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256|回复: 0

黄建常  “文革”时期南同蒲铁路被冲击记事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2-23 06:4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建常
1 g( S0 U! r* Y3 M/ Y" W9 a
+ g6 g5 I5 f. l- ^: I2 w5 j  中共九大是在1969年4月1日至24日在北京召开的,是“文革”第三年' a- O6 X" [" s9 C
的事。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在新闻影片中,毛主席扳着指头说“已三年了。”这是“* i& Z2 [" R! z& I1 I) R7 h5 O
文革”达到的一个高峰时期,回忆起来,正是在九大前后,山西南同蒲铁路却混乱
6 Z9 E, t5 E7 k5 C的出奇!两派群众的武斗冲击铁路,使铁路这个国民经济大动脉无法正常运转。非/ b2 l9 [7 s  }( m+ z$ I0 y$ m
法的3.18列车即是当时晋南铁路的“怪胎”,为此毛主席亲自批发了“照办”
/ S. z# u, s! R1 X# H' X* E$ ^# M的“7.23”布告,允许中国人民解放军携带武器(以前是四不政策,支左解放! M* x& B. q' w0 t* t0 G, x2 l( U
军不准带武器的)去制止该段铁路的混乱。下面根据记录时间顺序,将当时该段铁
1 ?& _' c- e& t0 C. b0 f! @: m路的实况叙述如下:9 s2 `) \: F1 i, l& }% c

. C# |1 H7 L5 ?9 Y( r2 M  太原铁路局管内,在动乱时期,冲击铁路行车的事件大都发生在南同蒲线段。2 u1 ^( g/ C0 m9 a! Z) f; o( m' u
而在该线段内,以临汾为界,临北的行车被中断事件大都是路外群众组织的冲击造  ^4 k6 b- R* _% X& V
成的。而临南的武斗中断行车事件,则主要是路内的一派群众组织与路外勾结冲击
9 f8 D" N+ C8 L, o) Z铁路而造成的。  |; E! e' G: J. T

9 w( ]; I$ M! d3 p3 a) k  一、临汾以北情况
+ W" Y1 z. ^- O. n+ h. z2 s2 l' X5 ?0 u) B
  (1)在临汾以北的冷泉—灵石间,1969年3月13日,因路外两派群众
7 x/ h+ P5 \) ^7 G0 h" L武斗,调度电话被打断,危及、中断行车一天,现场查看被打断的线路计四孔217 ]0 u/ t5 k! ^: s
条。致使两对客车和42对货车停开和滞留区间。处置:14日,我与生产组成员
; v* l" Y1 _1 i5 K3 n郭长生、曹益荣等协同现场工人乘马力车前往处理。在经过平交道口处时,亲眼目4 t; ~8 i$ t1 @4 `9 G. i: `
睹了血肉横飞的现场,据称:两派在武斗中死亡6人,伤十余人。其中一派乘汽车
: m& R2 T6 a# N$ B% [路过平交道口时,由于车上自带的地雷因震动而爆炸,造成自身的伤害。我们于13 L$ i* }! n  c! v3 m' m3 o8 n
3点开始抢修,当工人爬上电杆时,又有武斗人员时断时续朝我们人群开枪,我们
4 G+ x7 q* x8 Y+ I+ V6 ~5 ?冒着危险沉着抢修,于15点20分接通了线路,乘车返回。# \. Q# s) X! k! k8 a5 E, [# z

! K+ w8 S. N3 Z9 D$ S  (2)4月22日13点,临汾北段南关—富家滩发生两派严重武斗。声称前5 j( d( V& m2 X% C
