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81|回复: 0

朱永红、余习广  湖南长沙“六.六”惨案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5-2 01: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湖南长沙“六.六”惨案( ]. |5 w$ z' h) j, c9 l
5 @. e# e: B: b# @
http://blog.ifeng.com/article/4540032.html, y* K, K" T5 G
$ F* i0 m5 F7 D9 w) @

' P8 E: Q6 W5 X2 F1 w) y  这是1967年6月4日~6日,湖南长沙两派组织“工联”派的30多个组织和“红联”派的“高司”,在长沙中苏友好馆进行武斗发生的流血事件。又称“六"六中苏友好馆事件”。1 N2 u, ~/ H+ T; T+ c" J, W

/ I: d. S5 X; R2 p. E; h- ]2 P “高司”全称为“长沙市高等院校红卫兵司令部”,是长沙市高等院校红卫兵的多数派,也是湖南造反运动的始作俑者。
. i. ~& `3 ~9 d! V& {- C! c
) N4 Z9 V' t' C6 U$ E) M# F$ B' Z 1966年8月19日,“高司”组织了在长沙市委机关大门前静坐示威的“八"一九”事件,成为受到省、市委的镇压的受害者,从而最早点燃了湖南“造反有理”的火种。1966年8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的《工农兵要支持革命学生》社论中,便直接点明了“长沙”发生了镇压学生运动的错误事件,对这些造反的大学生红卫兵给予了声援。
& {) S1 P, v8 ^" c$ l  P, j# e8 }
7 \: @8 R7 |7 W8 @ 随即,“高司”在大专院校中得到迅速发展,与保守派的“红色政权保卫军”红卫兵对抗,积极帮助在“文革”初期省市委和各单位领导“矛头向下”的打击下,因对党委或工作组有意见的学校、工厂、企业、机关单位中被打成“新右派”的学生、工人和干部,向中央反映情况,促使其得以平反,并帮助工人、农民群众组建了自己造反组织。
, e6 H" o2 b5 _, R) k9 @& u$ J& r
8 R2 Z& P7 b7 P2 s: L: W3 L$ N 但在“一月夺权风暴”中,“高司”便与其从前的盟友即大多数工人造反派组织,在如何夺权与如何分配权力的问题上,发生了矛盾。“高司”要以自己的造反老资格来组织湖南省夺权后的权力中心,而新崛起的工人造反派组织要争夺领导权。双方很快发生分裂。“高司”演变为湖南新的保守派。, ?9 j# V' |5 P0 t* g' k

; J1 c# x; u7 U5 ]4 C/ e" Z/ y 1967年2月8日,在湖南省军区的支持下,由“高司”、“长沙地区公检法夺权委员会”等12个组织发起,成立了“湖南省红色造反者联合筹备委员会”(简称“省红联”;该派组织即称“红联”派,为湖南“文革”中两大派之一)。主要成员有:“高司”、“毛主席的真理军”、“湖南革命工人造反军”、“毛主席故乡红卫兵”、“贫下中农造反军”、“湖南公检法革命造反司令部”、“长沙地区公捡法夺权委员会”、“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长沙造反有理军(钢长造)”等。“省红联”于1967年3月29日,向中央上报了成立省革委会的“三结合”的名单,草拟了《夺权公告》。
8 E4 n+ f! F) C+ s
- K7 J3 ?2 ^3 W2 X 新崛起的工人造反派组织被排斥于门外,这自然引发出湖南“文革”中新的一轮你死我活的派性大战。其对立派的代表组织为“工联”。% f: v! X  ]7 H7 p

- y6 w. t  s# @% ] “工联”全称是“长沙市革命造反派工人联合委员会”,其前身系“长沙市工交战线革命造反联络总站”,于1967年4月15日成立。它以产业工人为主体,自下而上联合而成。- d, U% e! {+ w9 o5 r

