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2|回复: 0

宋彬彬:再不道歉就没机会了

[复制链接]

288

主题

3164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22
发表于 2021-2-11 06: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不道歉就没机会了& A6 ~8 r: q" ]

1 W, q3 J+ ?$ f/ D% u, q宋彬彬  8 c; f( `/ E& I4 \' o
# g) G& F( I& l$ E$ N& m
0 t8 A& {9 Y6 k( @( U
   昨日(1月12日),北师大女附中(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前身)“老三届”的20多名学生与30多名老师、家属举行见面会。他们中的一些人向文革中受到伤害的校领导、师生道歉。8 O% J" l: a& K/ N; r8 D
4 }4 b* h, T$ n( l- J* W" K
   这些经历过文革的学生,会上,有的对文革中身为学生运动领头人深怀歉意,有的为副校长卞仲耘被部分学生殴打致死时的“不作为”懊悔痛苦,有的因批斗过老师而渴望当面道歉。+ i. ^, q* a, P% E: ^) }
! i9 o" S& x7 r) b) j7 P. }/ o
   在道歉的学生中,66届的刘进和宋彬彬最被人熟知。前者是女附中“文革工作组时期师生代表会”主席。后者则是开国上将宋任穷之女,曾因登天安门城楼给毛主席献红袖章,被人称作“宋要武”。
7 g( \1 Z+ Y$ y; k  {' [1 c4 ]0 I- E! ]8 M; Z2 C
    * }5 _0 V) B. k( v% {

6 P# S, S2 _7 [! j- ?   “为贴第一张大字报伤害老师道歉”
  ^, h" c! w& Z: P  U$ r# h
0 C; H5 V) Y  ^   昨日,不到10点,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一间狭小的会议室挤满了50多人,除学生外还有20多名老师。/ h' ^1 j" r5 K% `) K! }+ G
9 U+ [+ r; O  U0 a
   会议室的一角,放置了卞仲耘的半身塑像,她两手交叠在一起,表情和善温柔。塑像是女附中校友于2007年倡议,由500位师生捐款建成,于2011年安放在此的。校友们希望能以此表达对卞校长的纪念。: ~! d' P) |$ A, I( W/ v! y8 H+ O

, W3 N" T0 _; W   1966年的8月5日,时任北师大女附中校党总支书记兼副校长卞仲耘,在部分学生发起的游斗中,被殴打折磨致死,是文革中北京首名蒙难的教育工作者。昨日,女附中几位“老三届”学生给卞校长雕塑鞠躬默哀。
4 H1 n5 L4 C4 p  k) R/ h6 y* t( F2 O
   刘进第一个发言。“48年前发生的劫难,卞校长被殴打折磨致死,其他校领导身心受到严重创伤,我的内心充满懊悔痛苦。”话音未落,刘进哽咽,摘下眼镜擦拭泪水。
# M1 m/ s% r1 `  y$ W
! j5 F5 m6 \7 W  T7 ~9 I7 P6 [  G   她的情绪有点激动,大声说:“我要向老师们道歉,为了贴第一张大字报对老师造成的伤害道歉,为了40多年前那一天没有保护好他们而道歉,为我当时的偏激思想和行为对校友们造成的影响和伤害道歉。”& p  I3 s" [- I5 z
- o8 Z1 I- _* [3 Y) y
   刘进的最后一个道歉对象,是同班同学宋彬彬,“是我让你和我一起贴大字报,是我作为总领队派你带领同学们上天安门城楼,而影响了你的人生。”
2 J- V( i* U  ~7 N% T0 l) o/ h: L+ ]4 a; @9 J4 t3 t; ~6 d! D
   在见面会上,宋彬彬也数度落泪。她做了约1500字、题为《我的道歉和感谢》的发言。宋彬彬首先向当年在校的所有老师同学道歉。她称卞校长被“暴力致死”前,自己和刘进曾两次阻止,看到同学散了,以为不会有事了,就走了。“我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是有责任的……担心别人指责自己‘反对斗黑帮’,没有也不可能强势去阻止对卞校长和校领导们的武装。”4 h7 i( f' m3 _# r; ~& w) e

& ^2 y, a" [4 {7 |   宋彬彬还表示:“请允许我表达对卞校长的永久悼念和歉意,没有保护好校领导,是终生的伤痛和懊悔。”
4 h1 d# |7 G4 E. Q' b
! n$ p6 m( E0 E. P; L3 l' X   女附中曾参与批斗校领导和老师的几个同学也临时发言,说自己做过很多错事。9 L% F, X: G% Q4 |7 m6 X+ m

