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露菲:我所知道的长篇小说《刘志丹》的风波

发布者: reading | 发布时间: 2021-4-3 08:18| 查看数: 5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 y$ c1 p5 e  w: Z! p6 |# c
/ ?& u* k* z% F$ J2 Y& l. Q+ ]
谁也想不到一部未出版的小说稿《刘志丹》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它不仅波及到作者李建彤,还殃及到中央、省市的一些高级干部。此事发生在1962年。
& E4 O: d3 T5 `+ {3 c# J2 F
, [$ T3 X6 U" L8 _) v8 S4 O1962年4、5月间,在地质部工作的刘志丹胞弟刘景范之妻李建彤,送给中共中央宣传部主管文艺工作的副部长周扬一册《刘志丹》的铅印书稿。没过几天,李建彤打电话催问周扬看了没有,她希望早点听到周扬的意见。这个电话是我接的,那时我正担任周扬的秘书。过了不久,周扬从西郊十八所回部里(他那时在写文章,为了免除干扰,住在十八所),我即将《刘志丹》稿呈送周扬。本来类似这种送稿子要周扬审阅的事很多,周扬有时也看不过来,总要耽搁一些时日。出乎意外的是,这次他看得很快。有一天周扬告诉我,说《刘志丹》写得很好,他赞赏地说:“一个女同志写出这么一本书来很不容易。”他还说,这是个革命历史的大题材。他十分高兴,中国又出现了一个女作家。他说李建彤是延安鲁艺音乐系的学生,没想到写出了这样一部长篇,而且文笔很好。4 N8 S, M& x* q0 d! x
0 x. O2 c3 b8 Z% S$ f6 a
周扬当即让我给文艺处的副处长苏一平拨通了电话(当时的处也就是现在的局),在通话时,周扬赞扬了这部小说稿。大概苏一平问起,写刘志丹可能涉及到高岗,因为陕北革命根据地是刘志丹、谢子长、高岗等人创建的。如写刘志丹,不可避免地就得有高岗的影子。书中没有高岗的名字出现,作者作了艺术上的概括。当他们谈到这个问题时,周扬说:“这是历史嘛!可以写,从前高岗他还是好的嘛!不然解放后也不会给他那么高的职位(国家副主席)。”) R# N, R+ y) d, }; j6 J) E

+ S- |' Q/ U  g: ?! X事后苏一平告诉我,他认为周扬的意见很正确,很重要。实事求是地评价历史人物,是符合马列主义历史观点的。他很快将周扬的这个意见转告了李建彤。不久,李建彤又将修改过的《刘志丹》的小说稿送来了。
9 c! a  p$ n3 q% n! E9 @: }% D8 j" V
周扬一直很关注文学创作事业的发展。30年代,他作为年轻的评论家,高度评价了曹禺的作品。40年代,他又以极大的热情赞扬了赵树理的小说。50年代,受到他关注的作者就更多了。每当文艺界出了位新人,他都兴奋不已。这次,文学界出了李建彤这位女作家,他也是非常高兴的。他约李建彤谈话,以示对她的鼓励。这年6月1日,他还约了作者和北影的著名导演水华一起见面,商谈是否可以将《刘志丹》改编拍摄成电影。当时《刘志丹》的某些章节已在报刊上刊登过,反映甚好。& M+ C3 ^4 X0 ^8 Z9 t- ]% v

  n0 E- V# W" K& G6 o' t; c7、8月间,中央在北戴河召开中央工作会议,当时担任云南省委书记的阎红彦看了《刘志丹》小说送审样书后,对小说中涉及的西北历史问题有不同意见,他给有关人写了信,表示不同意出版。康生紧抓住这件事情大作文章,在八届十中全会预备会议上,硬说小说是为高岗翻案。当阎红彦的信转到李建彤手里后,她十分恼火。李建彤在写这部小说时,采访了几百人,开过无数次的座谈会,研究了当时的斗争材料,才写出了这部反映陕北革命时期的巨著。眼看几年心血要变成泡影,自然心里十分焦急生气,因此在信上批了一些反驳的话。4 f3 k1 K# L" i% f0 _

