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6|回复: 1

武振荣:与网友谈文革(1-11)

[复制链接]

1369

主题

439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012
发表于 2023-10-24 04: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2 _" \: `+ M; k与网友谈文革(一)
1 j8 l. B6 P) P3 |+ @6 O, L; v. w  ?, p8 }  Q6 r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210958.shtml
3 r$ F, R& n  T2006年5月21日,我开始写作本文,共写了11篇。这些文章不是我凭空想象的,而是我在《独立评论》上同众多网友谈论文革的结果,当时适逢文革40周年。因此,围绕文革的谈论、争论非常激烈。在这个过程中,我对网友们和我探讨过的问题做了分门别类的处理,用用小标题一一列出来,编成一组文章。: ]$ W9 E; O5 }: H# U
这些网友中有胡平、茉莉、海壁、毕时圆、季逵、凯源、鲁肃、王希哲等人,都可以说是网友中的“大腕”啊!
+ J/ ?' }( O- A0 s- S(1)中国人为什么要研究文革?是“吃饱了撑的吗?”+ b2 Q' e. P. ?# k5 @
(2)“文化大革命”一词是谁发明的?
& c5 i. P( t8 Z+ U: y! M1 }有几个人知道“姚溱”这个人?" p' s  s' e+ z- ^
(3)文革可以分成几个阶段?
! L# s9 Y3 W8 S/ z+ F: N2 m(4)文革是一场“社会大动乱”吗?
+ z2 ]) D4 u3 ^/ C/ P+ }(5)人民“炮打”共产党“当权派”的行为对不对?4 i5 G9 R8 M5 Q$ ]% X# @
(6)人民“炮打当权派”的行为若出示了一个华而不实的理由,   6 l; R. d/ d! T( @2 P. t& R( K+ n
其行为价值会不会减弱?
0 w* u. S% Z3 V8 |* O3 ?# i(7)为什么不“炮打”毛泽东?* e5 Y6 `4 w3 c/ A6 V- i9 O
(8)2002年,北京有人喊“赵紫阳万岁”,由此联想起1966年人喊:“毛主席万岁”。
4 E4 v2 D6 j/ Y! n4 _  |3 ?* Q) D(9 )胡平 : 毕时圆和季逵说得对。文革中始终如一的原则是,谁反对毛主席,谁反对毛思想,谁就是反革命,就专谁的政。。 2006-5-18 20:44:507 B% W% N  t" W  W' T
答胡平兄:" @' g4 s# K1 r" t
我的看法是,从“理论”上讲,“谁反对毛主席……”,一定会被“专政”,这是千真万确的,如果“反对”的行为是简单的,譬如写一张“炮打毛泽东”的大字报,那么你的观点就立马成功,此人会立即被“专政”——这是必然的、毫无疑问的;但是老兄——别以为我是一个“但书”的作者——“反对”的行为如果复杂一点,并且是如我当年所参加的“中学生造反司令部”(以下简称“中造司”)那样的“自治组织”做出的,它之上又套了个“坚决拥护毛主席”的“外衣”,那么情况会这样呢?你说“专政”,由谁“专”呢?“公、检、法”被“砸烂了”,谁来搞?你必然说由造反派组织来搞。天啦,造反派组织从一出“娘胎”就指责对方“反对毛主席”,难道你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0 w* s3 u' d! @  L  r
事实上也是这样,文化大革命中,我是我校中的“中造司”小头头,对方叫“兴造司”,两派战争一直打到人民运动消解的1969年4月为止,也没有弄清楚,谁到底“反对毛主席”,谁到底“拥护毛主席”——这难道不是1966年中国政治大事变中的最基本的事实?这样以来,你说的那个“始终如一的原则”就不了了之了!“铁则”变成了麻花——这就66事变中的辩证法!如果说辩论要以“事实”为底实的话,那么,我可以举例。(略)
  K  K8 j  e4 u* x3 V3 G3 i
. m5 C: a, M! x8 d& h14、与网友谈文革(二). `' T$ y) W2 @0 f. N+ x: i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220916.shtml
) O: }: }1 Q9 y7 p& }(10)有两个文革吗?
( \, Z$ @  m8 h2 w) ]* L# x(11)、“文革”只有一个,叙述它的“版本”却有多个,可以这样说吗?
. p1 T: p! K) p# e$ A* @- G; F(12)、郑义的《两个文革刍议》怎样?我给他点赞!& w0 |& w$ C) {$ s* A. H  g
(13)、“两个文革论”到底是一种理论的抽象,你不能不运用它做一个你自己的演绎,也叫那些非专业的“文革”爱好者读懂?4 _1 O9 M7 S3 r$ w  p* L1 x
诸位:中国文化大革命的现象——你仅从外观上看,它可能套着人类运动史上少有的最简单图像: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一挥手,亿万人民就行动了,但是,它的内容却是迄今为止人类运动史上最复杂、最深奥、最奇妙、最绝妙的一种,就此你去理解费正清说的“中国文化大革命”值得“世世代代研究下去”的话,原本是异常深刻的。
1 b/ U# o) h1 x2 H1 }4 _, h我搞了30多年的“文革”研究,也可以说是有一点“资质”,但是有人要问我:“什么是文革学?”我却回答不上来。因此我能够做的工作是在1966年我们中国人民伟大政治运动的“宝库”中去寻找我们中国人民过去运用过、现在也可以运用之武器。因此这个“文革学”我还得留给我的后代去研究。但是我的儿子他已经长大成人了,他对政治学一窍不通,对于我热心的人民文革连半点兴趣都没有,一心要变成虚拟世界中的“英雄”,所以,我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小外孙身上,这个小家伙看起机灵,是不是我们陕西人所说的“看起利着哩,吹起迷着哩”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H- q+ a1 k. X2 u

