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6|回复: 1

董进进 董启强将军的故事3(文化大革命时期)

[复制链接]

146

主题

857

帖子

31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17
发表于 2021-3-14 18: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时期刚结束的父亲站在家门口。现在这个家已经没了,当年的将军楼全拆了。现在变成新领导们的楼房。
: k/ p4 E& c9 y4 S8 W/ L$ H, }$ v; w
董启强将军的故事3(文化大革命时期)/ [2 s3 k8 R3 \4 c# P

  v8 g2 E8 p+ V3 k- R# j       文化大革命初期,我是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我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怎麽回事儿,也不知道这会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母和自己带来什么灾难。我只是感到新奇,好玩,革命的热血沸腾,头脑被造反派的气流冲昏,脚步跟着造反派的节拍移动,被这股洪流推着不能自己,思想,行为,语言各个方面都变得不可思议。: s' n; o! \& j: Z5 d
       当我父亲被七机部二院造反派关到牛棚时,有一天我去看他,在一间黑暗的小屋子里,父亲低着头坐在那里沉思,造反派在傍边监视,我兴冲冲的在父亲面前大讲造反有理,唱造反歌,跳造反舞,父亲什么也没说,惊奇的看着我。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感到自己不懂事,像“群魔乱舞”中的一个怪物。0 G% r2 p- u1 b1 i
5 |9 ~0 ^) j9 S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进一步深入,我渐渐感到风头不对,这造反派的矛头主要都是指向那些“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革命老干部。我父亲因为多次被造反派逼着戴高帽,游街,弯腰,他的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又犯了,痛得不能走路,但是造反派还是逼着他去参加批斗会,我只好用自行车推着爸爸在造反派的押送下去院里参加批斗。沿途,许多人看着我们,有的表示同情,但不敢说什么,到了院办公区的大门,哨兵仍然恭敬的立正向父亲,向他们的老首长行军礼,这让我很感动。因为我是学生,没有通行证不能进去,只好待在院外等着。只听到大喇叭播放着批斗会的现场实况,造反派一一数落着父亲的罪行,不时传来“打倒走资派”“打倒反革命”的口号声。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扑扑落下……。) c" m" O8 a2 y! H% X6 k

