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张一虹:文革中我两次见到的张伯驹

发布者: reading | 发布时间: 2021-4-24 20:09| 查看数: 148|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9 D4 ^) ^$ u8 n4 N
! G4 N- I" ~; P6 F, u  T6 Z" }2 M. l张一虹  & e0 Z! Z5 m2 T; K5 ~; {& _+ B) O

% @; a' O9 C" ~& N3 l7 y: U/ T  《炎黄春秋》2013年第6期发表了章诒和女士的《张伯驹的文革“交待”》一文,虽然只是篇2000多字的短文,但我在读过之后所引起的心理波澜,并不亚于读她《往事并不如烟》那本书的感受。这不仅是透过张伯驹的“交待”材料,能想象到他在文革中所遭受的磨难和无奈,更因由此而让我想起在文革中,两次见到张老先生时的情景。% X- p/ E1 W5 u5 Z
5 l3 G- n8 J; [; X
  (一)
" d! f6 l, v1 i. C) L+ i$ v& ~8 K' I) t+ E' m
  1966年8月27日,吉林省省直文化系统的造反派,在长春市体育馆召开批斗省文化局机关党组书记金树然大会。在押解金书记入场时,他昂首挺胸,正气凛然,颇有许云峰赴刑场时的悲壮架势。在有伟大领袖所支持的革命造反派面前,又岂能容忍这等嚣张气焰?于是便呼啦啦地扑上几个人来,立即将其打翻在地,然后就迫使他跪在偌大的体育馆中央。一浪高过一浪“打倒”的口号声,如海啸般地掠过,让在场的人都感到心惊肉跳。所以批斗会从一开始就铺垫出了十分恐怖的气氛。/ D2 M% L! P) K4 D: r& G
4 `$ |- w$ m# p, G6 O' \. f# g* @) U
  这自然就促使在此后各单位代表的发言中,每提到某个当权派或某个人的“罪行”时,便有人跟着起哄:“把他揪出来!”“让他下去跪着!”于是在全场与会者的应和下,被点了名的人,就得乖乖地跪在金树然书记的一旁,随即便会有人立即上前去给他(她)剪发剃“鬼头”。随着发言者的不断增加,跪在那里的“牛鬼蛇神”也就在逐渐地增多。更出人意料的是,有个人在喊“毛主席万岁”时,因没有举左手,而是举了右手,也立即被揪出跪在了下边。由于我担心自己也可能会举错了胳膊,从而引出飞来之祸,所以就将右手紧紧地缠到挎在肩上的书包带子上,使其不能轻举妄动。
7 n- a7 b& v3 W5 M7 U2 t
( v1 [) K9 D6 D& n  就在如此人人自危的气氛中,省博物馆造反派的代表上台发言了。当他在控诉省委宣传部长宋振庭招降纳叛的“罪行”时,突然拉着长声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大右派张—伯—驹!( e$ e+ r. E& H7 c

; A1 V7 O1 _; B* e* {  然而就在发言者对这段批判的内容尚未终止,会场里还没来得及响起“把他揪出来”的喊声时,只见在离我们不远处看台上的最后一排,立即站起位穿着白衬衣的长者,然后便匆匆挤出身子,顺着看台的过道,一路小跑着奔了下去。我注意到在整个批斗会期间,他跪在那儿始终是低着头,从未侧脸旁视过一眼。
, @3 ?( t) ]7 X& o7 z* C' ?. m& I2 j/ e* u5 w. {
  因为我是此前一年从学校毕业,刚刚由北京来到长春,然后就下乡参加“社教”运动,所以不仅对本系统的一切情况不熟悉,对这位叫张伯驹的,就更不知他是何许人也了!, T+ ~* b/ }7 C$ m* K( ]! s
5 n* y/ u6 i' f- u0 B2 H& f
  “此人很坏——袁世凯当年搞复辟要当皇帝,就是他资助的。”坐在我身旁的一位同事,低声对我说。
% k0 m+ v" K. F: s# F( W
' M9 @, P, z: T  m* c- X+ M  无知的我,当时就在心里嘀咕道:“这样的人,才是应当清除的历史垃圾呢!”  D% m+ ^! P; I5 ^" E
/ g3 {" g  u1 h4 w$ b4 K
  当批判发言结束时,想不到会场里竟掀起了一个更大的高潮:有人勒令那几十个“牛鬼蛇神”,沿着椭圆形的跑道,爬着向全体与会者去示众——于是整个体育馆又是一阵骚动、惊呼……
+ D& j% e" X- c3 Y
0 ^( E3 T. V( m- F3 ]  伴着这支由省文化局机关党委书记领衔向前爬行的队伍,是震耳欲聋的、有节奏的口号声。渐渐地,有些年老体弱的人,向前蠕动的速度有些放慢了,落后了。当他们爬行了一圈之后,示众者中间年龄最大的张伯驹,竟完全被甩在了最后面,以至于距离越来越远,直到他的两只胳膊再也不能伸屈,终于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 b' Y8 a9 h/ E  A2 U/ [9 Z: `1 e! B# U$ P. d2 v( g: m
  全场的“观众”都将目光集中到他那里,禁不住让人担起心来:是体力不支呢,还是突发了心脑血管疾病?面对着此情此景,是否有人会趁机把他拉出去,让其停止爬行,或者可能还会引来一顿拳脚?4 @; h" p  ]' t9 k5 e$ L
, s! h. I, r9 E, D
  人们正在心里这样嘀咕着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彪形大汉快步奔了过去,弯腰就拽住了张伯驹的衣领——于是,此人就如同拖着一具尸体,或者是一件什么沉重的东西,迅速地跟在了那个爬行队伍的后面,向前奔去……& G4 k; N; n1 |
# ^5 M8 h2 y! ]7 Y* _1 Q  [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当一个人被拖拉着与地面摩擦时,是一种什么感受,更不知道这位老者若是真的犯了病,经过这样的折腾,那后果又将如何?
$ b9 |8 `: m1 j0 s6 Z& V4 q- ~( U3 E' t
  示众“表演”在继续着,可不知是什么原因,原先那呼喊的口号声,却渐渐地低沉,又逐渐地稀稀落落,直到后来,似乎又都全部消失了。# N& p1 F/ w; `( I; P0 _. u
6 \9 u2 {& L' f/ L# ~0 O
  在这突然的寂静里,人们似乎只能听到那艰难的爬行声和被拖拉时的“嚓嚓”声……5 T) m* j5 t( H9 ?" t* d0 f

