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39|回复: 0

文化大革命中期武宁两派斗争传说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0
发表于 2014-1-4 02: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六七年三月初,武宁中学革命师生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复课闹革命”的号召,纷纷撤离县城回到学校。没几天,县武装部派指战员进驻学校。一边搞军训,整顿纪律,一边办学习班,学习毛主席关于文化大革命最高指示,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复课闹革命的伟大意义和精神实质。提高学生思想认识,稳定复课情绪,确保复课闹革命持续下去。$ w- ]( D1 O4 M: C- z; z
四月中旬,武宁中学有几位师生去南昌,看看复课闹革命是怎样搞的,返校时带来了英雄城又掀起大字报大辩论风潮消息。顿时学生群情震荡,不安心复课闹革命,有部份学生走上了街头,刷上了“红卫兵重振军威”,“坐牢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为了毛主席,死了也甘心”,“誓死与带枪的刘邓路线决一死战”等巨幅标语,把武宁沉静的气氛又轰动了起来。
9 _  c+ d3 s) k接着武中红卫兵《反逆流》、《雄师》战斗队大搞串连活动,《雄师》在学校写了军训小组大字报,开始造舆论,赶逼走军训小组。《反逆流》直杀到县城,转抄了许多外地消息和大字报,大抄写省里“炮打林忠照,火烧周子韬”,“彻底埋葬带枪和不带枪的刘邓路线”等巨幅标语。倾刻间,惊动了全县城。接着红卫兵串连电影院造反派,搞起了一个临时转广播站,播了“拥军爱民”,“正确对待革命小将”,“炮打林忠照、火烧周子韬,支持刘瑞森”,批判周子韬三·一四黑报告等活动。) t& A2 K: p. G, S2 l4 ^9 n
四月十五日,县革命生产临时委员会召开各单位文革和战斗队负责人会议,贾立民在会上说:“当前面临着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一小撮不甘心失败的分子拼命转移斗争方向,对革命派进行疯狂的进攻。这股风也刮到武宁来了,街上出现了《重整军威,杀向社会》的标语。南昌要揪江西的谭震林,武宁也学来了,要揪武宁的谭震林。毛主席号召要复课闹革命,而他们却要杀向社会,大家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周参谋(指周子韬)三月十四日的报告,没有多大问题,只是把红卫兵的缺点说多了一点,就大作文章要炮打林忠照,火烧周子韬,形势非常严峻,非常动荡”。
/ b+ K# v. N3 D2 B4 `2 Z% O% V五月六日下午和晚上,贾立民在县文革办公室开会,研究武中红卫兵写的大字报,在会上讨论时,有的说是反革命大字报,贾立民听了不声不响,未作表态。
& r5 b& w" u- S( y" R五月九日,贾立民在“拥军爱民大会”上对武中《反逆流》战斗队代表的发言极为恼火,说《反逆流》的锋芒是针对县武装部的。“你们不是要揪我吗?我来了,等你们揪吧!”
3 L5 f& T2 \6 r+ A- F! _8 V五月十八日,武中《雄师》、《反逆流》、《海燕》等红卫兵组织冲出校门,跨过修江,杀向社会,高呼“炮打县文革,火烧刘庭干,揪出李峰”,刹时震荡了武宁县城。
. V; B0 m- u, q- k, v六月一日,在《纪念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批准发表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一周年大会》上。《雄师》、《反逆流》、《海燕》代表发言,高呼“炮打县文革”,而《驱虎豹》代表发言,高呼“炮打县文革无理”。事后双方进行激烈争论,日益高涨。形成学校学生、机关干部、工交、财贸、文卫、党政群团体、居民出现两种观点,两个派别,街头巷尾人群议论纷纷。
