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hank

吴恒春 人生传奇(文革相关部分)

[复制链接]

0

主题

331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10-6-7 01: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70

七十、温州求是学院, l4 M* M) @) G  N# v' I" n" ]
9 [) ?4 ^3 t! C" b9 X" t( [+ V) m
在科技大楼和黄陂科技园的这一段经历,我最大的收获是做了平生两件我自己都不认为自己能够胜任的事,一是当了一回的基建办公室主任,为主迫使设计所的修改了图纸,得到了当事人和黄陂建筑世家李氏兄弟的认可和赞扬;二是搞了一回园林总体设计。很辛苦,但是内心很充实。% R  y! ?: X0 ~! q, }  t% E: D6 b

' D- d& ^5 y9 i7 ~+ k人生一世也不过是赚钱和花钱两件大事,这钱进钱出的过程不就是生活吗?我赚钱,但却是用做各种对自己进行挑战的方式来赚钱的。钱并不多,比起那些用损人利己的办法和用人格来赚大把的钱的大款们来说简直还是穷人,最多也只能算是小康之家的生活,但我的每一分钱都是用真实的本事,用学识换来的。到此为止,我觉得自从退休以来,我做过各种事,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赚一份工资,为人一场,我总算用不同的方法证明了我自己不是无能之辈。时不我待,没有机会在更大的层次上重新证明其它,这也就该知足了。方霞也是人,也该让她能有按自己的意图来证明自己的机会。所以,当我们两人为了家,必得有一人辞工的时候,与其她勉强放弃工作不如我来放弃。于是我辞工了。/ b" B. t! c7 u
. r5 d. {) V2 q
温州是一个古老的城市,但在国内出名,却还是最近这几年的事。在一九九八年这时,我认识的温州不过是全国走私和造假最为猖獗的地方,在经济上,也算是一个比较活跃的中等城市。当时有一段顺口溜,说是“北京人什么话都敢说,上海人什么衣都敢穿,广东人什么东西都敢吃,温州人什么生意都敢做。”这四句话的形容中,前两句我认为是不确的。北京人在我的映像中,好像早已是惊弓之鸟,胆小到了一般的时候 “莫谈国事”的程度。而上海人的穿衣早已不是中国的领导潮流者。衣着打扮就不如大连人。第三句也不尽然,广东人是比较能吃东西,但就不如北方人敢吃蚱蚂。而温州人什么生意都敢做倒是非常确实的。他们无论是走私还是造假已经到了大规模集团化的地步,而且一点的小生意都敢做到全国,做到全世界。我所到过的全国大中城市中,凡是有了集中的商业市场的地方,无一例外,都会有一个相当出风头的“温州城”。而他们的做皮鞋,眼镜,打火机,电子表,电器配件,都做到了全国,全世界。一九九九年时,东方航空公司招空姐,条件之一是必须会说温州话。(闽南话的一支)这就非常能说明问题了。
0 |3 @2 t9 I5 m/ m- b: m5 F+ o$ u: z
我实际是在一九九九年初从徐尊奇那里辞的工,到了一九九九年的二月份,就陪同方霞一起到了温州。' h7 G8 c- L9 t$ e4 C0 g. ]

* r" C" Q6 l( h4 O2 ^' I4 q温州外国语学校,在温州鹿城区瓯江边上,进门要经过一个大型的木材场,这个学校规模算是不小的。有初高中共十七个班,刚好相当于我读书的黄陂三中的规模。一栋主教学楼,一栋宿舍楼和一栋教师宿舍楼。校园环境还算不错,能全封闭。方霞是教高中二年级的英语,并带一个班的班主任。她带的班是高二七班。方霞这个人有一点工作狂的性格,做什么事总要求尽善尽美。她所带过的班上的学生无不对她依恋很深。这也正是她精神的寄托所在。她住在学生宿舍楼的三楼顶头一个房间里,相当于是在楼梯间。在房间里有卫生间,生活一般还是很舒服的。这时,与她一起的有我们原在湖北省化工厂的同事姚建棣,黄希泉两人。另外她还认了一个干女儿叫郑淑艳,是个温州大学的毕业生,与她一起组织过一次外语夏令营的活动。这个女孩子很自尊自强,也很好胜。身材小巧,皮肤白晰,眉清目秀,眼睛明亮有神,不见其媚而见精神。瓜子脸,下巴尖,额头略微突出。对人很真诚,尤为难得的是有很重的传统思想,善言谈而不轻与人交往。内心中有很重的轻高思想。工作责任心很强。这几乎就是方霞在温州的全部的力量来源了。我到了这个学校后,由于不愿意被别人看成是无所事事来找工作。特别是怕被姚老师他们看轻了方霞。所以故意躲在方霞宿舍中不外出,当典型的家庭主男,作一个深闺淑女样的男人。不外出总要有点事能打发时间,这就开始我练习写毛笔大字。* y) ~. R0 [, X0 H

0 o0 X4 p$ S8 S& M6 b( N我从小没有学好毛笔字,因为自小多病,身体虚弱,拿不住毛笔。别的小学生能像模像样地四指分开,而我去像捉虫一样四指集中,捉住笔头。不然就拿不住笔。为此不知挨了老师的多少讥讽,但始终改不过来。到小学高年级后,就只好自己藏拙。从此,我就没有拿过毛笔了。这样一算起来我是从一九五六年到九九年四十三年没有拿过毛笔的人了。世上事也是有一弊也总有一利的,只要你能善加把握。在大字报铺天盖地的年月,我当宣传部长而不会写毛笔字,这就使得这个宣传部长的言论武器少了一样最方便的项目,不能写大字报,因而也就少了很多后来挨整的罪状。但自工作后慢慢感觉到,一个人挂着知识分子的招牌却不会写毛笔字是很大的遗憾,为此总想找机会学习一下写毛笔字。这次总算是完全无事了,正好安下心来补我终生的一项不足。刚写时,真的是好辛苦。到方霞这里串门的一个语文老师也爱写毛笔字,但他才不过三十岁而且写毛笔字也只不过有一点基础。看到我近六十岁的人才像小学生一样辛苦地描红,也不禁半是讥讽半是赞美地说我是“老母猪撵兔子,虽是自不量力,却也精神可嘉。”从此,我这个老母猪就每天撵兔子了。撵上撵不上我是不管的,只要一天天离兔子越来越近就好。那怕是撵不上,还越撵越远,也无怨无悔,只当是练气功吧。因为这能让我心无旁鹜,平心静气。这也就是所谓的练气功的人想要追求的目的了。: g8 M0 D- Y* H

