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5|回复: 0

蒋星煜:海瑞魏征和我的冤案

[复制链接]

345

主题

3238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207
发表于 2021-3-9 23: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 T* @6 [' O0 D$ w; o/ z3 o

8 r% B0 l3 `1 j8 z, B% V6 I! f海瑞魏征和我的冤案
+ t0 U2 k: r7 v! ?' v4 Y) x. M. S4 z5 i, B  J, u
蒋星煜; `  X& X" b2 w: W
* v) j* A3 e8 y- r
  那是1959年的事情。据说当时毛泽东主席提出,要大家学习明代# ~9 l# J2 N( h# C! X8 Y% d
清官海瑞的刚正不阿的精神,而且把这种精神形象化地通过两句话表+ u: G. L1 C( [( k7 ^  I
达出来,就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意思很明确,要
! D0 D2 b  X, D& ^6 R敢于说逆耳的忠言,不要过多地顾虑个人的生死得失。! L+ T: r! `7 H; L6 Z

9 o& ?5 _: _; E. h% [  《解放日报》既是中共上海市委的机关报,当然有必要宣传这种5 E. q0 M" I" o9 C1 y
海瑞精神,发些文章,在舆论上造些声势。据罗竹风先生回忆,当时
' c0 ?" g5 R/ M* ]大家都在寻找有关海瑞的文章和书籍,打算认真阅读一番。找来找去,
0 p( u5 s/ w- T. J东西不多。新写的历史人物传记,只有一本,那就是我在上海人民出
9 [$ S" }, h$ m# x4 Z# h/ ~* f; C9 G版社出版的《海瑞》,只有七万多字的篇幅,不够详细,聊胜于无罢!: r2 o/ a: }  z' ?0 I5 m
3 ~0 ]* ~0 s3 L2 N, e1 ?: E( ?6 k$ |
  《解放日报》编辑部的诸位先生大概也看到过这本传记,而我又
* W5 U5 T( g# y" U: W, a是《解放日报》副刊的老作者,并且写过历史小说,布置我写篇以海8 D9 `+ q( y# c3 d2 g( t' L! `
瑞为题材的稿子,原是十分合情合理的事情。当时谁都不会想到这篇6 ?7 P2 }# ^/ X4 Z+ R$ X
历史小说会成为一大冤案。
/ S, r8 g5 Z2 O2 o( B0 Q" Y2 i3 W" {0 l7 p8 J/ m
  1959年4月间,报社文艺部的一位编辑约我写稿,先和我通了电话,6 z* V! i  l4 [! W* O
谈了主题思想的要求,没有具体定题材。让我自己决定写海瑞的某一
# c  U: R* ?/ K' g7 V3 z件动人事迹,因为这些史料我都很熟悉,所以立刻就决定写海瑞因为
5 ^; P+ V1 C+ M6 R0 w- [( O在户部主事任上谏诤嘉靖皇帝而下狱这一史实,全文1500字。4月16日
; r* c0 v( [- W0 s, s( ]下午报社派人取走了稿子,不久,又来了电话,说基本上符合要求,
3 j) J" G( V; c1 @- @% h但要我晚饭后到报社去一次,作些丰富,让情节有所展开。我到达报
" B7 l" |: ?: x! t社原打算把稿子带回家再作修改,哪知道负责主编文艺版的先生却说:
; W' O3 X! j6 m$ w. [/ D“明天要见报,你就在这个房间里写,完成了再走。”
' R( @' V( I( Y
1 c5 N- q# C5 A4 t  当时我在思想上没有准备,任何参考材料都没有带,见稿子要得* _3 F. K. w& c8 ^9 N
那么急,也只能坐定下来,手忙脚乱地开始了扩写的工作。按照历史
* ^# P& }9 G' m2 L' o( x5 y记载,嘉靖皇帝看海瑞的奏疏时,只有大太监黄锦在他身边,我为了4 _8 s# z: z8 \4 V
避免过于枯燥乏味,改成老宰相徐阶一段一段读给嘉靖皇帝听,使这, i. r; ~* m# }
两个人的性格和思想感情能够显示得比较充分一点。我一口气把小说* Y. X" F4 _. d  p$ {1 _
写完,一看表,将近十一点了。
5 g' C* G7 W5 `' S# I2 k- b/ T" }
& v' @! Z) R5 n% x6 t- B* J. n  第二天,我看了报纸,小说未加删节全文照发了,题目标的是:/ |& L2 v( e* Z" f( X1 i! u0 T
《南包公——海瑞》。在我所寓目的明清两代的线装书中,没有发现
6 Q- W/ H; Z/ d过“南包公”的称谓,不知道其来历,也不知道题目是谁代拟的。文% }4 [+ ~# R5 r0 J
章前面还加有一段编者按语,大意是:“海瑞的故事流传很广。他一! G& T$ w. l% \! m4 D& i, x' `+ ~
不为名,二不为利,敢于仗义直言,不顾自己的身家性命,所以得到# _, V' T7 J7 Z9 F
人们的称颂。当然,他是忠于皇帝的,我们不应拿现在的尺度来衡量0 ]8 s9 F8 p; @4 L7 b
古人。”事隔多时,我才知道当时《解放日报》总编辑魏克明先生曾# M3 W% h; d/ u4 {
亲自过问这篇稿子,题目和编者按语也是他拟定的。
2 V3 \% W$ }! Z* O0 }
- h& ?( d, h3 t( ~. D$ ]. k3 V6 g  当时上海京剧院院长周信芳考虑演一个海瑞戏,他看了《南包公——
. [) @: T6 f3 F9 `海瑞》,觉得事件集中,矛盾尖锐,斗争性很强,相当喜欢,决定以
1 R  G( Z0 H! ?- q$ m此为框架写戏。他想了不少点子,具体执笔者则是编剧许思言。在刚
/ z, g% X: c2 [开始动手时,该院艺术室请我去作过辅导创作的报告,部分编剧、导( K. ~8 c, X9 F( e, C, c9 X# C
演参加了听讲。1959年底,周院长主演的《海瑞上疏》,剧本在上海
1 @5 w! ]" k+ O3 x4 F文艺出版社出版,署名为“上海京剧院集体创作,许思言执笔”。
. _3 A/ [7 _% F! }' K
  h; y  I9 e# ]0 x& p, H  《南包公——海瑞》发表的时候,倒并没有受到什么责难,可是
8 G% v0 F; A4 z1 d4 `% y8 U到了“文化大革命”,凡是提到海瑞都遭殃,我写这篇文章自然也埋3 E* `- O+ F- m" L+ ^* u. H
下了祸根。# V& S# D2 L# S

