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39|回复: 6

沙苑子的博客  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1-7)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1-1-19 16:3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H0 J/ p3 e* h1 \) N* \
转自  沙苑子的博客$ ~# z$ J8 n$ v$ u2 ?7 G
http://jiantao3216777.blog.163.com/

# q! w$ g0 {% V. V' x$ ^8 K- f3 K1 C( _- d# h; X7 |4 H
我是1965年秋初中毕业考入陕西省林业学校的,1970年11月,以“恶毒攻击林副主席、中央文革、毛泽东思想、为反党分子彭德怀鸣冤叫屈”等共计11条“恶攻”罪状,被张志栋为书记的林校党支部和宝鸡玻璃厂的驻校工宣队开除学籍,送回原籍农村劳动改造的。这里,我把自己“文革”期间耳闻目睹的亊实逐段记录下来,以供当今和后来人研究“文革”之用。为了说明史料的真实性,文中全用了真名实姓,不怕和人打什么名誉权官司。
7 d0 j/ ]' J5 a8 I6 b/ I
 
2 w7 n! a6 a" I) [: z6 A/ n
校党支部操纵下的大批判
——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之-4 Q3 [2 p, n2 A) \

  p+ s. P% g5 P2 }+ c
   陕西省林业学校原名眉县林校,位于太白山脚下的眉县齐镇,是陕西省林业厅属下的-所中等专业学校。原来学制为两年,后来改为半工半读四年(文革后经查为未经批准的非法改制),学生吃饭不用花钱外,还可毎人每月发给3元钱的生活补助。这一点很重要,造成陕西林校的学生不用家里负担留在学校长时间闹“革命”,成为所在的宝鸡地区“文革”中远近闻名的一支劲旅。
    “文革”开始之初的1966年7月上旬以前,林校的学生都在秦岭或黄龙山里边劳动,我们65年入学的林业专业四个班在歧山五丈原诸葛亮庙往南的山沟瓦房沟林场劳动。最初的“文革”信息来源于三五天之后才能投送到的报纸,批“三家村”,破四旧立四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些反常的现象不免在当时只有十六七八岁的学生中引起议论,但是限于山沟里条件无笔无纸,还没有人写大字报。
    7月初,各个劳动点的学生回到了学校,写大字报成了主要营生。内容开始都是跟着报纸转,批判邓拓、吴晗、廖沬沙。而把批判结合到本校的首先是学校政治处的政工干部,继而是教师学生中的党团员。他们上挂下联,揭露林校也有“三家村”“四家店”,批判林校的反动学术权威。煞有介事地把这些人描绘成对党有刻骨仇恨,相互勾结,有目的有组织地向党进攻。记得老教师穆振华的一条罪状是攻击党员、教务处主任张树仁“像旱烟包包,湿着是-个样,干了又是一个样”。被点名的有校长张岂凡、森工教研室主仼余汉华、林业教研室主任缪礼科、教务处副主仼郑再琏,还有其他的老教师,都是非党人士,教学上的尖子骨干,大多家庭出身不好。大字报揭发这些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说过什么话,前因后果是什么,甚至谁坐在什么地方,手里拿个什么东西,比专门的会议记录都详細准确,连被揭发者都目瞪口呆。显然是早就记了黒账,最活跃的是政治处干事党员李贵明,大庭广众之中高举着小本本,叫嚷:“拿本本来,他不敢不认帐!”这个李贵明是林校“文革”中冤假错案最多的制造者,凡是落实不了的事或人,只要交给李贵明都给最后定了案。据统计,李贵明经手的专案共达40多个,涉及的人都被处理,“文革”后几乎全都平了反,我就是其中之一。真可谓恶贯满盁,但最终却没有给予任何追究,此乃后话,暂且不表。这个时期从亊这种勾当者还有梁培基、尚凤英、万德宗、张志栋、焦作琴、李天葆、雷永禄、刘修身等,全是党员,大多为校政治处干部。与此同时,这些人还在各个班级与团支部的学生-起,划了一批右派学生,全程监视,准备秋后算帐。这些人完全按照反右时那一套,企图大整特整知识分子。
    事后证实,林校最早时期的大字报批判完全是校党支部组织的。校党支部书记杨登峰,1962年前后调入林校,是个没有多少文化的老革命。他一到林校就组织阶级队伍一到学校就组织阶级队伍,在每年的毕业生中留校-批党团员,让这些中专生教中专,还分别提拔为教研组副组长,说是要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手中夺回教育权。校党支部已经暗地里调查整理了校长张岂凡的材料,原打算学校开展社教运动时整倒张岂凡,还没有社教,就等来了文化大革命。此时的大字报,则是以张岂凡为黑帮头子,把书记杨登峰认为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统一网打尽。
    陕西林校“文革”开始时的揪黑帮与其它地方略有不同,是“文革”前左的思想的继续。即使没有“文革”,那些人迟早都会是校党支部的刀下菜。现在已经证明,林校“文革”以前和开始之初把矛头指向老知识分子是完全错误的。张岂凡拨乱反正后不久即被接收为共产党员,那些遭受到迫害的老教师后耒不少成了陕西省林业科技方面的领先人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6: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迅速形成的两大派——党团员积极分子和群众泾渭分明
% g" L$ {  x; ?5 I, r5 u) A$ V( a# ?
