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077|回复: 0

周均伦:要坚决肃清林彪、江青一伙捏造所谓“华北山头主义"的流毒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150
发表于 2018-7-13 13: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均伦! U' x& N5 @/ b6 r

7 G! C, R( ?  F" Y$ L6 W- b3 [: c( v; Y+ l7 `
   
' f7 ^6 |* `/ ?( {6 o7 o4 ]
6 `9 K  D- W  b
4 H; q; s9 `' u5 e' s9 }% D1968年3月,北京发生了所谓“杨余傅"事件。此后,即在北京地区尤其是北京军区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大张旗鼓旷日持久的大反所谓“华北山头主义”的恶浪。这本是文革动乱中的一桩冤案,l 9 79年中共中央已正式发文予以平反,笔者也曾在多年前以所见所闻写过文章。原本以为就此了结,不用再说什么了。怎奈时至今日,仍时不时地有人对此耿耿于怀。谓予不信,请看以下奇文:《猛将王猛》一书的作者说:“中央为‘华北山头主义’平反,是着眼于大局,为了加强全党全军的团结,但绝不能说华北就没有一个人搞过山头主义”。接着这位作者捕风捉影说,王猛同志多次要求回军队工作,都被某个军委领导(影射聂帅)阻挡了。然后自问自答地说:这位军委领导为什么对王猛抓住不放呢?难道他对“文化大革命"有刻骨仇恨?难道他对林彪有刻骨仇恨?看来都不是。奇文作者说,作者想到:可能是因为在文革紧要关头,毛主席把王猛任政委的××军调到华北,守卫首都南大门,造成了毛主席、党中央对这位军委领导不太信任的传说,冲击了他的感情;也可能是王猛到保定,不听自己的得意将领代理总参谋长和北京军区代司令员的话,从而产生了对王猛的怨恨之心;更可能的是,王猛组织××军揭发陈伯达,引发中央召开华北会议,触及了自己最为恼火的华北山头主义的敏感问题,“因此岂能对王猛手下留情?”
$ f$ Y6 ?/ ]: n- i  |3 Q' n2 n5 Q& r  L8 K% ]  m
2 n) s  O3 H* g* K1 X4 C( ]
    看了这段奇文,谁都会知道,这是不指名地攻击聂帅在文革结束后,仍然在搞“华北山头主义"!无独有偶,2010年又出版了《猛志常在》一书,指名道姓说,l 97 9年,王猛同志写信要求回军队工作,军委就考虑安排他的工作,开始是到南京军区,以后去昆明军区,再后到海军当政委,最后安排到成都军区当政委,但都没有落实,其“主要原因,原来是军委副主席聂荣臻元帅的反对。”这本书的主要着力点,仍然是通过文革中的一些事例,说华北有“山头主义",而且言下之意,聂帅是“华北山头主义"的总后台!
, V; F$ I7 V: g. m, Z3 y8 M
6 r( w8 f! b7 A+ j" e$ Q, [1 C# r8 ]1 q1 G" z2 Q% ^0 o
    今年是建党90周年纪念。大家都在回顾党的重大历史事件。对文革中的“杨余傅’’事件和“华北山头主义”的问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从以上奇文看,仍有回顾的必要,以昭示后人(尤其是年青人),明辨是非,肃清流毒。
" w4 O: I3 K1 B! P, f7 f1 k0 i5 O) k
2 F' o7 ]/ d. V+ R  U" [4 i
! g& X  D5 }1 A/ U关于所谓聂帅阻挠王猛同志回军队工作的问题,我写了个说明材料,附在本文后面,以正视听,这里不赘述。        8 n2 k+ E; G7 f. `# B6 V! X

