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72|回复: 0

巴丢访谈:我们可以为二十一世纪的共产主义做些什么?

[复制链接]

754

主题

3688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984
发表于 2021-3-6 23: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L* s. X2 t: f1 Y  E& s- M& Q& T- t$ Z2 ~5 W, {: C$ J
巴丢:我们可以为二十一世纪的共产主义做些什么? ( O$ I! ]: V4 G, G
2018-02-03 17:456 C/ `/ L6 z2 a0 k9 E$ o; W% b

8 w# ^% f- m- m- v# n( q
# c" l- j5 C8 T( {" p首先,并且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开始一些激烈的意识形态方面的行动,以此来告诉人们,在今天我们不只有一种可能,而是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种可能。2 S0 M3 ]7 O* m0 k/ k. A
( N$ ]- E  X/ V0 B: H
badiou.jpg 7 o3 Y0 U( _/ @8 x" X8 n9 K
9 G( {7 D. D( H3 d7 ^
阿兰·巴丢(Alain Badiou) 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哲学家和政治理论家之一。他自青年时代起就活跃于政治领域,是众多左翼组织的成员。他出版的书籍包括:《世界的逻辑》,《存在与事件》,《共产主义假说》等。以下为巴丢的某次访谈摘录,在访谈中,巴丢谈及了共产主义的过去和未来。$ w, [- [, ?. U/ S/ R

1 Z$ X) R. g' h# Z0 }& n您在实现共产主义理念上投入了大量精力。是什么让您进行这样革命的介入?以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介入?
, w! n: t# v+ j1 s  b% |* W: A
3 F% H' }2 ~6 u( \* x: W' P+ E1 X1 P我的父亲是一名社会主义者,他参与过抵抗纳粹的活动。我的母亲更多地倾向于无政府主义。我的第一个哲学老师,让-保罗·萨特,是法共(French Communist Party)的同情者。我年轻的时候,在阿尔及利亚发生了一场可怕的殖民战争,而我是反对那场战争的。在我三十岁的时候,68年的5月风暴爆发了,那是一场青年人和工人的大运动。简言之,我的整个教育,把我引向了革命和共产主义形式的政治。, l$ c$ |# N+ R
2 f* E2 T4 b$ w" G- q; W
您严厉批评过选举现象,认为那是愚者的游戏。您能具体说明一下您的论证么?您认为什么能够替代选举?! n$ W2 l9 W: `0 F: ]1 h: C0 B9 u

7 D# F, a& x( t( `只有在多数人和反对派在社会组织上有基本共识的条件下,选举才会起作用。选举会导致根本的社会变革这种事情,是没人见过的!这一点很容易理解:保守党怎么能够仅仅根据投票结果来认输,从而接受社会全方位的变革呢?反过来说,如果你通过革命改变了社会,那么你怎么可能接受向过去的复归,平静地把权力归还给反动派呢?" Q) Z) Q; Z! D. d2 J* A, I
" q( l7 E6 `; i/ R& L' i
在我们“西方”国家,规则很简单:一旦当权,你可以对社会进行小修小补,但要改变资本主义这个基础的社会制度,却是不可能的。你知道有哪个“民主”国家不是被某种极端稳定的资本主义所支配的吗?选举,不过是维护主流秩序的,装装门面的手段而已。
' Z+ X0 i6 s, V' n- i2 p2 v
. M' g$ D% D) V5 B8 ^( {; n德国经济社会学家沃夫冈·施特雷克(Wolfgang Streeck)说,因为资本主义的动力机制,今天的政治想象已经消失了,资本主义即将崩溃,并且现在并没有可行的替代方案来取代它。您如何评论这种看法?, |& N, r! T% `3 r8 K1 a! J! h1 [

: i9 V. f0 g- x: g0 P一派胡言。资本主义的核心,其存在的绝对条件,是生产和交换方式上的私有制。控制大跨国公司的,是一小撮寡头;正是金钱过度的权力,创造了交换价值这种虚假的价值,这种价值被市场,而非被商品的使用价值所决定。如果你攻击这一切的话,如果你改变了生产方式的话,你就会步入另一个世界。
7 e, u) L& H) f) t$ b7 V7 X+ n* O* M, h! s! P6 C2 _1 b0 ~
今天所谓的资本主义的强大,它这种虚假的“动力机制”——它实际上经历了各种长期的危机和停滞——不过是如今其对手弱小的一种反映罢了。2 T0 f: U5 G3 f# n! M: Z9 t/ v

3 G* ]" _, D7 j在《共产主义假设》(Communist Hypothesis)中,您提出,在前一个世纪中,存在一些伟大的左翼的时刻,但同时,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也结束了,我们应该重新开始。有鉴于此,我想问您,我们可以从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失败中学到什么,以及,今天的共产主义的基础应该是什么?
  f3 d, o8 H/ s0 e3 w6 p
+ Y$ {$ D0 A6 ?6 p. @4 L/ h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缺陷主要是政治上的。集中化、军事化的共产党是夺权的好工具。但它们不是组织共产主义社会的好工具。它们太过于附属于政权,而没有发展出真正的国际主义。现在,我们必须围绕三件事情来组织共产主义的权力:群众运动、持续锻造运动口号和意志的组织,以及,还将长期存在的国家的残余(它必须被运动和组织的持续监督)。
0 {2 Q* o& C' ]3 J
) P2 r' Y( R+ M5 r' U二十世纪的大失败,是党与政权融合到了一起,创造出了逐渐脱离群众的党国(Party-States)。政治的辩证法在于,要把(运动、组织、政权)三项都包括进去,而不是只要(群众与国家)两项,甚或只要党国一项。8 J1 m% L2 L1 C

