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4|回复: 0

王世浩:曾经的小右派

[复制链接]

287

主题

316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19
发表于 2021-3-10 00: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 }5 }% N- j" F6 d( G6 p
) X' J. C. P* m9 M# x来源: 新三届1 G: p6 k7 o3 F6 a6 G
作者: 王世浩* R1 M. K$ v& K1 Q# z5 W( H2 h

( e8 `; J8 p3 Q( l; v& m" P/ H% y/ E) r
1957年我在北京市奋斗小学上三年级,期未考试己经结束了。老师说再有两天就放暑假了,明天早上八点到校发成绩单。啊,真高兴啊,天天盼、终于等来盼望己久的暑假,又可以和小伙伴们痛痛快快地玩耍了。
, ?/ F9 Y. z6 X  `5 u; t' G4 M' w3 {* ]- @
第二天早上我按时到校,在校门口等着检查手指甲剪了没有,水碗手帕带了没有。  y" M' s8 M: H- e

1 ?4 ^# a% I( q" F- g" e这时只见班主任王老师走过来,对我说:“等会儿检查了到我办公室来”。我边收水碗、手帕边答应“嗯”。旁边的同学问我叫你干什么去?我说:“不知道呀。”
. R! m' X7 T! p; q8 S3 o4 t; c$ L0 U" C" }% A/ g
我穿过人群,一路小跑来到老师办公室门口。“报告”,“进来吧”。我蹑手蹑脚走进办公室,“王老师您找我……”我剩下的话没说完,王老师突然转过身,只见她脸色铁青,背着双手,细长的双眼瞪的溜园,那一刻我着实有些紧张、害怕,手足无措。
2 B7 O: A  r9 j$ j0 F% I: r1 J
. w2 Y  M2 w& r9 c+ D低下头,偶尔向上翻一下眼睛看看老师。心里想我没干什么坏事呀,她为什么这模样啊?简直像凶神恶煞一样。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她就是我们班主任,我还是头一次见她生气呢!此时办公室里安静得出奇,连我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6 g8 |8 y" L2 ^/ @) _  }  h+ ~& V3 q% L% Q* \; U5 P
“抬起头来”,她这一嗓子吓得我一激凌,由于她喊得很用力,以及她之前从未这么喊过,所以那个“来”字的发声都劈了。她清清嗓子走到我跟前,弯下腰厉声问道:“你最近干什么了?”我睁大眼睛看着她说:“没……没……干什么呀。”惊恐的我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2 |. S1 K3 b5 k) \, _
; v! ]# ^6 {" Z, \) ~4 R6 g6 x% y* o“真的没干什么?你们广播事业局办公大楼里大字报都贴出来了,说你有右派言论!昨天下午广播事业局保卫科来两个人,到咱们学校找教导处反映了你的情况,以及你所写的右派言论的标语内容。和你一起写标语的还有另外一个学校四年级的同学。有这回事吗?”1 |9 P8 _$ H7 I) ^
4 w  p6 e. `/ B8 D
“没有啊,我们没写右派标语呀,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老师,什么是右派呀?”$ R. ?9 q8 ~2 d' s- s4 a

" B; `4 t; D3 H' p“你自己做什么了不知道吗?装什么糊涂,不承认是吧?等一会儿教导主任就来了,你要是不老老实实承认就会开除你!”老师这么一说我当时眼泪就流下来了,内心顿时变的忐忑不安。“老师,您相信我,别开除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做,我没写右派标语。”
) q4 ^- f5 p# _6 P" }$ \; V# Z
/ r3 ]6 f3 I4 i* `9 Q+ n0 M" w! @王老师一看到我哭了,马上口气也缓和了。“要想让王老师相信你,那你说说,你和那个同学在一起写什么了?小学生应该诚实,不要撒谎,你今年5月15日刚刚入队,还记得你怎么宣誓的吗?只要你如实把自己写的右派标语内容写出来,等一会主任来了我给你求情不开除你”。1 K0 e( q% H" T7 O7 @

