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78|回复: 1

《炎黄春秋》2004年第5期  遇罗克的冤案是如何披露出来的

[复制链接]

0

主题

1261

帖子

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
发表于 2010-1-25 02: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祝晓风、张浩宇
3 W) x+ G( |$ K3 x& k! j6 N3 {" f7 {! K0 s
    1978年冬天,一个寒风凛冽的夜晚,《光明日报》编辑、记者苏双碧的家里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她就是遇罗克的母亲王秋琳。   K( E! H+ K9 I' }' C2 Y7 l. Y3 b8 n
5 N3 E# {: g% g( G* e% b8 z8 Z
 王秋琳的到来,是因为苏双碧几天前(1978年11月15日)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的文章《评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这是“文革”后第一篇为吴晗平反的文章。在文章中苏双碧说了这样一段话:“这是‘四人帮’发迹时制造的最早的一桩大冤案,姚文元打着批判《海瑞罢官》的招牌,把和海瑞有一点‘关系’的人统统打下去,仅是这么一个文字狱,就在全国制造了成千成万的冤案。……今天我们就是要平冤狱,包括你姚文元《评新编》造成的以批《海瑞罢官》为中心的文字狱,都必须一个一个地清算,一个一个地平反。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肃清‘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冤狱不平反就不足以平民愤,冤案不昭雪就不足以快人心。”王秋琳就是看到了这段话,看到了要为与吴晗冤案有关的人平反的希望,才费尽周折找到作者苏双碧的家中。
0 ~5 {- W8 d) R  v* x. L. p( a
" b: m3 o- p5 _: ^# b, j6 z, U( W一进门,王秋琳就直截了当地问苏双碧:“你在文章里说,凡是和《海瑞罢官》的案子有关的人都要平反。吴晗是市长,你写文章替他平反,那么,老百姓你们管不管?我的儿子是老百姓,也跟这个案子有关,是被枪杀的。他的事情你管不管?” 1 ~( {4 s  e9 V) p9 t  T
5 _+ ~& T; T7 B, I
面对这位母亲,苏双碧的回答脱口而出:“如果真是个错案,按照党‘有错必纠’的政策,当然应该平反。”这一句话,点燃了王秋琳心中的希望,苏双碧清楚地看到了她眼中闪出的亮光。
8 h7 _" k% p" C5 z$ S4 Y+ k- {. h* U' M+ j% ?3 v0 W
王秋琳从衣袋里掏出一封早已准备好的信,是写给苏双碧,同时转呈《光明日报》的。信很短,只有三四百字,大体上讲了这样三方面的内容:第一,遇罗克在姚文元发表评判吴晗的文章以后,写了一篇题为《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的文章。第二,遇罗克的《出身论》是批判反动“血统论”的。第三,遇罗克于1970年3月5日被枪毙,要求给予平反。
/ u' }% d: H- G' B
& g' @% @6 c' x: L虽然这封信的原件已找不到了,但苏双碧不仅清楚记得信的大概内容,而且对其字体之清秀印象深刻。他后来才知道,遇罗克的母亲王秋琳也是一位知识分子,曾任北京市工商联的政协委员和东城区人大代表,1957年由于为一名“右派”辩护,她自己也被划成“右派”。也正是在同一年,遇罗克的父亲遇崇基也被划成“右派”。1983年5月,王秋琳去世,享年63岁。她的二儿子、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回忆说:“她是个无比刚强的人,对人总爱面带微笑,但内心的痛苦死后我们才从她的日记中知道。……母亲上下班每次经过工人体育场———宣判哥哥死刑的地方,都要把头扭过去,不去看那个地方。” - Z' L. O- d+ b- W" h% q
+ f7 A- t1 {9 g0 T5 T
查找尘封的冤情
0 o) c5 c- {- I8 z$ g+ S2 G0 b; y4 r7 G, s- V
王秋琳来访的第二天一早,苏双碧就向《光明日报》的领导汇报了这件事。当时的《光明日报》领导,特别是副总编辑马沛文对此十分重视。随后,光明日报社给北京市公安局开了一份介绍信,内容是:“派本报记者苏双碧到你处查看有关遇罗克的材料。”当天下午,苏双碧就持这封介绍信、骑自行车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
% U$ K# Z4 U2 U. @
) N" h- u+ l* n北京市公安局在查看了档案以后告诉苏双碧,遇罗克的档案并不在他们这里,而是在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他们帮苏双碧给法院打电话进行了联系之后,下午4点,苏双碧又骑车赶到了台基厂附近的市中级人民法院。 , V' V5 O0 O7 [2 p" G