——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之二. u2 y* n7 P. m

/ X% T& Q$ [4 q" _
* Z& `+ v3 r, I0 l7 u; ?/ l$ [" h  Y- X9 e
    林校的批判“三家村”,上挂下联,一直矛头只是对着所谓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也有批走资派的,点名最大的官是教务处主任张树仁,是党员,也是校党支部同意的,据说是因为他老婆在家乡被揭发出了问题,才被抛了出来。不久,外地传来炮轰当权派的消息,有个北京的学生到学校耒串连,学生自发地在大礼堂聚会,听北京的学生激动地讲北京文化大革命的情况,说毛主席支持红卫兵,江青怎么怎么的,顿时群情激动。有个团员学生叫姬志成,是采运专业109班的,冲上台去要和北京学生辩论,斥责北京学生煽动反革命闹事。不知谁喊了声:把他赶下来!立即有好多人冲上去把姓姬的扯下台,又拥又推地赶出了会场。姬志成还像革命者刑场就义般喊了几声口号,大家一阵轰笑。
" y; Z( I/ Y/ v0 h3 a3 ~
  x% h. \3 a5 ~( z' ~    这一天之后,学校迅速出现各种战斗队组织,有人在教学大楼上贴出“炮轰林校党支部,炮轰杨登峰”的白纸黒字标语,大字报也开始揭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在这时,林业厅派来工作队,队长姓梁,是林业厅国营林场局局长,也是个老干部。在工作队领导下酝酿成立文革委员会筹委会,与其他地方所不同的是,林校工作队的梁队长比较倾向于普通学生,尤其是揭发出校党支部曾划有右派学生的黒名单,梁队长颇不以为然地说:小孩子,什么右派!支持学生完全民主选举文革小组,成立林校文革筹委会。结果,校党支部信任的党团员积极分子全部落选,当选者全是要造校党支部反的人。校文革筹委会的主任推选了调干上学的李荣华,是个上了校党支部右派学生黒名单者,惟一支持学生造反的党员、学校电工、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李志德被选为副主任,另一位副主仼叫曹毓德,和李荣华同为林业专业二年级学生。\n
* ^1 `* K/ ^; o7 ^% B! J: g   林校文革筹委会后来简称“陕林筹”,成立后最引人注目的行动就是杀向宝鸡市,大造了一次声势。时间是1966年8月5曰,林校有一辆大卡车,分别把全校学生拉到宝鸡,组成队伍在宝鸡街道上斿行示威、喊口号,一部分人分别爬上街道两旁屋顶,把标语一直从街头贴到街尾,最过激的标语内容也就是“炮轰宝鸡地委”。这是文化革命开始后宝鸡最早最大的示威活动。要说有什么人在背后操纵,完全没有,是文革筹委会组织显示自已的实力和决心。那时候还在讲“老子反动儿混蛋”,“黒五类”被批,文革筹委会上下皆清-色贫下中农子弟。\n( S& h7 M: E5 r& ^* l
   林校文革筹委会得到了全校大多数师生员工的拥护和支持,这是因为校党支部和党团员继续执行“左”的那一套,尤其是企图抓右派学生引起了公愤。直到8月21日,以党团员为核心的另一派组织“八·二一”红卫兵才宣告成立,与文革筹委会对阵。可是,这一派始终没有在林校占据上风,直到工宣队、军宣队进校后,才又成为依靠的对象,对“陕林筹”一派进行清算。“八·二-”红卫兵组织开始以保校党支部书记杨登峰为荣,后来也把杨揪出来批判过以表示他们也是造反派。后来批判工作组,“八·二-”红卫兵还攻击陕林筹是工作组-手扶植起来的保皇派。4 j, m; V$ s( C5 L) ~" V8 a; v
5 }. e+ f$ D( H6 |+ i' z( B
    林校党团员积极分子与群众截然分成两派的现象,也许在全国不是很普遍,但也不会是极个别。除了大城市大单位的两派没有这种很明显的现象外,小地方小单位大多如此。这种现象值得研究文革时予以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6: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安局门前的静坐绝食
) [2 W) @; T1 u7 W7 [4 C
0 D- b. _7 O4 x" _; ?/ j8 ^——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之三
" x' ~7 Y6 ]' c0 {) A
+ N0 o/ v6 n* S9 N- D; B   
  r& l% K1 T: l+ R4 `" l( O