( J) D8 F' o/ z/ o& E9 o   “如果我曾批斗过的高老师今天来的话,我也会当面道歉,她90多岁了,再不道歉,真来不及了。”66届王思梅说。
: i$ U  Q+ D$ y8 l! D* v  L, Y: k/ \
    
: N, \4 M& O1 I3 {2 `
+ P! d9 T5 J* Z/ N   “母亲生前说学生都是好孩子”+ O9 e: f9 J8 X; t" E

/ t. D2 G% l, s+ Z2 a8 }5 \   这一天到场的女附中老师,有的也发言表达了对道歉学生的宽容和理解。当年的教师储瑞年认为,情况超出了学生处置的能力,他为学生的诚恳道歉感动,理解她们做过的事情。7 G) e1 I: A7 H: i* x7 h4 J( C# s: `% [
8 X% @  P9 t2 f
   女附中文革时期的校长胡志涛的女儿丁东红也来到了见面会。在1966年的8月,校长胡志涛同样被学生批斗。胡志涛在挨打时,仍然在记挂其他老师的安危。9 `. z6 l) e2 u: k) e' H
( d. Z/ D9 C$ w* x
   丁东红说,母亲经常提起那些批斗她的学生,有的不止一次点名道姓,说这些学生都是好孩子。在丁东红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个讲原则的人,很多问题宁死不弯。唯独这个问题,特别宽容。+ e* Z( W0 _* f2 @" o8 Z9 b4 c
2 S. u& Z" n  D3 _; J
   这一次,可以说陈小鲁的道歉是一个催化剂,我们也看到社会上对他的道歉很认可。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时机,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北师大女附中文革工作组时期的“师生代表会”主席、“革委会”副主任刘进' ^' m- g# q! u
3 i  f8 ]" X% ?* Q# N# z/ i
    ( g' ?0 i/ r! ^; O; F

" [& {' d- x2 n2 U7 L' |& z   ■ 对话( K  H  T! a5 u4 f/ c5 P

) J0 [, S7 Q! h: H1 d   宋彬彬:再不道歉就没机会了( D: m$ p9 P$ c& v( r) `

, H- G5 W& _9 y# P* {+ Z    
( ^- H7 e! y7 x+ L# [) [  s  v0 D; u  ]! V! v2 T7 g) I
   “最感动老师的宽容”
' J# E/ h" }, k  J6 _/ u2 {$ z  W' B2 m
   新京报:来参加这次道歉会,首先想说些什么?
4 |. F: T& W) V" K, L
2 ]3 k) M1 V8 t5 j6 @/ X! v( Z8 T   宋彬彬:北师大女附中的文革,是从1966年6月2日我参与贴出第一张大字报开始的,大字报不仅破坏了学校的正常秩序,更波及并伤害了许多老师。所以,我首先要向当时在校的所有老师和同学们道歉。& d& e! r; ^+ L' z

4 r, V4 r2 ^7 ]9 o   新京报:前一天晚上想的最多的呢?
. Q: Z; y+ o* K" \* C# Y. z, v
& f. c  _8 A2 w; O6 j   宋彬彬:我想的终于有一个机会跟老师道歉了。对这个机会我盼了很久。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今天你们也看到了,老师很多都80多90多了,再不道歉,就没有机会了。我希望我们的道歉老师都能看到。有的老师已经走了,我不想留下更多的遗憾。! z; A: B, J' J' o: A7 I. P  [
+ d# o& |1 h3 d+ f5 Z9 I/ O3 D
   新京报:怎么想到道歉的?
, F  L$ L8 q+ y; `
5 T8 n! t) D2 s" Y5 @   宋彬彬:从我个人来说,2003年回国,和几个同学一起参与了对学校文革初期及八五事件的调查。在和大家不断交流中不断受到教育。我希望有一天有个机会,向老师表达歉意,也促进大家对文革进行反思。
+ i! e( O$ _# Q8 g2 E
% U% s$ W- }! @2 O+ b" c   新京报:道歉后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 m5 U! l2 m0 f1 I5 y6 f7 j2 p. Z& x2 f  W+ o
   宋彬彬:最感动的就是老师们的宽容,尤其是听到胡校长的女儿说,胡校长生前多次说过,女附中的学生都是好孩子。我非常非常感动。3 ~% a. g$ \3 L& M. J  o  F- H5 V

