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2|回复: 1

作者佚名:文凤来列传(不全)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309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489
发表于 2021-6-4 03: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群英传——文凤来列传(一)6 k. F! {$ J, M
! S; e& K( X" l9 W( V! K/ h' \; i! M
2 [$ p% h  Z6 \! i9 H
第一节 溧阳分校7 V) @2 l* R2 ]; ]: J
1 R9 N! Z  C$ g. @
1966年6月初,在江苏溧阳上兴镇果园地区,一群带着厚厚的眼镜、身材单薄的年轻人正在进行着艰苦的劳动。他们的劳动内容是——盖房子。
5 J' s5 p$ i8 r0 D2 c
- ?( e9 |  V0 s0 S. H. N对这些脱产多年,或者从没干过体力活的年轻人来说,现在的生活太难了。首先是累,盖房子的地基要自己从四十里外的采石场挖掘和搬运,砖要自己烧、墙要自己砌,再加上头上火辣的太阳,真是累啊!其次是苦,500多青年文弱劳力只用一个小水库,喝水都困难,更不要说洗漱了;再加上山村果园地区特有的毒蚊子,真是苦啊!
2 ^& }2 ^- t, S, m3 q+ R2 n6 \( g
/ I3 Z1 d2 p* C; l/ k) V% e* I% R) V虽然生活艰难,但给这些年轻人提供暂时住宿的农民们却依然羡慕他们。首先,他们吃的饱。这些20岁左右的文弱劳力本就饭量不大,虽然现在干体力活吃的多些,但国家给的每月36斤大米配额却依然足以满足他们单薄的胃口。
  S% S: J- i0 Y9 {1 m& }7 W* o& {* ^5 f( O; ?* T. k1 D. P3 j
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前途。这些年轻人是60年代南京大学的学生!作为20世纪才进入南大的学生,作者本人就能感受到名牌大学被人羡慕的目光。想想在50年前那个全国有一半文盲的时代、那个没有扩招的时代、那个国家人才短缺、大学生包分配的时代,这帮年轻人就是天之骄子!事实上,他们只要顺利毕业,也必定能穿上四个口袋的中山装,进入当时社会上最精英的群体——干部队伍。
, z# `7 p! @8 f# G% ]
( r! o: y! k" @; D2 \那这些天之骄子的文弱书生怎么就跑到溧阳这个乡下偏僻地方,开始干体力活呢?这个事情说起来话就长了。
9 u, ?8 a# V; {- B8 K- B0 }8 H* n$ q( c9 e9 i* g0 i% n+ L- v
对于新中国的建立,各种评价很多。但有一点必须承认,这是当时社会各阶层的共同选择。其他阶层暂且不表,就精英阶层来说,他们比较一致的认为,之前几十年的国家太弱了!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使这个国家强大起来。而评价一个现代国家是否强大的标准,就在于工业!; O3 B' C9 x8 Q3 j: z3 g, K; @" M
) \- z  W3 M: a7 c  V& Y1 G
民国的工业太弱了!经历了所谓的黄金十年,一般企业家也就是搞个磨面或者造火柴的工厂;国内连铁钉、水泥之类的小东西都要依靠进口,更不要说生产汽车、轮船、飞机了。我们明明有奇货可居的钨矿、铁矿,却不懂怎么炼合金钢,只能把矿藏贱卖到国外,再高价买回成品来。
) f6 n. a) A, f" D; e) B9 L) a
! h) \9 ?* V: L7 v工业的“弱”体现在教育上就是重文清理。民国的高校,主要是文科,什么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社会学。培养的也多是侃侃而谈、纸上点兵、吟风弄月的好手,这里有好长一串大家的名字。对“大家”们,我很尊重,但抵抗日本鬼子的枪炮、让老百姓吃好、穿好、过好,他们帮不上具体的忙。9 c7 j: t, Q% `, e' @
! r: ?. k9 i# d; K0 Z' Y
而在另一面,物理、化学、建筑、机械、工程、地质等理工学科则很少能够得到关注。即使大名鼎鼎的清华大学,民国时期主要培养的也都是政法、文学甚至神学人才,而每年理科毕业生只有可怜的不到一百人。5 O) A2 y' h% l& e; o+ c% ^' Y2 q