& f* G" n4 m& ]# d一说遇罗克,法院的工作人员都知道,纷纷说档案就在某间屋子里的某个墙角。一名工作人员带领苏双碧来到这间专门存放“文革”期间档案的屋子里,地上布满了尘埃,看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问这间屋子里的东西了。在一个被尘封的墙角边,苏双碧看到了一大摞半人多高的材料,他数了数,一共24卷,这就是有关遇罗克的全部材料。那位工作人员帮苏双碧把材料搬到一张乒乓球台边让他翻阅,但由于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他只能粗略地翻阅一下,因此,他先看了最后审判的情况和一些检举信,看看到底是以什么罪名判处遇罗克死刑的。
* }+ H  {7 G: g
  N5 u. l; H2 ?0 V* a: v虽然是粗略地一翻,但在苏双碧的脑子里就已形成了初步的印象,他认为这的确是一桩冤案,应当给予平反。
0 {$ T0 w7 P- \8 W* x7 [; h: u% p0 S$ p# P' m
但是,仅凭初步印象是不能作结论的。第二天,也就是王秋琳来访的第三天,苏双碧找到他的同事张义德、赵绍平,三个人一大早又来到了市中级人民法院。
7 p/ \/ W; G, C6 t9 I; o! D  P0 d' w' z( i
三个人围着乒乓球台,用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详细地查看了遇罗克的档案材料。把50多次审判记录一一翻阅之后,3个人都明白了事实的真相,也都感到了心情的沉重。他们看到,一个头脑清楚、才华横溢的青年,仅仅因为说了几句真话,就被冠以诸多严重的罪名,直至最后被夺去生命。他们还从材料中看出,逮捕遇罗克的主要原因就是《出身论》,但因为这毕竟只是个观点问题,构不成死罪,于是遇罗克就被一而再、再而三地“上纲”,直至成为“现行反革命”。在审判中,没有事实依据,预审庭这样告诉遇罗克:“你交待也要定罪,不交待也要定罪,我们是用毛泽东思想看透了你的罪行。”因此,在判决书上也没有任何具体的东西,全都是各种抽象的罪名,如“大造反革命舆论”、“思想反动透顶”、“扬言要暗杀”、“组织反革命小集团”等等。然而,就是这些莫须有的罪名结束了一个优秀青年的生命。20年后,当苏双碧忆起当时的感受,仍“觉得心里发麻”。 ; {! C. T3 E) ~- o3 ?7 ~( y
3 b* u3 |4 G. R% |
1979年1月,北京召开了后来被列为改革开放20年大事之一的“理论工作务虚会”。此会的第一阶段持续了一个月左右。在1月26日的会议上,马沛文发言时谈到“文革”的封建专制,特别提到了遇罗克,说这名优秀青年是“封建法西斯主义的无辜牺牲品”。他还在会上念了王秋琳、遇罗峰写给苏双碧及《光明日报》社的信,读了抄录的遇罗克的几段日记。其中一段,马沛文在20年后接受我们采访时依然印象深刻、脱口而出。遇罗克的日记说,“比如说,乒乓球队获胜,是因为毛泽东思想挂帅,那么人们不禁要问,篮球队不也学习毛著吗?苏联队不是没学吗?为什么中国败给了苏联呢?讲不出来了。这是用政治讲不通的问题。”
7 S8 ?4 w( B( h, u; l$ L1 L+ g+ m7 t, W  b% X2 a$ U5 B5 K
马沛文当时就在会上说,遇罗克的这种思想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1978年,报纸才开始批判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当作宗教的错误,可是,在12年前,遇罗克这名青年就在日记中鄙视这种蒙昧主义了。“这样一位具有大无畏的反潮流精神的勇敢青年,这样一位善于独立思考、并有独立见解的优秀青年,竟然被当成不可饶恕的罪犯予以处决。这说明‘四人帮’横行期间,中国的社会是多么黑暗!” ( A/ c6 z9 d8 D9 i1 H
/ f: K9 z2 Z! l. f6 K+ q
后来,《光明日报》正式致函北京市公安局,要求为遇罗克平反。
1 h* W; E& n" F5 m
* k  q9 I/ @  B5 c北京市公安局对此积极配合,立即开始了认真的调查、平反工作。
  ?- {' n3 a- f1 F1 p' m0 C2 \3 ?4 X. U) b
还历史以真实
( a2 t7 g& H, \4 x0 W! @; Z* e% i+ b; l1 ~7 k7 Y* ^2 ^" R
历史从尘封中显现出来。人们看到,遇罗克是无罪的,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以生命对抗强权、捍卫真理的英雄。
5 @) Z3 I' o1 P$ x
8 t9 I# ]' R8 E7 t9 ]+ v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刊登了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由此揭开了长达10年之久的“文革”浩劫的序幕。文章刊出以后,很多人对其观点并不赞同,但是,真正撰文予以反驳的人却寥寥无几。是24岁的遇罗克挺身而出,“道他人之不敢道,言他人之不敢言”,以一篇长达15000多字的《人民需不需要海瑞》反驳姚文元。1966年2月13日这篇长文被压缩并改题为《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发表在《文汇报》的一角。在文章中,遇罗克批驳了姚文元对历史和现实的曲解,明确地说:“姚文元同志代表了存在于思想界中的机械唯物论的倾向。我觉得和这种倾向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
; P8 x; Q5 [6 Y6 R8 L
) ]5 o' `5 _3 W为了这篇文章,年轻的遇罗克曾被揪斗审问多次。 6 y! ~6 u3 ^3 e* @

: T, F4 L" h3 Y1966年底,遇罗克又因《出身论》一文,再次为当权者所不容。
) S  G! v' K% k8 l$ U6 Q% g. I: N! Y7 r; s& g4 l7 U5 Y
《出身论》针对的是社会上流布极广的封建血统论。遇罗克通过对当时一副著名的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剖析,指出了血统论的荒谬本质。他说:“这副对联不是真理,是绝对的错误。”“它的错误在于:认为家庭影响超过了社会影响,看不到社会影响的决定性作用。说穿了,它只承认老子的影响,认为老子超过了一切。实践恰好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社会影响远远超过了家庭影响,家庭影响服从社会影响。”他粗略地统计了“非红五类出身”的青年的庞大数字,指出“多少无辜青年,死于非命,溺死于唯出身论的深渊之中。面对这样严重的问题,任何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人,不能不正视,不能不研究。”遇罗克坚信“重在表现”,坚信“人是能够选择自己的前进的方向的。这是因为真理总是更强大,更有感召力。”他尖锐地指出,坚持血统论的人“不晓得人的思想是从实践中产生的,所以他们不是唯物主义者”。 % _# A) Q& j; V

6 U1 u  n- g. X/ A4 I2 n* |1 ~2 d《出身论》的出现,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了广泛而强烈的反响。很多人争相传抄、议论,很多读者从全国各地写信给遇罗克,表达自己的感动之情。更有很多因出身而备受磨难的青年流着眼泪把文章读完。
9 u! {0 Z) L/ l# e, ?
# }8 O. v1 [: q6 H同时,《出身论》也受到了血统论者的强烈抨击。1967年4月14日,“中央文革”成员戚本禹公然宣布:“《出身论》是大毒草,它恶意歪曲党的阶级路线,挑动出身不好的青年向党进攻。”
2 s" h& z, N) H2 @
7 ]* a. _3 S: A' c1 O" w9 q1968年1月5日,遇罗克被捕。 $ R3 m1 q1 g1 R/ a+ v6 b

