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59|回复: 0

郝松雪:1967年9·5事件前夜我的亲历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5-9-29 12: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郝松雪:1967年9·5事件前夜我的亲历
- c5 I& T+ T; j- O2 g+ g: X
# F$ y/ t6 d; b) d博主按:这是山大附中退休干部郝松雪先生在读罢《虔诚的商狂》第六次征求意见稿后,写下的一篇回忆。可与我“山西文革”专栏中【65】【66】两篇记述1967年9·5事件的博文一道参阅。郝松云和他弟弟等人被塞进一辆客车拉走后,马路兵团和决死纵队还在对抗,刘格平的小车被愤怒的群众掀翻,正是其后发生的事。有朋友说,那些掀翻刘格平小车的人中,就有决死纵队的人混在其中,为制造事端故意而为,但怀疑不是定论。解开当年的历史谜团,那还得继续等待知情者提供回忆。由此可见,弄清一个历史事件中的细节是很费劲的。另说明一点,郝松云先生回忆文章的题目是我加的。; f+ z. ~, c3 Q

4 G! k( x& l; m孙涛先生:
2 _$ J) \% q" h+ h4 X. P4 L/ j7 A7 H& U  O  y
看过您的《虔诚的疯狂》征求意见稿之后,当年许多腥风血雨的场面又在眼前萦绕。为了对历史负责,现将1967年9月4日晚我所亲历的事回忆如下,望参考。
. Z" d# P( `4 c! w, ^9月4日,太原各处都传闻着“决死纵队要攻打十中七一”的消息。我们家当时都持红联站观点,因此心中十分焦虑。特别是我的上高二的表弟,当时就守在十中的楼上,更是牵挂不已。晚上6时许,我的姨姨来到我家,说起她的大儿子还在十中楼中,声泪俱下,焦急万分。经过商量,我和我四弟(当时在山西矿院读大二,也参加了红联站下属的矿院红矿工)去十中看看,想办法把表弟找回。
+ W" W9 C+ F7 \7 O" U晚7时许,我们来到解放路十中门口,只见大门紧闭,根本无法进入,便在校门附近的路上转悠。当时解放路上人山人海,绝大多数都是同情关心十中学生的群众(谓之“马路兵团”)。人们互相询问,交谈,也有人在演讲,内容均为咒骂刘格平和红总站的。夜色渐暗,但人们依然不肯散去。9时左右,从解放路和府西街十字路口传来阵阵警报声,大声呼叫让路上行人让开。然后,一辆辆载满武斗人员的大卡车呼啸而过,人们立即四处逃避,以为要攻打十中了。
/ p, j- C' }; s$ N8 d8 b: k' ~我和我弟急忙躲到了与解放路相邻的另一条街后小河,和许多人一起焦急地观望十中那面的动静。大约过了半小时,没有任何动静,人们又壮起胆子,向解放路走去。我发现路旁各条小巷内暗影下,均坐满了黑压压的武斗人员,路灯光下看见成片的柳条帽及亮闪闪的长矛。我和弟弟走到了十中大门附近,却发现与十中相对的省政府后门双门洞开。远远望去,里面却不见人影。此时,马路上的人又多了起来。一群一伙在交谈,情绪都很激动。突然,我听到有人在高声呼喊,说看见刘格平的秘书坐在省政府后门里的一辆小车里。马上就有人提议前去交涉,让他出来制止武斗。于是,一群人就向省政府后门涌进,不到10分钟,就呼喊着从门里推出一辆黑色小轿车,推到了马路中间,并从车中拉出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有人立即高喊:“这就是刘格平的秘书!”人们把他拉到小车顶上,七嘴八舌地要求他向刘格平转达制止武斗,保护学生的群众意见。就在此时,十中楼上的高音喇叭响了起来高声呼吁:“革命群众不要上当,赶快把小车推回去!”人们开始醒悟,七手八脚地把车往省政府门里推,刚刚上了坡,省政府后门突然冲出一群手持长矛的武斗人员,推车的人们四散逃跑,大门又被紧紧关上,小车就停在了大门外。就在人们不知所措之时,省政府内高音喇叭突然响起来,解放路上也突然驶来几辆宣传车,高声声讨“十中七一和红联站的一小撮坏头头在武汉百万雄师、苏修、美蒋特务操纵下阴谋绑架刘格平”的反革命罪行,同时,埋伏在附近街巷的武斗队员一齐冲了出来,开始抓人。我刚跑了几步,便被铁棍打倒被几个武斗队员抓住,我弟弟急忙上来拉我,也被抓了起来。# y4 q' ^; E4 P+ H  f8 O
我们十几个人被抓上一辆客车,七拐八拐的拉到一个黑漆漆的院落,分别押上了二楼的各个房间。我被押进一间屋内,两名持长矛的人看守着我。过了十来分钟,三四个类似头目的人进来审问,其中一个指着我说:“这小子是马路兵团的头头,刚才在街上大喊打倒决匪!”因为我根本没有喊过,心里清楚他是在瞎咋唬,心里反倒平静下来。另一个人开始审问我,主要问的是那个单位的?多大岁数?参加那个组织?担任什么职务等。我如实说了我是山西大学8·8的普通战士,今晚是来找表弟的,在马路上什么也没干。旁边有个看守我的人说我不老实,用铁棍打了我几下。过了几分钟,我听到他们说要去调查落实,如果不老实,绝无好下场,云云。那几个头目就走了。2 n+ e; h& n4 W5 W% j1 ^
整整一晚,身上又疼又累,心中更觉悲痛,惦记着被抓的弟弟和十中楼上的表弟。旁边那两个看守不时地过来训我,一个年纪较大的态度稍好一些,劝说我不要参加红联站了,要反戈一击,等等。天刚蒙蒙亮,听见楼内人声噪杂,叫嚷着“攻下了!攻下了!”晚上审过我的一个胖子进来说:“经过调查,你是一个受蒙蔽的群众,现在放你回家。”一个人回到家中,见到我弟已回来了。他昨晚和我的遭遇基本一样,只是胸前被钢丝鞭抽了七八条血印印,半个多月后才好转。& w2 |$ x$ ~. h6 N
当天一晚,我家人与我姨姨惊恐万分,彻底未眠。大约10时左右,我的表弟也回来了。他浑身血迹斑斑,头上有几个红肿黑青的血包,是被石块和铁棍打的。据他说:他们楼上的学生被解放军保护着出来的,解放军战士在两边拼命保护学生,但还是被暴徒们打得浑身是伤!他们被押到省政府礼堂逐一审查,最后将21岁以下的学生释放。
! P: W; i. A3 B! R% ?! [3 Z我意识到,这纯粹是刘格平等人精心策划的欲擒故纵的阴谋,故意派人煸动推出小车,然后制造绑架刘格平的假象,以藉口镇压学生,拔掉十中的红联站据点。这种类似“国会纵火案”的手段,被某些人运用得真是炉火纯青。
" o- C( m3 A( P6 D' X- v4 h
( s) F2 X" t  m" ^8 ~9 h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7efeab0100z3mr.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1-27 14:22 , Processed in 0.07159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