$ J  F$ k4 Q/ L! v15、与网友谈文革(三)
* O7 y. z4 @$ z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231038.shtml
. P6 A/ c& M3 {, l1 D9 g0 C$ }. Y2 R(14)作者: 海壁 向武振荣先生提个问题 2006-5-21
  V- X5 w0 o1 z0 [# ^+ `您在与《独立评论》网友谈“文革”(1)和(2)中,把自己的观点集中起来,使人容易阅读,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其实本网站关于文革的讨论在笔者看,主要的分歧在于“两个文革”与“一个文革”之争。两个文化大革命的论点,用郑义先生自己的话总结就是:《按照毛的日程表,夺权之后,文革可以胜利结束了。但组织起来武装起来的造反派还不肯放下手中的武器,一个深刻的……% z# B( m  E. o+ x' f, c
答海壁:! q+ P9 U. p0 N" R
(15)要解读文化大革命“一分为二”这个事实,是不是应该先从解释这个概念真正内涵开始。在20世纪60年代共产主义世界中生产的“中国共产党的集体智慧”——“文化大革命”——是不是得到了认可?
; k2 t$ r7 _- c0 e9 ](16)“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b8 |, U. i/ T
(17)从起源中可以观察到内涵吗?8 I% _. N0 e4 b' m# W5 d
(18)如何认识和评价共产党的文化大革命?
. w; @* Z4 z5 k- c5 e) n7 a(19)“整人的共产党运动”你参加过吗?有什么印象?5 f; u8 X- `# w4 d
(20)作者: 鲁肃 “文革”好比脓疮破裂,难说一定不好,王司令(指王希哲——笔者注)先别就那么定了 2006-5-21 16:59 [Click:69]( ?7 F. f1 G* B5 `  V' T- X/ ~
接过鲁肃的话题,开展议论。6 ?. I3 q6 v9 V
(21)另一个“文革”是怎么生出来的?
3 I; _+ d3 I3 Z- H: _! p红卫兵是怎么一回事?哪一天出生的?几月几日?它出生的意义是什么?共青团怎么给不见了?7 V4 {+ t7 O) J( z* f, P# x% f8 g; {
1966年5月29日这一天,在共产党、共青团和官办学生会体制外“蹦”出了个红卫兵组织,因此,我说它“石猴出世”,“石破天惊”不是没有道理的啊!由红卫兵这类人民自治组织领导的文化大革命就叫“人民文革”。当时“文化大革命”的名字虽然没有变,性质、内容、搞法、进程、目的、方法等全都变了,不但变了,而且变得面目全非,内容各异,因此对于这个由自治组织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你另起一个名字,叫它“政治解放运动”或“66运动”又何尝不可呢?目前,在我们中国“精英人物”中间,就有这么一部分人的脑子给谷草塞实了,以至于西方某一位作家说的“疯女人”(想象力)都无处藏身了。
6 X* G7 E& Z1 o# u7 ^* l; x" i6 k* {16、与网友谈文革(四)
4 S7 B( N6 i0 d1 S% }* a0 q+ U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241043.shtml: o  _" o% J% b) B' c  m3 d
(22)讨论“文革”有什么意义,都是些“陈谷子烂芝麻”,有什么价值? (博讯 boxun.com)
% S7 N/ |8 O& s- K0 C(23)20世纪90年代的“苏东波”骨牌效应没有“推倒”中国的原因是什么?
6 m% W' }) k6 v- G5 W8 g我认为在“民主”的问题上,我们中国人吃的“西药”太多了,吃的“中药”却太少了,以至于“中药”里稍有苦味,我们倘以为吃了“毒药”,就得把它吐出来不可。要知道,我们中国是一个有着持续的人民运动和丰富的人民运动传统的国家,有1966年的政治大解放运动,1976年的“4-5天安门运动”、1979年的的“民主樯运动”,1989年的“伟大风波”(风起于北京,却成事于莫斯科),因此,我们中国根本不可能同前苏联相提并论,也和朝鲜、古巴、越南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截然不同,所以研究我们中国的民主,如果脱离了上述的“国情”,把它和其他国家捆绑在一起去,不是错误的,又是什么呢?而要摆脱上述的错误,我们就得找一个时间上的点,它就是1966年。  I- j: t8 t1 v1 f
