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14|回复: 0

刘岩:总政赴昆明军区工作组处理“梅花党”事件经过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2-8-12 22: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总政赴昆明军区工作组处理梅花党事件经过
8 R; u* J; F2 r+ t; S! j+ _# R: l6 w0 R
刘岩( ?' M3 B9 E- G4 l' I
4 Q' V. k0 c/ X4 o
1973年新年伊始。解放军总政治部派出以干部部部长魏伯亭为组长的14人作组,赴昆明军区调研批林整风运动情况。这个工作组历时两个月,于19733月初回到北京。
! `1 J3 j  S( h$ W6 T+ w4 G  总政赴昆明军区工作组在昆明期间,遵照周恩来的批示,处理了一件有关所谓梅花党的奇特事件,现回顾整理出来,以飨读者。
) {; S! F- f1 c, f' A  周恩来委托魏伯亭代表中央在昆明听取白姓女子的绝密举报4 ~6 B$ `% D/ B( X# A! I' Z. X
19732月,春节假期刚过的一天晚上,总政治部主任李德生的秘书祝庭勋,用保密电话机给住在昆明军区九号院招待所的魏伯亭打电话说:周总理批来一个办件,要你在昆明听取一名叫白××的情况反映。总理的批件天亮后交机要交通寄去。1 z; T' }' l* d. X! }
  周恩来的批示,写在一封由云南丽江寄给江青同志亲启的信件上。写信人是云南丽江地区粮食局的一名女性基层工作人员,她于1972年底寄绝密信函给江青,声称她被一伙反革命集团所控制,人身失去自由。这伙人中有参与杀害谭甫仁者,有林彪反革命集团的余党,有的人还有枪支。她说,这帮人与云南省及昆明军区的某些领导人关系密切,所以她得去北京当面向敬爱的江青同志或周总理汇报。4 ?; K$ t( C" E, }: O
  两天后,魏伯亭收到周恩来的批件,当即带着我去会见昆明军区政委、云南省革委会主任周兴,向他传达了周总理要魏伯亭在昆明接见丽江地区粮食局白××,听取她的情况反映的批示。周兴答应,立即电话通知丽江地区革委会和丽江军分区,派人星夜将白姓女子护送到昆明。
$ ^: p" O" l: x+ ~3 g  第二天早晨,周兴的秘书告知,白某已经到达昆明。早饭后,我率干事刘进到宾馆会见丽江的护送干部——军分区的一位科长和地区革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他们带我俩到白某房间与其接谈。' h. I& z& D) L0 E5 I5 z0 @# }
  白姓女子是广西百色人,在丽江插队几年后到地区粮食局工作。她年纪二十几岁,白皮肤大眼晴,颇有姿色。这大概是一伙反革命争抢、控制她的原因所在。" E8 i+ D: m. n5 [* p
  我告诉白某:江青同志和周总理收到了你的信件,总理委托现在昆明视察工作的总政干部部魏部长听取你的汇报,现在就可以去魏部长住处接谈。
2 R* y' f! G0 Q0 Z8 s- F( G  她听后瞪大眼睛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魏部长我没听说过,再说也不能在昆明谈,必须去北京或云南以外的地方谈!”我强调指出:这是周总理的指示。她仍固执己见,不肯同意。! M! `) m; H; ]: k2 `, r
  无奈,我和刘进回到军区招待所向魏部长作了汇报。魏部长指示我俩再去告诉她:去北京绝对不可能,要谈就按周总理的指示在昆明谈,不谈就算了!'7 k# w# s7 H  g; o% `$ c& U& \
