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15|回复: 0

周恩来在武汉接见湖南革命造反派代表的讲话(一九六七年十月九日)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1-1-28 12: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六七年十月九日,周恩来在武汉接见湖南革命造反派代表的讲话
, e9 }4 `9 S: i- S) D; T
7 Z; ^* v* M+ f5 Z% |& w时间:一九六七年十月九日夜十时五十五分至十日四时四十三分。
! ^) u- H1 t4 h/ N2 y地点:武汉军区礼堂二楼会议室。8 m) u: S8 h  _6 P; `4 M9 V* H
陪同总理接见的有吴法宪同志。
! j& k3 X, {! }- L- b2 L6 r( s被接见的湖南代表有:郑波、胡勇、谢若冰、康海新、邹定国、戴莉、雷志忠、尚春仁、吴逸银、李正魁等同志。  }  T0 r4 K) Y; w% L0 D
8 G1 L& m8 k' ]4 p' {- g
总理步入会场问大家好,大家问总理好,总理同大家一一握手后入座。郑波等同志交给总理一份目前湖南情况的材料,总理接过材料看到材料上写的湘南几个县乱杀人的情况时,
1 t0 Y! U/ q2 Z6 o问:杀了这么多人,准不准确?
+ L' B  j9 B! X6 i, w5 I答:准确,有这么多。
$ i5 U6 p) b0 \$ l1 B( U. [总理:保守派这么猖狂,你们造反派还不联合起来,我真替你们着急。别的地方,有的是保守派垮了,两派才会打起内战来。你们怎么搞的?湖南还乱的不够呀!今天我在大会上讲的话你们听了没有(指在武汉欢迎谢胡同志的群众大会上的讲话。)(众答:没有)明天报上会登的,是对武汉讲的,对你们也有用处。/ m, ?+ s+ e7 o  g% c
有人说:我们八号就来了,等了你一晚上。
, H( c8 X. e" U7 J总理:我到武汉是来陪外宾的,顺便接见你们,怎么能说没有先接见你们呢!总不能喧宾夺主嘛!湖南是另一种形势,当然总的还是好的。% \! I. K: W0 X0 J
毛主席到长沙作的最新指示,没有经过核对,你们就宣布了。
2 n' w& I3 e/ I+ J有人答:看到武汉宣布了,我们才宣布的。1 H" q& m$ J; M
总理:你们逼着我们也写了一个毛主席的最新指示,要发到全国。2 N1 _6 b6 K* j9 h
我想知道一下你们的情况。8 _+ M6 i9 V1 o8 B1 _
有人说:从北京回去后,内战还是打,主席最新指示,“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发表后,下边有三百多个单位联合起来了,形成了一个高潮,但是有二十个观点一致派的组织发表了个九·三○声明。声明发表后,报喜的单位少了。矛盾原来也有些,声明发表后,矛盾更深了。由于九·三○声明,使大联合有所动摇,有点冷了。有的组织解散总部并在长沙晚报上登了,后来又没有解散,影响也不好,还有些组织又搞了个大联合,是不合符毛泽东思想的。北京谈判回去之后头头老开会,没下去,要求总理批评,有些人不够当造反派头头。7 ^/ c% x7 I% u- v6 |% P0 B
总理:我的工作还是要做,就是希望你们有点自我批评。/ o7 K* M2 t# p, v/ P6 r
有人提:从北京回去后,我们对中央指示贯彻是不力的,对有些问题老是抱着怀疑态度。' f% u+ c6 b, _; R- m
总理:什么怀疑,你们就是互相不信任,互相不服气,就想以我为核心,这是派性。湘南杀这么多人,是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保守派还这么猖狂,常德还没有完全解决吧?湘潭还解决得比较好。高司都回来了,你们还放心?你们还打内战,我真不理解你们是怎么想的!蔡爱卿,中央决定你们回去就要逮捕的,你们回去二十天还是一个月才逮捕的,还让他活动。三四一事件(八月十日)蔡在工院是确实的,为什么要保他,清清楚楚是坏人。为什么不把蔡抓起来?象这样的黑手,在别的地方早就自己把他抓起来了,你们那里为什么不愿意和他一刀两断呢?9 A  o. ?' m8 X  U( f+ B3 P