(24)问:你认为目前中国“文革”研究中的最大的弊病是什么?- s% z( e# E6 v( _+ U! d
(25)问:文化大革命中的人都是毛所说的一个“无产阶级”中的人吗?. o+ B9 U7 B* O$ ?8 u# }4 q* c
(26)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是一种吗?怎样分辨“党办红卫兵”和“自治红卫兵”?不分辨行吗?% t! W' U8 y& g6 f( Z2 ^
17、与网友谈文革(五)
! U- }' |  B% ?* N4 u8 e$ B8 o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251128.shtml- f5 r6 z" C$ H0 I( w; n( f+ D- v4 H! T
(27)自治红卫兵——党办红卫兵——造反红卫兵就是你说的红卫兵三次“变脸”吗?; v  A" ^' C, l2 a. Y, [
(28)网文:哈,哈,哈!你说得多么妙啊!不是正好说明了毛泽东“利用”了你们红卫兵,把你们当“枪”使,你们那些瓜头瓜脑的家伙们一点都不知道,到今天为止还被蒙在鼓里,多么可怜啊!
' Y  Y8 b  P/ I# }" u8 c我承认,在道德上互相利是个贬义词道,但是,在我们的时代应该给政治上互相利用立起意义来。在民主政治中,互相利用至少不是一种政治上的缺点。$ ^$ k  f4 e, T6 M; s9 Q) `
(29)你读过李志绥和张戎的书吗?毛泽东简直就是个“魔鬼”,和“魔鬼”搞“交易”的人能够不变成“魔鬼”吗?& j6 e* {7 ^9 ?$ r  A
(30)许多人都把文化大革命中的毛作为一个“反面人物”看待,能不能说一说,你和他们有什么不同?你好象不承认在政治上存在着一个“完整”的“毛泽东文化大革命”?这样以来,你不感觉到你的说法前后矛盾吗?. G7 e2 n- l; a1 X
(31)问:你凭什么说那种一场你称之为“人民解放运动”不是毛泽东的?没有毛泽东能有它吗?
3 u$ v0 ^6 Z7 e2 h) B# G(32)32、你说一说在文化大革命中,你们那些红卫兵和毛到底保持着什么关系?
7 S' B" Y( v' ^1 d5 O+ w& V' k答:“宗教”的而非“政治的”。
+ u/ F1 B& C9 ](33)怎么解释?
% ]& S9 E0 X% x2 t; y(34)问:在《对一个伟大时代的回忆与理解》的文章中,我看到你在交代你自己经历的红卫兵运动时,提到了“打老鼠”与“打老虎”的问题,你能不能再说明一下?
$ b& ]) R# B. E' D  M18、与网友谈文革(六)& a( w5 @! W3 R3 ~2 P4 M8 T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261141.shtml
( c/ P1 R5 ^8 N6 B* d1 M(35) 35、胡平反对“文革”中的“造反”,因此就出现了茉莉为他“叫好”的话:
0 V4 W% O' o2 d, s  N* |+ s    作者: 茉莉 先为胡平兄叫个好,再谈“造反”这个词的特定意义 2006-5-20 16:22 [Click:72]……茉莉认为造反是个“旧剧本”,现在中国存在着“换剧本”问题。" j6 u" @: [# i6 f( M
答茉莉的“换剧本”问题:* ?  i1 H1 @( A0 v
现在的问题是“换剧本”,但是就凭你、凭胡平、凭我们这些在海外逃亡的民运人士,没有人民“造反”的发生——“剧本”能换吗?也是在90年代初,苏联人民用起来“造反”的方式才换了个剧本——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 Y" w/ f! V* E/ ~
可是,在17年前,我们中国的大学生跪下来给李鹏磕头,剧本换了吗?没有换,还流了血;再说,要换的“剧本”中若没有写人民享有对当权派造反的合法权利,那怎么称得上“换剧本”呢?民主的“剧本”中如果没有人民造反——这一条的话叫什么民主,我就搞不清楚了?美国人民搞了200多年民主,现在已经把民主的制度传到了全世界,但是美国人民为什么到今天也不愿意放弃“造”英国政府“反”时所用的“枪杆子”?如果用“枪杆子”维护自由都是正当的,那么1966年中国人民用“笔杆子”“造反”到底错在哪里?' g& a( A4 A- ?! w) p; f# ?9 i6 R- P