3 B3 J3 b" _  F  我为《解放日报》写文章闯下了大祸的另一篇稿子是《李世民与9 B; }4 J2 s' T. f; m% g
魏征》。这篇稿子原也是报社约我撰写的。记得是1962年6月下旬的一
9 f* G$ F9 u/ I. h个晚上,等爱人和孩子睡熟之后,我以一个通宵完成了《李世民与魏4 z( s! x$ g. L9 v8 W& @9 Q7 J. B
征》。
/ O* E7 l& j1 o+ G. W2 p  P7 t1 ^5 c# q) j# E  F
  当时,我虽然不知道提倡魏征精神的那位中央负责同志就是毛泽
: R# @2 H: _' ~& P东主席,但我认为写这篇历史小说唯一的理论依据也只能是《毛泽东
: P- z' Z& S  q4 I; D8 z0 R: u- D' j选集》,于是反复研读了其中的文章,发现《矛盾论》对魏征有直接
3 k+ q% ~# L# Y% p) @* c' {- |8 v的具体的评价,曾举魏征谏劝唐太宗李世民要广开言路时所说的“兼6 S+ |9 L2 `8 q, W
听则明,偏听则暗”这两句话,以说明古代的良臣也知道研究问题切
0 |; ?* l) _+ m/ T- V9 a$ [忌带主观性、片面性,觉得紧紧把握这个主题决不会犯错误。
/ t- x) Y9 |. Q  e) e
3 i# m1 s; K. l( G6 S, A, e  究竟写什么具体事件,我更不敢草率从事,深怕自己缺乏历史唯$ g( g% D& J" ?3 v
物主义而陷入“唯心史观”的“泥淖”,于是再看范文澜先生1941年2 J: o8 t8 M% \
在延安时所主编的《中国通史简编》。此书对李世民经常对群臣称道! u) j3 K4 }# o0 }' f: p5 k: @
魏征的忠忱、经常接受魏征的谏劝而改正错误作了相当高的评价;又
4 P8 a' f+ t7 F3 f( E3 R指出爱好田猎也是李世民的主要缺点之一。这样我才决定写魏征谏劝- l* ]6 D: L. ?" I0 O5 t) ~
李世民田猎。
1 l# S$ y: P" W! l+ a4 T/ k! Y" S! L( d* X9 k0 l
  这篇小说将结束时,我写道:
+ I8 T1 V+ f( Q) e9 c/ Y/ @2 _1 K
  “半个月以后,那暖阁和水榭还没有修好,魏征在家里病逝了。
8 H# Y& e* [2 s李世民听到这消息,不禁放声痛哭,对众朝臣说道:‘用铜做镜子,
. q& ]7 G. n4 _8 f  z* D可以正衣冠;用历史做镜子,可以知道兴亡成败;用人做镜子,可以
! I: g, o/ v, d  P) k看到自己的长处和短处,魏征就是我的镜子啊!现在魏征逝世,我只
2 [, q; }. W$ ~: `( h有两面镜子了,谁也不能像魏征那样耿直忠心地指责我的错误了。’”
0 r* L2 M% e7 E3 A3 u2 _+ o
: X4 W$ S7 H7 }) n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自己也被这两个历史人物所感动了,搁笔
: ]& d9 B& l( T( b! X下来,在房间里,迎着透过窗纱射进的曙光,低回不已。  N1 I/ i4 M8 J4 G7 K0 x4 K

