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贵州省桐梓县大跃进政事记要

发布者: reading | 发布时间: 2022-5-3 05:47| 查看数: 12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 g9 R* X% q5 k* \2 `0 p0 X
6 b# [6 I+ m* j$ X
  1958年,全国性的由“大跃进”而继起的“人民公社化”运动,在全县
2 d8 f' Z3 L- `+ a; i+ n3 T4 t# T开展,使得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 V6 e- Q8 c* g/ V& }) R3 ~
错误严重地泛滥开来。1959年秋,又开展“反右倾”斗争,继续了“大跃进”4 N- J$ z! j2 I
的错误,给全县政治和经济都带来极严重后果。后来,在党中央和各级党组2 ~" Z2 H5 i8 Q# u
织领导下,自己纠正了这一系列错误,逐渐恢复了经济社会的正常发展。* I7 D5 n2 M1 W" `

& _9 G& t, Y7 z2 n◇ 大炼钢铁
/ R7 N5 J. S7 ?  h5 e" \
( U3 o2 A1 c+ W; Y: s  1958年5月,中央正式通过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6月,桐梓县发出《贯
# p1 W7 _& X# F- H' w0 v( y' s彻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通知》,指出“总路线是一切工作的指南”,“高/ ^9 @! f$ f5 h; Y
速度是总路线的灵魂”,掀起“大跃进”高潮,“以钢为纲”推动全面跃进。
) F. k4 @7 B2 e, i. J7 T是月,县委提出全年完成钢1.5万吨,生铁30万吨。8月调整为钢1万吨,铁1
! ^, W$ s2 J! Q& G  K# _- C8 N0万吨。10月提出“书记下炉作战,全民大办钢铁”。在大办钢铁中,批判
* z1 k8 x. O, }“观潮派”、“秋后算帐派”,反对“右倾保守思想”,开展“插红旗”、% \! Q; K# J6 E* Z- Z
“拔白旗”,不少基层干部因“右倾”被“拔白旗”,受到批判、处理。在5 I: X, A& F0 z# {1 K3 A% R
农村抽出4万强劳力日夜苦战,全民上山,伐木烧炭炼铁,破坏了自然资源2 o$ |- a4 |! M- {$ ~5 e- d
和生态环境,贻误了秋收,大片成熟农作物烂在地里。
! G( N6 d8 K6 z4 T" z, R# G7 T' l* i# K' Z5 b6 E+ S9 E1 D  @
◇ 人民公社化
( a) C/ X+ o5 J  O$ p
2 z3 H1 m- l: q3 d0 O$ y  \  1958年9月初,县委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
7 y1 j# b3 Q# m% O4 x0 u  }议》,部署大办人民公社。9月中旬,东方红人民公社成立,范围包括东山、& H6 q! m2 U. L9 T; O
燎原、长峰、沙红等5个乡和城关镇共31个农业社、6358户、31258人。下旬,
' n3 B. Y' `; S& n3 B全县实现人民公社化,按原来的8区2镇调整合并建为7个人民公社。强调
. p1 t4 g2 v1 V( J' A“一大二公”,实行组织“军事化”、生活“食堂化”,推广农村集体食堂,4 }* k1 O0 S+ T4 D/ e7 F
全县“大办食堂”1956个,在食堂集体就餐283619人,占总人口的95%。生9 L( F+ r$ u& o5 J
产上瞎指挥,搞“大兵团作战”,在葫芦坝、元田坝和夜郎、官仓、木瓜、/ n3 E) G  l) h# j/ Q1 M4 ?
黄坪等坝区集中搞深耕密植,深挖2~3尺,每亩下小麦种百余斤,导致地力
6 d" z- C( F$ B2 d! p破坏,次年夏粮大减产。分配和流通上人为拔高生产关系,否定按劳分配和. T1 w, {4 ^" ^: P- V6 v
等价交换原则,过早实行按需分配,导致“一平二调”的“共产风”越演越
& {8 ?& U  o0 J烈。4 {4 A' N2 @" P7 u
$ u9 @  e9 k* Y) h& y/ d2 O
◇ 高指标 高估产 高征购: ~% s$ v) \& m; U. g) r
4 u) C& C4 ~- C' _+ ~: }5 r
  1959年1月,县委贯彻中央八届六中全会决议,脱离客观实际,盲目追) R& z6 E; U* _" r8 l9 g
求经济发展高速度,提出实现更好、更大、更全面的跃进。要求1959年粮食
  U; g3 j1 C7 o总产7亿斤(市斤,下同),全县人均2060斤,比1958年增长67%(1958年上报: O" g! y' \+ U: m& f7 r7 `
粮食4.18亿斤中即虚报有2亿斤),水稻平均亩产2000斤,玉米亩产1000斤。4 B4 H& x9 K$ }( y6 b
7月,县人大三届二次会议调整为4.5亿斤,力争5亿斤,亦属脱离现实的高8 K3 |$ \- K6 i. t
指标。5 P/ v0 f4 \( E$ C
. y; L5 X) t0 T2 T  B; e) K
  1959年5月,全县贯彻毛泽东给省、地、县、公社、大队、小队干部的9 Z( {) C$ H9 B: G8 \
《党内通信》,着重提出要讲真话的问题。但在6月召开的各级干部会上,& A2 H* o* B8 ^" j1 `& j/ N& b
与会2612人,又出现压制讲真话的倾向。对持“1959年的继续跃进无从谈起”3 u# H- |! R8 ^. g; l5 z# s
、“1958年的过度深耕密植导致夏粮减产”、“农民生活苦”、“要出大荒
9 g/ p  k. _' B4 p+ ?& v- [% Z年”等看法的干部,会议中用总结“20个多”、“5个早”、“12个满意”- M# T- \; H# t/ s9 o
给予激烈“辩论”,进行批驳。" R* Q& a( |0 ]3 e1 k