6 ]: l! |5 [# h; ~$ ?1 g. H2 x9 m% [ 共产主义假设.jpeg
! p' H. I: Y! u' v& c2 Y1 L5 I4 Y' V+ k* \+ G( T
巴丢《共产主义假设》- [* `# S3 _3 o! J9 t4 O6 s0 r

0 {" ~3 M8 W/ |, X) ?6 h# f您说资本主义是人类的疾病。然而,资本主义对于许多人来说就是现实,这些人认为它是唯一可行的体系。我们怎样才能让共产主义对那些执着于消费文化的人产生吸引力呢?# o' v( Z- k3 G7 n* I
% X! C7 B! Y' }1 F( \( @$ p; W
一旦主流的政权战胜了它的共产主义对手,那么显然,这个仅存的政权也就自然而然地创造出广泛的社会支持了。
% w( _: S/ G. b8 c3 R' [
0 w, v1 J! _1 C& e1 w8 A! `* F在十七世纪的法国,压倒性的多数法国人认为,君主专制是唯一可能的政治形式。然而一个世纪后,这一信念并没有阻碍共和革命和资产阶级掌权。同样,今天的情况也一样。你所谓的“消费主义文化”,不过是资产阶级的“民主”独裁下的主流意识形态罢了。资产阶级实际上从商品的流通中获益,商品流通越快,他们越得利。不过,在一两个世纪里,这种意识形态对今天人们心智的掌控,当然也不会阻止共产主义取代这种腐朽的商品“秩序”。7 H) T6 ]9 ]0 p7 i

- a& H; N/ s* y! G# Z" K3 z随着真实的社会主义的衰落,关于共产主义的辩论已经被边缘化了。以共产主义为导向的党变得弱小,共产主义也只在狭小的知识界里才会被讨论。我们怎样才能使关于共产主义的讨论从边缘走向(公众)注意的中心呢?
+ U0 |$ R& U7 a
0 O! P8 h5 X- K* P你的问题听起来多像是,在1840年,当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及其他一些人开始活动和写作的时候所面临的问题啊。他们只是一小撮人,基本也没有什么公共舆论来支持他们。1848年,他们写作了《共产党宣言》,而那时,这个党都还不存在呢!但从那时起,《宣言》就成为了经典。6 S' ~3 N6 J5 q3 Z) K

% `! ^  O. g% M" }我们,就和他们一样,必须重新开始,首先且最重要的是,要开始一些激烈的意识形态方面的行动,以此来告诉人们,在今天,我们不只有一种可能,而是有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种可能。我们必须在国际化地参与所有相关的民众运动,从共产主义的原则来分析它们,这样的运动实际上已经有四个了:8 a0 d* O7 M; [: _" q

6 l. B' g. K' L9 \9 J0 Y——生产和交换方式的集体化;剥夺寡头对生产和交换方式的私有所有权;( s& ^% w: s6 F" a5 y
" f. h. K5 |1 d% J. n
——减少并压制影响我们现实生活的“重大差异”:即体力工作和脑力工作之间的、城乡之间的、管理工作与执行工作之间的差异……创造一种多形态的劳动者;
' `) h6 R8 b& u+ M
: S. f8 A) T$ U6 n——逐渐消灭虚假的集体认同,无论是种族的、民族的、宗教的等等,它们正毒害着我们的公共生活;
; e$ C* F8 `- `6 G8 i( K) R, b# K
. ?1 }, H4 n/ q/ }& f1 i——逐渐消灭国家,这有利于社会直接的自我管理(其形式为使用持续的集会来决定口号、目标和任务)
( p, M  u% p: B$ r4 [( g: ?$ m7 }8 z, I* f) }  O3 a
二十年前,南斯拉夫血腥地解体了。您如何解释南斯拉夫的解体,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您又是如何看待后南斯拉夫的领土问题呢?/ h8 y+ W+ T$ j; I: j2 v# P
( v9 `& l/ |+ q3 m* z) m
我支持国家的消亡,支持马克思的口号:“工人没有祖国”。我是坚定的国际主义者。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总体上是反对现存国家的分裂,反对由沙文主义或由传统引发的人造的国家“独立”。我们需要通过国际主义活动,来自上而下地废除民族主义的压迫,而不是通过区域民族主义,来自下而上地搞事情。. s& ^. A* ]# j; O+ F3 u
& Y( o8 P' T, F' }7 J7 b
对于前南斯拉夫的消失,我深表遗憾,我一点也不相信取而代之的那十来个国家能构成什么进步。当然,殖民帝国应该解体。在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战争中,我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我也支持反对美军的越南人。但那个时代,基本上结束了。今天,共产主义的国际主义才是应该优先考虑的事情!6 M6 W; v! A5 a$ j# |
3 A* z( \" y# E$ w5 y6 g5 Z- A- t
译自Alain Badiou: “The alleged power of capitalism today is merely a reflection of the weakness of its opponent”,原载于:http://www.criticatac.ro/lefteast/alain-badiou-of-its-opponent/: V9 X* v  r! |2 O/ b7 ^5 X
1 M8 ^3 N. f. ~6 j* R5 w* b; J1 o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土逗公社”】# A- F9 P& ^# K$ H( }

1 [. ]& ~# x8 n: R, V3 F+ {" F* w1 _: G6 J2 y

/ F/ D0 M- h% q& B$ ~) 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9 21:55 , Processed in 0.07532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