6 r3 O) y) |3 m: J5 P答茉莉,兼答胡平:3 d8 c5 F# r6 m: E3 G0 l
(36)说穿了,今天的民运人士也是造反派啊。
1 t# L8 G( g0 `$ i* k0 V$ b在中国的当下,共产党给你铺了一条路,你要行驶自己的正当权利,堂堂正正地做人,路上有拦路虎,你非打它不行啊!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当权的共产党为社会铺好了选举之路(像世纪之交的台湾国民党那样),傻瓜才要造反呢?/ n7 `6 N  B7 L  |( P) F9 y
(37)由“66造反”的话题想起高光俊的“民军造反”,说到王秉璋的“军事手段”的“民运”,并从中得出“民运文革”的结论。
: o: J2 s, S% Q+ ]& S/ T8 S(38)在前面,你批评和批判了“党办红卫兵”,但是你作为一个研究红卫兵运动的人,认为这一页的历史应当怎样书写?是和邓小平“彻底否定文革”一样地写上“全盘否定”的话吗?
2 j! c( E  k% _2 `; j5 M% T4 k(39)问:我觉得你在中国历史、“文革历史”、社会主义或者毛泽东研究等方面好象都反对“否定论”,是吗?! v! W* C- X  J$ K2 c
(40)问:你不怕“第二次”“党办红卫兵”运动的“重演”吗?8 {) |( l9 [9 ^
  答:不怕!因为我曾经作为“党办红卫兵”组织中的一员,知道这类组织产生的土壤早就不存在了,别说在人民社会中已经不存在了,就是在共产党哪里它也结束了自己的存在。所以,在未来民主运动中,我设想有人去抢超市、抢银行、抢铁路、甚至杀人放火,黑社会势力趁火打劫,但是没有人去要“整”一个类似当年“黑五类”的特定人群,绝对不会有的!因此我说它“绝种”了。5 \! u& D: {$ R3 [( k: F  I
# W4 V: Y1 g9 \4 R' x0 s3 m6 v
19、与网友谈文革(七)- f$ _2 |0 }, C0 n, p$ v6 [4 `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271534.shtml( f, [: @* ^# z
(41)你为什么说“89运动”是中国大学生所做的一场“文化大革命梦”?& Z: u8 E0 _: q% }5 i7 S5 t
这一篇文章专门谈文革与“6·4运动”
" j* E# j5 _2 q; N89运动中的大学生们是在邓小平“彻底否定”“文革”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在他们的主观意识层面,“文革”算不上革命,是一场给社会和人民带来“灾难”的运动,所以,他们在搞自己的运动时,绝对没有想照着当年红卫兵的这样去搞,可是,呢?他们的运动一旦“涌现”(说“涌现”是指没有人故意“发动”)出来,他们的一切行为,都不过是红卫兵的“翻版”,就连“高自联”也是对“红卫兵”的“克隆”啊!什么静坐(文革,时西安市大学生“9·5静坐”搞了3个月啊!),绝食?什么挤火车上北京?大串联?甚至出现了南京大学生模仿当年红卫兵徒步上北京的事情,什么大字报、小字报,不申请就上街游行示威,在街头自由发表演说,什么学生纠察队等,没有一个是他们自己发明的啊?6 e" Z$ S) L8 M  A/ ~
我把1989年的学生运动用“文革梦”去解读,就为上述现象提供了一种阐述的方法。我的基本的看法是这样,“89运动”的许多意义我们是不可能依据普通的方式认识和研究的,因为在下面的议论中,我要说明的是:运动中的大学生们意识内的东西和他们行为是有着很大的矛盾的,只是,如果我们若不能够成功地解读出其间的矛盾,就谈不上认识或理解这个运动,即使运动已经过去了16年。: U( l! Y7 E) R% t7 ~% O
文章中,我运用精神分析法,对于“文革梦”作了阐述(略)。
$ `& \+ l: H1 n; R, ?
3 H; y) J8 M0 M7 @4 a结论是:
: b7 V+ W( {. ^5 f9 x
9 X' T. |$ S6 \( X* H梦若是愿望(民主)的达成,是被抑制东西的一种释放(民主运动),是遗忘了的东西一种再现(66运动),那么我们解释1989年的中国大学生之梦,就可以发现许多价值,而这些价值,对于未来的学生运动是至观重要的。
4 A% m- l. H* M- p) `$ K6 Y0 w+ C/ k% k8 w- K( S. [
    2016年4月20日' P" ^# ~3 g0 x2 J9 V1 f  v
$ H0 R: Q: B5 O( q" B& z+ t* l
(上篇完,下篇待续)
# w" t( G$ {: B* w2 a, @4 v0 X7 C$ j) W4 j6 h
; j( X* h. `- h6 q' i# s+ x0 n
https://enewstree.com/discuz/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123052 a& d! h; {8 P8 F. L
  U7 b5 Y, i# ~2 n# s7 Z$ v8 J6 f: k9 E