6 h# W: f, ^3 O在狱中,遇罗克实践了自己“开始坚强,最后还坚强”的誓言。几十次审讯,他从不屈服。当预审庭宣布:“你公开点名攻击姚文元就是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时,遇罗克凛然回答:“我不知道姚文元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当预审庭说他攻击中央首长时,他理直气壮:“我认为陈伯达是左倾教条主义者。”此外,遇罗克还曾当面指责预审庭:“这是什么时代?!(你们)还有点实事求是吗?”“把我没有的东西,强加在我头上,你们这样做不行!”
0 C" t# v, J% M) H
  N; T3 g5 k# @9 W1 L6 _当听到审讯人员骂他“死反革命”的时候,清醒敏锐的遇罗克了解到了自己面临的危险。他曾经提出过这样一个最起码的请求:“希望政府能将某些检举材料核实一下,并听一听我个人的申诉。”他说:“我还年轻,还没有对党和人民有所贡献,死了不好。”他开始一遍遍地写检查,写材料,目的在于拖延时间。但是,他的请求遭到了冷冷的拒绝。 2 R- h3 c/ r: ^( S$ h8 Y. B; F1 W

* c6 [% S- f3 {. v% j1970年3月5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里,在排山倒海的“打倒”声中,27岁的遇罗克被宣判死刑,并立即执行。
4 d! o0 u/ ^8 \/ a$ U/ i) A
1 U/ S/ ~6 C4 Z- E$ F3 Z遇罗克遇害的第二天,在北京的街头曾出现“为遇罗克烈士报仇”的标语。 2 |# {6 G/ a5 ]+ J( `! @

4 V; q  A* a2 w8 M9 N0 N用手抄出来的历史   
% ], ^  T5 z6 W9 C3 I/ t/ F1 P6 X; u7 Q, K# w% x1 `6 K
了解了真实情况以后,苏双碧等人开始为遇罗克的平反工作做准备。他们一方面把已掌握的有关材料提供给北京市公安局,作为重审的证据;另一方面,苏双碧开始就这些材料着手为报纸撰写平反文章。 ( @+ g$ C- o1 d' m6 w

7 T7 n- m& N% g- S( f' O此时,《光明日报》的领导觉得为这样的冤案平反,光靠写理论文章恐怕力度不够,于是报社又派出张天来、王晨两名记者开始采访写大通讯。张天来、王晨又到法院等有关部门搜集、抄录遇罗克的日记、生平自传,采访他的家人,做了大量的工作。 - s& t$ s- |3 I5 i* I

8 h0 w- d" o$ a1 C" `7 V这期间,有关人员转来了一张胡耀邦写来的条子。条子的内容大致是:现在社会上正在搞张志新的问题,这种案子现在比较多,据说《光明日报》也在弄,有一个典型,建议这篇文章先不要上。胡耀邦的意见主要是出于对社会心理承受能力的考虑。为此,苏双碧手中的稿子停了下来。而张天来已写了大通讯的第一稿。 3 S. G7 ^7 e% f4 e* `7 @5 o
7 k* I; }8 l; J3 ^# S
虽然没有在报纸上刊登有关遇罗克的文章,但是,社会上已开始到处传颂遇罗克的事迹了。1979年,很多人都在读遇罗克的文章,很多人传抄遇罗克的日记和诗,甚至在一些正式会议上,都有人公开朗诵遇罗克的诗文。遇罗克作为思想解放的先驱和勇士,得到了越来越多群众的了解和崇敬。 ( S9 K$ d' |- m3 Q9 f

- e9 x: [9 w9 x4 S  h9 N但人们也许并不知道,这些真实感人、鼓舞人心的诗文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呢?其实,它们全部是经过苏双碧、张义德的手,从遇罗克厚厚的24卷档案材料中,一字一句地誊抄出来并传播出去的。凭借他们的笔,依靠他们的口,人们了解到在身边曾经发生过怎样令人发指的冤案,人们开始懂得那个被冠以“现行反革命”罪名的遇罗克实际上是怎样的一位英雄。
% J* Z; ~) ?' k: E4 B! v) X
+ W" v* f2 \7 T1 d4 T) `被抄出的遇罗克的日记是从1966年1月到8月的一部分。其中有很多早已为人熟知。
3 O; Q3 @2 X0 d7 N1 h$ ~  ?2 ?, k. G; @6 _( v9 c+ ^
1966年2月15日,《文汇报》发表了《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一文,在日记里,遇罗克这样勉励自己:“凭心而论,《文汇报》大部分删得也还不失本来面目,文笔依然犀利,论点也还清楚。敢道他人之不敢道,敢言他人之不敢言。足以使朋友们读了振奋,使认识我的人知道生活并没有把我逼垮。难道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吗?天下之大,谁敢如我全盘否定姚文元呢?那些折中的文章,名为否定实是肯定的作者,可有我的态度鲜明、立场坚定?这时候,有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真理是在我这一边的,姚文元诸君只是跳梁的小丑。‘尔曹身与名俱灭’,在历史面前,正是他们在发抖。”
0 a6 U. y0 ~8 z
1 C7 t) _6 x8 \( P; R# _( z4 y, ]5月3日:×××××号召,对毛无限崇拜、无限信仰,把真理当成宗教。任何理论都是有极限的,所谓无限是毫无道理的。
4 X( C* `1 _! s3 ?% f0 ~; |- ]) w! a3 Z3 o# x
6月12日:晚上看到受批判的电影《红日》。这么一部深受束缚的片子所以受批判,就是因为里面有一些东西是真实的。今天要求的决不是什么“革命的浪漫主义”和“革命的现实主义”,而要求的是“革命的空想主义”。要一切死人活人给我们说假话,欺骗人民。希望现实也去迁就那些假话。……但是,在事实面前,当权者永远觉得会有压力。今天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这么不正常,即可作为明证。 - P0 j1 N& r  d$ \& c

+ \4 ?/ N3 x6 Q5 A  a8月26日:我想,假若我也挨斗,我一定要记住两件事:一、死不低头;二、开始坚强最后还坚强。 1 C3 ~1 l) B( I8 B5 H

5 C" R9 v) `8 @! f- s, T0 z# c7 o这些日记上的话在社会上广为流传。
" b1 ^9 C& V# q% }+ S, v
% B' ^2 ]+ N+ r4 y& K( ]2 C除日记之外,社会上还流传着遇罗克的遗诗,最著名就是那首《赠友人》: 4 f1 k( }4 X1 g5 L

& J3 o' e9 b* P% i# ^攻读健泳手足情,遗业艰难赖众英。 6 j( e5 s% T. n, `2 r8 @+ U8 b) `+ P
6 Z% q  }' F  a( \& Z( E
未必清明牲壮鬼,乾坤特重我头轻。 & R: z4 i) C9 D0 p8 u1 Z