我们把安徽的问题给你们看了吧?(众答:看了)多光明磊落!多么痛快!江青同志一点,他们就打电话回去,双方都有黑手,都把坏人抓起来了,两派并肩游行。北京处理了“五·一六”的问题。凡是乱,里面总是有黑手的。武汉也是这样的,就是长沙,为什么?我们痛痛快快的谈一下,问题不是我一个人处理的,中央还有戚本禹同志,每次都是和我在一块嘛!我相信象你们这样,是不会走上无产阶级革命轨道的,“五·一六”极“左”思潮影响到长沙很深,你们这样是搞不好文化大革命的,你们要上当的。有坏人在挑拨你们,为什么愿意受人家挑拨蒙蔽你们呢?长沙保守派还这样活跃,你们还不联合,我只能说你们不自觉,只能这样说。江青同志九·五讲话录音你们听了吧?(众答:听了)里面讲得很清楚。第一条就是说的这些问题。就是有人要挑拨毛主席的司令部,把毛主席司令部的人一个个都说倒了,企图孤立毛主席和林副主席。你们爱护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司令部,说话后就不兑现了?你们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是没有兑现的。你们是毛主席故乡的造反派,就这个样子,外宾都不能去。我若不是工作不能脱身,如果我有时间,我要把谢胡同志带到韶山冲去参观,我不相信群众不欢迎我们。坏头头你们自己抓。你们看了淮南煤矿报道吗?(不作声)哎呀!你们报纸都不看,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就是搞派性。你们要知道,乱而后治,越乱的凶,解决问题越彻底,主席的道理就是这个。我今天在群众大会上讲了淮南煤矿有几万工人,武装部和军区发枪给一派,把另一个造反派赶出去了两万多人,赶得到处都是。这个煤矿是长江流域最大的,供应很多地方用煤,每天产四万多吨。武斗后生产停顿,日产不到一千吨,不仅打枪,还打炮,这样严重的情况!本来都是造反派,就是被坏人蒙蔽了。江青九·五讲话后,把两个坏人揪出来了,欢迎造反派回来,互相作了自我批评,日产量又很快上升到二万五千吨。在这么一个情况下,主席叫刚果(布)的总理去参观,还是一个民族主义国家的,我都没有想到。你们打内战,相形之间,你们要向他们学习。南越的代表团十一号到你们那儿,你们要组成联合接待组,把他们带到韶山冲去。你们打内战,他们打外战,你们要向他们学习。他们代表团团长身负七次伤,现在还有一颗子弹留在体内,我叫他去医院检查一下,他说不去,要等到越南抗美战争胜利之后再去。; j5 J, G7 r% }; t# N3 U: o0 I+ G5 G
我们请谢胡同志来武汉,看看乱后的情况,我跟主席一讲,主席说叫他们去,先分两路出发,再到武汉会合。因为谢胡同志要到武汉来,我得陪同,我向主席请了两天假,来陪外宾。同时再利用时间请你们来谈谈,你们还质问我为什么不先接见你们,你看看,你们本位主义够多严重,你们这么骄气!要说骄,武汉应该比你们更骄,因为那里的百万雄师都没有了嘛!有人要我狠狠批评你们,今天试试看批不批得动!有的人能接受,恐怕有的人就可能不以为然。主席要我们告诉小将,现在正是你们犯错误的时候,要提醒你们。并且说要把我们过去犯错误的经验教训告诉你们。江青同志的眼睛非常锐利,上次在北京参加那个会,你们当时对邮电局那个人(答:刘秀英),就不太好嘛!江青同志特别感到湖南造反派同志的情绪不对头。一年的文化大革命了,应该恨的人不恨,应该爱的人不爱,这是敌我问题。吴自立是彭的爪牙,蔡爱卿与吴自立又打得火热。蔡爱卿骗了青年近卫军,将他们经过上海绕弯子送到北京,在北京萧华还接见了。蔡爱卿与吴自立攻守同盟,要夺军权。长沙造反派心理状态没有完全解决。当前提武装夺取政权,枪杆子解决问题,这是极“左”思潮。军内当然也有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但揪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就代表了一切。专揪军内一小撮,在北京就跟你们说了这是错误的。军队是毛主席亲手缔造的,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有几十年的光荣传统,他们学习主席著作最好,是觉悟高、有组织、有纪律的人民子弟兵。我们不能设想没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能搞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龙书金拿掉,你们来当司令员行吗?