, u0 S, |  `9 w3 z& D2 [     父亲被批斗了几次后放回家里住,有一天傍晚,我妹妹和父亲在院礼堂周围散步。突然见她哭着跑回来泣不成声的大喊着爸爸被人抓走了。她说,当他们走到第一幼儿园的时候,一辆小汽车停在了他们身边,下来几个人就把父亲推进汽车里,妹妹也钻进汽车决心和父亲一起走,尽管妹妹狠咬了他们的手臂,不要下车,但是他们几个人硬是把妹妹拖下了车。她追了几下,但是汽车屁股后一冒烟,转眼就无影无踪了,无奈只好回来通报情况。
% v# N% y$ b/ o8 W5 U) ^2 [
# y' {1 C& E. m, V, ~' R      我们家6个女孩子,一个男孩,弟弟还小,大姐在文革初期就被逼疯。二姐因父亲问题航空学院毕业后不能留在北京,被分配到洛阳拖拉机厂工作,我算在家的最大的一个,那时18岁,我和妈妈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这一夜好长呀,翻来覆去总睡不着。妈妈一夜没有合眼,连夜给国防科委军管小组领导粟裕将军写信,边写边掉泪,纸都被泪水淋湿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妈妈流泪,心痛得像刀割一样。第二天我立马把信交给谭联娜(空军副司令谭家树的女儿)她是我们班的同学。请她转交给粟裕的女儿,她也是师大女附中的学生,但是我们不是一个班的。结果会怎样谁也不知道。没有别的招了,只好闯闯了。大约傍晚时分,我们家的司机送来一张纸条,他说是造反派逼着他把爸爸送往天津,然后用火车押送到上海七机部二院的一个工厂去批斗。之后又接到从上海航天局的一封信,是刘建章的儿子刘润生写来的,告诉我们他在上海批斗会现场看到了董启强。这下知道了爸爸的具体去向,妈妈急得团团转,我自告奋勇要求到上海去找爸爸.我虽然长这么大也没有自己外出过(那时大串联还没有开始)妈妈也很担心,但是为了探听父亲的情况也只好同意了.为了让妈妈放心,我只好和大姑姑的儿子董白岗一块儿坐火车踏上前往上海的路途。时值夏天,天气异常闷热,在上海我们住到大姑的朋友宁家,第一眼就看到他们家的男孩都打着赤膊,他们的房子不是很大,4个兄弟一个妹妹,很拥挤。但是他们很热情地接待了我,没有嫌弃我是黑帮子女。我和他的小女儿挤在一张床上。董白岗住了一晚就离开了上海。我费尽千辛万苦,在父母老战友铁道部副部长刘建章的儿子刘润生的帮助下,终于见到了关在牛棚的父亲。我带了面包,香肠给父亲吃,父亲消瘦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的神情,他没有告诉我他受到的各种残酷折磨,后来我知道,打耳光,跪煤渣,为了侮辱他,是在造反派们沿途鞭打下爬进批斗会场的。父亲的一个耳朵被打聋,另一个也被打坏。为了更狠的打击父亲还让人们看不出来,他们用沾湿的马粪纸,抽打父亲,让父亲痛得钻心。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有着特殊素质的工人们,在社会的扭曲下也已经变得人兽不如,成了迫害他人的恶魔。后来听说,是北京的造反派让上海的造反派把我父亲打死不用送回北京了。达到他们篡党夺权的目的。
! j6 b' l" q& E1 Q- n1 n4 ^
- K% `3 Y% k$ `" A. p3 F$ _  d       即使在这么困难的时期,也是有很多主持正义,同情父亲遭遇的人。他们暗地里安慰我,帮助我。第二天我又去看我的父亲,但是父亲被转移了,我到工厂打听,最后几个老工人偷偷告诉了我。当我突然出现在父亲面前时,父亲非常吃惊。我们谈了一会心,父亲让我转告母亲不要担心,要相信党,相信群众,虽然我点头同意,但是心里很是想不通,觉得父亲这种时候了,被整得这么惨,还是那么忠诚。当我第三次兴冲冲的去看父亲时,造反派又把父亲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在刘润生的帮助下,千方百计终于第三次见到了父亲,父亲看起来更加虚弱,疲惫不堪,父亲告诉我粟裕将军已下指示,命令立即用飞机将他活着送回北京。父亲让我先回北京,不要担心,回去报告这个好消息给母亲。我心里的一个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心里高呼毛主席万岁!(还要特别感谢粟裕将军,在文革中始终坚持站在正确的一方,不跟波逐流,不畏惧造反派、四人帮的压力)回到家里告诉母亲,爸爸很快会回来。妈妈紧皱的双眉终于舒展开了。不久父亲回到了北京。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今后还会有什么事继续发生。我们全家,尤其是父亲要继续坚强的面对。之后1972年父亲被解放,从牛棚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向关押他的人说,你们那里是无产阶级专政,是不折不扣的封建的资产阶级专政,最清楚的表达了他的立场和看法。即使在牛棚里他也和其他人不一样,当造反派让他清扫厕所时,他坚决不干。由于他始终作斗争,所以父亲是被打最多的和最重的。最后连那些打他的造反派都不由得佩服起他来,说他骨头最硬,谁也比不了。1973年1月父亲出来工作,任二院党的核心组长。他积极扭转被破坏的科研形势,解放各级被罢官的干部,拒绝了造反派的入阁(根据聂荣臻和毛主席的部署),恢复科研形势,被造反派恨之入骨,二月逆流后编造出一个反党俱乐部,父亲再度被打倒,关进牛棚,1975年邓小平主持工作,父亲又被放出来,9.13事件后,他们又诬陷父亲批林批恐不积极,当时父亲得了梅尼尔综合征,天旋地转,他们还强迫父亲参加京西宾馆的会议,父亲只能在休息时到外面的长凳上躺下休息。就是借着这件事(实为没有让造反派头目进入领导班子),1976年父亲在王洪文,江青,李先念(jjee1950注:早期是商人)纪登奎(jjee1950注:文革初期也被批斗百多次,对揪其他老干部决不手软,这次会议说的话,上纲上线,比江青,王洪文还狠)在中南海接见的批判会议上作为复辟的走资派的典型,给定了性,下发红头文件到全国。一场再次揪走资派的运动又兴起。(王洪文散布了一系列的再揪“走资派”的言论:6 a2 x% \# q) Z% P5 m0 e8 M5 S
