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98|回复: 0

湖南文革绝食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3

回帖

13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3
发表于 2011-3-3 12: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绝食
  
  1967年5月上旬,湘潭锰矿的造反派组织“红造联”在与对立组织发生冲突时死了一名成员。这是湖南文革两派第一次在冲突中打死人,原本就势成水火的的局势“蓬”的一下就燃烧起来了,长沙的造反派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声援行动。
  
  在此之前,以“工联”为首的长沙造反派举行了五一盛大游行示威,受到挤压的高司在河东只剩下极少几个据点,大部分撤到了河西,依靠湘江天险,与造反派隔江对峙。在这种情况下,造反派便把矛头指向了当时高司派的后台——湖南省军区。
  
  从5月9日起,“红中会”、“井冈山”、“红造会”、“高校风雷”等学生组织在省军区门前开始了绝食斗争,要求省军区答应造反派的条件。
  
  在那几天里,不断有人跑到府后街我们这里来传消息,开始说如果军区不答应条件,造反派就实行“三停”:在全城停水停电停交通!后来又说考虑到“三停”的严重后果,改为砸“红联”即高司派大联合组织。据说造反派的谈判代表是一个19岁的中学生,叫汤建平,和军区的那些军人谈判一点也不畏怯。但是几天过去了也没有结果。我想:几天不吃饭,那是什么感觉?我要是去了,能够经得起几天的饿呢?我们都跃跃欲试,但表哥说湘江风雷还没有平反,现在去不合适。
  
  13日中午,我正准备回家吃饭,表哥匆匆地来了,一脸严峻的表情,说:“绝食斗争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要用实际行动去支援他们。”
  
  我们立刻兴奋起来,马上行动,涌出大门。我突然想,绝食不就是坐在那里不动吗,那多难熬啊。于是我又折回去拿了一本没看完的书,溥仪的《我的前半生》。
  
  表哥说他还有重要的事,让我们先去。
  
  在路上,有人提议要不要先吃点东西,都没吃午饭呢,谁知道绝食要绝多久啊。我们立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并感到有些脸红——无数的战友都已经饿了几天了,我们怎么能够有这样可耻的念头呢!于是我们还没有正式参加绝食就已经饿了半天,就这样急急忙忙往前冲去。
  
  一到八一路,天哪,我们都惊呆了:马路上人山人海,红旗飘飘,连韭菜园都塞满了人!我们慢慢地往前挤,到了军区大门外,只见整个马路都已水泄不通。绝食的已不光是学生,很多工人和各行业的人也参与进来了。人们或站着或坐着,还有躺在地上的,看起来精神还是很饱满的,没有因几天不吃饭而垮掉。在军区大门口,横躺着四五个人,其中一个盖着一块布,脸却露在外面,黑乎乎的。我走近前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个死人!脸色乌紫,脑袋肿胀,比正常人要大了一半,而且好像有液体从皮肤和五官里渗出来了,那模样十分恐怖。我赶紧走开,悄悄地问身边的人。然后我知道了这个死者就是湘潭锰矿“红造联”那个被打死的人,居然被长沙的造反派“抬尸问罪”到了省军区!在他的身旁躺着的,是“高校风雷”的大学生!
  
  我们在距离大门约50米处挤出了一小块空地,就在马路中央,然后席地而坐,正式开始绝食。
  
  慢慢的,肚子里咕咕叫了起来。从小到大,我还没有真正断过顿,尤其是午餐这样的正餐。真的是一顿不吃饿得慌啊,我这下子体会到了。这个“慌”字还真是说准了,就是整个胃里不停地翻腾,好像在喊道“我饿~我饿~我饿~”搞得你心里直发慌,像丢了什么东西。我看看周围,人声鼎沸,群情激昂,个个面无惧色,镇定从容。我对自己说,“忍耐,忍耐,这是在战场!”奇怪,我对自己这样一说,饥饿难熬的感觉忽然就消失了。
  
  我翻开带来的书,进入了末代皇帝的世界。
  
  到下午五点钟左右,我看见前面的人群骚动起来,听见有人喊起了口号。我站起来仔细一看,原来有几个军人在人群中慢慢移动,他们推着一个小车,车上是一个大箩筐,看得见上面冒着热气。小车到了我们面前,我看见大箩筐里堆得高高的全是雪白的大馒头!军人们高声喊道:“革命小将们,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革命不能不吃饭啊,身体饿垮了怎么革命啊…”
  
  看着那一个个白胖胖的大馒头,我的肚子又开始叫唤了。我想,到底是人民子弟兵啊,不但不赶我们走,还给我们送吃的,不能不领情啊…可是这时我听见有人在喊:“同学们,我们不能上当,我们坚决要绝食到底,直到他们答应我们的条件!”
  
  我猛然惊醒,对呀,我们是干什么来的?不能吃。而且,我看看四周,人人都不为馒头所动;在这样的环境里,也没人敢向馒头伸手!
  
