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61|回复: 0

张成觉:文革与五七反右一脉相承

[复制链接]

1359

主题

438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64
发表于 2023-10-24 06: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F: d/ g- R' \. B. e7 V. _2 T

, X$ R6 J1 h& ]& v文革与五七反右一脉相承
. I4 g( r: H, |: j6 m8 a8 Y. C; D2 e2 H* ?
张成觉! t2 d6 _' D4 L

- y1 t* t- d% }. R4 r/ ^9 A4 K个人简介:张成觉,1939 年出生于香港,1941 年逃难去了大陆,1958# }: ?! e+ g( P4 O6 O" M
年 1 月在上海交通大学求学期间被打成右派,属年纪最小的右% p. r( _# E# s9 Z: [  q
派分子,发配到新疆 22 年。1988 年回香港定居。- Q, f9 I* W! X* f- |( c' F( u3 T  P
从 1989 年至 2006 年,张成觉先后在《新晚报》、《快报》
9 {% P, W2 h. J及《香港联合报》写文艺专栏,并出版了八部文学作品。《西域
7 L) Z/ B2 {# [& O: g恩仇记》(长篇历史小说,同名中篇获广州花地文学奖;《西域/ L& L+ }$ a9 }; |
恩仇记》,电影剧本,获台湾行政院新闻局电影剧本徵选优等奖;
9 J2 M" k; L0 M8 N3 |% M《香江谈艺录》,文艺随笔集,花城出版社,1992 年;《九七风% y3 S0 s9 Q& S. O
云》,长篇小说,上海书局,1996 年;《金庸能得诺贝尔奖吗?》,
4 V! ^4 g) K/ [' S1 {7 ^- p' R; C文艺随笔集,上海书局,1998 年;《在那遥远的地方---新疆回* d3 Q+ w/ T# o7 G$ \
忆录》,长篇纪实文学,上海书局,1999 年;《笔底风云---二
8 k8 S$ b4 R: X' B4 F% z战名记者朱启平传》(长篇传记,富达出版社,2005 年;《六十$ c, C0 g' U. F! U2 u* ]
馀年家国》,长篇传记,科华图书,2006 年。* w& M. z8 \$ j# B  z
他还有其它散文获奖作品。《心祭》,星岛日报“敬老思亲”1 i' K( A7 E  u- r
征文冠军奖,1991 年;《学海无涯念恩师》,星岛日报征文冠军  i6 `5 ^5 ^  X2 s; }% ^' b
奖,1995 年;《和平•人生》,明报征文优异奖,1992 年;
( u1 v3 x0 G" W- ?' ~
) c. i4 s# Q8 ^+ {6 [! n122  n8 q5 G0 S" N" t8 B  X3 D/ ~
短篇小说:《守时的重要性》,香港华商旅游协会征文优异. y* U& E' j3 j- ~: K, x! I
奖,1993 年;《邂逅》,新疆石河子文艺奖,1982 年。等等。/ f9 @/ l; N; G! }

% b3 ?; \% ~' h2 d9 W- r内容提要:针对中共十一届八中全会决议对文革的定性,从韦君宜的反
2 _$ X. ?/ G3 {* \# K4 L5 I. X思说起,回顾中共八大以来的历程,依据事实,追根溯源,分析
: E! w* C; D$ ?  N% L! i+ G2 y文革的动因,揭示其与五七反右之联系和区别,尤其着重指出毛
, k2 U# q+ z$ ]! J' s乃罪魁祸首,反驳中外学界若干似是而非的奇谈怪论,力求恢复
) l* r# _$ X( Q5 V5 B历史的本来面目,以便彻底肃清毛毒,树立宪法的权威,推进中! Q6 @3 [% ~( ?, l- Y  W! r/ L% P& |
国大陆的民主转型,振兴中华。
3 ]! K1 p- M+ H* o# P# D: @
( T4 h5 [: ^0 M( r关键词:反右、文化大革命、宪法
, K- T5 K5 \7 S& K; F
$ `) q- L: s: Y* q! n: s8 M张成觉 文革与五七反右一脉相承
/ U7 E& G' J0 j+ q6 e% C3 ^& R6 O
# s- R5 v% {- V5 P8 N123- o" B& x' ~; U6 i6 N. T0 f$ o

" e7 U) ?7 J, k!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历史上,历时十年(1966-1976)的无产3 i7 R, v$ X( T* H$ s- ?7 K7 X
