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29|回复: 0

胡鹏池:谁能解读毛泽东这九天?

[复制链接]

1359

主题

438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64
发表于 2023-7-28 23: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8 q! n$ N" i# F, e9 ~5 n1 y& E# S+ _# c5 X0 z1 {
谁能解读毛泽东这九天?# a# ^0 g& C6 J: ]

- y" v( V3 ~$ p7 {作者: 胡鹏池/ @$ V/ f; z- b3 I* d  L
7 y6 J) r- F7 \
河北徐水县某公社社员深翻土地,休息时还要练兵。
* b2 ]/ G; B. T5 b4 h. K5 k& P8 V$ `( w3 R$ X
一、毛泽东视察徐水6天后/ B* b  j9 |! ~
5 z' M/ K' w3 H. j3 i7 B7 `
1958年8月4日下午4时多,毛泽东视察徐水。由此,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北方小县城闻名于世,陆续来此参观的人超过三十万。当时的作用是大大推动了大跃进,历史证明“徐水经验”的作用是推动了农村经济大破坏,为大饥荒的到来“提速”。7 g& ?" y$ Q0 b

- b* s4 y( ~4 j7 o( [2 @9 ]% E) z58年8月的这个时间段,伟大领袖很辛苦,走了一村又一村。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毛主席来到了咱们农庄——”,还有一首是这样唱的:“千山万水啊连着天安门,毛主席是咱社里人——”当初这些歌子我们都会唱,都是唱得热血沸腾、心花怒放,却万万没想到全是负能量!
  l2 }+ f' W& v0 s5 |" Q* e
8 y: `# E& O. F  T/ V6 `5天后,即8月9日,毛泽东在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的陪同下,兴高采烈地视察山东历城北园乡北园农业社。58年秋季的庄稼长势真喜人,山东的田野里与河北一样,都是一派丰收景象。( }. k! k7 J5 `& J5 e

& m/ G& ~# I7 T, Q北园农业社的社主任李书城汇报:我们有“50亩高额丰产田,原来计划亩产2万斤,现在我们要争取亩产4万斤,过去一亩只产二、三百斤。”——毛泽东喜气盈盈,伸出大拇哥,夸声连连:“好嘛,你们不干就不干,一干就干大的。”(摘自:余习广阮银甫:《“天下第一田”——湖北麻城县“大跃进-苦日子”实录》,下文简称“余文‘天下第一田’”)* O9 J: b, T, }0 B; M3 T" y

( W( G! ?0 Z' [% k显然,9号那天的毛泽东仍然延续了视察徐水时的好心情,对高产卫星的态度也没有什么变化。
. ^: X$ i3 E( N3 b
$ `; I3 Y* x, W  \( x2 Z视察徐水的第六天,也是在同一个时辰,即8月10日下午4时多,伟大领袖大体上是同样的装束,只是头上多了一顶草帽,由河北省省长刘子厚、天津市市长李耕涛等人陪同,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天津东郊四合庄乡新立村农业社视察。
7 U+ U7 J$ [& q  r. R* C
8 t# G/ R2 {- F$ ]5 B毛泽东先是经过了一块苇子田,他很“行家里手”地称赞苇子是个好东西:“不锄草不施肥,一年一收”。接着区长张福安(又是一个姓张的,徐水县委书记也姓张。张国忠、张福安,全是顶顶好的名字)向他汇报了关于“芦苇与水稻”杂交的理想,展望着杂交后能长成“苇子稻”或“稻子苇”的美好前景,毛泽东鼓励道:“你们可以试一试。”0 f7 V, ~7 f4 H( a2 p

" g" I$ u: Z: r/ I/ A毛随后相继参观了一块十万斤试验田,接着又参观了一块五万斤试验田。: h# k, H3 Y: t0 }
8 Z) V' }- I$ Y) I' P+ ]- {4 ?
在试验田边,毛泽东指着一位负责人说:“你没种过地,这不是放卫星,这是放大炮。”8 m+ o4 r* o; T2 n$ w5 v6 y

