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0|回复: 0

高尚全:企业要有一定的自治权 1956.12.6

[复制链接]

14

主题

27

帖子

1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63
发表于 2021-7-28 04: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oyaozhang 于 2021-7-28 04:20 编辑 ' s: _- c" D( {' e2 I

" Y; H, Z/ p# w/ r) R1 Y7 i1956年12月6日《人民日报》 第二版
6 \) r8 S% \, d5 ?

! V' r5 S- G0 ~# ^/ j$ t: H. H5 O高尚全:企业要有一定的自治权
% Q& @# p1 Q0 i% S8 K
% ?8 \5 s, d% O/ O' r& u, V
让企业有一定的自治权,以发挥企业的积极性和克服官僚主义,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个严重问题。; g1 l: X* W/ L/ x1 A0 S

, Q2 k; T2 G7 B9 m/ j- `' h" h厂里自治权过小,中央主管机关集权过多、过细,到底有什么弊端呢?

* J) e) i  y, _0 G4 M
5 u5 F. c2 Z# t第一、给国家造成很大的人力、财力的浪费。由于中央主管机关管得太多、太细,企业的许多事情都要请示中央有关部门,即使是很小的事情,如盖一个厕所或买一架打字机也不例外。一般请示或要求上级解决问题的方式有:一、派专人来京;二、写公文;三、发电报;四、打电话。
3 v9 l9 n) S7 K+ ]4 k+ f
% |8 b8 }+ s) m/ N+ \
先从企业派专人请示来看,以第一机械工业部为例,各企业派到北京来办事的人,每天有一千人以上。据10月23日的统计,这一天住在部内招待所的企业人员达一千四百四十四人,其中以西安仪表厂最多,有九十九人;洛阳拖拉机厂次之,有五十四人;一般企业派四人至八人最为普遍。据说在平时招待所最多每天住一千五百多人,最少也有一千二百人以上。几乎每个企业都派有专人常驻北京。这些同志来到北京后,一般要经过好几“关”才能把事办完,最多的要经过 “九关”,即局里“四关”(科员—科长—处长—局长),部里“五关”(科员—科长—处长—司长—部长)。他们普遍反映:来北京办事要比关云长“过五关”还难。据招待所的同志说:企业里的同志一般来北京后,最少要住上一、二个星期,最多的达十个月。一位厂长说,厂里来北京办事的人都摸索到了一条“经验”,就是到北京下火车后,首要任务是买一张北京日报,先瞧那里可以看戏,那里可以玩,那里有展览会。他们认为反正上面办事不会那么快,“看” “玩”几天,何乐而不为呢。
6 M! \; s; r- @/ R6 u- b
( ]8 s, Z# Z0 a0 q  l+ O; [0 q
再从写公文、发电报、打电话来看,第一机械工业部(不包括局、院)每月收、发的公文达三万件以上,据统计,8月份共收发公文三万三千零六件,电报二千零四十二件。

) d9 `! e' w( [7 J) @' x% W& ?
  V+ |' G; \6 k: }中央对企业要的统计报表也太多、太细,例如企业的设备要逐台统计上报。因此不仅造成报表多,而且报上来就是一大本。仅第一机械部第二机器工业管理局1956年的统计报表就重达八吨。企业里的同志提出这样的一个疑问:报上来后,到底有人看吗?谁来看这些报表呢?
" N# Q' E$ e' v/ ^4 L& S

+ o/ R9 u: u: y# J$ ]上面所举的例子只是可以直接看到的一些,而更严重的是:层层扩大了组织机构,增加了人员编制。由于企业的权限小,许多事情都要通过派专人、写公文、发电报,以及打电话等方式来请示解决。不管那一种方式都需要人来做。例如,写公文就要拟稿、会稿、审核、打字和收发;派专人,一来就要几个人,厂长来了要带科长、工程师或科员。到北京来后,就要有人招待,仅第一机械工业部的招待所就有一百五十多个工作人员。总之,这些事不仅企业要有人办,而且局、部、委员会等中央机关也要相应地增加人员编制。于是就形成了“机构越整越大,人员编制越编越多”的现象。而且有效劳动很少,正像第一机器工业管理局的一位科长说:“我们整天就为这些事跑腿、扯皮”。显然,如果企业有一定的自治权后,有些事情就可以不必派专人了,也不写公文、发电报和打电话了,厂里的人就可以减少,中央的机构和人员也可以大大的紧缩。
- _$ ^5 `9 z) i- K/ p1 D* X

