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26|回复: 0

大跃进时的中宣部科学处--于光远、李佩珊访谈摘录

[复制链接]

796

主题

373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190
发表于 2022-5-1 21: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w% y3 k! \' d) D1 K; O- d
! G0 h- T1 _% ^2 |
大跃进时的中宣部科学处) ~% S, _% n# l$ Z' b/ z' g$ |
---于光远、李佩珊访谈摘录
% U/ w1 u# K$ h; d4 n9 G! y$ ]( q( g4 ^; c0 ]
, I$ D* I) i2 f) p4 ?$ q
【编者按】中宣部科学处,原为中宣部科学卫生处,约成立于1952年,负责
1 c7 I7 k2 t  k8 q6 `. K管科学工作。1954年改名为科学处,处长胡绳,副处长于光远。自1955年起,; F4 |6 k. {4 u: H+ @! g; m5 G0 ~
于光远任处长。成员有李佩珊、龚育之、何祚庥等人。文化大革命中科学处
; z4 k7 ?/ {3 }1 ]被撤消。5 J0 ]) k7 F& N( h
+ a; ~6 z; s8 c4 J
本文摘录自李真真采写的《中宣部科学处与中国科学院---于光远、李佩珊
/ s- k$ _( o. }0 T访谈录》,原载《百年潮》1999年第6期第23-30页。文中“珊”指李佩珊,
% y3 s6 a( R7 H+ L' R“于”指于光远,小标题为编者所加。此文仅供读者参考,如需引用,请查
8 K5 x: Y& D# y; H# \7 m证原文,并遵循公平使用原则。
! k0 e, R/ c- h* s: n* o9 u* S0 h1 e1 ]/ }2 f" R6 M1 L
                  大饥荒档案编辑部
6 x' D3 l2 l% y3 _1 Z1 v% d                   2002年1月11日: X5 T6 D6 n  X: z6 `: w

8 x6 G1 c1 v; `9 Y( g1 A  E# R+ e( e* |; i/ k  b+ `
◇ 大跃进时的中宣部科学处---于光远、李佩珊访谈摘录 ◇5 Q9 S: i; \2 f  r$ }, t" X" \% D
, b# i5 ~8 o; V5 O* Q2 `7 `
& Q+ P, q/ r' }: }6 w0 |
◇ 科学家同农民比高产
3 ~; v- f0 E* G7 J
5 Q( N4 L( [0 J5 E4 s7 y  珊:我在《院史资料与研究》1993年第四期上读到薛攀皋关于“大跃进”# h/ k$ B1 u2 ?7 O& `
时生物学部参加同农业种植能手比高产会议的回忆文章。文中有一段说:“会
9 S. x$ I1 a. a4 Y& N1 d议一开始,一位宣传部门的领导同志讲话。他提出:科研单位要同农民开展种+ d$ M; x& q5 \- Z! y/ v4 w6 ~0 T; ]
高额丰产田的竞赛,如果竞争不过农民,就要摘掉科研单位的牌子……”。后( J  w5 y* m! T5 m: i5 W% [) B
来我问薛这位领导同志是谁,他说是于光远。" j; [+ e' j+ c
$ M1 @" F) A8 w& x0 z" V3 ~
  于:我是参加过一个农民同科学家比高产的会,这话很可能是我讲的。会
  I+ E8 ?9 l4 D( y$ d6 M: M上指标越比越高,小麦亩产能到6万斤。我又觉得太玄了,就说“一万斤也不% Q. k0 X9 e) y2 F
错嘛!”其实同他们的3万斤、6万斤相比,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我还5 b, Q% J% S2 M
写过一篇文章反映那次会议,但没有发表。这时期我还在《红旗》上发表过一
, @: M8 E; V9 V. A9 ?篇讲小麦高产意义的文章,可见我那时的积极性,这都是我那时头脑发热干出4 f- o# v8 S& B2 }5 T
来的事。
* r! O+ ?( B; |& s  z
' F. g7 \# ^% M/ ]7 c. n: F( m9 Y  珊:记得1962年广州会议上,你曾为在《红旗》上发表这篇文章作了自我, a7 v8 K3 g& {
批评,好像在那次会上你是唯一作自我批评的人。8 S- E* _: \5 q: I8 q4 P
5 k! T" L! g0 h7 R8 z" H: j) g
  于:还有一件事,聂总曾带张劲夫和我两人一同去中南海游泳池见毛泽东,
: I( x, |" F! z( \1 O3 }要张汇报科学院的情况,要我汇报全国科技的情况。因为那时我正负责编内部1 K- M1 q/ l2 l
刊物《科技动态》,做具体工作的是于若木。* ~  h, [' D1 t5 k; d