  白某听后,犹豫片刻说:那可不能有云南省和昆明军区的人在场。我表示请她放心,她才同意跟魏部长谈。
7 E3 \' M1 R' V" i  于是,她跟随我俩来到军区九号院招待所会议室。白姓女子经过观察,确信室内只有魏部长、刘进和我三人后,便滔滔不绝、神神秘秘地说开了。0 q+ W7 l7 I& D" j4 Z
  中午12点开饭时间到了,我朝魏部长指指手表,他没有答理,仍耐心地继续听取这个女子的汇报,直到下午1点多钟才结束。白姓女子举报的梅花党反革命组织来自有关梅花党的手抄本小说的虚构
: {7 H' K% t; U1 C+ h) f. V  白姓女子在4个多小时的汇报中,谈了她要向中央揭发的很多具体的琐碎事情,核心是梅花党反革命组织。她说,丽江控制她的几个人,都是梅花党成员,该组织由广西百色发展而来。其中,×××向她透露,他参与过枪杀谭甫仁的谋划及行动,然后逃到滇西潜伏了起来;×××对她说,林立果并没有在蒙古温都尔汗摔死,他曾去西双版纳接应过空降到那里的林立果,谭甫仁被刺就是林彪党羽制造的连环谋杀案×××家里藏有枪支弹药,他们准备形势不利时上山打游击,等等。
8 ?5 s* c+ A, h* o% l  u2 t& ^  谈话中,白姓女子始终表情严肃,态度恳切;她所谈的内容,非常详细;她举报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情,都讲得有名有姓,有时间有地点。看得出,她内心对梅花党反革命组织的存在,是确信无疑的。但是,根据我们到昆明将近一个月里所了解和掌握的情况,感觉她举报的大部分内容,是一伙反革命为了吓唬和诱骗她而编造出来的荒唐故事。$ T) b4 w+ I& a9 P8 g
  据此,魏伯亭当晚在向李德生的电话汇报中指出:白姓女子所举报谭甫仁案件中的漏网凶手、接应过林立果的林彪党羽等人物,绝对不会存在,大概是这些人为了威胁、利诱和控制白姓女子而自我吹嘘;需要查清楚的问题似乎有两个:一是她周围是不是有一个带有政治色彩的非法小组织或淫秽小集团?二是丽江是否有人私藏枪支弹药?查证工作,建议由在谭甫仁、王里岩被害案侦破小组工作的公安部的两位同志办理。, m7 q9 x* d$ n; F7 t) ?5 _% y
  很快,李德生报请周恩来同意,公安部通知了在昆明的两名干部,随自姓女子一同赴丽江进行现场查证。  D7 }0 r! @: q8 T* W" V
  公安部两位同志去丽江查明,白姓女子所说的梅花党反革命组织,原来是丽江一些年轻人,传抄传看了关于梅花党的系列故事手抄本以后,移花接木,插入他们身边的一些虚构情节,自我标榜英雄好汉,编造出来的惊险、恐怖故事。白姓女子信以为真,为了摆脱这些人的纠缠,便给江青和周恩来写信揭发。' U7 |6 x! f% Y* F# D
20世纪70年代前期,总政宣传和保卫部门曾经下发通知,要求全军基层单位查缴手抄本小说,大意是:目前发现有些手抄本小说,从社会上流传到了军队内部;这种手抄本小说是封资修的大毒草,要求解放军的成员,都要做到不看、不抄、不传,发现后要及时封存、上缴、销毁;对违犯这方面组织纪律的,要批评教育以至处分,等等。
  n- q7 v% v/ f9 ^* n  当时,我只是听说部队有的基层单位,发现过流传的手抄本小说,但是手抄本是什么样子,小说内容讲些什么,并不知道。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一只绣花鞋》等悬疑小说的作者张宝瑞,在报刊上发表他创作手抄本文学作品的过程后,我才了解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v& u- w3 F  ?% q, u  g4 F
