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309|回复: 0

梁守福  批邓、悼周和粉碎四人帮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5-12-5 11: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批邓、悼周和粉碎四人帮
9 R% t$ u8 U: q, W) i ; y: ?$ x) e+ r$ N0 |
梁守福
, x- Q% O2 a0 g
# g2 P% k6 ?. d/ l7 w4 {& i〔编者注:本文摘自《乱流浮沉半生缘》一书中第十章:“浪遏轻舟”,标题为编
5 K$ e  @% u8 P0 x3 T者所加。〕1 D; P; A0 f% S* b6 d

7 _" z4 @9 v: X3 `" n5 ]◇ 为邓小平而叹息0 p6 O' w' Z5 @5 |

9 U7 _0 ?& F* J    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不像批林批孔来的那样突然,有一个从打招呼开始,而
8 k8 e1 ?6 ?' N% W9 v2 r2 Y5 K" P逐步发展的过程。七五年十二月上旬,这时我已到省电子局机关协助滕野翔工作,
: f9 a8 j, _9 ]$ x$ V代表省电子局参加四机部召开的电子工业领导干部座谈会。随我同去的有计划处长, \5 e6 W3 x. C9 x- q' N: v: F
孙振鸿,计划员路明卿。会议期间,由四机部副部长王子纲传达毛泽东关于反击右
: Q8 g. \/ ]2 i! C) g倾翻案风的讲话精神,也算是给电子工业系统的领导干部打招呼。在毛泽东的指示
; g% |. d) a0 @3 f0 m中讲:“刘冰的信不直接寄给我,而要小平转个我”,“小平偏袒刘冰”。而且点
- F4 q! K  X3 J9 x+ a3 ?名“刘冰的信是把矛头指向我的”,“清华的问题不是孤立的,而是当前两条路线8 i# w& E5 S2 T2 P. B$ v
斗争的反应,是一股右倾翻案风”。等分量很重的话。我一面听,一面觉得心里很$ z) t: j0 G0 J: k  w
沉重。全国的生产形势刚刚步入正轨,现在又要反击右倾翻案风,国家怎么办?
( G" b. {" T7 J5 ~ ) i& ~, p' u$ x) J; ~
    传达会是晚上进行的,听完传达后,没有马上组织讨论。我回到宿舍,背靠在, m$ c9 u/ Y, T7 N( E4 y
床上没躺下,而且不停地长吁短叹。这时孙振鸿开腔说话了:“这么晚了,梁局长
9 k$ A1 d! O# \" A9 l1 T: X还不睡觉,老叹什么气呀?”这时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我想不通,邓小平
4 G) k4 {8 q  t, v主持中央工作还不到一年,他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为什么不可以在党内通过批评与4 ~; q, a$ o; B
自我批评来解决?就是他犯了天大的错误,也不能用运动的方式来解决。不知主席
1 G" q/ _- Q6 M, j+ U- G9 O想过没有,再把邓小平这么一搞,以后谁还敢站出来工作?一犯错误就打到,这个' M" u% ?! o# O
国家怎么办?”  \( `2 i& B3 u/ r' O$ A3 f

