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86|回复: 0

李若建  女工:一个重生的社会阶层

[复制链接]

0

主题

519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10-6-2 04: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载《社会学研究》2004年第4期# J. @0 R2 [* s. n: U

  u' T, f  P0 O& B/ Y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地区发展差距拉大的人口学研究”(批准号03BRK001)的部分研究成果。
% q% |- a2 b) L9 N  H# z. Y% O" b% M' D6 t' B9 s' r
  Abstract:This paper describes the change of woman workers from 1982to 2000.There is a great replacement between old and new woman workers.The floating womanworker is a different social group compared with local woman worker .The changeof the woman worker is the result of the changing China in the world-system., K) W$ ~& J/ q" s# _
# l. f& N; Y0 G+ R1 L
本文的资料主要来自人口普查,因此根据人口普查的统计口径,将女工定义为女性的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和有关人员。
- E3 J- K. S: T" O5 M1 l
  f) S6 @4 o) j  在知识界女性主义日益高涨的年代,广大普通女性正在默默无闻地生活着,她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改写历史。在她们当中,女工是特别需要关注的一个群体。关于女工的研究已经很多,有宏观的,也有微观的,但是利用历次人口普查资料对她们进行研究的并不多见。
( v6 g+ r2 |0 y0 l3 o8 k+ J
3 U; s/ ?3 y; J0 E" v  本文从人口普查资料出发,尝试对女工这一群体的变化作一些描述分析,并且从世界体系理论的宏观角度对其内在成因作初步探讨。
  T! Q# \. }8 n
7 J, [# R4 V/ J) l* E7 Y  一、女工变动基本情况
$ N2 y" {8 ?1 C9 r$ H# h" t; e# d6 R3 X) `
  工人是中国仅次于农民的第二大职业群体,对于女性而言也是如此。在1982-2000年间,中国女工数量从2953万人增长到3725万人,增加了近772万人(见表1)。尽管女工数量上升,但是其增长的幅度略低于整体女性就业人口的增长(见表2),因此其就业结构中的地位呈现出相对下降趋势。其间女工占女性就业人口的比重从1982年的12196%下降到2000年的11167%,女工占全体工人中的比重从35142%下降到33143%;以女性就业人口的增长幅度来看,女工增长幅度仅仅略高于农民,而低于其他几类职业;以女性就业人口的增长人数来看,女工数量增长低于商业、服务业和专业人员的增长。从变化中可以看出,虽然女工在女性就业体系当中依然是重要角色,但是重要性正在下降。% ~' s3 C5 ~" ~$ C( g9 ?& m
, I5 M1 j9 e9 L$ p5 }
+ O, L. g) N6 u+ H
" u' b1 D7 m6 K# g
  在这个变动的过程当中,女工承受了巨大的失业压力,这一群体为社会变革付出了更多的成本。从表3中可知,在所有职业群体中(除不便分类职业者),工人是失业率最高的,而女工的失业率又比男性工人高出近2个百分点。实际上,一些30岁以上的失业女工很难再找到工人的工作。
1 P1 D* D3 h# p4 t1 x# |! J# e( I- F( n. j4 \
% f2 v3 ^( T& [4 N0 q& Y
" O  p. T$ y: v5 J

1 O. H6 W# R# I) C+ _  k$ `5 @4 m  二、女工的群体更替/ W" i) q) s( T

" u/ w4 d1 A) M; f7 h2 H/ @  除了在女性就业体系中的重要性下降之外,今天的女工,已经不是改革开放初期的女工,而是一个大多数人被更换的新职业群体。这种更替有自然更替,但是更多的是社会性更替。4 T6 f: O& N- P8 I

& ?  y! v9 Q8 F7 b  自然更替指的是由退休者退出及年轻人进入而产生的更替;社会更替指的是由于劳动力市场变化,原有群体退出和新的群体进入出现的更替。女工的更替主要表现为群体性更替、空间性更替、行业性更替和来源地更替几个方面。% y" Z+ O$ |" K. M) N1 I
, e( U( a8 S8 X( F9 Z( F
  (一)同龄群体更替6 k- }- H6 |1 q3 G- j

8 i7 ~  f6 X/ t: {6 A  用人口同龄群(cohort)的分析方法,可以表41982年-2000年间部分年龄女工人数变化大体上估计出女工群体替换的程度。1982年的女工当中有多少还留下来,又有多少人已经被更替,这需要把女工分成三部分人加以分析。- X( E5 I2 ]4 c3 n

# a0 ?! y9 F. V! L  第一部分是当年35岁以上的女工,这部分人占当年女工的24.5%.由于中国的退休制度,绝大部分女工的法定退休年龄是50岁,1982年时的35岁以上女工到2000年时基本上已经退休。8 Y" ^  A) {) W2 `8 ]% i