培养接班人现在还不能马上接班嘛!要锻炼十几年嘛!江青同志讲了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就是讲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对无产阶级司令部、对革命委员会的态度。解放军在支左中,有人犯了错误,我们把一些犯了错误的同志调到北京学习。主席还叫陈再道到学习班去学习。主席总是比我们站得高看得远。陈再道这样的人还调到学习班去学习,这对你们是不可思议的,陈再道虽然搞了“七·二○”事件,但当时中央让他到北京去,他还是去了嘛!作了一个初步检讨。陈再道到北京后,武汉军区党委写了一个检讨(总理念主席对武汉军区检讨批语)。主席在批语中说:“包括你们和革命群众所一致要求要打倒的陈再道同志在内……。”称同志,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想想,要是别人说的,你们一定要骂了。有三个条件(即毛主席批语里讲的),按这样做了也就可以站出来。- f& a( ~9 X- j. a- D2 S$ E
“要警惕坏人捣乱。”这句话对你们也起作用。蔡爱卿就是一个坏人。现在长沙的秩序你们造反派感到怎么样?……。还没有湘潭秩序好。过去我没有管湖南,以后主席批叫我管的。这次到武汉来我完全可以不接见你们湖南代表,明天还有事,但是我觉得既然要管,就有责任,我觉得我还是要跟大家谈谈。蔡爱卿你们为什么就是恨不起来,没有敌我界限,你们都是革命左派,怎么能这样呢?红旗军总的组织中央还要考虑,红旗军的上层不能恢复,还要调查,下层可以恢复。总理介绍一份材料。
5 y# B1 F& `( l% K( f( d2 M& @(一)蔡爱卿是湖南岳阳县人,一九二九年四月当过国民党兵(伪军),一九三○年七月在彭德怀三军当通讯员,所以跟吴自立认识。吴自立编了一个剧本《怒潮》,吹捧彭德怀。西安事变后一九三六年,蔡爱卿在一一五师当指导员,后受撤职处分,又转到薄一波(新军)做事。在国民党当过兵痞,那个习气可是不容易改的。绝对不能把当过国民党的兵,受影响深的人,当我们的人看待(总理说了他有一个亲戚当过国民党兵的情况,通过此事说明,当过国民党兵的人不管怎样,那种习气是不容易改的)。蔡爱卿的历史短短几句,就可以说明这个人。
2 O! c# t9 J& ]吴法宪:蔡爱卿一九五六年到北京一点事也没做。) {! ?- [1 A9 v/ ~$ P
总理:蔡爱卿在宣布的六十一个叛党集团做过事。他做副职总是不满意。
3 A2 h0 S0 }6 O: }(二)他跟国民党的少将大特务、骗人的医生周潜川勾结在一起,这是个大骗子,把我们好些部长都给骗了。周潜川在我们党内是一个大案件。毛主席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说我们的干部总是有极少数是变了的,干活不多专保命,一天这个药那个药,蔡爱卿就是周潜川活动的一个。蔡爱卿介绍他给领导干部看病,领他参观尖端工厂。周潜川说天下好人不多,只有蔡爱卿还不错。蔡还准备把女儿嫁给周潜川的儿子。& r' ?6 G# |& r* @
蔡爱卿泄露党的机密,说太原有一个工厂如何如何。诬蔑毛主席,他把毛主席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派说成是毛派,称自己是彭派,这样一个人多恶毒……。) D1 w7 @. M+ p1 G
一九六四年,周潜川的儿子周朝富到蔡爱卿家里来住,有人不让住,蔡的老婆就恶毒的说,现在的社会,都搞得我六亲不认了。
5 ]# @9 e  W8 x3 {6 I# ?& Z# [+ X0 R(三)他勾结吴自立,并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吴自立翻案……。一九六三年,中央主持批判了吴自立,蔡到湖南与他勾结,蔡爱卿说吴自立是个好老头子,他就是直,说坏了话。吴自立写了一个平江革命史,就是为彭德怀翻案。