) o+ ^2 L9 P0 D$ a7 ^这种局面,当时的国民政府和社会精英不是不知道,但他们却真的解决不了,问题太多。首先是培养成本。培养一个理工科学生,必须购买大批昂贵的实验设备、建立高水平的实验室、聘请有资质的专业老师(这些人数量少,又多在欧美学成,自然昂贵),还要有相关工厂来配合实习、考核。反观文科,有个图书馆就能开张,老师也数量充足(读两本古文书、翻译几个外国著作、写几篇酸楚文学、在日本玩过几天就能上岗,自然便宜)。对于贫困的国民政府来说,真没辙。" q8 F  K8 D0 X5 L; z$ @9 |
+ `% @6 S2 P/ Z1 [5 t+ O% v; v
更重要的是实用性。文科生毕业了可以当公务员、当军官的幕僚,去外企做买办、银行当小开,再厉害点可以做个考古论今、学惯中西的大家,再不济去学校当个老师也没问题(因为学校都需要文科老师)。理工男毕业就惨了,工厂本身就少,又不太需要高科技人才(都是低端加工厂),同时工厂又被各位司令和各级政府盘剥、被国外大公司打击,如何高新聘请你?国家除了造碉堡,又没做什么大工程,你哪里找工作?至于做研究,对不起,你只能削尖了脑袋到美国去一展才华,国内没舞台!学生也是根据前途选择学科啊。  g+ G  K0 b# {5 j
. m! A# ]0 c3 P& |4 ^- E' z
对于新中国的缔造者和社会精英来说,这种状况必须改变。也许矫枉过正了,但他们确实在进行工业化努力。通过高度集中和过分征收,让政府有了钱;通过向老毛子一边倒和劫农济工,让政府得到了发展工业必须的技术和机器。有了这两个条件,工业化自然顺理开展,同时教育上也开始全面向理工科倾斜了。
( `  b$ E0 \% a. m4 X+ s) }( [
0 r- v; p* i2 Z- h: c当时的教育改革目标只有一个——实用!把综合性大学全部打散然后重新组合,全力培养以理工为主的专门人才。一时间,清华、北大们都被拆散,而一批以“航空”“工业”“医学”“教育”“邮政”“农业”为名字的新学校被建立起来。在以培养新中国工业化建设者为主要目的的教育体系建立起来的同时,新政府对文科也做了压缩和整理。文科教育也就是集中培养几类人——马列主义的宣传者、外文的交流者、教育工作者。自此,“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的思想逐步深入人心。! n( i" r- B! Y: v% V( }6 R& b  d

( J/ e7 h" A2 y' n* Y' K这种重理轻文的倾向,随着新中国一次次运动的开展,进一步被高层领导人接受。“搞文科的人,太容易反动了!”这已经成了李德胜和胡服的共识。尤其是李德胜,他从来就看不惯高高在上的读书人,在他的眼中,这些人不参加劳动、不和底层群众接触,光会唱高调,不但没用、反而有害!必须磨炼他们。, V) m+ J: z9 q2 M" _7 a" ?( Q- m. a

% B# l7 j4 t% ~5 E因此,也就有了1965年2月李德胜的指示:“要改造文科大学,学生要下去搞工业、农业、商业。””
2 x2 h8 l% L4 c5 z" J: Q" T% n& C4 ~" Q% Q, q2 _8 N! B
主席的指示必须完成!作为江南首屈一指的文理学科大学、前国民政府中央大学的遗脉,南京大学于情于理更要坚定落实主席的指示。: I; G3 c0 v2 ^, z
: H3 {1 _$ i* k8 \
很快,老校长匡亚明就召开全校大会,在会议上提出:“现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教育怎么办?我们要学抗大!”0 z- z  b( ?! R
8 a# i7 L, Q, ?- ^( C1 @9 O: r
所谓“抗大”,就是延安时期的“抗日军政大学”。其教育方针就是李德胜亲自提出的——“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
: \8 u$ V- t5 X- z5 L
" X2 k  ]; S- k4 W. n落实到南京大学,就是在溧阳果园地区建设一个分校,把思想古怪的文科院系学生老师都搬过去,执行半工半读!用劳动和艰苦生活改变他们文化人的小清高和脱离群众思想。4 J1 @& o  X6 F) b