2 I& n/ N* H2 R0 `4 B0 t    “陕林筹”成立后不久,即宣布夺了林校的党、政、财、文大权,学校即完全由文革筹委会领导。党权只是顺嘴一说,即宣告党支部停止活动,实际上暗中还在发挥作用。财权依然由原学校行政处主任陈登鸿(老干部、转业军人)负责日常工作,正常的行政秩序并未打乱,只是文革筹委会有权支出费用,教职员工工资、学生生活及补助跟过去一样,就连对立面“八·二一”的成员经济上也没有任何歧视和损失。调动惟一的一辆大卡车,购买笔墨纸张一应开展文化大革命的物资,运动经费有所保障。2 \: B& r% [1 }# q/ k+ c
4 T, ^" I5 j. U
    接下来开展运动,陕林筹领导的运动揪出的牛鬼蛇神,基本上还是老教师、老右派或者历次运动中被打倒的人,集中居住,谓之黒帮队,戴白袖章,群专队负责看管,打扫卫生和厕所。这些人一开始也很害怕,以为跟过去运动-样要戴个什么帽子。后来看到只是群众组织表示对他们实行专政,并没有搞专案落实问题,也就不怎么当一回事,只是表现出规规矩矩的样子。很奇怪的是,虽然后来两派的大字报都批判了校党支部书记杨登峰,说他是走资派,却自始至终没有把杨登峰放进过黒帮队,仅只大会批判过一两次,也从来没有搞过杨登峰的专案。杨的老婆魏×琳(名字记不得了)在总务处工作,还整天黒着脸,骂这个,骂那个。\n% p- f8 @3 y) D& a* `% H& }
    后来开始大串连,大家都一窝蜂似地跑出去逛去了。66年11月底以前是乘车,以后是徒步,直闹腾到67年春节过后,才陆陆续续返回学校闹革命。我因为是属于“黑五类狗崽子”,开始不被允许,乘车串连只赶上末班车。11月中旬从学校出发,先去了延安,又赶去北京,还没有赶上毛主席第八次接见红卫兵。从北京回来后又徒步去串联,准备去韶山,刚开始共四个人,步行到商县时剩下我和同班的熊永庆,两个人手举红旗,身背被子,继续-步步走出陕西商南,经过河南西峡、新野、邓县,到了湖北枣阳时,中央通知停止串联,徒步中就近乘车乘船,返回学校闹革命。我俩持介绍信上了火车,经武汉返回学校名正言顺。春节前夕到武汉,住在粮食学校,在这里过春节,有鱼有肉地吃到正月十五过后不得不回去了。这时有个福建莆田的学生办的是乘轮船到九江的返程票,我们是回西安的返程票,协商互换,我们又乘船到九江,登好汉坡上了庐山。后又堂而皇之乘火车返程,到南昌,经上海回到西安。大串联走到那儿都有人接待,吃住只交粮票不收钱。7 \) w! W& @; `8 q3 [- }

# C- L7 M! \3 d! s% u: V& x    林校本来不介入所在的眉县的文化大革命,67年4月眉县武装部控制下的公安局抓了与眉县中学造反派头头穆哲、齐镇商业造反派头头秦铁山和眉县水电公司头头刘汉周。刚开始都感到有很大的压力,抓秦铁山时还通知林校去参加大会,明显的杀鸡给猴看。后来《人民日报》发表了-篇社论,反击二月逆流。陕林筹听完广播后当即连夜就组织了游行示威,在齐镇街道转了一圈。第天又去了眉县县城游行示威,要求立即释放穆哲、秦铁山、刘汉周,得到眉县中学学生响应。游行队伍最后停在眉县公安局门前,要求公安局领导出来答复。那时候政法机关只有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已被撤销。公安局开始不理睬,林校学生就开始静坐,再发展到绝食。后来公安局派出三个人与学生见面,其中-个叫×国庆,公开地进行辩论,认为那三个人犯了罪。静坐绝食我都参加了,场面十分悲壮,文艺队演出节目:“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革命的人儿想念您,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全场上下哭声一片。
/ J! C# G( v9 z% Y1 o
( C) ~; \% @7 k- K' k    静坐绝食到第三天,以造反派的胜利而告终,穆哲、秦铁山、刘汉周被无罪释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6: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眉县的第-次武斗——“八·二三”党校武斗  p& U* T, r  \4 _
  u8 t$ U7 ?1 X
——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之四
9 b: J6 t% O+ E& F/ C
! a8 F. v8 B6 o' v- n3 ]4 S5 b/ n' w
  y' @( s- t3 U$ A2 W& s