8 {5 _/ V7 j3 l* N; G “工联”总部及各属下组织的头目,不少人曾在张平化“九"二四”报告后被打成“右派”“黑鬼”,或因倾向“湘江风雷”遭到歧视和迫害。
& D; G3 S! q( T$ } * X* G1 `# J2 H5 x% H; ?$ b# H
1967年“一月夺权”后,“工联”成为长沙各大厂矿的工人造反组织,如长沙汽车电器厂“造反有理总队”、曙光电子管厂“联总”、长沙机床厂“三"三一造反团”、红旗内燃机配件厂“红总”、建湘瓷厂“红色造反团”、长沙船舶厂“文革筹委会”、市搬运公司的“六号门”、湖南橡胶厂“造反总队”、市总工会“东方红观察哨”等,都是“工联”的重要成员。' g+ |9 V. G" P, T! g5 a1 [
0 x& S$ T9 Y' Q* o5 _) _1 l( A
“工联”成为统领二十多万工人、与“红联”派长期抗衡两大派组织之一。
. T/ [2 j; G$ }0 H) |( j
4 C4 L9 `$ V, a- v) W  4月22日,湖南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章伯森发表对于形势的《公开声明》,不同意省军区领导人对当时一些问题的处理,认为湖南存在“二月逆流”问题的根子就在省军区。
, r& `( {# `5 g5 m  G
* i4 w: U" o' u# ~- [$ U  24日,他又与其他两名领导干部联名贴出大字报,进一步把湖南“文革”中出现的问题归咎于省军区。这在湖南省级机关和全省产生了很大影响。“工联”派连日在长沙市五一广场举行群众大会,喊出“打倒湖南谭震林”的口号。! G8 ^9 ], W; I6 f1 Q
# `6 A' e- |7 |
  5月8日~12日,湘潭和长沙相继发生矛头指向军队的绝食斗争。受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的指使,北京南下学生在潭、长之间来往串联,支持学生和工人与军队对立。而章伯森发表等人也发表支持群众要求的声明,一时成为湘潭和长沙拥护的“革命亮相干部代表”。
& U2 j) Q6 c5 K: v
( d( z" O8 _. N/ e 14日,“工联”派在长沙东风广场召开10万人大会,成立“绝食指挥部”,一部分群众在省军区大门前进行绝食,大批群众在省军区门前游行示威。湖南的造反派势力大增,湖南省军区及其支持的保守派“高司”派逐渐转向被动。" `. v; Y0 [3 c5 n, _' K
& f) x) [; }9 f. R
控制舆论权是文化大革命的特点之一。随即,“工联”即投入了与“高司”控制的“红联”派的舆论控制权争夺战。双方为此开始了持续不断的武斗。
+ q& R, M0 `3 e' e" V% E7 N
3 V0 b8 z/ \. Z: h 进入4月下旬以后,“工联”派已在长沙工人和市民中大得支持,“高司”派设在湘江河东市区的16个广播站连续被“工联”、“湘江风雷”派群众砸抄。至5月底,“高司”在河东仅剩下设在中苏友好馆的一个广播站,该馆内有持“高司”观点的群众200余人。% z+ A% s0 R" K

! e" N  a, Y5 ~* u% z0 U- K/ | 6月初,“工联”派头头决定要拔掉中苏友好馆“高司”广播站这颗钉子。并决定由“六号门挺进纵队”打头阵,其他组织出动人员配合行动。“六号门”全称为“长沙市搬运公司六号门挺进纵队”。该组织声称是“刘邓路线下受压迫最苦大仇深”的搬运工人的造反组织。其武斗队伍强悍敢拼,勇不畏死,在湖南“文革”的武斗中,屡建战功,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武斗队伍。
: u9 v8 l4 g5 \
8 O$ M& A$ a7 s1 E5 B, o9 e8 Z" d% `  6月3日上午,“长沙市搬运公司六号门挺进纵队”向“高司”发出“武斗照会”,并提出相约武斗的三个条件:“(1)、时间在一星期内,由你们选择,但必须是白天。(2)、地点必须在你们老巢中苏友好馆。(3)双方如有伤亡,各自料理”。“高司”接到该照会,面对声名赫赫的“六号门”,也有几分“秀才遇到兵”的畏惧,但明确表示决不退让的立场。8 G: D" [* j! M' S( j- m* _