9 k  w9 t0 p, r! u# X1 H4 J'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69

主题

439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7012
 楼主| 发表于 2023-10-24 04: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 L" ^; o' P$ y/ z与网友谈文革(八)
7 O/ ?7 y' E* ]2 Q1 j+ C/ T: y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311010.shtml
8 n* e) O* E, E, c4 n+ c(42)文革的伟大发现:人不自由!, A( K; C/ p3 L" h6 @2 N8 ?
! N9 g  h$ {( E, K+ R; l; z' e9 _2 Y# A
就积极意义讲,人只有发现自己被压迫时才可能求“解放”,只有发现自己被奴役时,才可能造反。正如一位神学家所言:“人在发现他的不自由时才是真有自由”(尼布尔《人的本性与命运》)。
: F& G2 a3 ~" Z9 }1 a8 Z
# z. A; q& z. A- J0 h  i文革的斗争精神:“不自由,毋宁死!”" O9 ]) Z  G) y! H

6 s1 }: d+ C% ^1 S2 \( h( p  X(43)上述发现,不是理论上的发现,而是“事实”意义上的发现。
6 j# I+ N- ^% u% g' k4 r6 D. I" k! W  p' g3 b  Q3 J
(44)独立评论》毕时圆在《读书笔记:武振荣论文革(一)》一文中问道:红卫兵这样无严格意义上的政治目的组织,这样无序的、以借钟馗打鬼的形式的运动,其正面价值是什么?
. V, h( t/ D% S. x7 j& l/ e1 p) b
答:是自由,是民主!
/ O: l& ]  s9 C2 j! {# J1 F0 Z1 H' y+ Y' x
(45) 作者: dck 文革研究没那么难吧。 2006-5-29 23:32 [Click:33]
( m4 D$ G# W* q8 S* Z8 l0 Q5 j理解文革,认识文革——说难也难,其实不难。
& g" h. L* p. u5 `0 S% a论文革中“砸烂狗头”的口号。“文革”中有数不清的过分的话语,“砸烂狗头”就是一例。其实“狗头”并没有被“砸烂”,只是人在气头上,话难听罢了。3 F$ v% M+ \3 q  ^

% S& g1 ^) }1 f( |& p% l% B$ x- G8 d6 ~/ H) |1 u6 q
21、与网友谈文革(九)
; C, Z# A( W2 ~# y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011659.shtml
8 Q6 d8 [6 N  |(46)论反对文革的人所持有的两条“最有力”的反对论据:造毛为神和派性斗争。) d+ b9 T) o( a  G3 E

