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40|回复: 0

尘封的岁月——写在母校共大的日子(记忆中的徒步小斗岭)

[复制链接]

0

主题

133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10-7-9 18: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 ^9 J0 h7 |: h7 \( u
那年文革刚刚结束,复课闹革命的口号几乎是把街边的墙都沾满,在这赣西北的小小县城里,县一中的老师和我们这些刚进不久就文革的小红卫兵,为听从县委的号召,即将开往远离县城四十多公里的渣津小斗岭江西共大修水分校就读,在县一中我们集合,大家都整装待发,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大红大红的旗帜在前面飘着,大家唱起的是革命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和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 p2 p8 F% G; ]' A# R

" @1 D3 A' E. H7 t县一中的操场上站满了很多的人,不知道是欢送还是观看,校长的几句简单训话和军代表的几句勉励,就这样草草地算是为我们送行,上午大概8点多,我们一行近百人的师生队伍,就这样从西摆一路向西,迈向了艰苦的共大人生旅途的开始。* p4 X* q  G# z
; l$ {$ I+ [2 A5 j' ?, v
江西共大,全名《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修水渣津分校,这个学校对我们来说完全是那样的陌生,学校的名字我也感觉很怪,怎么学校不是学习,怎么还和劳动拉上了?很不能理解,高年级的和老三届的他们都四个面向去了,我们怎么就成为面向“劳动”?6 w& h0 f! J+ Q1 _
' |8 W0 r4 [+ @. b
队伍开始还是很整齐,等走过了黄田里队伍就开始拉开起来,一部分同学没有走过这样长的路,也不知道走路是什么概念,都是懵懵懂懂跟着走了起来,背上的背包一个个都很大,都是自己带着被子和衣物,我带的东西不是很多,背上的被子也不是很厚,也可以说是家里最好的一床被子给我带上了。* \& h0 m+ |/ a3 d4 j
; V& j: O# W1 k
记得头晚母亲为我缝被子的时候在箱子底翻出她陪嫁的一个被面给我缝上,姐姐四个面向比我先走几天,已经是带走了家里一床被子,我知道家里再也没有被子可以拿了,我的三个弟弟还没有盖被呢,为了我去共大,母亲还是把自己的珍藏为我缝上,(我拿走被子后我父亲和母亲是睡在禾草中度过那年冬天的)那被子不大我估计也就是45斤重,这可是我家最好的一床新被子,背包里还有我一件上衣,一条裤子,一双解放鞋,一双母亲临时给我缝做的袜子,用一块布包住做枕头用,这些可是我全部的家当,书包里没有书,就是一个本子和一支笔,里面还有临行时母亲买给我在路上吃的两个馒头。. ?7 C$ {. {8 B; c/ r
4 x$ ^5 j% S: c1 C; ~* F8 y
那时候父亲被打倒,母亲是“靠边站”全家的收入并不是很高,(但是比起别人还是要高的多,因为父亲是老八路也是县义宁镇长),但家里的负担比较重,全家8口,外婆脑溢血在县中医院足足治疗了几月后才去世,把家里的钱全部用光还外借了很多外债,父亲把自己在部队里留下仅有的一件,最好的黄色军大衣都拿去典当交了医院药费,就这样还为我准备了8元钱去共大上学校,我衣兜里还有自己砍柴卖后攒下的一元三角二分,在当时同学里我可以说是最富的人了,带上这些钱去学校,别人想都想不到,这些钱就放在我背包里的那条裤子里,母亲还特别为我在裤腰上逢了个小荷包,口上面还用扣针扣上,以后在学校的晚上每天睡前还要去摸上几次,生怕掉了和被别人偷了。
8 @) l1 Q# x3 x' z6 t1 b/ I
/ [* H* n- K( o4 F3 U9 ]一路上大家走的很辛苦,过了杭口以后队伍就开始分散起来,走在前面的同学还在给后面的同学打气,路边有前头的同学写下的标语口号和路标,走路对我来讲没什么,因文革中我是整整在家砍了几年的柴,早就给锻炼出来,我脚上那天是赤脚穿着一双草鞋,记得在路上我还捡到一双比我脚上更好的草鞋,估计是那位同学穿不习惯给丢在路边,女同学中有几个走不动在哭,几个男同学帮着他们去背他们的被子,一路上有的带了吃的同学也把自己的好吃的东西分给大家,我个头不高,人很瘦小但是走起来可不含糊,等队伍快到马坳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这个时候很多的同学几乎是又饿又渴,路边田里的水也有同学趴下去喝,我身上的背包走远了也感觉特别重,真想把背包放下打开被子好好睡上一觉,在路边的树林里我歇了很久,前面的同学在叫着“快走,快走,学学红军二万五”,几个同学脚上打起了血泡,我的脚跟也有一个,我将书包里的本子撕下一页,垫在脚后跟草鞋磨起血泡的后面,继续艰难地走着,走在后面的还有很多,他们大多是女同学和帮助他们背背包的同学。/ Y% x/ @6 A$ [( @& H
) }& m- |6 ]6 U8 b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上小斗岭的,更不记得了是怎么到达学校,我累的够戗,全身没有了一根干纱,就象是在水里捞起来的那样,背上的被子也被印湿了一大块,脚上的草鞋也走烂了,路上一路的标语和口号都在鼓励着我奋力向前,开始我还记得是“查先”(同学查忠如的绰号)和卢老师在前面写的标语,后来我也跟着写起来,就用地上的一种粉石写在石头上,一来是鼓励后面的同学,二是鼓励自己,我不记得自己写的多少条,也不记得写了一些什么,总之,那个时候就是一个心思,想大家都平安地到达目的地,共大到底在那里我不清楚,我也没有去过,可以说出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走这样远的路,出这样远的门,原来最远的也就是去山上砍砍柴,来回也就是十多二十里路,从来没有走过这样远,更分辨不出共大在什么方向,自己也是很糊涂地就这样跟着走,不知道什么时间可以真正走到,饿了在书包里捭块馒头,渴了就在路边的水坑里用手兜上几口水,队伍里开始还可以听见大家的欢笑和打闹的声音,这时候几乎什么也听不见了,听见的就光是走路的脚步嚓地声音,太阳开始还在头顶,这时候很明显看见在自己的前方,耀的眼睛有时候就看不见路,我们就这样一路向西走着,去追赶着向西的太阳、、、、、。8 {1 j7 W* D  f
& I4 n4 z. ?/ ?) E8 }$ M) `/ Z1 W9 ~
那天天气很好,一路的阳光直晒的人汗流浃背,加上身上的负重,同学们等到了共大一个个都几乎累的快要趴下,我记得一屁股坐在学校的礼堂前就不想起来了,我和一个叫朱正华的同学两人合伙睡在一起,我的被子用来垫,他的用来做盖被,床是上下两层的高低床,全部都是木版,就这些床,还是高年纪的同学给我们倒出来特别为我们准备的。现在想起来,那路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走的最远的路,是我人生旅途中永远也磨灭不了的一幕,也是我人生旅途艰难道路的开始,当我踏上那黄黄的小斗岭土地时,我的命运注定要在这里起步。那时,我很累很累,但是很兴奋,那晚,是我出生以来,离开家在外面住宿的第一晚。1 p/ U5 K  u3 d- X* S/ K# @. V
3 p1 f$ h% Y3 K8 O# b% G; o7 Y
转自:http://lily715858.bokewu.com/blog650268.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9-27 00:46 , Processed in 0.09092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