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99|回复: 1

陈晓文:重庆北碚东阳镇红卫兵公墓调查

[复制链接]

0

主题

2

帖子

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
发表于 2010-5-20 10: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_; j, a8 @5 Q  C: ^0 R5 ^" R
3 ?" y, Z  Z# ?
2010年4月10日,原重庆大学黄顺义,北碚捍红总部①蒲在国、李光荣、张泽明,西师附中蒋蒲勋,现四川美院李一凡、卢军和笔者等八人,到北碚东阳镇石子山调查八一五派的红卫兵公墓。这是一次期待已久的调查。虽然已经得知公墓已经被清除、毁弃,我们还是决定亲临现场一探究竟。事先通过黄顺义、蒲在国,联系好当地向导诸君,我们终于上路了。# f/ V' X, @2 h: b7 }' K
' B% E+ N9 Q3 B$ v- H
从市中心往北偏西,距离41.7公里,车程约52分钟,就到了北碚东阳镇石子山四川仪表十五厂。Google Earth(谷歌地球)给出的地理坐标为北纬29°42′07.40″,东经106°30′16.60″。. D) w& o- M, x# z5 ]9 ?
9 |, M1 \# Y6 K# A5 [' b2 r

# g; f+ m0 u* ?, C
: T9 N+ Y  u2 {: ?# z' ]3 a
现场踏勘. \2 p. d4 v; A

6 z7 I. `% e2 c. S由厂门进去,走过四五分钟慢斜坡,在路左大金工车间和路右成品库房相邻的地方,一个山坡上去就是红卫兵公墓所在地。原公墓的中轴线和起坡梯地,被横亘的成品库房占去,硬生生嵌进了第一级台地。我们只能从墓地左侧靠路边的小路拾阶而上。昔日静穆森严的墓地,早就被挖得坑洼不平,长满荒芜灌木。在早春二月阴霾欲雨的微风清寒里,荒草簌簌颤栗。隐约看得见一处焚烧纸钱祭奠的痕迹。
; x: O5 \8 {- X+ d% V, F/ C4 r1 ^

& z6 v+ s* ?5 \2 t2 a与留下来的照片比对,②我们还是能从混沌的眼前景象中依稀捕捉到当年墓地的模样。墓地前三级台地是空的留白,起坡处一左一右刻有“弹穿胸膛志不移,刀砍头颅豪气在”的对联,早已荡然无存。第四级台地上中轴线处,有一略显宽阔平台,那里曾经竖立的高可10米纪念碑,连基座也不见了。昔日墓碑墓裙正面是吴国武撰写的祭文,两侧是死难者名录。% y% ?' X0 _( R5 M! I. J

% p- p! M# i5 c8 h- C* r第五级台地有始墓茔排列,中轴线两侧各有10个墓茔(据蒋蒲勋回忆,第一级墓茔右侧从左到右依次为:胡明富、潘万森、龚安模、陈世刚、曾道华、逯明渊、谢淑萍、唐明清、孙成明、邓树荣);向后延伸共有七级台地(第七级墓位不满员)。当年负责后勤工作的张泽明说,这里共埋有125位死难者,一人一墓(是该墓群与沙坪公园墓群最大不同),共有125座坟墓。经步测,墓茔区左右宽约40步,前后径深30步,大致呈26×34米、884平方米的矩形。加上与墓地基本相当的墓前空地,墓前空地和墓地连在一起,墓区占地1768平方米,再把高低落差形成的斜面积考虑进去,实际应该合3.5亩左右。
1 Q2 ?9 ]& b4 \$ o9 a) A- d( D5 g
8 f. {) x& E; C, v; s  {6 _
李一凡用他的摄影机记录了踏勘调查过程。
7 D* b! F& w; Z- c2 q/ R

/ ?- F9 u8 Y# I * Q" v% \/ g) G9 W  t

. [1 V* o( _# `发现残碑  d% o  v* N( I4 j+ x
; C, `0 K# C3 M  @0 ?0 I% Y+ _
走在向上的小路上,发现了公墓残碑被用作铺路石。在前后十米的不同路段上分布,时有所见。由于年久风化,泥土遮掩,难以辨认。黄顺义用树枝拨去残碑表面藓苔、泥土,用抹布沾水清洗,终于现出它的本来面目。
' a5 x5 J8 z* F) ~