* W+ M- s0 w# Z3 X0 H  E. r
“现在到处有走资派。走资派就是复辟派。这些人,也就是民主革命时期的那些民主派!民主派=走资派=复辟派!”
4 \; Z& ?4 R; Q; [/ j0 ?& B“现在的革命对象,就是旧社会里吃过糠,抗日战争负过伤,解放战争扛过枪,抗美援朝渡过江的民主派。现在要打倒的,就是爬雪山、过草地的走资派,戴红领章红帽徽的走资派,就是勤勤恳恳、清清白白,不是叛徒特务,不搞贪污腐化的走资派!”% T" e  L# k, C: o
一九七六年五月二日,王洪文在跟祝家耀谈到天安门事件时说道:
3 u7 P# w  i* ^. Q! e“天安门事件是走资派挑起来的,走资派是主要危险。”: J) T0 ^, {9 M3 h, W6 k$ D) P
五月三日,他在接见国防科委、七机部负责人时又说:& {" ~+ b' N8 S% i3 q9 ^9 c
“要通过这次把运动深入搞透。现在抓的是表面的,要把幕后策划者、深的搞出来。主席讲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比较难的是在党内,领导层要追下去,千万不要手软,揪出一个拿来教育群众。  a4 s. x0 G2 A
“不要手软,该抓就抓,该批就批,该斗就斗。”
/ Q' d# k+ \- q+ Y  G+ @7 @4 z  p“要趁这个机会打翻身仗。”
8 |6 t) T/ H- V$ c/ C六月二十三日,王洪文又对七机部负责人说:
3 s& X: `, t' N' R6 S“要抓大官,抓上线。”! |7 u+ m4 F4 v1 e5 g+ c( |9 X
于是,七机部党的核心小组成员舒龙山(部造反派领导)、党的核心小组列席成员叶正光(二院造反派领导,叶挺儿子)、党的核心小组成员兼副部长曹光琳(部造反派领导)在与王洪文密谈后,便向下“吹风”。& t/ u+ i) g6 _7 R  [
舒龙山说:
. u( {+ b5 l; @8 q“党内资产阶级在党内形成一股政治势力,从广度上不是一个人,是一批人。”  ?+ H5 C3 k3 }
“从深度上来看,从中央到地方,从幕前到幕后。”
* Q  M, V+ }# w0 s) ~“在领导权问题上不要避嫌,等了十年了,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等了。”
& \. T+ h0 ^( D- `+ C" ]3 r" U  叶振光说:
* c1 z7 P/ e2 b8 e* b7 ]“从中央到地方,有一根又粗又长的黑线。”$ x% Y9 O& D# M+ G3 Z
曹光琳说:; G+ r6 p( u" ?! L3 S
“一天也不能等了。要先解决司令部的问题,不要犯历史性的错误。”1 ^9 s& A; k7 v/ I1 W# C
王洪文传。-------摘自网络)/ x) _* \: t" @1 c
       直到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父亲才被放出来,在文革中,父亲是国内“三进宫”的老干部。关押长达8年之久。1978年得到初步平反,1979年9月23日父亲彻底平反的文件才批下来。1980年5月27日中共北京市委员会和中共七机部党组又下发了“关于为七机部第二研究院”复辟资本主义俱乐部“假案彻底平反的决定。1981年2月28日又作出“关于董启强同志家庭历史问题的审查意见”将原来文革中的二院领导和群众组织诬陷的所有历史问题澄清,还历史本来面目。父亲才得到彻底解放。3 w1 @: r! I, o* E# P$ O2 s& Z
: s# }( `; ^2 w. J6 n3 K" e( Q  }
      文革结束后。几次见到父亲做恶梦,都是他被造反派挨打的情景,他大声的吼叫,抗争,搏斗,拍的床咚咚作响,就是他在84岁得了肺癌做手术出来时,当他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被绑架了,他大声疾呼,反抗着,几个医生,护士,战士都摁不住他,所有的人向他解释没有被绑架,他都不相信,直到301医院的副院长来了向他打保票,父亲才相信平静下来。可见文革给父亲留下了最深的创伤。我们的父亲不管是在战场上负伤(头部,胸部,腕部),还是在冀南反扫荡的艰苦岁月里,在挺进大别山的挨饿的最艰难的时期,在十年文革中,他都坚持斗争,坚持原则,克服一切困难,始终前进在正确路线上。这就是我们坚强的非凡的将军父亲。* O% c% r# u/ `0 Z$ J7 u

# x8 \) P: s5 P: }https://bbs.wenxuecity.com/wenge/4282.html9 i3 W( o6 @( b$ E9 {

1 \9 t& n7 S. O7 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0

帖子

5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3
发表于 2021-3-28 17: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令人深思的好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19 23:29 , Processed in 0.08682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