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34|回复: 0

铁流:《红岩》江姐原型周居正 反右中被枪毙

[复制链接]

1359

主题

438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64
发表于 2023-8-13 08: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R7 A+ d* V7 h
$ q' [2 n6 T( Q9 w4 v《红岩》江姐绣红旗原型周居正 反右中被枪毙
. N6 N& ]/ C) Q; G% g) [
; P- I: a. n" J( S' Y8 c$ z3 q5 G——晓枫:一桩谎言制造出的血案
9 G8 p! c, V8 S! ^: x, X) E& s6 Q& B3 k4 K4 v+ M' g
梓僮千载仰风高,壮士须死志未消;
$ m1 z% y3 K( E  [  C  n) [5 b- t墙外芙蓉墙内血,不废锦江浪滔滔。! P! V; Y8 z( S
腹拟于1964年4月难友周居正被杀于四川永川县新胜劳改茶场当日。
5 \9 Y! F* |$ u- |" U' C6 e9 U: V% v- g0 ^+ c- L+ c
屈指,难友周居正被杀害距今已整整四十三个年头了,值“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的今3 l8 n3 N. n& s$ Q+ b
天,我不得想起他和怀念他。
0 C) `) w+ ?7 o" _: S0 J& a! ]8 o' n. ~# Y3 M1 c
周居正,原中央第七中级党校教员,大学文化程度,四川合川人,生于1930年。
" [4 Q# _6 }$ `4 [/ G1945年在武胜县就读师专时即参加中共地下组织,当时还不足十六岁,后失去组织) ~& K: o  |# r3 `; L
关系,孤军奋战于重庆。1948参予和领导“反饥饿,反内战,要民主,要自由”的反. s/ s1 L) b4 `; `
蒋独裁运动和“组织民变武装”被捕,关押在重庆白公馆监狱,与《红岩》作者罗广1 i! |! ?7 h1 D* ]( v' m
斌、共产党员杜文博(仍健在,中共重庆市委机关离休干部)等同囚一室。1949年4 M* D0 N* }; c1 D
9月他们得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成立的消息时,立即撕下被面欢欣鼓舞地同罗广
5 q% r! g5 j" U" x4 L斌等人一起,在狱中绣制五星红旗(此一事迹后来却移植到电影《烈火中永生》江竹
8 g: h* D. V4 i* A8 N4 u筠“江姐”的身上);在1949年11月重庆解放前夕,他们又对监狱看守人员做策反工/ X- K3 X9 e- Z6 n
作。[对于这段历史,中共重庆市委党史工委编写的《歌乐忠魂》和白公馆脱险革命7 ^+ C4 u3 z- L( w
志士付伯雍等人所著《狱中斗争纪实》、《浩气长存》等,均有记述。]在这枪林弹" B& W$ a4 k+ f7 O
雨,命悬一丝的越狱脱险中,他不顾自已身体瘦弱,冒着生命危险,仍帮助难友郭4 I4 j) i3 l, l& P
德贤背出一个4岁男孩(此孩现已是总工程师在天津工作),表现非常英勇,品德
+ [) X2 Z+ l2 M十分高尚。: ?# D2 [& D0 v& ~  \
; D7 o. V, P; l* ], X! x
当年白公馆脱险志士,原重庆广播电台播出部主任、离休干部、共产党员郭德贤的
' O% Q+ o1 \' K8 T回忆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述:“1949年1月,我在成都川西特委机关工作时,不幸被国) _5 _# B2 s4 O7 v
民党特务逮捕,关押在重庆歌乐山白公馆监狱。常看到一个学生模样比较活跃的
& F6 B$ k/ g- v' J* ]! B“犯人”,他就是周居正。1949年11月27日晚,白公馆未遭杀害的同志全部集中到平$ c7 F2 i1 C4 r0 ?  {
二室,我带着两个孩子仍被关押在楼上。平时受狱中革命者教育的看守员杨饮典和