阶级文化大革命,都是“史无前例”的。但曾几何时,以“伟光正”2 P4 Q& T7 ?( ~  K# N; R! f( S
自诩的中共,于其十一届八中全会上(1981-6-27)定性文革“是一( `) h; V0 t3 g% g
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 、国家和各族人民
3 A/ E  x1 [; h  L. I+ U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0 X& q4 k: R; a
应该说,上述定性除了所谓“被反革命集团利用” 溷淆视
5 m, _* C6 Z; R6 ?听,应予摒弃外,大体符合事实。而“领导者”一词,应以“毛& P, o) E2 ?# D& ?& j
泽东”置换,并加上“文革和毛策动的 57 反右一脉相承”以明
+ k& d- Y% y5 a" k' k" |示其渊源。
$ d, o+ P4 x3 N& z- b9 i( V2 l由于中共黑箱作业的传统,大陆 1949 年 10 月以来历次政治运
1 k1 o5 h2 j# g2 `- L" T动的档案,迄今为止尚未公开。所以,知情人的记述就成为十分重
( N; V* Y+ ]8 g8 W2 X# C/ k' A要的史料之一。就反右而言,“身为延安老干部、一直从事共产党文
  E6 k# a$ P1 p# y5 l5 a艺和出版事业的韦君宜女士”1所撰写的 《思痛录》2,值得征引。- s* b* w& c0 g" A. Y. i* I

# U! k5 v! ^, B; I$ f* A居美学者孙乃修在《从回忆“反右”看两位知识女性:杨绛与5 v  O1 ]2 }6 S" _$ F
韦君宜》中称:
7 `. \6 d9 N8 i6 R在 30 年代前期,年轻的韦君宜是一位热血爱国、追求理想的
* M  u* i! O7 J8 H- a知识少女,在国难时刻,她放弃父母资助她留学美国的机会,放弃2 M. R$ H, }2 K, p1 v
大学里曾一度研读的哲学专业而转而‘坚信列宁、斯大林、毛泽东! z7 D- K$ v& S5 |
说的一切’。3 经历了五十余年的政治折磨和良心折磨,她晚年缠绵
4 p! u8 F1 B+ f2 m( L( {病榻,撰写《思痛录》 ,沉痛回顾一生所历的险恶风雨,抒发内心4 j9 W) H; f. U/ \; y8 Q9 {- P
的愤怒之情,真话实说,毫无掩饰,显示出一个有头脑、有个性的
" j% S/ T$ S0 S- J! K知识分子所具备的真诚品格。她的 《思痛录》 也写到“反右”事, U# t, a8 Z5 s5 A
件,文字处处表现出愤怒、痛苦、懊悔、自省构成的复杂情感、深/ L7 E7 ~9 {5 G+ N
刻反思和强烈批判意识。她愤慨地谈到那场荒谬的运动:“盲目的、& H. T2 D' M; q8 n) U8 k! F
毫无法律根据的‘中央精神’,随时变化的‘领导意图’,就可以随( E. ]! |$ q% C" j, b) M
1 R- s& n5 O( b" p$ B  f
1 孙乃修,《从回忆“反右”看两位知识女性:杨绛与韦君宜》,对杨绛的《我8 ?; d9 z9 t8 T7 I8 E+ J
们仨》的读书评论,豆瓣读书网,http://book.douban.com/review/6674053/
! W$ h  R$ Z$ ~, Q# \2 韦君宜,人民文学出版社前社长。《痛思录》,2003 年出版。8 C6 C* [+ T8 S. ]( Y
3 《痛思录》,第 3 页。
7 o1 y8 o# p3 y/ Y) {% {' Y; Q红祸·文革五十周年学术论文集) s( I& f) v; A1 D/ ?2 C
124
7 d! F! D5 p& N便支配几十万人乃至几亿人的命运。”她当时已痛悔自己走错了人5 R. f4 Z8 R7 P; V) ]- U
生道路, 错误地加入共产党, 盲目地投奔延安:“在反右派运动. x# w5 U5 T% y5 R
中,我曾对秋耘同志说:‘如果在一二九的时候我知道是这样,我是0 Q# j3 R/ k. ~
不会来的。’”4
. W4 V1 s% [5 e( M谈到“反右”这段历史,韦君宜女士驳斥某些人的愚蠢之说,/ S6 u4 H9 P: v& i3 K2 c
把批判的笔锋直向毛泽东和“中央”:“我觉得有些民主党派人士讲:0 L: @, Z7 L4 E6 y3 A8 R  @
‘大和尚的经是好的,被小和尚念歪了。’实非探本之论。有的小和
3 s5 ]! i) h4 {* b! l/ ~尚越念越歪,有的小和尚还念得比原经好一点。”她犀利指出“反
. |/ X! y. V9 v+ H4 J8 a5 m8 z8 ^右”带来的精神伤害和社会风气的败坏:“而社会风气和干部作风, _0 ~. Y# e6 i* d, I; a
