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27|回复: 0

阿陀  访《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4-3-21 10: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一九六七年“道县大屠杀”6 n7 D& K! _! J$ H/ D( V& M
      ____访《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
- O; C0 Y; p4 L9 ]/ s: j4 A& K& G& E% e+ ?' Y6 k
道县事件发生于文革期间。从1967年8月13日到10月17日,道县全部10个区,37个公社,都出现了滥杀无辜的暴行,被杀4193人,逼迫自杀326人,占全县总人口1.17%。受道县影响,杀人风蔓延到湖南零陵地区其余九县市,全地区被杀7696人,被逼自杀1397人,致伤致残2146人。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才10天。杀人的同时还伴随着抄没财产、强奸妻女等暴行。一时间,尸体漂满了潇水。血腥之气长久不散。  ]' d- z- \: y
" ~; C" w: U2 W% M
                              录自:丁冬序《又一座触目惊心的墓碑》
7 P3 B& g2 B% O% @; j! E
" \' |6 _% L0 m% m
& e' t5 G8 g  A, Z% @离开《记忆》编辑部,辗转乘车来到谭家,已经是午后一点多钟,谭先生接我上楼后,估计我一定还没吃午饭,马上给我下面。既然一笔写不出两个谭字,我也就不客气了。   r: U5 W+ W' u
我欲拜访这位素昧平生的本家兄弟的愿望始于两年前。 6 |" @, v9 Z. i
2011年11月29日,朋友给我邮来《血的神话》电子版,由于我长期以来一直在调查广州文革“吊劳改犯事件”,对文革中北京大兴县大屠杀、广西大屠杀和湖南大屠杀也都非常关注,我一口气读完这本书,发现这是同类调查中历来最详尽最有分量的巨构,因此对冒着风险持续十多年坚持收集材料披心沥血完成书稿的作者肃然起敬,当时便把该书转贴入多伦多大学《地方文革史交流网》湖南版。
1 _( ~- \. E# N7 c/ @2012年春天,因为写《追踪遇罗克之死》,我认识了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知道罗文正是北京《大兴县大屠杀》一文的作者,也是独立调查中国文革大屠杀第一案的第一人,我们在电话中有很多的交流。两位海外游子共同忧虑:时局动荡的祖国在未来很可能发生的激烈变局中,会不会重演文革大屠杀的悲剧? 如何吸取历史教训,防范于未然?
: [7 o5 @/ o/ G( B( s) B" H* S罗文告诉我,广西大屠杀的调查者郑义住在他家附近,我说可惜谭合成在国内,不然我们四位调查者就可以坐在一起谈谈了。罗文说还有另一位揭露湖南大屠杀的何清涟就在纽约。于是我俩商定共同筹备一次小型座谈会,时间初步定在九月份,地点在华盛顿,参加者除了我俩,郑义夫妇,何清涟,还邀请多伦多大学吴一庆教授、斯丹福大学严飞博士和香港中文大学袁梦倩博士。议题主要是把四大屠杀案放在一起交叉对比,对发生的背景原因、地方特点和后续影响进行研究。作为一个纯学术的历史研究,我们不打算惊动任何媒体和团体,以免被染上复杂的政治色彩。可惜该计划最后因为郑义先生身体不适同时又忙于著书没有精力分身兼顾而暂时搁置。4 Z# v, }  j! Q2 L+ A' ?