方线路埋了地雷,炸坏了道岔,威胁列车不得过去,致使384次客车中途停车,) G2 j: N0 {2 [
给旅客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我与调度人员分析后,派就近人员前往查看。但去后,
/ p+ X6 u2 x6 g. [4 w也未获详情,判断武斗可能仍在继续。至于埋地雷与否和道岔是否炸坏可能有诈;( t+ k9 o+ x6 \6 U5 _" r1 _
客车中途停车,旅客的生活怎么办?!……此事因故延续数日。处置:分局决定派
7 q' Q8 k# y7 }% z! b- [出专车单机挂卧铺和餐车各一节,由我与调度所的刘柱同志带领解放军战士一个班
; G; r7 E2 A; }' ]; @4 v的护路部队及工兵前往察看。排除了钢轨上设置的水泥柱等物,并未发现地雷,道
/ l$ A# z4 n4 ?' Z. V$ Z岔等也完好无损,但见到大路旁小推车前躺着一具穿着红裹肚的尸体。当我们的专/ S- c/ G; n/ _; i, A( ?( B6 n& D
列到达时,旅客及当地群众热烈欢呼着:毛主席万岁!解放军万岁!这几天被困扰' \; _/ Z9 f: Z' L0 _
的列车旅客多亏地方政府及人民群众的热心照顾,送饭送水,生活才得以保障。当; i" `) z% |" U3 k4 F* T; [" R
日18点以后,我们将384次车底拉回太原。此次停车造成的损失比上次更大。
9 H1 J8 U4 g! B. _2 K
/ Q" w# _2 _- K* V+ @# p' n7 \' s
  (3)4月24日,榆次站因受到武斗冲击,无人接发列车,16点左右,有
/ d. o! I4 o/ P2 p) `9 j单机挂守车在修文站等待,由于榆次站无人接发车,列车一直等了4个小时。处置1 h. {# b( Q3 p1 C5 ?
:后经调度电话出令,同意其开出在榆次站外停车,观察道岔线路,对后就进。这1 D0 B0 C3 n& A) \7 h
样将其放了进来,接着549次客车也采用类似方法放了进来。从此以后,这一方
/ N3 ]4 @# v4 ^: H8 N法一直延续到5月11日。
7 O) S- H8 [3 S% z, g7 T' h0 f1 @1 R. t) c2 ]6 @* u  {
  (4)5月11日5点左右,榆次市在粮食局附近发生大型武斗中断了行车,
; x* V! U: z  W- P( n- ^! U拂晓我与生产组成员前去处理,目睹钢轨上放置的枕木、石头和麦地里横七竖八躺0 D0 o" Y& m+ v( `+ L
着的十几具尸体。处置:当即与车站人员一起排除了路障,组织了该站由任锁贵同
. y9 i! B/ o0 A$ U志组成的临时通车指挥小组,进入行车室指挥接发列车,于当日16时完成通车任* N- K2 ?' I8 a# t0 i: W
务,以后逐步恢复了正常工作。
+ l: \! C3 O6 ]# z: t0 v1 H; r: o; O" U
  (5)5月18日6点,介休、义崇地区发生大型武斗,声称线路附近埋有地
6 J5 l9 U/ g1 p, m" A雷,并有武斗人员在看守。致使行车无奈中断,全天客货列车均受阻。383次列5 v- g% d/ v- E$ o" R& g% X  c
车在鸣李站停车3个多小时,车上有晋南军分区的宣传队300余人,直到20日
; B8 M, @' M) j  N才开下去,到达临汾。1 S3 ?& a- V% K# O

$ E$ Z- j: K' C& n9 p8 M0 H! c  (6)5月28日14点30分,太谷车站发生武斗,致使行车中断。我与梁1 Z+ e6 J) D! q# z+ z! J* o; c
国瑞副主任前去处理,合并区间才使列车畅通。后查明武斗原因是站内两派群众因
! Z7 @9 n- C9 i( t  _撕大字报引起,后经与站内两派职工座谈,解决其矛盾,直到30日10点才处理3 }2 H0 k' r0 B