- r3 d& f3 c/ m: E* P% ?(四)蔡爱卿说,喊万岁!我们活一百岁就差不多了,中国人那有活那么多岁的;说毛主席著作不都是毛主席写的,别人写了他签个字就成他的了;还说中央首长也有矛盾,但有意见不敢提。蔡爱卿说美帝不是纸老虎,有很大力量,(总理生气地说)毛主席提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是要我们战略上藐视,在战术上重视嘛!他(指蔡)还说,毛主席放个屁都是香的……。真是恶毒已极。他(指蔡)还说,一九六二年苏联二十二大,批判斯大林犯错误杀了那么多人,毛主席也是那样,别人有意见不敢提。我们说,毛主席说的话是千斤重,万斤重。林副主席说过,对毛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解放军被抢了枪,不动手,不动气,不打人,不开枪,听毛主席的话,那有那么好的解放军。公布罗瑞卿的罪行时,蔡爱卿说,我过去对罗是很崇拜的。可见他是个什么人,不叫人家崇拜毛主席,他崇拜罗瑞卿……。9 \, ]  k( ?8 h
许世友同志对党中央、毛主席是非常感激的,就是因为这个口号(揪军内一小撮)提错了,到处抓一小撮,广州抓黄永胜、南京抓许世友……湖南抓龙书金,我们说一旦有事,我们还要这些人带兵上战场的,龙书金同志还是要当司令员的。龙书金同志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打仗是很勇敢的。蔡爱卿这种人才是真正要打倒的。军区内现在搞得很乱,原来我们只叫司、政、后机关搞四大,但是有些基层单位也搞了,战士也有些走了,湖南军区现在完全瘫痪了,这是不合符毛泽东思想的。政干校就很好。校内搞四大,校外搞支左,听中央的话,讲政策。工程兵学院就不对头了,你们不要因为他们有些人极“左”,你们就支持他,不让他们外出串连,他就是出去。工程兵学院不听毛主席、林副主席、党中央的话怎么行!要他们不要那样介入,他们就是没执行。
' C4 Q: X3 [% Z- g, }% X5 ^(五)蔡爱卿家从不挂毛主席像,并说:“我家又不是俱乐部……。”
: i  o: U, C; r2 v在文化大革命中,打着革命旗号干反革命活动,蔡爱卿老婆参加红旗军宣传部,蔡爱卿又是红旗军的顾问,蔡爱卿打着老革命的招牌发表了两个声明,你们都看到了?8 l1 Q+ m8 Q- F3 N" W9 m
众答:看到了。' P; g7 _7 D+ L) l; J" q! b" R
总理放下材料后接着说:毛主席最近有段话,是在学习时候说的。主席说:“对干部不能不教而诛,……要教育。”对小将更要教育,要提醒你们,有错误还是要批评你们。主席说官做大了,工资高了,房子好了,有汽车出入了,架子也就大了。彭德怀就是这样。尽管是官做大了,工资高了,房子好了,有汽车出入了。前面四条即使有一点也不要紧,但要经常跟群众接触,谦虚埋头苦干。接近群众不摆架子,关键在于对群众的态度遇事和群众商量,不摆架子,接近群众。就是车间主任,官不大,但架子大了,骂人,这也是不允许的。蔡爱卿就想当官。挑动武斗,大造舆论,要蔡爱卿,不要黎源。自己要在工联住,工联不同意,就说工联“修了”、“右了”,这是挑动!
/ y' }0 s1 R  l8 e  z8 \; q; y总理问:听说你们在十四日开大会。约请全国各省来人参加?. }4 n) p5 W. n$ q7 A/ p1 b
有人说:口头和钢工总说了一下。$ p: E& |; i5 X; R% k$ B
总理:这样不好。西安交通大学第一个写大字报的李世英同志,反动路线迫害得他要自杀,后主席批给我给他平反,去年、今年我都见过他。西电、西军工大跟他对立,当时他本人比较稳,双方到北京,我劝他们联合起来。到北京后,我支持了他,他就骄傲了,回去不但不联合,反而要自己夺权,单独树立了旗子,搞了一个司令部,设在人民宾馆,搞了两千人,找两个工人做司令,他当政委,他忙这两千人都忙不过来了,那还能联系群众,造反派一样可以做官呢!你们要警惕,脱离群众是最危险的。中央文革认为,不管是那个组织的负责人,都不要脱离群众才有力量。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小将们一样有脱离群众的危险。
% Q% X* q3 I# {! y6 o蔡爱卿我们是做过调查的,你们还要调查,这是敌我问题。你们之间,你们和军区之间是内部问题。不把敌我问题、我友问题划清界限,是很不利于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主席讲过,只要是革命的群众组织,在革命的原则下就要联合起来。
7 z- U1 N) l% |众问:现在保守派说,主席讲的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应该联合,是指的造反派与保守派,这样说法对不对,高司能不能存在?