5 I" }# n% y8 l李育生,经罗广斌等同志指明出路,毅然反戈,站到正义一边。他打开牢房叫大家
1 p. x- h  m4 K3 w赶快冲出去,并告诉罗广斌楼上还有郭德贤和两个孩子。罗广斌便派李荫枫和周居
; y8 T9 E# _8 h# d( x  b正到楼上帮我背小孩,我的小波就是周居正背着闯出封锁线的……”
, N$ ]7 f7 e1 f% g, k
, b- J0 ]+ Z& z" z( i) q; s: K* [我想谁看了这段历史记述,不能不为周居正舍已忘生的行为所感动?就是这么一个
" w) D# g/ \  k) `3 w为中国共产党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赤胆忠心为人民的革命者,1964 年
  k, m( {( p9 v4 Q6 K春,竟被“她的母亲”共产党以“罪大恶极”的“反革命罪 ”,杀害于四川永川县新胜
! ^) F% T# F7 ~! u+ {! s( J. s劳改茶场。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0年重庆人民出版社编辑出版的《红岩忠魂》,0 U7 ]( _2 d9 N' J
在幸存者人员的名单中,仍称“周居正志士”,仍有上面那一段越狱脱脸的精彩记; t- @$ T3 U$ R+ g& d0 R; v, e0 V4 B
载,历史啊,你叫我们怎么诉说是与非,善与恶,美与丑,黑与白?  |8 F/ z- {- j4 z- ^! O
( R& v  f% m! P( _
1957年共产党开展“整风运动”,时年二十七岁的周居正已是中共重庆市党校马列主
7 P- H# Q- w+ @( g2 w2 [: N义教研室的教员,对空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他坚信不疑,执鞭课堂向中下层党的干
" n& D7 z* `' L( v6 ?  |: d7 a2 `部大讲特讲马列主义原理,视毛泽东为“伟大领袖”,相信他一切骗人的鬼话,什么
! i+ v5 M$ Z- l: A" f4 u; v“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所以在“大鸣大放” 中向党捧诉心
- Z# K( b8 z# i曲,结果被划成极右分子被开除公职,送四川省劳改局所属的“415”劳教筑路支队
5 f7 A) c/ @' J8 \% m+ x9 T劳改,经过近5年漫长时间的饥饿劳累的折腾,终于1962年初摘掉了“右派帽子”解' a5 T( e9 h: n0 y6 _
除了劳教,但仍不能被放回家与妻儿老小团聚,做正常的平民百姓。而是作为“三
! m$ V) |$ Z, S/ U1 |7 `  m5 x类人员”(即劳改、劳教、就业)强行安排到位于四川永川县的新胜茶场(简称“劳
5 z  {& v6 D7 a! P/ ?8 f+ G改营”)“就业”。
9 A0 U. d* T! I1 ~: M3 F
# T0 {8 O% G% ~% ^/ O( N$ `9 h他性格内向,喜欢写作。不但研究马列主义著作,还研究汉文字改革。在劳教期间! q, j( U" C! t/ J9 D
曾写过数万字的“汉字改革方案” 建议,寄给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若不是“阶级敌1 P  `; N: J+ J' a1 q* k
人”此书早已出版问世,大赚了一笔稿费。
* W) m, j7 j3 Q8 ?2 G
5 V: Q. s3 l9 h" t就在解教前夕的1962年1月,四川省劳教筑路支队留下几名解教人员在广(元)旺
$ X, m5 A, V( ~) z# c$ q0 v(苍)铁路沿线处理善后赔退工作,他是其中一人。他和职工三队留队就业的魏昭
& W* T' w. `3 x9 H6 O6 R+ v; l等5人派到薛家桥维修筑路损坏的民房。中间休息,大家在一起烤火,抽烟,闲
  |# b! N% A% o6 j9 L聊,各自摆谈了自己被错划为右派后的不幸遭遇,也谈了庐山会议打倒彭德怀,以6 @, r" `: z8 e; d- r2 g' r
