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99|回复: 0

宝鸡市志、旬阳县志、勉县志记载的文革事件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3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6-9 11: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 U* T/ q3 P* D
文化大革命中陕西宝鸡的“打砸抢”事件
+ l! G& \3 |* f) Y: S. ^: J; A

' E& z: r8 Q. B, m" j, f; e5 U
录自《宝鸡市志"附录"文革纪略》p2409-2410& Q  C$ _' n! t

+ A' H3 O1 i* c7 N; f; Z3 b“打砸抢”事件  ' z( l. J2 {' ~7 |3 p( K
  1967年下半年,“革命造反派”因观点不同,分裂成互相对立的两大派组织,形成了“宝鸡地区工矿企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造反总部”(简称“工矿总部”)和“宝鸡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总司令部”(简称“联总司”)两大组织。他们都自称是“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造反派”,互相攻击对方是“保皇派”,为取得支左部队的承认,在大联合组织中争取主要地位,而发生互相辩论、攻击、谩骂甚至武斗,其范围涉及到机关、学校、工厂、街道、农村。“造反派”组织由初期用棍棒围斗,后来发展为自制武器,抢夺部队枪支、弹药,动用大炮、车辆,以“文攻武卫”的名义,进行大规模武斗,严重破坏了生产和工作,造成社会的混乱和不安。  
* ?+ n# r3 V+ ~/ l7 ~  8月17日,宝鸡市两派组织在机砖厂发生武斗,双方约有4500人参加。他们调运汽车15辆,武斗人员头戴安全帽,手持铁棒、木棒等凶器,打伤40多人。  " }& k& @1 J" k( z2 T
  8月25日至28日,陇县发生持续三天的大型武斗。参加武斗的人数先后有15000多人,动用了棍棒、长矛、土枪、土炮和枪支及2部电台,出动汽车200多辆,武斗中死亡16人,数百人被打伤、打残,砸抢公私财物价值数万元,抢走了该县武装部的全部枪支。  5 j; z% p0 g0 F0 D$ j2 H
  11月21日,虢镇地区发生武斗,由晚上10时持续至次日早7时。参加武斗2000余人,出动汽车9辆,土坦克、摩托车各1辆,各种枪械173支,长矛220多把,其他器械130多件,当场打死7人,伤残220多人。  
- z4 t' n8 R; L- m7 b+ w; \5 c  1968年5月21日,扶风县一派造反组织武装冲击并抢占了监狱,直到8月1日才退出。强占期间,他们穿戴解放军服装,站岗放哨,搜查县中队枪支弹药,随意提审殴打犯人。  * a/ k, x8 \9 |1 K
  6月6日,岐山县蔡家坡地区发生大规模武斗,涉及到岐山、扶风、眉县、陇县、凤翔、宝鸡等6县1市的30多个单位,参加武斗的有800多人,动用不同口径的土炮40门,各类枪支500余支,手雷近千枚及坦克等重型武器,当场打死20人,伤残32人。  6 }6 k% W- R5 B0 n
  6月12日,岐山地区一派造反派组织,手持武器抢走县人民银行现金23万元。  
- z9 o# {3 `0 g9 V: l在这期间,其他一些县也发生了规模不同的武斗事件和冲击驻军、武装部、粮站、商店等事件,造成人身伤亡,国家财产受损。  : ~4 \+ L( o" L+ {. y, c: o
  1968年7月28日晚,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发出的“关于制止陕西地区武斗事件的六条规定”(即“七二四”布告)传达到宝鸡。专区革委会立即召开常委会,进行学习讨论,并将“布告”传达到各县。29日,专区革委会抽调1300多人,组成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由革委会常委和委员带领,分赴各地宣传“布告”,要求各地采取有力措施,迅速制止日益扩大的武斗。8月10日,专区革委会做出八条规定,通告全区,要求立即停止武斗,无条件解散一切武斗专业队,在8月25日前必须主动上交一切武器和其他武斗器械。到8月底,全区共收缴各种枪支7447支,各种炮162门,子弹109432发,手榴弹3866枚。武斗始被制止,“打砸抢”行为有所收敛,混乱不堪的局面开始好转。! B! q3 {6 B$ q/ Y
/ l% {" F# j6 P8 T- X6 i, ~' o: c, R
