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0|回复: 0

张林:我曾是“四清”工作队队员

[复制链接]

345

主题

3238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201
发表于 2021-3-10 00: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P: ?4 d! Q( v$ i/ w
0 m. P. I; g9 a2 {2 S/ v* N2 Q$ l6 G我曾是“四清”工作队队员! n. @3 {2 z' r+ C

" v; X' {* K! h# A8 L作者: 张林
& q0 ^& Y+ e8 Y, v( H+ S! A
( ^, ~( I1 s  Z/ J
0 O. {7 g4 i* L) e/ `# m近日整理旧物,发现几张1964年我们“四清”工作小队在驻村外的集体照,引起我对这段历史的回忆。8 K. N& K- |- a2 E0 X9 F

. S  s# U! T" Z; r1963年秋,我校决定我和二十多位教师去掖县农村劳动,当时我在山东工学院任教已近八年,历经“反右”、“大跃进”以及三年困难时期的磨练,对短期劳动改造已习以为常。谁知正当我们在农村劳动时,“四清”运动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领导决定我们二十多人开赴海阳县,转为四清工作队队员,在农村再干一年,再改造一年。
5 D: T$ s5 P% V) k
% G7 A$ @8 S' L3 }+ S: J; p我所在的四清工作小队进驻海阳县台上村,该村有二百多户人家,一千多人口。工作小队队员约四十名(后增至近五十名),小队长是省文化局、省文联的负责人,几名老处长任副小队长,队员以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局、省文联、省话剧团、省图书馆、山东医学院、山东工学院的人员为主,还有一些泰安地区的干部。我被列为正式队员。我校二十多人中有几名因出身不好等原因,不能列为正式队员,只是随队工作。
' {/ S1 V3 j# r' W) A; D0 y4 c, c3 S( u
进村后首先安排生活,队员们必须住在生活最困难的社员家里,以落实“访贫问苦、扎根串连”和“三同”(即与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方针。我住的这家只有两口人(近六十岁的大爷和他十多岁的儿子)。进村后的第一项工作是宣布一切权力归工作队,从村支书、村长直到小队会计和保管,一律靠边站;同时号召全体贫下中农勇敢地向工作队揭发、检举村里特别是干部们的四不清问题。没过多久,小队领导即召集部分队员宣布:根据贫下中农的举报,本村四不清问题相当严重,其中之一是:大队保管有多吃多占、贪污等问题。并马上置起审案子的长桌,架上马灯,民兵屋外站岗,由工作队领导进行夜审。1 U) n9 X# P3 A- Q( Q
4 h; `7 B: t/ M0 [0 ?
该保管不承认有贪污等问题,激怒了领导们,于是声色俱厉,拍桌子打板凳,以至把马灯震落地下。如此审问良久,却一无所获,该保管第二天就上吊死了。小队长向队员们宣布:某某畏罪自杀。
! r5 D2 B( K& s6 @' B' J" n0 ~
) c) F$ O( d: F# X' I+ [3 I接着,小队领导又召集我们一些队员,宣布某某有严重历史问题,决定今晚行动。小队领导对其进行审问,民兵负责警戒,其余队员去他家搜查,看看有无枪支弹药等违禁之物。此人家中房屋不大,陈设简单,加上工作队员人多,时间不长,便把屋里屋外翻了个底朝天。有人建议:看看是否有地窑、地洞、暗墙等秘藏之处,于是再四下仔细搜查,仍一无所获。审问结果也同样如此。队领导宣布将其单独关起来,由民兵看管。日子长了,这成了一件麻烦事,决定将他送县里关押。
. s. E9 }" b2 G