% D) Q$ s4 S4 G* o/ \. L这些石碑,有单座墓茔的石碑,记录了死者所属单位、组织,死者姓名,立碑单位、时间;有集体记录死者姓名的,只有简单的姓名;有主碑的大写碑文残片,有寓意悲悼的毛泽东诗词联语石刻。抄写、记录结束,按序编排,计有16块残碑。! X4 J! I7 ^/ X1 t$ x7 r' D

  v9 e2 f6 S# ^4 v; W) g: H1号残碑:何培根同志之墓& l/ a# X0 |' N, J
; i' P1 b% k+ \* _" ]& V
2号残碑:捍红总部一九六八年三月立
  Z$ @  I4 |! o5 x' C% {
& Q! \* K' Z- n7 N; S
3号残碑:东阳中学三二一一冲杀队/王全忠同志之墓; Z+ z! \4 w/ G$ \
) w% Z' f# ^) }! J: I0 Q7 z
4号残碑:朝阳民中无产者/夏惠荣同志之墓
& M+ K* A( _9 f, f; P4 a) S6 N

8 m4 Q9 C2 N# G, p2 M- \- E( d6 Y5号残碑:黄锡坤  龙泉兴/俞春宝  冷忠和/杨兴伯  祝光(?先)觉/唐荣  顾兴度/王荣杰  许秋林/唐联芳  吴明华
# D4 Y% I4 d. J3 Z5 z+ h1 I; m  P

: g4 ~; }! T) f7 v. f5 R6号残碑:宗明福/范名友/万维华/黄(?夏、费)怀利  唐天伦/郭良全  唐诺天/黄忠发  曹邦友/周光润  何培根/邓忠孝  彭军伟/冯志国  夏惠云/曹洪发  陈文军/荣廷环  周尚陵 % {# }8 |& v6 ]* }8 g3 ?
9 T1 ?$ m: u4 d, [+ [* ^9 P
7号残碑:陈明隆同志之墓$ ~$ k' D2 z3 O- y1 X  s: J" |

2 i' q1 T! u/ u% q+ g9 K8 y8号残碑:(敢教日)月换新(天)$ p# J/ H: f- e* {$ w' Y
- P: S* x* Y0 b% F8 _- S
9号残碑:(为有牺牲)多壮(志)# {* q( a& D; x
5 @% p2 c( w- |' p" H. J& e
10号残碑:董朝福同志之墓/捍红总部一九六八年三月立+ y6 q0 I3 W3 X; L& R
0 H$ i: \0 Y! F, `
11号残碑:西南师范学院春雷造反兵团/曹邦友同志之墓) Y' i/ Y" P& ~. i

, [, ^: |- R1 _3 R0 a& @- G2 V# G12号残碑:左开文同志之墓
5 A9 j2 S, T/ v3 K) s( d$ e5 ~
! P0 Z8 y9 a( T% D7 h
13号残碑:北碚林场重庆园林八一五兵团/刘成贵同志之墓
- |/ e) b: U7 m' E5 [
; }: x' Y2 u2 K
14号残碑:□□友同志之墓9 V$ Q0 m# z) X# L: d0 X
! u9 o  ]6 p2 r3 P# J8 d" f% w5 i
15号残碑:□□(八)一五派/烈士(“士”字不全)6 u8 @1 k9 R, z6 r* f7 {1 @
  W( [3 v8 D# F% p& \8 c1 b
16号残碑:朽
$ m! I% a- L! B

2 x' s; D8 `; {8 f这些残碑是北碚东阳镇石子山红卫兵公墓遗存实物。如果能由已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沙坪公园红卫兵墓搜集、保存,将能见证它的曾经存在。
1 v; t* e8 p6 M8 |
  M3 L$ w8 _" D3 F" J. K% l

7 W2 m+ [, E$ x6 P2 \
& o( B) n/ [9 c: ?
建墓片段
( x- c' _' ~) Y% _  W$ [2 B

* B  L- U% H' \1 E: q9 o7 S& }3 J该墓建于1967年12月—1968年3月。
  B  F2 n/ J# C* E+ S* B& k$ e$ h0 D
; p5 n3 S8 ?5 w- w/ h
选择此地建墓是因为它坐北朝南、背山朝水,视野开阔,当年在北碚城里就能看到墓地。传统的说法就是风水好。* e; w, Q6 G- N; a

6 R* r; S7 y5 V* B6 g( m; E' A9 d墓地的总体布局、纪念碑、墓群排列和样式,是西师美术系教师李××设计、交北碚建筑公司实施的。因此它比沙坪公园红卫兵墓规整、统一、对称。单人墓碑文格式都是:××××(单位组织)/×××同志之墓/捍红总部一九六八年三月立。4 O. Q5 U' ~- N; Y! E0 a