# ]+ N' E/ H5 M6 N  因此这部分人的工作岗位要么已经被其他人占据,要么已经不存在。
1 V8 L9 c' M7 }# B
$ z. y' J8 u2 j3 h/ z- m2 D  第二部分是当年20-34岁的女工,这部分人占当年女工的55.8%.这部分人的情况见表4,根据同龄群推算,超过半数的女工已经流失。第三部分是当年15-19岁的女工,这部分人占当年女工的19.7%.这部分人的情况比较复杂,因为在1982年以后仍然有大量的青年女性成为工人。例如1985年有一位20岁的女性成为工人,她在1982年只有17岁,而她不属于当年统计的范围之内(其他年龄组也会有这种情况,只是人数不会太多)。因此对15-19岁年龄组是无法简单用同龄组推算的办法来估计人数的流失的。这里只能根据20-24岁中保留率的情况,大体上估计15-19岁女工的保留率是80%.& t+ R+ G; s; O# d0 ]" F8 ~

2 j. Q  p) p2 `  Z2 g- R  根据上述三部分女工的情况,大体上可以推断出1982年的女工当中,60-70%的人已经不是工人了。换句话说,以人口同龄群分析的方法可以推断,今天的女工当中,大体上只有30%左右是1982年的女工。今天的女工与当年的女工基本上是不同的社会群体。7 h7 s. T: A8 h/ d
, ]* K- u) k, O8 d, p8 N
  (二)空间更替
$ b7 M; @* _$ N& l& @+ u% m
* y$ Z. N4 N0 E8 T/ R, \" S  空间更替又可以划分成两种情况,一种是东南沿海替代老工业基地,另一种是城市郊区替代城区。
; u& ?. Q( L- n6 h6 X6 f) b- P* W: ^  F5 I  n
  1东南沿海替代  w# f2 t' Y- k1 y
% J$ J7 r8 t4 n! \5 A& R$ v/ P
  从表5中可知,改革开放初期,大量女工集中在东北三省老工业基地和京津沪三个直辖市。1982年这6个省市的女工人数为767万人,占全国女工的比重是25.98%;2000年这6个地区的女工人数大幅度下降,仅476万人,比重也降至12.78%.5 c+ [, S8 s( w$ W: V" Q" U3 q1 ~

# ~* P; H+ l% C! X6 d4 ^  与此相反,东南沿海地区女工数量大幅度上升。改革开放以来,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四个沿海省份的经济突飞猛进,大量新企业诞生,造就了庞大的女工队伍。1982年,上述四个省有830万女工,占全国女工的28.1%;而到2000年高达1817万人,占全国女工的比重升至48.8%.如果加上海南省和上海市的女工,2000年时中国有1949万女工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占全国女工的52.3%.
7 Y8 z% ]' V+ M% Y  E$ b" i5 m% }; X# N: b0 Z" ?
  显而易见的是,老工业基地中绝大部分女工不可能迁移到东南沿海地区,因此东南沿海绝大部分女工是新生的一代女工。3 B% ]. }+ t9 f& U

1 d; b) T, l( I& g1 g# B4 F; ~" Z7 Y/ S3 d9 `4 i' z& r- H$ x1 L

, P8 n' N, S% b5 H2 u  2城市郊区替代
, T2 U' `9 W! s. H( T/ H( w& v1 D$ `5 ^  Y2 ~5 c9 R
  近年来,相当一部分国有企业经营不善,走上破产或者重组的道路,这些企业所在地也往往被改成其他用途,这种情况在一些大城市中特别突出。城市中原有企业搬迁或者消失,而这些企业中的女工往往失业或者改行,导致市区中女工数量大幅度下降。表6是广州市1982-2000年间女工数量的变化情况,从中不难看出旧城区中女工,特别是本地女工数量急剧下降的过程,相反的是在郊区,以外来人口为主的女工数量迅速增长。0 E" m( i, K* S6 T' c3 q4 b  |