完毕。0 g$ K$ P6 {) ]% c0 r8 v1 j

' r6 q( Z  r4 m. r5 q$ r  以上记录是我印象最深的临汾以北的几起武斗断线事件。可能还会有遗漏的。
+ i) X% ~. X& r/ X8 [  Z+ J; H: }5 D& T9 ?8 n

8 D& C6 ?1 F/ S% [* q( h  G/ G2 k  二、临汾以南的情况
4 _0 c$ p9 {& [& U4 S# f7 }5 v1 }7 \
  从5月1日起,临南的线路各站不断的受到干扰,严重影响行车。5月3日起; B# I- C0 Q; c6 ]7 Q
,路过襄汾的客货列车一律被迫停车,接受群众组织的检查,有的旅客被中途拉下
4 a" J5 o4 M, E- \4 G) |- k1 \车。5月4日的384次和90次列车因故开不上来。客车在经过襄汾站时,被强
* d1 `- O7 W6 |6 m行甩下一节车厢,并抢走17套卧具。5月5日,9台机车在临汾以南被扣而滞留% C" \4 x$ n* P
开不过来,严重影响了机车交路计划。而且机车乘务人员不断被殴打,并被威胁说" x- O; s& k6 `0 I7 n$ Y
“再敢过来就枪毙!”一些车站同样也遭冲击。由于上述原因,383次不能开下2 M' y) v3 ?+ s8 b
去,旅客只好到临汾后下车,自找短途抵达目的地。由此就给旅客和临汾站造成了6 v; d+ _1 w, V7 Z1 T% o$ J
旅客疏导的困难。5月5日,分局决定381次客车要坚决开下去,虽已找好了机( K2 D$ s5 z& `" P! H! w0 e
车的司机,却又因调度电话中断而不能开出;此刻却发现在侯马—襄汾间,有群众
7 ]; m$ I! i/ C; B$ o9 C组织利用被扣客车和货车组成的列车运送武斗人员的情况。由于上述原因,5月1
- v( f; b5 w' R# {  i4日,分局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由王铁山同志起草,报分局军管会张副主任签发
  [2 n# u1 F0 H4 x# S了一份电报。电报通告说“临汾以南客货列车因故暂停开行,通告广大旅客。”一( v( l" q+ k8 X1 W8 B2 Z
石激破千重浪,当时分局万没想到,此电竟被临南的一派群众组织污为“大毒草”4 ?9 V" }/ ?7 a  {1 Z
。后来我想列车“暂停”本就是被迫的,我们的出发点是为旅客着想的。但未采取
  t3 u: k  K4 d# S% K像南关—富家滩等处的方式,以听之任之的方式,相机处理可能会更好些吧!另外
$ C8 L$ }+ F5 H' y  G. l& }1 Q,暂停也是为寻求“消除滞涉原因,实现正常通车”暂时的必要的措施。因而从暂4 Y# z# L* `( T* ~3 H, Q
停开始,分局生产组筹措组织正常通车了。处置:⒈向省革委汇报,派汽车沿线视
5 s, S+ H( B( m8 K4 P察铁路设备状况,调查解决滞涉原因;⒉建议省革委印发中央有关维护铁路畅通的
6 E* {) U5 H0 g# v$ Y, F  Q- x' `6 N“布告”、“命令”,以宣传群众;⒊组织省专列宣传车南下,但调度电话仍未通
9 v$ s% U7 [; N# I( R) h,怎样保障行车呢?于是建议动用2.5-7.5KC无线电机代替调度电话,指
: \/ ]$ u/ S* M. o& d挥专列南下。上述计划省里大力支持,行动快速,不久线路情况查清了,未发现有
5 ]1 w1 N. {* B5 }1 {设备遭破坏情况……中央有关的“布告”、“命令”,及省新拟定的通告都正在印7 J$ ^: {! h- V4 n, I3 R
制中。动用无线电机的事经省革委韩生儒同志批示后,请刘格平、谢振华、张日清) X+ J9 p1 K5 M: f5 e' Y) d
