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史义军:冯仲云之死和陈雷挨打的原因

发布者: boyaozhang | 发布时间: 2021-11-18 05:22| 查看数: 96|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冯仲云之死和陈雷挨打的原因, s0 h0 s! c9 e5 x8 z* b: d

% O2 N/ q& s8 t8 k- W作者:史义军
' Q4 j. w4 ]5 a, q/ o/ _$ N0 d来源:小史读史" v: Y0 Y7 ?0 R

8 o5 A2 B& [. V0 y: r6 r
' Y. i# O8 t+ M* Z& y
* Y) O6 |5 M% d0 p; E1 Y$ c; Z这几天翻来覆去地看我过去搜集的资料,总觉得过去我写的关于陈雷挨打的文章有些事情没有说明白,陈雷挨打的原因还是我在2021年11月11日公号上那个截图材料说得明白,这个材料是谁写的,我就不说了。
9 Q" X% ^( f6 ^# v. T( D0 O2 G- h
2 D* I, G0 q4 V+ X9 F% \# u( }1 p5 f4 O+ R2 U% r9 l  T
0 x& T1 p+ U2 z7 S
2016年8月23日,我在北京市丰台区冯忆罗的家中采访了冯忆罗,这是我第十九次采访她。5 c) C2 `1 m$ S

* u" N( Y# E' {' E) W) f0 C那次采访她谈到了1966年李敏写给冯仲云的一封信。这封信我有复印件。这封信李敏写于1966年9月5日,信的主要内容是:# `5 u! W/ v. h  n5 p

1 Q& s/ `) q& i2 v# c4 H; D我今去信有紧急事了解一下,前几天,朱学成等同志揭发陈雷的问题,有三件事:  P3 \2 [" Y% l: X
7 g/ H- D* H* @3 n& s
1、陈雷在一九三九年赵尚志部队时,当秘书长,枪毙祁致中与陈雷也有关。$ ?: C+ J' \( Z
. x4 g* {0 Z; v
2、三九年,赵尚志又枪毙了百多名抗联的同志。
% g& G+ \1 Q' p  c. ]4 S7 J: m! b1 m+ }% l* B
3、一九四七年又关起抗联同志,如马云峰、张子荣——。
1 U+ C  O; \! v5 i9 a& h
9 B2 C6 A7 m  B# x8 Z
4、陈雷被开除过党籍,不知怎么又混进党内来了?
+ G% I+ ~6 `$ d/ c$ Z9 ^7 C6 Z

8 I( a0 B+ ?. G冯部长,你还记得吧,我在野营时,我曾问过您,陈雷的错误,你说“当时陈雷是盲从,主要是赵尚志有问题,所以给他们(于保合、陈雷、李在德等人)党籍。”所以,我才和他一九四四年结的婚。
4 [& h/ |" p; L4 K3 n! p, p. n" q6 b/ r
冯部长,陈雷恢复党籍的时候,你是党委委员,崔庸健、金京石同志是党委书记。在一九四一年三月十九号在A野营男同志大宿舍开党员大会,讨论陈雷的党籍问题,这个我记得,怎么说又混进党内呢?9 S* T! `9 {) B3 e$ r% w
% ?. A( B& A; U2 X
关于赵尚志杀祁致中的事,我也听说过,赵尚志的问题。没听说过陈雷参与此事。我想当时陈雷有问题,能恢复党籍吗?
) N3 D7 l$ g7 t" p, N/ I
5 M; {; A! b' a; o杀害百多名抗联战士,这没听说过,如果有的话,陈雷有责任没有,我确实不知道。也许您能知道。
' _2 R  @7 p  V. E
; b& U+ t' W5 u( \4 Q8 J% ]' K冯忆罗在和我谈话时,提到了这封信,她说:" t5 ]7 L0 j4 o. R  i