19693月,张宝瑞被学校分配到北京铁合金厂工作。1970年开始,他利用寝室熄灯后或车间上班前的业余时间,给本班组的工友们现编现讲梅花党的系列惊险故事。那时,社会上除了官方认可的极少数书籍外,很多文学作品都被当成毒草封存起来,人们的精神生活十分贫乏,这就给口头或手抄本小说的流行提供了广阔的空间。1971年春天,张宝瑞把他口头讲过的梅花党系列故事,写成了一部4万多字的中篇小说,取名《一只绣花鞋》,在亲友之间传看。不久,这种手抄本小说,通过他的亲友带到西北、东北、内蒙古、山西、云南等地,并在军内外基层单位流传开来。社会上同时流传的手抄本还有《第二次握手》、《少女之心》等爱情小说,诱发了一些人对异性追求的欲望。
- Y2 [& u  T7 n4 U9 K" M  白姓女子身边的梅花党反革命组织,就是在这些手抄本小说流传的背景下,一些年轻人模仿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添油加醋,虚构出一个所谓梅花党组织,企图拉拢她加入,成为同伙,以利关系的亲近。真相搞清楚以后,查证者哭笑不得,只好让地方有关组织对相关人员进行批评教育了事。
) K/ Q( y" C4 [  谭甫仁被害案没有实事求是地及时
, L/ k/ }& x% m9 d7 N0 N% d  L* s& B
结案,为谣言的滋生和流传提供了土壤  D* ^: l4 _5 Y4 M. d( R8 n
  总政工作组赴昆明军区调研工作的重点,尽管不是谭甫仁遇害案件,但谭甫仁遇害事件余波未平,军区领导人和其他干部向我们谈批林整风运动时,必然联系到谭甫仁被害事件。另外,公安部派到昆明协助破案的两名干部,跟我们住在同一个招待所的同一层内,春节放假期间大家都没有事干,闲聊中也谈到一些案件的情况。所以,我们对谭甫仁遇害前后的情况了解得比较清楚,对白姓女子所举报的自称参与了枪杀谭甫仁的活动,可以断定不是事实。但是,为什么会有人冒充漏网凶手?原因是谭甫仁被害案没有实事求是地及时结案,为一些人造谣惑众提供了土壤。  Y$ g, o4 R/ n' A$ b0 B9 p
19701217日谭甫仁被枪杀事件发生后,昆明军区和云南省委在昆明市区内外采取了大张旗鼓的搜捕行动,对社会震动很大,所以谭甫仁被杀害的消息,不胫而走。可是,1231日凶手被暴露自杀身亡后,案情本已大白,但破案工作仍在深挖幕后指使者及其同伙,迟迟未予结案。于是社会上产生了各种谣传和猜疑,不法分子乘机招摇撞骗,丽江白姓女子的奇遇就是典型的一例。那么,酿造这种奇遇的土壤是怎样形成的呢?; \% p. G( W; X5 g  [' k: D
19701217日凌晨4时多,住在昆明军区司令部大院42号楼里的昆明军区政委、云南省革委会主任谭甫仁和夫人王里岩遇刺。王里岩当即死亡,谭甫仁送到医院抢救无果,当天下午逝世。: X4 g( w3 i7 U. E5 K' r/ A; D% w% y4 a
  案件发生后,昆明军区副政委周兴立即打电话向周恩来作了报告。周恩来指示:要火速组织抢救,案子很可能是内部人干的,要抓紧时间破案,重点是军区机关内部;成立专案组,由周兴负责,公安部派人协助。
& K) ]! K$ i0 f  D2 m. _  当天下午,昆明军区和云南省革命委员会联合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遵照周恩来的指示,迅速成立专案小组,采用一切侦破手段,力争尽快捕获凶手。根据会议决定,在军区党委直接领导下,成立了谭甫仁、王里岩被害案(简称017)侦破小组,由副政委周兴任组长,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王必成和副政委蔡顺礼任副组长。
: p1 H; v  r7 v7 z  清查工作首先在昆明军区大院内火速进行。凡是在大院居住的人员,不论资格多老,地位多高,是军人还是家属,都必须交代清楚:1216日晚至17日凌晨,待在什么地方?干什么事情?有谁能证明?