% |7 O; q" j$ D3 W# A* v1 e 6月4日,以手持钢钎、棍棒等武斗工具的“六号门”武斗队伍的精壮汉子打头,“工联”派出动了数百人围困中苏友好馆。双方发生冲突,开始进行石头和砖头战。武斗中“高司”退进大门内进行防守。“六号门”武斗队伍开始发起冲击,但高阶大门易守难攻。“高司”的增援队伍又被“工联”派堵在湘江大桥桥西,寸步难进。, u! P8 f. U2 O5 I/ S4 h3 D0 q/ k

: X8 y3 u( F" x% ?3 {6 f1 T1 d8 E& K  6月4日晚10时,“工联”派武斗人员开始以自制的燃烧瓶攻击中苏友好馆,有人在该馆正门纵火,中苏友好馆门前,烟火熊熊。围攻的武斗人员越来越多,加上围观的人群,密集的人群从中苏友好馆门前,一直拥挤至五一路解放碑。进攻者会围观的人群中,近百人受伤。当晚,五一路马路两旁,不断有被石头打得头破血流的受伤者,匆匆赶往医院。
, n& Q4 k1 L1 |. I  R1 m6 c  v5 E
; I$ _3 f' k+ |8 Z9 W  6月5日,“六号门”又向防守中苏友好馆的“高司”发出正式照会,主要内容是:“你的爹爹‘六号门’即将上阵,和你决一死战,杀个天翻地覆,鸡犬不留。”
* V5 x' s# D  T* Z7 _
' O, x$ x* w* c+ I* R, D  当日下午,以“湖南井冈山总司令部”名义,“工联”派召开了一个有30多个造反组织参加的“攻打中苏友好馆会议”。会议决定支持“六号门”行动:由“井冈山”、“长沙工人联合委员会”做宣传工作;由“誓死保卫毛主席青年近卫军”、“孙大圣”先向馆内扔砖瓦,将“高司”派的人赶上楼;由“省体委红旗”用射击比赛的小口径汽枪监视“高司”,以便放火;由“水电司令部”断水断电。1 ^9 H) ~) C$ M$ C- b" M5 w) y
  v* r' W$ ?( }1 w: j% p+ E* u
  5日晚7时至11时,“六号门”的武斗成员,相继在该馆周围和通向该馆的南阳街口、息湘街口、黄泥街口派出重兵,并将该馆严严实实包围起来。/ A: d& R$ v% B/ C; w% i3 l/ `+ D* @8 T
6 @7 R! e9 k" f9 J) ~, Q
  楼内被围困的学生和“真理军”已经多次派人向总部求援。面对中苏友好馆的危局,“高司”总部的头头心急火燎,于5日下午,再次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派出增援队伍援救中苏友好馆问题。8 z) ?. _6 w) n2 Y( L$ b; y( q

' A7 k; k2 J: e 会议决定,于当晚派出最有战斗力的“红色怒火”敢死队,并以大队人马作掩护。“红色怒火”是当时声震长沙的专业武斗队伍,其成员以武装基干民兵为主,加上一些返城知青和社会底层的流散人员,打起武斗来,格外敢拼命。0 m, Y3 \0 ]% {7 d- o( J7 g
% f# h1 L0 R) V5 l
  当晚,“红色怒火”一行五十多人的敢死队,头戴柳条帽,身穿紧身黑衣,手执木棍,在三百多人的掩护下,乘着夜色,冒着雨点般投过来的石块,冲进了被围困的“中苏友好馆”大楼。2 Z! _' ?0 S- Y1 t" [6 P8 i
9 ~+ o% h" {/ u. |$ |
  深夜12点后,“工联”派的“水电司令部”切断了该馆水电。同时,“湘江风雷闪金光战团”使用土制毒气,出动30多人次,用“六六六”粉对馆内进行纵火熏烟。防守馆内的“高司”学生、“真理军”和“红色怒火”敢死队节节败退,再也难以防守,于是试图突围,均遭围在馆外的“六号门”武斗人员围攻追打。遂退守防御。
3 ?- M2 V! X6 F9 k/ |7 m- N* h
4 l* `  A* ]: T/ p% W8 O 6日上午9时,“工湘”派从折毁的围墙中攻入“高司”派阵地,再次冲进该馆纵火,并将“六六六”粉投入火中,进行烟熏“毒气战”。“红色怒火”敢死队掩护学生进行突围,部分学生从右边门逃出去。9 u9 L8 c+ `% T" |; e