( M1 I. r1 w7 F/ b7 U+ f“逆风恶浪中的雄鹰”与”划破夜幕的陨星” 1 R4 o% ~; M2 l4 A
2 l0 Q2 V5 L  }# Y/ ~" w) i  a$ I5 |
1979年11月21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再审判决:“原判以遇罗克犯反革命罪,判处死刑,从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上都是错误的,应予纠正,……宣告遇罗克无罪。”
' l( q+ ?4 ]. k! ~# I% u( P
2 b/ w8 f( o2 S" Q5 X5 x/ d+ d5 J1980年,由于公安局已经做出平反的结论,北京出版社的《新时期》杂志找到了苏双碧,要求刊登有关遇罗克的报道。于是,苏双碧完成了那篇停下许久的文章。1980年6月,《新时期》第4期登出了他的《逆风恶浪中的雄鹰———遇罗克》。1980年7月15日,《北京日报》再次刊发了此文。 & e  t0 Q  ?+ `1 c8 s- l4 S

$ w4 k3 ~$ [6 p. j在这篇文章中,苏双碧就占有的材料详尽介绍了遇罗克的“坎坷曲折的生活道路”,讲述了他与恶势力不屈不挠的斗争,首次披露出一些蒙在积尘之下的历史事实。他以“逆风恶浪中的雄鹰”的形象赞美遇罗克的斗争精神。在文章的最后,苏双碧激情澎湃:“遇罗克虽然被杀害了,但他的血没有白流。正是许许多多的张志新、史云峰、遇罗克式的革命先驱的血,擦亮了中国人民的眼睛,使他们看清了林彪、‘四人帮’封建法西斯的狰狞面目。一个遇罗克倒下去,千万个遇罗克站起来;丙辰清明天安门广场上的怒吼,不正是遇罗克的心声吗?伟大的中国人民将永远纪念他。” - o$ V5 u/ X3 T4 K) A
3 E  `4 c, y7 T$ T
大通讯后来主要由王晨执笔,也经过了几次大改。1979年秋天,王晨开始去中国社科院读研究生。这期间,又因为上面有指示不宜过于集中地报道这一类事情,所以稿子一放就是一年。1980年的六七月间,《光明日报》社又请王晨执笔再写遇罗克。在劲松的那间小屋中,经过记者几个昼夜的连续写作,一篇新闻史上的名作终于问世了。
! h" C' Q/ }9 |7 U+ a; o- `
2 j9 z) s' F' v9 S0 o' O1980年7月21日、22日,王晨、张天来的长达20000字的文章《划破夜幕的陨星———记思想解放的先驱遇罗克》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更细致地介绍了遇罗克生前的事迹,以及他在狱中的斗争。他们将这位“思想解放的先驱”比作“划破夜幕的陨星”。文章说:   m4 W4 _* n  j( d) d" V: s

5 f* l1 R7 q6 J1 Y5 [那些扭转乾坤、功昭日月的巨星,那些有创造发明,能利国福民的名星,将永远被人们称颂。然而,人们也不会忘记,当银汉低垂、寒凝大地,我们民族蒙受巨大苦难的时候,那拼将自己全部的热,全部的力,全部的能,划破夜幕、放出流光的陨星。虽然看来它转瞬即逝了,却在千万人的心头留下了不熄的火种。恰似长夜的10年动乱中,被残酷杀害的青年遇罗克,就是这样一颗过早陨落了的智慧之星。 ; g: k8 j- }' V' S- l5 a  L
3 n9 _1 d! R0 Q
副总编辑马沛文亲自为这篇长文写了编者按,编者按说: 4 U% V% B& w5 Z: {- F
$ p6 E+ S8 X- j" E/ L0 p- g. p
鲁迅先生说:悲剧是把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下面这篇通讯描述的就是思想解放的先驱者、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遇罗克如何被“毁灭”的悲剧。他的思想,他的才华,他的抱负,对国家、对人民该是多么“有价值”,如果能让他顺利成长起来,对我们的事业该是多么有用处!可是,在“唯成分论”风行的日子里,受歧视,遭打击,绝了他前进的路,最后,在现代迷信泛滥,封建专制猖獗的10年动乱中,这样一位异常优秀而又风华正茂的青年被彻底“毁灭”掉了。遇罗克能经受得住种种考验,“就是因为他始终信仰马克思主义,始终热爱社会主义。”今天,我们看着他感动人的事迹,看着他启发人的文章和日记,吟音他激励人的“乾坤特重我头轻”的一类诗句,该从这个悲剧中吸取什么教训呢? ( k% P7 z  ]* [* c) c

- h: r" {* C# M1 @3 ~0 N! x在文章最后的“附记”中,作者对遇罗克的亲属、难友、同学、朋友,以及所有提供了第一手素材的人们,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后来,遇罗克全家都与《光明日报》社的有关记者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特别是苏双碧,他至今仍不能忘记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的一次“天真”的谢礼。
; Z9 ~* l' H7 K4 J( E2 [0 B/ x9 N% P, d
那是在遇罗克平反之后,遇罗锦也得到了平反,她从监狱里被放出来,得到了680元的补助。一拿到钱,遇罗锦就立即给苏双碧和张义德打电话,希望请他们吃一顿饭,以表示对他们帮助遇罗克平反的谢意。然而,苏双碧在电话中严肃地拒绝了她的好意。他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我们从工作出发,可以帮你哥哥把问题搞清楚,帮他平反,但是如果吃了你的饭,就不好说话了。”于是,遇罗锦只好买来几块巧克力,专门送到报社,交给苏双碧和张义德二人,用她自己的方式表达心中最真挚的情感。 6 S0 Q: o* W- j9 C6 t! k9 q! \
  ^2 g) k7 M" S" ^& @. t- f3 R
遇罗克的事迹见报之后,在社会引起了强烈而广泛的反响。一时之间,全国30余家报纸纷纷转载此文,新华社也转发了该文中的六七千字。遇罗克这个名字一下子为全国所知,同时也必将为后世铭记。
2 b' d' E0 ]) D" e8 T! g- I: s$ ~- }  _- n% N3 [& z. p
(蒋遵和摘自《炎黄春秋》2004年第5期作者 祝晓风、张浩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901