" m0 r0 ^- w; L& I, h2 W我也不是完全地深居简出。
* k5 H" \5 d; `+ I
! ]5 J0 g- T. {( h4 E7 t  |" v从在湖北省化工厂开始,方霞当班主任我总是当她的“班主任助理”。这是方霞对我的写作能力和与人交流的水平总是深信不疑的。为了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方霞要求她班上的学生每个星期交来一篇周记,由她来修改。这样做的理由是为了能与学生有一个较好的交流方式,也让学生能更好地锻炼写作能力。这首先落到我身上的责任就是给学生改周记。因为我有时间,所以周记改得特别认真。大段大段的批文,引得学生各自拿到周记后总是迫不及待地看各自的批文。后来,就又加上了一个职责,那就是给她班上的学生作个别思想工作。不久,我就成了方老师班上学生口中共同的“老哈”了。这是因为方霞是教英文的,她用英文开口介绍她的老公就是“我的哈斯笨特”,后来就叫“我的老哈”。这样叫很有趣味,学生刚开头也就跟着叫:方老师的老哈。后来干脆就变成了大家都叫老哈了。
7 N& C' G7 p/ d1 [6 r8 U' F# J5 o4 `2 ~0 p* Z6 q% K
有一次,方霞要我到班上给学生讲一堂课,是开主题班会,谈为人处世和学习,讲世界观。这一堂课讲的影响很好。与方霞同年级的另一个姓胡的老师也不禁心动了,也请我去讲一次。这个胡老师要我去讲,并不是因为他心在工作,而是他的一种外交手段,以此来表示对方老师的一份好意。用湖北话来说,就是“抬桩”的意思了。但这个老师是个很谨慎的人,此事他不仅作了安排,还向学校汇报过。学校的讲台是很神圣的,不能轻易交由不相干的人站上去。因此这个胡老师这样作倒是对的,而方老师对这一点就没有人家认真。这一汇报后,引起学校的重视。于是,我还没进教室,就有一个副校长先坐在那里了。这一堂讲下来学生听了多少反映如何我还不知道,首先感受到的是那个副校长激动得满面通红。这堂课后,这位副校长回去就召开了班主任会议。会上说,我们这里有一个很好的演说家,要充分发挥他的作用,每个班都要请他来讲思想课。这样一作为正式任务布置下来,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原来湖北省化工厂来的两位老师。如果说别人都承认了这个人的工作能力,而他们却不肯认可,那也是太说不过去了。因此,首先是黄希泉的班成了第三个要我去做专题演讲的班。这一讲下来,慢慢地名声就日益响起来了。
  X3 _% B( C: |: C0 U6 u
% B, o* W+ G! S# E% \7 q每一次的讲演也不是免费的。每一次讲过后,该班总也是会送来一份可观的礼品。咖啡,香烟,价值百元左右。8 X$ O$ {7 \; a/ ]! G# `5 A

& x  n0 s0 }& S4 n% h这个民办中学的老板叫做翁金华,他除了办有这个中学外,还办了一所小学和一所民办大学。小学叫做白鹿外语小学,大学则办在温州经济开发区,叫求是专修学院。温州的经济开发区在离瓯海区不远的地方,同属瓯海区,地处温州市的东部边缘。而当时的民办大学一般是招收的正式高考落榜生,为了保证生源,有时就是分数差很多也收,这就形成了民办大学的学生质量很差又难管的通病。到民办大学教书很难教,因为学生的水平太低,而理解能力也很差,更叫人不能忍受的是不爱学。这些学生一般家庭都比较富有,学习不好社会活动能力却都很强,这就更增加了管理的难度。教书难,当班主任更难,搞专职管理的管理工作就更难上加难了。我这是一九九九年的四月间在黄龙外国语学校闲居,到三月份以后开始给学生讲政治课。在开学的一个多月中,这个温州求是学院就换了四个学生处的处长。所以我在这里一开始讲课出了一点名,翁金华就开始打主意让我去接这个学生处长的职务了。. r  l) U3 P: C( M) [7 X
# `' j& q; n; U/ \4 L- |/ x3 F
一九九九年五月初,翁金华先作通了方霞的工作,要我去接任这个职务。但出的工资并不高,每月一千二百元钱。出于这又是一个新的挑战,钱多钱少是第二位的。再说,玩着也是玩着,一个月多一千来元钱总比没有这个一千来元钱的好,更何况是由人家主动上门情商。我也就很爽快地答应了。
& l% a7 \9 Y0 b8 E) o3 w- ?- v; e9 h, P6 n/ E; d3 a
这个求是学院是一幢七层大楼,而且是独立一幢大楼就成为一所学校。大楼的后面是一个篮球场,这就是这个学校学生唯一的活动空间了。我去的时候才招第一个学年的学生,只有一个年级六个班。共有文秘班,计算机一班二班,财会一班二班,旅游与饭店管理班,我的任务是当学生处处长兼文秘班的班主任。这个文秘班的班主任也是最不好当的一个班主任。凡报读文秘班的学生,都是这些落榜学生中的佼佼者,有的甚至离高考录取分数线只差几分。这比起其它只考了百多分两百多分的考生来说,进入这个民办大学就好像是非常委屈他们一样,所以总有一点自命清高和与其它人的格格不入的样子。弄到最后这个文秘班就自开学以来也是换了好几个班主任而到我去时没有了班主任了。9 s* i0 J. c9 K
7 {) x  Z$ X- |- V
我刚去时,还是春初的天气,天还很冷,我穿着的还是羽绒服。我去前就有人知道了会新来一个老头当他们的新班主任。我刚到这个求是学院,当然会在学校前后走一下,熟悉环境。在我围着学校前后转来转去的时候,位于学校二楼的文秘班的学生就纷纷挤到窗口看这个新来的班主任。一看,原来是个又老又胖的老头,很多学生大失所望,对于这一点我是早有心理准备。所以 对第二天的与他们见面,我是很下了一番功夫。我能否接下这个学校的学生处长,就看我在第一时间内能不能让这个自以为了不起的文秘班的学生接受我。/ J: M9 I( ^' M4 R) ]6 K
4 X  M+ y0 b/ y5 d. b, Z; |
这天晚上,我要来了这个文秘班的学生登记表。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去看,更多的是背。我要在一晚上把这些学生的姓名,家庭情况了然于心。第二天,就由学校的常务副校长,一个同样退休的老头姓尹的原温州医学院的副校长带我进了文秘班的教室。尹校长作了最基本的介绍后就走了,留下我一人来开辟我自己的这一片新天地。我开始作了一段必要的自我介绍,就接着大发各种议论,在不拿任何表册名单的情况下,在表面上的“不经意”中,不停地带出了这个班所有的学生的名字。并一一要他们站起来互相认识一下。有时,拿他们的家庭地名开一点善意的小玩笑,有时,用他们的家乡出过什么有名的历史人物来对学生进行鼓励。有时,背一点诗词来强调我说的观点。一堂课下来,我让这一班狂妄得差点离了谱的学生目瞪口呆。怎么这个老师刚来就对他们的名字都记在心中,而且还对他们的情况那么熟悉。知识面的广泛就更是他们所望尘莫及的了。刚好,这就是我要达到的目的。
% K' \* F* Q0 c# u; W. c
. T' E! L( D0 r# G8 B  l" u但在这个不经意之中,我却是真的不经意间漏掉了一个同学的名字没有提到。这一不经意的漏洞,却让我感受到了任何一个工作中的漏洞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就是我在“不经意”地点到大家的名字的时候,偏漏掉了一个叫做郑东凌的同学的名字。郑东凌是班上年纪偏大一点的同学,父亲是个乡村医生,母亲是小学教师。家住在温州海外的一个叫做洞头岛的小岛上。这个小岛就是有一首歌中唱的“半屏山,一半在大陆一半在台湾”的那个岛所在地。最可惜的是,这一漏洞我当时并没有觉察到。因此没有来得及及时补上它。导致后来这个郑东凌同学始终与我不即不离。: \* X! `; E3 y! ?' U# s9 U& D
! Y$ F) r% y# g7 V8 E
从我当学生起,我就有个感觉,就是世界上,有两种职业是不能讲究表面的谦虚的,他必须以强烈的自信心来感染他的对像,这就是老师和医生。学生要是对老师没有信心,他是不会服从你的,更不会向你交出自己的内心,也很难接受你的观点。当老师本来就是要用自己的知识和理论来塑造学生,如果学生对你有抵触心理,那么,哪怕你讲得天花乱坠,学生也充耳不闻。当医生的也是一样的道理,病人一旦对医生没有信心,那他的病就会很难治。学生学知识,病人治病,都要他们能放心地,信任地与你密切配合。如果一个新老师一到课堂上就对同学们说:“同学们,我这个人水平不高,学问不好,我们以后互帮互学。”如果一个医生对一个病人说:“我还年轻,刚离开学校不久,对于治病没有经验,对治好你这个病我也没有把握,我们治着试试看吧。”像这样的开场白倒是很谦虚谨慎了,其结果呢?一定是无法干下去。我的这第一堂课,不仅建立了学生对我的信心,而且让学生迅速改变了对我的观感。一个学期后,有一个学生谈到当时的感受时说:“吴老师,真的是好奇怪啊,刚开头看到你在一楼走来走去,我们都觉得这个新老师又胖又笨。但自那一节课后,我们都觉得这个老师好神气好有风度。”总之,我的这第一次攻击是成功了。
$ H4 K( {' v! q0 L* h* u: J( v5 [
% s: W) @1 ]" R$ _  [我到这个学校是这一年的五月初,开学已经两个月了。第一步的工作是让文秘班的学生接受我,这一点是做到了。接着的是改选班委会团支部,再就是开展班上各种活动。办壁报,搞书法,开班会。总之是想法让每一个学生都有表现的机会,也让每一个学生都觉得你了解他关心他。因此,我也不间断地走访学生家庭却又并不告状,让学生都很乐意地请我到他们家中做客。这个班一共也只二十七人,与我大学时的班差不多,所以对我这个很喜欢与学生打交道的人来说并不构成多少压力。7 W% ~9 V4 s/ e' |1 h1 P0 s