( P! B; H. v0 [造墓经费由北碚捍红总部筹集支用,没有让每个单位支付。$ k8 f7 i  ~3 g% `  D4 R/ ^; @
' N7 i" f! p, M, j* R/ h  {
墓地堡坎使用的鹅卵石是附近居民大娘义务劳动淘选运送提供的。
8 k0 j' {3 p/ n% D2 E; }# u
; u8 _- u, X% @# b. z' \
一些死者身着流行军装,左胸前别有毛泽东像章。西师美术系学生林勇为没有遗照的死者现场写生画像,提供给追悼会瞻仰使用。
! Z$ [9 Q5 C) p" X

8 j2 n, [4 \( I: U这里掩埋的死者最早死于1967年7月14日,最晚1968年7、8月。最小的年仅13岁,是西师附中初二学生谢淑萍。③% D  Q/ @/ [* h6 O) P

! }( O5 @0 i* S" U安葬时全城出动,人山人海。
4 Z5 [# I, K" v, r3 I

; M% Q6 C4 S" F0 Q! L  s下葬时的标准仪式有:书写、张贴挽联,摆放花圈,祭奠者戴黑纱、白花,默哀、致悼词、鸣枪。
/ `" Z: \$ D/ |1 r+ U
; P' F- [$ {5 U6 l6 j7 k9 H
424、302部队死者没有埋进该墓。据说,424部队死者埋在五七干校的晒坝上。
! T$ ~; N5 b& [5 Y6 o/ Y

$ b% N+ G: U6 ?' P; R; m+ H
0 g& K. r* P/ G- d* c1 Q
, _7 _+ j* H9 ^( q1 }
废殁纪实0 Y; {1 d" ?3 f! d* O
9 O9 ~8 v: F) k' e. t
1974年死者同学上坟时发现,墓碑姓名、组织名称被泥灰涂抹。
3 i4 Z- j( g3 U

( q' [8 O- A" r8 o1976年10月北碚区文化馆对面墙上贴出大字报形式公告:因建设需要,东阳镇群众公墓迁移。
. T' k$ F+ u5 @0 q! M
4 h! X: X) V3 [
1977年3月份左右召开死者家属会,告知迁移事宜。遭到家属一直反对,情绪激动。
9 r- M/ m3 g) {$ c- i9 d
: j3 `1 j; e5 q
同年4、5月《重庆日报》刊登启事,称,经北碚区人代会讨论决定,因建设需要,东阳镇群众公墓迁移。唐明清、邓树荣等60人的遗属循例迁出了亲人尸骨。
- H4 E( W( U7 N- X

$ p" G1 A% g# p3 j8 h* s6 ]) ]同年夏,无主未迁的65具尸骨被取出,装在蛇皮口袋里,送北碚火葬场火化。一具一具递次焚烧,整整烧了三天三夜。由迁出厂缴纳了三年骨灰管理费。  \/ u# b; r# B5 {# B, v( P

, `( t& E! G; |, a: M6 }2 p北碚东阳镇石子山红卫兵公墓建设时环境还是沃土良田、山清水秀。1970年代中后期建起了四川仪表十五厂。主要生产JWT−702 型、TYBZJ-YB-1785型等各种规格的温度控制仪。由于经营不善已破产,被私营企业收购。互联网上能搜索到它的信息很少。
) b" D/ ]: O/ l  A$ a% ^
: k0 r5 L( X& }# r3 N* Z6 P
实际工厂建设基本没有损伤到墓地。所以它的清除、毁弃,还是围绕大力清除派性影响的运动来进行的。
7 z! o9 i3 s7 K' L! S' m9 b/ I

/ d0 `: A2 J* ?+ f1 @3 H9 Z部分死者遗属多年以后才辗转知道公墓已废殁、尸骨被处理的消息。因为四川仪表十五厂建设期间、建成后,工厂保卫始终不让亲友祭奠者进入。关于墓地的消息就一直处于隔绝状态。
: a, o0 s, m$ A. ^
) B+ [! F# ~5 X% D) I

  g2 D/ u5 z6 V1 F0 [

! [' ~; ^* U7 l  m2 G' Z" q. `1967年4月下旬重庆各区县八一五派成立“誓死捍卫红色政权指挥部”(即捍卫“一月革命的伟大成果”革联会),一种在反到底派强劲冲击态势下,指挥武斗的群众组织。在八一五派占主导地位的北碚地区,它又带有准官方色彩。是革联会的变形。( g: d: `/ J% f8 T
# T8 G, ], T- ?; V
②《西师附中纪念册》(续),搜集了部分文革、知青生活照片和文字资料。/ y# [' P$ t( w

. b) ?" y9 K; r& u③除前文提到的47人外,访谈采集到的其他死者名单还有:纺织兵团五厂战斗团周芳英、邓寿华、陈玉厚、曹伦清,朝阳高中高67级王雷(一班)、李明生(二班)。计53人。
) {5 t0 C* W" U1 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49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10-7-31 13: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重庆“红卫兵墓园”墓葬人数的再考证陈晓文# v' b3 z' x, u; X$ t