、陈永贵、袁振等领导圈阅完毕后,于5月20日,将开行专列的编组和人员组成
1 F/ V$ ]' B1 S2 L3 g; d5 E等组织工作就绪,并将约半个车厢的宣传品装上了专列。! H# Z% g% Q  A/ e
  `& I) G$ ?; R: Y0 j% n6 W
  三、开行专列南下
( r" L8 O+ j# X% s9 c7 s+ q* \" l8 }' B" S
  分局决定以5101/2为专列开行。以太铁分局专列先导前卫车的名义开出% m8 m* y* q- ^' Q$ A/ {
,并事先在调度所放风出去给该派群众组织,此专列要直开风陵渡。专列于21日, o; G) S. q  h- f/ M1 G
上午从太原开出,10点22分到达介休站时,专列临时停车,向正在该地区处理/ d8 [2 Q6 R& F- M4 r* @
武斗事件的省领导谢振华、刘格平、陈永贵等请示,谢司令说:“大动脉!大动脉5 S/ `/ K1 J1 t7 T5 y+ ?4 B8 t% [
!赶快通……”领导们支持专列南下,并随即下令,沿线武装部门和部队要给专列0 e7 R' v- g% }2 l1 }: W
通车以保障。列车一路以天女散花方式向沿途各站散发宣传品,到达临汾站时,忽
. y$ h$ x0 v: J得报告,临汾以南调度电话全线开通。但当专列到达襄汾站时,我从窗口望去,却
' @) i( h) X( _7 j5 [% A发现约数十人的武斗人员,荷枪实弹,在麦地里匍匐卧倒,作出向列车射击的战斗; ]3 |% z: X3 z8 h8 S
姿态。站台上挤满了人群,此刻我令列车停车一分钟,让事先已准备好的列车工作
2 D& v; w. ?4 ~. r' S  q人员,从窗口向站台大量抛发中央早已颁布的“七三”、“七·二四”、“二六命$ ?. q3 y" X& [8 y
令”和省里新拟发的“通车通告”。当列车到达侯马站时,我们以同样的方法,向
% |6 s6 M( w! j4 s9 m; B# q2 q站台上的人群抛出宣传品,专列于当日17点40分顺利到达鸡鸣三省之地——风
! R( ?% h* R. ~6 i; {  O5 \; V陵渡。第二天,我和列车人员到正在修建黄河大桥的五局工地参观,看到咆哮的黄
' r9 X3 |$ k, [* T! i( e2 M河冲击着已在河中心竖起的高大桥墩奔腾而下,听取了大桥修建计划和当前涉路取+ E" a! l2 d: e
送车中的一些问题。22日17点40分,专列从风陵渡开出,当天到达运城住下. O7 g) J! O# W1 A9 a- f# T0 ~) d) Z
,向运城的群众组织做了宣传工作。23日9点30分,从运城开出,14点03
8 t% M% b1 Y! ]! v) p0 b分到达侯马车站,按计划停车后,我与车上成员同分局革委会周万喜副主任和新华
0 R8 g' l  L% Q. L/ i# o3 w# q社记者田培植、李国祥等下车,车上有护路部队和生产组成员郭长生、王铁山、冯  X" y$ r% Z- X
维军等守护专列。当我走出列车时,站台上早已挤满了人,此刻周副主任与相识的% I1 f5 [8 C% F) A
(与其观点相同)3.18派头头曹福兴相见握手后,告我这是曹福兴。这时我心2 I* l' r  F6 G+ W# K  `
中有了底,而此刻站上的人群有组织的高呼异于寻常的口号,“支一派,压一派,4 d: {' |' p2 K
你说应该不应该……”(当时群众组织林立,他们的言行不是以国家人民的利益为, g4 i* C6 k7 C6 J4 X
准的,因而解放军很难对他们事事都予以支持)这与平时常听到的“向解放军学习9 P: r1 `; T: S  \
,向解放军致敬”的口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但我心中仍是沉着的。因有周副主任
" w; V3 `' h' ?的一派群众头头在场。我随即拿出身上的红宝书(毛主席语录),在众多群众让出