) u" g% F( Q  c" W  终于,又示众了一圈之后,这漫长的爬行总算是停止了。
& Y0 j, Q  P0 a* ]; Y9 Y7 ^' q* d9 V+ t6 W: d4 h. b! n, _
  在众目睽睽之下,张伯驹静静地躺在那里……5 K8 l% B$ W; v1 Z
3 s& \! ~1 d5 M4 t* [* @* v
  (二)
, k( ~! F3 ~: E+ }5 n6 t2 X
, V! o2 N# j1 \% u: {2 q  1967年3月,中央文革将长春市几个造反派组织定为“反革命组织”。我被临时抽调到吉林省博物馆去参与筹备《四个反革命组织展览》。因为该展览的工作人员都是在另一个楼里独立活动,与博物馆基本不发生什么联系,因此并没有机会能见到张伯驹。可是有一天早晨,因事我到博物馆的主楼去,刚推开门进入前厅,突然发现该单位那位造反派头头,女解说员××,正向站在她面前的一位老者在训话。仔细一打量,我不禁一怔:此人不就是那位张伯驹吗?
( t( B& V  i+ w: R
, s# U2 v8 i1 h6 k2 n% @+ v  只见他光着头,身着一件棕色的对襟小棉袄,脚上是一双矮腰的布棉鞋,显得还算整洁;他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并将头偏向一侧;眼皮下垂着,似乎是在认真聆听,又似乎是在似睡非睡。突然,我发现有一丝鼻液从他的一只鼻孔里流了出来,是越流越长。而他却像是根本就未发觉似的,始终就没去理会它……) \6 w1 }+ v' P

: b! j7 k9 u+ n& H0 {  我每天都能从安在楼外的大喇叭里,听到这位女头头所播出的,打派性的文章,那真可谓是铿锵有力。而此时的训斥,当然也是明快、清脆。可就在她将要结束训话之时,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她将一面小铜锣和一个敲锣的锤子递了过去:“去!到人民广场转一圈再回来。边走边敲,嘴里也别闲着。要念叨:我是大右派,我是牛鬼蛇神……听着没有?”7 k' [2 c! h, a) @* U

) H2 E8 s# N1 L- E  “嗯嗯!”张伯驹十分痛快地答应着,眼睛也陡然睁开了。凝固的身子也立即动了起来,然后就接过那个家什,竟没看对方一眼,就脚步轻快地奔向门外。我知道,人民广场距这里足有一趟街的路程,此时竟也禁不住地跟了出去。$ e3 G5 `; e; |
: u( D% G- j9 k+ j  x- s$ |
  望着他的背影,听着那一声声的锣声,以及“我是大右派”的自语声,我的心久久地不能平静……$ w5 _, z  M: L9 y0 v0 Z( b

$ R1 q) g0 X& Q  如今,时间已经过去四十五六年了,许多人生坎坷的,或者是心酸的经历,都已慢慢淡忘了,但在文革中两次见到张伯驹的这些镜头,却刀刻斧凿般地铭记在我的脑海中,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历历在目。粉碎“四人帮”之后,有机会能够读到不少有关张老先生的回忆,心中不断升腾着的是对他的崇敬和钦佩。想他对国家的贡献,想起他的遭遇,特别是一想到他在临去世前,竟因“不够级别”而进不了病房,只好躺在走廊里的那一幕,就禁不住地在心里道:“我们实在是对不起张伯驹呀!”——可是这个“我们”又应当都是谁呢?
" X. E, q- w6 a' F+ R  i; `, s0 s9 i2 t  C% I
  来源: 《炎黄春秋》2013年第9期
3 m* X( N, ]2 U* z" W
& Z1 `' e* H5 a# Q- U8 x6 @

最新评论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4 14:26 , Processed in 0.10252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