0 N% B' T+ @; Z( z
3 P: P7 A$ m1 k! l1968年3月8日,聂帅在西山军委招待所住处,突发严重的心脏病,心房连续扑动60多个小时,心跳次数常达每分钟2 00多次。1 2日转危为安后,遵医嘱,绝对卧床8天,然后再脱离工作休息7天,也就是要休息到27日。聂帅l952年起就有心脏病,但这次是发作最严重的一次。作为在西山值班的秘书,我的心情很紧张,不敢稍懈。
* f6 m4 e+ ?: Z. L1 H; ]& U
" e% c; m/ g4 f/ A$ D
. `7 t  @6 L+ K' f( h0 w    3月2 3日8时左右,在西山住处,聂帅的保健医生接到一位自称姓王的北京军区女同志的电话。她说:“今天凌晨,杨成武同志那里出事了,突然人已下落不明,门口警卫换了人,不准随便出入,杨办的张主任已经被两个人绑架走了。请你把这个情况报告给聂帅,请聂帅过问一下。"保健医生想进一步问清情况,对方把电话挂了。于是,医生整理了个简单的电话记录,交给警卫参谋陈兆保同志,他转给了我。我看了电话记录,感到很奇怪,就给杨成武同志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很长时间没有人接,我感到确实是出事了。聂帅心脏病发作,刚刚恢复,我没有敢将此事向他报告。9 T5 z1 Q+ ~- o

2 G+ o. d( G/ o; V; h" t2 S2 T( l6 G. ~6 N! m
    3月24日下午,我先后接到中央办公厅和军委办公厅的电话,说是今天晚上人民大会堂有重要会议,请聂帅出席。问会议的内容,回答是他们也不清楚。我去找医生商量,当时有董承朗、吴杰、黄宛等好几位专家在,大家一致意见,聂帅重病刚愈,以不出席会议为好。我同专家一起去向聂帅作了汇报。他同意请假,就分别向两个办公厅打了电话请假。快吃晚饭的时候,汪东兴同志亲自打电话给聂帅,仍是要他去出席会议,内容要到会场才能告诉。聂帅知道,准是党内出了大事,但他最讲科学,对汪东兴同志说:“医生不同意我出席会议,自己感觉也不大好,还是确定请假。") D8 `; E, q( z# |, \, g. E

; U) L, q+ T& |
( p- f  E' N2 }6 m: j0 u. E" {( f    第二天上午,叶剑英元帅来对聂帅(他们当时同住在西山军委招待所)说:昨天晚上的会议有l万多名干部参加,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都出席了。会上,先是宣读了命令:撤销杨成武(代理总参谋长)、余立金(军委空军政委)、傅崇碧(北京卫戍区司令员)的党内外一切职务,说他们犯了严重错误。任命黄永胜(原广州军区司令员)为总参谋长,温玉成为副总参谋长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林彪、康生等还在会上讲话,要揪什么:“杨余傅"的“黑后台”。“他们太不像话,不仅这样的大事我们事前不知道,而且这次会议的座位安排上,他们也耍了花招。富春、先念、陈老总、向前等,我们虽然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但却不准在主席台上就座,一律坐在台下。其余的政治局委员和中央文革的成员却坐在主席台上。他们的用意不是十分明显吗?!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向我们施加更大的政治压力,暗示群众,台下的这些政治局委员有问题,是属于可以冲击的对象。下一步要揪什么黑后台,我们这些人当然又是揪斗的对象罗。"说完,叶帅笑着说:“揪就揪吧,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欲加之罪,难道还少吗!”. L0 U4 b. ^$ I( T8 i4 ~; J5 |" [% S2 j

4 o, u. u( P8 M  y7 V+ E3 a# g/ \# j* k# H! c1 q: q9 {. I
    聂帅说:“杨成武、傅崇碧都是我的老部下,他们要揪后台,肯定是会大做文章的。揪就揪吧,昨天接连打电话,要我去开会,原来是这么回事。"
# W) Y- u( J5 G) I7 \* e8 l8 b5 Z! p3 ]( q" ]: i% w9 l
2 t/ z9 _. T7 j7 K& ]
    听了两位老帅的谈话,我这才觉得前天早晨那个电话的性质严重,就如实向聂帅作了报告。聂帅也觉得奇怪,叫把情况进一步弄清楚。于是,保健医生写了比较详细的证明材料,并作了分析:认为可能是杨成武的保健医生叫他爱人(也是医务工作人员)打的电话。因为杨的保健医生认识自己,也知道西山这儿的电话。这太像是后台了,问题严重。于是,聂帅向中央文革写了信,附上医生的说明和分析,以资澄清问题。
. `9 X' |2 F, J2 b
: Z! p  p- G: ]6 E0 ^. x3 _& [7 Q- z6 G, B* a$ b! M5 W+ |
    红卫兵小报上很快登出了林彪、康生等在那次会议上的讲话,概括起来是:一、杨成武与余立金、傅崇碧勾结,要打倒吴法宪(军委空军司令员)、谢富治(时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篡夺空军和北京市的领导权。二、杨成武曾3次下令要傅崇碧带领武装,到钓鱼台中央文革那里抓人。三、余立金历史上是“叛徒”。林彪在讲话中还提到,“杨成武的主要错误是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杨成武是晋察冀的,晋察冀只是解放军的一个部分。”意思是杨成武在搞“晋察冀山头主义”。康生则说:“我相信杨成武的背后还有后台的,有黑后台的。”
7 k6 o: k3 d! I& S* k5 I6 I9 N4 N" M# X0 ~