$ C5 h. @1 }% ?的一条道中,大步走向车站室内,与该派的几个代表人物举行座谈,在听取了对方
+ d; \5 x0 f3 a3 A2 ?8 ?8 f6 [的意见后,我讲了大家要维护列车畅通,不要冲击铁路,对中央及省的布告和命令: c% i2 W( X8 t5 g
精神,希望大家遵守,保障国民经济大动脉的畅通。座谈了约两个半小时。开车后7 ~" p8 v  Z, w9 n1 Y
,待专列到达襄汾站时被拦截。专列停车后,在群众“要专列负责人下车”的喧闹
" }1 k) C" m& e) s要求下,我不得已,向车门走去。此刻被后面上来的人踢了一脚,我回头看了他一# v0 j) k+ m; i
眼,未予理会,当然我还是找周万喜一同下车的。下车后,我问周“这号人中你认- R- e% @7 ^* b0 u' A
识谁。”周说:“一个也不认识。”这时我警觉起来,新华社记者也有点惊慌。田
& i" G- [4 ^5 m6 i9 s3 ?0 x2 ~  M培植告我说“他去与武装部联系。”在一片骂声中,我与群众一问一答,正理论辩* m$ w- w7 r  W7 \* N
解时,武装部很快来了十几个人,把群众劝说开了。然后我们又上车,专列继续前
: @# a5 K& l# L, F9 ?进。当晚到达临汾站住下,与临汾1.26派座谈。第二天(24日)由临汾发车9 e+ m$ |" h& ~" l4 P9 _' j5 [
,18点30分返回太原。分局领导张秀同志前去迎接专列人员,和新华社记者亲
, W9 S9 H% w. ~* ]) ~8 t切握手道谢。至此,5101/2专次专列胜利地完成了此次通车任务。
, u0 j) N& M# A$ s% r6 L; V
/ x7 N: `$ V, a  四、毛主席签发“7.23”布告- l6 E+ `' b5 A, ?
* T( x0 a+ V! [: ?
  24日开通临南线路以后,一切并没有象我们期望的那样,从此就可以顺利地9 X, J6 _! C4 p: Y1 u: w
通车了。不是的,在列车勉强通行不到一周的时间后,临南的干扰铁路行车事件又
# x! w, A$ ^& ]0 W重演,并升级了。群众组织公开开行了3.18派性列车,并且武斗更加升级了。
8 U0 ~/ H( z* K8 s6月初,列车在严重的枪弹袭击下,只好退回临汾。这一情况一直持续到7月23- h9 R; ~4 q) x; S0 Y5 \5 s
日。毛泽东主席终于了解到该段铁路的真情,批发了“照办”的针对晋南地区铁路
7 Y) w( d8 u! o5 P- f7 |6 Y的7.23布告,在布告中允许中国人民解放军携带武器,对3.18非法列车进  m2 f; ~# Y0 l) z
行处置,(同时全国各铁路干线的护路解放军也均可仿效行之)。这样不久,3.
9 \  ^. f6 f6 g* M$ q18列车就被制服了。从此南同蒲铁路才开始了正常行驶,这条大动脉才真正的畅
) {5 L2 ]; f4 y5 A通了。9 I( b" ^2 v  c  e

% j8 {9 K9 {2 |% W. `) H/ o! X  在这次通车中,生产组张颉同志前往。他回来后交给我两张3.18列车被制
( _7 t3 b. p, s' w$ @6 I服的照片,并告我说,3.18列车的组织者说:“没想到我们的列车毛主席竟也$ L' T% {- K4 m" ]1 _: w! g
知道了。”
: |" o& l! \) d2 I* f4 F+ m2 O; ]* q. |  o' i: |
《文史月刊》 2008年第8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7-5 16:52 , Processed in 0.08220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