8 C7 ^& i7 F$ B( k; Q; l总理:如果保字号头头承认了错误,采取了自我批评,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在大批判中考验。改正错误,交枪比你们更快,群众还是好的嘛!你们不要报复,他们不会一辈子保皇,组织当然可以转化为革命组织,就要看他大方向转过来了没有。组织是可以转化的,保守组织转过来了可以联合,革命组织也可以转化而犯错误。. q  E8 {9 R/ z9 @& A  D1 i4 }
高司这个组织能不能存在,不能这么说,不能用强制命令的方式取消,要看你们工作做得怎么样,如果你们采取正确的方针,你扩大了,他就小了。采取压的办法是压不垮的。决不要自封为核心,凡是以我为核心的结果都不能成为核心,都失败。有人提出要以左派为核心,这话听起来很对,但言下之意,就是自己是左派,别人是“保守派”、“中间派”,都右了、修了。青年的战友们要向毛主席学习,全世界人民这样拥护毛主席,可是毛主席向来没有提以他为核心,总是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核心是在斗争中自然形成和发展的。毛主席说:“自封为核心是最蠢的事,李立三、王明、博古就是以我为核心,都失败了。”还有一种思想,就是好象大方向对了、矛头对准了走资派和反动路线,其他什么不在乎了,就不会犯错误了,这是不对的。小将们应该注意,尽管你大方向对了是不保险的,如果你政策错了,还是要犯错误的,要失败的,要影响大方向的。用我犯错误的经历来说,四十年前,“八·一”南昌起义大方向是对的,现在我们仍以“八·一”作为解放军诞生日,但是南昌起义的部队失败了。方向虽然对,政策没有对,集中有两个问题:一是城市观点,一个是外援观点。大方向对了,不能保证一切政策都对。你们现在的时代不同了,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闹革命,有毛主席的正确领导,有错误我们可以告诉你们,但是告诉你们,你们一定要听。现在的极“左”思潮方向是不对的,把矛头对准毛主席司令部,挑拨中央文革的关系,我们中央常委与文革就是在一起办公的,有事请示毛主席和林副主席,有人要用显微镜找中央的空子。还有的把矛头对准解放军,这都是动摇无产阶级司令部。这种极“左”思潮,长沙是有他一定市场的,你们应该引起警惕,你们自己起来批判他,自己起来纠正错误,是可以纠正的。我们中央工作的同志有责任提醒你们,你们懂得了,改了就行了。年青人在大风大浪中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是允许的,一个人不只有成功的经验,也要有反面的经验,正反经验都有才全面。毛主席经常总结正面的反面的经验,把运动推向前。乱子出来我们不怕,坏事可以变成好事,不要怕自己队伍里有坏人,各个组织都有自己的特性。主席讲:“出乱子有三种因素:①走资派的影响;②坏人、未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捣乱;③自己本身受社会思潮的影响,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派性的影响。”找出自己受那方面影响,总结经验,就可把运动推向前进。在自己组织发现有坏人也不要灰溜溜的。中央都出了坏人,刘少奇还曾培养作接班人,这点不能说中央都没有责任。陶铸是在十一中全会提上来的嘛!担任了三种职务,结果还是暴露了。主席说决不能庇护坏人。中央还出了坏人,难道你们比党中央还高明,更何况你们这些群众组织呢?