; V0 d# m, W6 y% l. \  J; B/ u& T  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逃往外地,军区组织部队对车站、机场进行严密搜查。1218日晨,昆明火车站被全副武装的部队包围,开往贵阳、长沙、武汉、郑州方向的62次列车,停止开出。车站里的所有乘客,原地不动,接受检查。昆明田家坝飞机场,也被军队严密包围,飞往广州的1031次航班和飞往北京的140次航班,乘客暂缓登机,荷枪实弹的士兵对候机室全体乘客进行了严密的检查。在昆明市区内,军警对大街小巷、地下管道、公共汽车站进行了拉网式排查,但都未发现与案件有关的犯罪嫌疑人。) Z9 ~' M8 [' c: _; Y
  随着清查工作的深入,军区政治部保卫部发现存放在办公室保险柜里的两支手枪不见了,而枪杀谭甫仁的作案现场留下的弹壳,与保卫部丢失的两支手枪的型号完全一样。于是,围绕着枪支的去向问题又展开了一轮更大规模的清查,军区大院里更加人心惶惶。在清查中,专案组搜集到很多蛛丝马迹,其中真正有价值的线索有两条:7 p1 \8 @% e! ~+ s8 o9 M- z9 P, J
  一是谭甫仁的妻妹在刺杀现场看到的情景。谭妻王里岩的六妹王文莹,到昆明探亲住在谭甫仁夫妇的楼下,睡梦中被楼上的枪声惊醒。她来到走廊,看见谭甫仁披着衣服疾步从二楼下来,便问:姐夫,楼上出什么事了?,,谭甫仁说:不知道。谭没有停步,直接转到通往楼后小平房的长廊喊警卫员。警卫员尚未回应,有一个身穿军大衣、戴着口罩、身材魁梧的家伙,提着手枪尾追下来,从谭甫仁的背后连开两枪,但都没击中。谭甫仁转过身,迎着凶犯冲去,凶犯又开一枪(打在谭甫仁的腹部),谭踉跄了一下继续往前冲。凶犯第四次开枪,击中谭的右上臂,谭侧身倒在地上。凶犯冲到谭的跟前,朝谭的头部开了第五枪。
0 y" H3 U: u% `, m  二是政治部家属院的小男孩凌晨看到的情景。清查工作深入后,居住在军区政治部家属院的男孩马××,向专案组反映:1217日清晨5点左右,有一个人敲开他家的门。说要找保卫部的陈汉中,马××把陈汉中家的位置指给他,关起门来继续睡觉。马××13岁,头脑清晰,说那人个子较高,面孔较熟,好像是王小朋友的爸爸。专案组感到这个线索非常重要,马上找到王小朋友爸爸的照片给马××辨认,马××认定就是他——军区保卫部保卫科副科长王自正。专案组认为,王自正很有可能是枪杀谭甫仁的犯罪嫌疑人。4 U. C* f( w6 Q8 U5 [  A
  王自正早已被关押在司令部大院一隅的原战俘管理所旧址,进行隔离审查。他被隔离审查的原因是:1970年初,王自正升任军区保卫部保卫科副科长不久,昆明军区政治部收到来自他老家河南省内黄县的一份检举材料。材料说当地在清理阶级队伍中查出,王自正原名王志政,富农出身,1946年参与了还乡团杀害本村武委会主任的反革命行动。后来王志政逃往外地,改名王自正,混入解放军。军区政治部按照检举线索,派人去河南核查,查证结果,检举情况属实。外调人员不待返回昆明,便从内黄县电告政治部领导,政治部报告军区党委批准,对王自正实行隔离审查。
9 s. C7 j+ Z  k7 z7 D 1231日,专案组决定对王自正进行敲山震虎,派军区保卫部干部直接找王自正核实有关情况。晚10时,保卫部保卫科长陈汉中、干事李伯志二人,走进王自正的隔离室,对躺在床上的王自正大声喝道:王自正,起来!到食堂来一下,有点事!”王自正在弯腰系鞋带的瞬间,敏捷地从被窝里摸出两支手枪,当即扣动扳机,第一枪击中前面的李伯志腹部,李跌倒在地;第二枪击伤后面的陈汉中右手,陈忍着疼痛,立刻转身冲了出去,边跑边喊:快来人哪!快来人哪!”王自正也提着两支手枪跑了出来。驻院警卫战士听到枪声和喊声,立即包围过来。王自正感到难以逃脱,便转身躲进厕所里。部队将厕所包围起来,令其放下武器,缴械投降。王自正走投无路,开枪自杀身亡。+ n5 _( m2 ]# S, \$ l# X  d