8 z0 b0 ?5 c2 y# k    孙振鸿是长期给原省委领导任质斌做秘书的,也许他觉得我的话说得太过了,
1 e+ p: v/ j0 R3 f# |! m5 U& \4 l他既没有附和,也没有让我说出更多不理解的话。他只是说:“梁局长,别多想了; d6 i* @+ U9 ]. d! Y: Q
,抓紧睡觉,明天还要开会。”4 `- a* E0 P$ t6 t; x  K
6 f- q: m, c3 _; _
    第二天,讨论中央打招呼会议的精神。在讨论中,我实在记不清自己说了些什
, o5 C% O8 |+ w3 P* y+ U2 u么,后来由孙振鸿整理给大会秘书处,发了一份大会简报。
* U; B& G, B9 F7 g3 a
: i3 L% z) m6 Q/ F) u, B    到了七六年二月,批邓的风声渐紧。由于电子局几位主要领导干部身体都不太
0 X/ x6 @6 t: j* C4 A好,能正常上班的不多。我从工厂到局机关上班后,滕对我很放手。行政事务基本0 _0 }1 i- x8 C) {# @4 `3 S4 B3 v
都由我出面处理。滕因偏头痛,上班也不正常,几个局长很难凑齐开会,几乎是我
% {' E, ]  R, K0 Y, H$ ?5 l: f唱独角戏。具体工作,我只好与处长们一起开会商量。由于人少事多,顾上“抓革8 c, J) P' g: Z/ m; H( |( S
命”,就顾不得“促生产”;顾上“促生产”,就顾不得“抓革命”。所以三月的
  ?; F6 C# Q! r7 H/ k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在局机关几乎没有怎么开展。只是在会上,我有过两次发言: q8 x; P7 I# x4 l
。第一次是在‘天安门事件’之后。合肥晶体管厂有点乱,生产不正常。为省无线
: _6 K2 O3 [  g5 m6 m! ^4 w( J电厂配套的半导体器件不能如期供货;为上集成电路,而搞的超净车间也停了下来/ W+ z+ ?3 g8 r0 ~
。我从局机关,带几个处长和市电子局的几位主要领导,一起到晶体管厂开中层以
2 h! A; w' k7 V3 a) j上干部会。在会上,我要求中层干部,要做好职工的思想工作。我说:“‘天安门
# y6 |5 C4 F1 Z7 Q! x事件’以后,许多城市如:南京、武汉、西安、长沙、重庆等,都发生了与‘天安
6 W  C( j( o& l4 x) ~门事件’类似的事件。为什么呢?‘天安门事件’反映的是一种思潮,思潮有时会
6 e# S" i7 s: ]! _! ^像传染病一样,迅速蔓延,这决非一人力量所为。我希望晶体管厂的职工要坚守岗
7 ~& B) l  x( P5 k- }$ D; x! k位,不要到大街上看热闹。这段话的意思很明白,我不承认有的报刊上说,‘天安
, F; E3 M: M/ |( e* H( L门事件’是邓小平一手挑起的。第二次讲话,是在全省电子工业系统学大庆积极分
" b4 K/ B8 ^8 p3 c+ Z7 \' S子代表上。这次讲话时照稿宣读的,这是我唯一一次读稿子。结果在稿子里有批邓  w) v# o" w( K: x
的话。但这份稿子,是省电子局工业学大庆办公室起草,经几位局长传阅修改认可
- l' d$ B7 ~# L" y7 W的,我不能不读。由省工交系统组织的批邓大会,我就推辞没去。写好的稿子,我! m$ ?4 |4 r* ~9 a& ~: e$ D# `
也没读。7 V( k1 O: d2 F3 @2 ]
, E. D5 L4 b2 q
◇ 在悼念周恩来的日子里
; H$ Z& p% _% V
1 \( f5 q# x$ l2 f, u    从北京开会回到合肥后,对四机部会议内容都没来得及向全省电子行业贯彻,2 s# u/ ]% n4 i5 H
省革委会于七五年底或七六年初,又在萧县郭庄大队召开县以上领导干部农业学大
9 C/ o* N2 f8 a9 L寨会议。会议期间,元月八日早晨,我在去厕所的路上,突然听到中央广播电台在
! j5 ^5 K8 Y& L- k1 A6 A早晨六点新闻联播节目里,一开始就放哀乐。我留住脚步,想知道是谁逝世了。结7 e4 ]% C# s! g4 j% `0 ?7 F8 j0 h
果传来的是周恩来逝世的噩耗。我一下惊呆了,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再仔: ~' f3 w( X# ~7 U, [
细听下去,就是周总理逝世了。顾不得上厕所,跑回集体宿舍,把大家喊起来听周
5 |0 K& L" a. @" V! P总理逝世的消息。开始,不少人和我一样不敢相信,由于这条消息不止播一遍,大
& i6 k; _$ C0 S+ ^5 s家再听,证实总理确实是逝世了。于是与会人员都穿起衣服,自发地站在房外低下$ a: J" |' {7 R8 @
头来听广播。
2 R) y/ T! A& N5 b! ~/ [4 S
" v; a1 _9 X& E! b+ A! l7 K+ G8 p    上午停下讨论学大寨,赶郭庄的议题。要大家化悲痛为力量,更好地学、赶、
2 G* V6 p. Z7 n9 B5 [) h$ ]超。但大家还忍不住内心的悲痛,不少人发言时,失声痛哭。与会人员要求搞悼念
+ G4 p& p; \; m( n& [周总理的活动。开始会议已经发了黑袖章,人人都佩戴在自己的左臂上。后来大会
% z8 a9 p% ]+ @) i+ d( R! Z又突然通知,不要戴黑纱,说这是中央的要求。但大多人都没取下,我也没取下。' A: h- z0 Z8 H
另外还不准搞悼念活动。但我写了一首七言古诗,在会上不敢念,怕不符合中央精
* G7 u9 q/ |; V神,被别人抓住小辫子。回到合肥后,本来想抄出来,贴在办公室墙上,但又怕出" {; P3 I5 j5 v" [- o
丑。因为局长们在一个办公室集体办公,滕局长的诗书都很好。所以我一直把它藏+ `- v; h8 |, D8 ^% H
在本子里。现在不怕出丑,因为历史都是过去的存在,我把它抄出来:
, h( s8 N3 ~0 {7 k+ L5 p
7 H( |$ D- R# Q# i7 ?. ]8 q$ }    悼念周总理( e' x" G* @! S$ e, p