5 a. `, L$ ?% O$ B% R0 U% |每个革命组织不可能没有坏人钻空子,走资派煽动你们,在旁边利用你们。有四句话:要做到老,学到老,改到老,跟到老。做到老,不通过实践不知道你做对了没有,不做事就没有实践。学到老,要学一辈子毛泽东思想。要改到老,有错误就要改。要跟到老,要紧跟毛主席、林副主席、党中央。你们自己要把自己组织中的坏人揭发出来,我们在北京就是这么办的。由群众自己抓坏头头(总理举了北京“五·一六”农业口秦化龙的问题和吴传启的问题)吴是从国民党混到共产党里来的,还参加过竞选,跟武汉一些人有联系,他的手伸得很长,财贸、外交、农村、统战部,刘影、刘大轮、民族的洪涛,通通给揭发出来的。陈伯达同志早就发现吴传启不是个好人。他们对形势的估计是最悲观的。他们利用宣传的错误到处散布“揪军内一小撮”“武装夺取政权”和“战争解决问题”,这完全是反动的嘛!武装夺谁的权?夺毛主席的权?战争解决问题,打谁?当然这次我们批判极“左”思潮,也不准老保翻天,这是两条路线斗争的问题。“五·一六”极“左”思潮是完全错误的,批判极“左”思潮能说高司就对了吗?张平化就对了吗?不是,还是错的。“二·四”批示是文革起草的,但没叫捉那么多人嘛!不能说你们批判极“左”,你们就“右”了,而是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批“左”的。(总理秘书宣读中央整理的毛主席视察华北、中南和华东地区的重要指示。). l" y0 X7 y, v1 }; v
总理:今天我的讲话讲了四个问题:
# l+ D' d( L; m/ x" ^$ ^(1)不怕乱,要从乱中发现坏人;8 ~- m& I, D; l* n# }! B
(2)大联合,克服派性;! H- O8 ~/ i8 _9 k4 F' j! f3 G
(3)抓革命,促生产;
& d) F! \0 C. w  Y(4)教育干部(包括红卫兵要学习)。
( l7 u+ W1 j( m# q$ ~要办各级学习班,湖南也要准备办学习班左、中、右都要有,才有辩论,学习以自学为主,学一个月左右,再回来。有些人犯错误多数是认识问题,但是极个别人是立场问题。军区那么乱,要抽些人去学习,包括五好战士、造反派,军分区也可以抽人去。参加学习不仅可以有军队干部还要有造反派的头头。当然不是所有的都去,那抽不出来。蔡爱卿的问题你们可以各揭各自的问题,工联上过当揭工联的,湘江风雷上过当揭湘江风雷的,不要攻击对方。革命的组织要多看自己的缺点,要多看别人的长处,我们是满腔热情来跟你们说话,不能看到你们有错误不说。你们有一些组织发表的九·三○声明是不对的,是错误的,是极“左”思潮,不能以我为核心,不能以为自己革命,不能自封为坚定的左派,别人都说成“修”了、“右”了。我的话,二·一二日社论都说了,武汉的问题也和你们说了嘛!还是小团体主义,是派性,那是联合不起来的。四十七军是毛主席所信任的,你们把矛头对准四十七军,你们要犯大错误的。我所指你们,是指有极“左”情绪的人,只要我们把意见告诉广大群众,广大群众是不会听你们的。我说的这些话是及其负责的,回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话是不算数的?你们是青年人更要说话算数的,不能当两面派。无产阶级革命派是听毛主席话的,切忌不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刘少奇是两面派、陶铸更是两面派。分裂是不利于长沙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
1 k5 _7 @! f$ S, }+ I主席要我们六、七、八月份解决几个省的问题(当时说了几个省名),他们的问题都要解决的较好。你们湖南现在看还没完全解决。我们不希望有反复,如果你们硬要这么搞,就会出现反复,十一号开这么一个会,这就是单方面的嘛!你们这样搞要走向反面,你们开这样的会闹分裂,越南代表团还怎么去呢?你们不应再打内战了。
" [# v& G) b5 n& W我接见了钢工总、钢二司,我跟他们谈了要把界限逐步打开,新华工还站得稳。打死了人要开追悼会,我同他讲这不好,有些不是走资派打死的,是内部打死的,大开追悼会就会造成彼此对立情绪,他们听话不开。主席的家,两个弟弟,妻子、外房妹妹、儿子都牺牲了,但一九五九年主席回到韶山又是怎样对待他的亲人呢?写了两句诗:“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林副主席说文化大革命的成绩是最大最大最大的,损失是最小最小最小的。抗美援朝是多大代价,这次牺牲这么几个人还是值得的嘛!北京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正面是主席提的字,后面是我写上的,纪念碑把在一百零九年的革命战争中牺牲的烈士都列在一起,那才是永垂不朽的。% a/ j' }' v& G7 N. v) H3 J  y
有人提:大联合委员会我们不知道。
1 j5 C# O% T+ u6 P8 b总理:这么大事你们负责人都不知道?!那太不民主了,哪一个人就能通过啦?(总理拿中央对武汉问题批示)这个批示是主席亲自写的,还交给我们大家讨论,最高指示嘛!你看多么民主呀!