帖子

326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61
发表于 2020-12-23 16: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披露尘封的冤情0 j4 A0 x5 Y! ^
——报道遇罗克冤案前后
* s- L+ H3 \! l1 Z: }祝晓风 张洁宇 光明日报新闻内情
" N8 t% F$ N3 m% W4 ]: z9 z; r; Z冬夜来访的母亲
5 S5 h- ^$ l3 l/ V
* l8 Q# n( P7 q: G$ m9 s- j9 q  1978年冬天,一个寒风凛冽的夜晚,《光明日报》编辑、记者苏双碧的家里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她就是遇罗克的母亲王秋琳。
: U9 p8 h. |/ _& d5 {
* E" Z( Q/ u- l  王秋琳的到来,是因为苏双碧几天前(1978年11月15日)在《光明日报》上发表的文章《评姚文元〈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这是“文革”后第一篇为吴晗平反的文章。在文章中苏双碧说了这样一段话:“这是‘四人帮’发迹时制造的最早的一桩大冤案,姚文元打着批判《海瑞罢官》的招牌,把和海瑞有一点‘关系’的人统统打下去,仅是这么一个文字狱,就在全国制造了成千成万的冤案。……今天我们就是要平冤狱,包括你姚文元《评新编》造成的以批《海瑞罢官》为中心的文字狱,都必须一个一个地清算,一个一个地平反。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肃清‘四人帮’的流毒和影响。冤狱不平反就不足以平民愤,冤案不昭雪就不足以快人心。”王秋琳就是看到了这段话,看到了要为与吴晗冤案有关的人平反的希望,才费尽周折找到作者苏双碧的家中。& i3 r4 ?8 w7 ~+ w& F8 c3 ]( U

$ s) Z) R& A; V; ~, Y# S) c# F8 k  一进门,王秋琳就直截了当地问苏双碧:“你在文章里说,凡是和《海瑞罢官》的案子有关的人都要平反。吴晗是市长,你写文章替他平反,那么,老百姓你们管不管?我的儿子是老百姓,也跟这个案子有关,是被枪杀的。他的事情你管不管?”8 A! w, O" T' x: a* _: w3 u
4 F$ T1 Q/ B5 E! ?
  面对这位母亲,苏双碧的回答脱口而出:“如果真是个错案,按照党‘有错必纠’的政策,当然应该平反。”这一句话,点燃了王秋琳心中的希望,苏双碧清楚地看到了她眼中闪出的亮光。
6 d0 k: L, W0 G
, r( g3 U% }7 V" X: ?! J7 M+ s% H  王秋琳从衣袋里掏出一封早已准备好的信,是写给苏双碧,同时转呈《光明日报》的。信很短,只有三四百字,大体上讲了这样三方面的内容:第一,遇罗克在姚文元发表评判吴晗的文章以后,写了一篇题为《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的文章。第二,遇罗克的《出身论》是批判反动“血统论”的。第三,遇罗克于1970年3月5日被枪毙,要求给予平反。
# t; t' V: ]+ Z6 }4 O: I
* K6 w/ J7 q5 C! [! d6 q  虽然这封信的原件已找不到了,但苏双碧不仅清楚记得信的大概内容,而且对其字体之清秀印象深刻。他后来才知道,遇罗克的母亲王秋琳也是一位知识分子,曾任北京市工商联的政协委员和东城区人大代表,1957年由于为一名“右派”辩护,她自己也被划成“右派”。也正是在同一年,遇罗克的父亲遇崇基也被划成“右派”。1983年5月,王秋琳去世,享年63岁。她的二儿子、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回忆说:“她是个无比刚强的人,对人总爱面带微笑,但内心的痛苦死后我们才从她的日记中知道。……母亲上下班每次经过工人体育场——宣判哥哥死刑的地方,都要把头扭过去,不去看那个地方。”
7 j0 ~" R5 u$ u3 b$ G4 p8 d, r& q3 H6 {
查找尘封的冤情
8 d0 r; D4 D. w4 Q4 f: R* Y4 `% V' V$ w% ?' K" y3 M) f
  王秋琳来访的第二天一早,苏双碧就向《光明日报》的领导汇报了这件事。当时的《光明日报》领导,特别是副总编辑马沛文对此十分重视。随后,光明日报社给北京市公安局开了一份介绍信,内容是:“派本报记者苏双碧到你处查看有关遇罗克的材料。”当天下午,苏双碧就持这封介绍信、骑自行车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
/ [9 K  o1 ]) N; y0 r2 W( p  L) k
! j, \- s3 s2 T5 @6 ]) n  北京市公安局在查看了档案以后告诉苏双碧,遇罗克的档案并不在他们这里,而是在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他们帮苏双碧给法院打电话进行了联系之后,下午4点,苏双碧又骑车赶到了台基厂附近的市中级人民法院。; B/ v& s( _& a7 e* i
7 u9 \/ h. j+ J: e! \6 \4 X- B
  一说遇罗克,法院的工作人员都知道,纷纷说档案就在某间屋子里的某个墙角。一名工作人员带领苏双碧来到这间专门存放“文革”期间档案的屋子里,地上布满了尘埃,看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问这间屋子里的东西了。在一个被尘封的墙角边,苏双碧看到了一大摞半人多高的材料,他数了数,一共24卷,这就是有关遇罗克的全部材料。那位工作人员帮苏双碧把材料搬到一张乒乓球台边让他翻阅,但由于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他只能粗略地翻阅一下,因此,他先看了最后审判的情况和一些检举信,看看到底是以什么罪名判处遇罗克死刑的。
$ i) C. j: g6 Q( z
/ F8 F! K* w9 r. e, u$ z  虽然是粗略地一翻,但在苏双碧的脑子里就已形成了初步的印象,他认为这的确是一桩冤案,应当给予平反。# X- t) ^* ~: }; Y6 G