呢?从这时候起唯唯诺诺、明哲保身、落井下石、损人利己等等极
" i( M! b8 P9 ]& T& r坏的作风开始风行。有这些坏作风的人,不但不受批斗, 甚至还受0 O) c/ M6 t0 O' v2 ~2 {9 `
表扬、受重用。骨鲠敢言之士全成了右派,这怎么能不发生后来的
/ E' Q9 e1 P( ~6 \. o/ G‘文化大革命’!”5“这类事情,后来在‘文化大革命’中成百倍成
, P; _3 Y$ N7 P# c& s千倍地翻版。我看起源实出于反右。正气下降,邪气上升。……
4 W7 @+ N& M0 S( Z3 Q- X参加革命之后,竟使我时时面临是否还要做一个正直的人的选
9 T1 h  O4 v7 E1 o4 E择。这使我对于‘革命’的伤心远过于为个人命运的伤心。我悲痛: @" [. O% v8 l7 R5 B* a/ _
失望,同时下决心不这样干,情愿同罪,断不卖友。”6 她以十分
, f3 V% Z) D( B" w# u; }1 K6 w理解和同情的态度谈到民主党派那些被打成右派的教授和专家们,' u$ q7 _& e! p$ ?- Y  v4 R
诸如储安平、章乃器、罗隆基等人, 他们参加政协,“哪里晓得只2 n8 C4 K/ [' T! |
有吃饭和鼓掌的权利?”7
! a% }! u3 m% X# x- o7 c! ]韦女士感叹:“这是一部血泪凝成的历
- L$ y9 X4 o9 E史”8。
3 q9 ]6 k: Q6 l- J# j- v在下基本认同韦君宜女士的论断,以此为基础加以阐述。概而
, ]2 G3 m: ]  g4 N% y) U) d言之,五七反右,三年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是一棵藤上结的三个3 q! t+ H7 m  I" U' ?8 u0 a  e6 p1 \
大毒瓜,毛则是这三连祸的罪魁祸首!
, T1 V0 X1 T: k8 o* ^7 d# S8 B如果用简括的话语,可以说反右缘自毛一心夺回中共八大期间" J. {! i7 B1 a" H% \1 k" y) |1 G/ g
失去的独揽的大权,文革则旨在打到刘少奇等人进而建立毛氏家天4 W9 e! d( Z, M7 c& H
下。两者一脉相承。这当中至少三千万饿殍成了中共内部互相残杀* W0 E* u4 a5 g; y
的牺牲品。1 g- _7 p  O- Y5 l0 N% ~
2 Q- j: z5 ^$ D  N7 d: o! w( n
4 《思痛录》,第 45 页。
6 ?- l+ v$ |7 Q5 t# d) S5 《思痛录》,第 50 页。
% a" M$ g8 u2 y. c6 同上,第 51 页。+ _" p; J5 z- E1 _5 ~
7 同上,第 61 页。! |% u- z5 N9 I
8 孙乃修,《从回忆“反右”看两位知识女性:杨绛与韦君宜》,对杨绛的《我& V  W) s% O3 d6 a  ?6 Q4 V
们仨》的读书评论,豆瓣读书网,http://book.douban.com/review/6674053/
5 ?0 l" b3 R& f' I% p0 V# Q& E/ {) j
125
  [. u3 k3 }5 Q( n& x" t对于文化大革命和反右派运动的关系,众说纷纭。其中“序幕”
; F: ?  S6 z, l- K: h% d说和“预演”说颇有一定的影响。章立凡称:“‘反右’在某种意义0 T) S1 K4 \$ J+ P& P, ]
上是‘文革’的预演,只不过后者的破坏规模和烈度更加广泛和严2 W% ^" U( @; A0 R; Y
重。”9 朱正断言:“反右派斗争可以说是文革的彩排或预演。”10李
2 I$ Y  `  y( S9 F* i慎之先生则分析称:“反右派斗争的胜利提高了毛主席的雄心壮志,
. F9 h* j% M9 w7 K/ Y直接孕育了大跃进。以后就是农业大放卫星,工业大炼钢铁,人民
4 J* g" `0 c: Z7 l+ x6 {! x! {公社红遍全国。% g6 I9 }0 I7 _6 y9 v4 U9 H1 n
大跃进的失败给毛主席平添了猜疑恐惧,不但直接导致了反右
7 D- F: l3 N' |- a7 l7 u倾的斗争,而且促使他到处搜索‘躺在身边的赫鲁晓夫’,终于在
( M% p5 ]" L' L0 |" y5 f: S* F/ i, s1966 年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不过这些都是中国历史的下* G6 G$ k8 C9 S3 J4 j  ^
一章了。”11 魏紫丹先生认为,“下一章”说把文革与反右的关系“说
8 Z0 W" g' I4 J! m得最清楚”。可谓,言之成理。
) n  c' f+ m% h+ x% |6 d为此不妨扼要回溯一下有关的历史进程:
* }+ J0 v: ?& a$ y3 \* \5 X毛的挫折与反扑$ p6 x2 f: p; M: u
1、中共八大(1956-9-15-27)认为,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
" k5 b' K% A# p: H( `1 E. [成,党的工作重点应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刘少奇政治报告主8 R. C( X* z2 Q+ |% j; F
旨);应秉承综合平衡的建设方针(周恩来报告);不再提毛思; n" |, s5 r  m% J$ E
想,同意苏共二十大对个人崇拜的批判(邓小平报告)。毛虽举+ u. j% A6 D  T* P8 O/ `5 O8 `# n4 r
手赞成,内心却极为不满。* v8 Y$ E0 V9 _
2、当年国庆节毛在天安门庆典上对刘少奇说有关国内主要
* G; z6 F7 c; g矛盾(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的矛盾)的提, r0 A& G+ A: s: L
法不对。4 A2 `" Z* I' O" w
3、同年 10 月底至 11 月初匈牙利人民起义,赫鲁晓夫接受$ [5 [& ]- v3 x0 {  ^
毛武力镇压的主张平息事件。毛乘机向刘周等务实派反扑,处心
" m& E- @5 [0 i* f: G! @7 p( k# I1 |积虑制造中国的“匈牙利事件”,然后以此为口实,全面改变“八
7 G) G  {3 R8 x9 h, B2 k大”路线。12' C1 F& m+ y4 d$ Q
  C2 J* R8 `. \( B
9 章立凡,论文《毛泽东“反右”动因及后果的再研究──对李慎之先生迟到5 g  _& m: n. K9 p- G9 v1 U8 Y& P
的纪念与商榷》,http://www.aisixiang.com
) c% f5 L9 R& ]9 D. ~* o10 朱正,《反右派斗争是流产的文化大革命》,电子刊物,“巴山夜雨”,第 279 L' C1 Y- U4 f$ P5 X
期。; p  q6 A: u. O" [9 F% q
11 李慎之,《毛主席是什麽时候决定引蛇出洞的》,网文。& o  o' u: M* ]! }6 u, f
12 全兴文,中央党校哲学教研室主任许,转引自冯治军《刘少奇与毛泽东》,
( Z" N. b; k# L* K红祸·文革五十周年学术论文集- Q1 Z1 s0 _; E1 r- M  R! m1 N
126
2 p9 @) `6 A1 D# G/ R# N4、1957 年 1 月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1957-1-18-27)
  Q0 p; U4 U& j  m% @, u+ p隐含杀机,提出后发制人.而后最高国务会议(2 月)和全国宣3 \4 L3 o: ^7 x* B- u! B8 m
传工作会议(3 月)引蛇出洞。- b' m* l2 P1 A4 l, _$ b: z
5、整风半月后的 5 月 15 日毛起草《事情正在起变化》。5
( p4 A+ C) W5 u6 e& t. Y月 18 日邵荃鳞接到周扬电话说“转了”,意味着由鸣放转为“反$ z4 V  x5 w+ w
击右派”。“反击”实际上是贼喊捉贼,因为“三大右派言论”
. b* J- ~  Q0 x; A. P4 Q- K当时均未出现。章伯钧的“政治设计院”(5 月 21 日),罗隆
' D. W, M, C5 B! F/ ~基的“平反委员会”(5 月 22 日),储安平的“党天下”(6 月" _( H5 M! T5 p
1 日)' u5 Y1 t# w# H
7、毛亲自部署 6 月 8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
" s5 I7 \& S  w% J& X: G6 o0 Q正式拉开反右大幕。8 h& {+ G* S4 V5 t8 p
8、四个月后,10 月 9 日八届三中全会,毛强调“无产阶级4 T: U: a; V2 y/ x$ k
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毫无
& f/ r% v( q' b- b疑问,这是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v, D0 p7 q- i1 J+ V) M* |1 N- Y
9、1958 年 1 月 11 日至 22 日的南宁会议,毛面斥周恩来3 y- S9 g# U4 |) x5 L2 z) n* y
“反冒进离右派还有五十米远”。2 月 18 日,在中央政治局扩  r$ b" C# N3 N. ?