4 K/ k8 j+ j! i+ R: c* L  10点左右,“高司”派第一批共150人从馆内冲出,被“工联”、“湘江风雷”派(简称“工湘”派)的武斗人员围堵追打,死2人,伤29人,其中重伤7人。中午12点以后,馆内剩余的84人陆续向外突围,又被打死5人,伤33人,其中重伤19人。下午4时,“工联”、“湘江风雷”派占领了“中苏友好馆”。
$ v9 N( |. _: A+ V2 Y; n% h+ ]
* Z+ r& N  _; b( e0 |  这次武斗事件中,共打死10人,即“高司”派7人,“工湘”派2人,无辜学生1人;伤215人,其中“工湘”派19人,重伤17人,“高司”受热77人,重伤43人,解放军119人。砸毁省军区大卡车2辆,吉普车1辆,摩托车一辆,市公安局吉普车1辆。折毁围墙、房屋损失约10万余人民币。/ h( U9 l$ [6 Y* G, ]0 J$ X* J, r. k

$ @( }6 k4 B  W# F. |5 D  据当时在现场的武斗指挥者向余习广回忆:眼见一个个此前不久还以“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毛主席是我们的红司令。谁敢反对我们,就是反革命”自称的“高司”学生,被一个个身强力壮的“六号门”壮汉满街追打,至打得眼镜落地、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女学生的上衣都被撕毁,死尸倒地,很有几分惨烈。  最终,“高司”派的武斗学生几乎全部落网,成为俘虏。被俘者皆受到毒打,数十人至重伤。
' f6 ]$ v, _) e; E
) i. O, E1 O% Z6 ], g “六"六中苏友好馆事件”,是湖南“文化大革命”以来发生的最大的一次武斗。2 |4 N1 I0 W4 c! [& u& a2 G7 i$ K
% F+ s1 \, [" l# k' ^
(资料来源:长沙市“处遗”材料;长沙市“揭批查”材料;造反派及红卫兵小报;叶长青、陈益南:《文革中湖南的群众组织之概况——文革史研究之六》)
' m0 f* @( j( `! @; c! @2 Y ! |8 L* k7 N* e/ A  e& \, }
   (朱永红原稿  余习广搜集资料改写)
8 Q' w: ]/ I9 r9 t% n: v  这是1967年6月4日~6日,湖南长沙两派组织“工联”派的30多个组织和“红联”派的“高司”,在长沙中苏友好馆进行武斗发生的流血事件。又称“六"六中苏友好馆事件”。
( p) }% h/ s% ]. B0 Z
+ f) W7 t$ H" \0 I( U “高司”全称为“长沙市高等院校红卫兵司令部”,是长沙市高等院校红卫兵的多数派,也是湖南造反运动的始作俑者。/ b/ |1 \1 i  n' }

$ }6 n2 ]2 q) F; ?3 q8 w: ~ 1966年8月19日,“高司”组织了在长沙市委机关大门前静坐示威的“八"一九”事件,成为受到省、市委的镇压的受害者,从而最早点燃了湖南“造反有理”的火种。1966年8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的《工农兵要支持革命学生》社论中,便直接点明了“长沙”发生了镇压学生运动的错误事件,对这些造反的大学生红卫兵给予了声援。
; l7 o) S! `# B, G0 c8 M9 S& ~# B
  `, V3 T6 n( W/ |5 c% z 随即,“高司”在大专院校中得到迅速发展,与保守派的“红色政权保卫军”红卫兵对抗,积极帮助在“文革”初期省市委和各单位领导“矛头向下”的打击下,因对党委或工作组有意见的学校、工厂、企业、机关单位中被打成“新右派”的学生、工人和干部,向中央反映情况,促使其得以平反,并帮助工人、农民群众组建了自己造反组织。
* j, Z& v# [& j6 T5 `  [% Y ) \' S: p6 X9 R3 _6 G
但在“一月夺权风暴”中,“高司”便与其从前的盟友即大多数工人造反派组织,在如何夺权与如何分配权力的问题上,发生了矛盾。“高司”要以自己的造反老资格来组织湖南省夺权后的权力中心,而新崛起的工人造反派组织要争夺领导权。双方很快发生分裂。“高司”演变为湖南新的保守派。: ?( T# \5 E8 N5 a( }