0 Z" G; j/ ^% Y这次溧阳分校的建设是坚定的。文史哲三个主要文科院系全部打通,按照年级混编成四个大队向溧阳进发!
* ~& W5 o' I& Q& C/ {& j, a6 e- [2 u9 z* U# O* W
但就在四个大队向溧阳进发的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小插曲。
0 T+ {7 x' M( k- v$ ]9 ~
' j$ J1 f$ c# O当时的校领导认为,既然是为了让学生们磨练筋骨、锻炼意志才启动溧阳分校项目,那就让同学们徒步走到分校吧。溧阳果园距离南京城大概90公里,现在是被宁杭高速所贯通,但在当时却只有一条沙土路。在1966年2月的江南寒冷季节,让这些没吃过苦的年轻人背着重重的行李,在这条崎岖的沙土路上徒步近100公里,太难了。从鼓楼校区走到南京中山门,还没出城,大家就不干了。很多同学都坐在地上,表示自己走不动了。面对这个尴尬局面,校领导也无能为力,只能改变自己的初衷,安排车辆送学生们出发。
; ~% |  \$ z" e
8 r, o2 a9 _6 C. T* E3 d' @+ D李德胜的思路是有一定道理的,匡校长的执行也是坚定的。但,溧阳分校起步阶段的这件小事却反映了这次变革所隐藏的深刻危机。这个危机,在未来将烧毁匡亚明本人和溧阳分校,拉开江苏文革狂乱的序幕,引起一众英雄揭竿而起!
  M- Q5 @2 ^, D) h/ y+ P9 c" c. m, l7 P1 k# W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C! `, _" X' a! |8 @& b5 d) m

: h3 T7 K/ F7 f. q/ M( jhttps://freewechat.com/a/MzA4ODQ5NDk5Mg==/2651118481/1
  J& L' F. W9 _" r. h' z4 [, {  q* c2 k  \' y+ O5 ^
- }8 u! O3 e- A4 ]
文革群英传——文凤来列传(五)* r* `; e* l! Z) u