& k, c4 Q# r( W: O, u! _7 p    千古铁笛奏英才,我放高歌咏恩来。
4 }: J# Y8 U1 E; N/ Z" U( Y    七十八年弹指过,犹度人间五千载。
! I) l- u: N0 ?: I! B0 `2 W    万代风流断线筝,总理化虹站长空。; {+ T" e) W7 f! I- t7 h' y
    俯视寰宇连天火,处处皆是狂飙声。8 o8 Z, q7 F, H# ]) r* s
    业未尽,人先归。亲人何时再能回?( z* Q# p! k3 N6 b" K
    手持怀梦草,但求梦相会。% @9 l2 z2 f9 U( p9 H1 k' d' G
    醒来抚枕席,留下斑斑泪。0 X. E1 D5 C# e+ b

# M, _2 \0 c/ c# u# Q1 S1 Q    全国上下正在怀念周总理的时候,省委按中央指示精神要求,从四月中旬起,, W7 `- ]" d' K: _9 F0 f
开始追缴“总理遗言”。到底有没有“总理遗言”谁也搞不清。但省直机关党委抓0 i' ]& O; h' G: k, v2 Z& e
得很紧,一天一汇报。局政治处干事每天都问我怎么办?我的回答是:“动员局机. F0 l6 M" [2 }, f- T3 x
关,谁有就自动交出来。没有,我们也不能造。实事求是汇报。”
+ ]4 q9 A: [0 \& w( S! f( ? 3 ?' }9 z5 }: y
    有一天上午,政治处干事神色紧张地找到我说:“我们局物资处的某某交来一% c( _9 `& s$ h
份,说是她女儿从晶体管厂搞来的。”我说:“真有?带来没有?”干事说:“带
; ^+ c0 A5 z) ]+ g7 P来了。”我说:“你先把它留在我这里,我还没有见过,我先看看再说。”干事问- R' G% E- w, e7 m
我怎么向省直党委汇报?我高诉他:“你就说,我们局正在积极追查,查到后一定. {# i/ {. v4 `
马上送来。”
1 J0 b' D/ X2 T: {0 W. ]+ z3 D7 S2 D 8 H) J5 D6 S2 t3 s, s
    干事走后,我把所谓“遗言”仔细看一边,我觉得写得很好。事实上是有人借% ~/ g% i5 O  }: p8 b5 c' o1 Y
总理之口,说自己想说的话。肯定邓小平的成绩,表示对批邓的不满。这份所谓“
& f9 b5 z" @( @总理遗言,”被我压在抽屉里,一直没上交。) P2 ]+ c9 l0 A- ~, f

$ d8 U5 b5 Q) H% _( r1 i' v: w◇ 粉碎“四人帮”' g  h8 g& ]) x0 |

3 C3 \- B- n  n% N    我在北京开会时,也听到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的心情$ H8 E$ U' _9 B* C4 e/ \" L
是矛盾的。一方面,觉得粉碎“四人帮”后,国家可以安安稳稳地搞建设,尽快使
) C) I$ I( F) S3 {& @国家富强起来;另一方面,也感到政治风向可能会转变,自己成为秋天的蚂蚱蹦不
  P- \% h. k8 D/ _% f2 ]. i" @了几天。与我同宿舍的省计委计划处长总是说:“文革中,你又没有干坏事,保护9 k4 |1 K8 S9 s
了一大批老干部。这一点谁不知道。安徽的文革,不是你老梁控制的好,还不知道  M9 e' q/ R. t6 P) K: n* `% y# S
会乱成什么样子。你跟“四人帮”又没有关系,总不能把造反派都打倒。”我觉得) G7 [+ t3 O% I( v
这些话说得虽然都是实情,也只是安慰而已。反正我做好了打算,让我干,我就好/ n5 e" Y, H* f# Z& S2 `
好地为党工作;不让干,我还去教书,反正我有一技之长。: _0 {3 T" X6 [/ D" e
3 K( h: m4 U. c  D' ^
    毛泽东的逝世,“四人帮”的粉碎,文化大革命宣告结束。按逻辑,文化大革# A- c6 F$ B" [+ B0 n- {
命的结束,我的政治生涯也应随之结束,但由于我在组织上跟“四人帮”没有任何
' r3 l' k7 x8 R' T0 C# c+ U联系,加上我又是安徽炮打康生、王力、关锋的“罪首”,胆敢质疑林彪的“天才
& p/ Q5 y2 r- A+ w+ U论”,也确实又保护了一大批老干部。这些因素又使我的政治生涯延续一段时间,
! M3 x  O8 l4 n4 N" D" I但从我内心出发,想早点结束,让自己属于自己。
- ]: ^! j+ B$ A
# C( Q; M. @% Ohttp://www.cnd.org/CR/ZK09/cr522.gb.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4 16:03 , Processed in 0.0707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