% T; i5 [' |. G白天陈雷挨打,游行,晚上李敏写的信。那时候哈尔滨是两派,一派是保陈雷的,一派是打倒陈雷的,那么打倒陈雷这一派,受到潘复生支持,所以一派保一派打,而且还有别的派,不光是这两派。有的时候他们弄不清历史问题,还到北京来调查。有的时候是左右两派同时来,态度不一样。我父亲有准备,他很仔细从头到尾得给他们讲,很负责任的给他们讲,不是不理不睬你们走吧,有时候一讲半天,这个冯松光可能在旁边,我那个时候我不在旁边,我只是看,心想,怎么还没完呢,那个时候他是大面积心梗以后,还在病休期间。保陈雷的这一派,听我父亲讲完了以后很客气。那个要打倒陈雷的这一派,就热闹了,一进来就像批斗会似的。但是就在这个情况下,冯仲云还是很认真给他们讲,讲的内容是一样的。
/ U. u  E3 b5 d+ j7 e* t& _2 t% n4 h% v. x
冯忆罗和我还谈到了冯仲云悲剧的根源,就是王明康生指示信的问题,她说:
* g' Q7 c- d; G. N. u- o9 p+ U* L7 Z! I5 ]7 l( y8 f2 \1 i" ]
这一切都和王明康生指示信的情况有关,说实在的,我也不懂,我也不懂王明康生指示信怎么样,我也只是听到大人们议论的时候,就对王明康生指示信有意见,特别是那个什么抗日反满不并题的问题。王明康生指示信,不应该叫六三指示信。关于王明康生指示信的解释,一封叫中代信,就是杨松写的,也可能是李范五写的,反正是从吉东传过来的,什么反满抗日不并题等待大事变,什么动员群众同意归入大屯。
3 N: T- Q' u/ o8 w0 T! e. v, t
, u3 n9 ~/ x4 [9 p3 F6 ?- U7 Q关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冯仲云和康生的接触,冯忆罗说:& r$ [* ]- p' a" d$ b, x. ]

3 b: L0 j1 ~3 ]/ w" K因为康生我的印象里头,是住在北京医院,不是住在病房里头,是住在北京医院院子里头,有一栋小洋房,就是一栋房子。怎么跟他联系上的,在北京图书馆那个时候,康生要看金瓶梅,图书馆有一个规定,就说像类似这样的书,就是你们叫什么版,我这一下说不上来了,类似这样的书,必须要主要负责人亲自去送给他。他是借的,不是送给他的,所以这样冯仲云,当了图书馆馆长,他就必须要来承担这个工作任务,康生提出来要送,所以后来就冯仲云去送了。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还在北京,一九五二年我还在念大学,念大学的时候,我爸爸去了以后,知道康生过去是在莫斯科的,而且是管着满洲省委的,所以那个时候感情上也比较亲切,那时候康生没权,养病。我爸爸看他的时候,就把我带着去,而且不是一次,我就跟着我爸、我妈一起去,那时候曹轶欧挺会来事的,也挺喜欢我。
8 f/ K% @3 O: @  g; b
, g* S+ p' \) c' o* R5 f6 \5 G8 O关于侯志,冯忆罗说:
) o, l6 B% s0 v, Y( t! N6 e7 |6 {4 z( n& P
这个老太太啊,那真是铁杆老共产党员,而且她一直是做秘密工作的,所以她每次来呀,跟我们不谈正事的,就问问忆罗怎么样好啊,或者怎么样。我知道她来了,见到她,完了以后呢,她给我爸爸谈话的时候,我妈都不让听的,她跟我父亲讲,讲了什么真的不知道,这个冯仲云没有透露出来,就是说的谈话内容一点没透露过。事后才知道,侯志怀疑,我父亲是康生给害的。
1 @' F, z$ N8 j# x( k. X

- {6 E0 c, A+ G. I" ~那个时候康生不是担任了文革小组的顾问了嘛,侯志一听这个以后呢就很紧张,她说完了完了。他说应该要给中央反映,如果这个人当了顾问,那么将来有很多人可能都要遭殃,这个人是耍阴谋的,这个好多同志就要遭罪了,他是担心就是把这个扩大化,侯志听说康生,当了顾问,她反应比较激烈,就是有必要向中央反映。4 P# h! |$ L' K' j* O3 a5 h+ B7 m