及反右倾、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共食堂、“自然灾害”、饿死人等问题的看法。5 u+ F$ w& \5 `: g) ]
. c! T; f% z9 [& S
谁知这些“吹壳子”的“龙门阵”后经人举报,竟成为“恶毒攻击党和毛主席'三面红旗& o/ D. t, `2 C' K( W# i/ j
’”的“罪恶”,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牵连的人越来越多,竟成为全省以致全国的惊
. u) h4 |  v) j- Y天大案“中国马列主义者联盟右派反革命集团”,先后被捕数百人。6 Q- R, ^  R7 R0 I/ z' D& t
/ G1 ~+ ]' G: |  B- ^  h
冤案的发生地——四川省公安厅劳教筑路支队,当时一片“赤色恐怖”,队队戒严,人
- _6 v5 i. E9 l人过关,抓人逮人随处可见。在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淫威压迫下,在“坦白从
% v% @$ Q& V8 [+ i  U, r: }: `7 J% M宽,抗拒从严”和“立功受奖”的协迫诱导下,被关押的“右派”们人人自危,相互嘶
( i* d7 E: V- i' w咬,失去了做人的正常理性与思维,把“同是天涯沦落人”的 69难友送进了监狱,! ^1 G* [7 W, M5 R9 ?  {% p
周居正也从新胜劳改茶场抓了进去,还罗织为首犯。! g- C1 o8 }  s6 [, W
; r# h& ~- N( D1 j% X6 I# w
筑路支队的狱官们不少人立了“大功”,黄袍加身,妻贵子荣。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关; x; K# |7 k6 E" E
押审讯,最后按照逼供信的原则结案,对供认的或是基本供认的定为 “反革命”成
5 X, j, p; v2 `. d1 I员。其中周居正、杨应森(右派,原沪洲军区中尉教官,共产党员)两人被判处死/ D( M. r0 u  \* A6 L
刑,立即执行,分别杀于永川和灌县;魏昭(南下干部,中共党员,曾任重庆市九$ ?2 H+ ~- {. |) B1 W% g
龙区政府卫生科科长)、陈仲伟(右派,原重庆西南设备安装公司技术员)、廖廉* g; C" B% x6 [, M% \" z- T' ^
康(右派,原简阳机制砖瓦厂医生.)三人,分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刑;彭恢
. A6 C4 a6 m  V* N+ h荣(右派原健为县粮食局会计)、杨全松(右派,南下干部原重庆炮校参谋、教2 k. h2 ^- o' l8 v" r8 j
员)、朱文安(右派原.四川什邡县,单位职务不详)冉茂涵(右派,长寿县小学
" j: ~' ]2 |. Y( s教师)等四人,分别判处无期徒刑;其它彭福志(右派,地下党员,原铜梁县委农: y: ^+ `( @9 K" U2 _
工部长)等 14名人经中共四川省政法党组批准,由省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向四川
) |7 p% T$ J. h, D- g# V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分别判处十年二十年有期徒刑,另外46名“案犯”由各地公检
' P% X8 p0 P& @% K9 h. Y+ Q1 N法机关处理判决。此亘古奇冤大案,至今未获得“平反”,成为千古悬案。; t  }0 Q6 B% B0 V4 ?1 o4 l( v. |9 g
8 e7 E8 g; H+ a% w# j
我是“415”著名不认罪的反改造分子当然涉入其中,所幸活了出来。 1962年我外逃# F1 j  P6 W1 t5 q* y  S
西北,后通缉归案1963年初解押回蓉,作为重犯与周居正、杨应森、魏昭、冉茂涵
7 C* J8 t+ ?. O' ?! a+ `等关押于四川省公安厅梓僮巷看守所,还先后和他们同关在一个牢房。在周、杨两& s* r  Y7 e: Q+ H, P
