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6|回复: 0

孙有政 记周总理一次不寻常的接见

[复制链接]

146

主题

857

帖子

31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17
发表于 2021-4-1 01: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有政* B, k, p6 ?. U

& D$ b( o+ Q, Q1 O  @7 o6 g6 j5 ]0 ^4 i+ {, [. j3 V
“文化大革命”初期,1966年9月的一个晚上,我从位于北京市西安门大街22号的联合接待室(全称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秘书厅文化革命联合接待室”)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疲惫地回到家里。吃过晚饭,本想早点休息,忽然接到机关值班室的电话,让我马上去中南海西花厅开会,车已从办公楼开出来了。西花厅,那不是周总理办公和居住的地方吗?怎么会让我去开会呢?值班员说是国务院秘书厅的通知,别的不清楚。于是,我急忙下楼等车。车开到中南海西门,警卫问了姓名、单位,看了证件,对了一下手中的名单就让进去了。到西花厅门口后,有工作人员领我到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十几个人。这时我才知道,总理要接见我们联合接待室的工作人员。
6 |. @. d9 S  E9 A" w
' L+ j! g3 u4 ?; ~# W* n5 `" _6 Z参加会议的,都是“文革”开始后从国务院各部委办机关临时抽调来的干部。入座后,每个人都填写了登记表,填上姓名、年龄、单位、职务、住址、电话。我是1966年6月从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被临时抽调到接待室的,开始当接谈员,后来当联络组组长……
  u7 y8 R7 o# s
, F' Y# [( q! }8 p+ z总理进来了,他看了看与会的同志,打了个招呼,然后坐下,像往常一样拿起了登记表,一个一个地询问。当念到我的名字时,我站了起来,总理说:“你坐下,你是国防工办的,干什么工作?”我说:“当参谋,管电子工业的。”他又问:“你家是哪里的?”我答道:“山西洪洞。”总理笑出了声,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会议厅的气氛顿时活跃了。大家都知道,总理是想起了“洪洞县里没好人”这句台词。但总理并没有重复这句话,他笑了笑后,接着说:“没关系,不过是剧中的一句台词,经过戏剧改革,这句话就不会有了,年轻人也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句人人皆知的台词而已,可是敬爱的总理却说了这么一番感人的话,充分体现了他体贴人、关怀人、尊重人的一贯作风。我当时十分激动,觉得总理的话是说给全体洪洞人的。# T% {5 z0 A0 h. a$ K

4 j9 x  g0 M/ i简短的询问过后,会议正式开始。当时红卫兵运动热火朝天,出现了许多状况,有乱揪乱斗的,有打人抄家的,有毁坏文物的,都说是“革命行动”。我们在接待工作中遇到许多问题,想听总理的指示,可总理却和大家聊起天来。他说:“最近兰州来了一些人,要抓一个‘现行反革命,据说这人躲在你们接待室里,你们说怎么办?交给来抓他的人,那他可受不了;派人护送或让他自己回去,恐怕不行;在你们接待室也不安全。”接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出主意,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好办法。有同志提出搞个大笼子,把他装进去,送上火车,讓人能看到他但不会伤害他。总理笑了笑,也没做结论。1 G; z1 T; @! K+ \  p: G( i3 D! e
5 I4 w/ m& ?# \1 \9 L' W# d
总理接着说:“红卫兵提的问题,不能简单化,你们说了,他们也不会听。比如他们提出:接受毛主席检阅的红卫兵队伍,不应当从东往西,应当从西往东。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我们的队伍应当向着太阳、向着光明,去接受伟大领袖检阅,而不能背着太阳走。”总理说:“我告诉他们,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我们的队伍从太阳升起的地方出发,按照毛主席指引的方向前进,这不是很好吗?可他们还要说他们的意见对。不过,我们也不能按他们的意见办。”总理又说:“一些红卫兵提出:要改交通规则,红灯亮了应该前进,绿灯亮了应该停。他们说:红色象征着革命,革命怎能停下来呢?”总理说:“我问了一下我的司机,他说不能改,红灯光线强,司机看得清,会及时减速停车。绿灯光线暗些,天气能见度差时,就会看不清楚。如果改成红灯行、绿灯停,看到了远处的红灯,却看不清近处的绿灯,车继续开就会出交通事故,我觉得这有道理……”3 j9 I  Q# U' h4 F- p  E

" h# e% D, ?" s: z5 S% r7 y就这样,总理与我们围绕一个个具体问题聊着。其间服务员拿来一些义利食品厂生产的饼干,分给每人一小包,总理面前也是一小包,大家喝着白开水(当时开会是不提供茶水的)、吃着饼干,算是美味的夜宵了。会议开到深夜,我们忘记了一天的疲劳,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西花厅。我去开会时带了笔记本和一支笔,可回来后笔记本上一个字也没有。但是,总理的话、总理的音容笑貌,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 l# M3 g" h: r  n: Y5 f; v; L: S! P
. q3 Q2 m- f' q- q4 M“文革”初期,我曾受接待室委派,旁听过总理主持接见各地各部门代表的一些会议。相比之下,这次会议很不一样。首先,这次会议被安排在西花厅,而那些会议多半是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其次,这次会议没有中央文革小组的人参加。再次,总理在这次会议上谈笑风生,会议气氛轻松活跃。此外,这次我是被通知参加会议,而那些会议、接见,我都是旁听者。4 i  W" _+ n1 S9 ~! e
8 l4 f! S- j1 E: ]1 f5 H  K
当时,对于这次会议,我只是深深感受到总理对我们的关怀,并没有理解其意义。后来,中央办公厅的一位同志向我透露了一个情况:在总理接见我们之前,江青在一次会上点了总理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许明的名,说她是“西纠”(一个名为“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的红卫兵组织)的后台。我想,这可能是总理召开这次会议的原因之一。
8 j: v6 t" K; k9 a
! z$ o5 B' P" F$ d; W2 c; @+ R联合接待室,人们常称其为中央接待站,它是周总理决定从国务院各部委办机关抽调一些干部组成的,由许明负责,以国务院秘书厅为主管理,中央办公厅也有人参加,地点设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大院。江青点许明的名,实际上是指向总理,当然也与接待室有关。在这种情况下,总理为什么召开这样一个会,就不难理解了。' O* L4 _  B! o& C) B7 N8 ?

8 R1 J. g; g: l2 V' @0 ^% s可是,在这个会上,总理没有讲一句批评接待室的话,没有讲许明有什么错,也没有对接待工作提出要求,而是平易近人地和大家交谈,实际上肯定了接待室的工作,表明了对接待工作的理解和关怀。这充分展现了总理的领导艺术——既对付了江青,又保护了许明,还支持了接待室的工作。
/ V, c  h3 M5 ]" s! t( [
8 {9 [- L) W$ Y- C7 E这次不寻常的接见令我永久难忘。
$ L/ p$ p% ]2 v# U( U
: l  S5 H2 [7 v: n# `& q( v4 ~$ U$ T- c  b6 g- y) E0 n* ?6 k
百年潮,2017,(第11期).
& q' p/ }3 P0 ?( 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19 22:55 , Processed in 0.09112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