  B( |  @" p' }& L第五节 反转  {1 l' r: ~3 V  G7 [" ^

- z7 l! P6 S$ O
/ Z# p3 W, ^: d" d1 k/ D" p: Z6 ?) Q文凤来的加盟,为南大造反之火添了狠狠的一桶油!前面,不管是溧阳还是总部的学生们,写的大字报无非是什么“阻碍我们革命”、“执行反动路玩意。这套东西,本质上都是书呆子过嘴瘾,或者图谋被伯乐发现并重用的工具,虽然会被某些领导反感,但不会让人家疼。
  S+ `- h& O- E/ C( }2 c& o
/ F8 I- U/ I5 Y& f" U" r" N! m文凤来就不同了。他的大字报直接点出校党委领导生活腐败的问题;甚至在彭冲带队进入南大后,大胆的指出自己在省委办公厅接待处工作时,看到彭冲的腐败作风问题!这就玩大了。在中国,最能激起百姓群体愤怒的方法,除了塑造外来可怖的敌人,就要算抓到腐败的官员了;而最容易把一个官员搞臭的方法,除了找到其造反的证据,就是抓住其腐败的把柄了。至于“清廉”和“称职能干”之间,“腐败”和“昏庸”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其实没什么人愿意管。! A! T7 e8 l  O+ s+ t# I; K
6 u( ]( E$ e/ L" w. I/ p
因此,文凤来的连续大字报,既把学生们都炒作的狂热了,也把各级领导都炒作的害怕了。眼看着,南大的火被法四22人和他们的文凤来老师烧得越来越大,甚至有可能和天上的火烧成一片,继而把自己的群体都烧垮。工作队长彭冲和他背后的江苏省委坐不住了,他们必须反击!反击是从黑白两道同时开始的。
8 A' h# t) p; N! o) ^5 Q6 e; {6 a5 }& X2 ~2 z! T9 r- \* X" i
所谓黑道,其实就是民间势力。既然李德胜主席要求大家民主解决问题,鼓励老百姓大鸣大放,那就不太好用官方手段干涉文凤来等人的言论自由。但其他群众反对他文凤来总可以吧?
! S; k7 r1 e8 J1 J; Q- x' q& _
3 w3 A2 |" D2 Q1 ^6 n8 |于是,学校里绝大多数的党团员、学生干部和政治积极分子被动员起来,向法四22人和文凤来发起围攻。带头行动的正是溧阳分校写出第一张大字报、现在被工作组提拔成干部的胡才基等学生领袖。这些“群众”在工作队的指导下写下数篇反对大字报、并组织游行示威,将斗争矛头直指文凤来等人!甚至在工作组的支持下给文凤来开起了批斗大会。4 d( B: M% ?' x. U2 Y" z9 H; w
. g' G( p4 z( v: m' ~: s, V3 x
所谓白道,那就是官方力量了。“是!我们官方是支持同学们言论自由的,但是公安机关遇到犯罪嫌疑人,去调查下总没问题吧?也是!你们这些学生都是背景简单清白的,但文凤来进入社会工作那么久了,说不定就和什么党内外坏分子有牵连呢?对他调查下总没问题吧?而你们这些同学既然和他一起行动,顺便对你们调查下也没问题吧?”
  R6 T2 ^) I5 }* x- @
# D0 _" o/ m, g于是,经过工作队向省委汇报请示,省委由副书记许家屯直接安排,派出省公安厅,对文凤来等人进行了调查。各位看官请想,在学校里突然出现警车和警察,把不同意见的学生和老师带到小房间做笔录,还拍照、留手印。不管官方自称是什么目的,对这些不同意见者是多大的震慑,对其他旁观者是多大的警示啊!
& |; [/ O( I) j! |2 @  h  l7 [& A9 P# R6 A" X* @! Y& ?$ n
正常来说,这黑白两道一动手,反对者基本也就垮了,又一次反右的局面也就形成了。但这是文革!不是正常的局面。反对派不但没垮,反而更加坚定要斗到底!. i2 o; a! n( s
* L" S, W4 x7 x  ~6 N7 `9 Z; ^
一方面,是文凤来个人的原因。他是个强硬的汉子,群众怎么批斗他都不垮,反而蔑视一切。在一次学校礼堂的批斗中,他不但积极辩论、绝不认错;甚至在群众对他批评的高潮期,竟然举起手来要求下台小便,搞得全场大笑。这多少有些青皮色彩的英雄,其实是最能引起国人尊敬的;只要他不倒,就总有支持者坚持。4 D0 ?" v, J6 ]+ _6 u2 I; a
' p' t+ u% R  i  s
而更重要的是,法四22人知道自己已经和北京那边搭上线了,自己的行动有更高层的领导在支持。$ _5 x7 X3 P& r' k
* Y/ O- ]& w' {6 {5 m  \
但现实是,群众的批斗和官方的打压还是让人难以忍受的。尤其是公安厅亲自出面给大家制作了黑材料,这更要命。必须要和北京那边联系了!$ H, \0 k7 ?8 x! s5 D
+ z# w" {" `+ r  f( l+ m
7月底,法四22人中的同学给在北大坐镇的曹轶欧写了信。8月初回信就到了,让大家到《解放军报》介绍情况。得到这个消息,同学们都高兴坏了,当即决定由文凤来带队,一行三人到北京告状去!
! i  T4 ?! s8 i4 Y3 r9 d" M6 z/ ~+ m7 b
这次北京之行太有价值了,文凤来和两个学生向《解放军报》的编辑汇报了自己在南大遭受压迫的情况,文凤来本人更是得到了张宗可的接见。更让他们兴奋的是,这次自己竟然有机会近距离看望李德胜主席!4 k. y; ~% E0 w0 V
  }4 E# ]) d- m' ~0 H9 v- t
1966年8月18日,可能是文凤来一生中最高光和开心的时刻。这一天,他和他的学生们被带到了天安门城楼,近距离接受李德胜主席的接见。对这次大接见的盛况,我在卜大华列传中有过介绍,这里就不再缀叙。和文凤来有关的是,见到李德胜主席后,他竟然难以自控的跑到李德胜主席身边,并和主席握了手!
, J) \) O1 J- e2 [9 U
# p7 S. J5 E9 _; S! u( A# e其实那天主席和很多人都握了手,他自己也没注意这个南方来的年轻人。但在宣传者眼中,这一刻就不同了。文凤来他们是受《解放军报》邀请来北京的,也一直向《解放军报》、张宗可介绍情况,这次更是《解放军报》安排他们上的天安门城楼。所以,《解放军报》的记者当然也一直在关注着他们。当文凤来和主席握手的一刹那,记者用照相机抓拍下了这一镜头。, k2 q% F! ], V) O
! \( B3 p- b  [& ?+ L3 `

: w; u/ }$ F$ K- e" Z4 L8 H7 ^紧跟着, 第二天的《人民日报》就用好几个版面对李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情况进行了深入报道。其中,专门有一篇文章提到——“从秀丽的江南来到宏伟的北京的南京大学教师文凤来”,同时配发《解放军报》记者拍摄的文风来和李主席在一起的照片。' T) j5 N" T9 c" s

