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61|回复: 0

郁琪:我的1966年夏秋

[复制链接]

806

主题

374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42
发表于 2020-12-19 05:5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1966年夏秋3 @- Z9 K+ ?6 }) B  K/ X5 Y
$ Z1 o3 \/ E  L4 O, I
郁琪8 `3 Q3 G* p2 [6 `$ _( m" R

8 I3 ~- P1 r! K5 F# y1 ]  我的六年中学生活,都是在天津三十四中度过的。1966年我正读高三,准备高考
) g- r2 L! I  s% O6 s; v8 p" Q, m。5月毕业考试结束;6月中旬,仲夏,高考制度废除了。* d' `& c- ~( N* q- y

+ B) g: N4 o' v* f, a8 u% F  6月1日,《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打倒之风盛行,学校是重灾区
' P4 y2 a, l( H) ~: m! S/ W之一,批斗老师的大字报铺天盖地。
7 O; F4 P2 |! {4 L( S, H: B9 Z2 f7 q, a
  邵淑惠先生是我们的校长,其夫王金鼎是市委文教部部长(他们夫妻都是三四十年代
! v3 w* K, O, a: T投身革命的),因为“执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首当其冲,被揪了出来。丈夫的“功劳
2 l, k0 P  K' H5 t" j”,自然有妻子一半,校长在劫难逃。学校文革前高考成绩是不错的,校长曾经以历届高1 _$ f, a/ v, \" _, j# ~& V4 P
考成绩自豪,这当然又成了文革开始后的主要罪证之一。批斗会上打倒校长和她丈夫的口3 f$ E1 O4 g. i) C* ^3 l4 H9 z
号声,震耳欲聋。红墨水、蓝墨水,从眼镜片上流下来,拳脚加在她单薄的身上。
; J0 o" M9 s: h2 w$ y7 _6 A# q6 D# w- y5 ]
  批斗老师也愈演愈烈。老教师们大多是解放前大学生,很少有“成分好”的。我们的
8 f9 \% m: F. Z8 Q  O数学老师被认为是资产阶级臭小姐,沥青之类涂抹到被剃光了的头上。语文老师上课曾经. u4 D# E! k. R- A. {. w5 ?: x
涂脂粉,被认为是资产阶级臭思想,需要好好改造!她被逼迫到学校楼房二三层间外墙、
' G% i  b3 C% M) o一砖多宽窄的地方走一遭,浑身打颤。我们的班主任善良可亲,业务精湛,也被揪斗,被% Q( Q  O; M: ^2 h3 c
剃成“阴阳头”,脸被打得肿了起来。英语老师,政治老师……无一幸免,被打成“牛鬼
- I9 J: x* Q8 b6 T4 @$ i1 N4 a( ]蛇神”,关到学校地下室的“牛棚”中。
$ P. ]  V1 X# i/ p; [: Q) w, v3 b& I2 j- I  ?  V! T% v0 C1 A
  又有传来消息,市一所男子中学批斗老师够水平,学生们立即去取经。偌大的操场好$ F$ ^1 d( B' F- ]$ T4 \2 t% R3 n
像在吊丧,若干长长的白色魂幡在晃动,幡下也是一片白色,“牛鬼蛇神”们穿着丧服,
$ w7 K: q4 Z7 f, g( o$ Z3 g( X8 l& q敲着锣,转着圈,一片乌烟瘴气,真让人望而生畏。红色恐怖,革命风暴,席卷天地。这5 @0 v5 K  c7 z3 p& S
样,我所在中学被认为批斗力度不够——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斗争,是不能“温良恭俭让* n+ w4 X) |3 b7 {4 `" i$ f' x
'的!4 t; q* U, B2 [( W8 J: j, M# p
  }: o' h" D" z& ]* e" N' Q
  红卫兵冲出学校、涌上街头,发起了规模空前的“破四旧、立四新”运动。批斗也接3 l% k% o; \5 d, k9 Y
二连三降临到同学们父母身上。黄家花园山西路口李铁匠的一位女儿是我的同学。她父亲
- v1 }6 l$ Y3 z8 t( P7 Y公私合营以前开了小铁铺,是不是有一两个伙计,我不清楚;只知道开个小门脸,楼上住, O7 J0 C( V8 _
家人,她兄弟姊妹十几个。小私有者在那时等同剥削者,他们的家什,被红卫兵从楼上窗' J" j5 R/ o( n
口稀里哗啦抛了下来,堆放到报刊亭前的十字路口当中,继而被点燃。纸簿被认为是“变
, o3 ^( U& s. K* [3 T  Q% C5 p' V天帐”!大火熊熊……我同学的长辈们,都被逼迫跪到筚拨作响的火堆旁,满面通红,几
# N3 [/ G/ \; S9 m4 J  b乎烤出油来!看到那一幕,我真是惊心动魄,刻骨铭心啊。
" A' U5 B, S# l& P) r; w! @% p9 |! [
  另一位住在长沙路思治里的同学,父亲是小资方,那时候只要公私合营以后拿利息的4 d1 q$ y& \3 A5 ?& m2 h
,都是资本家,哪怕拿一盒纸烟钱的利息!同学的父亲老实巴交,红卫兵找不出他的任何
: ?# k  D7 ^% P( n) }! r罪状,就成了“反动”资本家的陪斗。批斗会很多,陪斗也很频繁,他胆战心惊,难以禁
% O0 D- q1 T/ q/ d7 c  U5 x受耻辱和煎熬。在一次批斗会之前,在家里的地下室悬梁了!那时候,自杀就是抗拒革命
* c6 A% L$ {+ q( s。一家四口(母亲和三个孩子)失去了经济来源;不仅如此,同学母亲被剃头之后去扫街
$ I/ f5 z6 W, `( f。她是小脚(幼年时被缠足),身体很单薄……没完没了的体力劳动、精神压力折磨着她6 t1 U# f7 l3 P
,不久就病倒了……当同学的母亲故去的时候,同学也因病住院,母亲病故的噩耗传来,4 `% L* B# y2 _- r1 s3 Z
她不顾一切从医院奔跑回家,晕到在另一张床上,被伤心欲绝的同学们抬回医院。后来,
. }- r  a, X! N' M& f& h+ s( I这位同学也离我们而去了,是班里第一个离去的。她的学习曾经很出色……
9 t; c; {6 |6 }& C
( Z+ ~; j; M& p  我的另一位同学,父亲曾经在黄家花园西安道开五金行,当然在被批斗的资本家之列
! W' D; o6 u: d9 r# e9 n……当时这位同学说了一句话:“我家开五金行的房子原来是XXX家的汽车房。”(在人人7 a- P$ ~- l0 K2 z
自危的年代,一个中学女孩这样说是可以理解的。)XXX,指的是我!如五雷轰顶!外公曾1 p# y& F1 o; O* `  }! m& J5 {# H
经是民国外交官,出任过英国伦敦总领事……这些我当时并不很清楚,母亲一直隐瞒着我2 Z- ~) l" G# \7 d  t  Q, @' d
。但是,同学家开五金行的房子原来是我家老宅的汽车房……这我是清楚的!我担心着哪
* ^5 l6 |/ r/ j( }7 _一天火山喷发,真有如白天出穴的小鼠,惊恐万状,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万幸!; A" |1 @/ U5 c9 _1 u8 d/ `
外公去世得早,这事后来没有掀起惊涛骇浪。: ~! @% j3 Z9 Y8 x% {5 F! {: J