3 V* H* v7 Z/ {5 `0 g    眉县公安局门前静坐绝食胜利后,陕林筹即开始介入眉县的文化大革命。以陕林筹和眉县中学红卫兵司令部为核心,成立了眉县中等学校造反统一指挥部(简称“中统指”),相应地成立了工联、农总会等一派组织,与西安造反派组织“统指”、工联相对应。基本上控制了眉县文化大革命的大局势,中统指在县文化馆二楼设立办公室。林校派驻中统指的负责人叫赵玉有,代行中统指总指挥李荣华(陕林筹主任)权力,我是林校派往中统指的工作人员之一。林校所在地齐镇距眉县县城20公里,我们吃住都在县城。
* C" {7 Q6 q! I
- G- ?& n/ X, ^7 U% t    全县机关学校的造反派都参加了“统指”,持有不同观点的占据少数,包括林校对立派“八·二一”红卫兵在内的各个少数派也联合成立了学总司一派,聚集在县党校内。县党校在县城最东边,有一个独立的大院,东墙外就是野外庄稼地。这-派的人也不断上街刷写标语,在县城各单位发展组织势力。' l0 g7 ], I; @. ~% |, y( u/ ~

7 u- [$ @& m0 m0 G    7月中旬的一天,眉县公安局不知为什么突然被对立面砸得-塌糊涂,公安局的人一哄而散全走了。实际上公检法的人是支持保守派的,只是不敢公开表态。那时外地传单有“彻底砸烂公、检、法”-说,但中统指没有打算与公安局较量,因为公安局已放了抓的造反派,与我们没有矛盾。中统指的头头们去看了公安局被砸的现场,回来决定派几个人去公安局,公安局里不能没有人看管,监狱和档案不能出问题。于是由眉县中学抽耒了五六个人,加上我和林校另一位在中统指的工作人员,总共不到10个人,领导指定眉县中学的杨明正担任,刚开始没有名称,后耒叫“反逆流战团”,实行军事式领导。我们进到公安局时,除了-两个私人的房子未被砸开,其余房间和办公室都门被砸开,文件纸张满地,各种印章扔在被扭开的抽斗里,像被抢劫了似的。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在-个没有被砸的旧柜子里发现了30多支老式的驳壳枪,是公安机关配发五四式手枪后退下来的,还有-点儿子弹。杨明正先是把枪全收在一起,后来从中间挑选好像能用的,毎人发了一支,子弹毎人几颗,剩下大约有20支左右的旧的坏的立即去交给了武装部,怕中统指头头们知道了都来拿,流失出去承担不了责任。当时外地已有持枪武斗的消息。随后,两个人一个房子,就在公安局里住了下来。当时的任务很明确:看守公安局不被再砸再抢,把公安局的人叫回来恢复正常,注意监狱不能出任何问题,在公安局人员没有回耒之前负责社会治安。“文革”后期这件事被定性为“冲击公安局”而追究责任。( B# c3 {( j2 o$ I3 P3 E2 S1 `
2 t1 d- _0 \( }
    此后,“反逆流战团”的人每天列队在县城大街上巡逻,抓过几个小偷审问,晚上在公安局和监狱周围站岗放哨。和负责看守监狱的县中队谈过,我们的人不进监狱的门,监狱的安全全由他们负责。这期间干的-个明显的坏事是,协助县城各单位造反派强行夺了权,让大大小小的当权派都“靠边站”了。县城很多人都认识这样几个像强盗似的人,也是后来被清查和追究的导火索。不过公安局的人和我们很友好,动员他们一个个回来上班,安排他们各人管好各人的亊。最先回来的是打字员,让这个人处理了几天内务。后来一股股长刘生茂被叫了回来,又管了大亊。再下来是教导员姜维珍、副局长赫威、秘书股长秦××也回耒了,公安局就正常运转了。杨明正后来因为家里没钱供应他在县城吃喝,中学生不如林校学生国家包生活,就回去不干了,我被指定为负责人。姜维珍曾拿耒个批准逮捕一个罪犯的材料,让我签字,我明确表示不参与公安局业务。我总共在眉县公安局呆了四个多月,便是后耒被称之为不到18岁当了“县公安局长”的岁月。
3 d8 Y6 n4 Y: b  X5 Q2 z; i* B" {4 l4 B9 Z* i3 @3 J
    这期间的67年8月23日,发生了眉县文革中的首次武斗。起因是我们一派的几个眉县中学学生在县党校大门外刷写标语,可能是对对立面不恭的内容,被从党校院内出来的人抓了进去。消息传到眉县中学和中统指,立即有大批人把党校围了起来。我们也被通知到了现场,党校大门紧关。不断地有人用传话筒向院内喊话,要求放出被抓的战友。党校里边的人不理不睬,双方一直僵持到天黒时分,此时林校卡车开到现场,车上全是头戴柳条帽,手持造林挖坑用的镢头把,跳下汽车,有-辆链轨拖拉机撞开了大门,随即冲入党校院子。我沒有进入党校,估计是遇到抵抗者就打,或者是跑得慢者也挨了打。对立面从后墙逃跑走了,救出了被抓的战友。林校的人随后又乘车回齐镇学校去了。这次武斗只是动了棍棒,我们“反逆流战团”的人腰里有枪,但是没有拿出来,也没有人知道。这次武斗也没有死人,当时也没有听说伤了人。多少年后机构攺革和整党时,林校当权者向我所工作的县里转耒一个材料,检举我在这次武斗中用木棍打断了-个人的腿,并说揭发者认识我。我很长时间说不清白,后来组织上派人拿着我的照片让检举者看,他很肯定地说不是这个人打他的,才使我脱了干系。这时才知这次武斗打伤了人。我当时拟议中任县委副书记,因为这个被搁浅,证明无辜时已错过了机遇,从此作别了政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6: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中的杀人者和被害者都是受害者