大会议上称周及陈云跟右派相距不远,大概五十米远”。/ L& Z: M2 T9 P& A6 k
于是大跃进无人敢持异议,工农业生产竞“放卫星”,全属吹8 S; @& V- W& e/ e2 \, X2 D, T2 B
牛。尤其所谓小麦亩产 3000 斤,水稻亩产 11 万斤,荒谬绝伦。谚
+ `5 h& |$ p) n: n2 O9 h云:人哄地皮,地哄肚皮,遂导致大饥荒接踵而来。 整个中国饿殍* l( K  u0 z  M
遍野,惨不忍睹。面对弄虚造假酿成的大祸,刘还算天良未泯,对/ ^- h$ ?4 r9 H. i1 J) s& s5 O* T& p
毛说“人相食,是要上书的”。他主持制定“调整 、巩固、充实、
4 x1 |7 T. j# L4 l+ Q提高”八字方针,自 1962 年起实行“三自一包”,挽狂澜于既倒,+ s8 d% D8 M' B! f0 A. r% |
使百姓得以果腹。经调整,经济渐次复苏。$ M9 c, J" d' }. [! w* L8 U, c# |
毛对于刘触犯逆鳞怀恨在心,刚愎自用的他负隅顽抗,蓄意夺# D4 m1 g9 A% {7 N7 C2 a! k( E2 c
回党内的绝对优势地位。1962 年夏天他重提阶级斗争老调,抛出3 t. y  T3 t8 F2 i1 M1 F
“党的基本路线”,并步步紧逼,一方面牢牢抓住军队的枪杆子;同& o( F; @; y3 O8 r+ d' Z
时让江青登场,以文艺为突破口,抓住笔杆子,借《海瑞罢官》掀; f" l6 w$ g, d& ]0 _# U& _7 J0 k+ R
开序幕。接着请出军方的林彪,炮制《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 v9 m. `( `& Y( e
推倒彭真的《二月提纲》,完成舆论准备。6 V9 \8 f) S1 d/ D
  }; M; K" X" R
皇福图书,295-298 页。
5 q! }2 u$ i; ^! f' L0 k2 ]  [' ~7 Y/ {5 {' r& b( f
127
2 C1 T6 {5 `, C! j# ?& _文革狂飙从天落。《五一六通知》标志着毛登上“九五之尊”宝
, P1 q/ ~. h7 O( y" ]3 ]. r0 J座,开历史的倒车。 孙中山尝云: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 N0 y) `  o! j5 o6 x7 L
昌,逆之者亡。毛在中共七大闭幕词《愚公移山》中也说:“现在的7 M9 D( w' ^2 m, [% f
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目前反动的
* h4 X( a/ A1 f逆流企图压倒民族独立和人民民主的主流,但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 i# {2 p7 s4 v( u
变为主流。”(1945-6-11)竟公然置往昔所言于不顾。
7 Q, k; W8 R6 P) E+ o其实自从五七反右始,毛治下的大陆中国一直是“反动的逆流”& W4 k% \9 t* {( V
大行其道,歪风邪气成了主流,淫威泛滥,发展到文革时期,毛一
2 k5 h# t8 ~# n  {5 p言九鼎。用林彪的话说就是“一句顶一万句”,七亿人被洗脑,除林
& }! W0 Z; C  \" [; I+ ?6 x昭、张志新外,无人公开敢对毛说个“不”字。这是古今中国历史
9 O5 P7 H" b. V$ D1 q: }4 r. ^' j上从来没有过的超级红色恐怖。5 I6 Z1 I' p8 X* c
之所以如此,可从国际国内两方面找根源。国际的根源来自苏
1 G' p" v& @9 M4 H# a. c' ~共列宁斯大林一贯实行领袖独裁的影响。中共是苏共一手豢养的
% o$ H6 y0 v1 |“儿子党”,自然效法苏共,历来是一把手说了算。中共奉为圭臬的