2 v! @9 h+ o4 Y2 B
9 s5 ]0 u5 h. h3 g. A% w( ^% R" ^: ~% d' D9 e
  (三)行业更替
" f4 r- N% t8 t/ a! X6 G3 |2 y% h6 W8 k7 Y1 f
  改革开放以前,出于意识形态的需要,国家强调各个行业内部男女在就业规模上的平等,因此在一些并不适合于女性特点的职位也安置了女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这些岗位的女工往往首当其冲,失去工作机会。因此在1982-2000年间,女工的行业分布发生明显变化。! q. k6 L) B; S. c# @
6 Z$ f+ u' e$ Y. `. g( b) p
  由于1982年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比较粗略,没有分性别的工人行业分布资料,所以本文仅仅是分析1990-2000年间的情况。从表7中可以看出,在1990-2000年间,女工数量的增长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建筑业。其间,全国总共增长女工22318万人,同期制造业增长女工37914万人,大多数行业女工的数量是减少的。虽然不能排除一些女工离开原来工作的行业之后,会转入制造业或建筑业,但是更大的可能是失去职业或者转行从事其他职业。因此,女工当中存在着明显的行业更替。在各个行业当中,女工主要集中在制造、建筑、交通通讯和采掘业,而从1990-2000年间的情况看,更加进一步集中到制造与建筑行业。2000年制造与建筑行业集中了89%的女工,而男工只有66.5%的人在这两个行业。在某种程度上说,女工的行业集中体现出她们被男工从一些行业中挤出的事实。! \# w/ V4 k: _! e
7 s9 a  R: X. @/ z1 T. w8 ~1 [+ F

$ a4 V7 S$ ~2 J$ ]! d7 k4 W& j! T1 D2 ~0 _$ |" O$ |+ L7 P
  (四)来源地更替
$ `/ d8 e. t- F  {2 c9 d
' a* k$ q$ W6 |- z3 |  1982年的数据中没有显示农业户口的女工所占比重,但是在计划经济体制和严格的城乡隔离户籍制度下,估计女工当中属于农业户口的比重不会有多少;而1990年的女工当中,持农业户口的人达到42.6%;2000年则增加到63.3%,大约三分之二的女工直接来自农村。! B% s6 Z8 i) p5 B8 ^
% h# o6 j. z2 \6 V; W6 L" S  T+ U
  综合以上各种更替的情况,保守的估计,1982年的女工当中,至少80%的人已经离开女工这一职业岗位。
: B, a) T3 o8 f. J# Q5 @
: S$ y6 {' g3 A9 c  三、新女工群体
1 p+ S" j: A$ z( B2 ]# a  T  O9 S' `& a
" l9 C% o6 n$ Y; `$ D" z% P2 T  ^5 J  本文把当工人的女性外来人口①「外来人口的定义是根据1990年和2000年两次人口普查中外来人口的统计口径。为了与1990年资料相比,同时也因为本节以广东省为分析对象,因此以广东省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普查流动人口统计口径为准,这一口径不包含本市市区内部、本县内部的流动。」称为“外来女工”。在女工的替代过程当中,外来女工已经构成了当代女工的新群体。全国的女工当中,外来女工占36.8%,其中大多数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以广东省最为突出。2000年广东省有外来女工572万人,由于人口普查只调查离开户籍所在地半年以上的人口,因此还有大量女工并没有列入普查范围,实际上外来女工的数量超过600万人。然而由于资料的限制,本文只能研究那些属于人口普查登记范围内的外来女工。  {5 N- `( k, G% X! Q
6 Q. _! B1 c- v& J3 x% s5 u8 Y
  1982年时,广东省的女工当中,属于外来人口的寥寥无几;而1990年,27.26%的女工属于外来人口;2000年这一比重猛升到74.3%.从1982-2000年的18年间,广东省,特别是珠江三角洲地区,大体上完成了外来女工替代本地女工的过程。在广东省的外来女工当中,87.2%来自外省;12.8%来自广东省内本市(地级市)以外地区,后者基本上出自珠江三角洲以外地区。以户口性质看,外来女工当中93.2%是农业人口。显然绝大多数外来女工是属于远离家乡的一个社会群体,她们当中有86.3%的人以集体户的形式居住,居住格局基本上是本地人与外地人相对分离的。
# ]* D* l: U% @1 v0 {; x# K( Z7 D) t+ K  q8 @. i$ ~2 N( V: k
  因此,目前广东省的外来女工与本地女工是差异巨大的两个群体,其差别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 J! K4 F  s4 q# m0 u) f1 C# M- y) b5 v! P/ c6 }- N/ {/ A
  首先是行业差别。外来女工当中,将近98%的人集中在制造业,比该行业的本地女工比重高出将近9个百分点。电力、煤气、自来水供应行业属于垄断经营行业,是高利润行业;交通通讯业也是利润比较高的行业,这两个行业中本地女工所占比重比较高,而外来女工则极少进入这两个行业。
8 g9 }4 c, s& [0 K5 m
+ y. Y6 q4 u% T/ @# F2 n  其次是年龄差别。外来女工比较年轻,她们当中不足25岁的人超过66%,相反本地女工中这一比重不足25%.在外来女工当中,34.4%的人在现居住地居住时间不满一年,29.9%的人在一至两年之间,14.2%的人在二至三年之间,换句话说,78.5%的外来女工在现居住地居住时间不满三年。
9 B2 e& P" M( Q: G3 o' f' K# {' G9 Y( |! k- I4 X1 [0 C
  第三是教育程度差别。外来女工当中,85%以上受过初中及以上的教育,相反本地女工这一比重不足80%;但是本地女工中,高中及以上教育程度的比重高于外来女工。第四是地区分布。虽然广东省有大量的外来女工,但是主要集中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呈现出强烈的地区集中性。% `3 t1 A. @  j) z1 W# M) J/ Q, m
! P! v, j) U1 v9 a) i
  第五是工作强度的差别。工人是一个劳动强度很大的职业群体,与本地女工相比,外来女工的工作强度更大。在人口普查前一个星期,86.3%外来女工的周工作时间超过5天,其中接近44%的外来女工工作时间是7天,也就是没有休息日;相比之下,本地女工超过5天的占5712%,这一比重虽然也偏高,但比外来女工低了29个百分点。
# v8 I4 q: u" }* h' l7 t( Y2 [; {2 i1 W! M
  从广东省,特别是珠江三角洲的情况看,以年轻的、受过初中及以上教育,来自农村的女孩为主体的外来女工,正在成为新的女工群体。当然珠江三角洲的情况不能够完全代表全国,但是外来女工代替本地女工,在中国东南沿海和北京等地是相当普遍的现象。
4 ~2 o; D: b' E# w# M5 ~  R6 n8 B: M! x
& n! G8 ^" E+ `- t$ L
3 c: H4 ~: \. [4 ]6 r0 l9 Y/ J% J4 E
  四、讨论:世界体系视野下的女工群体命运
8 ]# Y- a8 q9 d3 e" ~$ \( P" s6 q7 D; s
  在中国历史上,女工群体的发展大体上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O) J0 S1 e; x2 a) s8 v