: m7 x7 \; F$ q! b1 y: o- P当时苏一平得知此事后,劝李建彤不要生气,并说“周扬同志会秉公处理。”苏一平所以关心这部小说的命运,一是与作者熟悉,二是他也是老延安,又曾是西北局文工团的团长。苏一平为人慈善,对人热情,是一位被人们称道的厚道长者。他当时在文艺处副处长的位子上,关心这事是理所当然的,应该说也是他工作范围的事。
: U% Q6 _; X4 `& [  a( h
: H2 \3 h5 ^" X* y  g- S8 \2 P( W/ X: _李建彤给周扬、林默涵写信,坚持出版小说,并将阎红彦的信也附上,李建彤亲自将信送中宣部收发室,我去收发室取的。内容类似的信还有两封,周扬看过后均转林默涵阅。8 C* C' m( j. K
6 ~9 d% V# z# v
9月24日至27日,八届十中全会在北京召开。这次会议标志着阶级斗争扩大化的观点进一步系统化,会议并展开了对“黑暗风”、“单干风”、“翻案风”的批判。《刘志丹》一书也成为批判的一个靶子。“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的指示一出,会议马上围绕着《刘志丹》一书展开批判,将过去在陕北根据地工作的习仲勋和彭德怀、高岗联系在一起,把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等人打成“反党集团”,《刘志丹》被定为反党小说。会后,分别成立了两个审查小组,一个小组是审查以习仲勋为首的一批原西北方面的高级干部,一个小组是审查小说《刘志丹》的问题。
% ~. p! \3 P8 c! l/ y
9 n! a7 G9 g" _会议发生如此大的转折,外边人都不知道。周扬开会回来马上打电话给苏一平,准备告诉他不要再为小说《刘志丹》说什么了,中央的会议上已经提出了批评,说是反党小说。那天正是八月中秋,不巧,苏一平不在家,到政协礼堂参加文艺界举办的中秋晚会去了。周扬就将他要说的话要我转告苏一平,不要为李建彤看小说了。' p) J$ a9 D# P) [3 Q/ F! _+ b
! I$ G! H' c7 U; u" ~$ J, N( {
我急忙到政协礼堂找到苏一平,把周扬的话复述一遍。苏一平听后大惑不解,瞪着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晚上,一些国家领导人到政协礼堂来参加文艺界的中秋晚会,文艺处的李曙光对我说:“习仲勋同志来了。”我不认识习仲勋,李曙光指给我看。这是一位高高个子、满脸慈祥的人,我马上联想起《刘志丹》引发的风波,我不明白一部小说怎么会把他牵连进去,并且有了那样的罪名。
; Q) n8 s3 L: L9 y" X* X. n1 a7 b2 O0 F8 P' D' x" N/ F
过了一会儿,周扬也来了。看上去一切都那么平静和谐,大厅里气氛那么热烈,而实际上风暴已骤起。! Z8 B1 j1 R( d
, ]' \8 W' r8 c2 Q

. m) z" c" y+ c( h- S过了一两天,周扬约电影导演水华谈话,也讲了《刘志丹》一书的情况,由于《刘志丹》一书“滋生”了这么大的事,所以考虑不要拍电影了。
. @' [  U! f5 a( [6 n5 |5 r+ }( o+ F2 Q* q
周扬又约李建彤谈话。这次谈话,请中宣部的秘书长童大林参加,我作记录。这次见面,他们三人的面孔是冷冷的,非常严肃,李建彤皱着眉头。他们坐定后,周扬对李建彤说,你写的《刘志丹》小说出了问题,是反党小说。你没有参加刘志丹时期的斗争,只听别人讲讲就写,写不好的。书中的思想也不是你的。4 }" s5 Z2 Y% Q; ^( v