《宝鸡市志》3 H* [# O  \/ r9 M% Z. V5 n- u
旬阳县的武斗
6 p/ D" B' u* Z; W- r  C- }1 W; S- e摘录自《旬阳县志》
9 o9 x3 ]1 |$ V6 k: Z$ i8 \ ; e& i& H! c9 _% @1 A7 s
1966
# y) s! D, H0 i8 i夏季,“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本县红卫兵和造反群众,开始大破“四旧”,大立“四新”。
( z& B6 D$ n# H! P2 ^7月,全县中小学教师齐集于旬阳中学。开展“文化大革命”,历时83天,被打成黑帮分子的有180余人。7 f8 y' I( m! X# ?5 V
8月以后,在打倒党内一小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口号鼓动下,县委、县人委领导干部被揪斗,党政领导机关逐渐趋于瘫殃。
( e% Q6 o& R# D1967
5 ~. l3 L; u9 \2 K0 V; Y" r5月23日、帮派组织“五"二三”联络站成立。同年8月下旬、随着两派群众对立情绪日益加剧和安康两派对立情况的影响,分别成立旬阳县“红八总部”(即红农总、红三司、红工总、红文联、红财总、红居总、红小将、红机总)和“七总司”(即红造司、工总司、农总司、财总司、居总司、文卫总司、县委七一兵闭)。6 h- O! H0 w& e- q( K5 h
8月,出于武斗,本县运输支柱行业水运受阻,县内短途运输仅能进行零星生产、县外运输陷于停滞状态。
( C* d  n4 @" L9月1日,因本年8月28日“红八总部”派“八一红战军”副队长向三义在县城被杀、是日“八部”派组织在县城体育场举行追悼会,会后举行游行。6 L9 z! p5 S) c, V' p. D" U
9月2日至4日,“八部”派围抄了“七总司”,抓走“七总司”20余人,关入县人委大院。9月5日,“七总司”群众百人进入人委机关抡人,与“八部”派发生械斗。
4 N: c3 B5 K/ P, X$ l12月16日晚,旬阳县“红八总部”派抢走县人民武装部枪支、弹药一批。& w$ }# H8 a3 B' {' i" p* a; m1 x
12月,寻阳县委机关两派群众组织大联合,成立“革命大联合委员会”(简称“革联”)。$ h1 \3 |0 {+ [' A$ q
1968
& M3 j9 K7 {6 q6 u6 P4月4日,安康发生第二以武斗。旬阳“红八总部”和“七总司”联合破裂。% y+ Z* A2 D& S; n1 i0 P
4月10日,安康武斗组织“八总部”数十入到旬阳县城,抢走县人民武装部枪支弹药。* W: B# |1 o3 s' g6 z) p& [
4月30日晚,寻阳县“七总司”20余人抡走物资局黄坡岭炸药以存放的部分雷管、炸药,用于武斗。
- S  k* x- j1 I' S/ v. T5月7日,“红八总司”与“七总司”两派“巡逻人员”在黄坡岭发生械斗,当晚,“七总司”一派纷纷出走,陆续到达西安达200人。" q% B2 \( z4 g6 v- X! J- k
5月8日,“红八总部”派及安康武斗组织“安三司”(安康地区红色造反第三司令部)抢夺县人民武装部和县民警中队枪支掸药。: D: L+ ^, P: j* R$ P0 {
5月29日,旬阳“红八总部”成立“五"二九”兵团到安康参加武斗,同年8月19日撤回旬阳。
1 x# s) r  V  e8 o" g6月9日,旬阳“红八总部”武斗队40余人到达镇平县,准备参加武斗。因对方派闻讯逃住四川、未接触、7月17日返回旬阳。1 M6 m, s& u0 r( j8 e
7月24日,县文卫局副局长蔡维正破搞武斗的坏人揪斗致死。
0 x1 }! ^+ i& o4 v7月26日至8月20日,旬阳“七总司”在汉阴参与武斗。
$ {: w0 q$ f/ o7 o' V7月28日,旬阳“红八总部”组织武斗队到汉阴涧池参加武斗。18人被对方“俘虏”枪杀。
- M4 W1 a  T3 e# }) i, D8 c8月,1967年以来,本县因派性斗争,出现一系列杀*件,被杀死185人(包括本县在外地被杀者),县革命委员会成市后,陆续得到处理。
0 q; ^, M9 [  A7 ^$ z % d4 m0 u, f/ G$ |4 G* S8 K
《旬阳县志》' d1 Q3 q6 I. C# Z( |% F3 R' D, f% h* \
1996年12月第1版
  O% h$ [- q. S7 W
) A, L4 w( f4 G/ a! Z3 d+ ^  ~+ i% K7 v0 @: ~3 m2 e. k/ s. b
勉县武斗5 X6 t) ^( k0 J" X9 v
/ ?0 e/ Z( ^  k
摘录自《勉县志》; }5 c8 C- l  j7 U$ y5 G4 x6 C