7 {& Y+ X' H+ T# V! a. c' n# y; s那一刻我紧绷的神经也略微松弛一些,下意识的用手摸摸红领巾的两个角。回过头朝办公室门口望去,只见好多同学围在门口嘁嘁喳喳在说什么。我心里说这回算是丢人露怯了,非传得“满院风雨”不可。“好好交待你的错误吧,否则你暑假也别想玩了。门口的同学们走开!”王老师说完拿出笔和纸放在桌子上说,坐下来把你写的标语内容写在纸上。8 Y. m' B$ f) d8 F' s# I2 H

" d$ \# J6 v1 A0 a: G为了别让学校开除我,为了暑假能过的愉快。我坐在椅子上苦思瞑想,我写什么右派言论了呢?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来,不知不觉把铅笔头咬烂了。
( l$ s- i5 x: m: p9 ^: ^- y) [# a& D: W3 ~7 n* Z" ^$ [3 T7 c3 O, e* S. t
“王老师”,我扭头一看原来是教导主任在喊王老师。坏了,教导主任是不是和王老师商量开除我的事呀?我的心一下子紧缩起来,身体不由自主抖了一下,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把王老师让我写检讨的那张纸也弄湿了。
5 x6 c) E! ?* F( q( \+ ~, e* M' e+ _0 H" j6 f' W* B
“哭什么,拿手帕擦擦。”主任俯下身来看着我脸说:“你看看,都哭成小花脸了。你能告诉我你和那个同学写什么标语了吗?”我一边抽泣一边说我们没写标语。“那你说说在你们302宿舍大院六单元门口地上写字了吗?”: X' x, ]* m" y/ N, C$ k
! ], d0 e: l0 E9 U6 z$ n* U
“写了,我们是在那写字了。”- ?; [0 q& q& e
+ G# v% ~' `/ l1 y+ A
“噢,那你为什么刚才不向王老师承认呢?”我说:“那不是标语呀。”) h9 P# D% s2 D

9 D; R4 D1 y. P0 ^& z0 q% z# T" J王老师接着问:“你们究竟写的什么字?”我说:“一天,我和那个同学在院子里玩,六单元的邵文友不小心碰到他眼睛,大家都是好朋友没理会。他只是用粉笔在六单元门口地上写道:邵文友打伤我的眼睛,定斩不饶!因为他的字写得特别好,所以我也模仿写了一遍。主任、老师我就写的这个字,这是右派标语吗,我是右派吗,我暑假还能玩吗,学校会开除我吗?”" I$ \, h0 ^; x

7 c' n$ C4 r! m: T; b5 V* v+ s; G) _, p主任笑了笑,你哪儿那么多为什么。王老师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你看看,把我的铅笔咬成什么样了?你为什么不早说呢?让我着急,好了,别哭了。”然后拿她的手帕给我擦眼泪,我心里甜滋滋的!破涕为笑了。8 v2 y8 F; \2 x) h
7 J0 Y2 w7 I' r3 x+ q, Z) N
主任把王老师叫到门口说:“他们广播局简直胡扯,这么点的小孩有什么右派言论,乱弹琴。”然后转过身走到我跟前语重心长地说:“以后千万不要乱写乱画了,记住了吗?别害怕,没有事,我和你们班主任去和他们说。王老师带他去教室吧。”
0 Q8 ~( w) V% _3 O6 Y: l2 M* y9 S
8 \! D  g8 X  ^% O/ G9 x主任说完用他那大手在我脸蛋上轻拍两下,然后出去了。可是我的心始终不能平静下来,仍然忧心忡忡。9 T$ F  L" i5 |" d- M6 q5 v