2 t. L2 _" B3 L8 B: j冯仲云悲剧其实和李敏的那封信关系不大,主要是关于王明康生指示信以及冯仲云替侯志转信的问题。我看过水利部党组关于冯仲云的平反复查结论材料,材料说:5 Y1 w+ `  l& O

4 J. t) B6 b: O+ y6 n/ H, i9 O“关于冯仲云替侯志转信给林彪的问题,据了解,侯志同志写的呈毛主席和给林彪的两封信,是封好后送到冯家、由冯妻薛雯同志一并转出的(未转到林手);在中共沈阳市委对侯志同志的复查结论中并未涉及转信问题。因此,我们认为构不成冯仲云的问题,没有写入复查结论。”9 p! D6 C/ l; a2 n

1 Z2 ?7 A( m  I$ ~这个结论是有问题的,侯志的信是揭发康生。1960年代康生两口子对冯仲云反应极其激烈,说明王明康生指示信问题以及冯仲云替侯志转信康生是知道的。冯仲云是1967年底替侯志转的信,1968年1月就被列为审查对象。2月即被关押到狱中。3月20日,曹轶欧在给武葆华、智纯的信中说:9 d3 L* i3 q+ W- v1 ^

: y+ b. l2 u. p0 q) F4 N“冯仲云不仅在历史上是苏修情报人员,并且在建国后还与苏修保持密切联系。”
  }* k% C/ E0 ]0 W) ?: u( c
2 Z& e/ F2 {1 [# T1 I/ n5月11日晚,冯忆罗被三办专案人员带走,当天关进秦城监狱,一直关押了十五个月。7 n6 h) t; [, R) ?
+ B" {$ D0 N' z+ \
5月20日,康生在吉林省党校“革命造反大军”《关于毛诚问题调查报告》上写冯仲云“苏修特务”。$ y, W3 J6 E- n' X

0 N3 M5 f5 A6 {1 r9 b这一切充分说明,冯仲云是被康生迫害致死。
- l9 H9 E9 t# W9 Q4 C; F
5 P; D- b  o" a2 j% c2 t冯忆罗和我谈话时说侯志到冯仲云家以及王明康生指示信是冯仲云之死的主要原因的判断是对的,但东北抗联老战士落井下石这个原因她没有说。
9 s; X8 K9 i8 @; }8 K
2 }* s( ?) |0 Q" X9 t; C我在给冯仲云编写年谱时除了看到康生和曹轶欧的材料之外,看到了冯仲云和陈雷的战友写的落井下石的揭发材料,这些材料大都是二路军的老战士写的。我考虑到二路军这些老战士的后人还在,就没有编进年谱里,但关于陈雷党籍是重新入党,还是恢复党籍的问题的材料我是收入了《冯仲云年谱长篇》中了。
+ O; |- m7 M5 L, ]" s1 F, Z; W3 o2 D6 i0 ~3 m. l

& L- A) \; ^0 H! l9 ^$ n7 Q5 h5 B% M* Q' K
(1977年11月23日冯仲云骨灰安放仪式)
8 H1 t9 ^4 p# Z' [1 p' @0 ]& @* }7 N+ ~# ^4 B3 S
现在第二路军个别东北抗联将领的后代,不学历史。因为我在文章中披露了一些史料,就断章取义,四处告状,还在我文章后面叫嚣,要封杀我的公众号,那好我会陆续把这些资料交给研究机构,也会在我的公众号中公布出来,让研究者和东北抗联历史的爱好者看看东北抗联历史的多个侧面,看看人性善与恶在那个特殊年代的表现。
! w  s) t2 ^6 D, P
) E0 Y( o2 [1 E) @https://mp.weixin.qq.com/s/MkqTIW6rt_hX3o5oLE3FTg
  Y3 }( ^2 q$ v( d: t) s: D% p" C