5 v$ T* J! x6 |. n5 ^5 M" s(人的机遇有时候就是老天给的!这张照片就是文凤来起家的最大资本。)
; V; n' o0 b: j5 |( Z( w; z# B, b$ i& F) F# @
这下,文凤来他们的事,按照南京话讲,就是“不要烦了”。《解放军报》的人直接告诉文凤来他们:“现在你们可以回南大了。这次中央对你们的支持力度是很大的。本来首长要接见你们的,现在就不需要接见了,中央的态度已经很明朗了,请你们放心。”
& C, H' C- w/ @1 r- n, D: x. u( P  d! g, o; M6 R& T
我把此时的局面再总结下给各位看看:北京各大高校的工作队在李德胜的亲自关心下已经被撵走,文革的纲领性文件《十六条》已经出炉,李德胜和中央文革小组的小伙伴们在全国各地点火,文凤来刚和李德胜主席合影。% M; Z$ Y  p0 H
3 }, Z3 `) ~. `1 w
依据眼下的局面,文凤来他们回南京就剩下反击和摘取胜利果实了!而要做这些事,就不能一团散沙,必须有自己的组织!北京的“红卫兵”给了大家灵感。于是,参照清华附中和北师大附中的红卫兵宣言,在《解放军报》社招待所的房间里,文凤来和自己的学生起草了“南京大学红色造反队宣言”!
7 Z6 M+ Y+ \+ Q, v0 \! c+ ^: O) _$ N- p- I
从此,威震金陵城的“红色造反队”诞生了!江苏的文革战火即将燃起,英雄们将用大字报和拳头打出自己的天地!
! q# }8 V( r; u4 q$ j4 {1 v4 N0 \! Y7 |" S, ~( i4 T/ [0 N: F- L& ]* [' @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 K- j7 F1 [8 q4 c: G0 N1 M6 ]4 R/ ^  H" [) ]
http://www.huoshizhenggu.com/lvyouzixun/38294022.html: u0 q6 f7 E( f, F

9 l$ P2 _+ f* C& M
" U& A! e. w  b) @% o( _
$ U/ ^* G( K  f. _文革群英傳——文鳳來列傳(八)
2 b  D2 X6 F/ Z) k
) }5 Y8 ~2 q! h8 Y/ a5 ~$ Y0 V第一節鬧事( d7 p0 D) |( k: d  x4 y7 x
( C; ~9 ~9 q0 C  k0 x5 G
如前文所述,鬧事也是門學問,搞不好就既被打倒、又落得個遺臭萬年。
2 B8 f* a+ Z' w- r( t( l/ R
# S0 r) C; ]- ^# O0 S$ ~* z文鳳來選擇鬧的第一個事情是「九九事件」。
: M/ O0 y, O/ P* Z0 K
: D4 {$ _/ u& U9 D2 v# r9 C「紅色造反隊」和「八.二七」成立不久,在南大的造反派中就流傳起了兩個神秘的傳言。其一,南京人民大會堂里竟然明目張胆的懸掛著蔣介石的畫像!其二,南京雨花台陵園在管理中出現了嚴重的瀆職,烈士們的屍骨被隨意丟棄。
$ c; a! J0 x5 g$ @7 S% v5 D8 l% e0 D0 I
這兩個事情其實都很不靠譜。「雨花台事件」後來乾脆就被文鳳來的戰友自己給闢謠了,其實就是南大一個叫做萬金華的極端造反派製造的一出鬧劇。他不知道從哪裡挖了一堆人骨回學校,宣稱是雨花台被隨意遺棄的烈士遺骨。至於「人民大會堂」事件,雖然沒有明確調查報告,但基本也不太靠譜。那地方和雨花台的清凈不同,那是經常做政治會議、活動的地方,人來人往都是幹部。怎麼會允許這麼低級的錯誤出現呢?
% |, s/ w8 x" Y9 e
( P( A6 v# p) P但!切記!搞政治焦點活動,真假並不重要!因為群氓是沒有做深入研究、仔細推理能力的,他們是容易被情懷所激發的單細胞動物。這兩個事情很好的抓住了當時人們的社會心理——敬仰英雄、痛恨反動派、更痛恨幹部的不作為!
( f$ t8 R+ ]' [- O
3 \/ }) f, u0 A* w; o' g而且以此為旗幟鬧事,更能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點咦鳌U绻麖娭魄鍒觯蔷土⒖淘诘赖律陷數袅耍欢绻娓显旆凑叩墓澴嗳フ{查處理,那按照群氓的智商,也就相當於承認了造反者的投訴,在道理上也輸掉了。  N7 k5 ?2 N  r; P* @
9 o/ X# I+ f0 u9 z! d' g" ~) P& f3 N4 N
文鳳來確實高明!
2 I4 s  \# S8 B3 J3 |* o) V0 [
5 z& A; j# y/ G" Z4 b5 q2 G; R# R! F4 D& `果然,很快憤怒就在造反的同學當中蔓延開來。1966年9月9日,文鳳來經過策劃,率領「紅色戰鬥隊」、「八.二七」、還有從無錫趕來的輕工學院(江南大學前身)戰友數千人殺到了江蘇省委。並明確提出要求——見省委領導,並要求省委領導當面澄清「人民大會堂事件」和「雨花台事件」。
8 a) B1 y6 w  d% }( N( y1 o* w
3 x9 p; Y/ P8 B2 A面對文鳳來使出的這一招,許家屯顯示出了優秀的處理突發性群體事件的能力。首先是省委領導堅決不能出面。這一方面是因為不能讓鬧事者掌握主動權;更重要的是如果領導出面,那就沒有了後路,面對突發事件無法收場。打個比方,人家提出的問題你正面回答不了怎麼辦?亦或者說你和學生們當真辯論起來,當場不小心說了過頭話、答應了過頭請求怎麼辦?當眾說的話,那可沒法收回啊。更可怕的是,現場的暴民把你拉下來揍一頓怎麼辦?法不責眾,那真挨揍或者被批鬥也是沒轍的事。所以,許家屯來了個乾脆不理。: `& u( N- V3 u) N$ j3 T" M
* ^  q* V7 E; b9 c
更重要的措施是控制場面。在暴力力量對比上不落下風,是處理所有突發危機事件的基礎!之前培養的中學生紅衛兵們這時發揮作用了。
) b5 }6 k" |, m- `! h6 w
; g' I0 c% X: C1 g0 O# |9 Y4 X5 A文鳳來的大軍剛到省委門口擺下陣勢,上千支持省委的紅衛兵就殺到了現場。這些小杆子比南大的知識分子們更加混不吝,很快就武力佔領了文鳳來準備在省委門口準備持續發表演講的講台。並且變客為主,你要求我省委領導出來話事,那我就要求你文鳳來出來辯論!2 P. R( ~- D' O- \" K* ^
" V( \( M, ]8 l/ k
這下文鳳來又不好辦了,自己踢給省委領導的兩難抉擇轉瞬間又招呼到了自己身上。作為民間反抗者,不敢出頭接受群眾的辯論請求,這個糗就太大了。但優秀的政治領袖總能瞬間從兩害中選擇輕的那個,並堅決執行。文鳳來就是不出面和你們這些小杆子辯論!* R: m: V  j7 Q- O
2 s5 N( g( Y" M9 ]: R
丟臉的防禦總不是辦法,文鳳來決定進攻!
' c8 ?9 t) P/ g6 D! S% c6 x4 v( v* ]) Y7 n4 i6 e& G
小龍人曾經因為工作關係和一位黑道大哥帶著他的小兄弟們執行一項任務,任務結束後我就深刻拜服這位黑道大哥的組織和領導能力,這位要是在革命年代,不做個游擊隊長也能幹個還鄉團長。做這類事情的難處在於:必須完全掌控這幾十個小兄弟的心態和行為,既要激發他們同仇敵愾的憤怒,又要控制他們動手的尺度。鬆了,事情辦不好;緊了,就出刑事案件了。1 l. N2 O; l' O* Z) R  d