, \7 M6 l& P, A4 ^' h  文章交给报社不久,寄来清样,没有什么改动,删节也很有限,1 _% j9 b8 x( A" ~8 G& {) k
接着就在7月8、9两日见报了。据说,当时担任《解放日报》编委的姚
- e) s  l& }+ b* Y文元事先也看了稿子,并且认为思想性和艺术性都不错。
& g* s% D) S1 d. r/ l: {4 e/ N& L& a! B; [7 T7 X/ v
  可是,谁都不曾料到这篇文章一发表,不久我个人就渐渐被“另
( k9 O0 A7 C. B! {眼看待”。那时候,我本来借调到辞海编辑委员会去修订《辞海》,5 O% i7 }- ]# ]8 _: w$ ^, L
时间比较长,在外白渡桥堍浦江饭店工作,没有到上海市文化局去上5 h- h3 k( v. n, W1 P
班。有一天却接到电话,无缘无故叫我第二天就回去。我参加《辞海》
, T2 s# t2 m2 Z4 e修订工作,原是市委宣传部开的名单,文化局主管人事与戏剧业务的
0 l5 c7 r$ L+ c  s7 s/ Z两位局长都同意了的。为什么突然要我回文化局呢?《辞海》主管戏. x1 B+ L8 {: y8 R) D" v# H
剧口的领导打电话到文化局询问,都说不知道。我猜想是和《李世民# b& C. x6 x+ o; s% {1 f7 w
与魏征》有关。
0 a* J6 m' ~4 n( u/ J
" o4 g, i1 v* u4 p& e. @  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前,仍一直不知道我原先为响应党的" c3 d2 k% {3 _- v  P/ f
号召而写的短文,此时已被人看作是反党的“大毒草”。' b5 x1 w! H. `* E0 H" N

8 m5 i# u; j: C6 O% P9 N  1966年初春,“文化大革命”尚未在全国展开,上海已经是“山
5 A' l% R$ S& f$ L. ^. W1 a雨欲来风满楼”,气氛相当紧张了。这一年的2月,秉承江青、张春桥" O7 U, \: w  u. k$ |" O" y" ^
的意旨,徐景贤领头的那个写作班子以“丁学雷”为笔名,在《解放
3 j- u3 v/ p9 P4 ]% E' H日报》发表了《〈海瑞上疏〉为谁效劳》一文,批判的重点却放在, r* {. P, y$ B6 e% C0 h; v+ r
《南包公——海瑞》那篇历史小说上,指名道姓说我专门歌颂死人古
* m" B$ g" J  g: L人,说我不但为这个戏提供丰富资料,而且还亲自参与设计,积极扶5 B8 [- V; J4 |. L" S
持自己捏造出来的《南包公——海瑞》上舞台。不过还算好,提到蒋
5 H& s* W2 w" W7 d; |5 @1 O星煜的名字后面还附上“同志”二字,一时还没有把我当“反革命”
/ y/ [; p2 T+ R$ C  N' c* m* h看待。
6 _9 t3 N1 P+ i- S) U2 k5 y4 C( m2 n/ X% w  Q# C2 y  @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我的《南包公——海瑞》、《李世民与
0 |5 {  `; J, s# Q  {魏征》两罪俱发,从此被推入苦难的深渊。整个“文革”期间,文化# o/ H- |$ N9 z: m8 [5 n  m. Q$ u
系统的所谓“批斗会”的批判锋芒几乎每次都扫到我和我的那两篇文( b3 c9 K/ x5 K
稿。
: t5 j' [/ z8 e8 G( ?5 V' g. M; H$ Z& C2 f
  恕我直率地说,到现在为止,我仍然没有弄懂其中奥妙。既然是
* H( P5 ]% r2 T* O  D$ U中央负责同志要宣传海瑞精神、魏征精神的,既然是中共上海市委机
- I# [) W6 ^0 T关报《解放日报》布置我写的,我不仅完成了任务,而且完成得比较
# ]" P! r; y7 Z7 w* {出色,何以反而有罪,而且“罪该万死”呢?% p0 A. W+ f) |

" v1 R* X; b  P% T: T4 d; Y1 n  (选自《文坛艺林知见录》,蒋星煜著,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a: l* y( o1 h" R9 j
1997年8月出版)
  q9 A! v- y# _0 d
" D& h8 `/ \, r6 v
4 [* R; C$ D, k' l2 Ohttp://www.xys.org/xys/ebooks/ot ... Hairui_weizheng.txt
" [% d& g3 j- R- ]2 ~) }1 ?+ _/ X4 {# q. d- x. 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8 13:00 , Processed in 0.09233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