3 S8 x! J7 v; c7 u1 r(47)我告诉大家,我在研究文革时,使用的“民主理论”是从如下的两个本子中找出来的:一个是《联邦党人文集》中第10篇麦迪逊论派性;第二个是由杰斐逊转述的富兰克林关于“两个分两派”的“寓言故事”。
" w7 J3 C) k5 C# W* A; q6 \引证(略)
; A2 j4 \% V+ H
8 |/ S% T* l/ [' T(48)分析两个人分成为两派的“寓言故事”,我们发现人在民主或者自由时才会如此。假设上述两个灯塔看守人中,一个是另一个的“领导”,那么就不会分派。在寓言中,他们的关系是平等的,谁不“领导”谁,因此可以说其关系是“民主的”;他们两人一个在“楼上工作”,一个在“楼下工作”,谁都不干涉谁,因此可以说他们是“自由的”。好了,说到这里,我做出一个结论:人在民主与自由之中,就必然地要分派,而每一个人都认为分派是自然的,谁也不会对此提出异议。其实,此研究如果被我推进一步的话,那岂不是说,人在“被奴役”状态或“不民主”关系中,分派的事情才被表面上的“团结”所掩盖。
- h0 ?- C  p) O7 F- B
. `4 Y9 p% ]& [9 n! f9 u3 V" H(49)有了以上的理论,你去研究文革,伙计,你对文革中“派性问题”,即“7亿人”广泛分派,并且为派性陷入了“战争”,以至于毛泽东说的“全面内战”之事,就会改变看法的。末了,你有可能同意我的分析。不过你要是吃错了药,认为美国人搞派性是“搞多党制”,“搞民主”,而我们中国人搞派性就是“窝里斗”,“搞动乱”,那我就无话可说的了,世界上长着花岗岩脑袋的人有的是。
$ c# Y; u7 [4 l9 T* G
6 x* s% X. F' @(50)由人民的分派问题,我想到了毛的“路线斗争”的“理论”,如何批评它,乃是需要科学态度和科学知识的。* |5 L$ E% u' O" z
+ Y4 f/ n8 z; G' g) J5 e0 q+ c
(51)在我们中国人的现实生活中,一些很有价值甚至可以说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往往被我们当成“垃圾”给扔掉了。
. e4 A; V# r0 L- z% ?! B$ B  n1 b+ }- ?5 z- f
现代版的“和氏璧”
3 O: E* b( U: f: s% X! R7 S' k" S2 M  H5 B. i1 |: [
(52)1966年,人没有分派的“故意”,但是人却被分派的狂热烧得里外通红,这样的事情就提醒我注意:在分析66现象时,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就不管用了,因为人在没有“思想指导”的情况下,干了一桩自己当时并不“理解”的事情。
0 ^; p9 f! f( I: s( Y
9 L2 U3 @& o! b2 S! |2 b(53)在这里,我想借这个机会告诉大家我在66问题上的一个发现是:毛泽东虽然作为“亿万人民群众”的“伟大导师”,但是他老人家的政治知识和政治水平却和我们普通人“差不多”,即使我承认那时他比我一个中学生高一点,但也不是高得我就够不着,而是我若稍一努力就可以超越他。
2 \4 |( B1 T4 K2 |( y$ M2 k/ u1 c8 x. h# }4 `
出毛问题7 h  B" |( R' ^( k
9 g7 D  }1 B) A/ g1 w
(54)在这里,一味地批判毛不是我一贯的做法,我在66事变的研究中提出了“一半儿论”,是说在批评1966年的人和事的时候,我们一半儿应该批评毛,一半儿应该批评我们自己,这两个“一半儿”就是我的方法。
8 Z9 B  }% Z6 @, I( [- `$ V0 R% I1 E$ a2 B0 V7 z
(55)问:是毛取消了7亿人民的观点吗?. x) U7 t$ C" D" A1 N# }' q

/ K3 `6 F1 f* a% |( L(56)文革中的派性是一个“政治”上的产物,所以如果派性斗争仅仅是“政治领域”内的事情,那么“多元政治”就被我们中国人给抓住了;可惜的是,当时我们的人民在政治上的疯狂已经使“派性斗争”之“水”溢出了“政治领域”之外,波及到了社会领域和公民日常生活领域,弄得小学生因观点不同不座一张课桌,营业员因观点不同在售货时吵架,工人、农民因观点不同影响了工作,因此,到毛下命令要结束“资产阶级派性”的存在时,“取消主义”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8 d1 S0 @( ?/ l

0 }7 j* n% x5 `! ~$ x5 }(57)公民在政治上的派性如果是民主政治体系中的一个环节,那么,在民主政治运做的过程中就不会出现对派性的“裁判制度”。但是1966年的中国人民却走不到这一步,当派性斗争已经破坏了公民的日常生活时,派性携带者的那种“泰山压顶腰不弯”的勇气就减去了大半。于是,人们就在心里发问:“我这一派到底对吗?”事实上双方都有这样的心理活动,于是在不同的程度上双方就呼唤“裁判者”,而在这时,“不介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就象当年进入“夹皮沟”那伙人一样地进入了造反派阵地,充当裁判官。
  o" m" ~; u8 a  x3 N
& G8 y/ E$ V- i$ O6 |文革失败得一塌糊涂时,才由解放军来评理和裁判。其实,裁判官们的方法简单得出奇:在各打五十大板后,责令解散两派队伍。% I: N  p8 z  v/ J1 t