( T/ B# x' A: c; c* ]) }( V& ]    聂帅听完我念的上述讲话后说:“他们要挖晋察冀的黑后台,那我当然是首当其冲了。"
1 _: @( x8 R% D; `8 c- Y8 u% e8 e1 U

" s& u; r0 X% \    3月24日的会议以后,社会上立即刮起了一股揪“杨余傅”黑后台的邪风,大字报铺天盖地,甚至贴进了中南海,贴到了军委西山招待所的大门外,矛头直指聂荣臻、李富春、李先念、叶剑英、陈毅、徐向前等老一辈革命家,其中尤其是指向聂帅。与此同时,林彪、江青一伙,借“杨余傅事件",在北京军区掀起了第一次反“华北山头主义”的高潮。
, @0 y) Q- F* D$ |" F" Q" t, E. ?; u
- P. L" j9 G+ G, ~9 _8 s% ?5 `4 {' `4 I' a2 b5 L2 x% S) x
    4月1日起,应该发给聂帅的许多重要文件、电报停发了。在“文革"中,这往往是意味着此人出事了。4月2日,我将这个情况报告给聂帅,他气愤地说:“不管他们怎么弄,文件他们爱发不发,‘杨余傅’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还弄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谁是黑后台。我自己知道,反正我不是他们的后台。”
8 ~/ O0 n8 G; n
' ]/ k0 S# P7 ]  t8 R  W. c
! o7 V$ B' g3 f  A# U    4月6日晚上,聂帅在电话上问叶群:“你们说的黑后台,究竟指的是谁?这几天,外面大字报轰得很厉害,轰我的大字报都贴到西山脚下来了,我不得不表态啊!"叶群说:  “并没有点名嘛,现在外面正在炮轰,让人家轰嘛,将来轰倒谁就是谁。"听了这样的回答,4月7日,聂帅给毛主席写了封信,信中说:“最近在揪杨成武黑后台的活动中,有些大字报点了我的名,有的虽未点名,但也可以看出怀疑我是后台的……请求主席能在百忙中接见我一次,亲聆面教,以便把事情搞清楚。"; O# Q' `" A' G: Z" r, j) a- }
3 J+ C$ z3 B4 c! _# g
5 N2 P1 Z7 n2 L, d0 s4 `
    3天之后,周总理要秘书周家鼎同志打电话给聂帅,这个电话是我接的,说是4月7日聂帅写给毛主席的信,毛主席看后批了如下内容:“荣臻同志,信已收到,安心养病,勿信谣言。"看了电话记录以后,聂帅说:“这一下我清楚了,他们要抓我的什么黑后台,并不是毛主席的意思。"2 `. j9 k8 f$ `8 n