. D. z* c0 ]  q% s! L    2010年初,重庆“红卫兵墓园”被列入重庆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报道中,对该处墓葬人数确定为573人。该数字可能来源于当年有条件接触、汇总造墓信息的知情者。但它只能作为现在确定墓葬人数的参照起点,不能作为现成结论。8 x9 o& |" V" U5 ?, }% }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后来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一,现存的围墙没有把当年的所有墓茔全部围进来,其范围小于当年墓葬实际;二,有极个别墓茔有被移葬出去的情况。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在573人的数字里被扣除。
7 w( S' i' R. g: t$ T9 q

墓园一角。刘庆丰摄

墓园一角。刘庆丰摄
2 [$ L) A# ]3 e6 ?4 ?& K+ `
我在1995年发表的《重庆红卫兵墓地素描》一文中(见香港中文大学《二十一世纪》8月号),根据有确切死亡者姓名、性别、履历、所属团体、死亡时间、致死事件、死亡人数的92座坟墓碑文提供的资料,统计出这里实际墓葬的死亡人数是345人(包括实有人名累加和碑文风化的空格占位累加两种情况)。每座墓平均安葬人数为3.75人。因文字湮灭已不可考的21座墓,若平均安葬人数扣除25%的误差所得数值(2.81人/墓)相乘,估计葬有59人。加上已知数字,确认此地共掩埋404名武斗死难者。9 f, o4 S# \  f/ D, v# d( X$ Y
后来考虑到该文仅从负的方向考虑了误差,没有从正的方向考虑误差,实际上404人只是该墓的一个下限数字(上限应该是443人)。也就是说,这里的武斗死难者最少不会低于这个数字。而持平的数字是424人。减去11号墓(均系笔者为记叙方便所做的编号)叶申明“死于烧伤”和32号墓杨宏柱、46号墓谭德林“不幸病故”的3人,埋在这里的武斗死难者应为421人。
9 i. {- U' l3 ~* s4 T8 e/ i+ [( b$ p+ o2005年以后个人志愿者曾钟和2007年公园方面工作人员王友群、秦本志、李中华(受聘者)介入调查,得到大量口述材料。这一工作进展显著。他们提供的修正情况是墓葬总数为131座,增加有确切人名的4人(3墓),有造墓单位(3墓)和墓葬人数的累加有21人。: j6 ~/ e# J* r1 J$ L# T# m
据此可以修正为,从有确切死亡者姓名、性别、履历、所属团体、死亡时间、致死事件、死亡人数的98座坟墓碑文提供的资料里,实际累加统计出370人的墓葬死亡人数(包括实有人名累加、碑文风化的空格占位累加和口述材料累加三种情况)。每座墓平均安葬人数为3.78人。拿它乘以已不可考的33座墓,得到125人的数字。累加数字和推算数字相加为495人(中间数)。如果对推算数取+25%的误差,取值范围为+31人,应为464—526人。4 o9 x  }2 t" U$ E5 A0 s2 k: P, |) a
最后需要补充说明的是:1 D5 R! ^# J- L/ J
一,1995年的计算扣除了确知不是死于武斗的3人,着重点是厘清埋在这里的武斗死难者;而本次修正计算没有做这种扣除,意在计算墓葬人数的总数(并不否认此墓包含了极少数不是直接死于武斗的人)。4 V! I0 t! }1 g5 m6 A
二,曾钟对这样的计算方法提出质疑,认为,大墓的数字容易被发现,小墓的数字容易湮灭,按统计推算可能把每座墓的平均数算大了。实际数字可能大大小于573人。从墓葬分布实际看,这一质疑不无道理。
% f6 r2 b0 m# ~& ]9 {9 F3 F三,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对曾经埋有和现在实际葬有两个概念的区分上。要把该墓作为文物,这一区分和必要的审慎在田野考古学术规范看来是不言而喻的。所以我强调墓 葬人数的确立,要有完整的基础材料和合乎逻辑、可以验证的完整计算过程。这一方法的好处是透明,可以复核并且质疑,而持之有故的质疑能够修订计算,使工作 日臻完善。
7 c% }9 P) C" l1 i+ R4 R1 o6 c; N- y. w$ J" ]8 T) O9 z# W* i) i

# R2 \; Q4 l3 H- [! ^% ~% G2010.1.14.
) S/ \' g6 U; J9 N4 ~; z' S
0 H$ U& Q- F! \4 w 同行风雨路BLO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3 04:09 , Processed in 0.08255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