: O0 Z  T% R/ u+ D) G. a  但是,仅凭初步印象是不能作结论的。第二天,也就是王秋琳来访的第三天,苏双碧找到他的同事张义德、赵绍平,三个人一大早又来到了市中级人民法院。7 ^" Z$ p9 [* C! u1 G
6 Y6 ~9 f, S, D; W% I
  三个人围着乒乓球台,用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详细地查看了遇罗克的档案材料。把50多次审判记录一一翻阅之后,3个人都明白了事实的真相,也都感到了心情的沉重。他们看到,一个头脑清楚、才华横溢的青年,仅仅因为说了几句真话,就被冠以诸多严重的罪名,直至最后被夺去生命。他们还从材料中看出,逮捕遇罗克的主要原因就是《出身论》,但因为这毕竟只是个观点问题,构不成死罪,于是遇罗克就被一而再、再而三地“上纲”,直至成为“现行反革命”。在审判中,没有事实依据,预审庭这样告诉遇罗克:“你交待也要定罪,不交待也要定罪,我们是用毛泽东思想看透了你的罪行。”因此,在判决书上也没有任何具体的东西,全都是各种抽象的罪名,如“大造反革命舆论”、“思想反动透顶”、“扬言要暗杀”、“组织反革命小集团”等等。然而,就是这些莫须有的罪名结束了一个优秀青年的生命。20年后,当苏双碧忆起当时的感受,仍“觉得心里发麻”。4 M$ f7 v  k2 [$ n: h0 N' `4 [
8 f- @4 t3 S( o6 u2 w! I. k- C
  1979年1月,北京召开了后来被列为改革开放20年大事之一、并终于得到全面肯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此会的第一阶段持续了一个月左右。在1月26日的会议上,马沛文发言时谈到“文革”的封建专制,特别提到了遇罗克,说这名优秀青年是“封建法西斯主义的无辜牺牲品”。他还在会上念了王秋琳、遇罗峰写给苏双碧及光明日报社的信,读了抄录的遇罗克的几段日记。其中一段,马沛文在20年后接受我们采访时依然印象深刻、脱口而出。遇罗克的日记说,“比如说,乒乓球队获胜,是因为毛泽东思想挂帅,那么人们不禁要问,篮球队不也学习毛著吗?苏联队不是没学吗?为什么中国败给了苏联呢?讲不出来了。这是用政治讲不通的问题。”# j  L: f0 j7 D. _- ~
& A3 e' a; b8 ^7 X0 O
  马沛文当时就在会上说,遇罗克的这种思想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1978年,报纸才开始批判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当作宗教的错误,可是,在12年前,遇罗克这名青年就在日记中鄙视这种蒙昧主义了。“这样一位具有大无畏的反潮流精神的勇敢青年,这样一位善于独立思考、并有独立见解的优秀青年,竟然被当成不可饶恕的罪犯予以处决。这说明‘四人帮’横行期间,中国的社会是多么黑暗!”' S0 j2 ?1 l' }3 r& U  o9 o' Z
5 G* ~, S, l. A+ E8 G) i$ A: ~* c
  后来,《光明日报》曾正式致函北京市公安局,要求为遇罗克平反。6 g& S( b" D( t" n6 s
  W! s9 K: L5 D
  北京市公安局对此积极配合,立即开始了认真的调查、平反工作。
% o1 B3 B! x( X- g
3 d4 v3 a8 |  ?还历史以真实- g3 R" C3 B6 }% G" K. C

! x  E% W9 {( J! I( z& ?( [+ g0 }  历史被重新曝于光天化日之下。人们看到,遇罗克是无罪的,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以生命对抗强权、捍卫真理的英雄。
7 A- f  G+ [' ?0 U- {/ P& n
/ s) K$ _+ t. |  _( B0 j  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刊登了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由此揭开了长达10年之久的“文革”浩劫的序幕。文章刊出以后,很多人对其观点并不赞同,但是,真正撰文予以反驳的人却寥寥无几。是24岁的遇罗克挺身而出,“道他人之不敢道,言他人之不敢言”,以一篇长达15000多字的《人民需不需要海瑞》反驳姚文元。1966年2月13日,这篇长文被压缩并改题为《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发表在《文汇报》的一角。在文章中,遇罗克批驳了姚文元对历史和现实的曲解,明确地说:“姚文元同志代表了存在于思想界中的机械唯物论的倾向。我觉得和这种倾向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
. E( k  R2 ^: I% |7 U7 i
* s1 }0 R8 N7 d: \2 g" v  为了这篇文章,年轻的遇罗克曾被揪斗审问多次。
6 y3 k  z4 g" G& w* J8 l
# v+ l+ \" b, ?* ]3 U  1966年底,遇罗克又因《出身论》一文,再次为当权者所不容。
1 g3 G8 S: N- I; C' R" S: X4 a6 R) S! c! F! c
  《出身论》针对的是社会上流布极广的封建血统论。遇罗克通过对当时一副著名的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剖析,指出了血统论的荒谬本质。他说:“这幅对联不是真理,是绝对的错误。”“它的错误在于:认为家庭影响超过了社会影响,看不到社会影响的决定性作用。说穿了,它只承认老子的影响,认为老子超过了一切。实践恰好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社会影响远远超过了家庭影响,家庭影响服从社会影响。”他粗略地统计了“非红五类出身”的青年的庞大数字,指出“多少无辜青年,死于非命,溺死于唯出身论的深渊之中。面对这样严重的问题,任何一个关心国家命运的人,不能不正视,不能不研究。”遇罗克坚信“重在表现”,坚信“人是能够选择自己的前进的方向的。这是因为真理总是更强大,更有感召力。”他尖锐地指出,坚持血统论的人“不晓得人的思想是从实践中产生的,所以他们不是唯物主义者。”
/ }1 g- E- ~% p! C/ n" {
% x" Y( f3 A( L) i  《出身论》的出现,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了广泛而强烈的反响。很多人争相传抄、议论,很多读者从全国各地写信给遇罗克,表达自己的感动之情。更有很多因出身而备受磨难的青年流着眼泪把文章读完。: j1 g+ W) h& y8 q5 g

5 A: j  s) D6 [* i" T  同时,《出身论》也受到了血统论者的强烈抨击。1967年4月14日,“中央文革”成员戚本禹公然宣布:“《出身论》是大毒草,它恶意歪曲党的阶级路线,挑动出身不好的青年向党进攻。”
! k4 q% H! I4 U" ^; F* P* z
, m" m: y6 u  h  {$ q" E- n  1968年1月5日,遇罗克被捕。' I& i4 ^& ]; G, u: |' ?