7 i5 i/ C1 y- Y* J作人的工作,特别是作群众工作,又特别是作年轻人的工作,我们可以从搞传销的骗子那里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这些搞传销的几乎是空手套白狼,但能让参与者虽是倾家荡产而无悔,始终保持着一种狂热的激情。那就是因为搞传销的那些人几乎研究透了人的心理,懂得满足人的各种需求。这主要就是认同感,参与感,归属感和表现欲。而我们的好多知识分子作工作总是以我为核心,只知有己不知有人。所以他们的工作总只能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得不到别人的响应,也得不到别人的认同。一个人要想让别人承认你,你就得先承认别人。当然,这好像又与我前面所强调的世上两种职业不能搞表面的谦虚,而要用强烈的自信心来影响对象。这样一来,自我表现和让人表现就是一种冲突了。调和的办法就是各自在不同的层次上表演。你只要能想办法也为每一个想表现自己的学生提供一个舞台就行,可千万别只顾自己表现而忘了自己的学生。
" c! k& u' A0 ?" d" t, [9 I
5 C9 q7 Q5 b2 f7 E, b* u; ^- U# R当这个学校的学生处长,在把文秘班接过并让学生接受之后,就等于成功了一半了。一共才只六个班,最低限度这是六分之一。但其实不是这样,这个班的影响差不多就是这个学校的一大半了。不仅在学校文秘班有点天之骄子的意味,而且还由于这个班的女生都很漂亮。在学生中流传的顺口溜中就有“美女出在文秘班”这一句。所以大家都很关注这个班。我能让这个班的学生对我信服,这就产生了我所意料不到的影响。4 x& m4 j2 l$ B# a
# `( b5 r- {9 O0 `+ W
接着的是在学校开展一系列的活动。首先是抓团委,学生会。再不久就是全校开大会。接连几次的全校大会,就使我的威信大幅度上升。原来这个学校竟没有一个人是长于演说作大报告的,而我这方面恰好又有所长。从群众心理而言,大多数人对于自己的管理者并不能从平时的言行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与能力大小,更多地是从一场报告有没有水平来建立对一个人的信任和评价。六月份搞了一场军训,这就从更广泛的角度上与学生加强了联系。到七月份就面临放假了。九月开学,招了新生十一个班,新增加了服装设计,幼教几个专业。国庆节前,召开了第二届学代会和团代会。国庆节举办了全校文艺晚会,这两次活动都组织得有声有色。接着又创办了学校的《求是报》和全校性的文学社。到这年的十月中,这个民办学校就有了自己的报纸,广播,文学团体,从不间断的各种体育比赛和业余活动,学生们情绪日益高涨起来。我所在的学生处变成了人满为患的最受学生欢迎的场所。一到课余时间,各个班的学生都挤到学生处来与吴老师谈天说地。让不少学生真的很羡慕文秘班有这样的班主任。后来,学校迫于学生的呼声,终于又要我兼任了计算机二班的班主任了。/ ?+ ?1 y6 e( m, B

: v7 q2 o0 |3 y$ [3 |, [# J) ?. `2 \计算机二班是六十多个报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中差生组成。其最大特色是成绩不好家庭富。两个月下来,也算是大有起色。
' f3 M8 a% d; R) C! l4 E4 ]! `' A
) B6 J  u$ Q) u7 ?4 C' |* q# F我在这里说是很忙,其实算是生活很有规律,也并不忙,因为我不带课,没有备课的压力。只要学生上课了就没有我的事,我也不用为学生的作业操心。再说这又是民办学校,没有必要应付上级没完没了的检查和布置的任务。也没有什么报表要填写。因此,我有很多时间继续我开始了的练字。0 ^4 v6 O. b5 I) z# [/ @* w

8 N1 W: Y, G5 h' X& R一个人只要自尊自信自强,对人带着真诚,那么他就很可能达到一种左右逢源的境地。不仅他的优点能被人接受,他的知识是一笔财富。有时,连他的缺点也会成为一笔财富。我在温州黄龙外国语学校开始学写字,那字真是惨不忍睹。但终究是自己写的,更何况按林彪的说法,人在很多时候要自己和自己比,现在和过去比。这样比才能比出进步,比出信心。就为此,我把自己刚开始练字的纸都留了下来。不过是为了自己看看有没有效果。等到了温州求是学院后,终于看到了我练字的效果了。不仅能写大会的会标,而且也能在墙报上大胆地写下自己的“佳作”。在当班主任的时候,为了让学生们也开始学写毛笔字,我讲了自己学写字的过程,并出示了那些“惨不忍睹”的作品。不想学生们倒是对我那些不像字的大字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大多数学生都要去一张,并表示一定会留下来。因为他们说:“吴老师这么老了,还能从头学起,而且原来的字这么差,不到半年就写得这么好,我也一定能写好的。”二个班的同学感动者有之,佩服者有之,就是没有一个同学是嘲笑的。
& X5 J: Z' `; o& _( k/ ~" A
% t8 b9 r1 e3 @- L0 |% P% Y2 K# t; Q; [但我无论做了多少工作,校方却总是并不给我增加工资。这使我觉得受了轻视。这里一个当地的刚毕业来校的体育老师工资都是一千二百元。我的工资也一直就是一千二百元。这使我心中很是不平。这也就在我心中埋下了“梁园虽好,终非久留之地”的伏笔。我工作能够卖命,也并不护短。但忽视我的作用,抹煞我的贡献的行为却是不能忍受。- y- M6 N( N( s. v) h; \
0 K5 F/ I5 D/ |+ f, J/ G: m- V
一九九九年的十一月,我接到陈晓云花很大力气从武汉打来的电话。我说花很大力气是因为我在温州的电话号码很少有人知道。而我儿子儿媳他们又并不总在家中,很难找的。但她通过不停地与江汉所联系,终于让她碰到了一个与我保持联系的人而问到了我的温州电话号码。陈晓云要我赶快回汉,说是朱晓锋有一个朋友,委托她组织班子,到青海盐湖去搞金属锂的开发。金属锂是制造手机电池的最主要原料。这又是一个新的挑战,我心目中是打算答应的。但由于学校工作的特殊性,我不能说走就走,这是一个人的职业道德问题。经过我仔细问到一些前期准备,原来才是拿出来一个可行性报告。厂长,副厂长已经有了人选。不过是要我去当个总工,朱晓锋用的基本是原来她工作过的武汉制氨厂的人。当然,只要工作能有把握,我并不在意职务,但这实在是并不要我马上就接任工作,根本不急,搞好前期工作最少还要半年。我就说到春节再说吧,要我现在辞工不现实,而且你们那里也不是现在就要动身。如果不要我来拿技术方案和可行性报告,那么,这个总工的工作是只有到了工人快要报到时才有事做的。陈晓云一听这也是道理,所以就没有再催,只是再三叮嘱,要我一定辞工,春节大家好好讨论。9 p4 q# \! i: ]- q9 D