! m' F0 _' u: x4 j5 g6 [6 m+ ?3 c: F/ l8 x
当天晚上,周总理给聂帅打电话,通知他到人民大会堂l l 8号房间毛主席那里开会。出席会议的除了毛泽东、林彪、周恩来而外,就是聂荣臻、李富春、李先念、陈毅、徐向前、叶剑英等老同志。在会上,毛主席对聂帅说:“你不要背包袱,如果讲杨成武的后台,第一个就是我,第二个才轮到你。"显然,聂帅的信,引起了毛主席对抓“黑后台”问题的重视,所以才开了这次会议。   , X  h* [; ~' P* T3 n+ l8 u
9 q, v' A! i5 W" b& t% d
) l0 ]. f7 O9 z. Q* P- R( \% {. g" s
4月1 6日,聂帅到毛家湾林彪的住地去看望林彪。后来他回忆说:“那次我问林彪,杨成武究竟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要把他打倒?林彪支支吾吾地说:杨成武不到我这里来了,意思是不听话了。我对他说,他不到你这里来,你是副主席嘛,打个电话不就来了。这也成为打倒一个人的理由,真令人可笑。"
$ }4 _- T6 w: j5 m; Y
8 d' `+ ?2 o4 N) b  p% W( G6 A6 j4 l- z$ x
    “杨余傅”事件平反以后,有次傅崇碧同志来看望,他对聂帅说:“我早在3月2 2日午夜就被非法拘押了。当时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有次扒着铁窗看,看到对面墙上有条标语,打倒‘杨余傅’,心里还在纳闷,‘杨余傅’是个什么人呢?怎么过去从来没有听说过。”聂荣臻听完哈哈大笑。可见,“杨余傅"事件,完全是林彪、江青一伙以莫须有的罪名捏造出来的。
  }- L" ]$ U8 D4 ]6 W
) k( \. r7 v2 C- w0 u8 V* a" {4 i6 p4 A+ o7 K
    1971年9月,林彪“折戟沉沙"之后,对“杨余傅"事件,人们开始有了新的看法。l973年1 2月2 1日,在聂帅出席的中央军委会议上,毛主席说:“杨、余、傅也要翻案呢,都是林彪搞的。我是听了林彪的一面之词,所以我犯了错误。"半年之后,毛主席又亲自为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同志平反,他们先后获得释放并恢复工作。l979年3月,中共中央发出专门文件,为“杨余傅”事件公开平反。( Q2 A8 t* c! u0 }" @( O& X

6 [- A7 v) v; K1 r; K
( ~. M2 [9 o# ]) r4 m/ k% _    1970年1 2月,江青公然在有关北京军区的“华北会议"上说:“从聂荣臻开始,华北山头有历史性。从聂荣臻、杨成武、你郑维山(当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一个班底接着一个班底。"他们“都出在华北,是坏人当道。”江青诬蔑聂荣臻“从三七年起就搞山头主义,是华北山头的黑后台。”黄永胜、吴法宪、谢富治等在北京军区党委会上说,北京军区有必要“揭山头主义的罪行,批山头主义的危害,肃山头主义的流毒”,“对山头主义必须揭深批透。”“总之你们要抓中心、抓重点,不要什么问题都抓。"“不这样做,就很危险。"在如此大的压力下,北京军区批判“华北山头主义"掀起了第二个高潮。更有甚者,l 968年4月开展反“华北山头主义"的运动以后,江青一伙说“华北山头主义"是反对林彪的。林彪叛逃事件发生后,他们又说:“北京军区是林彪、陈伯达经营多年的山头主义窝子。"这是北京军区第三次批判“华北山头主义”的高潮。
) {& E6 U1 z. l9 N7 F! ^- n8 X# b+ T6 {6 G

! |: `2 h! M+ D) Q" g( a& M    聂荣臻本人则多次对别人说:“我自从1 9 54年免去华北军区司令员的职务以后,就从不过问北京军区的事,这叫做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嘛。"事实确实如此。原晋察冀军区、华北军区的许多老部下、老战友来找他,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或建议。凡属重大的问题.他都转报中央或军委决定;凡属个人职级待遇等问题,他都转请总政治部按原则处理,从不自作主张。: Y; s6 O, U: c! b2 B: q

: S2 H6 i5 ^% W7 l; o7 O
' T/ u3 \! d, M+ J  林彪、江青一伙出于篡党夺权的需要,3次在北京军区大反“华北山头主义"的时间,长达7年之久,军区大多数领导干部被打倒,仅军区司令部被点名批判的人就达ll9人之多,军区二级部领导被点名批判的占在职人数的60%以上,严重破坏了部队的建设。1 9 79年7月,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为所谓“华北山头主义"平反的通知》。使为此深受其害的许多“老华北"解除了思想和政治包袱,也彻底解除了聂荣臻为此而无端背的黑锅。! E" w$ s9 M# N! S& f( L( u. w* H( H/ k