. Z/ {' a7 w$ [4 L5 Z第二、限制了企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潜力不能充分发挥。拿财务管理来说,厂长只有五百元的机动权,超过了五百元就不能作主。企业的利润要全部上缴,不能留出一部分由企业自己支配。这就是说,职工跟企业的经营管理、降低成本及盈利的关系并不是十分密切的,因此也不可能对它感到十分关心。如果规定企业利润留出一定的百分比给企业自己作扩大再生产和改善职工福利之用,这样就有一种物质力量促使职工人人都关心企业的经营管理,精打细算,降低成本,群众性的管理和监督就会很自然地实现。这对国家、对企业、对职工都有好处。

0 V2 m) _3 P1 X' O1 W, K- Q$ J  N$ l- B7 ]
给企业一定的自治权,也就加重了企业的责任感,会促使企业更主动更积极地设法解决工作中的问题。目前由于中央机构管得太多、太细,有些企业往往认为反正我们没有办法,困难问题只好提请上级解决,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养成了依赖思想。
' _; d4 L( L! F
( L; b' Y, ?2 V2 ]9 V
第三、助长了中央机关的官僚主义、文牍主义和事务主义。中央机关管得太多、太细,能否管好呢?事实证明,什么事都管,什么事也不容易管好,而且也管不了,反而滋长了官僚主义、文牍主义和事务主义。因为部长、主任、司长、局长等领导同志都很忙,如果走进他们的办公室就会确实感到他们是够忙的,电话铃不断地响,来人不断地找,公文电报源源而来,会议一个接一个地开着,他们很少有时间来考虑问题,而且许多事情也只有靠做具体工作的同志来管(如第一机械工业部基本建设计划是由该部基建公司计划处管的,实际是处里一个人管一个局及其所属各厂的计划)。企业里的同志都怕这种“小二当家”的作法,认为这些同志对下面的意见往往不很好考虑。“小二”们也有苦恼,因为他们当不了家,常常说:“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有时候,局里的意见给部里否定了;部长同意了,管具体工作的同志不同意;部里的意见又给计委、经委或建委否定了。因此,使企业觉得不好办事,不知听谁的好。
* B% }2 f* ]" s% ]
- Y5 Y4 A# p% U* D3 L) {
反过来看,如果中央机关多管一些原则性及较大的问题,一般性的问题让企业自己作主去解决,领导机关就不致陷于官僚主义、文牍主义和事务主义里了。
: o) P$ ^( `0 g% w
9 y2 I+ U$ ~) O5 s) u! }& }
为改进上述情况,在国家统一计划下,下列几方面企业的权力是值得考虑和研究的:如在技术管理方面,让企业有权采用新技术,发展新品种,在一定范围内企业的技术措施及增添新设备可由企业自己作主,不必经中央批准;在计划管理方面,让企业在保证完成年度计划下,有权修改季、月度计划,因时制宜地加以调剂平衡;在财务管理方面,让企业有一定的利润分配权,以提高职工的生活福利,鼓励职工的生产积极性;在人员组织管理方面,让企业有一定的权限招聘和使用人员,因地制宜地使用人员或设立必要的组织机构,中央可不作硬性的规定;在对外关系方面,让企业有权同外界建立协作关系,固定供销关系。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如第一汽车制造厂的不能同外界建立固定的供需关系,只能靠国家定期或临时平衡,因此这个厂需要的自动机钢被平衡到由重庆供应,每吨运费达六十八元,如这个厂直接同本溪钢厂建立供需关系,每吨运费只需十二元。
" S1 J% A# C5 u$ h
1 g/ e8 t  P& h* V1 n3 O
总之,在国家统一计划下,让企业有一定的自治权,是精简国家机构、节约开支、提高企业积极性和克服官僚主义、文牍主义、事务主义的重要措施。
# e) N; L# u8 _" w

9 d9 E* I) C) w4 V1 @https://www.laoziliao.net/rmrb/1956-12-06-2#156489 7 s( m, T+ F) d9 a4 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27 11:32 , Processed in 0.08688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