0 k" ?, T( b- b) }1 H7 T5 L4 W从此县大联筹造反派(即武宁县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筹备委员会)在看待县文革问题上认识不一致。如工交指挥部,财贸指挥部,文卫指挥部等革命造反派组织发生分裂,一部份人同意炮打县文革,一部份人不同意炮打县文革,彼此争论,各自扬鏕。
" W4 n; R9 }. k8 ]1 f* W围绕炮打县文革问题,两种观点各有说法,不同意炮打一方说:为什么不斗高云程,董乐辛等当权派?反而来搞革命派大联合组织县文革?县文革不是资产阶级当权派,而是无产阶级司令部,它是领导全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常开展必设的机构,炮打会乱套的,炮打县文革是转移了斗争大方向,是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逆流。其目的不仅是想搞垮县文革,而是逐步升级,想搞垮县革命生产临时委员会,搞垮县武装部,进行反夺权、夺军权,我们决不允许炮打得逞。而要炮打另一方认为:县文革的产生完全违背了“十六条”,县文革产生后,远远地超过了自身的职权范围,称王称霸,不相信群众,不依靠群众,不尊重群众首创精神,反而压制群众,不准群众说话,严重地破坏了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开展。县消防大队冷崇桂写了一张《二十四条人命案》应该怎样对待的大字报(即翻船死人案),被打成“铁杆保皇派”,揪到台上示众,收了帽徽领章和枪枝。修建社罗会凤,邮电局唐科向县文革刘庭干提意见,写了大字报,遭到反击大字报围攻。政法三家干部刘明亮指出周和正非法带枪外出,县文革纵容周和正、李仁桂冲击刘明亮。县文革在李峰的把持下,执行带枪与不带枪的刘邓路线,把文化大革命引向邪路上去,矛头不是始终对准党内一小撮走资派。为了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路线,为了捍卫“十六条”,就要炮打县文革。
" e7 G5 k! L8 C$ K3 q六月六日,周和正、陈雍等人与不同意炮打县文革的各战斗队长及部份群众相约在武宁饭店楼上开会,讨论如何抵制炮打县文革问题。会议一致认为分散辩理力量单薄,必须组织起来,成立一个统一机构来抗衡。经过讨论同意成立联络站。由张开剑、陈雍、潘为明、刘诗权、黎维伦、华祖钦、熊运兰等人负责筹办成立有关事宜。
+ e1 O# i% u/ P& u8 [# n六月七日,由《大喊大叫》战斗队负责人雷先恩主持,在武宁饭店楼上召开不同意炮打县文革的各战斗队负责人会议。活动主要内容:(一)、没有组织起来的人员要动员成立战斗队;(二)、要积极扩大队伍,发展人员,增加战斗力;(三)、已组织起来的要统一步伐,不要打乱仗。
" o" g# w( q+ Z: f# w/ X# H同日,刘庭干在各战斗队负责人会议上作第二次检查。
2 B6 r- F- ?1 }4 `* t* B% D3 V六月中旬,由周和正、雷先恩主持,在工会楼上召开了不同意炮打县文革的《驱虎豹》、《大喊大叫》、《降龙伏虎》、《红岩》、《尖刀》、《反复辟》、《曾伏虎》等战斗队长会议。在会议上有周和正、雷先恩、王策新等人发了言。这次会议确定了组织名称为:“武宁县炮打司令部联络总站”(以下简称炮司),按系统成立联络分站。下有工人指挥部、财贸指挥部、星火联络站(文卫系统)、火炬战斗团(党政群系统)、三八联络站(居民系统)、贫下中农委员会等单位。对内设行政、宣传、材料、联络通讯四个组(负责人略);对外与省炮打司令部联络总站所属组织挂勾,交通讯息。
  n3 {' H2 K) s' p, k六月二十六日,财贸指挥部向承禄批钱给刘庭干、周和正、王策新、林励琢、舒芬杰等五人赴北京上访,申诉受迫害情况。$ U" U; f' I; R3 R# y* U0 h- [, k# h) n