( d; L1 T7 m; c# Y$ {' J  1966年
' D9 t, j2 c/ Z  8月5日,县委宣传部发出《关于组织工农兵群众积极揭发我县文教战线上“反党原社会主义黑线”的通知》。# {. \2 V: u6 B/ [$ r- g* E
    县委决定:举办暑假全县中小学教师“集训会”。  “集训会”期间,斗争教师百余人,武侯中学副校长苏念慈、漩水坪学校教师李远明等受迫害含冤自杀。“集训会”后,将40多人转为“集训会”继经受审查、批斗。) K" C, @7 g, A. v( c
    中旬,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  (即《十六条》)公布后,“文化大革命”进入高潮。+ D! O0 ~" b/ b# }) t! j6 X; z
    由学校到城乡,“红卫兵”组织开始“造反”,大破所谓“四旧”  (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焚毁了县剧团的古戏装和部分古典书籍、神牌、神楼,一些文物古迹遭到破坏, “古定军山”石碑被砸烂;揪斗干部、抄家,大批干部和群众遭到打击迫害。    9月10日,成立县委“文化大革命”办公室。4 @/ B4 N# e7 W' O) L
    10月,各地“红卫兵”组织普通建立,学校停课,成批师生外出串连,并派代表赴北京接受毛主席检阅。工厂不能正常生产,社会秩序陷入混乱。
! T$ i! E0 ~8 t    11月5日,一些公社、学校、工矿、单位改名为“红旗”、  “红卫”、“东风”、“东方红”、  “红岩”、  “红光”、  “四新”等。
4 }' \" X8 Z: I. O9 x    8日,县委发出《关于热情接待各地革命学生徒步行军串连的通知》,后串连更加频繁。" V) s0 ^7 c+ v, K' ?8 L# r
    26日,  “造反派”组织在体育场召开揪斗县委书记惠斌大会。在“踢开党委闹革命”的影响下,各级党组织和机关开始瘫痪。
$ ^6 [& G5 r- P3 }2 e0 E    12月26日,县委发出《关于认真宣传和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指示(草案)的通知》。
! U% ]4 L& y, T4 `$ A0 B    1967年    2月27日,本县“造反派”联合成立“接管勉县县委、县人委临时指挥部”,后改为“勉县红色革命造反筹备委员会”,夺了县委、县入委的一切权。此后,县级各部门、单位和区、社、大队、生产队等相继拉夺权,各级领导干部大都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受到批判、斗争和人身迫害。
1 H, ^- J: G( q' j9 _; V8 k2 X3 t5 Y    2月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勉县人民武装部(以下简称县人武部)农业生产领导小组成立,遂开始办公。7 ^/ w* ^+ V* l, X; o, ]" ]: `. \8 N/ E; V
    5月5日,县人武部农业生产领导小组改为县人武部抓革命促生产领导小组,下设秘书、农业、工交财贸、文教卫生、学习毛太席著作5个办公室,办理原县委、县人委所属部门的业务。
, X8 g" G% X( [4 c6月30日,县委“文化大革命”办公室被被红卫中学(今一中)“造反派”查封。
/ D' ~1 l+ }; M  d. ^    7月,造反派分裂为“联新”和“统临矿”两大派,逐步形成对立,打、砸、抢事件不断发生。在江青“文攻武卫”的蛊惑下,武斗不断升级。先后发生打、砸、枪事件101起,大的武斗事件2l起,打死47人,抢劫国家粮食、物资和银行16起;抢县委、县人委、公安局等单位重要机密档案8起;抢武器、弹药24起。在林彪、江青“砸烂公、检、法”反革命口号影响下,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先后被砸,工作瘫痪。
! U" [! H+ ~/ C$ n2 j    1968年% ]! f1 `2 ]% i+ l9 a2 A- x/ W
    1月9日,北京大学分校“统临矿”派抢走县人武部机枪11挺,步枪百余支。
, G: e7 g+ Q  V( q8 Q9 N     23日,“统临矿”派在电影院门前围斗汉中军分区司令员王明春。& G/ o8 a3 b- r: u4 M
    3月27月,召开所谓“抓不众、促生产”四级干部会议。; U3 u: X  B5 d; d$ ^$ ^
    4月5日凌晨,“联新”派携带机枪、步枪数十支,占领县城,打死“统临矿”派2人。自此,“统临矿”派指挥部撤离县城。“联新”派先后3次抢飞机场驻军、县武装中队、县人武部枪支。( i0 Z" s; N5 q" q* B0 ?
