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5|回复: 0

胡国城(河滨宁康) 在北京的日子里

[复制链接]

146

主题

857

帖子

31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17
发表于 2021-3-22 18: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深入裙中 于 2021-3-22 19:50 编辑 / O! s' ?7 z! O

/ f: G4 w2 \# A$ b: d/ M在北京的日子里 从长丰县回校以后,外语系指定由我负责办理离校事宜。我东跑西颠,两天内办完了所有离校手续。离开安大前一天,我们7位同学专程去专家楼拜望了系主任杨醒夫。他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你们是经过严格挑选去北京的,你们要珍惜这份机遇。去北京后,要坚定服务于外交事业的信念,努力学好法语,与兄弟省、市大学的同学们搞好团结……”杨主任的一席话语我们都铭记在心上。7 Y. P: p8 N4 ]

. x3 H9 _7 @* L9 T7 Q 1965年9月26日下午,我们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安徽大学,乘上合肥——北京的火车,列车载着我们风驰电掣般地前行,经过一夜的颠簸,于27日凌晨到达北京站。接着,我们坐出租汽车前往位于马神庙的全国总工会干部学校,因为外训班就设在那所学校里。当小车路过天安门广场时,我请司机放慢了车速。我透过车窗,只见雄伟的天安门城楼装扮一新,大红灯笼高高挂,鲜艳红旗迎风飘,城楼正面的枣红色的墙壁上悬挂着巨幅毛主席画像,画像前的金水桥汉白玉栏杆在朝霞的沐浴下熠熠闪光。金水桥两边挺立的华表英姿勃勃。此刻,我兴奋不已,思绪万千。到达外训班办好入学手续后,我们进入了宿舍楼,宿舍楼有三层,掩映在绿树丛中。两个人一个房间,房间里的设施一应俱全,房间不远处有盥洗室和卫生间。在这里读书,免交学杂费和书本费,每人每月发18元补助费。这比起大学阔气多了。
9 W, _  N' _5 ]. v! `- _8 _; U+ _$ V! z% Q8 ~, [: w4 {4 {  B
第二天,学校就组织我们进行队列训练。10月1日那天,天刚蒙蒙亮我们手执艳丽绢花,驱车来到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集合待命。我们属于中直机关方阵。上午10点钟游行正式开始,天安门广场成了欢乐的海洋。大概12点钟,我们中直机关游行队伍经过金水桥旁,我尽情地瞻仰着天安门城楼,看到了城楼上站立着的毛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陈云、林彪和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频频地向游行队伍挥手致意。游行队伍不停地高呼着口号,“毛主席万岁!万万岁!”那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平生第一次参加北京国庆游行,亲眼见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又目睹了波澜壮阔的游行场面,那幸福之情实在是难于言表。晚上,我们又来到天安门广场参加国庆联欢。广场上灯火通明,如同白昼。伴随着《我们走在大路上》、《社员都是向阳花》和《学习大寨赶大寨》等明快悦耳的乐曲,我们跳起了欢乐的舞蹈。大约9点钟,广场上绽放着五颜六色的礼花,那图案千姿百态,或点点繁星,或条条麦穗,或朵朵梅花,或尾尾金鱼……直到午夜时分,我们才从天安门广场动身返回学校。因为心情激动,久久不能入睡。 7 O' e# f! \7 H2 l  l# U* f
7 ~0 }$ a( Q. ]: Z, E+ z, x. t
国庆一过,法语班43位同学分成两个小班上课,我分在甲班。43位学员分别为中联部、全国总工会、高教部、中央编译局四个单位培养的,由中联部牵头举办。我与同去的汤德时日后的工作单位将是中联部第八处。学校为了增强同学们的外交意识,特地安排我们去首都机场迎接外宾,去人民大会堂参加大会,这让我们大开眼界,大长见识。 我们法语班的老师除编译局派来的王老师和唐老师外,还从法国聘请了克劳德·儒尔盖夫妇。那时外教的工资每人每月450元,这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他俩不懂中文,但懂得一点俄语,有时遇到不懂的问题,除唐、王老师翻译外,我们就用俄语进行交流。 5 z$ P4 `0 b8 t