1 ?+ ~) Y# x% s4 d7 m$ X6 h& n   新京报:你希望这次道歉达到怎样一个效果?
1 u# t  C$ t1 x  [: @
' s$ c# Z4 o% T  p% y8 I) b! V- @+ S   宋彬彬:引起大家的反思,只有真正的反思才能走得更远。5 g$ O0 o3 }- P' W

, y- t& u+ i& s  F- A    
/ ?% @1 I' l2 k" q
$ p9 k/ P# |( X   “40多年两个宋彬彬”3 n9 \. S7 j# |8 L+ x/ W% C* D

: D; a$ i7 T# h' p   新京报:你在道歉信里说,40多年了,一直有两个宋彬彬?3 ?8 B# R# J) N3 Y8 |/ ^" ?, X

7 C+ N% c7 y# R0 C1 c4 \# n   宋彬彬:40多年来,有两个不同的宋彬彬。一个是老师、同学们认识、了解的宋彬彬,另一个是成为文革暴力符号的“宋要武”。
" c7 K, Z+ b: ?3 g  [- j4 |. _, `/ F& }. U8 k( U
   新京报:你有没有改名叫“宋要武”?
- Q  f  w) ^/ E) v. G
* Q+ h5 U. _8 C  U# K% L   宋彬彬:从来没有。8月18号之后,有很多人写信给宋要武收。很多很多信,我从来没有拆过,因为我不承认宋要武是我。
4 y, X& H3 k0 w9 Q! w  S9 _
8 l6 P% A; u7 \* W, z! d   新京报:你说“宋要武”成为文革的一个符号。你怎么看待这种符号化?! ]" B( r1 R8 Z7 |4 {: T' U

9 v6 o% ~& O) V5 L  c   宋彬彬:这么多年,作为一个符号,我经历很多,我有很大的心理压力。而且在很多语境下没有办法去澄清这个事情。4 C$ I: E4 G8 B

% S$ v; B: Q" H- D5 u   但我也会想,其实文革时,“右派”也是符号,老师们未必不是符号,他们被当做黑帮被打骂、被侮辱,而他们因为这个符号,有的生命都消失了。这样想,我个人的委屈也就不算什么了。3 l* X3 T  e; v$ Q1 n

9 M; C4 D# b. e: o. y4 U( N   所以我想如果不从根源上认识,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对整个文革的思维和基因进行认识。
) Z5 e7 \# ?+ c2 A& }  V/ y" ~2 Z) Z; j8 G- Y) ^; b* W
    0 R- [# k9 }& z) I
3 @: N6 r  m; [" m1 s9 [
   “没准备好不会站出来”
, {1 W, e4 Q0 o0 |- c2 x9 \, ^& t2 m. a& j  V8 h1 Q$ p
   新京报:有人将卞校长的死和你联系在一起。你之前写文章,也引来很多质疑。想没想过这次道歉可能会有更多质疑?
# ^8 Q" b/ x, O( u$ O" E6 \% k  s2 Q( j( k( |
   宋彬彬:如果没做好准备,我就不会站出来了。) h3 E% G+ V( j1 R& t/ _

0 |6 j$ y- F. M3 D- l/ k   新京报:可能有人会说你的道歉只是对自己的洗刷。你们也说过,有人称你们“假道歉,真反扑”。: V4 v6 }% T+ t) M6 p

% ^. ?6 w; S2 C. a2 _6 W   宋彬彬:无论我走到哪里,身边只要认识我的人,都对我特别好,无一例外,特别保护我,给了我一个保护壳。这是我走到现在的原因。$ l: I3 j3 ^/ F$ w3 H$ q3 ^+ X- S

) x7 ~. c6 ]/ o; _+ X   新京报:这是一次个人的道歉,还是一个群体的代表去道歉?1 ?* ]+ t/ Z' @" t% Z6 Z1 {
1 \8 r6 x, r/ N+ t0 x; U% a
   宋彬彬:其实我们这次站出来的是一个群体。八五事件作为文革中的标志性事件,必须反思。没有反思也难以接近真相。我希望所有在文革中做过错事、伤害过老师、同学的人,都能直面自己、反思文革、求得原谅、达成和解,我相信这是大家的愿望。( r0 D- e+ m: O# i3 u" s
1 V6 z( b4 o6 {/ Y

  N8 I# J: r; C- u( P5 a# j   来源: 新京报7 _: A% x% q% u$ k8 Y/ T
1 _7 \- i  \9 `' B" i% M" x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42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1 21:19 , Processed in 0.06734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