1 k' O& o4 l$ p' [% ~1 ?7 E# E$ [列宁关于“群众、阶级、政党、领袖”的学说,无非把群众视作群2 c! L0 p* [' G2 x/ L/ m
氓。至新世纪之初,中共官员对民众说得更白一点:你们算个屁!# l! ^& K" |; Q7 ]3 U
国内的根源在于,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积淀,国人恪守儒家“君2 k6 ]" J" Y; u4 F% P& ]
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礼教,甘于做“顺民”(即奴才),渴望3 F( A4 ~; b& W/ b: M  C
“明君”(即革命领袖)当道。“东方红”之所以从原先颂扬刘志丹
0 `) d. Q! R* E的陝北民歌演变为讴歌毛泽东,并进一步成了毛寡人御用的圣诗,
+ j8 P: H* S4 S7 Z1 j盖源于此!
; }1 }) E7 h( ~' M所以,反思文革及反右的历史教训,必须大力培植“天赋人权”
7 P( t" ^( H5 B3 t* i的观念,真正贯彻《国际歌》所揭示的真谛:“从来就没有什麽救世
+ f3 m: F/ N+ m# a- z4 _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实现林肯
2 y, x# w6 R) N% H8 k# d提倡的“民有、民治、民享”的三原则。
" |; C( l. g2 {+ t2 j* t1 _与五七反右始终在各级党组织操控下(中央则由邓小平为首的7 f: V% m# [; C$ Y  ~
领导小组具体部署)迥异,文革前期是天下大乱,号称“无产阶级
/ ]- K; J- D+ G; t1 }# A; t8 G大民主”。其实乃毛一手造成,无论保皇派,造反派以至红卫兵,俱$ F3 f( M6 z. V$ H/ ?
属毛排兵布阵的棋子,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民主的影子。而邓之后,
: D# p; h* M: X3 N* x1 o中共竭力宣扬“稳定压倒一切”,便是利用普通民众怕乱的心态,假
2 N$ a$ G( W& S+ Y9 a" D$ x借“维稳”之名以维护既得利益集团垄断的政治和经济地位。! @1 V$ N/ L. `
人们务必擦亮眼晴,拨开迷雾,戳穿这个幌子,逐步推进民主
9 c6 U+ F& b  l) @1 S0 w宪政运动。高举宪政大旗,走出民主运动低谷。无可否认,现时大
2 O( K4 [8 d3 }" _/ k) ?2 \陆及海外的民运俱陷低潮。中南海当局仗着经济总量居世界第二带1 W, b! `4 F! Y
9 n. M' I- {- [; F; X
128
& B- c9 y) _( [" U& u来的雄厚财力,施展软硬两手,在箝制普通百姓的同时,对知识份
# @3 W# a+ y- v. D* M( l- d子和文化人给予若干甜头以招安之。正如当年毛打天下时所言:反
# Y0 u! f1 z5 h6 ^8 B; G% W/ ^8 N动派之所以有力量,就因为人民的不觉悟。大陆民众普遍受愚弄,
9 R! [+ M: G1 p对反右、大饥荒、文革冤案及六四事件均已麻木,失去了义愤填膺6 i% e( g3 O/ ^
的正气。, y& e7 }/ f- z) }' G
基于此,宣传维护宪法尊严以保障基本人权,极具紧迫性和不
) q6 ?" a6 D# F# B可替代性。五七反右派运动本身就违宪,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W$ n- d8 j9 l8 y% a
宪法》并无规定反党反社会主义属于犯罪,右派只是发表言论,殊
; p& w6 S! ^6 A' F无触犯刑律。结果因言获罪,简直岂有此理,千古奇冤。
! a' E% o* _1 }/ M+ k/ \, C在这里有必要记述一下,郭沫若为虎作伥的丑行嘴脸。1957 年9 a0 n& m) J7 e: z% D6 j/ ?