# W& Y) p; l" F% K3 h8 T+ I(58)结论:1966年中国人民开创了政治上多元化局面算得了什么,保持了它才算本事哩!非常可惜,也非常遗憾,66时期的中国人民没有这个本事和能力。但话又说回来了,我们现在的中国人有了这个本事,也有了这个能力,只是我们却没有胆量和勇气去“开创”它,一顶“动乱”的帽子把我们明智而又聪明的脑袋给压扁了(未完待续),就这样,我们还向伟大的时代吐口水呢?: ^& c9 `' `" x& C* B  {8 F
3 W8 L# O0 O4 g
就在我整理这一组文章时,网上的一个评语“这一届的人民不行了”忽然间走红,意味着什么?
% ?: K0 y: J. [: ~8 W# e
8 ?. B6 W9 d, }  O22、与网友谈文革(十)
  ^! A0 P3 r8 Z/ N& g9 w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050918.shtml) c- V5 u6 p" A& b
(59)作者: 季逵 老武 2006-5-31 17:37 [Click:9]
+ {# v( b" P" q  e  S
# U5 J0 Q& W9 Z5 u- a既然你在韩国,先不谈什么文革,能否请你老兄先说说朴正熙女儿,能否成气候吧。前几天被“人民文革”,杀了一刀,缝了好几十珍都成了李时珍了。/ ]+ e0 A! d2 }2 O! n. D
答季逵:4 q" F4 v4 y" n/ ]7 {# |
(60)作者: 海壁 狂热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见林语堂《吾国与吾民》 2006-6-1 04:54 [Click:6]# @( i8 T; u: k. f* ^
+ c) r! m: R3 W, _2 m  B
中国人和英国人都讲中庸之道,比较园滑,这是政治上成熟的表现。林语堂对此分析得很透彻
! {9 @* i, ]) U5 g& R/ ]  j9 j# T5 x; ~
    作者: 武振荣 你读一下诺克斯传,了解一下那时代(也是英国革命时代)的英国如何? 2006-6-1 07:04 [Click:4]/ i+ T' P! x+ I* |, e  Y6 H$ X
4 X6 ?# P" A/ k  R0 K0 b
(61 )作者: 五雷轰顶 狂热是生命力的表现.麻木,冷漠的是行尸走肉的表现.太成熟了,离入土就不远了. 2006-6-1 07:57 [Click:1] 武振荣:强烈支持!- c# Z0 {% V( z8 ]
" `- c; ^: c1 i9 u
(62)再论狂热。( T, n+ e& W  C8 p" ]

  I5 x( \& K9 `(63)安徽凤阳农民造反:由政治狂热到经济狂热。兼侃文革与改革。7 L! b3 e; k; G8 Y* ~; h# P+ a+ Q) Y
: d. \  \, f5 \
(64)农村“责任田”的前身是文革中的农民“观点”——它是“政治”上中国农民的“责任田”,自己种,自己收,自己负责任不要别人管。, g7 h3 i  b5 F
/ |. u% f! W' j; ~# j% T. X# k* r
(65)重谈“让步政策”。
8 N7 h. O8 `; |! `7 S% |3 J9 w
: I/ o9 M5 O* N(66)人民的历史被“一刀两断”了。/ k( E# |0 b6 _8 u0 A1 P
& l6 v! \8 E4 E# y# s
(67)邓小平的改革为什么失败了?7 i% b' Z( [6 c6 M