% F/ c) W, a; y0 [2 z* `* E! T: U! d* g' |

. C  O) w2 a7 p5 T& d2 P5 P' Y8 s* q8 _. D
( H5 K  x7 s/ t- U& T+ O% T( ^
0 }+ r* F; X' H' o; ~
6 @7 P$ ]  j5 i

# {3 f7 N" E8 l8 L( b5 v附 记:
" K* _. S$ \. S" ?5 |2 [! M! t
! j2 p1 P/ P. r! r! L9 s# W( z
; t' X* f' q. x: H  o& b+ i' K  
- E( q& z* F3 P: ]" y
1 u. n  U1 \# ^. D1 J- A7 o. p
" Y0 t" @* f, q5 D   2011年3月1 8日我写的关于所谓聂帅阻挠王猛同志回部队工作问题的证明信
0 V( [8 v7 N4 _' H9 q3 D2 c3 k1 c. K: B: f! u, B0 r/ e5 A

: G  p3 ?; j  `2 z前些天,有人给我抄录了一段香港《北星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猛志常在》传记中有关王猛同志1 97 9年以后要求重新回部队工作的经历(据说是根据王本人谈话写的)。看后我很惊讶,其中说聂帅多次阻挠他回军队工作,这与实际情况根本不符。事实是:l 97 9年6月1 9日,聂帅被中央军委指定为领导调整配备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及军级领导班子的负责人。此后,聂帅多次听取总政副主任朱云谦、干部部周根龙、李灿、曹振东等同志有关领导干部的现状及调整配备意见的汇报。这些汇报,都是我作记录。我查了当年的记录本。其中提到王猛同志的只有1 9 7 9年7月3日、l 0月1 9日、11月5日三次,而且介绍王的情况都很简短,根本没有展开讨论。这三次聂帅都表示,他不认识王猛,不便表态。7月3日总政的同志汇报中,提到王猛同志要求回部队工作的事,朱云谦同志说:有人反映他在文革方面有些错误言行(主要是指处理保定两派方面的问题和“913事件"后回保定讲不相信林彪叛逃等)需要查清。聂帅说:“那就查清再说。"1 0月1 9日汇报时,周根龙同志说,如果查证后王猛没有大问题,他们考虑可到海军任第一副政委。聂帅讲:“海军班子有些情况,要配个年富力强的去。"朱云谦同志说:王的安排总政党委还没有议过,这只是干部部的考虑。这件事便放下了。ll月5日总政汇报中说到王猛的问题不大,但没有提出安排意见,聂帅让他们拿出具体意见再议。当时讨论大班子问题,都是总政提出方案,叶、邓、徐、聂副主席先酝酿,然后报中央常委讨论最后决定。何来几次安排工作,“这方面没有落实的原因,’原来是军委副主席聂荣臻元帅的反对。"又说,“l 98 7年7月4日,邓小平以独自拍板的方法,指示总政起草王猛任职的报告,并首先批示‘同意’,即使其他人有意见,也无法改变了。"前面已经说了,这是不符合当时任免干部的工作程序的。传记中还说,聂帅阻挠王猛同志回部队,还因为有人诬陷王曾讲过“(38军要)消灭华北部队,包括24军"的话。我从记录本中没有查到这方面的记载,当年也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内容。再说,说聂帅屡次阻止王猛同志回部队工作,是根本没有根据的。l 9 70年1 0月王猛同志任北京军区副政委,后来他又从国家体委回军队任武汉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聂帅都参加了军委的讨论,那时聂帅没有阻挠王猛同志回部队工作,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被粉碎后,他为什么会阻挠呢!所以,说聂帅多次阻挠也是不合情理的。
4 z6 s) d3 Y2 B; n- L& w1 u) i5 c# l4 [5 w2 Z! U2 Q
3 X2 J+ m5 n9 j9 ^" N9 q$ h- }( K
(此文共5600多字,刊登在重庆聂帅研究会会刊《帅乡潮》2011年第38期上)! C+ m9 V0 J5 @4 e5 s$ k
! G# X8 k- N& u/ C

9 a4 y' H0 k! i4 R# k; thttp://sjk.cqjjnet.com/index.php?s=news&c=show&id=346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25 15:19 , Processed in 0.0880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