& T% |! T$ z# h0 h! p  我所在的三十四中校舍,曾经是民国要人曹锟在天津的府邸。气派的三楼一底西式洋$ D9 C4 v7 l% d# Y+ |+ F
楼,(在唐山大地震后不复存在,我竟然没有留下学校全景照片。)文革开始以后,地下  N" o1 s( r* y8 l
室就成了“黑五类”写检查的地方。我的罪状是父亲在国外,在国外的罪名一律是“投敌7 C8 b0 C, X9 K9 ]( n: K: n
叛国”。(在中学六年里,无论我如何努力,都因为家庭问题不能入团!)……检查一遍9 W1 `/ P. y( q2 h8 P; S
,又一遍,被认为不深刻,不彻底。怎么深刻呢,在国外就是不爱国,不爱国就是背叛祖
; A* {$ A7 v* t' P国,投敌叛国!似乎是科学的等量替代,不知道合乎什么逻辑学。每天从早到晚,只能做
  {$ n9 B: R. U1 S; i' b4 c一件事,写检查,写检查!学校一次次组织全校同学去北京见毛主席,我没有资格;到全
. }0 G! ]/ H5 e  i* W- m国各地串联,也是不可能的。我十几岁的心灵,不知道曾经承受多么大的压力!阴森森的
( @0 l) h* G2 k/ M地下室,写不完的翻过来倒过去的检查,要上纲上线!万般无奈,我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9 R5 R6 A; Y7 o# f1 |% |" p
2 \( K+ v$ q( w% A/ W5 @! c! `* m' x3 f: {8 N( A
  父亲在国外,不可能被揪斗了。我十分担心母亲,怕她像同学父母一样惨遭劫难。然  {$ x6 Y) t& K- X% {5 N
而天佑母亲。母亲所在工厂前身,是广东人开的贸易行,招收的大部分是老广,几乎家家, z$ F1 K+ V9 ~+ b* O. ?
有海外关系。母亲又不是资方,所以,没有像我一样写检查。从科室干部下放到“要害部
# w) t0 F2 L9 K% T! Z8 ?门”,在食堂劳动!2 }' e3 W: `. X' o