这趟回国经长沙期间,了解湖南文革,包括知青运动,也涉及到道县大屠杀。接待我的谭世通、李建军和程保罗等都是谭的朋友,他们告诉我谭合成就在北京,可介绍一晤。最后在北京通过吴迪约见谭合成,终了心愿。; @% }( h1 |6 K; C1 u4 p
见面后谈话主要是围绕《血的神话》展开,谭先生讲述了成书的曲折经过,他特别强调,该书内容的真实性是绝对经得起检验核实的,原因在于它建立在两个基础之上:即既有84-86年官方文革一千三百人“处遗工作组”历时两年调查留下的大量记录和文件档案,又有本人亲自深入历史现场采访了许多关键人物___受害者、害人者和其他当事人的大量第一手材料。
. ~+ c, G! _, @" P  B; ]本人做文革历史调查深知有三难:一是访受害者难。许多深受其害者依然恐惧,也怕揭开伤疤,不愿接受采访;二是见害人者难。作家胡发云发明一个词叫“文革隐匿者”,文革后这些打手、凶手从下到上鲜有曝光、忏悔,不少人还官运亨通;三是看官方档案文件难,过去了四五十年的历史档案,任何正常国家都能解密,唯中国越捂越紧 。
6 F- R9 j: W; P8 N - A( O$ M$ i2 J! b9 M4 }
谭合成居然“三难”都克服了!2007年该书出版以后,他甚至曾冒着风险接受邀请回到湖南,直接和部分害人者见面,还当场打开书一段段念,现场也没有任何人对该书内容提出质疑。
$ ?; w8 m4 M. V) T& w访谈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对话____( ~3 P4 e2 u- D) r; n
谭合成:文革中对大规模杀人事件进行大范围处遗工作的目前所知仅有广西、道县两处。道县文革大屠杀在广西文革大屠杀之前,两者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道县是对“四类分子”及其子女的大屠杀,广西一部分地方受道县影响发生了类似的屠杀,另外还有派性斗争广西“联指”对“四﹒二二”的屠杀,两者混杂一起。广西的“处遗工作”在道县之前,道县学习广西经验,基本上比照广西模式进行。广西模式中,工作组最后会搞一个“喝茶”仪式,就是带凶手到受害者家里,当面向遗属倒茶,赔礼道歉。如果对方喝了茶,就算是接受道歉。不过这个做法在道县不被接受。
6 I2 m  ~8 _. b' \& Z阿陀:那很自然,自古以来都说杀人偿命啊!哪能喝杯茶就能一笔勾销?哪个受害者会同意?6 I+ X! `& @" E+ u& [+ z# q% t
谭合成:不是受害者,而是杀人凶手不同意,觉得自己冤枉,不愿去道歉!
' C6 U7 u, z$ X& ?# K- R/ [阿陀:怎么可能?!8 S( N9 q) H! u9 j* A' H7 G
谭合成:他们认为自己杀了人什么好处都有没得到。土改杀人能得到好处,分浮财、受重用,文革杀人也是上级布置叫杀的,结果没有得到好处,还倒了霉,有的人还被审查、处分,甚至关押。他们认为杀几个四类分子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过去也没少杀,杀了还不是杀了,凭什么处遗?凭什么道歉?) s7 T( o$ O, D9 h
当局对这个问题也不愿意触及。1967年道县大屠杀后,四万多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沦为流民乞丐,一直是当局非常头痛的问题,即便这样,当局也一直捂着、盖着。1984年到1986年的处遗工作,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中共高层斗争的一个副产品,当时邓小平为了打击“凡是”派,决定把他们在文革中的一些糗事拿出来亮亮相,当时湖南省的高层领导张平化、毛致用等人是“凡是”派的代表人物,中央专门派了一个工作组到湖南,道县文革文革杀人问题处遗工作就是在中央工作组来了以后才决定进行的。1 x, y' v1 u7 c+ k
……, g$ ~. b2 x, i, ^3 l0 u5 @
时间过得很快,临别时谭合成先生非常感谢《地方文革史交流网》曾全文转载《血的神话》,他希望笔者回到美国以后,能把他的最新修改版重新刊载网上。
: |$ e- n3 A. k# l*                             *                            *
; s7 Z! L* p5 t. ~! J5 F1 {% v笔者返美后即完成嘱托。有意思的是,翻查《地方文革史交流网》“湖南省”版面记录,笔者第一次转贴《血的神话》全书,时间是11月29日,正是两年前的今天。那么厚的一本书,点击量居然是罕见的一千三百,转载达三十次,其中包括内地读者翻墙阅读后的“出口转内销”。
: Z6 }/ o# t0 |9 k# i( c$ N& z7 K. I+ R
      2013年11月26日草记于北京机场,11月29日、12月11日整理于芝加哥
7 w5 w( {) Y* x; |; q, G4 e
) N* t; a9 \' Y2 K+ t9 l. E/ Qhttp://blog.sina.com.cn/u/238828623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0-7 16:56 , Processed in 0.08995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