! d# N/ Y; X1 k$ X1 y! N/ V# \  `而比黑道大哥厲害多的是,文鳳來的進攻是要掌控上千人團隊的行動尺度。從這個角度說,他真是大才。! U- d8 e0 H: C+ S& ~' t2 I/ H" G* [

) r: Q$ j" K2 ^/ ~9 P
1 [4 y3 ~; i: @4 \) Q
9 j; Q5 x0 ~* C% f" g$ d/ k& ^(真的大哥,狠是基本素質;優秀的組織和管理能力才是關鍵。坐在電腦前的嘴炮們,別總忽悠傻孩子上街了,有本事你們自己出來練練。)0 \1 O2 s/ F: U# R4 G# e# U& g

4 r+ W, f. {- T6 F+ n在文鳳來的組織下,趁「黑字兵」防禦的空檔,數百南大的造反派跳牆進入了省委大院。然後立刻收手,很理性、團結的坐在地上靜坐不走了,並表示要絕食以示抗爭。3 L6 L( b# c9 `/ @! }" H$ ~
1 ^  V0 q3 ?6 s5 W" |  {0 T
這下皮球又踢還給許家屯了。學生沖入省委的行為遊離在法律的邊緣地帶,畢竟人家沒有打砸搶,還是不能強制清場。但一幫學生在省委大院靜坐絕食也不是事。最後,許家屯決定出面談判。
0 ]8 f' n1 D- \) i* L' e( P/ i6 [: {( Q; O! Z, I
這個談判又是技術活了。首先不能談導火線——人民大會堂事件和雨花台事件。因為對這倆事,我們省委還是那個態度,不用談。談判的焦點只是就事論事——學生沖入省委的行為是否是革命行動。其次,場面必須鎮得住。許家屯又調集了自己能控制的大量「黑字兵」來現場維穩,氣勢上壓到造反派。最後,只和幾個代表在封閉環境下談,不落入群眾鬥爭的混亂局面。
5 F8 q4 W7 z  E& ?9 Z8 }
& X( O3 W9 i* j& }" ~# ~延續到9月10日的談判是蘑菇的、無聊的,雙方都知道自己難以突破,只是磨對方的耐性。看著越來越多的「黑字兵」來到現場摩拳擦掌,準備武力保護省委;看著談判被許家屯磨得支離破碎,單這個「革命行動」的認定都達不成;看著身邊柔弱的書生隊友們靜坐絕食一天多就紛紛昏倒。文鳳來決定撤退了。反正日子長著呢,自己這幫造反的年輕人第一仗就能和強悍的省委打個平手,聲勢打出來了、經驗造出來了、敵人的深溡裁鰜砹耍嵙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9