5 月 27 日,即人民日报社论《这是为什么?》发表前十天,《光明- D: p+ d0 T: R/ V/ S
日报》记者问他“言者有罪还是无罪”时,他就答称:“无罪者的言
6 F# w5 P2 l2 s7 X- |( x8 Q; K者无罪,有罪者的言者还是有罪的。”…… 不管怎样,郭以科学院
9 ?3 h6 `9 E# @# }. O院长、文学大师之尊如此回答,无异于公然替当局违背“言者无罪”
$ a3 [1 k- z5 i6 Z的承诺找借口,也可视为给毛“引蛇出洞”的“阳谋”预作辩护。
: o. T* U, z4 K/ D1 z+ [! F+ P一个多月后的 7 月 1 日,毛为《人民日报》撰写社论,题为《文0 h% h5 \9 `9 M$ A$ C/ O  b
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其中对因言获罪的右派作这样的
: T* i2 X3 M7 q- d, q7 |0 A4 j2 ]分析:“这种人不但有言论,而且有行动,他们是有罪的,‘言者无  ?3 s7 k7 z- N; C- x4 R' F
罪’对他们不适用。他们不但是言者,而且是行者。”也就是说,毛
4 R, Z) S# k4 _+ j; N. w( I# P0 A0 G对所谓的右派的言与行之间的区别也不承认了。这种强词夺理,和9 D+ L! f+ y1 [+ v/ P
郭末若的上述答记者问,堪称前呼后应,吭非一气。
6 p7 p- x/ [! J, |. {( M7 F9 s根据宪法,中共党组织不是司法机构,无权划公民为右派然后
! N( l$ M- n/ l剥夺其自由。不过,毛历来就视宪法如无物。
( |2 ]2 {& l& u1 g" i1961 年,在秦皇岛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毛说:“世上本无事,9 n7 r6 c6 d/ j& B, A$ m
洋人自扰之。没有宪法的社会,是最好的社会。中华五千年,从来
1 s! {0 t/ j9 B- y没有宪法,也没见什么损失嘛!汉唐强盛,有宪法吗?满清准备玩' `! p5 a+ L* c
宪法,结果亡的更快。教训是深刻的嘛!可我们有不少同志,就是+ R& O- ]( ~# {$ ]
迷信宪法,以为宪法就是治国安邦的灵丹妙药,企图把党置于宪法1 c! R. m5 e* p( d2 [1 H) d* I, C
约束之下。我从来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宪法,我就是要破除这种9 W! }; a+ @; m# F. E/ @3 `; Z' y
宪法迷信。国民党有宪法,也挺当回事,还不是被我们赶到了台湾?
, d+ K. @! W* t. ]+ H$ @我们党没有宪法,无法无天,结果不是胜利了吗?所以,迷信宪法
3 a% t& c2 o7 b/ f% @- ^. V" S; B' g的思想是极其错误的,是要亡党的。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也是历
6 p* n& D" I6 N. Y  @9 P- \来不主张制定宪法的,可是,建国后,考虑到洋人国家大都制定了  f$ [: o5 r5 b, [# r
宪法,以及中国知识分子还没有完全成为党的驯服工具的情况、人
2 w0 t' S, _/ I民群众还受国民党法治思想毒害的悲惨国情,为了争取时间,改造) Z! K+ K" w: V/ n% h
2 B; [! t. a2 l2 ^" p! ?
129* _1 M3 T: O6 @4 d0 Q
和教育人民群众,巩固党的领导,还是要制定宪法的嘛。制定宪法,4 y* u$ d) a5 T$ _$ W) M( s7 |
本质上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在政治上是极其有害的,在不得以而为
0 C* c7 ?9 L& x$ E之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化害为利,最大限度的缩小宪法的约束,2 w# G) I6 ?  ?) v
坚持党的领导。当然啦,将来如果有一天,条件成熟了,有人提议
+ W( P+ N; z9 b7 _& J+ B6 e& a3 ]. d废除宪法,永远不要制定宪法,我会第一个举手的,不举手的肯定$ U# {2 D4 [- X& i8 G+ n- B! d
是国民党。公安机关不是汇报说国民党很难抓吗?我看,到了一定
! H; D* V9 J) C  Z( r6 C' \& _& _时候,他们会自己跳出来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7 ^( K5 j, ]$ r! g, B当然啦,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 O6 o6 |) _6 \$ z/ X  l# ?