' F- M3 a* u/ R$ g1 x, I* F这时有人提什么官办、民办、走上层路线问题。
. X6 K) g- f: i% ~- o; g总理:跟革筹小组接触怎么能叫走上层路线?那今天我请你们来谈问题就更是上层路线了?!怎么能够把革筹小组和你们叫官、民呢!怎么能这样对待毛主席司令部呢!都是战友嘛!
/ |5 B. g, r' S. j有人提到敌人在挑拨离间,蔡爱卿不只一个,现在还有蔡爱卿式的人物在活动。
7 ^/ V9 @' e3 Z$ h6 C; G4 [/ b总理:湖南的阶级敌人还不少,旧军官、地、富、反、坏、右还在,我说蔡爱卿是拿他作个代表,不是说只这一只黑手。9 k/ C7 h$ h: @
有人说:都是在这说联合,回去就不联合,交了枪就抢车,抢了车我们都不能生产。各负责人回去都应好好传达,不然回去还是各搞一套。也有人提:在联合上长沙有长沙的特点,应该按长沙的特点搞。1 y% T# l; v9 E' P/ s$ l3 M+ \5 x
总理:长沙道路、北京道路,只有一条道路就是毛泽东思想道路。符合毛泽东思想能促进大联合才是对的。
! O7 v0 {4 N' P有人提出撤消总部的问题。
* O+ _* g6 [/ w4 I$ P7 a8 J0 y总理:组织第一步还保存,这还是对的,一步一步,那一派想把那一派搞掉,这是不行的,也要教育下边的战士。
* x( w+ m1 z' u' e* [0 ^3 ?要“斗私,批修。”你们这样怎么行?刘邓就是不向主席汇报,主席很不满意,说刘、邓搞独立王国,主席还是让他觉悟。没有民主,这很危险,刘少奇是这样搞的,但是主席一直等待他很久,直到十一中全会主席才说:“我对他完全失掉了信心。”你们这样不联合行吗?一派把另外一派抛开,年青人就学这样搞派性,还行呀!林副主席说了要有三性:革命性、科学性、组织纪律性。年青就不培养这三性,特别你们要管事,不要出更多乱子嘛?这是无政府主义!在年青的时候就用派性代替党性这是很危险的。
1 T4 _8 R) {3 X" }你们结合干部还是要和四十七军、革筹小组商量,因为他们是中央相信的。特别是转业的人,军队可以知道,不经调查你们可要上当的。四十七军、革筹小组讲的话你们要尊重嘛!不管你们组织是几十万、几百万,坦率地说你们不能当湖南最高领导,不然那些干部怎么办?起来一个就把老干部甩掉,这样能行吗?!你们现在就这样接班那还行呀!如果那样就是对无产阶级专政不负责任,不行!还没有到时候,没有丰富的斗争经验,还要学习、锻炼。今天和你们谈就是你们快到边缘了。今天说明,湖南的领导无论如何是四十七军,你们只能参加领导,不然我们就是不负责任。我很坦率地把这个问题告诉你们,你们已经到边缘了,如果我们随便那样封官许愿,我们是要犯错误的。
2 ]$ _4 Q( M: X4 @! b这时有的同志自我批评。
9 ~$ m2 t4 ?8 u7 L7 P  y! _% i总理:这就对嘛!多作自我批评,毛主席对黎源同志很称赞,对一些问题很耐心,黎源同志处理问题很有思想的。当兵打仗的容易急,龙书金打仗很勇敢,但就是处理问题急,不调查清楚就处理。他们很慎谨,主席很欣赏这个。湖南问题可能还没有暴露够,但对你们造反派不能不打招呼,你们非但没自己发现、找出坏人,而且还在那里闹矛盾。大家都检查自己,大联合的基础就有了,就是主席“斗私,批修”的方针。5 B( p  D! [: E! e. P
有人提:北京谈判回长沙后,对四十七军、革筹小组支持不够,对四十七军、革筹小组要求高,对自己原谅。现在四十七军、革筹小组连汽车都被抢了。: Y& L4 ~$ W" t
总理:上次在北京就给你们说了,汽车都退回去,怎么还这样?要清查清楚。9 Z0 S9 F6 j5 Y6 j9 _7 ?1 M
有人提:收枪四十七军没有坚决措施,现在还有人抢枪。
+ y+ V$ P" Y/ G2 t, L0 n" x5 l  W总理:再有抢枪的按九·五命令办,抓一两个坏头头,你们同意不同意?