. j# k! @% [% ^& V9 L# x/ l当时县里的正规监狱、看守所早已人满为患,只得把他关在新增设的临时拘留所里。这段时间,不断有某村某干部自杀的消息流传,社员赶集见面必问的话是:“你村死了几个?”一时人心惶惶。上级发来的文件,证明传闻基本真实,文件要求立即停止过激行动,尽快释放被关押的干部和社员,一些工作队负责人还很不以为然,一拖再拖,我村被关的社员,直到年关将至才被放回家。
5 B* G" x! |- U- u. Y
, Q( O0 R: ]9 F$ d5 m大多数工作队员,天天和社员们生活劳动在一起,日子长了,我们这些久居城市的人,开始对农村有了些了解。
- q( L1 k# [8 M) _
1 N( [: W" O' n2 l& a1 ]* ]绝大多数社员,常年累月吃的是地瓜和少量玉米饼子,副食是单打一的咸萝卜条,油水全无;只在农忙、过年节时才能吃点豆子、小麦和小鱼小虾之类。海阳不出煤,燃料很紧缺。孩子们每天清晨背着篓子拿着耙子去搂树叶等可燃之物,我也和房东孩子一起去搂过。遗憾的是村周围树木不多,杯水车薪而已。鲜地瓜吃完了吃地瓜干,锅里水一开就停火,我多年牙不好,蒸出来的瓜干难嚼难咽。
$ ^5 g- N9 g' b6 L% [: ~" j- c( W+ o5 z- t
工作队员们改善伙食的唯一机会,是去县里开大会。在县里吃午饭,白馒头加上油水颇足的蔬菜,然而这种机会太少了。后期,小队领导把原单位的大厨调来为队员们单独开伙,虽是家常饭菜,队员们个个吃得乐不可支,有滋有味。工作队坚持的“三同”也跟着变味了。社员们的穿着简单破旧,下地、在家都是一身,晚上开社员大会,社员们在下面捉虱子是常见的事。工作队员们回家过年,留我们五名队员驻村值班,我看到小孩和姑娘们穿得比平时好一点,大多数社员还是老一套。
% M- b3 v0 B5 f/ f' C! E
5 w, D( j: H! L7 O# i. e台上村很少大片田地,多小山包,缺水缺肥,耕作种植技术原始,靠天吃饭。一年间,很少见到诸如种子、肥料、农具以及水利、农田基建等方面的人员来村为生产和社员服务。我所在的小队的收入分配是队会计和我共同完成的,印象较深的是:一、产量低,极少副业收入,人口多,因而社员平均收入很低。壮劳力干一天挣的工分仅合一毛多钱;二,采用“人七劳三”的分配方案,即小队总净收入的70%按全队人口均分,其余30%才按劳动的数量和质量即工分来分配。
  R0 ^' Z' o6 {0 N5 n7 ~% m: w5 h8 x2 k3 W3 E/ s6 b) m
社员中半文盲、文盲的不少,尤其是妇女。村里有一所小学,有没有卫生院记不清了,我在村里没见到过大夫、护士的身影。不要说平时,春节期间村里也很少有唱戏、放电影等文化娱乐活动,年青人为听戏看电影要跑很远的路。工作队也组织过一次文艺表演与社员们联欢,聊胜于无。除夕夜我们在村里巡逻时,看见家家门口设有香炉蜡烛、牌位供品,烧钱化纸的余烬历历在目。社员们趁春节工作队不在时,悄悄地向上天、向老祖宗们祈求生活的安宁和富足。
0 _% a7 C) m' b3 ~
) W, a9 P7 `  k, u! f7 S规定的期限到了,工作队圆满收场,队员们返回各自的单位,但“四清”运动并未结束,回校后领导给我的任务是:接着参加下期在诸城农村的“四清”运动,再干一年,再改造一年。/ F* D4 X4 g! {( n3 z4 r) a% y8 ^- p
3 X# |- [) A1 w! K

7 [8 T6 c& t8 J6 O0 A来源: 老照片
# n# P" ?) K( ~
) B$ c. k; N$ I4 w
9 H2 l: ^) S/ e3 a' z% f; {2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 ... 98%9F%E5%91%98.html! t' T0 E4 G8 t2 H, l

+ ]! d# Z' _' |# z2 R! G- X#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5 13:08 , Processed in 0.10306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