: y: n) s; i7 l$ G4 ^五年课程三年上完,学习任务之繁重可想而知。每天都有大量作业,每天都有考试,压得我们都有些喘不过气来。正当我们学得有滋有味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许多大学都停课闹革命,我们学校也不例外。 9 S6 A' q( E$ f  U
; ], ^& A! d% u
1966年5月中旬,全校师生前往北京郊区收割麦子,克劳德·儒尔盖也随队前往。在劳动中我们与外教经常用学过的法语进行交谈。有一次,他竟发问道:“你们说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那他还能照到我们法国吗?”一句话问得我们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0 [4 k9 g" `2 S8 L  i( ?6 X6 k' g1 ^2 [% O' m( \
毛主席《我的一张大字报》发表后,点燃了文化大革命的烈火。北京是发源地,许多高校和中学校园内出现了红卫兵揪斗校长和老师的现象,挂牌、游街、戴高帽的,比比皆是,让人看了有些触目惊心。我们学校还是比较斯文的,没有出现任何过火的行为。 1966年8月18日,毛主席第一次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我作为法语班革命领导小组成员,也和其他几位同学被派往天安门广场参加接见大会。我在金水桥旁亲眼目睹了北师大附中红卫兵宋要武给毛主席戴上红卫兵袖章的场景,它预示着毛主席是支持红卫兵的,这让一些高层领导百思不得其解。
7 h, Z+ z9 m. w' y* D& V# s4 g
$ X" h5 g- k* y" f6 D1 }8月下旬,我和另外几名同学被抽调到第二届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办公室,前往陶然亭宾馆(接待外宾宾馆)集中受训。我们的任务是担任中国青年陪同,应该说是一项光荣而神圣的使命。大连日语专科学校的部分学生被抽调担任翻译工作,也在陶然亭宾馆接受培训。北京部分中学也抽调了十几位红卫兵参加活动。他们中有一位女同学叫陈姗姗,是陈毅副总理的小女儿,给人印象比较深刻。她身穿一套黄军装,腰间扎一根皮带,一头短发,虎里虎气。就是她带头反掉了原先宾馆里的美味佳肴,改成餐餐吃窝窝头和咸榨菜,她一餐能吃4个窝窝头,而我们南方人光吃窝窝头不行,只好自己掏钱到街上买饭吃。又是她带头反对睡钢丝床,一律换成木板床,这对我们妨碍不大,但对宾馆却损失不小。 : x0 E# f' @; P/ u& t
$ G* V$ B$ m3 i) v: o" d
培训期间,我们有幸聆听了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同志的精彩报告。9月15日毛主席第三次接见红卫兵,我们很荣幸地登上了天安门城楼东侧的观礼台第三区。当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挥手向全国各地来的红卫兵致意时,广场上一百多万红卫兵整齐地挥动着手中的毛主席语录,仿佛一片红色的海洋,那欢呼声铺天盖地,震耳欲聋。 4 P5 z' j# _; [" i  e

% ^1 s* H3 ?- S+ @由于日本的右翼势力的破坏,致使第二届中日青年大联欢活动夭折了,我们受训的学生和干部都各自回到了学校和单位。
- h( W" A. z5 m2 Y5 J, X5 f1 w% Z& `- Q
文化大革命所产生的派系斗争,也影响到我们学校。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康生分管中联部的文化大革命工作,而我们学校却一派反康生,一派保康生,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1968年4月8日,我们这一派在厂矿干校(外训班后来的校址)开会,声讨康生罪行,我被推选在会上作了发言。这被另一派称作是一次黑会,给我们扣上了反对无产阶级司令部的罪名,并且整理了黑材料放入了我们的档案里,让我们终生受害。幸亏康生在粉碎“四人帮”后被打倒了,否则对我们将后患无穷。中联部于1979年来函,要求我工作的单位(青阳县文教局)将档案中的一切不实之词推翻掉,将所有黑材料予以销毁,给了我政治上的第二次生命。我从心底感激党中央的英明和正确。 , C8 a/ I# b0 ~& Z/ k9 W9 Q

5 j- T3 o( i8 R$ U到了1967年8月,全国文化大革命越演越烈,各地的派系斗争发展到武斗,北京也不例外。清华大学的武斗闹得不可收拾。为了在清华就读的陈济民同学的安全,我向学校借了一辆三轮车,从厂矿干校骑到清华园,把陈济民接到我们学校,他在我们这个不会发生武斗的“避风港”里呆了半个月。待清华武斗平息后,我又将他送了回去。 由于全国各地涌向北京的红卫兵与群众不计其数,全国交通运输面临瘫痪,北京的接待工作不断告急,国民经济快到崩溃的边缘。在这种形势下,周总理果断决策,号召全国红卫兵进行徒步串联,我们响应号召,于1966年11月下旬离开北京,踏上去井冈山的征程。 步行串联回到北京后,同学们对派系斗争不感兴趣,大部分同学都乐于逍遥。转眼间到了1968年8月,中央号召大学生到解放军农场劳动锻炼,我们学校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牛田洋农场。我心里揣测,这次离开北京怕是难以回来了,就买了张月票,花了一个星期,将北京市逛了个遍。最后在天安门广场以天安门城楼、金水桥、人民大会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作背景,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镜头,可惜那些心爱的照片也被“七·二八”肆虐的台风和洪水卷走了,给我留下无尽的追思。$ D; y  g0 k, j- q0 ^
+ e' @$ \8 s" Q, u  a
http://www.ahqy.cn/thread-829839-1-2.html
) i' G- t, o0 ?4 P# A: Q4 j$ D; [4 k/ J2 ?: c# S, g1 u- Q  y% w8 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19 23:05 , Processed in 0.29572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