, x9 f" L) H* L- Q2 h% ~) _  第一个阶段是19世纪后期到1949年以前,这一时期可以说是女工阶层的诞生和成长期。
# P! T+ d1 f- H# Z1 M- w6 [7 S+ n; b4 p9 y/ C
  这一时期女工主要集中在一些大城市中,1928年上海市工业系统中女工比重高达56%,男工为35%,童工为9%,根据1946年的统计,上海市女工以粗工和半技术工为主(郭瑞敏,2002)。
5 J4 M3 R& x* ?% l" N
  e  e$ E, t1 r% [. U2 J2 ~  这一时期女工的产生与发展,基本上是由劳动力市场运作而造成的。9 h/ s, \( q! ?$ ~% U) Y

7 r0 Z( |# A* G7 X7 }  第二阶段是1949年以后,特别是1958-1960年间,职工人数大幅度上升,女工数量也有相应的增长,其来源一部分是农村妇女,另外一部分是城市中的家庭妇女。可是好景不长,在1961年开始的精减和下放职工的过程中,女工首当其冲(李若建,2001),大部分失去了工人的工作。在此之后,女工数量出现了一个漫长平缓增长的过程。
; D7 a$ B) A) C( X, r
! J/ o7 ]; V7 z, m  第三个阶段是改革开放到现在,这一阶段的情况从前面的分析中已基本清楚。在三个阶段当中,第一与第三两个阶段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有的学者从上世纪初期与近年女工所遭遇的一些突发事件入手,指出在相同的经济制度和文明条件下,某些社会事件可以再次出现,此时时间失去意义,事件呈现出结构的相似性(佟新,2003)。$ [9 Y1 w8 T8 d7 G

) f' ]7 p3 y' s: c" j  事实上今天外来女工的境况,与第一阶段的中国女工有许多相似点,例如多数是来自农村的年轻女孩子。如果把视野放开到20世纪60年代的韩国、中国台湾省的女工,可以发现她们同样是出自农村的年轻女孩子。如果把一些事件与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女工相比,甚至于可以找出相似之处。但是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今天中国的女工与当年的女工及韩国、中国台湾省的女工有一个重大的差别,就是她们是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原有的女工群体,而不完全是新生的群体。/ k9 b6 F/ a2 M) N4 A