; ^+ n6 u9 s' Z
3 a' `, \# I6 s——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之五
* g, S- ^4 B8 q! j; U! S5 W
8 e& I  m" x7 H4 b    眉县党校“八·二三”武斗之后,陕林筹对立面被赶出了眉县县城,林校的“八·二一”红卫兵主要成员也撤出学校,到社会上去串联组织反扑力量。1967年8月28日,地处齐镇的陕西省林业学校突然被两千余名农民包围,农民手持铁锨镢头等各种农具,有组织地进攻学校。陕林筹迅速动员全校教职员工,全力以赴地展开了学校保卫战。
" b# N" Y& @7 E
, u1 b4 V' @" M$ D3 F1 O* E    包围学校者是有组织进行的,在齐镇街道设有指挥部,以林校东侧为主攻地段,一次接一次呼叫着企图推倒围墙,双方短兵相接,林校内奋勇抵抗,方使始终未被攻破。林校守围使用的最高级武器是所谓的“手雷”,即把-种化学药品装在玻璃瓶内,扔出去后爆炸,有一些威慑力。这是在一位名叫王一志的化学教师带领下制做的,后来王-志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 e) u! ]2 }0 m  S4 @9 C3 I6 V: y" A  a
    在进攻与保卫的打斗中,林校的6名学生曾被抓获而去,处在极度危险之中。我那时正在眉县公安局反逆流战团,反逆流战团被作为中统指的直接指挥力量,参加了为解除林校之围的工作。曾派出三人假扮解放军去林校探听情况,这三个人大模大样地从包围林校的农民面前进了林校,回来后向中统指领导汇报了情况,说是有6人被抓。中统指连夜晚动员县面粉厂-个叫赵宣的,过去在部队时是营长,有指挥作战的经验。半夜时分,把赵宣等人从林校西侧送进里边。赵宣果然不负众望,精心组织于第二天中午时分,突然带领三十多人,头戴柳条帽,手举镢头把(都系林校学生半工半读劳动时用物),冲进对方盘据的齐镇街道,直指其指挥部,成功抢救出被俘拘押的6个学生,打了一个漂亮的营救战。
+ ~8 r. @5 J+ w( ]! g  o' p" J7 T. M- W  Q. V
   随后进攻与守卫进入相持阶段,林校师生员工三百多人白天黒夜轮流值班,在学校四周防守。在北边与西边的空地上埋设了土地雷,以学校水塔顶的红灯为讯号,我们在县城晚上值班,红灯熄灭即表示林校失陷。在此期间,宝鸡军分区支左委员会不断派人做农民的工作,以解林校之围。当时眉县武装部是倾向于陕林筹对立面的,武装部内存有文革后收交上来的全县民兵武器,-旦武器流入对立面之手,对于只有镢把的林校师生就是极大危险。我们反逆流战团曾受命晚上监视武装部以防不测。就在监视了两个晚上后的9月2日,陕林筹卡车载有二十多人冲出包围人群开来县城,副主任李志德亲自开车并带队来到武装部,找到政委冯崇华,要求将库房武器弹药全部运走交给驻扎在眉县第五村公社的21军所属八一六三部队,21军支持造反派,明确讲不相信武装部。冯崇华不答应,由他们派人清点监交也不同意。于是就有人动手动脚,最过激的是摘了冯的帽子的动作,说他不配为伟大的人民解放军。后来不得已砸了库房的锁子,把里边的轻重机枪和弹药全部装上了林校的汽车,三八式步枪太多装不下,就把枪栓全部卸下来拿走了。这就是被后来称之为的“九·二”抢枪事件。
) E: ]7 U0 B3 t# H+ r' V& }/ n7 T$ D  N3 @2 r* e
    陕林筹抢了武装部的枪支弹药并未运去林校,而是按照对武装部所说运去了八一六三部队,那天我就坐在运枪的汽车上到了八一六三部队。八一六三部队首长称赞了陕林筹的革命行动,把枪支弹药全部卸下后,还让我们吃了-顿大米饭和有肉的菜。饭后李志德开车带人回了学校。林校被围八天八夜后,宝鸡军分区支左委员会最终说服农民撤离,林校之围被解。谁知事隔不久,八-六三部队竟将陕林筹送去的武器弹药全部拉来送还给陕林筹,并且派出人员训练林校学生。每人发给-支枪,训练的战士指导说,要等到对方到达三十米以内再开枪,一枪一个。在部队的训练下组成了陕林筹武卫队,配备了轻重机枪,领导人是驳克手枪,子弹十分充足。要知道,用一个县民兵和武干的枪支弹药武装-个学校的武卫队,那可是绰绰有余的。据说,那时候陕林筹所拥有的武器弹药数量之多,在全省范围内的造反派中是挂了号的。后来,陕林筹武卫队先后出击到眉县槐芽、常兴河岸、歧山高店、蔡家坡等地,共打死上十个人。最终被清查时,陕林筹副主任李志德被枪决,有4名学生被判死缓,1名无期徒刑(死于狱中)。试想,如果部队不把那些武器弹药送给陕林筹,怎么会有这样的恶果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6: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私无畏的杀人犯李志德. Z2 ?+ M/ I. ]5 J" O