六月二十八日,炮司开会,选举任曼卿为炮司总负责人,成立核心领导小组,成员有任曼卿、雷先恩、黄论新、闵国卿、潘为明。下属联络分站负责人为委员。- _' `" T. B/ g) `1 R/ _
炮司成立后,贾立民(县武装部政委),刘征(县革命生产临时委员会付主任),马友堂(县大联筹付主任,是文革初期造反派夺得县当权派领导权后成立的群众性组织),刘庭干(县文革),周和正(工人指挥部)等人声称支持炮司革命行动。
& s! A( i9 u1 S# Z' w$ R在这段时间里,要炮打县文革的红卫兵组织和造反派组织也早就紧锣密鼓行动起来。县武中教师邓庭根与《雄师》、《反逆流》、《海燕》等战斗队发起成立“武宁县无产阶级革命派井岗山斗批改司令部”(以下简称斗批改)。随后井红司、红造司、工井司、财井司、政法兵、红宣兵,东风联络站(工交系统),抗大精神造反团(税务系统),泥腿战斗队(林场知青)等造反组织纷纷参加,核心领导人是邓庭根,核心主要成员有林、朱、 张、熊、黄、郭等七人,下属以各系统造反组织为委员。对外与省大中红司,江西省《保卫毛泽东思想联合战斗团》所属各厅局造反派组织建立关系,交通讯息。
# `! y1 o, p/ Q斗批改成立后,已解放站出来的县领导人储纪康,公开表态支持,得到《雄师》等红卫兵组织和造反派组织的欢迎。站在对立面的炮司感到脑火,高喊“打倒武宁的陶铸──储纪康”,说:储纪康挑动群众斗群众,挑动群众把矛头指向解放军,真是罪该万死。又说储纪康是刘瑞森伸向武宁的黑爪牙。9 u; P  G( s% g" R; u- }/ s% e& U1 Z
六月中旬,江西医校,江西医学院,江西大学井岗山红卫兵赴武宁调查团,发表“严正声明”,站在斗批改一边,支持其革命行动。随后江西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筹备委员会下属组组──九江大联筹红造司,新九公社调查组也来武宁调查,声称坚决支持斗批改,不但要炮打县文革,而且要咂烂。接着德安县大联筹、修水县反逆流大军也来武宁,表态支持斗批改,支持武宁井红司,坚决和井红司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 q  q" \' t7 H# n/ N, b
对外来红卫兵来武宁调查,斗批改表示热烈欢迎,而炮司则感到很恼火,煽动县城附近一些农民上街围攻外地红卫兵,张贴大字报,勒令调查团三天之内到XX生产大队劳动改造。说“调查团是还乡团”,是“刘瑞森派来的黑爪牙”。调查团走到那里,那里就挑动武斗,就搞“打、咂、抢、抄、抓”。
: b, y+ I6 u/ \% r: ~* _0 k六月十八日深夜,炮司伙同新宁大队一些农民来到调查团驻地围攻谩骂外地红卫兵,扬言不走就要抓人。斗批改所属的一部份战斗队员闻讯后,手持凶器赶到调查团驻地,强行驱赶炮司人员,解了围攻。
0 x# E' J7 [  K, |' {& T# X' A3 ?- u随着时间的推移,两派相互攻击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激烈。
7 v- L8 O9 k9 \% o一、你写大字报驳斥我,我也写大字报反驳你,你涂盖我的大字报,我也涂盖你的大字报,你撕我的大字报,我也撕你的大字报,你抓我的人,我也抓你的人,你围攻我,我也围攻你,你游街示威,我也游街示威,双方谁也不让谁。3 ~- v: \8 q  k' L8 M
二、炮司说:刘庭干文化大革命初期受迫害,遭拘留,是响当当的造反派,烧不得;斗批改说:刘庭干是蒯大富,由左变右,投机钻进县文革,称王称霸,做错事,压制群众,为什么么烧不得?
; g4 x1 b! C3 ?三、炮司说:刘征当民政局长、新宁镇党委书记时,公平公正办事,为群众着想,对上级领导言行有误的地方也敢于争辩抬杠子。文化大革命来了,他进了黑名单,软禁在家,受迫害,是焦裕禄式好干部,怎能火烧!斗批改持反面意见,说:刘征过去是好干部,现在做错事,保护县文革,怎么批评不得,为什么又烧不得?