  H* R8 T4 b( N2 u& Z$ [  珊:我也参加了,只编了几期。后来科学院编出了《科学简讯》,这个刊" c" L3 O8 @0 l! y
物就停了。
  }! G' J. M0 n6 ^# {) s. `
6 h1 w+ \( C9 s7 j  于:我当时汇报得很糟糕。我讲了山东的农民把苹果苗插在正在长的南瓜
# k; \! m7 i- I上,结果苹果同南瓜一起长。这是写在山东省委的报告上的。那时我思想上有
$ z+ x( _  \6 E- u) D一条,要相信党相信群众,省委的报告还能有错?无论如何,我担任着重要的
! z( v+ N1 P& l. Z. M6 B1 K; n" b3 k科学工作,向毛主席汇报这种不科学的东西,后来越想越不是滋味,这是我一
3 w' P( @; F. P" Q9 M6 W2 p件丢脸的事。在这之后我就在科学处的工作方针上加了坚持科学性这一条,近
" U2 }, N9 J" y十多年我坚决反对“人体特异功能”之类的伪科学,就是坚持科学性这一条的: R4 j( p" A3 H9 e& R- V5 h
表现。
/ \+ [* U, T8 t4 C- n+ b$ w
- H% ~+ b' ]0 h$ L, |  b; m6 J+ }# N7 j
◇ 如何看理论联系实际/ a* M; c) z/ i  r0 F2 j

' B5 i5 ~- x& N  珊:1960年夏天还有一件事,关于超声波管道化的技术革新、技术革命运$ ^# D5 q3 U6 y% _6 J
动,我们对科学院也起了推动作用。此外,我们就没干什么了,因为我们自己6 w$ w2 A4 |0 k6 K$ p0 d
的思想都跟不上,部里还要我们到基层到农村去受教育呢!! @2 n1 t* C* J- G& M

0 \' Y: r% }- t- k5 p  于:我们还组织过一次向朱德的汇报。
* P0 F# H% M( h
4 m3 S# S0 Z2 T( F' P$ \  珊:是有这么回事。1958年4月上海开展对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时,我读% X0 d6 g* p0 K8 @
到一份有关上海有机所的材料,说经过检查,上海有机所的研究只有4%是联系3 ?. T4 ~, D) P# K# t+ P
实际的。我读后感到十分吃惊。有机化学研究联系实际的面是很宽的,如果有
  p8 ~8 l8 O' l# J( B机所都如此,其他所又如何?我向处里汇报后,光远当即决定我们到上海去看- B8 q( v6 b" b- F5 a
看。我们在上海同几个所的科学家、科研处长、党员所长接触很多,或开座谈
" _1 v) t9 c+ o5 Q  v$ d会,或个别谈话。我们的指导思想是不能把理论联系实际理解得过于狭隘,能
6 g; X* p$ J' D6 g6 W) m7 D够直接联系实际的工作是重要的,间接的长远的联系实际也很重要,不能把后5 d% P. I% ]8 k: T$ r6 S# A
者都说成是脱离实际的。从上海回来后,光远同志就向上反映了。
$ G# s1 _* ~6 j& T& h
; G' P# a) g5 ?' h3 n  l; W- D  于:我找杨尚昆汇报的。很快他就告诉我中央要听汇报。: f( h# L2 Y4 r
* A+ j7 n" j8 L
  珊:我们立即通知科学院,也通知上海分院的负责人王仲良速来北京向中  w' a! e" I5 p
央汇报。记得王仲良来京后显得十分激动。
3 b/ ~8 g' u! ]; j- T) z* q; H" `' [6 F, ?# y- u# U, p
  于:汇报是在中南海的西楼,朱德来听了汇报,主席、少奇、总理、聂总: @0 ]; Z7 T. p2 x' A( l; f
都没有参加。杨尚昆主持了会议,张劲夫来了。王仲良是浙江人,乡音很重,3 v& u( X) {! r  }- p( `) P
令人难以听懂,杨尚昆觉得汇报得不好,不过朱德在会上还是讲了支持的话,' T0 {- h& ]' B$ m9 y& l1 k; E1 g6 O
说科学院就是应该做理论研究,不能轻率地否定这类工作。
* D" e9 \6 C' q: D* E8 X5 x/ l( P, v+ C& K# }* a0 B0 @
  珊:我记得你回来后向我们传达时还有一段陈毅的讲话。他以下围棋作比8 E9 [9 U, [, o
喻:下围棋时还要不时下一步“闲棋”,以后的进攻可能用得上,更何况科学8 g) B1 U% ~9 O- S/ r) |
研究?现在回想起来,在“大跃进”的年代里,在批资产阶级思想的高潮中,3 a2 h( V2 |% Z) I8 w! p) e  I2 q
抓这件事也不容易。这对1960年4月科学院去上海召开第三次学部大会强调重( a0 n4 _8 U1 i
视理论工作可能有影响。, c) h8 ^& H$ {+ S
' U; s4 J: H0 B  v* N/ W, T
, `  \9 R+ l: T8 \
◇“插红旗拔白旗”) g& C& o7 Q, n( @0 \7 ~# Z