% b1 [" V( Q6 A6 ~十二月,我递交了辞职报告。这也好让他们有个人事安排的准备时间。他们也只是形式上的表示了一下挽留,并不当真的。% n3 _* T* n* b- S7 y( O: t. [: ?
! f0 r/ Y$ n6 `( s+ a2 F& P
二零零零年元旦,人们拼命地在迎接新世纪的来临。方霞的高二七班的同学也包了五马街一家卡拉 OK舞厅的大厅,作了通宵狂欢的安排。我参加了他们这个活动,在与同学们的欢聚一堂中,迎来了二零零零年的第一缕阳光。
* I; }- J! l, s4 d2 C
5 |# A- p/ H5 o这一年的元月底,我的三哥,吴晓成因病发展到了皮肤癌的地步。到元月底已经是病危了,他很希望我能去看他,但可惜的是我因就要放假,为人不能有始无终。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那么急迫,只想再拖几天,我就能在学校一放假就先期离校,赶紧回到黄陂去,也不至于来不及。谁知这一拖就没有能见上我三哥的最后一面,这个远近闻名的能工巧匠就这样在六十四岁时结束了他苦难的一生,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人间。到学校放假,我只能在他坟前烧了一点纸聊表心意。愿我三哥在天之灵安息。# e0 Z. \2 W+ r! y! w! S
. s2 w7 v! e3 B& E$ h# d
二零零零年的二月初,我们在北风萧瑟中回到了武汉。这时我已经知道三哥的死讯。一进武汉还是先给朱晓锋打了个电话。谁知她在电话中对于到青海的事只字不提,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要我到她家里去玩。我知道这事肯定是泡了汤了。但对于她们这样对一个正在社会上为了生存而奋斗的朋友的去留这样的漫不经心,心中很是有想法。从这时,我也就再也不提起什么青海不青海了。回汉后,匆忙回到黄陂,到三哥坟头上烧了一通纸,算是兄弟一场。这就回到我湖北化工厂的家中过春节了。
1 B: i5 H/ p5 i, d" Q2 `  @9 y9 @% i$ G* ~" |
我对王军的排斥最早来自于他对朋友们的无情,只顾自己的需要而不顾朋友们的未来。为了到海南去,他盲目地邀请了不少被他称之为朋友的人,而且这些人当时也都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如胡乾武(长江开发报驻南京记者站站长),施鸿蜀(长江日报记者),刘兴顺(长江日报夜班部主任),王洪亮(河北信息报记者)。当然也包括我。当海南的事因为中国人民银行与中国保险公司为投资的事发生冲突后,中央就表态保险公司不能用保费投资,这也就宣判了“亚东集团公司”的死刑。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看出一个人有没有责任心和为人的道义了。王军把最后剩下的钱全部自己控制。其它的人则对不起,各自自谋生路吧。好在是我早一步回到了化工厂,而厂里面又由于各种原因,不追究我的近一年时间不在厂的事,我的饭碗是保住了。但如果要是这个厂不讲这一些,给我来了个下岗会怎么样?那不惨了吗。中国古人说:不看人待我,要看人待人。这句话真是说尽了看人的品性的最高原则。这次,朱晓锋和陈晓云又来这一下子,这两个女人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很快就一落千丈了。不错,她们都很能干,各有特长,但自私,不顾他人,为人上道义有亏,其它也就不足提了。" f. _1 g, w. F, K- K5 n1 y

# q( m& S3 L  ?- P我的优点和缺点都在于此,我爱记事,一事在我面前失信,以后就很难再让我信任这个人。有人说这是小气,是度量小。但我不这样认为。明察秋毫而不计较是为大度,自己不富而能助人是为慷慨。自己都糊里糊涂,莫明其妙弄不清楚,那里还有什么度量可言,纯粹是马大哈嘛。总之,自那以后,我对这两个我曾经认为是女强人的女人再也不认真对她们的要求和许诺了,因为事实证明她们是不可信的。/ d; P/ r+ w4 a/ s- {/ `) t5 R