" p6 x# J. D+ S% P(68)关于一本书的说明:《赵紫阳与中国的改革》。3 ~& \# d# r- i0 C! H8 U) x
1 T  A7 x" n  s# O. k  Y0 w* h' A
(69)这一篇谈话写在这里,按理就应该结束了,但是念起我在谈话中说了一些在别人看来是非常出格的话,因此我感觉到有必要在谈话的末尾把我在近30多年时间内从事的“文革”研究的情况简单的介绍一下。于是,就写作了后一篇《我是怎样研究“文革”的》。/ Q" ^$ g* Z+ S+ g6 T
4 ]4 |6 F8 l+ {/ \1 d. N
23与网友谈文革(十一)
& K: H1 T2 ~0 q4 N+ ?- o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060817.shtml
# `' q4 z1 U% s* M5 `2 ~(70)要说明的是:在1966年,我虽然是我所在学校和家乡运动中的一位骨干、积极分子或小头目,但是我告诉各位,此时此刻的我志向不是做一个政治家、社会活动家或者职业运动家,而是一心要作个国画家。因此,我在文革中的那种“积极”是运动中的普通人的积极,没有任何的“个人野心”,如果说有“野心”的话,那就是我做徐悲鸿、石鲁、刘文西之类的人物。可见,我个人的情况和同时代那些政治上“早熟”的人(遇罗克、杨曦光、王希哲等)比较起来,我是一般的一般。
) U7 o  k' X) }. {
! v! D1 Z" h& w4 @按理,这应该是我的一种不足,可是,这在后来我从事的研究中,却有了价值,为什么?因为,运动中的我太普通了,所以,运动现成意义对我捆绑不紧,我稍稍用力,就可以挣脱它的。我假设,我是运动中的戚本禹(就在我修改本篇文章时,有消息说,他在上海逝世),那么,运动中毛泽东意义绳索对我的捆绑,一辈子都挣脱不开啊!" \9 T1 I$ w  `8 {4 u

* A& j7 c2 w! e7 G8 q( h1 R1 \' O+ S9 P: v(71)往事回忆:1966年6月,我所在的中学出现了“民主墙”,而就在最早的大字报风潮中,我遭到了本班一位同学的“炮打”,我记得大字报的题目是“武振荣是66级乙班的赫鲁晓夫”(我是班长),内容是“炮打武振荣”。好笑吗?
) K' K: D3 K. L5 K! M5 o8 F1 S+ [9 [
(72)问:到什么时候文化大革命才脱离了共产党运动转化为人民运动呢?
+ u! W: V" E2 b- `) r
+ V* O- |. R7 s  d就我本人的经历说。( J1 Z& H% L9 q/ O

- D( E! w$ s$ @& J) s# F. E% c(73)1967年,伙计,文化大革命的这一“宝”被我“押”在“中造司”上了,因此,我的命运如何,就看这一“宝”如何地揭了。结果我“输”了。为了逃避失败者可能受到的打击,我选择了“逃避”,于1968年2月参军入伍,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
4 r" O: F( i/ {! c) S& n5 U/ R  W  }- @9 Q% z2 F
(74)1969年,我在军队里,亲眼看见了毛泽东、林彪的“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我所在部队轮番召开“庆祝大会”。此时此刻。想起我武振荣文化大革命的“失败”,忧心如焚,五味杂陈!1 s8 P3 y, m7 Y) t& b* N( s
7 ?' z# F2 a+ ^2 P$ I9 p
(75)文革中,也许因为参与者过于“愚蠢”,所以,运动消解后,在中国城乡各地悄无声息地出现了秘密“地下学习运动”,我作为一名解放军战士,虽然远离这个运动,但是,我在军营中努力钻研哲学、政治学和社会科学的行为,实质上和它遥相呼应。因此,我说自己是搞“地上学习运动”。学习上的如饥似渴,是对运动中行为人鲁莽和蛮干的一种补偿。5 J5 W& K' Q8 O- r, Q# A

+ P1 ~. O; |3 q, i$ V(76)“支左”:我作为解放军“军宣队”成员,第二次“回到”了文化大革命。. O4 {$ d. r3 ~* y

2 U! \8 E. T  G" t, D(77)由“历史教条”到“历史问题”——我对文化大革命独立思考的开始。
  `, S; S/ ^0 t5 f, \$ M- z; |: `9 r- I$ U7 {
(78)由“派性史”(“错误”史)到“民主史”。+ Z  e- K& b: s, p0 M
" T. E" x4 Z% |
(79)林彪的“自我爆炸”炸飞了“毛泽东胜利了的文化大革命”。
; G' p3 t  m& s$ P2 W! v5 `0 k; Z0 A0 Y) _  _
我个人的完全觉醒,写作批判毛泽东的书稿——《绝妙的戏》。" V3 M  Y8 U8 q
4 g% f, F2 F+ o( z  X) Z
(“与网友谈文革”完)
% b3 v: n) i6 Z4 ?; T' S
  {& R7 y9 F9 s7 g; }; u. Ahttps://m.travel.creaders.net/blog/d/254915
, Q8 w" y+ V1 z8 m&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3-2 11:40 , Processed in 0.10462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