人被判处死刑后,党为了“挽救和教育我”,还将我与杨应森囚入死牢整整两个多
+ r  ]  `' _  z% Q* e% t: [7 }月。那日子真叫怵悚惊心,恐惧万分,成日脚镣叮当,刺刀逼眼,夜来探照灯在头
( H: y8 d( D5 e. C上晃来晃去,每隔一小时警卫便来查仑,风声鹤泪非文字所能表达。一天我们冒死
8 G8 ~/ q/ J- J仍唱电影《夜半歌声》的插曲:“谁愿意做奴隶,谁愿竟作马牛,人道的烽火已燃遍
1 k) z- l# J+ e2 e* f了整个欧时,我们的热血第泊尔河奔流”,当然引来一阵好打。
* \6 h- g* f/ l8 w$ ^& J9 Y+ c  ~, |  ~3 M6 z' ^" V9 W
周居正被杀我不在现场,难友李才义(右派,原省财政厅干部,现在四川省建行退
9 `( o  g4 H. _7 \/ i休)在一篇回忆文章中写道:“1964年初,我们近千名被强制在永川劳改茶场 “就
" E9 K( I1 A- x! s+ a; Y- i1 s: J业”的“摘帽右派”正在给茶树修枝,打药,施过冬肥。一个天低云暗、霜风凛冽的
' J: j' x+ r. ~0 p, |日子,西山四大队所有的“职工”、就业人员和女劳教在黄泥塘红茶车间的大坝子里
: b2 D8 c" `; Y3 s开会,大家估计又是教导员做形势报告,讲“东风压倒西风”或“乌鸦的翅膀遮不住2 P& a/ a# `/ s
金色的太阳”那套老调。可是到了黄泥塘一看,两处制高点的山顶上架起了机关+ A4 M9 V) s* ?0 E
枪,环山坳的公路上也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连平时穿便衣的管教干部们腰间也; T' ]: ~3 e2 P% a. H
别了手枪,气氛非常紧张。特别是在场部“集训”过的人,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 ?# Y- e8 k6 `
上八下。幸而各队的人准时赶到会场,九点半准时宣布开会,原来是四川省高级人3 |5 k9 J7 x0 `0 d6 g6 X2 K) [
民法院的公判大会,一位法官首先宣读了一串名字,罪名是“ 反革命集团”罪,有5 ], Q9 ?# B9 l; k; c& j
的判15年徒刑,有的判20年,有的判死刑缓期执行。最后被武装押到前面的是个剃
8 D1 o. ^- g8 ~5 j: D/ d  u光了头,戴深度近视眼镜,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核对姓名、年龄、籍贯……时,才8 _. y& _/ T: a3 ]
知道这人就是周居正。紧接着法官宣读他的罪行,主要是组织反革命集团——中国马
3 C6 ~5 y: N4 }3 D  E  D* s) N# J4 c列主义者联盟,自任总书记;书写反革命组织纲领 ——《新民主社会主义论》等等。- w/ f: R  J% w- W0 t1 ?
最后宣判周居正死刑,立即执行。宣读完毕就给周居正的背后插了死囚标签,然后" m- _2 L4 D  A2 x" Z: Z
被架走,不到10分钟光景,天空响起了清脆的枪声……据说前面有人看见周居正听到
: |! f0 Y& a$ K8 M: ~) ~7 p+ w  g执行死刑时好象在喊什么,行刑的公安兵马上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 S6 Z% r3 u3 ~" a  R5 ~

6 K% w' L& m4 T9 C8 b周居正个人的不幸,也给家庭亲属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长子周复生,次女周复甦因
0 i3 \! s1 n. i7 [, J2 K4 p受株连被下放到边远山区当知青。周复生受了不政治上的歧视和生活上的煎熬,用
+ f8 {$ ]+ Y8 y5 C3 U镰刀抹喉身亡;文化大革命中周居正的妻子曾昭英(教师)被戴上反革命帽子游街& c; q& W$ P& t8 O! {. P, A. D
示众累遭批斗,留在身边伴她的小儿子周复兴,受不了精神上的凌辱和折磨,于  e/ R4 p) O( h1 _7 _- \! b5 U