0 I8 E& i' |( O& h( d* J& n 1967年2月8日,在湖南省军区的支持下,由“高司”、“长沙地区公检法夺权委员会”等12个组织发起,成立了“湖南省红色造反者联合筹备委员会”(简称“省红联”;该派组织即称“红联”派,为湖南“文革”中两大派之一)。主要成员有:“高司”、“毛主席的真理军”、“湖南革命工人造反军”、“毛主席故乡红卫兵”、“贫下中农造反军”、“湖南公检法革命造反司令部”、“长沙地区公捡法夺权委员会”、“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长沙造反有理军(钢长造)”等。“省红联”于1967年3月29日,向中央上报了成立省革委会的“三结合”的名单,草拟了《夺权公告》。: I4 P; r! f, @! y

) U' `( @2 @' J) U/ R/ I6 o 新崛起的工人造反派组织被排斥于门外,这自然引发出湖南“文革”中新的一轮你死我活的派性大战。其对立派的代表组织为“工联”。8 J+ `+ x' ^" E  v) }4 k% g
8 u8 S4 k+ k' K
“工联”全称是“长沙市革命造反派工人联合委员会”,其前身系“长沙市工交战线革命造反联络总站”,于1967年4月15日成立。它以产业工人为主体,自下而上联合而成。0 i' o; a  Y7 Q& s$ ?& j6 w  N
+ F* X7 H: M# f" ~7 Q/ ~
“工联”总部及各属下组织的头目,不少人曾在张平化“九"二四”报告后被打成“右派”“黑鬼”,或因倾向“湘江风雷”遭到歧视和迫害。, J; M3 {7 Q+ b0 e4 N

' s4 j( Q& G9 R3 w% r) n 1967年“一月夺权”后,“工联”成为长沙各大厂矿的工人造反组织,如长沙汽车电器厂“造反有理总队”、曙光电子管厂“联总”、长沙机床厂“三"三一造反团”、红旗内燃机配件厂“红总”、建湘瓷厂“红色造反团”、长沙船舶厂“文革筹委会”、市搬运公司的“六号门”、湖南橡胶厂“造反总队”、市总工会“东方红观察哨”等,都是“工联”的重要成员。$ ]% _" L+ F4 u2 P1 i

0 S3 z* j7 X" S  R* O! } “工联”成为统领二十多万工人、与“红联”派长期抗衡两大派组织之一。
+ w- O! Y+ V8 X! q+ B. O8 x+ r
. F$ z$ r  W( o1 E" n  4月22日,湖南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章伯森发表对于形势的《公开声明》,不同意省军区领导人对当时一些问题的处理,认为湖南存在“二月逆流”问题的根子就在省军区。
7 ]. g; Z1 k. x/ H
, n" I8 t' I% L  24日,他又与其他两名领导干部联名贴出大字报,进一步把湖南“文革”中出现的问题归咎于省军区。这在湖南省级机关和全省产生了很大影响。“工联”派连日在长沙市五一广场举行群众大会,喊出“打倒湖南谭震林”的口号。
5 S% q! S3 Z5 h1 W/ R0 x ' v3 U7 @; h" x: o7 Y2 s, A! M
  5月8日~12日,湘潭和长沙相继发生矛头指向军队的绝食斗争。受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的指使,北京南下学生在潭、长之间来往串联,支持学生和工人与军队对立。而章伯森发表等人也发表支持群众要求的声明,一时成为湘潭和长沙拥护的“革命亮相干部代表”。* m2 w2 j6 m' {* w/ ~

  {' ]9 ^  H; i  V  W! e& V 14日,“工联”派在长沙东风广场召开10万人大会,成立“绝食指挥部”,一部分群众在省军区大门前进行绝食,大批群众在省军区门前游行示威。湖南的造反派势力大增,湖南省军区及其支持的保守派“高司”派逐渐转向被动。2 \/ k  I) ?$ h0 C# [5 ~' j' E

