1 P- j在张重一去世的那天,专案组又对他进行了一次“回光返照”似的审讯。留下来的讯问笔录上记录着这样几句话——问:“你为什么不交代?你与人民顽抗到底吗?王光美是什么人?”答:“她是个共产党员。”+ a6 g8 l- M( I2 h

' y. m) f' e' Q8 N+ ^' a“人民误解你,那是最大的痛苦啊!”
0 `, K  u" E9 }- e6 k' ?4 N* e, e# a1 t* [' g- G
在黄峥看来,王光美是一个信念坚定、意志顽强的人。
0 i9 L* L; g2 Y. i
6 n8 o  S- E9 I因刘少奇案,王光美入狱12年,1979年走出监狱后才逐渐恢复名誉与待遇。12年的铁窗生涯没有让王光美精神崩溃或抑郁,黄峥说,“因为王光美相信自己的问题总有一天会搞清楚。她坚信刘少奇绝不会是坏人。”但12年的铁窗生涯也让王光美留下了“后遗症”,就是始终无法接受防盗门。+ [; L) Z5 p+ F4 @; J( r

8 S/ m" }3 j  S8 i# y4 B) k因工作之故,自1983年便与王光美认识交往的黄峥其实也在默默观察她。“她性格开朗豁达,凡事都以大局为重。而且,她不是刻意而为,而是自然而然,非常真诚。”
2 z* \2 o5 t2 V4 H) Z* T6 K8 i' ?/ J
1983年11月,王光美赴湖南参加刘少奇诞辰85周年纪念活动。黄峥一路跟随。纪念活动之后,王光美还专程到韶山,瞻仰毛泽东故居。“她很注意维护毛泽东的威望,对于毛的后人,她特别照顾。”
* l! M  m, U' ~  F! x( J- A7 ]
“照片现在仍挂在家里。”黄峥说,如今王光美已过世,但“文革”时照顾刘少奇王光美小女儿的赵阿姨还住在那间房子里。王光美出狱后,把赵阿姨接到家中。她与赵阿姨亲如家人,姐妹相称。! s" g$ J9 `9 t4 o. C$ e

" K/ w. y# t; [, a刘少奇骨灰在河南,王光美是在丈夫去世多年后才知道的。; @* b2 c1 R. e6 r: L% Z! D( s+ n

; @" f9 d) T# W& L( V, r1969年10月,中国北部边疆局势紧张,战云聚集,毛泽东作出了国际形势有可能突然恶化的估计。在这种背景下,中央决定将一些重要的审查对象分别转移外地。刘少奇首当其冲,被送往河南开封。
; e: F1 e$ K/ s) T$ V& g  G- r4 h' e5 ~3 J/ K) `; b) A
10月17日晚,刘少奇躺在担架上,在两名专案人员的押送下,被抬上飞机。因为走得匆忙,有关人员只给他套了一件上衣,裤子鞋袜都没有穿,只用被子一裹。
) ^6 z' y/ _. I# p  o6 _: J9 W0 |, W' f4 R3 T( |
到开封不久,刘少奇身体状况急剧恶化。11月12日撒手人寰。13日午夜,刘少奇被秘密火化。此后多年,他的几个子女多方打听父亲的死因后得知,1969年11月13日深夜,河南开封的一个火葬场接到通知,说有一名“烈性传染病人”要半夜火化。火化单上,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家属签字处写着:刘原。% q6 ]0 t: s1 C/ H" w4 W

: X& F& v: y7 u0 D7 d/ ~王光美后来和黄峥谈到过1980年去接刘少奇骨灰的情景。在刘少奇最后去世的房间里,王光美一眼就认出了刘少奇用过的枕头。那是五十年代刘少奇和王光美访问柬埔寨时,参观一家生产橡胶泡沫的工厂,王光美当时好奇地摸了一把这种非常轻柔的泡沫,后来西哈努克就装了一车橡胶泡沫当作回访礼物送到了北京。这些东西除了上交和赠送外,王光美留了一点做了两个枕头。没有想到,最后陪伴刘少奇的就只有这个枕头。“光美老人当时就抱住枕头流泪不止。”" l) Y! w+ \( X3 k) c& R

  n  @% U3 J/ L在多年的交往中,黄峥用心记录王光美的谈话,整理成一本《王光美访谈录》。“很多没有跟其他人讲过,甚至没有跟孩子们说过的话,都在访谈中谈了。”
9 f2 y  r* H# A8 n
2 m3 S% y( I- }- S! G# ~- ?比如,王光美说江青的性格,“听了风就是雨。”江青也曾在上海向王光美说过:“主席不好说的话,由我来说。说对了是主席的,说错了是我江青的。”
, W1 I6 u& B0 ^% t" }/ \. f" A; e
+ v' [( e& |( i! W, O' d王光美说,刘少奇对“文革”的爆发没有思想准备。而让他真正清醒的,是毛泽东写的那篇《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d4 z# B6 J% K5 x, N  e2 L+ W5 N