    是月后,各地建所谓“忠”字堂、毛主席语录墙,跳“忠”字舞,背“语录”;每日早、晚和开会前、上工前、饭前都进行“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等活动,大搞个人崇拜。
; L+ C% U: }6 ~    6月2日,“联新”派为抢劫武器,炸3号信箱机密资科大楼,枪杀守卫的解放军战士9名,打伤4名。+ R# N( E7 m" \; X6 i
    30日,陕西省“革命委员会”、中国人民解放军支左委员会发出《关于勉县六"二事件的公告》(简称“6"30”公告),定“六"二”事件为反革命事件。1980年改为“六"二”打、砸、抢事件,对罪犯依法分别进行了处理。
# x9 `3 J3 [- \* ?: @    9月9日,省“革命委员会”发出《关于成立勉县革命委员会的指示》,何振乾任主任,曹振隆等14人任副主任,委员73名。
( n9 I) R6 C/ `" }- d; y2 w( v    12日,在体育场召开万人大会,宣告成立“县革命委员会”,并召开全体委员会议,讨论所谓“斗、批、改”和所谓“抓革命、促生产”问题。
8 D% n5 o' W" F- b" c. W4 v    13日,37个县属单位先后成立“革命委员会” (革命领导小组)。
& b# q: w8 u4 _' W    14日,县“革命委员会”发出《关于把学习毛泽东思想伟大群众运动推向新阶段的决议》。
6 O  Z  T+ U( q+ L) z    15日,县“革命委员会”、县人武部发出《关于彻底上交武器,坚决制止武斗的通知》。4 ~; T- y) o! ^8 q
    10月3日,县“革命委员会”召开第二次全体委员扩大会议,部署进一步掀起所谓“斗、批、改”高潮,保卫“四清”成果,夺取革命、生产双胜利等工作。
  Y  |4 z5 I7 c- R. z5 y% D    4日,小国*勉县“革命委员会”核心领导小组成立,由何振乾、曹振隆、葛明兴、宋志安、任风亭(暂缺1名)等7人组成,何振乾任组长,曹振隆任副组长。# P8 O" x+ e, D* |6 W( K/ ?
    10日,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实行军事管制,原有干警集中到县良种场搞“斗、批、改”。称原政法干部为“旧人员”。体育场召开“对敌斗争”大会时、将原公、检、法领导亦拉去陪斗。
- n: Z5 t" Y% d$ ]    16日,县“革命委员会”责成“联新”派、“统临矿”派组织成立清理归还国家财产小组。    26日,在官沟公社召开有县、区、公社负贵人参加的“清理阶级队伍现场会”,将补定漏划地主、富农分子,进行民主革命补课,列为“清理阶级队伍”的重要内容,不少人披揪斗,造成大批冤、假、错案。1979午1月8日,县委发出《关于否定官沟公社清理队伍现场会的决定》,纠正了错误。; I5 [  y& h- q  x1 q6 U' t( ~# K) n
11月,在县电影院门口召开批判原县委、人委机关“走资派”大会,提出“用万吨炸药炸开阶级斗争盖子”,使大多数领导干部惨遭迫害,蒙受不白之冤。! Z6 m5 W$ @, U1 \/ m1 v! e

# A# h1 Z3 T9 W& k  T勉县志编纂委员会主编% q) O% B0 M' G2 `  a: U
P34—353 j3 k5 Z' D: M' e- {" \. _" f
1989年11月
7 U8 _, ~; }/ P* d. 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3-4 11:03 , Processed in 0.10392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