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00|回复: 1

蓝绍江:我亲身经历的北大文革中的保卫组和“7·10”事件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5-11-9 10: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亲身经历的北大文革中的保卫组和“7·10”事件% ]: E! b! u& a2 N* a
# B0 E* m5 m% c' D! T, V
蓝绍江
8 J0 R  J2 b; \  o# m* c( x, j" k # W1 Q: F* U. d
- \3 [" a: u1 F. J( }
    最近在网上偶尔看到一篇文章,名曰《文革中的周培源与聂元梓》,注明来源& Y3 Y/ R1 S% [
是《华夏文摘》增刊第762期,发布时间2010年8月11日,作者“薄亚达
7 a* H6 F% ^8 c1 f" `* r$ I$ z* d”(估计是化名,取北大“博雅塔”谐音)(见本刊zk1008b——编注),$ _5 ]% N- l# t0 p9 o
该文中提到了北大1967年7月10日的群众“造反派”组织查抄北京大学保卫1 Z8 b$ j& q! M) b) u
组事件,原文摘录如下:
* E2 L- T8 c4 C! W( T- d : g$ m6 V' Z" |4 j: A$ \
    “反聂派一旦派生,便虎虎有生气,团、零、飘、井、红各自为战,又互相呼
& N" ~; Z! h, T( {应。他们对聂元梓镇压“井冈山”、“红联军”进行了清算,为许多被打成“反革" S# q; O8 I  c* {8 N5 D! g5 q
命”的学生进行平反。7月10日,北京公社查抄了新北大公社第二战斗队(又称  K$ u1 [8 C- u. h) J3 x" K0 B
二组),抄出了两批构陷学生、教员为反革命的“黑材料”。此事震动了全校,周
2 M4 |3 r; X5 ?) `, d培源闻讯赶到了现场,见状十分激动,情不自禁地挥起拳头,高呼道:“毛主席万
# b* d3 |7 f4 E+ ~岁!”、“毛主席革命路线万岁!”……”* T) Q; D9 @" ^% e' ]$ M
' K" T: T0 }3 o/ [  @! a
    看完这段文字叙述后,我突然意识到:几十年过去了,还有些人带着根深蒂固! e1 Y$ O# W) V$ V2 M
的“文革”烙印和派性发表些貌似公允的史料,若都如此,再历经若干年,后人只
2 |! W9 ^0 I3 `) m. ?5 K能依据一些偏颇、失真的史料审视和评价那段特殊的历史,岂不要误入歧途?为此
1 J$ S. Y/ Z* h) `6 m5 Y8 t,我把自己亲身经历“文革”使得北大保卫组和的北大“7。10”事件公诸于世
, w% E4 l# h2 l3 c,以纠正因情绪偏颇而失真的一点点史料。. }$ W" T0 A  U: F

" C. g2 X9 L! i) l+ ~+ G, C: E    首先简介一下当时的北大保卫组和我是怎么到的保卫组:
$ C. T9 N! K/ m/ D$ |. i5 t& l" x; X
( B# ~  D3 B4 S% s7 Y, s5 ]    1966年6月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了北大聂元梓的大字报,北京大4 `: E! @# z* i; P
学开始“沸腾”。当时我们法律系63级学生还在郊区参加“社教工作队”,被连$ n  c( X5 h) `, _$ }
夜召回北大。一进学校就懵了!到处是大标语、大字报,到处揪斗老师、揪斗领导
9 P) m+ L6 k9 \- w,而且伴随着侮辱、打骂,学生也因不同的看法而互相“辩论”,校园里从早到晚
" Y  r% {9 [4 q4 i4 L3 H一片混乱!不久,中央派了工作组进驻北大。有个人总是出现在揪斗干部、教师的$ z2 Q2 Z6 j) Z( T1 i* a$ d3 e
现场,制止武斗、宣传“文斗”,我很佩服那人的胆量,敢在那种极端无政府状态3 \: B. r1 w& h
下挺身而出,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后来听说那人叫“张承先”,是工作组组长+ @6 F. F$ V0 _% b2 {" U
。可是到了1966年7月25/26日,“中央文革小组”在东操场主持了两次
0 [- v" E" [0 o5 T5 m$ k8 [- Q“大辩论”,江青、康生、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等等等等那些重量级人物全来
0 k" B6 ^% O- J9 B) w4 J7 l了,最后他们在大会上宣布工作组是“镇压革命”,宣布张承先,还有张文秋是“  ~" N% f  v7 \0 b
坏人”,宣布撤销工作组。6 m% r7 V, U* {