! c3 [/ l# Q* }6 F下午放学了,郁郁寡欢的我没有沿着原来上下学的路走,而是在几条胡同里钻来钻去。当我走到我们大院门前的那条路时,老远就看到那个同学站在大院门口,我赶紧走过去,只见他愁眉苦脸,像是被霜打蔫了的茄子似的。9 h# p( ^+ |) \" d0 U! l1 b
, y7 W2 s7 F& ^. [/ q# x
我刚要开口问他,他却迫不及待地说:“我们老师找我,让我写检查,还要到我家里来。你们老师训你了吗?”我说:“我们老师说没事了,我现在最怕的是我爸知道,我猜他肯定知道了,他在大楼里上班,大字报就贴在那里他肯定能看见。这顿打肯定是躲不过去了。其实这事都怪你,邵文友就是碰了你一下,也没碰破皮,非要写那些字,就为了显摆你字写得好。”“那我也没让你学着写呀!”说完他转身就走了。当时我心里非常后悔,为什么要学他写字呢?唉!
. V! B) r/ t( g- j/ J- Q% P$ p' {; C+ h8 ~2 s7 f
晚上,大人们全下班了,我到大楼走廊里去看那大字报究竟写的什么。在西走廊处看见他正在那看大字报,于是我也走过去看,那大字报上没有写我们的名字,只是把我们两人父亲的名字写上了,让他们好好管教自己的孩子。还说地上写的那些字,充满了对同志、对社会的攻击情绪,有阶级报复的倾向!
' a# C0 g* E  F5 ], y  v# a0 Q+ t1 E3 C- z. |% b
我们没有说话,甚至都未看对方一眼。# i; Q: X; n# G
# Q" f% \$ U& A  A! y* {% U) o6 {
从那时起至今整60年我们未见过面……
& c2 M! {0 z& S9 b! j9 m7 t( I: n( H1 m' X& Z- v" G7 b+ h
晚上,爸爸来到我房间,我赶快站起来。他口吻异乎寻常的平静、低沉:“坐下吧,今天你们老师找你了吗,有没有批评你?”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直打鼓,就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0 x$ T; f7 h& Q9 y! q5 D* H
% }  [, n# @0 ^$ m; t! n
我嗫嚅着说:“批评了,而且老师很生气、愤怒,真不知道为什么。还吓唬我说要开除我,后来教导主任来了,他不但没训斥我,反而安慰我不要害怕没事的。”/ j3 ]! s5 A8 {+ p8 l5 s
5 _/ j/ b" d+ Q$ M
“你知道老师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吗?”爸爸把我拉到他身旁坐下,我摇摇头。他说,在她的班里出现右派学生,她是要负责任的,她会受牵连,没准连老师也当不成了。+ R& T8 [1 U& E) V4 j$ z

: a, b3 Q& \* ~“啊?!”我大吃一惊!没想到写这么几个字竟然会闯这大的祸,那王老师以后会去哪儿呢?“不过”爸爸停顿一下接着说:“你们教导主任是老教师了,他会有办法解决好这件事的。你以后别再惹事生非了!”说完他站起来就走了。. L& z! [8 X, }6 t' g
% p6 N  F( V; u8 z1 h6 o
这天晚上他没发火,也没打我。
: {8 H3 V1 R" t9 {. J' ~
. i" X7 x- s- w8 N5 e第二年我搬家转学了,因为爸爸调到广播设备制造厂上班了。
5 N0 d0 J8 L" I2 u) [3 e8 P3 S
$ v) M$ A) b4 z; x# k没过多久他又被派去河北黄骅下放劳动半年……
2 U: r5 L" S3 [( B/ ?& T9 ?, t
4 }2 D9 c# _& |. i5 g9 Y韶华一去已四载,我上初中了,对那件事有了一些模糊的了解了。由于上中学的学校离奋斗小学很近,所以有一天放学后到奋斗小学去看望王老师,传达室的钟大爷告诉我王老师已调走好几年了。2 U& X  x4 y, J0 T$ R4 R1 C
3 T2 R. b! z( r3 f! Y" K) f
莫名其妙,写了那么几个字怎么就是右派言论呢?后来听说那几个字里边有斩字,是阶级报复的意思。. y3 X! T. l  c: k# P3 D/ x. g
) E# j; N2 ?: L* ^
这件事几乎成了我的心病,久久不能隐去,1962年加入共青团时还被“审查”了一番。
) D! [+ j6 n) l9 b. D, }* ?3 A1 K3 K6 `& k
半个世纪又十年过去了,现在想来感到可笑,可悲,我在10岁时还当了一回右派!# h# M. W5 g% X9 Y7 }3 E
* ]: ~3 Q" j  z9 {% }
, M% m6 i3 ]4 q" @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 ... 8F%B3%E6%B4%BE.html
  `$ P' N; N, s! i- l4 M8 l
3 X0 o7 q( K- c$ z* _2 @( 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1 20:54 , Processed in 0.07251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