4 N0 d  i* N& u  P& E* v七十一、深圳特区
1 j# D, X# I5 s( t# O9 ~- j: s5 l% i* z, M
二零零零年的二月八日,是当年的农历正月初四。这一天,梁美虎和马小平两人到家里来拜年。前一天,梁美虎的儿子梁成先己来过。因为梁成是我和方霞的儿子吴方刚的中学同学,他们玩在一起算是朋友关系。而梁美虎则是我在中试室工作时的同事。有一段时间,厂里把中试室和设计室合并成立了产品开发研究所,下面分设试验室和设计室两个室,我在试验室工作而梁在设计室工作,同在一幢大楼上班。梁是中专毕业,而长相很有几分帅气。皮肤白晰,眉目清秀,颇有几分外国白种人的风度。会下象棋围棋,打桥牌是好手。当我七四年刚调到化工厂时,他还算是个青年。时常穿一身白色的短球衣,穿着一双白色的网球鞋和白色的袜子。加上皮肤又白,活跃在厂大食堂前的空场上,很是迷了一批青春少女。这个人智商很高,也自命不凡。但因文化革命的关系,当过一阵子的轻工设计院的造反派头,为此而影响了他的升迁和入党,这使他很是不平。但另一方面,他又以这自豪,总以曾经是轻工设计院的上层人物自居。为人很是好胜。在我进入化工厂后,因为造反派排名轮不上他了,我们总有点莫明其妙的不合。但平常见面又好像是很客气。这种不亲不疏的关系维持到九零年前后。我因连续多次获省部级科技进步成果奖,连续发表了好多篇论文,再又加上他可能也认为前途无望了。对我是产生了心态的变化,表面上也有一点心服口服的样子。在另一个也不得志的文人的撮合下,我们的关系终于密切起来。这个撮合者就是在工会工作的夏书味。老夏是早我几年毕业的大学生,当过长白山一家报纸的编辑记者,很能写文章。调到湖北省化工厂后,总不得志,平时很为英雄无用武之地而感叹。一次偶然的机会,老夏一个,梁美虎一个,还有一个就是当时住在我楼上的吴少华,再加我本人,这四个人凑在一起来了几回麻将。于是就有提议,要我们轮流做庄,每周聚会一次。这四个人除了吴少华外,我们三个都是有点有志难申,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同感的人,也算是臭味相投吧。后来,梁美虎终于耐不住寂寞,私自外出闯世界。但又不敢公然丢掉铁饭碗,所以总是一回来就作检讨。几个来回后,他与本厂也是受过委屈的另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马小平合到一起在深圳弄出了一个不大也不小的局面。我刚到东莞时,他们还是在为了生存而挣扎。那时,他们多少把我当作可信赖的朋友,专程到麻涌看望过我。到九九年,已经是有几百万的家产了。这梁美虎是个有心人,在他离厂时,已经就是别有打算的。当时我还在岗,在厂里,我手中开发出来的新产品无疑是最多的了,因此有一段时间他和我来往很近,几乎拿到了我能控制的所有关于新产品的技术资料。例如:固体燃料,固体酒精,水洗法生产工业氯化铵,热过滤法硫磺提纯,高品位复合肥,凡有实用价值的东西他都拿到了手,但也从来不提及技术合作的事。我明知道他是存有深心,但当时这都是表面的东西。一个不搞这一行的人是不会灵活变动的。所以也不在意。
. {5 S. Y* w; I' u
9 B9 |, W& I8 T6 [  L4 i看来,中国古话说的:“为富不仁,为仁不富”还真有些道理。九五年我还在珠江水玻璃厂当厂长时,他想搞这里的工程,表现态度温和。九六年时,陶瓷厂已经开工,他又带着他的儿子,马小平和马小平的女儿,一行四人到麻涌作客。看在同是天涯沦落人,又是老朋友了,我非常热情地招待了他们。吃餐馆,唱卡拉OK。九六年九月时,因他与马小平闹得不可开交,马小平喝农药,用刀割血管,寻死觅活的。晚上,他急如星火地要我赶快到宝安救急。当时已经是快十点钟了,我说这么晚了,我怎么来得了啊?他说,找的士,来往开支是我的。这样,我就专程找了一辆的士,连夜赶到宝安,连夜做马小平的工作,总算平息了事态。第二天,我还特地把方霞从佛山叫到宝安,想让他们夫妻从此能患难相扶。这一趟的开支,精力可以不计,就是来往路费都六百多元。但他却只是让我们在当地相当于大排档的最次的一级面馆吃了几餐面条,报来往开支的事一字不提。从这之后,我就觉得梁美虎、马小平这两人是不可交往的人了。9 W# \8 P4 E7 G0 [5 w0 w
  V" [4 U9 ~* L( {; {  I' R, F4 q. W5 R
但这次来拜年,我就觉得不是好事,这好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必有所图。但这两口子带来了一听过期咖啡,进门坐下后就天南地北地聊天,好像纯粹是礼节性拜访。在聊天中,顺便提起他们现在正在看《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在钻研帝王之术。言下之意,好像是他们要表示现在是大有进步了。同时,对我也进行了大量的恭维。在《雍正王朝》这部电视中,塑造了一个人物叫做邬思道。这个人是四爷的谋士,足智多谋,对朝政发展洞若观火。在他的策划下,四爷战胜了众多的兄弟,脱颖而出,终于登上了皇帝的宝座。这两口子说,全厂的人要是比较起来,只有老吴够格当成邬思道这样的人物。要是那个老板请到了你这样的人,不用做什么具体的事,只要平时多看,多听,再就是与老板聊天,能保持老板的清醒,就是大功臣了。他们这样云天雾地的一通恭维,而且又不谈到具体的来意,好像是真的纯粹友谊的拜访一样。就使我把对他们的满肚子的不快丢到了爪蛙国外去了。心目中无形的产生了一丝知音之感。难怪得中国古人说:“饥者易为食,寒者易为衣,贫者易为妻。”一个像我一样,从小受尽歧视,内心藏着自卑,长大受过打击,不能施展才华的人,是很容易被甜言蜜语所俘虏的。一个自命不凡的人看来是真的很容易对付。我半个多世纪自命不凡,而且也很为自己不为财所动而自豪,但就是受不得恭维。一九六七年,我对局势可以说是洞若观火,早知道造反派不会有好下场,因而很早就在大家都在为了进入三结合而忙碌时,就毅然决然地挂印离开了,但由于余拱炎和贺建秋两人的一番恭维而重新出山,自此毕业后就一直受尽各种苦头。到一九七四年调到湖北省化工厂后,又是刘烈龙和白崇祥的一番恭维,让我顿忘利害,重在湖北省化工厂当了造反派的先锋。一九八八年在海南岛与王军相处,这次是深刻地知道了王军的无情因而决心分道扬镳的,但在他们搞亚运彩旗计划分配会议时,受不了一番恭维,又一次冒险请假出来主持了这次会议。这一次是第四次了,我生命中的每一次大的变动总是被别人恭维得忘了自我而甘心情愿地给别人当工具使用。子曰: “五十而知天命”,我到二零零零年已经是五十七岁的人了,快要到耳顺之年,却还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握,谈什么知天命?9 F% P. T, K. J) K6 X5 _; X

+ o9 J" Q3 h3 ~# d1 \4 |6 g年刚过完,到大年初七时,梁美虎的电话就来了,要我到深圳帮他。这一点到早已在我估计之内,但没有想到有这么急。我当然因为这次回来没有作好再出去打工的准备,所以约了当初文化革命的一些朋友见面,这才不得不把这一行动推迟到三月八日。
2 G- V; M' m+ L' W
9 J# W3 Y3 D; G/ W- x5 t三月八日,我又一次踏上了再到广东的旅程,目的地是梁美虎设在宝安南头的公司。我当天到了麻涌,这是因为没有和李德联系上,而聂春晖,聂燕飞姐妹还在这里帮李加康打工,一个在洗衣粉厂,一个在水玻璃厂。我想先和她们俩姐妹见面打个招呼。到了以后,再给李德打电话又打通了,李德叫我在麻涌等他,他当时有点事,办完后会来接我。而当我给梁美虎打电话说我已经到了东莞后,他的回答是叫我自己去他那里,并说,我已经去过一次,知道怎么走。我说,那时是晚上,而且是的士送到,要我自己走并不知道怎么走法。他要我到了宝安汽车站再给他打电话,他派人来接我。我把这情况告诉了李德,李德很生气,说:“你就在那里等我,我来接你,你就住在我这里,要是他不来接你就回到武汉。没有这样对待特聘的人的道理。”被李德逼迫,梁美虎终于开车到麻涌来了。下午五点钟,我们一起到了黄埔李德的公司,吃过饭又聊了一会才在晚上约十点钟坐梁美虎的车到宝安。当天晚上,就睡在梁美虎家的沙发上,过了这第一个晚上,心中实在有一种出卖了自己的感觉。
: T8 }, J3 k1 w, ^6 w1 o
3 @- }9 w& s# F2 q4 i第二天,梁美虎带我看了他的公司,言谈下一股小人得志,目空一切的态度溢于言表。他设在南头的公司有六间房,有比较装修中等的总经理办公室。有几台电脑,有一个会议室。一样样向我介绍来,傲然自雄,一副目无余子之态。
4 Y$ K" i# @4 A  Z2 L" Y9 Q* ?$ T6 |! k
我的任务是为他起草各种规章制度,他的目的是要把这个有七百多万的公司组建成一个正规的公司。但我花费时间起草了各种规章制度后,他却放在办公桌上,一连好多天不置可否。接着又带我到他的工地去和工人们见了面,也讲过几句话。这个梁美虎有与徐尊奇同样的毛病,就是认为只要是给他打工的就一定要不如他,在他的天地里是他最行最有水平。典型的武大郎开店,比我高的莫进来。但我实在是已经进到这个公司了,如果我不能装成比他差,就只好趁早辞工。他比徐尊奇差的是,他把钱看得比命还重。更不知尊重别人的人格。实际上,他们自认为了不起,但他和马小平二人经常在办公室吵闹,什么丑话都能骂出口,早已是威信扫地,但因为别人要他们发工资,对他们表面上维持着一种礼貌。但这并挡不住他们自我感觉良好。, C( X1 K$ {$ g5 _' ~
* Q+ @3 j( S' @! j0 b7 d
在这里,有当初在厂里当过设计室副主任的王兆智老俩口子,这是他梁美虎真正的上司了。要是不尊重别人就不要聘别人来,要是聘了就不要作贱别人。但梁美虎却反其道而行之,他总想把当年曾经是他的上级的人收罗到自己手下,以此证明他终于有过人之能,但却从来没有学会正确地对待人。原厂部副厂长邓浠滨,原厂总工程师周汉平,原厂汽车队的白队长,原盐厂工程师,后调南碱当过副总工的左大志,都先后到他这里呆过一段时间,但全都是不欢而散。而且是一去之后就不再回头。但他们不接受教训,依然故我。5 j5 r* d0 E+ G/ {% B. _