: m  z7 D' ~, _# ]9 I3 }  在狱中,遇罗克实践了自己“开始坚强最后还坚强”的誓言。几十次审讯,他从不屈服。当预审庭宣布:“你公开点名攻击姚文元就是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时,遇罗克凛然回答:“我不知道姚文元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当预审庭说他攻击中央首长时,他理直气壮:“我认为陈伯达是左倾教条主义者。”此外,遇罗克还曾当面指责预审庭:“这是什么时代?!(你们)还有点实事求是吗?”“把我没有的东西,强加在我头上,你们这样做不行!”! ^' D, V% v! L8 ?2 |- b7 V3 |1 M+ c/ N

- @, c& W0 i7 M7 w, F  当听到审讯人员骂他“死反革命”的时候,清醒敏锐的遇罗克了解到了自己面临的危险。他曾经提出过这样一个最起码的请求:“希望政府能将某些检举材料核实一下,并听一听我个人的申诉。”他说:“我还年轻,还没有对党和人民有所贡献,死了不好。”他开始一遍遍地写检查,写材料,目的在于拖延时间。但是,他的请求遭到了冷冷的拒绝。2 j2 M$ R2 E3 l4 n4 c! @. [9 i

* k4 i  s# j% N3 ?  1970年3月5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里,在排山倒海的“打倒”声中,27岁的遇罗克被宣判死刑,并立即执行。
% e) U6 S8 O8 g6 O
& W: Z" t$ J' b4 \  遇罗克遇害的第二天,在北京的街头曾出现“为遇罗克烈士报仇”的标语。
9 B& W; C: }5 \4 H, I  X9 C2 A$ O3 o6 r' k
用手抄出来的历史
6 i  H6 @: u3 j4 H7 q5 f2 P
  ^, c; Z2 E. }# `* u# _* _  了解了真实情况以后,苏双碧等人开始为遇罗克的平反工作做准备。他们一方面把已掌握的有关材料提供给北京市公安局,作为重审的证据,另一方面,苏双碧开始就这些材料着手为报纸撰写平反文章。9 s! {( b% [: t* r

+ |% A1 {" ^4 W0 r$ M* \  此时,《光明日报》的领导觉得为这样的冤案平反,光靠写理论文章恐怕力度不够,于是报社又派出张天来、王晨两名记者开始采访写大通讯。张天来、王晨又到法院等有关部门搜集、抄录遇罗克的日记、生平自传,采访他的家人,做了大量的工作。$ w. d3 `' d# P( Q& h: U% u2 u

& k. p/ b- L9 R9 ^  这期间,有关人员转来了一张胡耀邦同志写来的条子。条子的内容大致是:现在社会上正在搞张志新的问题,这种案子现在比较多,据说《光明日报》也在弄,有一个典型,建议这篇文章先不要上。胡耀邦的意见主要是出于对社会心理承受能力的考虑。为此,苏双碧手中的稿子停了下来。而张天来已写了大通讯的第一稿。9 j5 z, }7 X' G

8 I' k. k. G$ C- ?' y  虽然没有在报纸上刊登有关遇罗克的文章,但是,社会上已开始到处传颂遇罗克的事迹了。1979年,很多人都在读遇罗克的文章,很多人传抄遇罗克的日记和诗,甚至在一些正式会议上,都有人公开朗诵遇罗克的诗文。遇罗克作为思想解放的先驱和勇士,得到了越来越多群众的了解和崇敬。
5 ~* i5 w) d/ }3 U6 H* r) x0 ?! O+ J. f% F, X6 J
  但人们也许并不知道,这些真实感人、鼓舞人心的诗文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呢?其实,它们全部是经过苏双碧、张义德的手,从遇罗克厚厚的24卷档案材料中,一字一句地誊抄出来并传播出去的。凭藉他们的笔,依靠他们的口,人们了解到在身边曾经发生过怎样令人发指的冤案,人们开始懂得那个被冠以“现行反革命”罪名的遇罗克实际上是怎样的一位英雄。
5 J2 ^3 H5 Z4 ]
- U! J' |5 m) E. g+ j  被抄出的遇罗克的日记是从1966年1月到8月的一部分。其中有很多早已为人熟知:/ H1 J# U* ^" s

6 j, q1 A' ^/ ?; ~3 V  2月15日,《文汇报》发表了《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一文,在日记里,遇罗克这样勉励自己:“凭心而论,《文汇报》大部分删得也还不失本来面目,文笔依然犀利,论点也还清楚。敢道他人之不敢道,敢言他人之不敢言。足以使朋友们读了振奋,使认识我的人知道生活并没有把我逼垮。难道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吗?天下之大,谁敢如我全盘否定姚文元呢?那些折中的文章,名为否定实是肯定的作者,可有我的态度鲜明、立场坚定?这时候,有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真理是在我这一边的,姚文元诸君只是跳梁的小丑。‘尔曹身与名俱灭’,在历史面前,正是他们在发抖。”
. ?+ P' T  e) b4 O+ r: o; ~" G9 R; j
; z$ E- h0 U/ Y: F- w% a! s  “5月3日:×××××号召,对毛无限崇拜、无限信仰,把真理当成宗教。任何理论都是有极限的,所谓无限是毫无道理的。”
: e- ~( O. V- L& t
0 q' P+ k' ]+ t. M5 r! A; U5 v( U  “6月12日:晚上看到受批判的电影《红日》。这么一部深受束缚的片子所以受批判,就是因为里面有一些东西是真实的。今天要求的决不是什么‘革命的浪漫主义’和‘革命的现实主义’,而要求的是‘革命的空想主义’。要一切死人活人给我们说假话,欺骗人民。希望现实也去迁就那些假?话。……?但是,在事实面前,当权者永远觉得会有压力。今天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这么不正常,即可作为明证。”
( z" ^0 B% }( X7 f
6 T) S4 C+ Q& x' c. t1 a6 [7 [3 y  t  “8月26日:我想,假若我也挨斗,我一定要记住两件事:一、死不低头;二、开始坚强最后还坚强。”5 N2 w/ o& C) m+ N# |2 X$ t# M
6 x. b7 E% _0 m8 b2 u8 w
  这些掷地有声的话语在社会上广为流传。除日记之外,社会上还流传着遇罗克的遗诗,最著名就是那首《赠友人》:8 e6 |6 W4 s7 l: T

. V7 |0 f3 s: Y' D- S8 q$ P1 k  b  “攻读健泳手足情,遗业艰难赖众英。
6 Z- _4 H, I, W: x5 M  S7 D$ M/ ]2 u+ l% o4 ?
  未必清明牲壮鬼,乾坤特重我头轻。”( q, M  b+ {7 h2 h/ |