$ H" J# E6 _3 o* C众答:同意。
1 C0 x. P0 I- m! z0 ]8 f3 P有人提到三四一部队问题。& W3 {1 E& h* a. l& h: b  q+ Y
总理:三四一部队(工程兵学院)问题是军队内部的问题,由军队内部解决。对三四一下个命令,回去搞斗批改、整顿。你们支持不支持?(众答:支持)再有抢枪有坏人指使,抓坏人,你们同意不同意?(众答:同意)武装左派是主席思想,但不要急,先做试点训练不发枪。那个单位大联合好了,训练好了,才发枪。武装是积极的,收枪是消极的。武装造反派这个是方向,不能从眼前考虑,从前途设想,这是个备战,一旦有事全民皆兵。原来民兵体制全部打乱了,要把左派武装起来,但步骤放慢一步两条腿走路,主席同意了。你们回去后,要落实几个问题。
+ g$ ]/ j" g7 ~: D( K. ~: a(1)三四一部队问题,军内解决大家同意了。
2 h" S7 x) W* V(众答:同意)+ O9 @1 O. ?' y! L
(2)不准抢枪,带头的抓一两个。6 L0 _$ y8 [2 o1 \, `# |
(众答:同意)8 Z3 Z! U' e& P1 D( e
(3)地方上的枪通通收起来,交四十七军,推动大联合。
! {  Z6 Q2 K7 I$ ]8 }% V(众:同意)$ \" G: j8 A' ?
(4)正确对待保守组织。- e: T0 z; P7 V  X* y! ^! T
(5)一四号纪念会,我们不能阻止,但不能外地来造声势,我们不赞成,按主席的话来说叫帮倒忙,一定会犯错误的。今后各地造反派都起来了,能够自己解放自己。有了错误就改,我们还是要支持你们的嘛!
& `7 J2 Z2 W9 x% X十一号欢迎外宾你们在四十七军、革筹小组领导下联合筹备这个工作,好不好?(众:好!)内战无论如何不能提倡了,坏人挑动,你们自己要能把他搞出来。
" D' d2 e3 s2 A! M7 G6 ]黑龙江有反复,炮轰派方向是不对的,革委会做了一些错事要改正,但还要支持革委会。希望你们听毛主席的话,回去搞好大联合。$ i9 h) @/ h  e, \/ [. e
郑波:要说的话,总理都说过了,就是要回去执行,能不能执行。对造反派是一个考验。
! u* D) {) `1 _) M# N吴法宪:毛主席、党中央、总理、中央文革的话要坚决执行,总理今天讲的都是主席的思想,你们很好领会总理讲话精神。6 ~% ~: ~  `/ M
总理:主席、林副主席、中央文革,我们都是一起工作,在这想挑一个缝子都是不可能的。你们现在年纪轻,不能不出点毛病,出点毛病要认识改正。人生不遇到点艰险怎么能得到锻炼呢?
7 b2 V& A. Y3 E; m总理让大家看墙上挂着毛主席诗词,并给解释说:“暮色苍茫看劲松,”革命造反派要看到光明的前途坚定不移。“乱云飞渡仍从容。”前进道路还有许多困难,革命造反派应毫不畏惧。“天生一个仙人洞,”写景陪衬。“无限风光在险峰。”要大胆谨慎最后总会胜利的。
( b0 w# h/ o, |* b- s' U总理和大家一一握手,大家热烈欢送总理。
7 ~; |% x) v# y  [9 m' @) |8 Z(记录稿,未经总理审阅,不准外传、不准翻印)
/ V& i1 [, ]1 F  } & c! j$ o# f6 b! l; O) ~+ B
陆军第四十七军支左办公室整理
/ K+ Z: s! `, l$ v  H一九六七年十月十一日" x+ ?# g% G1 x- L" S7 F6 B, N
(来源:衡阳党政机关《革命到底》兵团办公室、衡阳工总职教《黎明》大队编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中央关于湖南问题的指示资料汇编》)8 D4 |8 b& z3 Q# S
% K: ^, v# Q5 g) O
转自  文化大革命文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6 02:09 , Processed in 0.15100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