( _) B7 U$ m' a% ?3 l我在他这里除了起草规章外,就暂时没有别的任务,再说他也说过不要我管多具体的事,所以我也落得不管任何事。但有一件事却是非我莫属的,那就是他们俩口子吵架后就归我来平息。可怜的是,他们几乎是隔不了几天必有一场大吵,而我也就经常不得清闲。很多很多时候,我是得通宵达旦地为他们调解。但在他们眼中,这却又算不上是上班,只算是私人交情,所以很快我就变得好像是无所事事。总算有一次,梁美虎对他的儿子说过一句颇有点良心的话。他说,老吴在这里,就是什么事都不做,只凭他能作我和你马姨的工作这一条就功劳很大了。但这也只是说一说而己。马小平竟有一次来探我的口风,说是她听说我在汉口的工资只不过每月一千多元,而且说这是梁成听我的儿子吴方刚说的。言下之意是他们给的工资过高,我又没有事做,好像有要降工资的打算。到此,我真是再也不能忍受下去。因而在四月份提出了辞工,我指明,我离开的时间是在五月十六日。我之所以选这个时间,是因为他们发工资是在每个月的十五日。我不想为了要工资再去向他们说什么。打算工资拿到手就走人。所以定了个十六日。他们这里从来是人骗人,人哄人,还从来没有人说过话就分毫不改的。所以对我的辞工,梁美虎,马小平俩人也没有当真。这里有不少人拿辞工当歌唱,但从来只说不当真。在梁美虎他们眼中,他们有钱,别人离不开他们。这也加倍造成了他们的财大气粗的恶习。* L. w& P- a. ]- m" b

4 r: \3 r5 }; L/ w这里,不得不再一次提到李德,李德在替他们打电话要我来广东时对我说梁美虎他们有很大改变,而我来后李德又对梁美虎们约法三章,这就是老吴来去自由,不得刁难。好说好分散将来还是朋友,要是弄不好将来连朋友都没得做。这才让他们对我的离去持理智态度。, L/ [5 Z- ]. @' @9 f8 ~  C

9 M/ S/ ?8 D0 @8 m: |  K梁美虎自以为不错,但在我看来,他的摊子离一个企业的距离还远得很,这时的梁美虎的所谓公司,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包工队,梁美虎本人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包工头罢了。他的工作班子分成三个部分。一是信息班子,这就与徐尊奇的收集名录是一回事,不遗余力地去获取施工信息,找工程。搞信息的人除了给人家一点最起码的生活费外,就是靠工程提成。接到一个工程,按这个工程的大小,按工程造价,给弄到这个工程的人一定的提成,这就是搞信息的人的收入主要来源。第二个部分就是设计班子,按工程需要,进行设计,制定施工方案。第三个部分就是施工队。按他的设计方案,到现场组织施工。这些工人的工资都是定得比较低的。但唯独对施工队的队长许以高薪,几乎达到了三成的提成比例。全部公司没有任何制度化的东西。这还是一个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大国营企业出来的知识分子的作为。与他相比,那个徐尊奇要算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 L. r, Q' S1 J3 d8 a
. j/ r5 S& P! ?! p& f在梁美虎这里一共有三个多月时间,其中有一项最大的收获是,我开始了写我自己的回忆录。1 J$ W) C; J. s4 N1 w; S, b
0 \( c$ G' k8 N7 b" y; Z$ r
我到宝安的时候,温州的郑淑艳与我的通信和电话非常密切。她的生活中一切难题都要问一下我的观点,后来发展到对我过去的一切都非常有兴趣。这就逼使我给她开始写我的童年。一写动头就一发不可收,这就从小时候写起,一路写下来。到我要离开宝安时,已经写了九万多字,这就奠定了我这份回忆录的基础。' K; s6 A8 q) G1 ~/ x8 I+ Y0 Q

$ F  y/ {, D& b8 Z1 H* ?我在宝安时,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我受到了几个当年我在麻涌时认下的几个干女儿的很好的照顾。黎清嫦在阳春,胡亭川在沙头角,聂春晖,聂燕飞姐妹在麻涌。她们四人不厌其烦地轮流“值班”,每个星期六总有一个人到我那里,到星期天再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她们每次来的任务总是洗衣服,打扫房间卫生。这四个女孩子每个都比较漂亮,而且也显得有几分娇贵。但她们能这样对待我,使得其余的人不得不对我刮目相看了,很为我脸上增添了几分光彩。特别要重点感谢的是聂春晖,她一个人到宝安的次数最多。在三个月不到,一共十个星期中,她总去看我了不下五次。
# m3 c: d3 j) d( ^  y' M/ r1 f2 X) Q# ^
人生在世,亲情友情,是无价之宝。特别像我这样一个危重病人,心理的健康和精神的舒畅,才是治病延命的良药。我从一九七六年三十三岁时得病,当时医生就认定我活不到四十岁。现在我已经到了六十岁,还坐在这里以每分钟六十多字的速度打字,这就是很了不起的奇迹了。让我认的这些干女儿来为我服务,与其说是要她们给我做我所做不到的事,还不如说是从这些来往中我在吸取着一种精神的滋养。因为其实,个人的很多事我不仅是能做的,而且也是很会做的。至少笨不到连洗衣服也不会的程度,傻到连打扫卫生也不能做的程度。但我宁愿在其它方面对她们有所弥补,也要保留这一份温馨的感觉。3 O8 G0 }1 M  r; @$ y+ x& @; P, Y
+ x6 ?+ B2 f- D
五月十四日,我的儿子和儿媳妇李艳到了宝安。我陪他们到深圳去玩了一整天,到了大梅沙,小梅沙。登上了地王大厦,游了世界之窗和民俗文化村。五月十七日,我离开了宝安,再次回到我的家中。: _% w6 A- G' ?4 G$ |$ j6 E