6 }8 @) t3 L# g$ L  8月26日红卫兵冲击市委机关,9月18日,市一中等16所学校在体育场召开揭& I$ i/ Q+ _7 v; b, K9 `
发市委大会。19日传来消息,万晓塘书记自杀身亡,有花圈悼念。据说是服安眠药,死
# p5 }" `5 w  r9 d2 s在澡盆中。(文革后的材料说万书记是因心脏病暴发猝死。)
6 \0 {) X* d# Q/ m: l# H$ _0 ?1 m8 q# \& P& a0 v, ?
  1966年夏秋,白色恐怖达到极致。
* F+ }8 P) i  B' g6 l5 R: M% Y
$ H9 `# @/ e; ]- l, q- Q# ^, j  在十二分抑郁中,同学来告诉我,河西区学生们正在报名去兵团,她可以替我办手续
# q2 d2 B0 u( I2 C2 [. O- [; `;我心动了,似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上山下乡,学生们情况不尽相同。有的是年轻人# M# {! h" \# l3 t
火热的心,支援边疆,“到广阔天地接受再教育”。有的主要是因为政审不过关,前一年0 f( Y9 d- k  y
中考、高考落第,上山下乡算是一条出路。有的是被“动员”,日以继夜,三番五次,熬
) E5 T( x# z; v8 p, k不过去……我又是一种情况,在地下室写检查,无日无月,无休无止,实在忍无可忍了!
! I* j7 H" k( j9 B5 a6 K  m4 Z5 X- `; _6 H- O  f* A* w# L2 X) P
  去兵团,我政审一定不合格,也不敢过问办的细情,总觉得自己是“混入革命队伍中
  U1 o9 I& m( k6 V: g的阶级异己”分子,怯怯的、惴惴的,似乎是落荒而逃。这种担心在上车之前、上车之后
6 T" o5 M$ T: K: ~. p,以致最初到西北的日子里一直持续着。退天津市户口的时候,万般无奈的母亲,没有说
7 }' Y% J! @/ n( K什么。. S( X, A$ i- q. B+ {
& q0 u5 `/ A' m% w. K0 m) m1 v
  即将离开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城市,前一天晚上,我独自来到天津母亲河——海河边。
6 k) a/ f* W* o: h/ E看着倒映在水中的几点惨淡灯光,思绪随着脉脉的流水,跑得好远好远。
- G# q8 D, `  W' m
9 P' ~  X* C  \) s  我怀念读了六年书的母校和高中三年所在班级。我的班级,自认为是“前无古人,后* s  W9 w) T2 _. g7 Y7 [
无来者”。我的高三三班是女生重点班,全面发展,样样争先,各级奖状挂满一面墙壁,4 @. Z. q, g" j) ~; l1 b9 R
大家的心太齐了。记得学校操场不大,每次上体育课,都列队到附近的新华路体育场去。$ ?5 A) F7 n0 d: A; _5 @4 S  a
几百米路程,不需要喊口令,后边的同学随着前面同学的脚步,齐刷刷地走到体育场,曾& j7 N0 s  ~, {/ e0 P( r
经投来多少赞许的目光。如果高考制度不废除,又会如何呢……甚至高中毕业都没有机会
- X: r7 i% q7 S# N% J7 ]7 [留下一张合影……
+ f, r& k3 u; w1 c% ]5 j: m4 K& i; }2 W) A6 N
  在改革开放中,母校再次振兴了!2000年,50周年校庆,最激动人心的一幕永' O% ~6 N+ Y% v, t/ w$ ~$ t
远留在我的记忆中。“老校长来了”!“老校长来了”!随着礼堂爆满的欢呼声,白发苍
7 D6 T* w" I9 P0 D4 s" v6 f) d苍的老校长,在学生们的搀扶下,款步走到师生们中间,微笑着向大家频频招手,学生们9 n+ j, `7 q& d4 X
高举鲜花跑上前去,校庆的热烈气氛鼎沸。望着熬过劫难,德高望重的老校长,我真是百7 {, u2 m7 \# d  m3 W; o
感交集。又令我欣慰的是,我们班中不少同学文革后又上了大学,而且不乏成绩卓著者,
! R! g9 U8 q& X/ F. ^$ P这都是后话。8 H$ h, H9 c5 L3 }1 g

5 I, s5 U; ~( Z; z  快乐的童年、幸福的少年,一切,一切,都好像那么遥远了。远得好像是幽暗的河水. |) B1 M$ }- H1 x3 t
尽头,远得好像是苍穹神秘莫测的星星。面临自己的将是什么,茫然无知。生活会是很艰3 B2 {$ @6 L) |4 X2 A0 _
苦的吧,不论如何,肉体的恐怕比精神的容易熬过吧。: b1 R5 T# i) n# |

9 R  n' w, F& E8 V( g3 H7 @8 ^0 i+ ]  1966年仲秋的一天,我登上了西去的列车,把自己的肉体连同灵魂一起放逐了…
. x2 z5 x. v) d& _$ l
, S' _1 b% N8 S7 L( I6 g) U8 g- s2 [
□ 原载“天津记忆“微信号
0 ^$ H$ I7 @; R. e  j5 f: \  p6 U0 i. y
http://www.cnd.org/CR/ZK16/cr878.gb.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0-7 16:10 , Processed in 0.09333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