( w- B. C" ~1 c: c  如果不仅仅分析一些孤立的事件,而是把事情放在更加广阔的背景上看,中国女工的命运,与中国在整个世界体系当中的位置是紧密联系的。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中国女工群体的诞生是中国开始大范围进入世界体系的结果,而建国初期女工群体的扩展却是中国企图摆脱世界体系的产物,当今的新女工群体又是中国重新融入世界体系的表现。
4 r7 g: N8 \/ M# W8 w4 o8 t: V0 w
  今天的中国已经是整个世界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今后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其继续作为主要的制造加工区的角色是不可能改变的,也就是说中国依然需要大量的女工。为了在世界体系中维持中国的经济竞争能力,保持大量的体力充沛的廉价工人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女工群体的更替依然要不断演变下去。随着国内体制改革的深化,特别是垄断行业进一步减少,一些缺乏竞争力的女工将会不断离开岗位,新的相当程度上是农村来的女工将取代她们;同时,由于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广大农村为女工这一职业群体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后续队伍,因此进入工人群体的农村女性同样会被更年轻的女性所替代。* I; E: F. X+ W* @6 L( ?9 N

8 |- j. Z& W. P( ~( h9 F  从前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到现有女工的部分群体特征。其实她们除了年龄之外,还有其他特征将导致她们可能被替代,其中最重要的是她们的婚姻与生育状况。以广东省的外来女工为例,调查时她们当中6912%的人未婚,2615%的人没有活产子女。但是在现有的劳动力市场中,相当一部分女工在生育过程中至少要暂时退出就业,因此外来女工在生育期间,其岗位不可避免地要被替换。
+ `3 U; x' @' B7 ]5 h9 J5 Z( x7 W* T' J* E" l% i  @3 z. j
  过去被更替下来的女工,大多数是城镇人口,一般还有一些基本的社会保障,同时也比较容易重新在城镇找到工作,或者得到亲友的帮助。而今后被更替下来的女工,将大部分是来自农村的女性。以广东省的外来女工为例,她们当中9312%是农业人口,因此绝大部分外来女工被替换后,是没有什么社会保障的。因此她们的命运如何就变得更加复杂。  V+ i7 d0 o! ?& r

" M4 V9 \4 K  N. b8 M  除了少数幸运者可以从女工上升到白领阶层,甚至于社会上层之外,绝大多数被更替的女工只有这么几条出路:(1)转行到其他职业,如商业服务人员;(2)成为专职家庭主妇;(3)进入地下经济,如成为性工作者;(4)返回农村,然而她们就是因为农村的贫困和缺少机会才离开农村的,因此有多少人愿意回农村是个问题。随着20世纪90年代初期成为女工的那一代人因为年龄的增长而被更替,上述几种结局会有什么社会影响,是否会产生严重的社会问题,可能是很快就能看见的事情。1 M. s" e3 C- V7 t/ C

9 Y" f4 B. [2 n" l  X$ L* i) ?$ B5 `  参考文献:  j2 G$ P$ N. [) T, s
- K" r7 D& y8 |7 K% L* N
  郭瑞敏,2002,《浅析民国时期妇女职业不发达原因》《文史杂志》,第4期。0 O+ @0 W8 a, x; B$ B
! \$ U- C1 a1 U4 L
  李若建,1994,《割裂的劳动力市场及其对就业的影响》《管理现代化》,第2期。% }, H; o" Z6 K4 i, G. h5 p: F& D

% y9 n4 h2 k) r7 E  —,2001,——《困难时期的精简职工与下放城镇居民》《社会学研究》第6期。
! c7 Z" J& e, i, e; j
4 b9 ^  a- A' M! L  佟新,2003,《社会结构与历史事件的契合:中国女工的历史命运》《社会学研究》,第5期。
2 C5 Y% U9 {3 ^: R; {( O6 c( _2 d  _
0 l; f) a0 T& g/ o: b8 I  具海根,2004,《韩国工人》,梁光严、张静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0 T$ K$ P1 Z/ O/ ?7 ~) N# w7 I' e& Q- ]7 c4 P9 r1 T6 ?
  苏耀昌,1987,《华南丝区:地方历史的变迁与世界体系理论》,陈春声译,中州古籍出版社。6 y0 ?6 m4 X) S

% V  [( s0 H, D5 N  E.J.裴宜理,2001,《上海罢工》,刘平译,江苏人民出版社。4 p  S$ L% U; u% N8 R
  _: X9 m+ x% d& m
  E.罗伊斯顿·派克,1983,《被遗忘的苦难:英国工业革命的人文实录》,蔡师雄等译,福建人民出版社。" w9 y7 X9 S' K+ Q
/ I/ p; F. h3 H0 W$ H$ i, V
  E.P.汤普森,2001,《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钱乘旦等译,译林出版社。
( j  H! }& V* r, u# z0 j) Y/ D. L6 _% M: {6 ]+ t& d3 N' e
  作者系中山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博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9-27 18:49 , Processed in 0.09431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