, I2 N4 [7 r0 F; o  9月,县委传达中央八届八中全会精神,开展“反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2 @# ?0 ]: q: n+ a斗争,县委常委赵文科、县委委员姬守义被错误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 i( u. Q/ z* T进行揭露批判,受到站高凳、打耳光的残酷体罚。10月,作出《关于赵文科、
" [9 R/ r  f( @, T8 G姬守义反党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决议》。11月,县委书记处书记彭太俊被免" D8 G9 a; @# d" |& T
职,下调铁山煤矿当矿长。一批“犯右倾错误”的领导干部,送进“党校”、
6 y, q) H# W$ P# ~* s/ W7 ^. O- {“干训班”,边学习,边批判,接着层层反“右倾”,大批基层干部,直至
! D' Y& B2 N& l生产队长,受到错误批判。浮夸风、强迫命令风再度泛滥。
% T' ?1 G- n: j/ }. Y
1 a, W4 u- V. Y* i  是年,自然灾害严重。春季遭旱灾、倒春寒;夏季“洗手干”连接伏旱' \& Q1 [! J/ y' p9 Y8 Z4 V+ c4 l" {
长达58天,是50年代旱灾最严重的一年。秋粮受灾面积28.63万亩;夏粮由) V( q7 K* C- E6 \2 o$ v: M! z
于头年“少种高产多收”的瞎指挥,播种面积减少50%,产量下降59%。当
  ]; D4 V" Q4 g6 o! C* e; x  B; _年粮食总量为14285万斤(统计局为13886万斤),比1958年减产31%。11月,# H; A3 b+ H& L- P7 x8 q
县委召开的总结庆功大会,认定粮食总产量41800万斤,层层开展“反右倾、
# @, w% J+ e% N交红心”的“反瞒产”斗争,对“瞒产头子”、“大嘴老鸦”捆绑吊打,无5 {9 S1 A; r. p" P1 M
情斗争。以狮溪公社最为严厉,管理区组织“搜查队”,采取“山山必搜,7 \9 ]( z. l- o; `! A
洞洞必钻,可疑必挖,不认就打”的手段,严重违法乱纪。是年由于高估产,
8 T! Y, I$ F. W* o5 P$ G导致高征购,全年粮食征购任务6620万斤,折原粮8380万斤,占当年核定产& G/ i  x! ~; F3 A# V7 z
量的58.38%。10月1日,《桐梓县报》即报道全县超额完成征购任务,东方! U# J* P! c4 U: ]0 B$ Y
红、花秋两公社完成100%;高桥、元田、狮溪、松坎等4个公社完成101%( \) e5 w, C' |, ?2 t6 _* ^
~103%;新站公社完成109%。多属“就地入仓”名义虚报,为保任务完成,
3 Y: ^3 |! C, `4 T/ W1 U( F弥补虚额,故采取“反瞒产”措施。
7 M9 }6 d" b) G7 h
) {$ X# W0 X+ f◇ “五九“事件
5 N: U% s# R7 C+ B2 R4 Y
/ ~. e, \& X$ T6 i1 V* _  1958年大炼钢铁,使不少成熟农作物烂在地里,粮食丰产未获丰收,加
/ H3 a0 @$ v" ^以公共食堂一度“敞开肚皮吃饭”,浪费了粮食;兼之1959年大幅度减产,
9 @; T. z6 N, }6 L, F+ j仍搞高征购,导致农村大面积缺粮,以致大批人口非正常死亡,遵义地区通
% q; S1 i! B" v- @3 h6 I称“五九事件”。1959年6月,县委批转文卫党组的一份疫情报告,反映复4 \: ]+ m+ \+ ?9 }/ h