还要以党的指示为准。只有傻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党的领导,执
3 Y7 @/ g2 o* u. h/ O" D) o行宪法。如果没有我们党的领导,谁会执行现在这部宪法呢?有人- @/ Q/ c; Z( P# @) o% J/ R
不是说,敌对势力最尊重宪法吗?敌对势力如果把党赶下台,头一! c3 A8 V9 \+ w0 m" K/ L1 @
件事肯定就是废除这部宪法,这你们能否认吗? 如果党不领导宪
% s  }9 [8 Q5 j5 l; j+ F+ i6 o法,党就得下台;党下了台,宪法也就完蛋了。同志们,你们说,
( R- g5 x6 Z  E" U( d党不领导宪法能行吗?如果哪个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那我
; E- N' a# b% d" {们也只好说:这个人比工农群众还无知,需要到广阔天地接受工农
5 @  M6 g1 K0 G4 w" ^. t群众的再教育、再改造!5 V1 }, T: g; C( c4 g6 N
毛如此赤裸裸地否定宪法, 其发动文革之违宪也就不言而喻
# t6 W: ~. ~- X! e" W. s6 J7 ?了。文革时“革命群众”秉承毛的“无法无天”之反潮流精神,肆
- X* x5 t3 U9 S意打砸抢,砸烂公检法,随意揪斗奉公守法的公民,哪怕国家主席) {% j6 ?0 K7 |4 T/ k# V
也不能倖免。  f; V7 l0 O$ _+ R' g  E& @
1967 年 8 月 5 日,刘少奇在中南海内遭批斗后被押回住处,他, c& L% Z1 m4 C6 N5 c2 D2 O5 }
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抗议说:“谁罢免了我国家主席?要: O( t' `* }$ F- g; k
审判,也要通过人民代表大会。你们这样做,是在侮辱我们的国家。”- v6 n3 k: }* ?; e
五四宪法保护不了刘少奇。/ x2 S) g/ H+ R5 Q! z/ E
1968 年 10 月,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批准《关于叛徒、内奸、, L- p; J+ m. T5 M' x7 H7 R
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做出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
8 ]7 M( B' n# Z/ X0 o0 W3 [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定。
. G' A6 d# h' r" ?0 N: I! [, c1969 年 10 月,刘少奇“于重病中被强行从北京押送到开封‘监" ]4 L  w! C& J( `; P
护’”,11 月 12 日去世。临终时身边没一个亲属,直到 1972 年,妻
1 a3 }3 j) G4 A8 X  \' C( o! {子儿女才知道他已不在人世。国家主席尚且如此下场,遑论芸芸众
; m# d% M! ]: i4 W- d生,人身安全及财产岂有丝毫保障?
/ p" K" b4 T1 _- S4 h温故而知新。上述历史啓示我们,宪政运动的推进完全合法,5 K' ?/ y, H3 T0 m
可以有理有利有节地唤起民众。2 v3 E& b/ I  p; O
6 `/ s7 l: a! L8 B2 M0 X/ d; C1 P
130
6 h( Z. }% n7 j孙中山《总理遗嘱》谆谆教导我们: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 a$ Y; j- N, e, Q' h3 j! i. k& W
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8 |+ I: a: Z5 d" }# Q7 \
此目的,必先唤起民众……”
# W5 _' R* C+ @* x1 c但愿当今及未来的人们吸取反右和文革的惨痛教训,以争取早2 @% b/ s7 q. Q1 z# U. v+ \1 g
日实现大陆的社会转型,以宪政为契机,实现振兴中华的民族夙愿。4 h2 H$ d6 b. W  {

: M) g1 @1 i# r5 i: w
/ ]: |/ W& [4 g3 ], w3 y' }红祸·文革五十周年学术论文集0 r, g, w. K: p
! m6 x+ g: w& u. J
0 D: @* N1 Z& [( l

0 r5 e1 v- j1 U/ V- L7 P& \http://www.sunwinism.joinbbs.net/viewthread.php?tid=36239- b- Z- l( o1 X/ _

. c9 N1 v$ T$ T( r5 f+ 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5 10:53 , Processed in 0.09443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