. P& f! L- ^, X9 ?- s" N3 u1 N在谈到习仲勋和《刘志丹》一书的关系时,李建彤说,她写这部小说完全是自己要写。她写成后,习仲勋说“要写就写好”,并要去了小说提纲。李建彤一再讲她是歌颂革命先烈,她不反党。
3 l/ a- K; W* X( d) W
) b7 H( b2 p) L( V! H9 |) |周扬还说:“刘志丹是可以宣传,历史是客观存在,写高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不是政治问题。”: t5 K5 H7 m. S! n' E. p) w% l
- k1 r1 R& I" n% O1 I1 ?  _
周扬在谈话中还说过,习仲勋很能干,高岗过去也是革命的。
% e4 U, r, j. ^* m8 ~" @2 X7 s- X; X" Q2 G
李建彤申辩说,我写刘志丹是为了宣传毛泽东思想,不是写高岗。有人说是宣传高岗,为高岗树碑立传,我接受不了。" k  b4 `" H5 Q. i
& b1 P0 a$ F: U" `9 {9 u$ A
周扬同志说,你不是西北的,在这方面你没有什么责任。只是对高岗认识不清,才犯错误。
: K) D) Z9 V( ]8 G0 g
) d+ Q5 [: W- p  W: T7 q/ C3 _我理解这次谈话,在当时的情况下,难度是很大的,双方都不情愿。周扬的处境也很困难,他多次赞扬过这部小说。周扬在延安鲁艺担任院长时,李建彤是鲁艺音乐系的,是他的学生。在延安,康生搞“抢救运动”时,就波及过李建彤。当时讨论李的问题时,周扬认为她只是个性强,没有反党言行,使李建彤得到解脱。现在李建彤的小说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又被毛主席亲自点名,因此牵扯了许多高级干部,周扬心里自然会有些为难之处。他不可能认为《刘志丹》是反党小说,所以谈话中,只批评李建彤犯了错误,又情不自禁地说“习仲勋很能干,高岗过去也是革命的”这样的话。作为局外人的我,也觉得他的话语中前后矛盾。0 V% K( R6 D7 Z' T, [# z
) l5 I* z% k% f  m
他们谈话地点是在沙滩中宣部大楼周扬的办公室里。谈完话,他们没有像往常那样握手告别,而是冷冷地分了手。李建彤心情很沉重,那时她不过三十几岁,很年轻,很漂亮,但是脸上却被沉重的负担压老了许多。我送她走到沙滩大街,她要坐电车回去(那时没有小车,也没有出租车,只能坐电车或公共汽车)。我与她边走边说,如长篇不能出版,就改成短篇,一篇篇的发……。李建彤没说什么,她一脸的困惑和苦恼。
6 F" ~5 i* P1 p
) Q% w  x) Z+ q为了查清小说《刘志丹》的问题,专门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由中宣部秘书长童大林负责,副部长张子意也参与此事。专门小组里有几个人对小说内容进行考证,哪个人物是写的谁,哪个情节又是什么,就像后人对《红楼梦》的考证一样,十分仔细。审查结果向中央作了报告。报告中有一句话:“周扬同志在这个问题上也有错误”。调查小组的负责同志在审阅报告时将这句话用笔划去了,周扬看报告时又恢复了。; @, J5 f5 u3 V, J

" ?* Y' I! ^4 w+ y+ V周扬在中央会议上作了自我批评,说不该支持《刘志丹》。在大会结束时,毛主席和与会者见面照相,周扬走到毛主席面前说:“主席,我又犯了错误。”
: r. t/ i8 i7 q5 q$ p' E5 Z8 F6 F' c: j" }, o# |
毛主席说:“这是丰富的经验。”接着又说:“你不知道嘛!”
  _- S5 I, i5 ?5 N$ i1 o* h, B% s) J! ]3 H  X" S0 w+ d& O
毛主席这句话,周扬才放下心来。6 `0 J: n1 B/ V) Y6 o

4 l0 K4 Q" I; c; [1 t/ \6 [  ?不料“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此事又被拿出来进行了批判。小说《刘志丹》及其作者,自然难逃厄运。
% \6 S: T9 K% S5 D1 N- Q  q4 N. }: Y0 s& F7 o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再次见到李建彤,说起当年《刘志丹》的事,感慨颇多。虽然李建彤受到那么多的迫害,但她依旧那么乐观,谈起这事时又是那么平静。谈起周扬与她那次不愉快谈话时,她告诉我:“后来钱瑛大姐告诉我啦,周扬找你谈话,是我们决定的。”言语之间,很理解周扬谈话是奉命而为之。当时钱瑛在中纪委任职。2 N9 T# o: g/ _3 p

: C" @/ H* D% q, _( S5 m4 ?  O  e“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小说《刘志丹》得以重见天日,出版了第一、二卷。至于习仲勋等一大批因《刘志丹》受到批判遭贬的老干部,在1979年恢复了名誉,重新回到了领导岗位。
5 a/ j9 b+ A0 t0 T- h
0 p, u5 u$ I6 X1 t) x5 E                              (摘自:欧阳淞 曲青山主编:《红色往事:党史人物忆党史》,济南出版社)
0 E6 ^5 Y4 x' @6 E: \
8 v* E5 M0 Q8 T$ b7 e! g0 x, I% X/ f; f3 g- ?* H$ F5 t

  l4 Q7 \. R- F9 J' K) E

最新评论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4-11 17:55 , Processed in 0.06063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