8 Z; i% E5 H4 G2 |" `6 D8 U 控制舆论权是文化大革命的特点之一。随即,“工联”即投入了与“高司”控制的“红联”派的舆论控制权争夺战。双方为此开始了持续不断的武斗。  c6 L+ `- d7 [) s1 g2 y* j: V
! \1 i: \% f2 M/ V: I
进入4月下旬以后,“工联”派已在长沙工人和市民中大得支持,“高司”派设在湘江河东市区的16个广播站连续被“工联”、“湘江风雷”派群众砸抄。至5月底,“高司”在河东仅剩下设在中苏友好馆的一个广播站,该馆内有持“高司”观点的群众200余人。
0 i: B4 F6 {7 w/ }' w) l; [
: s' \5 x, O: P% v) c( w! C9 @) ~7 V 6月初,“工联”派头头决定要拔掉中苏友好馆“高司”广播站这颗钉子。并决定由“六号门挺进纵队”打头阵,其他组织出动人员配合行动。“六号门”全称为“长沙市搬运公司六号门挺进纵队”。该组织声称是“刘邓路线下受压迫最苦大仇深”的搬运工人的造反组织。其武斗队伍强悍敢拼,勇不畏死,在湖南“文革”的武斗中,屡建战功,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武斗队伍。+ p- p8 O$ |$ m1 F, U# s
' a0 J* z9 L- M4 W% m. f
  6月3日上午,“长沙市搬运公司六号门挺进纵队”向“高司”发出“武斗照会”,并提出相约武斗的三个条件:“(1)、时间在一星期内,由你们选择,但必须是白天。(2)、地点必须在你们老巢中苏友好馆。(3)双方如有伤亡,各自料理”。“高司”接到该照会,面对声名赫赫的“六号门”,也有几分“秀才遇到兵”的畏惧,但明确表示决不退让的立场。
3 P) b# N/ @! _3 ^0 D
- R6 W; B& Y/ B4 \9 }  Y1 U+ ` 6月4日,以手持钢钎、棍棒等武斗工具的“六号门”武斗队伍的精壮汉子打头,“工联”派出动了数百人围困中苏友好馆。双方发生冲突,开始进行石头和砖头战。武斗中“高司”退进大门内进行防守。“六号门”武斗队伍开始发起冲击,但高阶大门易守难攻。“高司”的增援队伍又被“工联”派堵在湘江大桥桥西,寸步难进。
: V( u/ W! T9 q( o4 ~
( w9 [! r! a4 p  6月4日晚10时,“工联”派武斗人员开始以自制的燃烧瓶攻击中苏友好馆,有人在该馆正门纵火,中苏友好馆门前,烟火熊熊。围攻的武斗人员越来越多,加上围观的人群,密集的人群从中苏友好馆门前,一直拥挤至五一路解放碑。进攻者会围观的人群中,近百人受伤。当晚,五一路马路两旁,不断有被石头打得头破血流的受伤者,匆匆赶往医院。
/ J* v; l5 A0 C* u : N& H7 n6 K! J4 m
  6月5日,“六号门”又向防守中苏友好馆的“高司”发出正式照会,主要内容是:“你的爹爹‘六号门’即将上阵,和你决一死战,杀个天翻地覆,鸡犬不留。”
! g; s6 G& J" A4 J4 p 9 v. H; ]( G+ Z; P
  当日下午,以“湖南井冈山总司令部”名义,“工联”派召开了一个有30多个造反组织参加的“攻打中苏友好馆会议”。会议决定支持“六号门”行动:由“井冈山”、“长沙工人联合委员会”做宣传工作;由“誓死保卫毛主席青年近卫军”、“孙大圣”先向馆内扔砖瓦,将“高司”派的人赶上楼;由“省体委红旗”用射击比赛的小口径汽枪监视“高司”,以便放火;由“水电司令部”断水断电。
- m! @' R6 Y( H5 B( ^, t " K( E% H! b& O  ], k$ b0 B: y* h) {
  5日晚7时至11时,“六号门”的武斗成员,相继在该馆周围和通向该馆的南阳街口、息湘街口、黄泥街口派出重兵,并将该馆严严实实包围起来。
( k) u; S- p8 O! _ - X$ ~! W7 r* E$ B# J7 a3 e
  楼内被围困的学生和“真理军”已经多次派人向总部求援。面对中苏友好馆的危局,“高司”总部的头头心急火燎,于5日下午,再次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派出增援队伍援救中苏友好馆问题。
: K7 ^( r! [$ j+ V5 Y/ G% y
' P' D. d+ R# N+ H+ x 会议决定,于当晚派出最有战斗力的“红色怒火”敢死队,并以大队人马作掩护。“红色怒火”是当时声震长沙的专业武斗队伍,其成员以武装基干民兵为主,加上一些返城知青和社会底层的流散人员,打起武斗来,格外敢拼命。- g- b5 g& z2 }3 H% w& b4 r