兴、花秋等地发生肿病(即饥饿营养不良引起)现象。7月,全县有肿病1119
% ?7 U% M& q7 @; X1 D* J  r; O+ U人。10月,高桥公社武装部部长李富永发现小河、小关、斋郎等管理区有因
: o) T8 e- P. @4 d7 f缺粮而饿死者,向公社党政领导汇报,请求解决,被认为“罗嗦”而不理。
- w, ~# M' q/ B3 Y他便向党中央、毛泽东写信反映高桥饿死人的情况,复遭到报复批斗,开除
2 Q( I$ h8 @2 O0 P4 Y( G! A党籍,送劳动教养(次年7月始给李平反)。此后,全县开展“反瞒产”斗争,: p) K9 T. G" w" L9 B
农村公共食堂每天人均口粮逐渐降低,有的食堂发生断粮,浮肿、消瘦病情) G4 H7 i) Z8 Y8 w
和非正常死亡情况日益严重。12月中旬,疫病调查组《关于狮溪公社疫病调
5 c3 L6 H3 W$ z) Y6 {3 \# }查报告》中反映,全社各种疫病发生1342人,死亡226人,肿病1134人,死! a8 n# Q& H* A
亡210人。1960年元月,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吴实到桐梓,发现病、死人严重  i9 S$ }: B1 g7 b8 H6 w  b5 M' w
情况,随即开仓放粮。之后,县委成立扑灭疫病领导小组、粮食调运领导小
! K  |  ^; U. M" c组,全面安排群众生活。1960年2月19日,县委《关于当前生活安排和扑灭
6 Q- Y  ?% u) {/ x疫病的情况》反映,1959年11月~1960年元月,共治愈各种病人9000人,各
/ z  e2 P' p9 I0 Y1 s- v公社尚有病人2.58万人,安排病院254间,集中住院治疗1117人,全县非正
$ k3 @  c% q* H5 ~3 ]" l. P1 K常死亡人口12578人。4月19日,县委作出《关于我县发生非正常性死亡的工; Y1 n% [. d; k# A: b
作清理原因的初步检查》。7月,地委领导赵欲樵(贵州省副省长下放)到桐8 ^( M- N7 W" g2 Q9 ?' [
梓,指出:县委的错误是,在粮食问题上估产虚报浮夸,生产上瞎指挥,造
- U% ~  h0 _& U, w. {0 J成基层干部说假话,强迫命令,违法乱纪,致死人命,挫伤了群众的积极性。) X9 J& n" t7 t/ r: s: Y4 ]( l+ K
全县人口因饥馑死亡、外流等因,1960年末统计,全县总人口304810人,比+ g& w( Y: S7 R
1958年总人口减少38692人,下降11.26%。& `# l  U4 v" L9 \2 Y+ K) f$ `
: J; u4 F- M0 [% l5 I+ B( ?
摘自《桐梓县志》(贵州省桐梓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 1997年10月第1版)卷十四“政
, {6 n$ B% k: `事”第三章“解放后政事”第七节“‘大跃进’运动”, 第811-812页
! U$ I; U- o1 V+ t; ?+ y3 F5 A( G+ d7 @& v

+ F7 f' n5 G8 yhttp://www.yhcw.net/famine/Data/Guizhou/d020201g.html
1 R, c. H) R3 G$ m
/ Q: u4 c. C8 S% t; C

最新评论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5-26 12:19 , Processed in 0.07796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