! W" S% G) Y. z4 z6 g! L人生在世,各有不同的追求。名、利、权、色等各有其侧重。在一段时间里,我们受到了一些自相矛盾的教育。那就是一味地要求我们“不为名,不为利。”殊不知,在人的所有追求中,唯有对名的追求是与对其它的追求相左的。至少不太一致。为了落一个好名声,很大程度上不得不放弃对于其它方面的追求。人只要不在乎自己的声誉,那就完全厚颜无耻了。
; N9 P& U' a9 e& J5 y0 n" B7 ?/ T+ ], Z7 V9 E+ q- K
从梁美虎身上,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目前世上传播很广的一句话,在梁美虎那里,得到了最为充分的说明:“钱不是万能的!”梁美虎比我富有得多,但他的生活却比我差得不可以道里计。夫妻尔虞我诈,亲朋勾心斗角,儿女心怀异志。他所看到的是没有一份那怕是一丝一毫的真心。他有钱,钱这个东西就像是蜂蜜或糖一样,足够自己吃用也就行了。但他却这种叫做钱的蜂蜜太多,不好好保藏起来,却故意涂得满身都是,以此来表示自己多么富有。结果是这个满身涂有蜂蜜的人不仅吓跑了他的朋友,反而引来了很多的苍蝇和蟑螂。他却在那里自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31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10-6-7 01: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74

第二十一章:私立华联大学' w, ]5 c, ^& R- L2 `/ L

; z0 x2 s  W3 ~$ Y. L七十四、重回教育系统
& |# t" v! r3 i' p+ E
& b0 e5 o7 S. n: E我在武汉大学读书之前,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农村小伙子,而且是一个各方面条件比同伴们差得多的农村青年。体力差,体质差,反映迟钝。但从进入大学后,这一生的经历就变得不可捉摸了。由武汉大学毕业,到农场,到农村,住干校,受审查,到化工厂,退休打工,当厂长,当办公室主任,当总工,当学生处长,到年届六十,又受李德所托,到第一次离湖北打工的广东东莞麻涌镇帮李加细打理破产的珠江建筑陶瓷厂。 2003年元月,已经是我的本命年了,这是我进入六十岁的年纪。总算不辱使命,处理破产债务,李德和李加细都很满意。见好就收,再说,我也知道我的年纪到了六十岁还能活着喘气就已经是老天爷开恩,不能太不知足了,我也就打算打道回府。这一年的二月初,我起草了一份对以后工作的详细安排,交给了吴用飞,对后来会出现的事有了一定的预测,并答应一旦有事,我中间还可能出面一次到两次。麻涌的事我已经尽可能安排得面面俱到。实践了我作人要有始有终的原则。; E9 i3 R8 |  U" x' t) L+ n
5 V  x6 c0 j$ a: E
第一个要安排的是喻家秀。这是个河南农村的妇女,1958年生,高中文化程度。家住在河南信阳罗山县高店阎河村。丈夫叫阎锡升,有一儿一女,分别叫阎军和阎莹莹。她从一九九五年秋,招工到珠江建筑陶瓷厂一车间后,先安排在生产线上检烂砖。后调到办公室当炊事员。从她当炊事员开始,就承担了我私人的生活照料的义务。由于年纪比较大,懂得巴结生活,也不怕什么议论,尽心尽力,穿房入户,不避嫌疑。所以从那以后,也就一直跟着我走南闯北。我到武汉,她也到了武汉。我第三次到麻涌,她也于2002年4月15日到了广东麻涌,专门来为我一个人做饭兼照料生活,洗衣服打扫清洁卫生,她照料我的生活近五年之久。尽管她不能容人,对我身边的一些小女孩子们每一个都处理不好关系。但她所做的事也不是其它的人所能放下架子做得来的,所以我也尽可能地留用了她。这次,我是不打算再出来打工了,第一个就是要打发她回家。
* e4 q$ O: m. M4 s& ?! Q! x" S7 F. q% j/ o- T6 g
为了对她有所补偿,2002年7月份,我让她叫她的老公到麻涌,安排他当保安,月工资600 元,包伙。后又安排他们转移东西,单独计力资,一个半月时间中,让他们两口子多拿到三千多元。最后,是对阿秀本人,多算还她一个月的工资,二个月的伙食费,等于是送了她一千元。最后来就是送了她一部电视,一台DVD机子。元月初就让她提前一个月回家过春节了。
3 d, R6 j5 N/ m$ V1 q! s* H8 `6 k. G$ R( m1 O  E
接着要交代的是聂春晖,聂燕飞两姐妹。她们都是湖南衡阳人,父亲是高中教师,母亲是家庭妇女。她们一家兄弟姐妹四人,聂春晖居长,燕飞最小,都是高中毕业。她们两姐妹也是我1995年秋招工来到我身边。自此后以父女相称。在工作中给了我诸多帮助。到陶瓷厂解散,燕飞安排在洗衣粉厂,春晖就和我到了长沙。后来,我从长沙到了武汉,春晖就回到了李家康的洗衣粉厂。燕飞就转到了李家康的水玻璃厂。到水玻璃厂与李德合股,燕子就成了李德集团的职工,而随着洗衣粉厂被出卖给了一个香港的贺老板,春晖就成了香港老板的职工。她们都干得很好,很得老板的信任。当2000年我到深圳宝安,给梁美虎打工时,这两姐妹就和黎清嫦,胡婷川一起,四个人轮流值班,每个周末一人,到宝安给我打理内务。到我再一次到麻涌,身边没有人照顾生活时,这两姐妹又是轮流,经常为我整理内务。生活往来,八年未断。这次是把能送的东西都分送给她们以作一生的纪念。
3 B% r+ d  ^0 ^2 V! L+ N/ i$ W# e+ D9 |7 V, ~
至于黎清嫦,胡婷川,向凤菊等,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归属。+ ?0 Y8 [& S' z5 D9 J
  o8 b' ]# O+ }3 s) z
一切安排就绪,我于2003年元月10日也离开自认为的我打工的最后一站,回到我的新家—— 武昌鲁巷玉龙岛花园。这次是真的要等死神的到来了!
, g, K) |5 r& j; d5 K% H* `) P) J0 ?: Q# q. c4 U8 S; z
2003年的2月上旬,接到我大学同班同学邹荫生的电话,要我到一家民办大学工作。校长叫侯德富,是华南师范大学的退休日语教授。邹荫生的爱人叫沈媛芬,也是我们大学的同班同学,现在正在这个民办大学当图书馆馆长。与他的电话刚打完,就接到这个民办大学校长侯德富教授的电话。在电话中谈了约四十分钟,就算决定下来了。要我于二月二十三日到校报到。这真是,我的一生从进入大学而变得变化莫测,但到晚年,却又要再一次进入大学。运乎?命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31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10-6-7 01: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私立华联学院
/ m" p; I0 S4 g, l9 f7 w3 T' n) t4 C" b- h3 ?
我校举办第一届“青年杯”演讲比赛 纪念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
& I' k3 q- f9 m: J9 g+ z$ e
. R4 g% e4 I0 O/ W[ 录入者:校团委 | 时间:2009-05-15 09:25:05 | 作者:校团委 | 来源:校学生会学习部 启志社 | 浏览:583次 ]
" ?: N: i% ^4 @' D4 ~
% y4 H4 v8 b2 m8 i; x
% i# ?$ l& d; C. J
; F: {, H$ b* v5 W5月11日晚7:00,为纪念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爱国 使命 青春 责任”主题中文演讲比赛决赛在风雨操场拉开帷幕。校党委书记、校长侯德富,学生处处长张铁军,工会副主席、学生处副处长张静宜,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程爱民,机电学院副院长陈潇,英语商务学院办公室主任朱玉霞,校团委书记闫春辉出席比赛。
0 `7 T  a# v# |$ V  `
( u9 r5 \/ g; E  C( W教科所所长吴恒春,校长办公室副主任陈明有,大学语文教研室主任黄勇,以及吕华、李伟俭老师担任此次大赛评委。
: t" x$ D, \/ l% V7 _1 U( [; _5 h5 O3 Y& f0 o+ u
本次演讲比赛由校团委主办,校学生会学习部、启志社联合承办,是学校开展的“青年月”主题教育活动系列比赛之一,其旨在引导学生理性爱国的思想,牢记使命、肩负责任,展示当代青年的精神风貌。经过初赛角逐,有10名选手入围演讲决赛。  
* a- w* _7 ?8 r" C* m+ f. B# r( T( W7 ~) r! f* n
此次比赛分自我介绍、备稿演讲和即兴演讲三个环节。十位青年用富有感染力的声音,诉说了对祖国的热爱、对四川汶川的回首,对光明未来使命承担以及自己对青春的诠释。参赛者充分表达了对遇难者的深深哀思,流露了对英雄们的敬爱,演讲者以贴切的比喻、质朴的语言引起了评委与观众的共鸣。在热烈的掌声中,爱国、使命、青春、责任的爱国救灾精神得以彰显和升华。整个赛场荡漾洋溢着肃穆而又令人敬畏的气氛。
9 A- M4 x8 O5 Q8 [* h+ }/ |/ h* n! [: t- K+ k* N2 l4 I
               十位决赛选手亮相
( t) m1 S& e, l) a0 G5 l1 K: z2 L

