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77|回复: 0

吴焱金:我只想对你说声抱歉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1-3 06: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纳百川博客 http://sz1966.blog.hexun.com/41990850_d.html% ^3 D. U1 H4 {8 r2 v& a: {& e

7 k  [) y3 a5 v4 c2 B我只想对你说声抱歉 /吴焱金
; z& v- ?6 C( o1 n4 K    - w0 f8 P: X% q1 ]
) M/ E4 p4 F" t. t  K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日,武汉发生了震惊世界.惊天动地的大事,由当时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支持的独立师8201部队和御用组织<百万雄师>包围冲击了毛泽东的住地东湖宾馆,抓走了随员中央文革的代表王力及北航学生张根成等人,这便是震惊中外的七.二0事件,时称"七.二0反革命暴乱"......
+ m( }- p* e( Y% t( b$ S, k
4 r. a) v6 g( u$ ~    当天,我和武汉市<公安联司>司令田学群及我的战友周德刚三人正在从北京开往武汉的火车上,对武汉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火车上人满为患,无立锥之地,和我坐在一块的还有武汉医学院<三司革联>的同学们,其中有同学认出我来,开始攀谈,坐在斜对面一位姓甘的女生与我交流谈话最多,她的同学干脆同我互换了座位,我与小甘同学相谈甚欢。忽然,我胃疼起来,小甘同学竟在火车短暂停站时从车窗爬出,飞快地弄来胃药,人爬进窗户一半,火车就开了,同学把她拉进来,好险啦!我吃完药以后,胃疼缓解,也许药里有止痛安眠的成份,一会就睡着了。醒来时大吃一惊,原来竟躺倒在她柔软的怀中睡了约两小时,而她一动不动就这样让我躺着,她那么多同学看着成何体统呢?酲后我连声致歉,引来同学们笑声一片,而小甘同学一点也不恼,也和大家一块乐......
( ]/ S  n8 ?  \; V( @/ ]
! x" U% q  ]$ O. y& m    忽然,火车上的喇叭响起来:"吴焱金同志:武汉发生重大事件,请返回北京"!如此几番广播,估计是驻北京联络站站长龙梅生打来的,而武汉究竟发生什么事不得而知。我们三人当即决定下车再说,车到河南广水站,我们就下车了,回头一看,女生小甘也跟我们下车了。我们当时身上只有少许零钱,北京是回不去了,回武汉都成问题,难不成走回去?商量的结果,去求助站内调度,费了一番口舌,调度说马上有一辆运煤的火车经过,我打个招呼,把你们免费送到汉口江岸车站。就这样,四个人坐在了敞开的煤堆上,火车开动,我们从头到脚,里里外外全黑了,个个成了非洲人。小甘原本不应受这份罪的,多半是因为我的缘故,她才甘愿吃这份苦。她不仅一路上谈笑风生,很兴奋,而且给我们三人意外惊喜,她说有个姨妈住丹水池,可到她姨妈家暂避一时,打听清楚再作计较。我们于是在丹水池下了火车,四个黑人来到小甘姨妈家,我们一边洗澡换衣,姨妈一边做出了丰盛的酒席,酒足饭饱,衣服也晒干了,我们决计各自潜回自己的家,小甘与我们挥泪告别,并从胸前摘下<武汉医学院>的校徽送给我......; G$ H5 B7 m  p7 z

! w' A. b) ]! O    我为安全计,并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住到女朋友胡瑞玲家里,这才知道武汉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件。为免牵连女友家人,我7月22日连夜赶到造反派大本营华中工学院(时称新华工),第二天就听到中央表态的广播,人们欢呼雀跃,用各种方式忘情地庆祝。整车整车的解放军也上街游行,高呼拥护中央表态的口号,"打倒陈再道"."坚决支持三钢三新三司革联"的口号喊得震天价响......7 m4 ]% \* y3 x
" B' ?: @7 k; H  `1 `
    七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联合发表了给湖北.武汉军民的公开信,局势彻底明朗,我集中队伍开回司令部,继续革命。小甘同学数次来司令部找我,我竟不敢见她,唯恐女友不高兴,又不知该如何同小甘交往和解释。虽然和小甘同学只有不到一天短暂的萍水相逢,但当时小甘同学对我的好感傻子也看得出来,我可不能脚踏两只船,闹出绯闻,给人家对立面抓辩子。直到有一天,我和女友双双走出司令部,看见小甘同学含泪狠狠地瞥我一眼,飞快地跑了,直到今天没有她一丝信息......
, Z9 d. [0 Q6 R8 _0 l0 n) \! t# q- |3 ?+ U; c0 f
    这件事处理得非常糟,自私.怯懦.无义无德,毫无疑问伤害了一位情窦初开的大学生少女的心,何况她又是那么全心全意.奋不顾身帮助过我的女孩子,我完全可以和她坦诚友好地沟通,不能成为恋人也是很好的朋友,用不着畏缩和逃避......当然,后来证明这是她的幸运,不但躲过了一场劫难,也许有了相对美好的人生。
0 A/ ^. W& v  O2 R! s( y" i" [& ^2 H5 z3 b. n% @" s% X
    但无论怎么说,这事在我心头的内疚始终挥之不去,在钟逸先生为我写的口述史<四十三年望中犹记>中我也讲了这件事。今天在刚开通的<今题网个人空间>中写这篇博客,就是希望小甘同学能看到或听到。四十二年过去了,你现在一切还好吗?我只想就当年对你造成的伤害向你说一声抱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1-28 01:49 , Processed in 0.06687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