主题

3092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489
 楼主| 发表于 2021-6-4 03: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 b* M& Y8 J& i3 ?( T7 s文革群英傳——文鳳來列傳(八)* _9 q$ _- b% S0 y0 O
& Q6 l9 W: O" a" a
/ [' b; A% z1 d8 E, A
第一節鬧事/ T  m9 Y' b: m/ d; {- D. j
6 E+ ?; V) ^! J! s* p
如前文所述,鬧事也是門學問,搞不好就既被打倒、又落得個遺臭萬年。
$ ^; _" l' I/ C  R- ]3 N0 c  y% @/ E
文鳳來選擇鬧的第一個事情是「九九事件」。: T# `( z) W5 W

1 _) z( Q$ ?" e" d「紅色造反隊」和「八.二七」成立不久,在南大的造反派中就流傳起了兩個神秘的傳言。其一,南京人民大會堂里竟然明目張胆的懸掛著蔣介石的畫像!其二,南京雨花台陵園在管理中出現了嚴重的瀆職,烈士們的屍骨被隨意丟棄。+ x" F' z4 n% [, {
. ?4 L& W  K+ Z  w
這兩個事情其實都很不靠譜。「雨花台事件」後來乾脆就被文鳳來的戰友自己給闢謠了,其實就是南大一個叫做萬金華的極端造反派製造的一出鬧劇。他不知道從哪裡挖了一堆人骨回學校,宣稱是雨花台被隨意遺棄的烈士遺骨。至於「人民大會堂」事件,雖然沒有明確調查報告,但基本也不太靠譜。那地方和雨花台的清凈不同,那是經常做政治會議、活動的地方,人來人往都是幹部。怎麼會允許這麼低級的錯誤出現呢?
- h. m6 e6 U; C, s; X2 C  r4 b1 o& X) w8 U+ n

4 c: k) \: D6 o$ Y
2 b! ]# Q! o( i* S0 A5 |- j3 M(這破地方現在已經成了傳銷大會聖地和成功學訓練場,但當年還是很莊重的。)
" b( E$ W+ C+ G
  X( e; M" C0 `  v0 a+ A9 m但!切記!搞政治焦點活動,真假並不重要!因為群氓是沒有做深入研究、仔細推理能力的,他們是容易被情懷所激發的單細胞動物。這兩個事情很好的抓住了當時人們的社會心理——敬仰英雄、痛恨反動派、更痛恨幹部的不作為!4 l+ o6 g! o# g
( E+ p) Q5 \5 G; m
而且以此為旗幟鬧事,更能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點咦鳌U绻麖娭魄鍒觯蔷土⒖淘诘赖律陷數袅耍欢绻娓显旆凑叩墓澴嗳フ{查處理,那按照群氓的智商,也就相當於承認了造反者的投訴,在道理上也輸掉了。! O/ a' S0 K" Y* S8 f2 p