  I: `6 o+ W* l; v  珊:1958年7月1日《红旗》杂志创刊,在第一期的《发刊词》中有一段话4 y2 S, Z. R( _9 r' c8 l
讲《红旗》的任务,“就是要更高地举起无产阶级在思想界的革命红旗。毫无
' E2 }% o" t. k" p1 d2 |疑问,任何地方,如果还有资产阶级旗帜,就应该把它拔掉,插上无产阶级的
! r1 w+ {; k1 J( h7 D( K旗帜”。很明显这段话是指思想界的事,也没有说要把一些人当作红旗来插,0 h6 c, }- n2 p0 m6 @- y4 M
把另一些人当作白旗来拔,部里也没有向我们传达过要把这个人当“红旗”插
' a4 y! @2 w6 M( b上,把那个人当“白旗”拔掉。当我们到基层看到这类事,脑子里还真打了个
8 @( I! K% F5 y2 J% [6 T8 q问号。8 K0 P9 o7 p6 ?% d1 N
- n; H& g" I/ V, H! H
  于:毛泽东也没说过要“拔白旗”。
, n0 g, \2 l6 u5 S* [( Q0 p8 k2 s" Q$ I' ^& P. C& H* o# {( |4 I! y
  珊:不过这个时期学术批判的面可够宽的了。除了又重新批判孟德尔、魏
% W# S. \3 G1 W! U+ q斯曼、摩尔根遗传学外,还批判了牛顿力学、微尔和的细胞病理学。还批判果; W" _+ Q# _& }' \' J
树栽培方面农大园艺系教授沈隽“疏花疏果”是资产阶级思想,说保花保果是, N* ^5 u' j+ o5 p+ |, g
无产阶级思想。批判在林木采伐中主张“间伐”的(中科院沈阳林土所刘镇谔)
# [& M" e$ u1 R8 I& k9 V是资产阶级思想,说主张“皆伐”的是无产阶级思想。武汉大学数学系的齐民, G% d0 I- U5 m' U$ U  x% R
友就是当作白旗给“拔掉”的,等等。当时我们把我们遇到的问题都写成简报
8 s0 U1 o, M. C" g% s9 J3 }+ k分送部内领导和科委、科学院的领导。
- y4 s8 J  U) q* i; k$ [& O& q2 H  N# `% S: S6 y
  心理学也受到了尖锐的批判,是从北师大批判心理学教授朱智贤开始的。
! [( I$ a" ]+ Q1 _3 ~批判的政治性很强,科学处内有些议论,但还在观望。1959年胡乔木指出,在
9 A% r7 M  L* ]1 x6 U6 U6 z& }3 K8 L1958年以来的各种批判中,以对心理学的批判最不讲道理。这样才减轻了不少
# t5 F+ k7 W7 F% ]# f- t6 ]& o& }; P( p" k对心理学的压力,这件事对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是有影响的。, K9 `0 E& V7 X

3 a& d8 s% H/ Z" F! _& b6 S9 v  这个时期有一件同批评胚胎学家朱洗有关的事值得提一下。 我记得大约1 u4 k" N* ~; V% f- h
1959年底或1960年初,龚育之可能是从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杂志编辑部的人
& h% f& Z% G/ e- R4 J/ E! h2 l$ m民来信中,读到有人批评朱洗所著的《生物的进化》一书,不讲物种间的斗争+ ~: G+ U5 W# p1 f& B4 `: G+ _) j
只讲互助是调和主义等,我也读过这些材料。当时拿不准是否要发表批评文章,2 n# V4 T& a' ?' B" k, R0 Q
1960年4、5月在上海召开第三次学部大会时,我们把这件事向科学院的杜润生6 k/ u$ Q/ O% m% l3 e
等同志讲了。后来在聂荣臻主持的会上讨论了处理办法。聂说,不要公开批判, x- |: ^2 i+ d% M
了,请科学院的同志同朱洗谈一谈,告诉他有人对这本书提出批评意见,请他
5 |. u- {4 d2 x0 F3 ?. n考虑。朱洗很感动,在出第二版时做了些修改。这表明了一种爱护科学家的思. F! x4 x! }9 J- ?: r2 N
想和与人为善的态度。不过当时这种思想并没有被普遍认识。+ f# v7 ?% ]0 c9 x  z& c

0 o( Z- |& ~# r0 x) ^  (完)
0 D6 Q: e* X# t. a& d$ j* h3 ]* q, L' p5 |
摘录自李真真采写的《中宣部科学处与中国科学院---于光远、李佩珊访谈录》,3 s* N1 D# M# S  K, o
原载《百年潮》1999年第6期第23-30页/ ?- f8 H& [' d- D+ C) N

& x0 O! y" _) m% B3 d
5 k+ {7 Y# L2 L/ {( _0 l' ghttp://www.yhcw.net/famine/Reports/r020121b.html
; y" Q6 z& m" B$ ?. g: v; o9 O) P$ I6 _+ ^4 ?; F/ B4 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9-27 18:16 , Processed in 0.09173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