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夏明星:电影《红河激浪》遭受“风浪”始末

发布者: reading | 发布时间: 2021-4-3 07:08| 查看数: 58|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0 W0 D6 n* d# C7 Q) ]: e  ]5 ]: u% W" i) f% T
电影《红河激浪》遭受“风浪”始末6 f1 I7 N- @" a; F' R2 f3 v
# y% a8 ]5 x8 m! ?1 w
《党史纵横》2009年 第5期 | 夏明星
4 X% Y" {1 e9 |4 q. H# Q+ _; {$ u( I2 O" m) q1 d$ }$ h

! n& e/ _; Y2 ]& N1963年8月,由刘万仁、程士荣、吴乙编剧,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故事片《红河激浪》制作完成。该片反映的是遵义会议以后,活跃在陇东地区的一支我党领导下的游击队,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粉碎了敌人的“围剿”,建立了革命根据地的故事。片中塑造了赤胆忠心、英勇善战的游击队队长张铁娃的形象。应当说,影片《红河激浪》在政治上是好的,在艺术上也有一定的成就。然而,影片还未上映,一场围绕该片的“风浪”却陡然激起。
5 B' }; c  G+ {! w( _1 {$ _$ q5 I8 O' i" U* S* T
1963年9月间,康生看过《红河激浪》后,马上狂言:“我怀疑这个剧本是不是《刘志丹》小说的变种?是不是也是李建彤写的?”并当即写信追问:“为何要虚构一个姓‘高’的领导人物?”在他看来,剧中高飞虎,既与高岗同姓,又叫飞虎,飞虎者“岗”上之老虎也,高飞虎即高岗,“为高岗翻案”是确定无疑的了。李建彤即小说《刘志丹》的作者。1962年9月,毛泽东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指出:“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会后,康生组织力量批判小说《刘志丹》“为高岗反党集团翻案”。
& ]; K# N: E* g" U8 c& o
: e" }6 ^1 I+ w' |" z5 ~不久,江青在一次会议上,一口气否定了五十多部影片,《红河激浪》名列其中,影片还未上映就被扣压,责令查作者、查导演、查领导、查“背景”。1966年初,《红河激浪》被江青定性为“为反党分子高岗翻案”的“大毒草”。随后,报纸上相继发表整版的批判文章。3 o+ b* Z* z6 a8 d

: C* q* p" `2 C: m. d* I; ^在讨伐《红河激浪》的众多文章中,题为《烧毁高岗反党集团的招魂幡》一文,是《红河激浪》“定性”的文章。该文以“甘肃省革命委员会政治部大批判组、兰州部队战斗文工团革命委员会”的名义,于1968年4月14日发表于《人民日报》。该文上纲上线地写道:“……一小撮高岗集团的余党不甘心失败,为了替其主子翻案,他们变换手法,利用小说、电影继续进行反党活动。反动影片《红河激浪》就是这样的一株大毒草。”文章还给《红河激浪》罗织了三大罪状:一、影片“是高岗反党集团阴谋的继续”;二、影片“竭力美化反党头子高岗”;三、影片“竭力鼓吹‘陕北救中央’的反动谬论”。! [( W! _( q: l6 H7 H- i. A

4 X: W! y/ b, x: o" x$ a《红河激浪》头上的罪名不小,却一条也不能成立。4 h% W$ G5 `( h) V

9 a* I, m2 C" k# z/ k* h实际情况是,《红河激浪》剧本在修改过程中,因为有关制片厂和领导提出时代背景不够清楚,于是领导《红河激浪》创作的有关同志,就从解放初期中央宣传部编发的《党史资料》里找到了《陕甘宁边区简史》,从中摘录了1930年至1937年的西北大事记,摘录时摈弃有关高岗的一切论述,打印为“《红河激浪》历史背景参考资料”。事实上,剧本也没有一个地方是按《陕甘宁边区简史》写的。* U8 C/ c0 O+ j' ~) E5 B# X1 D
# y0 g6 a9 T5 r$ ?  x" y) N
说到“《红河激浪》的‘操纵者’强调要写出‘左’倾的影响,以便形象地体现‘左’倾路线统治时期所造成的惨痛失败”,这一条在文学剧本里是有过的,但因为写得不深刻,在影片拍摄时舍弃了。* Q) z/ i' {) {" V" C' }

/ e! C% ]+ g/ w但是,《烧毁高岗反党集团的招魂幡》一文却极善“联想”:“毒草影片《红河激浪》的炮制者,于1960年第五次修改文学剧本时,特意增加了一段新的内容:由于‘左’倾路线‘蛮干和冒险的结果,断送了革命,葬送了同志’。这个‘增加’是别有用心的。”“所谓反‘左’,实际上就是把反革命的矛头直接指向党的庐山会议,影射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对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彭德怀的批判,替彭贼鸣冤叫屈,妄图为彭贼翻案。1962年在影片摄制过程中,他们怕反‘左’的丑恶目的暴露得太明显了,只好忍痛割‘爱’。但这恰恰是欲盖弥彰,更加暴露了他们在反‘左’的幌子下进行反党的狼子野心。”与此同时,一些自称“我们是陕北历史的见证人”的人发表文章,随声附和。
* E' X/ Y1 \4 x# U0 {2 U) J/ Y$ {' ]
正是在这种颠倒黑白,栽赃陷害的背景下,1969年3月24日,甘肃省革命委员会向中共中央、中央文革提交了关于电影《红河激浪》的调查报告,诬称该片是“反党分子习仲勋和张仲良主谋炮制的一株大毒草”,是一部为“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反党集团”翻案的反党影片。影片作者、导演、作曲者以及支持过影片创作拍摄的许多领导同志被残酷迫害,大肆株连。
/ T& r) }' y* S+ u6 C
8 @4 Y8 l& n; f6 D8 G# n. G1978年9月30日,中共甘肃省委召开大会,为被江青一伙打为“大毒草”的《红河激浪》冤案彻底平反。1979年元旦期间,《红河激浪》在全国范围恢复上映。* D6 F2 U4 C: ^( F

+ w! b! t7 h; A3 Z# i' g
0 o& }/ B- Y& }$ B) |* V2 p) U (摘自《党史纵横》第5期作者 夏明星)
" T: ]7 k- `) X, A6 I  S1 [6 j8 a% u! v1 z

' ^3 L' o3 q5 z3 x+ R! x% @$ j
. _2 R; q& n3 o+ k

最新评论

reading 发表于 7 天前

; L: g; G7 _7 Q! B9 i1 A" A; \批判文章见《人民日报》1968.4.14,4.18
# R! K' \& b6 Z5 c' d! z
3 r, b* V& c+ f- T& P# p# ]& ]
. \8 I* m% H8 d' _8 ~% D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4-11 18:38 , Processed in 0.06021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