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03|回复: 0

习歆:上海柴油机厂“七·一八”武斗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09-12-24 14: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4 ~4 u( B$ T+ T" P
习歆7 `8 ^1 x- ~+ H+ C; s7 b6 y5 w

9 x. o1 O' S- _( `7 _/ G     这是1967年7月18日,上海“联司”派与“工总司”派在上海柴油机厂进行武斗发生的事件。因武斗中造成“工总司”派解福喜死亡,故又称解福喜事件。- C- L/ \+ r7 P2 G5 c9 {0 f7 ~
% q+ W& H9 o9 b! S0 i  y' w& w6 U5 h: i
     1967年7月18日,上海柴油机厂的“联司”派人员在厂里刷了一条大标语。标语是7月13日上午8时刷的,注明“保留五天”。9 P) N+ i8 m# R' b- F4 M

6 L0 @( Y$ R) c' b+ ?% O     7月18日上午8时零2分,“东方红”覆盖了“联司”的大标语,写上一条针对“联和”的大标语。双方就“保留五天”如何计算,开始进行“大辩论”。
, }9 J4 t# q4 ]8 D2 n& Q0 Q, w" `5 q9 k' K+ N' {! H3 }( v
     “东方红”派认为,从7月13日上午8时18日上午8时,整整5天。因此,他们在18日上午8时零2分开始覆盖,符合“保留五天”。“联司”派则认为,“五天”指13日上午18日,保留期应当是到18日夜12时为止。因此,“东方红”在上午8时零2分覆盖,违反了“保留五天”的声明。
* V% Z3 ]! M: f: m$ F* h  W2 J# x
& f8 |0 ]) h  L1 \2 }* _2 \     双方为此辩论不休。继之,双方人员由辩论发展为武斗。两派人员闻声赶来支援。武斗迅速升级,规模不断扩大,双方开始使用砖头、石头和棍棒,参战者一千多人。结果造成双方受伤人员达三百多人。6 m5 t9 |7 Z+ i# [$ t' g
: i# o( n% _- Y# }  P
     混战中,工具车间工段党支部书记、“东方红”成员解福喜受了重伤,不久死去。
0 G/ [% n, y2 r* @/ {6 N& X. d
* t+ M/ O7 {+ o! b! f9 z     王洪文正巴不得闹出个大乱子,好收拾“联司”。事件发生后,正好为V镇压“联司”找到了借口。
7 Y) L  d; @! z/ d; X; G+ V  m
9 o" z7 P; i1 _/ _" W    7月22日,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政法指挥部”发出通令,说:“七月十八日,在上海柴油机厂‘联司’总部,有人私设公堂,严刑拷打上柴‘东方红’战士解福喜,以致惨死,手段十分残酷。我们对死者表示沉痛的哀悼,对家属致以深切的慰问。根据中央‘六"六’通令,我们政法指挥部特令以杨仲池为首的上柴‘联司’负责人立即交代打人致死的过程,交出杀人凶犯名单,听候审讯……”6 F: o4 R4 A0 `+ N, T* U% A0 J

8 |- q& j2 \, l    当晚,王洪文在上海人民广场主持召开大会。通知说是传达中央重要文件,几十万人前来开会。会议即将开始时,主席台上的横幅换成了“用鲜血和生命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解福喜同志追悼大会”。于是,大会变成了几十万人参加的追悼大会。# h; J$ _) W  p7 z# p" D
7 W$ w' |( v2 l) I$ _0 _$ i( j% P: T
      王洪文在大会上讲话,借解福喜之死扩大事态,煽起人们对于“联司”的深仇大恨,为踏平“联司”作舆论动员:“解福喜是被‘联司’一小撮暴徒私设公堂,酷刑拷打致死的,全身打得皮开肉绽,体无完肤,尸身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解福喜在旧社会受尽了残酷的剥削和压迫,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解放后,是毛主席、共产党替他带来了幸福。解福喜对阶级敌人怀着刻骨的阶级仇恨,对党、对毛主席有着无比深情的热爱。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他坚定地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与革命群众一道,对党内一小撮‘走资派’以及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展开了坚决的斗争。因此,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和一切阶级敌人把解福喜看成是眼中钉,肉中刺。“解福喜为保卫革命路线,保卫我们上海无产阶级新生政权——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献出了生命。解福喜不会白死,也不能白死。上海的无产阶级革命派誓以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革命路线。”“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 u9 U6 E) N4 a, h2 F( o6 Q4 Y5 I
    7月23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召开几十万人参加的“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上海无产阶级革命派誓死保卫中央文革大会”,王洪文主持大会。
# P6 F0 Y$ ?* ]7 G  C! ~( }' h+ U% f
$ x9 n! P2 e8 e+ }    大会愤怒声讨了武汉“七·二0”事件,发出《给谢富治、王力同志的慰问电》,及《给武汉地区革命造反派的声援信》。《声援信》,骂的是“百万雄师”,字字句句却针对着“联司”和“支联总站”:“龟蛇两山在震荡,万里长江在咆哮,武汉三镇在沸腾!无产阶级革命派难道能容忍阶级敌人和它们的爪牙如此横行不法吗?不!不能!一千个不能!一万个不能!!万万个不能!!!千百万人发出了同一个愤怒的吼声:打倒陈再道,砸烂‘百万雄师’!坚决镇压反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3 v+ C8 X/ G. K) f: {2 `0 t" H9 V& m% I" o. Y/ p" f& m
    与此同时,“联司”面临危境,依然在反抗。5 t, Y  ~7 G  R8 ]/ ^  ~- K

( h: _9 Q  ^& R     7月21日,“联司”发出致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备忘录》,对解福喜之死表达自己的观点。声称:“上柴厂群众之间的对立、斗争和武斗现象不断发生,是上柴黑党委内一小撮走资派和背后支持他们的人一手策划和由上柴‘东方红’挑起的,是有计划、在步骤的对‘联司’的政治迫害,我“联司”战士五月份以来,尤其在‘六"二九’、‘七"一八’大惨案中严重流血,这笔帐我们一定要算的,我们坚决要求惩办打人凶手,揪出其幕后策划者。”解福喜死于急病或中暑。“我们要求由全市革命造反派组成调查团,就这事进行调查,并要求中央迅速派人,一起对解的尸体进行解剖分析,在此之前尸体不得毁证灭迹,否则,那就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阴谋。”“由某些人组织的江湾体育馆会议、“七"二一”人民广场会议是挑动群众斗群众,陷害“联司”,扩大事态的极不光彩的活动。由此而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会议策划者负完全责任。”“近日《解放日报》散发了大量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传单,我们保留在必要时对‘传单’炮制者及其幕后策划者采取必要革命行动的权利!”: g! x, t: c8 D
: d. ~3 u5 \$ V, H
    随即,在张春桥、姚文元的直接指使下,王洪文开始对镇压“联司”和“支联站”作具体部署。
' |$ t  V& l$ m% e, m  R3 W) F  ?  l3 M4 [8 G0 D7 k
     1967年8月4日,王洪文亲自指挥“工总司”24万人参战,对上柴厂的“联司”发起进攻,制造了上海“八·四”大武斗。同时对“支联站”也采取了大规模的镇压行动。
5 v9 t6 l9 I8 E8 o9 Y8 y' K
: s% O1 C  K3 o' P(资料来源:上海揭批“四人帮”材料;叶永烈:《血洗“联司”》)6 s- p2 m  L4 g# W- p6 o

2 m$ C( p9 N# ^( a' O      (习 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2 00:58 , Processed in 0.06624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