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9|回复: 0

牧惠:《松仔岭事件真相》前言

[复制链接]

284

主题

3160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00
发表于 2021-10-22 20: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S4 ~8 R* t: G. I- l* ?
50年代初期我在中共粵中地委(現江門市)工作。土改中,那裡發生了好幾宗大冤案,如江門鎮郊的樓山事件,鶴山縣的宋森被逼自殺事件,恩平縣的松仔嶺事件。當時我被調去搞地區直屬機關的「三反」,不在土改第一線,對這些案件雖略有所聞卻不得其詳。在胡耀邦主持下平反了許多冤假錯案後,被57年反「右派」、反「地方主義」嚇怕了的我終於有了一些想法。我幾次動員身歷其境又身受其害的原粵中縱隊司令、粵中地委書記吳有恆抽時間寫一本回憶錄,把他所見所聞的「左」禍寫下來供後人見識;但是,吳有恆斷然拒絕我的建議。他甚至根本不願再同我談當年的土改和莫名其妙的地方主義。作為他的老兵,我很不理解卻又不敢問他為什麼。他終於帶著一肚子該說出來的話到另一個世界了,真是無法彌補的遺憾!本來,要寫這些,他是最適當不過的人選。! L. B6 ~9 {9 K. @/ i& f1 J$ |
2 n5 G. x8 j3 L1 t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同素未置娴泥嵍χZ同志(按游擊隊習慣,人們叫他諾叔)有了聯繫,通過他,從恩平市關中人同志那裡得到他主編的《恩平解放初三年評論集》等百餘萬字有關松仔嶺事件的材料。看後,我覺得可以從中選出一部分文章來出版,讓廣大的讀者通過松仔嶺事件這個典型對廣東(其實不止廣東)土改中的「左」禍有所瞭解。. W0 ^0 C* o, \
, v+ J6 w1 Z. N( d
現在這個選本,是我徵求了鄭鼎諾、關中人同志的意見後編成的。這本書分為四輯:第一輯收了兩篇關於松仔嶺事件截然不同立場、態度和觀點的文章,田星雲的「調查報告」和鄭鼎諾在事發40年後對事件真像的揭露。第二輯收入與松仔嶺有關的事件和人物的回憶,可以作為第一輯的補充。看完這兩輯,讀者完全可以作出孰是孰非的判斷。
% d& q4 x) f6 \$ i6 \& z5 H0 I& e
# ?% D; W4 G1 s松仔嶺事件並不是偶發的個別事件。它的發生,有著深厚的思想基礎和土壤。在這當中,特別應當提到以陶鑄為代表的一些(並非全部)南下幹部對廣東和廣東地方幹部的看法。6 a2 K' n6 \* T! R

0 V8 k. D  \: }& n因為寫了兩篇大字報而被打成極右分子的亡友林鵬,在大字報之一《陶書記主觀主義,幹部受災!》中指出,1956年以前廣東歷次政治邉渝e傷很多幹部,同陶鑄的主觀主義有極大關係。曾在華南分局黨校工作過的林鵬摘錄了1952年6、7月間,陶鑄在華南分局黨校對學員講話中的一段:「我到廣東後看出:廣東地近港澳,封建勢力濃厚,殖民地化最早、最深,過去參加革命的人大多是地主、官僚、資本家家庭出身的人,因此我們估計廣東的幹部地(以)上的全部是我們的,縣一級的幹部大部是我們的,小部分是人家的,區以下的幹部則小部分是我們的,大部分是人家的。」林鵬這張大字報被圍攻的時候,沒有一張大字報指出陶鑄這番講話純屬林鵬的編造,可見確有其事。/ J4 x- z4 I& `9 w$ B/ a$ j: v

9 Q2 r4 Y, b  c6 Z2 J4 U3 Q1 F我還可以找到佐證。我保留有1952年7月6月《陶鑄同志在分局擴大會議上的發言》,其中《關於土改問題》批評幾種有礙土改的觀點時,有同林鵬紀錄下的同樣觀點的如下一段話:
5 E9 l3 P5 B( X& t# r- j5 b4 j
3 L) P! i. ^2 t6 y. M( y還有這樣一種說法,他們認為依靠大軍搞土改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早些時,鄧華、賴傳珠同志和地方關係就搞不好,劍英同志很難支配軍隊。我以為,這種說法是沒有根據的。劍英同志在黨內的威望和地位是高的;同時,又是軍隊的老前輩,這個問題應該是可以解決的。據我所知,鄧、賴之所以有意見,恰恰是地方上不照顧軍隊,不依靠大軍所致。方方同志對軍隊意見很深。鄧、賴不同意方方同志對地方幹部的看法。他們向中央、鄧(子恢)老反映:廣東一般縣級幹部的水平,和抗戰初期剛參加革命時的知識分子幹部差不多,要搞好廣東工作,需要外面插進一批骨幹進去。而地方武裝不純,更需要大加改造。但他們感到對這些工作插不進手去,感到方方同志對此認識不足,劍英同志對此決心不大。……軍隊與地方關係不好,地方應負主要責任。% {6 H% h/ B2 A4 Y1 O1 H/ F
8 |4 W& \7 ?$ \. U6 B0 Y: U/ ~4 q
這段話有婉轉曲折對時任華南分局第一書記葉劍英同志的批評和第三書記方方更嚴厲的批評,其中所涉及的問題,這裡不打算討論。值得注意的是對地方幹部的評價和「地方武裝不純」這一句。這話的意思是說,各個游擊隊幹部不僅水平極低(絕大部分都是抗日戰爭時期或更早一些時間參加革命隊伍的縣級幹部只不過相當於當年剛參加革命具有抗日思想的知識分子),而且嚴重不純,是比留用人員稍高一點的「舊基層」。於是,我們便可以理解,為什麼剛有人提出松仔嶺兇殺案處理過重(注意,僅僅過重),陶鑄就確定該案是「幹部幫助地主階級殺害農民」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必須「給予嚴厲的鎮壓,以壓下敵人的氣焰,鼓起農民的鬥志」的結論,然後由田星雲帶著這個結論去「調查」,只用了八天時間就得出殺氣騰騰的結論。為了擴大聲勢,7月21日,《南方日報》刊登方方在華南分局擴大幹部會議上作的檢討:《我的錯誤的初步檢討》。同一天開始,一連多天以頭版頭條版面刊登「恩平松仔嶺事件」一系列有關材料和文章:田星雲的《調查報告》,粵西區黨委關於開除鄭鼎諾、馮漢英、吳朗黨籍的《決定》,廣東省人民法院粵中分院對判處馮漢英、吳朗死刑,立即執行,鄭鼎諾有期徒刑5年的《佈告》,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華南工作委員會關於追認何兆廷(松仔嶺兇殺案的主窒右煞福槟9爤F員的《決定》,以及《南方日報》的社論——《記取松仔嶺事件的教訓,堅決支持農民的正義鬥爭》,特約通訊——《沉冤大白,懲處罪犯,清算地主思想》等等。隨後,《人民日報》、《新華月刊》等國家一級報刊也作了摘要轉載,廣東人民出版社還專門編了一本《恩平松仔嶺事件》的小冊子。這一系列的宣傳報道,好像一門一門巨型大炮珠聯並發的炮彈的爆炸。一時間,「恩平松仔嶺事件」便成為轟動全省,遠播全國的特大政治事件。「松仔嶺事件」成為「廣東地方幹部嚴重不純,敵我問題尚未解決」的有力證明,成為開展廣東反右傾思想、和平土改、地方主義邉拥牡湫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1-28 13:14 , Processed in 0.06711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