1968年投嘉陵江自杀。
* n7 m% S. ]3 S  B4 U: A4 Y; i) m$ f  T
几十年来的凄风苦雨,几十年来的孤灯冷衾,几十年来的凌辱折磨,曾昭英一直过
* |  {% f" }! m9 i着以泪洗脸的痛苦生活。现在年逾古稀的她在惟一的女儿周复甦的伴护下,靠微薄
8 H9 P; T2 N0 c9 X的退休金度日苟活,简直不敢去提想往事。真叫做“休提起,休提起,提起来珠泪+ b8 g" {9 X" c1 h# j% ]
满江河”。往事心惊魂断,雨血扑面,灯尽油干,不知幸福是何物?雪寒霜重,冷
7 L. Y7 o2 @# B5 E  u6 S4 T: L屋萧瑟,昏天黑地,此生何曾有片尔之乐?悲剧,悲剧,人世间重大的悲剧。& }0 b: q: O! F" U$ I. q' s3 z
# n1 F$ }! g& F  o* Z+ ^& U- p
弱者的哀吟,地穴的声音,总能换起民间没有泯灭的爱与同情,原重庆市高级人民9 ~' p7 j0 B# u/ [2 J; O/ [7 o
法院刑庭庭长、共产党员、离休干部吴先生,出于古道热肠,侠肝义胆,向魏昭和) A& }% F+ C8 _% l5 B$ F6 J
周居正亲属伸出同情之手,无偿地向她们提供法律援助,花了几年时间自费跑遍省7 H4 \  Z/ k/ r$ c* S
里不少县市,走访健在的当事人,对全案进行多次复查,又以律师身份看阅了所有
7 }: O5 R/ a) T$ x( Y4 p卷宗,后深有所感地说:所谓周居正反革命集团案完全是沿袭反右派扩大化错误,/ L  g" y( U9 R
强加于周居正、杨应森、魏昭等人的莫虚有罪名,此案不平天理不容!原判认定周+ f9 s1 v9 U* H4 D. N- ^1 o* w
居正、魏昭等人的犯罪事实多属刑讯逼供、诱供和指明问供的供词。全案查获的惟% Z4 g$ o- _6 u+ i6 U, p( k
一“铁证”,就是周居正笔记本上的那篇题为《新民主社会主义论》的文字,完全是彻
. V" ~- l4 B9 s4 L& f6 W7 [' `: r头彻尾的冤案错案,应从根本上推翻。- u% K. i6 Y. S" j
9 x5 v, r9 U5 m0 Z
曾参与复查过周居正一案的部分法院审判员、副庭长、庭长,检察院检察员,从不
& L, c3 c6 m: z& t% P同角度分析,均认为此案不论原判认定周居正等组织《中国马列主义者联盟》的事实# u; I. B* N0 c: v) ^
是否成立,都不构成反革命罪。(按:所谓“政治纲领”不具有反革命目的,因此不& N) D: O5 Q- {* A4 [
构成反革命罪)。另外,周居正当年蹲国民党监狱的战友、老党员孙钢、杜文博、
: h7 E! ?) ~, C1 |1 D  ?, Z% ]- t刘德彬、郭德贤、傅伯雍等也联名给最高人民法院和胡锦涛主席写信,为之呼吁复
, O7 H1 Q! Z( Z! o查。但当年此案的获功者硬是顶着不办,坚持“维持原判,不予平反 ”。他们为什
3 O0 \, I# O/ R1 Z  U# M么会这样?就是毛泽东的阴魂不散,“反右斗争” 这个错误的政治运动没有彻底否
1 E8 C; q0 b2 q* m0 ?  |1 x6 r+ {定,所以此案就能成立。苍天,皇天,你听见了吗?胡主席,温总理,你们看见了
4 e( h) {8 M$ x' n: T5 C吗?伤口继续在流血,活人继续在流泪,冤魂继续在呻吟。违宪违法的“反右斗争”
, Y4 p; o5 T$ h2 r0 c到底何时才能解决?!
. R3 B/ J, y) D% s% D( U1 o# @( \0 p3 s9 b$ N) C. x! W$ n) e: h
+ u# e' W! @% w" n1 H
https://groups.google.com/g/lihl ... /Tb5qxphwKhsJ?pli=1
4 P; m/ Z& i! k/ M  F2 f& ]% b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5 23:02 , Processed in 0.1230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