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建国初陆定一和胡乔木的关系

发布者: 李筱薇 | 发布时间: 2021-5-29 06:08| 查看数: 8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新中国成立后,陆定一依然是中宣部部长。副部长有徐特立、凯丰,后来中宣部继续扩大,又有张际春、李卓然、周扬、陈伯达等出任副部长。工作人员有王惠德、张仲实、于光远等。5 Z4 L' z. B- w) v

/ w& H# H* b  r6 J8 q6 }; w        其中有一位副部长身份很特殊,那就是毛的秘书胡乔木。
5 z* A) p5 Z& u. Y$ I: S* T, J7 }! u' j8 M2 h
       从一开始,陆定一和胡乔木对宣传部门的工作有不同的理解。
! G5 j; J0 ^2 ~! X2 f- x- P- k
0 D, P2 O+ _6 O; [6 @+ y        胡乔木觉得宣传工作要向苏联学习,学习苏联共产党宣传工作经验。所谓的苏联经验,实际就是斯大林和日丹诺夫的那一套。这套经验的荒谬,及对苏联自身的伤害,从苏联社会自己彻底将它抛弃,就能说明问题。当然,这是后话。  t' b1 H2 g( X1 j

2 h1 [$ t9 w2 V+ G        胡乔木提出要学习苏联的时候,是当作先进经验的。
6 ^, W$ |& L6 s; p: _3 `1 }& |$ ^, n+ A" A
        这个先进经验体现在,比如建立“宣传网”和“报告员”制度,中央一个决定出台,全国千军万马闻风而动,还要求中宣部的干部都来作“哨兵”,随时报告意识形态领域的“敌情”。0 H) H  ^+ B0 P, Z
4 G) X5 o7 ~- w& N# @
        陆定一对此有不同的意见,他说不要搞苏联那一套。他主张中宣部要减少一些琐碎的事务性工作,反对形式主义,腾出时间来研究一些大的思想、政治方针性问题,这样才能更好地体现党的思想领导作用。
& B: H7 Y  Y1 g# k
- g* I) I4 _$ D3 h0 J        从事后的结果看,中宣部还是听了副部长胡乔木的话,而没有按照陆定一的想法开展工作。7 a5 o' D6 I0 q! b4 s2 r8 D

# C. E2 w& M7 C) Q! {5 m2 ?; ~        当然,其实胡乔木也没有这么大的能量,这建议肯定不是来自胡乔木本人。再多,他可能是这个想法的提议或支持者而已。7 _8 R$ V5 F: d" Z7 D2 H
1 @8 Z& ~; E' T% N1 S8 o3 K, P$ E
        建国初宣传工作方式的确定,对以后全国的宣传工作的影响是巨大的。. M$ K% I% P' r1 \$ {
* n( ^# m+ @  I( J3 p# F
        由于胡乔木的特殊身份,虽然他在中宣部是个副部长,但作为正部长的陆定一也只有听他的。. T) d! [& \+ v6 M; p5 g. |
0 a9 R/ `; T; Z. {, ], L. g
        80年代初,陆定一谈起当时中宣部的工作时,他说:“从来没有人对我谈起,中宣部要由乔木主持工作。乔木是毛主席的秘书,经常传达毛主席的指示,说毛主席是如何如何说的,我只好听他的。”
7 x2 z( D. I' F6 G9 T2 v( u; z& Y2 \7 o& [# g$ f3 z
        陆定一的这个话,反映出了当时实际的工作情况。虽然有各职能部门的分工,有具体的负责人,但实际决定都不是自己部门的领导能说了算。
  [+ ?1 s- H' d9 A4 E+ j: U3 G9 z; u  {" u& w
        正因为这样的领导特点,胡乔木只要说如何如何,陆定一就只能听他的。( }. G) t9 U8 r' \6 A0 {
7 Z( D( ~6 _: D& o) n. z
        这种微妙的关系,让下面的人有时也感觉很奇怪。
7 s7 P3 X8 |/ d1 p
: R% K! H5 ?  J0 S       比如,有天教育部副部长钱俊瑞来请示工作。谈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都没有校长,希望中宣部派合适的人去担任校长,主持会议的胡乔木当面问陆定一,你去担任校长怎么样?陆定一回答说,这是中央考虑的问题,中央要我去我就去。& P" P' \, u7 c$ O
0 y6 ?, y  E$ }, u4 n2 _
       当时于光远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他就感觉很奇怪,怎么副部长要给部长派工作?5 f; K: b; K! ?9 {' [& ~6 |1 r
, X( d9 H$ _3 S5 i
       实际我们可能会感觉更奇怪,北大清华如此重要的两个大学的校长,居然一个秘书就能安排人选。
% d! M( Y% W5 S% u( C" j8 F" h2 b3 H( K2 C  I6 s
       做过中宣部宣传处处长的秦川,陆定一的老部下,在回忆解放初陆定一和胡乔木的关系时也感觉很奇怪。他说,解放后党的第一个全国宣传工作会议却是有胡乔木主持,陆定一只作一个关于宗教工作的讲话。而胡乔木当时只是中宣部副部长兼秘书长。我心中打了一个问号。这是为什么,我至今不大清楚。
  {2 E7 `9 W# X% y9 _7 K: H& V1 S+ f% W: Y( R: T) e. f& D
        这不难看出,从一解放,陆定一对宣传工作的理解已经不被认同,他在实际工作中更多处在一个协调的位置。
* t. f4 Q; G/ M9 t1 W1 D4 e. ?
# Q0 d: }5 S0 u4 [       这种微妙的关系,都不是通过正常的方式加以处理的。而是不知不觉中削减了权力,慢慢被边缘化。
% y9 i3 O+ l7 i7 Z, z, C+ r
. w$ Z. i% r: B7 m  e& p       没多久,陆定一因消化系统毛病去苏联治病。夫人严慰冰也是在中宣部工作,“三反”、“五反”时被当作“老虎”打倒。同时被打倒的还有副部长徐特立的儿媳。+ m; r9 f7 z0 n4 c
: {9 |1 m2 @* N, n
        陆定一最终被主席称为阎罗殿的阎王被拉下马,实际他的命运在一解放已经注定。; g# Z2 v6 Y; g) u
- x3 l: i6 S, h
       至于胡乔木,尽管相比较还算平稳,但六十年代后期,也失去了信任,一把年纪只能享受挤公交的命运。. u. z( I% _, W% W4 c0 A5 ]
) c2 i5 C, F8 m- o3 o# `5 \) m
       记得温济泽的回忆录里写过,没想到在公交车上遇到胡乔木。当时怕引起别人注意,特地暗示他当作不认识。
: B; K* M3 K: k' I
+ N9 J* N! O% d       这些人与人之间的恩怨,和各自受尽坎坷的命运,不知道他们在走向人生尽头的时候,有没有反思,有没有总结出一些什么教训,可以留给后人。' T  R' G; p! D0 \
8 Y; z: H( F: R2 Q7 U( Q/ v  G  I
" c$ ?0 B6 f7 I7 ^# s( I* r5 B6 q9 V
4 y* n; b) t8 m
6 J5 |! E: ]5 L, s2 l9 |& o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私人史”
' @( H1 p9 x. e7 T

最新评论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5 14:13 , Processed in 0.06094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