- \7 @5 ^3 L4 V4 o. _  当晚,“红色怒火”一行五十多人的敢死队,头戴柳条帽,身穿紧身黑衣,手执木棍,在三百多人的掩护下,乘着夜色,冒着雨点般投过来的石块,冲进了被围困的“中苏友好馆”大楼。4 M1 U! u' o# v4 o; {

3 {( y: N, _1 B! @1 D  [  深夜12点后,“工联”派的“水电司令部”切断了该馆水电。同时,“湘江风雷闪金光战团”使用土制毒气,出动30多人次,用“六六六”粉对馆内进行纵火熏烟。防守馆内的“高司”学生、“真理军”和“红色怒火”敢死队节节败退,再也难以防守,于是试图突围,均遭围在馆外的“六号门”武斗人员围攻追打。遂退守防御。
4 [; o, S' f. U0 j5 z/ q% J
" y2 @+ J3 A8 v0 N6 x 6日上午9时,“工湘”派从折毁的围墙中攻入“高司”派阵地,再次冲进该馆纵火,并将“六六六”粉投入火中,进行烟熏“毒气战”。“红色怒火”敢死队掩护学生进行突围,部分学生从右边门逃出去。& r- }; \2 N' Q3 W! }, P

& ~0 T! x3 W* c$ m  10点左右,“高司”派第一批共150人从馆内冲出,被“工联”、“湘江风雷”派(简称“工湘”派)的武斗人员围堵追打,死2人,伤29人,其中重伤7人。中午12点以后,馆内剩余的84人陆续向外突围,又被打死5人,伤33人,其中重伤19人。下午4时,“工联”、“湘江风雷”派占领了“中苏友好馆”。# i$ [& V$ K$ S! c
, p! K' Q4 j' Q! V
  这次武斗事件中,共打死10人,即“高司”派7人,“工湘”派2人,无辜学生1人;伤215人,其中“工湘”派19人,重伤17人,“高司”受热77人,重伤43人,解放军119人。砸毁省军区大卡车2辆,吉普车1辆,摩托车一辆,市公安局吉普车1辆。折毁围墙、房屋损失约10万余人民币。, }/ a- D+ a7 }# L% N& ^

( c% h. j# p. t. t3 P3 [  据当时在现场的武斗指挥者向余习广回忆:眼见一个个此前不久还以“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毛主席是我们的红司令。谁敢反对我们,就是反革命”自称的“高司”学生,被一个个身强力壮的“六号门”壮汉满街追打,至打得眼镜落地、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女学生的上衣都被撕毁,死尸倒地,很有几分惨烈。  最终,“高司”派的武斗学生几乎全部落网,成为俘虏。被俘者皆受到毒打,数十人至重伤。0 `0 T' z" e; Y
& M+ \( M4 B! {5 [$ B
“六"六中苏友好馆事件”,是湖南“文化大革命”以来发生的最大的一次武斗。
" l  ^( X4 J5 k9 U
! k6 X7 G1 b1 ^# S7 x(资料来源:长沙市“处遗”材料;长沙市“揭批查”材料;造反派及红卫兵小报;叶长青、陈益南:《文革中湖南的群众组织之概况——文革史研究之六》)/ s; v& ]: A% n) D; @
& R# p+ ]3 y% z$ x6 ^- H
   (朱永红原稿  余习广搜集资料改写) 选自余习广主编:《文革重大武斗血案大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2 07:21 , Processed in 0.11737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