) V! M+ ]9 j* y6 o# ~  P; E有人向领袖解释道:新立村用电灯为水稻照明,用鼓风机朝水稻吹风,就可以亩产10万斤。伟大领袖仍然摇摇头说:“吹牛,靠不住。我是种过地的。亩产10万斤?堆也堆不起来么!”
" w# a+ v2 C1 _: H5 O8 W
% A# i5 U  A1 \+ |6 C1 Z9 x有人想让小孩子往水稻上站一站,以此来证明一下。伟大领袖还是摇着头说;“娃娃,不要上去。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哩。”: b! U. B8 Y. M) q
0 j# |, b4 Q. k. w7 d. Z
然后又参观完了几块试验田,伟大领袖准备回去了,又走到那块苇田边,毛泽东向区长张福安谆谆嘱托:“水稻与苇子杂交工作,你们要试一试啊!”5 F9 A2 W8 `8 B, l

. h, U; o6 P7 b9 k6天前在徐水大寺各庄,1天前在山东历城北园乡,这一天在天津东郊新立村,毛泽东都面对同样的卫星试验田问题,但态度完全不一样了。前两次的态度是喜形于色的“点点头”,这一次的态度是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前两次的态度是“不少啊”,“粮食多了怎么办?”这一次他以“种过地”的身份与经验,明确表态:“吹牛,靠不住。”他说:“我是种过地的。亩产10万斤?堆也堆不起来么!”5 m; O! X( p: \! ]9 s; C( e; @
8 u9 n  u* q5 u, y0 g
为什么面对同样的问题,毛泽东的态度不一样了呢?0 t' f8 P5 v* {- ^
0 V$ U+ W$ T# _9 q
在4—10的六天中,尤其是在9—10日的一天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神秘的事情?1 u! k* d2 p: b+ W
/ m3 ?! E6 V9 U9 a' z0 ~3 R  W. [
笔者缺少资料,说不清楚。
0 V; s: {% P* {0 l$ ]( j
0 A+ E# v. K( J* ?) r7 z即便如此,毛泽东的态度却仍然是温和而慈祥的,并没有严厉的批评。/ b, d7 M- _* S) U; a; ?

" p0 J. r. B" j3 p/ V3 r他为什么只说“靠不住”而不说“不可能”?或者更强调一下说“根本不可能”呢?5 f% P& K4 r2 j% f
7 R# X7 l" L! H3 n! E% S
也许他仍然“吃不准”。
# Z/ C3 B6 ^, P. y# ~8 y! U4 [  O3 D' Y/ K2 V
但是前面说了是“吹牛”,后面又说“站得越高,跌得越重”,还说了隐喻的双关语“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哩”,他似乎又是“吃得准”的。+ p2 r' ^! w+ h

, j+ u2 _' s$ C6 e) m/ u既然,认识已经转变到了这种程度,他再往前走一步该有多么好?
# d* V, B. J) z& H9 k& l7 h; W; b# k: Z- `( E
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他没有采取坚决的措施刹住这股祸国害民的“浮夸风”呢?他究竟在想什么?我们猜不透。8 d9 P5 k9 p) s, z! L
& ^: D7 |5 d& \: ~0 L4 g: [
二、又三天后,态度又回到了九天前( x0 M/ }$ D$ @5 M# m2 |
% Y; ~$ c5 i, i9 N5 v: p* D2 W- F
余文《天下第一田》是长达5万多字的中篇,份量很重,内容很丰富,是一篇“纪实大跃进”的好文章,但时间上却有些混乱。$ @  F9 X; y4 z- H, g1 [
; N2 Z) N& t% Q
余文这样写道:
$ u$ j/ x, k& i( M. @
" f+ {) @; `  k: T+ Y& i8 w" o毛泽东喜意未阑,一份加急报喜电文和套红《人民日报》,冲起了他更大的激情:湖北麻城县发出特大的“高产卫星”:建国一社创造出世界最高纪录,早稻亩产36956斤7两!8月9日的《人民日报》,惊喜地将麻城县发特大的“高产卫星”封为“天下第一田”。* h* w; _( O& a0 S0 I. V
# O  J0 t) o% X. g
“天下第一田,好!好!好!天下第一田!王任重同志任重道远哪。”毛泽东金口玉言,大夸《人民日报》的同志们,“写得好呢,有感情呢!”心花怒放,写在脸上。从此,“天下第一田”风光天下。
9 Y4 z" c1 ]3 D8 }3 D
- i# U9 \. X7 I6 M& @0 A- o但这个“8月9日”的时间是有问题的。8 ~; Z) r3 m; R0 T