1 {$ {" M; k3 o# Q5 c$ ~四、六月廿四日,斗批改咂了工交办公室,炮司说:打伤了我的人,岂有此理,抬着伤者上街游行示众,大势造舆论,攻击斗批改。而斗批改则反攻是污蔑,我们没有打伤你的人。
2 X# F9 Z1 d5 B1 }$ z. i) d- x五、《大喊大叫》、《降龙伏虎》战斗队联合写了五篇批判县文革的文章。斗批改说:这些文章是假惺惺的,其实是掩护县文革过关。9 K* |% @; _9 R% b3 b  v* b
六、斗批改说:刘庭干作检查,是为炮司争取立功。这个检查早在炮司内部商讨了,只不过是走过场,掩人耳目过关。
( K4 T8 @/ n( g七、斗批改说:奉新、高安、靖安、宜春的造反派在当地受迫害,绕道逃到武宁,我们给予安排食宿,支援其上南昌,向大联筹,大中红司求援。而你们炮司不但不闻不问,反而说我们斗批改是相互交结,搞阴谋活动,太怀疑过火了。
* e1 B1 v2 O0 l& r, Y八、炮司指出:斗批改非法抢县武装部秘密仓库武器,有阴谋活动,提出抗议。而斗批改则说:贼喊作贼,你们炮司到农村招集民兵枪技,打开宋溪公社武库,运动县中队送枪,你们搞来枪枝不也是违法,用意何在?斗批改飞虎队说:到十三野(即九江下放幸福山知青的造反派番号)收缴枪枝,实属保卫社会治安。炮司放话:是去围攻“老保”抢枪。  G# ^- ~* A) c: b3 F
九、炮司组织人员赴北京上访,斗批改知道后说;这不是上访,是告状,还是诬告,想借中央领导表态压垮我们。而炮司反攻说:我们上访是正当行为,你们组织红宣兵到县武装部静坐示威;这是无理取闹。
: N/ F0 b! ?; }" b# V, Q, H十、七月五日,“修水五·三O兵团”将五位红卫兵押往不明地,途经武宁时,我斗批改进行营救红卫兵,对二十九位押送人员进行劝说后释放。而你们炮司不但不营救。反而造谣言,胡说对押送人员进行了欧打饿饭,真是颠倒是非,恶意攻击。
, S4 ^; Q/ R+ w, P* Y6 n' o十一、支左部队来武宁那天晚上,有人在北门公路下面的菜地里向城内连放两枪,这是有人暗中挑衅,两派相互指责,双方都否认鸣枪。
5 s4 q4 b/ ^# o- I, F' b六月十一日《文汇报》社论指出:“我们绝不允许个人争权。”这个念头一分钟也不能有。如果“权”字与“私”字攀上了亲家,一门心思想着我这个小团体的权,或者我的权,这就等于眼睛蒙上了黑布,什么也看不见,就要栽跟斗,就轻易地给对方扣上“老保”,“逆流”、“复辟”字号帽子”。这篇社论忠告人们头脑要清醒,不要私字迷着,两派看了这个社论后,究竟态度如何,请看下列一些活动。! }' G7 f& q3 z8 B5 j7 N3 B8 U7 Y
六月下旬,斗批改召开下属组织开会,讨论炮打县文革受阻问题。认为是贾立民、刘征以及其一手把持的筹委会在保护县文革,当炮司后台。特别贾立民代表武装部支左的,口头上说两派都是造反派,两个组织都支持,而暗地里却支持一方,打压另一方,很不公正,心头感到不满,提出要“炮打贾立民,烈火烧刘征,向筹委会开炮”。积极组织所属同一观点的人,冲出去开战,贴出大字报,强烈要求叶魁、张开剑从筹委会滚出去,闹得乱哄哄。县筹委会无可奈何地只好把叶魁清理出去。可是张开剑仍维持不变。斗批改感到不彻底,不满意,纵容工交系统东风联络站和红井司群起攻之。于六月廿四日咂了工人联合指挥部(是炮司所属组织,张开剑任总指挥),咂了县革命生产临时委员会工交办公室(张开剑任主任)。并勒令张开剑滚回铁业社,否则后果自负。) O% f7 G* t, w0 V) F
七月一日,斗批改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四十六周年大会》上,发出信号,高呼“打倒刘培善(福州军区政委),支持刘瑞森(站出来的省委领导干部,三结合领导小组负责人之一),解放江西省”。下属组织纷纷写出大标语支持刘瑞森,打倒刘培善,再一次刮起保刘风暴。
, Z) Z% ]4 E' J8 Q7 [$ o七月三日下午,贾立民、李相如(县武装部长)与炮司骨干两人在县武装部政工科办公室开碰头会。贾立民说:斗批改转了向,不光是纠缠炮打县文革问题,与省里挂上了钩,如果中共中央一表态省里问题,就联系得上。现在关键是如何正确认识打刘(刘瑞森)与保刘问题。要进一步调查了解,不要盲动。# G$ t) ~# t) s, D8 s0 g2 v