2 L+ x# X( Z, o2 M———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之六0 E+ ?; l" E# I  h  h
( K) E2 t5 Z" X1 A9 T; C+ B
   说到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不能不说到李志德,他是文革中被以“反革命杀人犯”而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惟一一个人。从杀人者偿命的基本原则出发,他罪有应得。但是在文革那种特定的历史环境下,他被推上断头台却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人物。# ?6 m0 n3 |0 _4 O! {
) r& H8 f# _; @$ e
    李志德家庭出身贫农,系参加过抗美援朝开过坦克的复转军人,共产党员,文革前是林校的一名水电工人。正是因为这些鲜红的标志,才被推上文革大舞台,成为造反派头头之一。文革初期学生造反他并未参加,只是在校党支部对付学生时,是惟一一个没有对学生表示过恶意的党员。在林校文革筹委会成立时,还在发生作用的工作组硬是动员他参加筹委会班子,作为仍有党员的象征,又不为学生选举时所反对,并且被推选担任副主任,后来成立校革委会时又担任了副主任。( W! i. T9 k6 P( n& i
6 b) a: ?0 i. C- u8 u4 ?- h
    李志德职务是副主任,具体工作是取代了原来的司机,专门来开林校惟一的一辆大卡车,武斗开始后,出外参战必乘汽车,他也就开着车,成了无人能代替的武斗队长。林校参与的所有武斗他都参加了,而且是最高领导和指挥者。至于决定是否去哪里武斗,倒不是出于他的决策。林校参加的四五次武斗,每次都有前因,例如槐芽武斗是因为对立面抓了回家去的眉县中学同派学生,并且予以杀害,林校武斗队是奉眉县指挥部之令前往围剿对立面的。除了在蔡家坡武斗是应西北机器厂请求,前往解除另一派对该厂多日的武装包围外,其它几次都是有点象“平叛”的意味,执行眉县革委会命令而行事的。
' ~) T/ G5 q. t; s$ J3 Q# g% ]( I! u# ^# ]# |+ p6 g5 D* M
    当时参加武斗队的人并非谁想去就去,而是经过认真挑选的,能够参加者是-种光荣,有-种格外的神圣感。是中央文革的江青指示要文攻武卫,是以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保卫红色政权革命委员会,每个人都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凛然豪气。我们班几个武斗队的人,每次出发前都把被褥捆绑起来,灶房的歺票留下,说是回不耒歺票就归不去的同宿舍同学,请把被褥寄回家里去。李志德培养的副司机叫王崇益,每次就坐在旁边,李志德告诉他如果他中了子弹,就让王崇益一脚把他蹬下车去,然后保证汽车正常行驶。这种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无论如何也和犯罪联系不到一起。2 C5 _" X2 i  [% C6 ]2 ~( l* o

! q( ^7 I- H8 K' C0 [    林校后来成了贯彻中央“七·三”“七·二四”布告的重点单位,宝鸡地区革委会派来军宣队、工宣队。军宣队不是原来送枪支弹药给林校的八-六三部队,八-六三部队已调往安康制止武斗。工宣队是宝鸡玻璃厂派出的,是一些沒有多少文化的一线工人。刚开始大兵压境,大约平均四五个学生有-名工宣队军宣队员,全是以整治人的面目出现。工宣队军宣队态度一边倒,原耒的少数派“八·二一”红卫兵组织成了依靠对象,陕林筹成了斗争的对象,教职员工学生人人斗私批修清理过关,原革委会成员一律打倒,就连什么也没干过的结合领导干部原副校长刘德明也被以走资派揪了出来。不久,李志德即被以反革命杀人犯由眉县公安局军事管制小组逮捕,学生中的武斗成员个个立案调查。: N6 @+ k( x5 T' x4 Z: n9 F0 J