最新评论

boyaozhang 发表于 2021-11-18 05:27:01
被举报的湖南老师,管理图书了3 [! ]9 F! U+ E# M3 p, v1 C% P
# D- T- V# S* K  Y. Z7 o  G( M  S
作者:刘洪军
; s+ P% W; y6 G1 G1 ?来源:刘洪军的公众号
. `1 c6 B. E" X) ]& {* W& B+ G* ?, m/ B+ h$ g( G( }
& o/ Y) k0 I* |
4 \6 Q: M% R" @; I
时光依旧如流,只是行走在时光里的人,却悄然添了沧桑。现在,就连一句话,也会不知不觉成了把柄,譬如“精益求精”,因为是夸日本人的,便让说话的李剑老师,离开三尺讲台,去管理图书了。% h6 ^% c, H6 b
1 K2 k7 @1 \& Y4 j3 o
记得老舍《茶馆》有句台词:“每天让人开心的事没有,让人见笑的事儿却挺多……”——这句话是最适合在这条新闻下面留言的。. W2 |: p# H8 U8 T8 O3 l
' J" I2 z1 x7 h: }* K# v
这几年,因为在课堂说些不合时宜的话去图书馆的老师,很有几位!一位精通德语的姊妹,和一位是小语种权威的弟兄,也得到了相似的待遇,不过,这两位说的话题确实有点大,去图书馆像是“从轻发落”,毕竟在象牙塔里,读书人本来才是一伙的!
  p0 W$ F' P4 J) g; Y- }) o+ X! [8 y, j# G: g
不像“精益求精”就是一句话的事,却偏偏要弄得满城风雨。很可能这个湖南什么城市学院,和这些一流大学比还是小了点,没经过什么事,难得有一个机会表现表现,所以下手很重。对此,李剑老师日前发表声明:“半年前,本人因课堂风波被停课,引发与校方旷日持久的争端。10月19日上午,因心力交瘁,我在校教工群发表声明,认输退场,终结争端。傍晚,在校办目睹校方对省级巡视组的最终回复材料,郁愤难平,再次签署‘不满意‘的个人意见,为争端画上了一个不圆满的休止符。”
5 M) a7 h/ d  L$ Z6 V, k
7 a  U# I' c" D7 S" O3 G- F其实,去图书馆也未必不是好事,至少,不能再在课堂说不合时宜的话给举报者提供邀功的机会了,自然,也就不会再给自己生是非!而且图书馆环境不错,可以做许多以前想做却没空做的事!并且,自古以来,图书馆就是人才辈出的地方,图书管理员改行以后,很多都是青史留名的。
  g. ?3 ^8 V: ?1 k7 g8 H, L9 l$ o9 Z! y, `# i  f
说到这儿,一定会有热心的朋友指出:“你昨天在文中说本想趁热打铁,把举报的事再升华一下,但考虑又考虑,写大概率也是被删,还是暂停,先活着吧!今天怎么又唠叨了?”
" u. W5 F& h  N6 m! Z4 q" D( H. `+ ]: V  ~
我一向以为,既然写,就要力争发出来!再好再深刻的见解,不能和朋友共享,也是"锦衣夜行“!所以还是决定重新修改,敏感的词一个不用,可能敏感的词也坚决不用!哪怕最初的本意只剩下点点或者滴滴,也心甘情愿!如果以后有机会,再把隐去的内容还原,没有机会,毕竟还有一点一滴!8 c8 n  b$ J8 C# \$ t
9 `" x& k8 j, p" C. R2 y
那些匆匆忙忙的岁月,早已是岁月河山里的流水淡烟,随风而去,只有化作文字的记忆,深深留在心里。装满了,衣带渐宽也不后悔……( o$ I: ?; I0 Y

! H9 M  G& w9 d) }, M& Dhttps://mp.weixin.qq.com/s/gqpFOG-03a1BlYCNaBJukQ
( o; r4 r$ _5 r  Q7 @5 Q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9 05:58 , Processed in 0.06630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