; U6 H) L. [3 }) m! X' t- Z$ I7 ~3 c
教科所所长吴恒春教授,大学语文教研室主任黄勇教授为选手做了精彩点评,并对本次活动给予了高度评价:在“5.12” 汶川大地震一周年之际,举办这次演讲比赛非常有意义。
8 z1 c2 [& @* I# C% U% g( ]! L; h; m, \, I: {) U* }
      大学语文教研室主任黄勇教授为选手做了精彩点评
/ N/ P4 j( t: D6 }4 A9 P/ ]4 K1 w1 l" ~' Y4 q8 K4 O
经过激烈角逐,评委的认真评选,吴银洁获得一等奖,李舒怡、谭春梅等两位青年获得二等奖,张雪瑜、吴雅婷和陈羽淇等三位青年获得三等奖,陈利花、谢亚良、高海鹏和朱励奋等四位青年获得优秀奖。
2 @8 Z- s4 h7 B! z6 {
; Y  `' E, T' u  z' f' r* z4 Q  教科所所长吴恒春教授为一等奖获得者吴银洁颁奖
& X. a' \/ b- r' V" w' _6 D& [+ X* _9 f* p  N" ?6 s
   无恒春.jpg
7 m7 S: B& v1 |% u$ l) c
: M0 o  P2 k8 _/ l$ X' S最后,评委为获奖选手颁奖并合影留念。
/ v8 b, U$ e, q2 L6 E4 F8 i' F" s: \$ L1 W( _+ t% K9 @7 c8 [
此次演讲赛不仅仅是一场比赛,更是华联学子对四川汶川遇难同胞的深深哀思,对祖国六十华诞的深情祝福和展望重建家园、建设祖国美好前景的舞台。
5 L5 t7 U8 z- f2 c5 ?0 l
+ m% k: Y" x$ J! v# {7 l5 w! ~8 Y
$ a0 e; v  a# o3 Y9 Y
$ w9 U0 l6 n5 t; X! E& Y# l( ]
" B) ]! Z# p' h" x" ?" H5 L! [6 E' x6 a" O. Z* w

1 ?/ @3 z3 P  v' F7 V联系电话:020-82373641 传真:020-82373691+ P) S' e/ x; _

1 `$ `, H, ~6 i2 `% t0 N  A0 d地址:中国广州市天河区东圃合景路99号 邮编:5106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0-9-19 06: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Re:吴恒春   人生传奇 (文革相关部分)

尊敬的吴恒春先生:你好。 由于这一生无法抹掉的文革情结和知情情结, 我在无意浏览中发现了并拜读了是她的姐姐吴淮美于武展砸了以后叫来的, 好像是为了去打探当时驻武展解放军连队的什么动静和倾向, 我记得那个部队当时的番号好像是8201。 武展被砸后, 我们曾被你们组成了一个小组, 应该是你提到的4个小女生吧。 不过我要纠正一个错`误, 龙吟不叫龙玲 ,那是虎啸龙吟的吟, 我不是她, 但我知道。 她的父亲是湖北中医学院的老教授, 当年我武展的好朋友, 大姐姐周玉萍曾是她父亲的学生, 那年我还曾去过龙吟的家呢。 更多的记忆等你回复后再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0-9-19 07: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Re:吴恒春   人生传奇 (文革相关部分)

不知为什么发出去`的邮件将其中一大段话弄丢了, 这是重写的一段丢掉的部分。 文中于拜读了后面跟的是说你等大文, 1967年二月凌晨两点老三砸了武展,我们一干人等当时是何等的悲愤, 气恨和心痛。我是当事第三馆的讲解员, 是一个刚进初中不久的学生。 吴松美当时不是讲解员,她是后来的。 我们几个当时对她也很好感。 所以我们相处得短暂而友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9-19 08: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只是转贴,请周女士根据以上帖子中的联络方式直接和吴恒春先生联系。5 R% V6 T. u, z# G& ^( R8 E
希望我们这个网站能为多年前的朋友提供联络的平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0-9-20 14: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Re:吴恒春   人生传奇 (文革相关部分)

尊敬的吴恒春先生:您好!您真好样的。极粗略地拜读了您的大文,(请原谅我只细读了有关武展的那部分)就觉得您特别能耐,还特别有义气。当然不是没头脑的那种义) Y6 e/ [+ |' S% C7 J
( T9 m- p  L* r: P, o% V! u+ z
气。 因为提到杨道远我也觉得他挺冤的,不过是时代使之然。我记得当年武展的五个头领,除您外还有当年华农的陈经义,王军`,刘庆林,武大物理系的吴正邦。我是你们
1 H2 Y; ?) t: _7 s3 c* K7 ?/ C( |7 g& f' q* w; c
当年武展的小朋友。总之 很高兴无意中得到您的讯息,如果您有机会看到我的留言,也有时间的话, 敬请给留个通言的way. I would like to be happy to get any information   9 e6 ?( M' A" E) B* [# r# F5 `! \

0 h; d3 ~# d& x, a- y) F6 T& @. Tfrom yo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31

帖子

1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
 楼主| 发表于 2010-9-22 09: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36楼(周畇辛) 的帖子

周女士: 您好!
- }8 ~2 m) A# f) _( v: @- Q# Q6 m6 {' b
吴先生的这个文章是我转帖的。我尝试联络您,但是您在我们的网站上注册时留下的电子邮件不能用。关于吴恒春先生的这篇文章,您如果希望进一步了解的话,可以给我发邮件。
: q& V% |+ `/ S$ @1 [7 Z4 L
, {3 T% A1 A  H% ehankzhao@gmail.com4 H0 R) |6 y) Q5 u
0 ~( i# w0 o. v" [' r# \8 M/ g9 M
多谢!  B! `7 f6 o! ~* T9 P
8 N8 K9 a2 K0 O- L+ S; t
Han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22-1-23 06: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材料,多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7 06:11 , Processed in 0.10843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