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71|回复: 0

吴焱金:送别战友曾凡兵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12-30 06: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www.60nd.net/Article_Show.asp?ArticleID=2478
0 Q- Z" D6 v' v9 K: m
& j- E( o! u- i. L5 ]9 r吴焱金:送别战友曾凡兵

+ g- r9 ^8 L" [& R' D

2 w/ b6 C7 m4 H1 H' A- |7 }作者:吴焱金    ) K  T9 s7 U0 e0 ]/ f1 h% i
/ ]4 U4 @0 l% b8 |- y3 Y/ Y3 W; V
   正当安享晚年的时候,我的好友曾凡兵却因病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
% T# G$ \" S9 ~! K3 H$ t- N2 H: c6 w
- w* x5 T" u5 F1 Y# b   几个月前,我和顾建棠.彭勋.邓国栋.王仁昌.李承弘.余明生.林子忠还在他家聚谈.喝酒,纵论天下大事.畅谈人生。彭勋的口才不用说,凡兵也是十分健谈的。那天谈笑风生,其乐融融。他家宽敞明亮,装修不错,与市委书记大院毗邻,推窗一望,是一大片树海,空气十分清新,堪称黄金宝地。妻贤子女孝,正是尽享天伦之乐,安享清福的大好时光。我们还夸他有福气,临别还一直送我们出大院,挥手告别,想不到此一别竟成永诀。* ~# u. n. K& ]/ S2 }

5 d- N0 o* N7 R   他是在电话中与我聊天最多的朋友,因我的市话是包年的,整天打与不打是一回事,所以他几乎每天和我通话,听我介绍网上各种消息。近几个月突然没和我联络了,我多次给他打电话也无人接听。曾想去他家看一看,无奈膝关节炎犯了,行动困难,没去。原来他住院了,没告诉任何人,怕给大伙添麻烦。他上次住院我去看他,就责怪我不该跑那么远,这次连一点风就不透了。我20日晚上从王仁昌那里听到消息,21日就同彭祖龙.顾建棠.林子忠.余明生.柳英发赶到武汉市第六医院。曾凡兵虽意识清楚,已无力表达。他顽强地同疾病作斗争,开刀.化疗什么痛苦都默默忍受,直到最后一刻也不曾放弃生的渴望。然而,第二天就传来噩耗,我们的好朋友曾凡兵带着不舍和不甘走了。他曾对我说:”我还想看一看,希望看到真正民主.公平.正义的那一天。”他是看不到了,我们又何尝能看到呢?( I! U. z. p! c" {; M" n# F
! c! |9 b/ H3 i( Q* L9 U
曾凡兵文革前毕业于湖北大学,是品学兼优的高才生,共产党员。他被分配到中共武汉市委政策研究室作为接班人培养。他可谓一帆风顺.前途无量。如果没有文革或不参加造反派,他应该是不小的高官了。然而曾凡兵为人耿直正义,同情弱者。从同情到市委造反的学生到同情市直机关内被整的干部,一步步走上造反的道路,成为武汉市机关红司主要负责人之一,他的人生道路从此发生了根本变化。
0 a8 y. c6 M, I2 }
: f: j. G. O( Z7 U' m一朝造反,终生受压。曾凡兵也经受了坎坷和风雨。毛主席逝世后,长时间接受审查,被赶出市委机关,开除党籍,到阳新月山煤矿做苦役六年之久。最后没查出任何问题,被强行定为’犯严重政治错误’,下放到武汉染料厂当教育科长。他仍时时处处以共产党员标准要求自己,工作非常出色,成绩卓著。4 [5 w8 }1 c# G& p- t% j
+ q) C4 Q( g! }  }
曾凡兵同志走了,我和柳英发.李承弘.林子忠.余明生.王仁昌.韦国渊.邓国栋等同志都上门焚香悼念,送了花圈。也代表没能去的顾建棠.胡国基.彭祖龙送了花圈,还代表远在广州休养的彭勋和深圳的曹承义送了花圈,表示沉痛悼念。
% K( w$ l" G0 d9 ~+ n4 {7 F1 F5 j8 G2 D$ ~! s+ `
杨道远.王光照.谢保安.杜良怀.莫安德.余德享.杜先荣.邹芳本.段夙慧以及远在广西的 陈 先生和广州的李江.庄求理也以各种方式表达了哀思。我将所有这些都当面 向凡兵 夫人和子女转达了,并记录在册。同时将在四个论坛发的相关文章全部发到他儿子信箱作纪念。! m! [( h5 _+ S4 Z

7 c- V! K0 a6 f2 d* z今天一大早我和余明生.林子忠.胡国基.彭德华.王仁昌.韦国渊赶到火葬场参加遗体告别,送凡兵最后一程。我在追悼会上致了悼词,王仁昌现场讲了话。$ W7 ]& D( @3 a' j: v: s

$ w2 ^. f( Y2 ~& i- M; x2 v, F直到火化完毕,目送凡兵亲人将他送回老家仙桃市安葬。回家不久,开始飘雪!是啊,我们这一代人越来越少了。由于受了太多的磨难,不少人英年早逝。我是受伤最重.身体最糟糕的,近三十年来,我却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朋友。几乎成了写挽联和致悼词的专业户,医院和火葬场是我经常去的地方。虽然早已看淡生死,心态特好,仍会有抹不去的哀伤和阴影。有些同志已八十或八十以上高龄,还在顽强地.不屈不挠地战斗着,为捍卫毛泽东思想和毛主席革命路线奔走呼号。如新士军老干部丑牛.老同志顾建棠.杨道远.林子忠.柳英发等不辞辛劳作大量群众工作,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他们依然履行着当年的誓言:”活着紧跟毛主席,死了去见马克思。”.”活着干,死了算,不到长城非好汉’……
7 ^+ P$ n- o$ Y0 c2 u6 J
1 H" u5 f  G6 a$ K8 w3 D  y   
4 C* G* {/ t" n- L: W
. }3 g8 `) }# F# z" ?凡兵同志安息吧!你已升极乐,到了天堂,彻底忘忧了。
& Z* I" z9 J: l: S  [/ M% v* C- ?3 x( h; B
我们会记得你,怀念你,你会铭记在我们心中。7 K( A$ r- {1 Q3 q! y3 w
1 n6 p7 O  `7 g/ @% t2 E
凡兵同志永垂不朽?0 a! v  N+ l& f2 G$ j- [. v0 v) Y
: u) {2 c5 O7 m' U
--2010.12.24
- M6 k; u0 c8 W2 D! ~+ i2 _
- c5 Z% }4 W6 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6 00:46 , Processed in 0.08867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