  夜幕降临,在路灯的照耀下,成千上万绝食的人们继续在饥饿之中煎熬着。两餐饭没吃,我感觉最饿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忽然,我看见妈妈和弟弟妹妹过来了。妈妈焦急地流着泪,说听表哥说我在这里,也不知咋样了。我说没什么,我们这是进行革命斗争呢。弟弟兴奋地东张西望,妹妹悄悄地问:“饿不?”我说:“你两餐不吃会饿不?”我突然想到,表哥没来。又想,他也许被更要紧的事拖住了。
  
  省军区依然关心着向他们叫板的革命小将,横跨马路搭起了幕布,架设了放映机,给大家放映《毛主席三次接见红卫兵》。
  
  在夜色朦胧中,我发现有不少人向外面走去。心想,他们是在互相串联,商量斗争策略呢,还是溜出去吃东西呢?
  
  将近午夜,马路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一片片倒地而睡的人。我的饥虫又开始袭击我,怎么也无法入睡。我看着这满地的人,有些惊异,有些感动。我想,这真是一幕奇景啊,只可惜没有照相机!要是我那在凯旋门上班的姐姐在这里就好了。
  
  等到我把书看完的时候,终于来瞌睡了。我用那本厚厚的书作枕头,倒下去就睡着了。
  
  竟然没有做梦。
  
  当刺眼的光线和喧闹的声音把我弄醒后,我第一个发现就是《我的前半生》不见了。我急忙问身旁的人看见那本书没有,或者看见有谁拿了那本书没有,都说不知道。这一下把我气坏了。我纵身而起,在人群中来回穿梭,想寻找我那本书,结果是徒劳往返。
  
  我宁愿三天不吃饭,也不愿丢失《我的前半生》!
  
  气急之余,饥肠更是辘辘,感觉虚火上升,头有点晕了。可是,我环顾四周,还得忍耐。听说绝食最难受的就是第二天,过了第二天,就不知道饿了。
  
  军区还是送大馒头,还是没人吃。但军区送来加了葡萄糖的白开水时,一个人,两个人,几乎所有的人都喝了——除了“高校风雷”的大学生!
  
  然而喝了葡萄糖开水后饥饿感来得更凶猛,我觉得我腹内空空如乾坤,可以恶狠狠地吞下一头大象,外加九头牛,十二只猪,三十只羊…我开始后悔,我在心里咒骂那个发明了绝食斗争方式的人,我想溜出去,到小吴门那里的一家食品店去饱吃一餐,我恨恨地责怪表哥自己不来害我在这里挨饿,我在想这绝食不知还要绝多久,两天,三天,四天…我不寒而栗。
  
  我出了很多虚汗,觉得浑身无力。因此我忽然想到为什么“高校风雷”的大学生老是躺着不动,原来是为了减少消耗,节约体力,这样可以支持得更久。可是我现在明白已经晚了,我已经白白消耗得太多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轻轻地躺倒在地,闭上双眼,横下一条心,与广大绝食的战友们同生共死,把绝食斗争进行到底!既来之,则安之,既绝之,则饿之…
  
  我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有时被一阵惊扰弄醒,然后又睡,反反复复,夹杂着许多离奇古怪的梦,有恶梦,有美梦,牛鬼蛇神、美女仙境、烧饼油条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出来了。
  
  我被人一把推醒,“嘿,起来了!”有人对我喊道。我睁开眼一看,啊,所有的人都站起来了,欢呼声此起彼伏。“我们胜利了!”人们喊着。有人用扩音器说,“湘潭造反派传来消息,他们已经停止绝食了。”“毛主席批评了湖南军区,我们是正确的!”“根据绝食斗争领导小组指示,请所有人到东风广场开大会,庆祝胜利!”“请排好队,一路游行去噢…”
  
  我跟着游行队伍,开始向前移动。经过省军区门口时,我瞥见“高校风雷”的那几个大学生仍然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具尸体旁边。我们不是胜利了吗,他们为什么还在那里?他们还有什么要求?可是我顾不上想那么多了。在东风广场聚集了10万之众,喊了很多口号,举了很多次手以后,队伍又开始了盛大的游行示威。这时天色已近黄昏。
  
  在小吴门的一家油货店里,我吃了一个油炸坨,一个油饼,一碗肉丝面。回到家我急急地对妈妈说:“我要到表哥家去”。旋即到了表哥家。表哥看见我就说:“饿醉了吧,姑姑给你炒了一大碗油炒饭,快吃!”我端起那个大菜碗,一阵扒拉,瞬间就吃光了。看着表哥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我什么也不想说了。
  
  第二天一早,我觉得口腔里面痛。原来是昨天吃油炸坨吃快了,把天花板摁出泡来了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 ... 2866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6-14 01:05 , Processed in 0.04674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