6 `' l7 y1 {( h6 W1 \+ T9 q4 M    工作组撤销了,但是工作组时组建的“保卫组”(当时称“二组”)因保卫工0 ~! F' [: K% c7 c, i5 q" U* S
作的特殊需要被批准保留下来——当时“二组”是由海军保卫部、军事法院、军事
! `2 e2 V1 ~. I$ s, Z4 X7 ]  ~, e' O检察院、以及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人组成,不参加学校“文革”运动,专门负责学校
0 x/ I( U" P% ]( O7 _9 m安全保卫工作(维护校内治安、配合公安机关侦查刑事案件、承担重点专家、要害
/ Z. Z4 g7 g: A部位及来校首长、外宾的警卫)。就在1966年8月初,我接到系里通知,到二: h$ E: Z( I( J% x* W& D  f
组参加保卫工作。我记得当时抽调校内人员一共3个人,有2名原来的学校保卫干. d8 ^: b- h, @& t) v
部,学生当时只有我一个(因为我从未写过大字报、从未揭发批斗过老师)。从此9 |9 i& w! D! f) }- h. G# R
我就同安全保卫工作结下不解之缘,整个“文革”期间循规蹈矩地工作,没有参加; B) D& E+ c( C
过一次批斗会,没有写过一张大字报,没有出去到各地“大串联”;但是我却在踏3 c# C7 [1 k6 B5 X0 l
踏实实的工作中从部队、公安、老保卫干部那里学到了勘验、照相、文检等业务知9 o* W; i, ]0 g' R
识,(1968年12毕业离校)毕业后因此进入了公安刑警队伍。
- |. y- z6 F# A2 ^: }  | ) ]6 z& z9 a, g0 O/ @
    1966年底,北大保卫组的军队干部按照中央批示撤出北大,学校又陆续抽
; U  Y, a$ z0 k8 k( Q9 L调了部分教师、干部充实保卫组,正式取消二组称谓。保卫组名义上隶属学校“文
. u* V. R8 t( }& U4 d& G$ P3 {1 E化革命委员会”(简称“校文革”,是当时经中央批准成立的学校领导机构),但+ l! F. ^" d9 P$ i
实际上延续了原二组的工作性质和任务,接受市公安局和公安部的业务指导,独立4 _% t% E# ~1 @
工作,不参加校内群众运动。保卫组从来没隶属于任何群众组织,包括“新北大公  F1 o" G5 ~! L
社”,前面摘引的文章中提到“新北大公社第二战斗队(又称二组)”的称谓纯属: h5 |' L, F: I! ]/ V
编造。) g3 ~  A% N% m5 i9 N) c+ k2 ]

8 O1 E7 O/ `! H4 r/ o, I' }; @    1967年7月9日是星期天,保卫组长谢甲林回家了(在市内),我和董希
. y% e& c1 @6 ]1 L. M+ M2 t4 \成等二、三个住校人值班。7月10日凌晨约3点钟,我听到保卫组(燕南园63* L4 o9 ?8 ~! N* s6 c! J: R2 X
号)院外人声嘈杂,又看到不少学生宿舍开着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就
6 ~  o5 z8 K/ i8 m: t/ I4 U出来到校园巡查。(巡查校园是我们的职责)我顺着声音方向来到了“大饭厅”(
: ?! S/ A6 s8 \$ G6 `学一食堂),里面灯火通明,饭厅中间一大群人席地而坐,陈伯达就在中间(陈伯
& e% q9 m$ n( r达何时来北大,我们事先一无所知)。我扫视一圈,发现许多群众造反组织负责人
9 R3 N6 Q. y( q们都在现场,七嘴八舌地争相向陈伯达汇报和互相争论。我只顾注意巡视周围,害
' i; H% l4 r* @2 h" ~怕出现安全问题,对他们具体争论什么没太上心。就在将要结束时,忽听在场的一
* ?: U& M8 f2 F个叫“雷振孝”的人(据说是“井冈山”的宣传部长)对陈伯达说:“我们北大有
& R( _1 t! ~) m2 m4 }  ^3 O个二组,专整群众黑材料!”陈伯达立刻不假思索地回答:“那就让他们停止工作
+ o( x3 J# C9 h!”当场有人鼓掌。听后,我为之一惊,因为在当时形势下,就是陈伯达这一句话
- v$ {& C/ ]- D,意味着新的打砸抢和揪斗就要开始了!!! U3 G9 b  v2 A9 S
  h/ w7 \9 C3 F/ Y
    在他们还没有散去之际,我匆匆回到保卫组,叫醒值班的其他人,向他们简要+ Q: d+ {6 r1 A0 E
通报了情况,大家都明白,马上就会有大批人蜂拥来封门、“抄家”。我们担心保6 q) f1 ?6 z/ f7 K. ^
卫组的档案资料被盗抢丢失,里面有“文革”开始以来校内发生的各种刑事案件案4 C+ P  V# d  k: H
卷、“文革”开始以来校内自杀人员现场勘验资料、警卫工作记录、中央及北京市' p' M: ]3 i" l0 f$ U4 }: Q8 N
公安局有关保卫工作的通报、文件、批示等重要材料;还有一部分为侦破校内刑事
1 k, A# x! a' J: V$ Z案件开展笔迹筛查、鉴定而从有关系部门借来的档案、大字报底稿等文字资料(作* J6 O/ Q" b9 E' u4 |) R: j
为笔迹样本)。我们对最后这部分资料的具体内容不清楚,而且必须用后归还各部
! P- H9 B* k0 B/ u; u4 r门,不能丢失、扩散。当时我们估计到已经被包围或监视,资料已经没有时间妥善
% @+ F0 X# G" C9 e( c8 ^" i转移。于是,我们二个年青人商定,把这部分搞不清内容、又必须归还的文字样本
: U3 U; e4 A# D. i+ C# w: f+ {9 J资料包裹严实,暂藏到院内和卫生间等处,打算过了风头再起出归还。9 n: K: u8 t, d* E. F6 W: {4 }