$ c9 f1 @' c/ J( e文鳳來確實高明!$ D# }0 k; `  Z& C, C( d4 s2 P
0 V6 A2 u+ ^4 _  j
果然,很快憤怒就在造反的同學當中蔓延開來。1966年9月9日,文鳳來經過策劃,率領「紅色戰鬥隊」、「八.二七」、還有從無錫趕來的輕工學院(江南大學前身)戰友數千人殺到了江蘇省委。並明確提出要求——見省委領導,並要求省委領導當面澄清「人民大會堂事件」和「雨花台事件」。
  W2 R2 ^1 e& l8 ^# \. a3 @) \# W; `8 A! V
面對文鳳來使出的這一招,許家屯顯示出了優秀的處理突發性群體事件的能力。首先是省委領導堅決不能出面。這一方面是因為不能讓鬧事者掌握主動權;更重要的是如果領導出面,那就沒有了後路,面對突發事件無法收場。打個比方,人家提出的問題你正面回答不了怎麼辦?亦或者說你和學生們當真辯論起來,當場不小心說了過頭話、答應了過頭請求怎麼辦?當眾說的話,那可沒法收回啊。更可怕的是,現場的暴民把你拉下來揍一頓怎麼辦?法不責眾,那真挨揍或者被批鬥也是沒轍的事。所以,許家屯來了個乾脆不理。
$ K5 X8 a# l; u$ I4 N2 s' W+ e; P- Y; d+ c' v: \9 i' x  s
更重要的措施是控制場面。在暴力力量對比上不落下風,是處理所有突發危機事件的基礎!之前培養的中學生紅衛兵們這時發揮作用了。
; ^# F4 Q/ c! v& X* ]) U: b' R9 c& u( J3 [2 k. q8 ]3 w
文鳳來的大軍剛到省委門口擺下陣勢,上千支持省委的紅衛兵就殺到了現場。這些小杆子比南大的知識分子們更加混不吝,很快就武力佔領了文鳳來準備在省委門口準備持續發表演講的講台。並且變客為主,你要求我省委領導出來話事,那我就要求你文鳳來出來辯論!8 m6 q( ^- [- J; l0 ]

2 v# S  G/ Y3 k這下文鳳來又不好辦了,自己踢給省委領導的兩難抉擇轉瞬間又招呼到了自己身上。作為民間反抗者,不敢出頭接受群眾的辯論請求,這個糗就太大了。但優秀的政治領袖總能瞬間從兩害中選擇輕的那個,並堅決執行。文鳳來就是不出面和你們這些小杆子辯論!
. X4 ~+ A  S  p' X4 U, B( m- e. j1 U7 n; f6 L5 ~$ L2 `" p- d
丟臉的防禦總不是辦法,文鳳來決定進攻!& y4 Z1 R8 c/ b" o

+ g  K5 h2 v4 B, }8 G% q7 z/ J% I小龍人曾經因為工作關係和一位黑道大哥帶著他的小兄弟們執行一項任務,任務結束後我就深刻拜服這位黑道大哥的組織和領導能力,這位要是在革命年代,不做個游擊隊長也能幹個還鄉團長。做這類事情的難處在於:必須完全掌控這幾十個小兄弟的心態和行為,既要激發他們同仇敵愾的憤怒,又要控制他們動手的尺度。鬆了,事情辦不好;緊了,就出刑事案件了。
: A* n  i# _4 E- R/ h6 r& B+ l+ i
/ e; @3 U% J# E$ K1 z$ @! R% A而比黑道大哥厲害多的是,文鳳來的進攻是要掌控上千人團隊的行動尺度。從這個角度說,他真是大才。- v$ H- r" @" N# F1 A9 E0 b7 l, z

% z' C: x; I0 w4 A1 P在文鳳來的組織下,趁「黑字兵」防禦的空檔,數百南大的造反派跳牆進入了省委大院。然後立刻收手,很理性、團結的坐在地上靜坐不走了,並表示要絕食以示抗爭。' C1 @! s- g6 M/ ^8 `. @! F3 p

8 S; g8 p& g) `% c0 c3 T這下皮球又踢還給許家屯了。學生沖入省委的行為遊離在法律的邊緣地帶,畢竟人家沒有打砸搶,還是不能強制清場。但一幫學生在省委大院靜坐絕食也不是事。最後,許家屯決定出面談判。
' E* b0 G. w5 m7 E. k# c$ ^: T! [& X6 a* l0 _! a" t2 f9 G; S
這個談判又是技術活了。首先不能談導火線——人民大會堂事件和雨花台事件。因為對這倆事,我們省委還是那個態度,不用談。談判的焦點只是就事論事——學生沖入省委的行為是否是革命行動。其次,場面必須鎮得住。許家屯又調集了自己能控制的大量「黑字兵」來現場維穩,氣勢上壓到造反派。最後,只和幾個代表在封閉環境下談,不落入群眾鬥爭的混亂局面。( L$ z% Z% J* E# ~6 Y2 h4 ?7 S

, P5 K2 K( |# h) @# r延續到9月10日的談判是蘑菇的、無聊的,雙方都知道自己難以突破,只是磨對方的耐性。看著越來越多的「黑字兵」來到現場摩拳擦掌,準備武力保護省委;看著談判被許家屯磨得支離破碎,單這個「革命行動」的認定都達不成;看著身邊柔弱的書生隊友們靜坐絕食一天多就紛紛昏倒。文鳳來決定撤退了。反正日子長著呢,自己這幫造反的年輕人第一仗就能和強悍的省委打個平手,聲勢打出來了、經驗造出來了、敵人的深溡裁鰜砹耍嵙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19 22:56 , Processed in 0.0751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