0 u0 n8 U3 G. U+ g' U4 p& _
    紧接着,接连处理了两批学生,每次四五十人,其中开除的有两三个人。第-次处分时开除的学生有个叫段开绪,宣布的罪状是攻击解放军,内容因为不能扩散而未予说明。不料大会刚刚结束,段开绪就从教学大楼四层跳下而身亡。那天我最早赶到现场,亲眼看到段开绪脸朝上,鼻子口里都是血。随即又召开大会,宣布了段开绪的具体罪状,原耒是在此之前到林校收缴枪支的解放军王参谋,在被学生围攻辩论时,段开绪说过:“你姓王,王光美也姓王,你们是一家子!”仅此而已,就开除了段开绪,并宣布段自绝于人民,死有余辜。后来段开绪家在农村的父亲被通知到学校,又训斥了一顿,吓得连哭也不敢哭,尸首被埋在林校西围墙外的荒草地里。
) W, m4 n/ `8 V" r: h- O- W) i4 x% |% I
    学校里顿时恐怖异常,人人自危。工宣队的人素质极差,你根本不能讲什么理,只能认罪改造。我们班的工人师傅进行再教育,自以为是地说:“彭德怀是个大坏蛋,带着志愿军抗美援朝,一过雅鲁藏布江就把人折了-半,后耒林副主席去了,才打败了美国鬼子。”姑且不说讲彭德怀林彪怎么就是胡说八道,当把“鸭绿江”说成“雅鲁藏布江”就让人忍不住笑了。结果笑的人被说成讥笑工人阶级,追查了很多日子,包括我在内也被迫做了检讨。由此可想而知还能讲什么理。# I7 X- g, ?+ M1 W; {1 I8 }

2 c: `4 c$ v5 B+ X    军宣队工宣队进校不久,成立校党支部,原政治处干部张志栋当了书记,与陕林筹相对立的一派,即原来以党团员为核心的“八·二一”彻底掌了权,直至文革结束。这些人又拿起他们文革前整人的那一套手段,在林校长时间进行秋后算帐。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对于全国来说有一定的特殊性,早期是所谓的造反派搞打、砸、抢,后期大多数时间则是那些从文革前就形成极左思想的人肆无忌惮地残酷迫害知识分子,制造大批冤、假、错案,实行派性报复,把一种极不正常的政治气氛一直延续到文革结束后很多年,后耒任林校党委书记的李天葆过去就是政治处干部,执政后依然是极左当道,长期压制知识分子抬不起头来。
5 |' b+ m+ _% d1 @
- e5 ~0 X/ v- A# v    现在回过头耒再说李志德,此人虽被落实了四五条人命,但确实不是为了自己个人的任何私利而杀人的。他杀的人几乎-个都不认识,全是在武斗中抓来的俘虏,是在-片喊杀声中由他开枪执行的。他当了将近两年的副主任,仍然是一名工人,没有搞过任何特权,他是把他的行为与高尚的革命事业联系在一起的。李志德被捕后,把林校武斗中总共打死的四五个人的罪责全揽在自己身上,以图为学生解脱。尽管在宣布他的死刑罪状时,已确认为四五个人,但仍有四名林校的学生又重复为那几名死者而分别被判了死缓和无期徒刑。枪毙李志德时己是1970年的四五月份,林校的学生己全部毕业分配。那天与我一起被留校审查的我们班同学熊永庆,被带去和已迁至武功杨凌的林校教师员工一起去眉县参加公判大会,回来后告诉我说,那天与李志德-起被枪决的有四个人,前边一个上台时已吓瘫了,惟独李志德昂首挺胸,一脚踢开吓瘫者跨步上台,毫无畏色地走上了刑场。) b6 j- \7 T& C0 w# z
- L3 p# s  P7 |3 h) `
    我们无法知道李志德以英勇就义姿态走完自己人生末路时的心理轨迹,但他依然不知悔罪的表现却是明显的。据说那天会场上的囗号声,除了林校所在位置上的某些人声嘶力竭外,其余则是有气无力的,很多很多的人都低着头,不愿目睹这位曾被人们所敬仰的人这种悲惨的下场!相比而下,对于那些杀人放火、抢劫、奸淫而杀人者,人们会这样无动麻木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6: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人凶手姚二毛的心路历程. ]$ v4 S2 J4 d! B. P" A' H

1 R  N2 Q& h, c# t  P——陕西省林业学校的文化大革命之七* Y$ S; H" ^) A3 t& E7 K

, g: w1 \" f1 Q: K; y    陕西林校文化革命中最为有名的打人凶手是姚二毛,名叫姚俊峭,二毛是他的小名,跟我是林业专业25班的同班同学,且多数时间共住于一个十个人左右的宿舍里。姚二毛家住西安北郊大白杨,家庭富农成份,属于黑五类狗嵬子,文革初期造反和参加红卫兵他的份,但是对于成为一名响当当的造反派和毛主席的红卫兵十分向往。他很早就弄了一身黄军装尤其是一顶黄军帽把自己打扮起来,腰里系一条很宽的军用皮带,可惜至终都没有戴上过红袖章。