  按说,到此案情已经大白,但是,有关方面决定还要继续清查谭甫仁被谋杀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背景,搞得军区内人人自危,社会上谣言四起。其中最为离奇的一则谣言是:“197012月中旬,谭甫仁接到密令,命其于某日某时将飞越昆明上空的一架飞机击落。谭甫仁为人谨慎,狐疑难决,遂先将飞机迫降。不料飞机迫降后,走出舱门的竟是周恩来总理。总理一言不发,立即起飞回北京。谭甫仁大惊失色,目瞪口呆,回军区大院后,还未向中央作出解释,即被军区保卫科副科长枪杀。不久,这位副科长和军区保卫部长又相继自杀。某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公开书籍,仍然还在渲染这种离奇的说法。* A8 f* w' ~2 ^& b
  谭甫仁夫妇被杀案件中值得吸取的几点深刻教训0 C3 {8 H# s- f+ F& {
  谭甫仁夫妇被杀案,除了久拖不结为社会上造谣者提供了土壤外,在其他方面的教训也不容忽视。当时,总政赴昆明军区工作组的某些同志在议论中,就感到有几点教训值得吸取。
# s0 t1 e5 a7 Y6 g; t  一是保卫部部长的自杀本可避免。1971127日,即农历正月初一,昆明军区保卫部部长、谭甫仁被害案专案组成员景儒林自缢身亡。在他留下的字条上写着:保卫部原来就是个烂摊子,我来保卫部后,还在继续烂下去……保卫部出了这些事,叫我怎么说得清呀!”这明显是在继续清查幕后指使人和同伙的压力下,景儒林思想负担过重而自尽。但有关方面不但不反省这是无止境清查带来的后果,反而将其作为更深层次背景案中案继续深挖,又隔离了更多的审查对象。
1 s. ]6 w$ h2 [2 r  二是对王自正的审查有其名无其实。1231日晚,王自正自杀后,专案组在他的枕头下面查获一个笔记本,里面记载着凶手被隔离审查后,对组织心怀不满和图谋杀人的计划:我不能这样死,我要死,也要杀几个人。他在笔记本中列出准备杀害的对象,有军区副司令员陈康、鲁瑞林、田维扬等。他权衡之后,又写道:不如杀谭甫仁,影响更大,发泄心头之恨。人们很不理解,为什么被审查对象可以在受审查期间毫无顾忌地书写行凶计划,写了后又长期没有被审查人员发现?
0 X2 e; W2 W6 K; T/ N1 p) D  三是对王自正的隔离实际是离而不隔。王自正被宣布隔离审查后,形式上开了住宿和办公的地方,关押在隔离室,但事实上并未将他与外界真正开。枪杀案本身证明,王自正起码两次离开隔离室外出作案,一次是潜入办公室窃取枪支弹药,一次是到42号楼枪杀谭甫仁夫妇。他两次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隔离室,然后又安然回到隔离室,这能叫做隔离吗?/ u; M* F4 E) `* S
  四是王自正翻越两座院落难道没有留下痕迹?1217日凌晨,王自正枪杀住在司令部大院的谭甫仁夫妇后,又跑到隔街的政治部大院寻找另一枪杀对象陈汉中,因陈出差在外未达目的,王悄然回到隔离室。他两次翻越司令部和政治部大院的墙壁或大门时(晚间院子大门关闭),难道没有留下可供侦查的翻越痕迹?最后还是小学生马××提供了王自正17日凌晨去过政治部家属院的线索,才对王自正进行敲山震虎3 c# Z+ i4 ?: Z* i
  从谭甫仁遇刺到凶手被暴露自杀身亡,正好是两个星期。本来两个星期就真相大白的案情,却拖了近400个星期——19786月,专案组才在七年半的时间里什么新问题也没有出来的情况下,写出破案结论报告,经昆明军区、云南省委批准,上报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结论不得不承认:谭甫仁夫妇被害系王自正一人所为,既没有林彪反革命集团插手,也没有同伙配合。”“景儒林的自杀是由于自愧自疚心理过重,思想压力过大所致。”“对因017案件被隔离审查的人员解除审查,恢复名誉。- m9 K5 }, H5 `
& |' O* T8 h  _( W

9 p; H# _4 ^! ?7 h* o, ]  ?《党史博览》201205  q( k4 c: V5 G8 p' S* ]5 P( A" _
1 u  H+ T1 a' ~$ M
; F- W- H1 r& m
转自 林彪 军事 文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1-28 12:51 , Processed in 0.07805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