, c: A1 B, [, k+ O在同一篇文章中又将时间确定为“8月13日”。文中写道:“1958年8月13日,中国最具权威性的《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套红标题下,向全中国和全世界报道了开天辟地以来,人类农业文明史上最具爆炸性的新闻:《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据报道说,这块高产田从8月8日开始收割,到11日才全部收割完毕。”
: s9 ^/ K9 b% A( Q
; r+ ?) J  F( Z, D5 t1 d也就是说,毛泽东对“天下第一田”的肯定与赞扬,很可能发生在“8月13日”,也就是“视察徐水”的九天后。& W* B2 X5 z: [: I1 B- Q1 s- _: M

9 z# ]5 b! J3 J" @& u- {三、有谁能解读这九天?
! e# C. ?  p' |9 d2 l+ K* N* K9 Y# K$ E( T- F* l4 t5 J9 X
请读者注意这四个日子:8月4日、8月9日、8月10日,8月13日,前前后后也不过九天。面对性质几乎相同的汇报,毛泽东的表态为何出现如此喜剧性的变化?从肯定——否定——再肯定。* x& ?0 N2 @# `5 _

% [  z* `1 w0 |8 Z/ l难道这就是辩证法的三大规律之一:否定之否定?+ z9 ~( j" d5 _

7 G# _5 V+ A, g! ~: x0 D有谁能解说毛泽东在这九天内对“放卫星”态度的反复?
. {& e4 q* t, ~  z
9 P. H$ R6 [8 r+ f1 A/ u+ D& O也许,他考虑的是不要往群众头上浇冷水,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护群众的积极性。毕竟广大社员干部的“放卫星”全都是在响应他的“大跃进”号召啊!
" q9 A5 D% l6 L0 B4 X
, F! n% K* p9 Y/ ~' r9 _; U, U* `然而他保护的什么“积极性”呢?真是“群众的积极性”吗?难道群众的积极性就是“吹牛皮”?
( H# D9 x: ~6 t0 B5 n; D5 ^/ S
" |* O# K/ J- C1 h/ ?5 J$ m9 G当一部分跟风的农村干部“吹牛皮”的积极性被保护时,广大农民“不肯吹牛”、踏踏实实搞生产、过日子的积极性就被摧毁了。
: f7 i, L8 q! q7 \7 v1 C" ?2 Z& ~- }+ a4 N. T
也许,他明知这些都是“吹牛皮”,但是他这时候正需要“吹牛皮”,需要“吹牛皮”为他的“大跃进”继续升温,所以,他不肯将否定的话语说得太坚决。
! z; `3 B! w! M6 R6 f& r$ K9 _/ u$ M( n7 T2 F2 ?9 v
更重要的是,这就是毛泽东一贯的思想方法,也是毛泽东一贯的工作作风。他总是这样一会儿说说左派的话,一会儿又说说右派的话,让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让你莫衷一是,他却永远处于正确的地位,因为“左中右”的话他全都说过。至于什么是重点?什么是主流?那就“放任自流”,让你自己去揣摩。. O( v0 x% o  N. ]1 F
5 }  c5 b& Z; O: U( e, J1 P
当今那些所谓的“右派学者”们总是喜欢举“徐水县”的例子,说明“浮夸风”正是老毛亲自鼓动起来的;而那些所谓的“左派学者”们又举出“新立村”的例子说明伟大领袖早就反对过“浮夸风”。
! D1 O: z8 }+ i+ V' E4 ~$ H" _& K2 p$ Y5 |
对于后来出现左右争论得不可开交的局面,伟大领袖也早有预料。早在1966年文革发动之初,他在给他老婆的一封密信中就这样说过:7 c5 w( M0 O3 b2 r, r0 n

5 b" M: l8 r  F2 {2 E8 T* x0 Q“——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一时,左派则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将右派打倒。”! [# V7 S) o8 `/ k1 a

  V1 b* l7 Y, b7 i虽然现在左右两派仍然在争论不休,从某种意义上谁也没有打倒谁,谁也不能说服谁,然而历史事实是几千万同胞早就饿死了。) R0 f0 B! b3 C8 y6 O! O

4 {& M: t# T8 w; J+ g! Y" G0 ^+ O9 l+ [; @4 O7 w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 ... A4%A9%EF%BC%9F.html7 x. F' e2 e1 {! |; d. U# [2 r2 a& P
6 Y) T4 W( H8 n" @; 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5 09:03 , Processed in 0.10802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