& Q$ i" W" W' @* B! J6 p    果然,天刚亮就来了大批学生涌进保卫组,宣布:“根据伯达同志指示,保卫
# o% [; O4 E# U( }3 b组停止工作,我们代表革命群众查封保卫组!”尽管我们一再解释,保卫组不介入, C( T8 U; w1 k3 c2 U2 f8 Q
群众组织派性活动、保卫工作资料的重要性和保密性等,但是毫无效果。等谢甲林
* v$ p1 G/ c: R' s+ O8 V同志来了以后,我们就被全部被“净身”赶出保卫组,保卫工作业务档案、勘验与
- k& `9 ^( F# u3 B/ l6 \摄影器材及个人物品全部被扣留。(北大的保卫工作被迫停止了一段时间,后来因7 H  Z" f2 h4 a$ h
工作需要而被批准恢复——此是后话
' r) }! f+ \! [7 R
0 u7 h; b  ]- T  p7 k8 u    事隔半个多月之后,突然有大字报贴出报料:在“黑二组”查出被隐藏的“大  ^) J, z8 J4 _! ?+ D
批黑材料”!我知道是我们暂时隐藏的借阅资料被发现了,遂向谢甲林同志作了汇
- G" J; f7 _+ U  I5 O) T报。我们保卫组当时的工作纪律是:每个人思想上可以有“观点”,但工作中不能
& u9 }& r2 t, S+ L& L; V有派性,保卫工作不能受所谓“运动”的影响。正因为我们不搞什么“黑材料”,
* c* P8 E5 R# Y7 y2 E' ?$ i自己心里有底,所以我们向全校告示:保卫组从来没有搞过构陷学生、教师的“黑
  P$ w5 |1 R# B' [8 r/ G% R1 c5 D7 S1 |材料”,并强烈要求有关群众组织公布这些所谓“黑材料”的内容。这一告示发出& b. }0 i5 @2 z* r& Q( W
,铺天盖地的所谓“黑材料”风波戛然而止了。
5 ?  R+ T8 u- X : l8 ^4 _/ E: B3 O
    直到今天,也从来没有任何组织能拿出保卫组构陷群众的“黑材料”公布于众
/ i5 T- y* U4 w。至于周培源当时是否激动得挥起拳头,并高呼道:“毛主席革命路线万岁!”我
. n; e7 b4 ^. v; G+ I0 c3 S不知道,当然这也绝不是什么“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胜利——因为这是陈伯达挑动
5 k& H) `) J" W群众斗群众的恶果。
6 L7 L1 w  a$ Q! Y; @8 A9 m3 L
% k3 ]3 J$ d( V- E* R  {; j    我早就丢弃了派性(1967。7。10以后曾有过),我觉得当时的“派性5 N( n; s: b8 _
”实在幼稚、无聊,我和我的同学(无论当时何派、何组织)相处得一直都很融洽
3 x, y5 s9 n4 B' |0 S。我也希望现在还有些当年派性痕迹的同学、学者,摈弃幼稚可笑的“派性”思维: v6 _$ C, `- K0 F
,用严谨的态度和理性的语言文字客观地记录那段特殊岁月的史实,以利于客观地, L  Z' [* o. a$ R8 A" C% K
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不让悲剧重演,共同构建社会的和谐、推动祖国的发展,绝不
( Q+ G* `  }# m" N' I6 o要再让陈伯达们的幽灵继续游荡了!0 A; [5 A! K+ A  E
* K" k9 z5 {/ P6 x/ r# Q' b' A) n
    (2014年元旦)1 @3 g9 o, j1 W+ ^' I
http://www.cnd.org/CR/ZK14/cr763.gb.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帖子

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3
发表于 2021-3-28 17:5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uvzg 于 2021-4-28 20:02 编辑 - w# d0 d& H0 R/ n  W+ }# k& q

9 b# K6 B+ @2 E& L( a& |( T真是 收益 匪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19 23:34 , Processed in 0.12842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