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6|回复: 0

赵一刀 关于施平为王申酉平反

[复制链接]

385

主题

1227

帖子

445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58
发表于 2022-8-17 00: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邓伟志先生12月21日在《新民晚报》发表了《我为施平推轮椅》一文,我读了以后才知道施一公院士有这样一位祖父,既杰出——先后当过中国农业大学的校长、华东师范大学的书记,又长寿——今年已经111岁。

我较为认同邓先生的观点,“他能活这么久与他的精神状态有很大关系。他办事镇定自若,宠辱不惊,再难的问题他都能从容处理。”不过,邓先生举的例子似乎与事实有所偏差,邓先生在文中说:

1978年,上头决定、法院判决“反动学生”王申酉死刑。他服从而不签名。过一段时间,政治环境好了,他用充足的理由和条件积极为王申酉平反。

这段话,后一半没问题,前一半与事实有出入。实际上,王申酉是在1977年4月初,被上海法院判处死刑并枪决的,邓文中所说“1978年,上头决定、法院判决‘反动学生’王申酉死刑”实际上应是1977年,而施老是1978年8月到华东师范大学(当时的“上海师范大学”)担任党委第一书记的,也就是说,王申酉被判处死刑时,施平还没到华东师大任职,因此说他“他服从而不签名”不大可能。

1962年,17岁的王申酉以优秀成绩考入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1964年,住在同一寝室的班长趁他不在时偷看了他的日记,发现了不满现状的片言只语,上纲上线为“反革命言论”。从此,王申酉成为党组织认定的“反动学生”,作为监控、打击对象。1965年因为他不肯交出全部日记,而被拒绝入团。

“文革”开始后,尽管遭到隔离审查和毒打,王申酉仍然关心国家大事,坚持学习英语、德语,潜心阅读科技及其他方面的书籍。1968年1月“清队”时,王申酉受到残酷批斗。学校向市公检法军管会控告王书写反动日记、收听敌台广播和盗窃学校大量书籍,于是,他被逮捕,投狱一年零三个月。

1970年11月,王申酉被学校送往苏北大丰(农场)五七干校监督劳动。在这里,带着迷惘、困惑,王申酉通读《资本论》三遍,通读《马恩全集》到第十三卷。他逐渐觉得眼睛明亮了,敏锐了。他首先对“文革”作出了结论:“他们根本不是马列,不过是挂着马列牌子的封建主义而已。”

王申酉已经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但几次谈都被学校保卫组破坏。1976年2月,王申酉已31岁。有人为王申酉介绍了一位青年女工,王申酉打算写一封长信向女友全面表白他的世界观和对各种问题的看法。1976年9月10日,就在他埋头写信时,监视他的工人突然到来,王申酉在惊慌之下,撕碎信纸。保卫组立即把王申酉抓了关起来。撕碎的纸片被拼起来成了“反革命黑文”。

对王申酉的审讯从粉碎“四人帮”前一直延续到粉碎“四人帮”后。一次审讯中,审讯员给了他一支笔、一沓纸,责令他把“万言黑文”的全文重新写出来。他凭着记忆,仅用5天时间,把两万字的原信扩充到6万字。扩充后的信,经与原信核对没有意思的差错,他直接征引大量马列的话,和原意都无出入,许多句子甚至和原书完全一样。

王申酉在信中除了用历史唯物主义原理和科学社会主义学说,谈了对各个历史阶段的认识,也就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系列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独到看法。他认为“五·七指示所描绘的社会蓝图,是一种‘乌托邦理想’”,“消灭分工、消灭三大差别,那是要有物质基础的”。他鲜明地指出:“现在,无论什么人,在口头上都承认价值规律这样一条支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最基本的规律仍在社会主义社会内起作用。价值规律起源于商品经济,只要社会主义以商品经济形式进行,价值规律就一定起作用。”

施平老先生在那篇《王申酉昭雪记》中说:

1979年8月,我接到师大毕业的一位研究生写的信,说粉碎“四人帮”半年后的1977年4月初,上海法院判处死刑枪决师大物理系毕业生王申酉,可能有错,希予以查处。我仔细阅读材料,心里盘算再三,发觉王申酉的罪证——所谓“万言黑文”,只是他给恋爱对象写的一封情书。私人情书上有恶毒攻击之词怎么就会犯杀头之罪呢?

我派我的秘书李树俊同志,持我的介绍信到区公安分局,要求查阅有关档案,得到分局的支持。李树俊看了档案并带回分局决定处死王申酉时所开列的罪状油印件一份,我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而且感到十分愤怒不平。在粉碎“四人帮”以后,竟还依这些“罪行”来杀一个大学生,公理何在?我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案子弄个水落石出,请市委予以平反昭雪。

我在详细阅读王申酉的材料时发现,王申酉除有个别观点不正确及一些语词不当外,在“四人帮”覆灭前,在当时黑沉沉的中国大地上,有如此精深正确的观察,高水平的先见,是多么难能可贵,他的不少分析和预见为粉碎“四人帮”以后迄今党的政策理论和实践所证实。王申酉在他的日记中说:“别人加给我的罪名,正是我的成就。”据此以反革命罪加以处死,实属莫大冤案,这又一次为“两个凡是”路线的错误提供了佐证。

在我调查清楚了王申酉被冤杀的情况后,在市委书记夏征农同志以及副书记兼宣传部长陈沂同志支持下,按党章规定的党员可以越级向上陈述意见直到中央的权利,向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写了要求给王申酉平反的报告,并附上判处王死刑的九条依据。最高法院(大概是中纪委转送的)批回上海市法院复查处理。后来,我又向新任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同志和市委常委会报告,请求给予平反。

经中央审查,终于作出结论,认为王申酉是一个好青年,没有死于“四人帮”横行时期,而在粉碎“四人帮”以后被处决,是不幸事件。1981年4月3日,上海市委召开了为王申酉平反昭雪的大会。

施平先生作为学校的一把手,为王申酉冤案的平反付出了很大努力,值得敬佩。往事已矣!希望悲剧永不重演。祝福施老在健康长寿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https://www.douban.com/note/823400814/?_i=0667696fHLcg3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0-2 02:19 , Processed in 0.08675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