- C; \2 V7 ~: i0 A6 e4 c  w“尽管少奇同志思想上并没有想通,但他之后的检讨,就是努力按《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中的口径写。毛主席也在少奇同志书面检讨上批示:‘基本上写得很好,很严肃,特别后半段更好。’但中央文革在下发少奇同志检讨的时候,却有意去掉了主席的批示,并发动群众批判。”
2 p- s. U3 c0 F8 F9 b
- \( j: O+ v! ~6 `9 C) s1 T3 a0 u; ^" F6 ?王光美认为,“少奇对毛主席的热爱是真诚的,尽管形势这么险恶,他仍相信自己同主席的友谊。”而王光美自己,当年“更是盼望着主席早点为我们说句话。”( }: I) P% w3 j9 w8 {
  ^# l" a5 e$ q6 n6 k% M
王光美还提到,刘少奇不止一次提过辞职的想法。“辞去一切职务,和妻子儿女回延安或老家种地,尽早结束‘文化大革命’,使国家少受损失。”
! Y8 y+ s- |4 J7 f1 D% h, j  a# H$ c$ T8 W% k8 ^
而面对形形色色的批判,王光美记得,有一天刘少奇对她和孩子们说:“我过去常对你们讲,对一个人来说,最大的幸福是得到人民的信任。今天,我还得加一句话,就是对一个人来说,人民误解你,那是最大的痛苦啊!”" H3 J0 x6 i% Z

1 N+ [# y0 O" m; S! ^或许,让王光美刻骨铭心的,还是发生在1967年夏天时的画面:百万人“围攻中南海,揪斗刘少奇”后,满头华发的刘少奇对自己的未来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叮嘱子女无论今后生活如何艰难,“一定要活下去,在群众中活下去”。7月18日傍晚,夫妻二人在家等候造反派的揪斗,王光美预感到,“这回真的要跟你分别了!”
9 E6 ]# |) L! p( l1 W0 j) g( r2 n
“倒像是等着上花轿的样子。”在这样严峻的关头,向来严肃的刘少奇反倒开了一个玩笑。
' c0 X5 M, _7 t/ Y
0 _/ c  {0 y& }3 E+ l$ r& |; U# ?% N那天以后,夫妻二人被分别关押。“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这是刘少奇与王光美分别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7 O/ S$ Z8 x  g. e% J+ e" t* Q

0 \& C- |. B: g/ t. N* V+ j风雨无悔
6 n3 u  [3 m& ]$ J% m+ g! F5 d& D- n3 l7 `
1980年5月,王光美护送刘少奇骨灰从河南回家。“文革”时王光美曾问刘少奇,“为什么我们都被描绘得那么丑恶,简直成了罪犯,可彼此却没有怨言呢?”丈夫的话令她泪盈于睫,“因为相互信任。”多年后,王光美说自己“珍视他这句话的含义”。
" ^" ~2 `( U2 |  `* O5 V' Q- u1 z" L
荣耀苦难 刘少奇平反已经三十年,但直到现在,对刘少奇一生的宣传和研究仍同他在革命、建设中做出的贡献不相称;同他在党和国家中所处的崇高地位不相称;同他在文革中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不相称。图为1950年刘少奇在中共七届三中全会上作关于土地改革问题的报告。* a3 }) G3 B0 ~8 k3 A  O
7 W7 \( S/ |6 I7 p; Y
写于1968年5月19日的《刘少奇情况反映》中,将被病痛折磨的刘少奇的言行归结为“装糊涂”。“用梳子、肥皂刷牙,袜子穿在鞋上,短裤穿在长裤外面,有时把两条腿穿在一个裤腿里,装疯卖傻,尽出丑态。为严防意外,监护工作相应采取一些措施。”
4 J7 u3 \* v* ?8 s9 ]
4 v& H: R+ S/ C/ j0 e当年专案组在对垂危病人张重一进行残酷的“突击审讯”后,虽“终于迫使他断断续续地交代了有关王光美特务问题的几个情况。”但在张重一去世那天的讯问笔录上却记录着这样几句话——问:“你为什么不交代?你与人民顽抗到底吗?王光美是什么人?”答:“她是个共产党员。”% c' j: u' y6 d7 q0 G9 k. t
$ c- c& n' R# G: T" F! K5 h+ V

! s: ?5 r  Y) P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1926.html
  V- E1 e! ~0 W2 S+ C
9 E5 V- F1 C8 o) {% {/ 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7 16:13 , Processed in 0.10459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