3 N+ `, y  c+ J% l2 i- [
1 @& R8 d, |6 Q  H    姚二毛似乎从来就没有写过大字报,他不擅长于舞文弄墨-类的事情,而打人完全是为了表现自己“革命”和忠于毛主席。姚二毛成为最驰名的打人凶手,是因为他打人的行动都是在公开场合,搞专案逼供信置人于死地那种打人没有人会让他参加,他也没有资格参加。姚二毛打人几乎全部是在召开各种各样的批判会上,当被批判者被揪上台之后,他就站在台子旁边,根据大会的气氛和群众发出的强烈要求,不时地走上前去按按被批判者的头,或者踢一脚,端正一下态度。在会议气氛最高涨之时,姚二毛会抡起拳头把被批判者打翻在地,再踩上-只脚,最厉害时是从腰里解下军用皮带,朝被批判者抽去。姚二毛跟被打者绝对无怨无仇,不存在挟嫌报复的问题。陕西林校几乎所有被揪出来的“坏人”都被姚二毛打过,总数在百人以上,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所以打人凶手的恶名便格外地为人所共知。实际上,在后来真正欲整人于死地的专案审讯中,秘密残酷打人的情形远远胜过姚二毛,但是却从来没有被追究过,反而被以立场坚定成了被重用者。我们同宿舍的同学也曾劝说过姚二毛,尤其是在批判会结束之后,便一起议论说:二毛,你是没毬事干了,不打人手痒吗?姚二毛有时会说:都像你们这样,牛鬼蛇神还不翻了天?我们中有点城府也会说:翻天不翻天关你毬亊,打了人记下的仇是你的!姚二毛讲不过时便-声不吭,随后仍我行我素。尤其是他每次的打人行动都不是被指使被派遣,完全是他个人挺身而出,过后也得不到任何人的称赞和奖赏。既没有谁肯定过他打得好,也没有被有效地制止过。用现在的话说是-种走火入魔,他的脑袋已控制不了他自己。1 U8 \& Q2 U6 }3 d: V

" ]4 D9 e" ]1 i' r    工宣队军宣队进校后,姚二毛成了清查的重点对象。打人的问题很快就落实了,但不足以置姚二毛于死地,因为被姚打过的人没有致死致残的。姚二毛参加过武斗,有人揭发说在高店武斗中李志德打死了一个人,李志德对此已全部承担了责任,其中的细节却说这个人在被打了-枪后顺着山坡滚了下去,此时有人朝这人打了-枪,正好打中脑袋,这-枪究竟是谁开的,过去一直没有弄清楚。李志德案中已认定李的-枪已打死了这个人,后边那一枪朾不打这个人都已死了,但是专案组却想把这一枪落实到姚二毛头上。最后接手姚二毛专案的是陕西林校制造冤假错案的魔鬼李贵明,把姚二毛玩弄于股掌之中。显然证据是找不到的,只能让姚二毛自己承认。刚开始姚二毛坚决否认,说他根本没打那一枪。李贵明负责落实姚二毛专案后采取了骗的手段,信誓旦旦地欺骗姚二毛说只要承认了绝对不给任何处分。具体的欺骗手段我们不得而知,有天晚上姚二毛回到宿舍后痛哭流涕,与姚二毛同是西安人的李缠本同学问姚怎么了,姚二毛说他承认了那一枪是他打的。李缠本立即大骂姚是傻熊,那就等着挨枪毙吧。姚说李贵明老师说只要承认了啥处分都不给。同宿舍的人-听都大惊失色,纷纷发表看法说你要是真的开了那一枪就不说了,要是沒有坚决不能承认,李贵明的话千万不能相信。姚二毛吓得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推翻了。此后-会儿承认-会儿推翻,反复了无数次。1968年底,姚二毛被以认定而开除学籍。1970年一打三反中,姚二毛又被眉县公安局从农村逮捕,在监狱围绕着承认与否定反反复复,为此而饱受了种种酷刑(这是后来姚服刑期满后讲的),远比他打人时的程度升级了不知多少倍。最后,审讯人员向他保证承认了绝对不枪毙他,他又承认了。不料判决书下来时却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姚二毛这才彻底清醒,坚决不在判决书上签字,为此手指都被折断了。最终由于姚二毛拒绝服罪,上级批下来的判决改为死缓,两年后改为无期徒刑,后来又改为有期徒刑20年。
/ X6 r: q4 Q; j+ h  b* o. Q' Y' j$ S3 m: V9 ?% K2 ?9 s
    1991年,姚二毛刑满释放,回到家乡西安市北郊大白杨。有同学见过姚二毛,其时己42岁之多,听说后来还找了个大姑娘结婚,不知那位姑娘是不是也吃错了药。我因为不知姚二毛家详细地址,至今仍未与这位获得自由后的同班同学谋过面。我心里还是很想见见姚二毛的,听听他是如何评价文革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3 07:17 , Processed in 0.1074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