七月四日晚,炮司在杨XX家召开了分站负责人会议,讨论下一步工作,提出五条要点:(一)、大造打倒刘瑞森舆论与省里挂上钩。(二)、到农村宣传拥军爱民,忆苦思甜;(三)、以农村包围城市,吸引县城附近公社农民和公路两旁农民支持;(四)、争取汽车队、邮电局、广播站、车站的革命派支持;(五)、条件成熟后全面反攻,打倒储纪康,揪出邓庭根。1 ?& s& @0 i! F$ i, ]
七月五日,炮司及下属组织纷写出“火急宣战”,“十万火急宣战”,“打倒刘瑞森”,“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等标语。0 F( ]# O4 `$ P8 s' y( y
七月二日至六日,县革命生产临时委员会,召开农村生产问题三级干部会议。刘征在会上发表讲话,根据当前农村进入抗旱生产时候,大家要集中精力抓生产,要抽调一部份干职工下去支援生产。留在单位里的人,要继续抓革命把文化大革命进行下去,要文斗不要武斗,要联合不要搞分裂,要拥军爱民,要把矛头誓死对准一小撮走资派,不要挑事端群众斗群众。斗批改认为:“挑事端群众斗群众”是旁敲侧击斗批改。感到不满意,。
# C# k+ ~5 `' d/ q& X在会议上打刘与保刘各派别代表都发了言,各抒了己见。各自散发了传单,各造各的舆论,争取与会代表支持。
& H+ j: b+ b' V七月七日深夜二时,新宁生产大队某些农民手持木棍、扁担进城,寻衅撕毁或复盖斗批改大字报,在街头上写上“打倒刘瑞森,气死刘家狗”,“打倒刘瑞森,支持刘培善”,“拥军就拥刘培善”等标语,深更半夜行动,搞得斗争气氛很紧张。
& ^7 D7 ~- D$ ~1 j0 Q7 u4 J5 \6 G七月九日,贾立民、刘征筹划的万人大会,由炮司主持会议,参加大会的有全县各公社武装部长和农民代表,有县城附近支持打“刘”的群众,有修水五·三O兵团代表参加,在会上进行“声讨大叛徒、大地主刘瑞森”。大会还宣读通电,“打倒刘瑞森”。
% s! k; E  }# D2 J9 T# }4 Y8 E七月十四日,贾立民以县武装部名义,写了一封致全县人民的公开信。呼吁各革命造反派,红卫兵要文斗不要武斗,要抓革命促生产,要拥军爱民,要联合不要分裂,要牢牢掌握斗争大方向,不要把矛头指向解放军。斗批改认为这封信不公正,专门指责别人,不检查自己支左错误,无端抓红卫兵的小辫子,不应该把“打、咂、抢、抄、抓”完全往造反派头上堆,是混淆主要矛盾,欺骗群众,是地地道道的周子韬黑报告的翻版。
- Q# p( x* {5 ^/ u7 ?0 e. r) k七月二十日深夜二点多钟,炮司借口抓流氓游街,伙同新宁生产大队一部份民兵,从东门往城内进军。一边高喊“支持刘培善,打倒刘瑞森”,“支持贾立民,消灭储纪康”;一边撕毁斗批改一些大字报,高呼口号游街。有部份斗批改成员奋身出面指责他们不该撕毁大字报,双方舌战,争吵不休,炮司抓了两名红卫兵不放手。此时斗批改成员感到气愤,开始围攻炮司人员,接着响起了斗批改自卫冲锋号,把从武装部秘密仓库抢来的枪枝各自携带自卫。倾刻间井红司(驻西门县委会),工井司、财井司、政法兵、红宣兵等造反组织成员,从四面八方向斗批改驻地(县人委)涌来。紧追直赶,围攻炮司,要抢回两名红卫兵。炮司见来势凶猛,迅速往东门外方向撤退,一直退到东门外油榨边,集合设防卫岗哨,并到东门外桥头边埋伏自卫兵,架起四挺机枪。当井红司最先赶到前面,发现桥头东边有埋伏兵,一名炮司斗士高喊:不要命的,就过桥来呀!井红司当机立断,停止向前冲。斗批改司令部下令:为了避免伤亡,井红司停止行动往后撤,其它造反派组织也立即回撤,作好自卫准备,留下财井司守阵地。双方持枪在桥边呼口号,对抗不让,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县武装部李相如闻讯急忙赶到现场,站在桥中间,极力劝解双方不要动武。经过调解后,双方撤走武装和岗哨,制止了一触即发武斗。
  a% [6 M- ]# O& @! K3 b7 s七月二十一日,退出城内的炮司成员商议,在东村生产大队六小队的仓库里召开了负责人及系统联络员会议。为了作好自卫,推举盛思华负责搞一下军事组织连级编队。防止斗批改围攻抓人。会议决定连队人选,连长孙广武,付连长叶正佳,付指导员胡饮宝,参谋任曼卿,顾问周和正、王策新、林励琢。下设五个排:各排根据人数多少设1—3个班。各班配班长。暂定文卫系统为一排(包括居民),百货工交系统为一排,财贸系统为一排,党政群为一排,学生组织为一排。( t8 ?( M) L1 E! ?( D9 `) R