" V" ?5 F6 m* h/ f3 q“逆风恶浪中的雄鹰”与“划破夜幕的陨星”
; r" [7 Q4 a, @. h. d2 e0 t
6 N1 Z" G& \5 q  f2 r  1979年11月21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再审判决:“原判以遇罗克犯反革命罪,判处死刑,从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上都是错误的,应予纠正,……宣告遇罗克无罪。”
$ Y7 a9 @: d/ f2 Z, t$ D( W
. E; n. a% H# B4 ]6 @0 M3 ]  1980年,由于公安局已经做出平反的结论,北京出版社的《新时期》杂志找到了苏双碧,要求刊登有关遇罗克的报道。于是,苏双碧完成了那篇停下许久的文章。1980年6月,《新时期》第4期登出了他的《逆风恶浪中的雄鹰——遇罗克》。1980年7月15日,《北京日报》再次刊发了此文。7 Z* K$ \" }$ O

* B; z5 U0 p" |" G  在这篇长达8000字的文章中,苏双碧就占有的材料详尽介绍了遇罗克的“坎坷曲折的生活道路”,讲述了他与恶势力不屈不挠的斗争,首次披露出一些蒙在积尘之下的历史事实。他以“逆风恶浪中的雄鹰”的形象赞美遇罗克的斗争精神。在文章的最后,苏双碧激情澎湃:“遇罗克虽然被杀害了,但他的血没有白流。正是许许多多的张志新、史云峰、遇罗克式的革命先驱的血,擦亮了中国人民的眼睛,使他们看清了林彪、‘四人帮’封建法西斯的狰狞面目。一个遇罗克倒下去,千万个遇罗克站起来;丙辰清明天安门广场上的怒吼,不正是遇罗克的心声吗?伟大的中国人民将永远纪念他。”$ P7 Y: h2 R7 h

2 f1 |% C  R8 C% @1 ~  大通讯后来主要由王晨执笔,也经过了几次大改。1979年秋天,王晨开始去中国社科院读研究生。这期间,又因为上面有指示不宜过于集中地报道这一类事情,所以稿子一放就是一年。1980年的6、7月间,光明日报社又请王晨执笔再写遇罗克。在劲松的那间小屋中,经过记者几个昼夜的连续写作,一篇新闻史上的名作终于问世了。$ u1 b# k0 ?7 {. r0 D

& D! S$ F! i6 ?  1980年7月21日、22日,王晨、张天来的长达20000字的文章《划破夜幕的陨星——记思想解放的先驱遇罗克》在《光明日报》连载。文章更细致地介绍了遇罗克生前的事迹,以及他在狱中的斗争。他们将这位“思想解放的先驱”比作“划破夜幕的陨星”。文章说:“那些扭转乾坤、功昭日月的巨星,那些有创造发明,能利国福民的名星,将永远被人们称颂。然而,人们也不会忘记,当银汉低垂、寒凝大地,我们民族蒙受巨大苦难的时候,那拼将自己全部的热,全部的力,全部的能,划破夜幕、放出流光的陨星。虽然看来它转瞬即逝了,却在千万人的心头留下了不熄的火种。恰似长夜的10年动乱中,被残酷杀害的青年遇罗克,就是这样一颗过早陨落了的智慧之星。”; E% c: Z+ }# h9 \$ r

. e" C4 ]- t) G) \" i  副总编辑马沛文亲自为这篇长文写了编者按,编者按说:
3 I* ~4 x4 f$ W! [& E6 p% w) v) ?# {3 I! ]! L" W+ e
  鲁迅先生说:悲剧是把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下面这篇通讯描述的就是思想解放的先驱者、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遇罗克如何被‘毁灭’的悲剧。他的思想,他的才华,他的抱负,对国家、对人民该是多么‘有价值’,如果能让他顺利成长起来,对我们的事业该是多么有用处!可是,在‘唯成分论’风行的日子里,受歧视,遭打击,绝了他前进的路,最后,在现代迷信泛滥,封建专制猖獗的10年动乱中,这样一位异常优秀而又风华正茂的青年被彻底‘毁灭’掉了。”遇罗克能经受得住种种考验,“就是因为他始终信仰马克思主义,始终热爱社会主义。”“今天,我们看着他感动人的事迹,看着他启发人的文章和日记,吟着他激励人的‘乾坤特重我头轻’的一类诗句,该从这个悲剧中吸取什么教训呢?”在文章最后的“附记”中,作者对遇罗克的亲属、难友、同学、朋友,以及所有提供了第一手素材的人们,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后来,遇罗克全家都与光明日报社的有关记者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特别是苏双碧,他至今仍不能忘记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的一次“天真”的谢礼。7 H4 q. K: a6 L! N) \5 n
3 @3 y$ v- b! p$ J' Q
  那是在遇罗克平反之后,遇罗锦也得到了平反,她从监狱里被放出来,得到了680元的补助。一拿到钱,遇罗锦就立即给苏双碧和张义德打电话,希望请他们吃一顿饭,以表示对他们帮助遇罗克平反的谢意。然而,苏双碧在电话中严肃地拒绝了她的好意。他说:“这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我们从工作出发,可以帮你哥哥把问题搞清楚,帮他平反,但是如果吃了你的饭,就不好说话了。”于是,遇罗锦只好买来几块巧克力,专门送到报社,交给苏双碧和张义德二人,用她自己的方式表达心中最真挚的情感。: s' \3 z* t% Q( Q$ A! l; @. z+ ?
- M% y/ p9 ?6 ]4 B8 f' g
  遇罗克的事迹见报之后,在社会引起了强烈而广泛的反响。一时之间,全国30余家报纸纷纷转载此文,新华社也转发了该文中的6、7000字。遇罗克这个名字一下子为全国所知,同时也必将为后世铭记。$ |* G' h+ Y; X
. R* ]( B8 f6 P+ q
  人们终于了解了历史的真相,这些真相督促着人们好好地进行反思。但愿今天的人们不要淡忘了那段历史,不要淡忘了献出过生命的英雄,也不要忘记那些默默地、为揭开历史封尘而努力的人们。3 }5 _. @8 R# O+ D. Z" _) W* O- f2 _

2 ^  @4 X: N% ^( G8 @http://www.gmw.cn/history/2007-11/30/content_935584.ht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7 11:37 , Processed in 0.0784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