七月廿二日,炮司又召集班长以上干部会议,讨论下一步怎么搞,据探得消息,斗批改也在开会,研究如何围剿我们,要用60炮往我们驻地这边打,我们不能麻痹大意,为了群众的安全,现决定要撤走换地方,撤退口令为“前进”。遵照会议安排,出城炮司人员全部往田塅生产大队撤退。
- r* e( w& [8 A, p2 e3 {七月廿三日傍晚,炮司传达消息,说斗批改下属组织修建社罗会凤等三十多人,带十几枝冲锋枪,二挺轻机枪,二挺重机枪出北门,往刘家山方向搞袭击,要来抢回红卫兵。于是炮司连部下令:工交系统排埋伏田塅生产大队二小队河沟一带,财贸系统排埋伏三小队河沟一带,每班轮流值班,领导要查岗布阵防卫。幸运当晚下大雨,未发生骚动。
. K" d4 z& N: _0 I七月廿四日,炮司在田塅生产大队二队仓库侧边场地上开班长以上干部会议。讨论问题:(一)、抓来的红卫兵怎么办?(二)、下步如何稳住脚?随后刘庭干汇报赴北京上访情况。
0 d8 C* P5 v, Q# a/ n" s七月廿四日上午,刘征来炮司连部,召集排以上干部会议时说:县里要动员干部下乡搞双抢,你们要立即行动起来下乡双抢,先把名单报一下,各自准备下乡。自此后两派争斗开始缓和下来。7 N0 E0 V2 U5 S+ _1 @. u9 c7 |' D
七月廿五日,全县欢呼毛主席派6014支左部队进驻武宁,进驻学校。当日两派达成协议,停止武斗,撤回岗哨,各自回本单位工作。
! W( x! v+ G! t$ N七月廿六日晚,刘征、任曼卿在炮司连部召开各单位联络员会议,传达七月廿五日与斗批改达成协议,决定撤销连部各自回城,各自回本单位抓革命促生产。/ B+ X# {8 S) }( X
七月底,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传来党中央毛主席声音:江西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筹备委员会是革命左派组织。两派斗争是非问题开始明朗。斗批改欢喜若狂,炮司则垂头丧气,大失所望。
( j7 V/ Q9 g) v. O5 t八月十三日,欢呼中共中央《关于处理江西问题若干决定》。斗批改大吹大擂自己是革命左派,炮司是保守派,神气十足,放势进行围攻炮司,捉拿保守派头头,卷起狂澜。) p2 f! p  e6 U2 D
炮司不服气,又组织章伍生、舒仁杰、张运隆等六人赴北京上访,申诉受迫害。八月廿八日到北京,周总理的联络员接见了他们,受理了申诉书(有四大内容,略),但没有表态,无果而归。
' ]+ Q! b. ^+ G0 |4 z: A. @- D八月二十九日,支左部队及省大联筹代表前往修水,斗批改为申张声势扩大影响,组织武装人员护送到修水县三都镇才返回。& T" }% K& B1 w# R% i# C. W6 k: ~
八月三十日,德安县大联筹被围攻,斗批改得知消息后,应邀派二百多名武装人员,前往德安狮子公社围攻“老保”,用60炮吊炮打掉“老保”驻地一只屋角,吓得“老保”四散逃命,三天返回武宁后,大势张扬给了“老保”一个重拳打击。+ K9 O2 q1 h0 ?9 [% h5 X, j  K3 l
随着中共中央《关于处理江西问题若干决定》深入贯彻后,领导干部纷纷站了出来,两派争斗风烟渐渐销逝,“三查”风暴即将卷来。炮司宣告彻底垮台,马友堂、罗会凤死了,自称响当当革命左派的邓庭根,站在批斗台上低下了头。一场满纸荒唐言,一身伤疤苦。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台,转眼间,随着争斗浪潮淘尽英雄东流远逝去,悠悠岁月永留痕。( M; X2 B- c/ i% Y; g" b6 j
http://www.wnccoo.cn/bendi/info-50279.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4 12:19 , Processed in 0.09114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